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松下玫瑰列表
·前言
·壹、少女时期 (1906-1930)
·贰、福传时期(1931-1954)
·三、困难时期(1955-1970)
·肆、最后的岁月(1971-1992)
·伍、死后哀荣(1992.3.15-4.28)
·附录:异像 奇迹
·后记
·编者的话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壹、少女时期 (1906-1930)
壹、少女时期 (1906-1930)
浏览次数:604 更新时间:2021-6-18
 
 

壹、少女时期 (1906-1930)

—、诞生地松下村

松下村是福建省长乐市最南端的一个自然村,背山临海,位于长乐市,福清市,平潭县三地的交界处。总面积为2.5平方公里。村前有深水港码头,可容3万吨巨轮停泊,历有良港之称。村民以经商为主,耕田捕鱼为副。

全村人口约3400人,天主教徒占总人口百分之六十、建有耶稣圣心堂一座,驻有本堂司铎。足见教务相当发达。

松下村建村已有千余年历史,明末在菲律宾的多明我会,方济各会,奥斯定会会士,深入到福建内地传教时,谅必曾到过此地。其中多明我会高天使神父于1631年1月1日经台湾至福州附近小岛登陆、至福州晋谒州府,要求至内地传教、因不得要领,便至闽东一带传教。故高神父一致被认为多明我会士来闽第一人。1931年多明我会曾于福州举行来闽传教三百周年纪念。可惜明末闽地仇教风波大作,至1638年(明崇祯十一年),在福建之传教士均被逐出境。

福建省的开教,就全国而言是较早的。据历史记载,早在1313年(元仁宗皇庆二年),北京总主教孟高未诺遣才拉尔(P.Gerard)神父到福建,为泉州第一任主教。此外,1619至1638年,先后在泉州发现了3个十字架石刻。1906年,又于泉州附近一座庙中发现一个十字架,经考证,应是14世纪之遗物。

我国著名历史学家徐宗泽司铎所著的《中国天主教传教史概论》和法国费赖之(LeP.LouisPfister.s.j)所著,由梅乘骐、梅乘骏所译的《明清间在华耶稣会士列传》中,对福建的开教史,有较详细的记载,现概述于后:

1624年(明天启四年),人称国家栋梁的叶向高阁老告老返乡,回福建故里。途经杭州,耶稣会士艾儒略神父(P.JulesALeni)前往拜谒。阁老奇其言,便请他赴福建开教。次年,艾儒略神父克服种种困难,到达福建省省会福州府,便成为第一个到达福建的耶稣会会士。

他在福州开始4个月内,就付洗25人,其中3人是秀才。以后每年增加二、三百新教友;1635年间,每年竟增至八、九百人。当时群众称艾公为西来孔子,足见他以德学服人,感人至深。他在闽传教时,建大堂二十二座,小堂不计其数。

据云,当时,“福州大街上,人们成群结队,手持烛光、提著焚香炉,在乐队吹奏声中,抬着耶稣救主像,隆重地举行迎圣大会。”(见《艾儒略神父传略》148页)。我们今天读来,特别是福州教友,作何感想?

这里値得一提的是:中国第一位国籍主教罗文藻(1616-1691)是福建福安人。福建第一位天主教徒,有记载的应是漳州的严世同,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抵京应试,结识利玛窦神父,接受天主教道理,领洗受教。万历四十四年(1616),南京礼部侍郎沈确制造南京教难,驱逐传教士,耶稣会士罗如望避难漳州严世同家,严氏亲朋好友受洗进教,是为福建开教之先河。现在长乐松下村的教友都说,他们信天主教,始于该村的林公忠玉。1995年松下开教一百周年,为林公修墓立碑,墓志文云:

