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松下玫瑰列表
·前言
·壹、少女时期 (1906-1930)
·贰、福传时期(1931-1954)
·三、困难时期(1955-1970)
·肆、最后的岁月(1971-1992)
·伍、死后哀荣(1992.3.15-4.28)
·附录:异像 奇迹
·后记
·编者的话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附录:异像 奇迹
附录:异像 奇迹
浏览次数:540 更新时间:2021-6-18
 
 

附录

林罗撒玉忱修女死后异象奇迹(以下异象奇迹,有待教会当局调查核实。)

异象

雾水不湿纸花

1992年4月28日,林罗撒玉忱修女殡葬日清晨,大雾迷漫,有时仿佛蒙蒙细雨。教友们认为花圈上的纸花,一定会被沾湿而损坏的。结果无一损坏,反而显得五彩缤纷,更加鲜艳。次日晨依然有雾,有教友上山,衣衫被水湿透,为何昨日大雾不湿纸花?

十年水不变质

修女遗体入殓前,下置冰块防腐。三日后入殓,冰已化成水,教友们自发地把水争先恐后地勺干。有人把水藏了十年,没有变质。

福清市城头镇王向泉取大姑生前用过的蚊帐约四、五公分面积,浸在井水内,贮盛在瓶里,从1992年5月5日至1997年7月4日,瓶内的水毫不变质。

大姑墓内发光

1994年10月3日,长乐市鹤上镇白眉村竹树増王礼坦之妻林德英携一男二女往大姑墓上念经。

他们透过墓圹上的铁栏窗,望着里面的灵柩开始念玫瑰经。念完后,除男儿外,母女三人向圹内张望灵柩。圹内先有一线光,渐渐亮度增强,像有电灯一样,灵柩与石砌墙壁,连勾缝均清晰可见。他们除见到光外,还闻到一种不知名的香味。

数天后,她的丈夫王礼坦跑到圣堂内,问修女们大姑墓内是否装有电灯,闻者莫名其妙。次日,堂内林某带林氏往墓上详细分析此光的来源、是否与太阳光照射的斜度有关。考察再三,林氏最后说,当日所见的光亮与自然的阳光无关。

墓圹内初次发光,无人去细究,而且也不再提及此事,延至1998年墓内又多次发光,这才引起人们的注意。

(此有目击者林德英签字为证,1994年10月4日调査落实)。

1998年11月3日上午十时左右,福清市城头镇后俸村林凤英、张细敏和白露村教友共六人,同往修女墓上,先点圣水,后念玫瑰经。先由张细敏闻到阵阵乳香似的香味,前后二次,其他人也有闻到的。念到荣福四端时,女教友林凤英(夫名张雄凯)见大姑墓圹内,在一石梁处,有一道光射到外面,光亮和长度与一般太阳灯相似,但光棒四周发射出闪闪的光珠,可是顷刻间即消失,除细敏人,其他五人都看见此光。他们回家后,便把这消息传给其他教友,次日就有很多教友到修女墓上求恩。

(1998年11月7日记录)

1998年11月7日,福清市城头镇彭洋村教友张宝旺,其母亲林吓月,胞妹和他的侄儿,还有平潭县二位女教友,本村一教友,共七人在修女墓上念玫瑰经。

念玫瑰经时,首先由张宝旺发现圹内有微光,似烛光。增至太阳灯的亮度,忽又变成闪闪烁烁的彩色光。宝旺见后,叫他母亲看。后来其他人也都看见了。发光时间从八点至八点半,约有30分钟。这次发光时间较长,证明此光不同寻常。

张宝旺看见这异光后,立即跑到圣堂内,欢天喜地告诉众人,并用书面写下经过,签字作证。

(记于1998年11月7日上午十点)。

自1998年11月3日第一批六人发现停放修女灵柩的圹内有奇光后,消息传播迅速,每日总有几十人到墓上探看。因白天人多,墓内狭窄,能容纳的人不多,有的人就趁晩上前来,直至下半夜还有人来。从3日至9日,总计约有千人。但能见奇迹者不多。

有的说,灵柩上有盆景花,有大小不同的玫瑰花,一串串悬挂着。有的说圹内有牧童,圣家像