林公忠玉,长乐松下人。一八六四年生,月桂公之次子也。幼聪颖勤学,知仁爱礼义,以孝贤为乡里所称。渐长习岐黄,善武术,敢任事。弱冠娶陈氏。初家中为邪魔所扰,屡呈怪异,几无宁日,甚恶之,然无可奈何也。一日,途中遇一外籍神父。初以拳术切磋,渐及救灵真谛。公初闻圣道,顿开茅塞,乃回头认主,遂为本村进教第一人。一八九五年往福州重请开教,适长乐县城绅士陈天发等亦有同请,十月苏玛素主教遣郑凤经司铎往松下,十一月遣王玉成司铎往城关。此即长乐重新开教之始,其事迹载于长乐开教五十周年纪念碑。郑铎莅任后,林公之妻及兄弟亲属,率先受洗。既而教化日行,公热心宣道,曾传教长乐雁塘及福清龙田等地、皈化者甚众。且为贫穷患者义诊、起疾愈疴,活人无算,深受敬仰。终因劳瘁,于一九一五年逝世,葬于福清港西后墙头顶,后迁茲土。今值松下开教一百周年,公后昆及村人,缅怀先人功绩,特为修墓立碑,以垂久远。

从此、天主的真光,基督的福音,照耀了,传进了这海边的小村。

本书的主人翁,我们所景仰爱戴的林罗撒玉忱修女就诞生在这里。

二、在贫寒中成长

光绪32年,1906年6月1日,玉忱修女诞生在松下村一户贫困的家庭中。父林刘妹,性情暴躁,母王氏,秉性温良,是热心教友。父当时尚未进教,女儿生下来后,却也遵从教规,让她领受圣洗,圣名罗撒,乳名美宋。

后来家中又添了三男二女,一家八口,生活更加困难。父亲为维持一家温饱,自然十分辛劳。玉忱身为长女,稍长也帮助父母带领弟妹,并做些力所能及的劳动。

林刘妹是驶船舵手,往返于平潭、浙江一带,以海货交易维持生计,有少许田地。他家只有两间祖传下来的矮小平房,因年久失修,已相当破陋。墙面的粉刷己经剥落。家中也无象样的家具。若与今日村上的楼房相比,真有天壤之别。

当时松下堂内有一位热心的在俗传教先生林忠盛,任私塾先生。玉忱修女自幼聪颖,很早就在这位先生那里认字,学习经文道理,并在女斋老修女那里学会念玫瑰经,并领悟恭敬天主,修德行善的重要,因此她在贫穷困苦的生活中养成了忍耐谦逊,克苦神贫的精神。

松下村自1895年开教以来,到了1906年修女诞生那年,已整整有了十年的开教历史。蒙天主降福,那里许多村民信奉了天主教,渐渐成为一个教友村。

当年苏主教派来开教的郑凤经神父(1869-1951)是福州教区早期国籍司铎之一,他家世代奉教,修道人辈出:天保侄在海外晋铎,天生侄当修士,天祥侄曾任台湾基隆主教,侄女玉英在台湾当修女。他德才兼备,富有牧灵经验。他和王玉成司铎率领修女,传教先生们,在长乐郊县一带。披荆斩棘,开土播种,终于在清末民初,为松下的教务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因此,玉忱修女诞生后得以在这良好的宗教气氛中成长。懂事后,父母便让她在修女处学习要理问答和各种经文。后经神父考问,得以初告解和初领圣体。从此她热爱耶稣,渥蒙主宠,默默地在贫穷困苦的生活中修德立功。我们相信就在那期间,她听到了自己领洗主保圣女罗撒的事迹,圣女看破红尘,毅然舍弃世俗,选择严厉的补赎生活,一心献身于主的德表,一定特别打动她的心,因而在她心中萌发了守贞的意念。这意念日益滋长起来,据修女自述,她到了19岁(1924年),便立志修道,那也正好是郭晋安神父来松下筹建耶稣圣心堂的一年。

三、建造耶稣圣心堂

松下铎区首任司铎郭晋安神父,祖籍福安市溪填镇西隐村人,出身于老教友家庭,兄弟姐妹共八人,郭铎行四;其三姐月团当修女、后随郭铎在松下传教。郭铎先是协助王玉成司铎发展长乐教务,后来到松下,见教务蒸蒸日上,原设在林公忠玉家的祈祷聚会所太小,为进一步发展教务起见,便请求王公准其在松下建造圣堂。王公同意后,他便带领数名教友前往福州主教府,要求宋金铃主教准许造堂,并给予帮助。宋主教见那里传教事业发展快速,心中十分高兴,便慨然允诺。

郭铎自福州回来后便开始筹建工作,并亲自主持造堂各项事宜。

造堂第一件事便是选择地点。正好那时松下有一座佛堂,由于近20年(1895-1924)来,村民大多数已信奉天主教,早己破旧不堪。郭神父心想,若把它推倒,建立圣堂是很有意义的事,于是便把这破庙和地皮一起买了下来。

有了地皮,在那上面该建什么规模,什么式样的堂呢?经商讨后,新堂决定按龙田天主堂的结构式样建造。郭铎便亲自骑马到龙田察看丈量、绘制图样。有一次他回村时天色已晩、便策马快跑,谁知仓忙中,穿越龙田街道时,撞倒了晒衣竹竿,他便从马上摔下,胸部著地,伤及肺膜,从此经常咯血。

建堂期间,郭铎亲自督工,有时也与教友一起做小工。他对工程质量要求甚严,墙体砌得不好的,一定要求翻工。所以这座圣堂建造得十分牢固。该堂面积三百五十平方米,可容纳好几百教友。

此堂经三年紧张施工后,终于在1927年圆满落成。宋主教自福州亲莅松下,为新建的圣堂举行祝圣大礼,奉耶稣圣心为主保,称新堂为耶稣圣心堂,并报宗座立案,这是松下铎区自开教至今百余年历史中的第一件大事。以后,在教务鼎盛时期,于抗战前夕,又盖了一座神父楼,此是后话。

长乐教务原由王玉成司铎统管,至圣心堂竣工那年全县教友发展到近万人。为管理方便起见、宋主教就把江田以南划为松下铎区。圣心堂当年落成,宋主教前来祝圣的盛况,其热烈神圣的气氛,是玉忱修女终身难忘的,直至临终时,还殷殷嘱咐松下教友早日修复这座已遭破坏,甚至受到亵渎过的圣堂。

那时已立志修道的玉忱修女,正为了退婚一事,受到严父的虐待,和旁人的不理解。有了这样一座圣堂,她便到耶稣圣心那里,寻找安慰并获得了力量。的确,她为了守贞修道,经受了来自各方的沉重打击和考验。

四、矢志贞修、备受折磨

福建沿海地区素有侨乡之称,一般而论,要比内地开放自由。但是我们别忘了,玉忱修女生于清末,长于民初,那时就整个中国而言,封建礼教在民间还有相当势力,尤其在偏僻的农村。所以那时松下的女孩还要缠足,婚姻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定。

玉忱修女在十九岁立志修道之前,虽已有事主守贞的意念,但在她十五岁(1920)时,父亲已为她定下了婚事。媒人是堂区会长,也是当地的乡绅,男方林某系华侨子弟。

有一天媒人带男方林某到堂内,指正在告解亭前准备告解的几位女子说:“你中意谁?”林某打量了这几位少女后便指着玉忱对媒人说:“我看中了她!”媒人经斡旋后,付给女方父亲120银元作为聘金。定亲后,男方林某就回印尼去了。

当时民间实行早婚,一般女子在16岁左右都已嫁人,20岁以后往往只能给人当继室。所以订婚后,母亲便要给玉忱缠脚,次年便积极为女儿准备嫁妆。

玉忱修女这时自然十分忧急,心想我已矢志贞修,怎能嫁人?提出退婚吗?父亲不懂修道生活的崇高神圣,向来仇视修女,一旦提出退婚,必遭反对,因他性情暴躁,恐性命难保;男方是华侨富家子弟,其父贪现世、讲面子,也一定不允。为此,为了保全自己的贞洁,在思想上作好种种准备。请看林修女的自述:

一、如果遭父杀害,最多痛苦几小时就会断气。二、如果不让我吃饭,据老人说,饿七天会死,再多几天也无所谓。三、若把我赶出家门,我准备做乞丐,跑到远方去。遇到热心教友,我便投靠他,愿为他劳苦工作,食家主余下的饭菜。四、男家逼嫁,我准备持剃刀割舌。五、若强迫我领婚配圣事,我当场用刀把手指砍断,以示抗婚。”

由此可见,林修女为了守贞修道,已下了最大的决心。她经过反复思考后,决定把这件大事告诉自己的母亲,因为最能了解女儿,体贴女儿的是母亲,何况她还是一位热心教友呢!

我自忖三月有余,便正式告诉母亲;妈,你不必为我准备嫁妆,我已立志修道。妈大声哭道:女儿呀,你如果去修道,我们母女的性命会丢在你严父手中。母举手捶胸三下,以示家中将有祸,求主垂怜!”

玉忱修女想:我不能让母亲因我而有所不测,我死何足惜,只求能承行主旨,于是她毅然改妆,把闺女的垂辫改为髪髻,穿上妇女服装,解开缠脚布条,改为平板。没鞋,便捡某妇女一双旧鞋,缝补后穿上。这一行动明白告诉众人,她的身心已经有了主,她是耶稣基督净配。可是双方家长,认为她变心,立即投书海外,催林某回国成婚。

媒人也怕事情有变,赶紧写好婚约礼书送往女方。只要女方一接纳,按当时礼规,婚姻就算缔结,只待择日行礼成亲了。女方家长当然欣然接受。正当媒人自以为得计,高兴之际,林修女乘其不备,伸手夺过婚约礼书,当场撕毁,扔在地上。

媒人当即大发雷霆,厉声责骂。

不久,男方果真择日准备举行婚礼,并催迫玉忱姑娘进堂学习教理,预备领受婚配圣事。此时林修女内外受压,走投无路,在男方和媒人步步进逼下,只有下决心砸断手指,以示抗议。人们见修女如此贞烈,便有人劝说男家,对这样的闺女,不能用强硬的手段逼她,只能用甜言蜜语来诱劝她。于是男方就派人来对她说:“你是否嫌男方穷?他从印尼带回来六枚金戒指,还有白银作你的私产。他的皮箱里还有贵重的东西,全部交给你保管。”请听林修女如何回答:

我已经把自己的终身奉献给天主了。男方若把整个印尼的财物给我,我也不动心:我若不修道,走世俗的道路,男方再穷或是残废人,我也一定与他结婚,成百年佳偶。”(引自《林修女自述》)

这是多么响亮,多么干脆的回答!”若得普世而失己灵,何益之有”的经训,似乎又回荡在我们的耳边。

前来劝说的人见财物打动不了她的心,便揣摩她的心思,诱哄她说:“如果你嫌男方的家族尚未完全皈依圣教会,婚后他全家族都回头进教。”林修女回答他说:

奉教的恩典是由天主赏赐的,你我都无能为力,而且这事与我结婚不结婚无关!”《引自林修女自述》。

这是多么美妙,又是多么透彻的回答!足见林修女不但有勇气,而且还有著超性的智慧。

可是这位男方派来的人仍不肯善罢罢休,于是又心生一计,劝诱她说:“男方是个大家族,亲友众多,择日后,早已把请帖发出去了。新婚之日,你就应付一下,允许你身边有一、二十人相伴。男方不用花轿,只用普通轿子把你抬过门,次日就允你回去。从此可随你自由选择修道或读书。男方若有志独身便好,若想结婚,他就另娶别门,以玉成你的贞志。”这话说得婉转动听。林修女心明眼亮,一听就知道这是诡计。心想一过了门,假成亲也成真成亲了,以后一切便由不得自己了。于是又毅然拒绝。

这样一来,事情就陷于僵局。本堂神父由于仅听媒人和男方的一面之词,已答应在男方择定的日子在堂内举行婚礼。现在知道事情有变,他便召集传教先生等来共商此事。德高望重的三溪陈仕钗,教友都称他为镜先生的便来到了松下。

玉忱修女见镜先生来,便跪在他面前,向他禀告,她已矢志守贞,把自己的终身奉献给了天主,并哀恳他为她作主。镜先生听了很感动,要她全心依靠天主,并答应尽力帮助她。后来他在会议上多次表示,应当支持玉忱姑娘守贞修道之志。尽管如此,仍无法说服男方。

女方父亲见女儿坚决不肯结婚,便变本加厉地虐待她,白天要她做繁重的家务,黑夜又不让她在家睡觉,把她关在牛栏里,与牛作伴;栏里满地牛便,致使她缠过的双脚染上了湿疹,后来脚指终身奇痒不止。再说牛栏里没有灯光,她心里又担惊受怕,彻夜不得安眠,只有默求天主哀怜,化殃为吉,玉成她贞修之志。玉忱修女回忆说,这段时期的生活十分痛苦,对她是很大的考验。

五、贞修圣召,接受考查

林修女19岁那年,有一天,她在参与弥撒中眼望圣台上的耶稣圣心像,觉得耶稣在召唤她弃俗贞修,立时心中获得了一般巨大的力量,因此她虽然备受折磨,但守贞之志毫不动摇,而男女双方家长又无意允她退婚,这样长期僵持下去,总不是办法。不得已,本堂神父又请镜先生来,会同村上办事人共同商议如何妥善解决此事。

林修女见镜先生来,再次跪在他面前,求他解围。镜先生为了考查她是否真有守贞修道的圣召,便对她说:“我今考你一件事,你回答得好,我就帮你。我问你:魔鬼会诱惑人去修道吗?”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是不能简单地回答的。如今要只懂得一些基本教理的姑娘回答,确实是件难事。玉忱修女那时想,撒殚最恨人修德,怎会引人修道呢?便作了否定的回答。镜先生便说:“你连最基本的知识都没有,怎能去修道?”其实林修女当时所想的并没有错,魔鬼若要引诱人去修道,并非要人修德立功,而是另有险恶的用心,如诱人贪图高位,追求虚荣;又如引诱圣维亚纳神父去隐修,不让他在阿尔斯本堂内听告解,拯救大批灵魂等。接着镜先生又百般试探她,刁难她,但始终改变不了她贞修之志,镜先生心中暗自佩服。

过了数日,媒人便问镜先生说:“林姑娘现在思想如何?”他便回答说:“我没有说服她。”媒人便对镜先生说:“我现有两种刑可以去试她。她若能忍受,就让她去修道,否则她就得去与林某结婚。”镜先生便问:“你用什么刑去试她?”媒人便说:“把粗纸搓成条,点燃后在她皮肉上烧,一次烧半根,约半小时。”镜先生说:“她似乎能忍受的。”媒人又说:“把她关在最臭的厕所里,四周密不透风。她被臭气熏得受不了后,便会出来认输的。”镜先生说:“这个,她更能忍受。”媒人便说:“按先生说,要她去修道吗?”镜先生说:“看来得让她去修道了!”

后来男方准备用强硬的手段,把姑娘捆绑到男家去。有一天,林修女听到要绑她的消息后,趁人不备,溜进圣堂内,躲在告解亭内整整一天。

最后,本堂神父也来试探她,林修女自述道:

有一天,本堂神父叫我去堂里行告解。我自忖刚行过告解。为何又来催我呢?原来郭神父在神工架上对我说:我以代天主位的神父名义,命你走世俗的道路结婚,因为男女双方家长都不同意你走独身的道路。你在世俗中也同样能修德成圣的。我对本堂神父说:你代天主位叫我在世俗上结婚,我听命,但从此以后我就把我一条灵魂交在你代天主位的神父手里,好吗?本堂神父惊讶地说:我怎能接受你的一条灵魂呢?我便说:那么,我也不听你的命。说罢,我就离开神功架子。

如此看来,唯有退婚才能打破长期僵持的局面了。镜先生有一天私下对林修女说:“你想退婚,只有亲自去哀求男方双亲。”某日两老在圣堂内,玉忱姑娘便大胆地在公众前,跪在两老面前,陈述自己完全因荣主救灵而守贞不婚;如果要走世俗道路,一定会跟令郎结婚的。以后,她又在堂内向两老乞求过退婚。于是村上许多乡绅也出面为林修女求情。这样男方终于在各方斡旋下允许退婚。这事前后持续了四、五年之久,玉忱姑娘已是20岁左右的女青年了。

接下来便办理退婚手续。原女方所受男方的聘金120银元,加上利息,已达200银元之数,应由女方悉数退还给男方。退婚手续在本堂神父处办理。双方签字后生效。退婚书由郭神父交由王玉成神父保存,直至解放后,王神父才把它交还给林修女。

林修女的父亲见白花花的银元从钱囊中流到他人手里,十分痛心。这在每石米只售四、五元的当时,200银元实在不是一笔小数,而况其中80银元的利息还是自己的一笔血汗钱呢!因此他心中更加恼怒,脾气也更暴躁。所以退婚后,林修女在家里并没有好日子过,她自述道:

从此我在家中受严父百般磨难。首先不让我在房间睡觉,我只能取三块木板在走廊旁边睡觉。我什么家具也没有,用别人一张破桌放油灯也遭责骂。我早上到堂里望弥撒,一家人吃饭后,剩下我的一碗饭,也被父亲倒在猪槽里喂猪。我母亲虽哀求他别这样,以免我长期挨饿。他说:「她想在我家中当小姐,就休想过好日子」。我不仅吃不饱,而且穿得破破烂烂。原来在我的陪嫁中有许多粗布,父亲也不让我做一件衣服穿。我只能靠自己替别人织布赚来的钱给自己做一套粗衣遮体。”

这样的苦日子,直到她进福州罗撒修女院才算告终。

六、进福州罗撒修女院

据林玉忱修女之堂妹淑英修女的记述:“林某一家终被感动,遂允解除婚约。此后姐以女红辅助家计,默默忍受俗人的讥笑,及严父的百般为难,历五年,蒙准入福州罗撒修女院为止。”

事实上,本堂郭晋安神父早为林修女矢志贞修,坚决退婚的英勇行为所感动,如今又见她长期处在困境中的种种表现,便上书宋主教,要求主教允准她进会修道。蒙准后,她便于1929年去福州,进了她想望已久的罗撒修女院。那年,她已24岁。

罗撒修女院,顾名思义是效法圣女罗撒童贞,奉她为主保的修女会院。应是福州教区根据多明我会第三会创办的修女团体。除按多明我会第三会要求发神贫、贞洁、服从三圣愿和遵守一些规定外,并无统一的修女服装。这样便于修女们深入民间,特别在农村,协助神父传教。据德礼贤《中国天主教传史》十五节记载,自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年代,教区自办的国籍女修会像雨后春笋般成立,约有40来个。其中较早的有成立于上海的献堂会,香港的耶稣宝血会,北京的若瑟会,较晩的有江苏海门的婴仿会,兰州的圣家女修会等。事实证明,这些修会的修女,为各教区的福传事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罗撒院解散于1942年日寇侵扰福州时期,抗战胜利后,因社会长期不稳,没有恢复。昔日会院至今犹存,但已改为民用院舍,政府至今未归还给教会。

1924年5月15日至6月12日在上海徐家汇召开全国天主教会议,各教区主要负责者参加者共43人,福州宋金铃主教也是其中之一。会议结束后,全体主教赴佘山朝圣,将中国教会奉献给圣母进教之佑,恭诵《奉献中华于圣母诵》。宋主教自上海回到福州后,秉承主教会议精神,兴办公教学校,建立大、小修院,并成立了罗撒修女院。当时各堂区送来有志贞修的女青年有五、六十人之多。宋主教便委派班籍毕神父主管此事。修女院的院长由福清市高山镇竹秀村陈路济亚秀明修女担任。院长陈秀明是一位有德行,有才能的修女。她是松下铎区第三任本堂陈维华神父的三姑母。陈神父自小得到她的培养,12岁时就随她来到福州公教学校读书,后入小修院,继赴华南总修院深造,1934年回福州后,由宋主教祝圣为司铎。

陈秀明修女一家奉教始自她祖父上义公,而其父修泉公是福清重新开教第四期代表人物。据《圣心堂历史事略》记载:

“1866年,福清人陈上义公,率三代十五人,举家乘木帆船自印尼回国。航行至印度洋上,突起热带风暴,巨浪翻腾,船将沉没。全船百余乘客,各求所信神明保佑,均属徒劳。上义公不知求何神明,眼见一家三代即将葬身大海,当即跪在船上,仰天哀号天上最大之神保护全家。许愿若能平安抵达家乡,必将大大报恩。此时天上出现一位身穿白袍,脸上有胡须,胸前发大光的神明,向船上俯视降福,立刻风平浪静。回家后,上义公与其子修泉公前往各处寺庙寻找此穿白袍、留须、胸前发光的神明,均无所获。某日修泉公往福州,经马江路,见有一大群人,往一座高楼走去,他亦尾随而入。见圣台上所供耶稣圣心像与印度洋上空所见无异,立即跪伏在地,连续叩拜。后往街市上买一担元宝香烛,走进圣堂,却遭教友拦阻。经教友再三解释,茅塞顿开,始知圣堂所敬奉者,非其他神道,是天地真主。”

据云,此事福清县志也有记载。修泉公领洗入教后,便请神父前往福清家乡开教。清泉公就是陈秀明院长修女的父亲。

玉忱修女穿了她用自己做女红赚来的钱所做的粗布衣服来到了罗撒修女院,据她自述,站在走廊里,自觉羞惭,但是修女们热情地接待了她。以后她就在院长陈修女的带领下,接受了神修训练,并学习了国文和教理,为今后的传教工作打下扎实的基础。罗撒修女院好比一座玫瑰园,里面不仅有肥沃的土壤,还有园丁辛勤的耕耘,神圣阳光的照拂,恩宠雨露的滋润,它为教区培育出许多玫瑰。这些玫瑰以后就在教区各处散发出圣德的芳香。玉忱修女便是那里培育出来的一朵鲜艳芬芳的玫瑰。当时与林玉忱修女一起在罗撒修女院修道的,至今健在的尚有三位。一位是林玛利亚贞德修女生于1902年,已逾百岁,现住福清市高山镇西江村,其胞侄为龙田本堂司铎。二、是陈罗撒国华修女,生于1905年,已九十八岁;其胞姐即罗撒修女院院长,今住高山镇,竹秀村。三、是林罗撒贞爱修女,生于1913年,已九十岁,现住高山镇竹秀村。

玉忱修女在罗撒修女院中,虽然如鱼得水,充满着神慰神乐,可是由于她长期在家受苦,缺乏营养,身体较弱,经不住修院生活的严厉清苦,时时病倒。她的父亲在她修道后,已经回心转意,脾气也不再那么暴躁。所以她在福州罗撒修女院接受培训一年后,长上就叫她回到松下村家里养病。一年后,她便奉命开始她长达60多年的福传生活。

 

耶稣周游各城各村,在他们的会堂内施教宣讲天国的福音,治好—切疾病,—切灾殃.他一见到群众就对他们动了慈心。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像没有牧人的羊(玛九35-36)。


上一篇:前言
下一篇:贰、福传时期(1931-1954)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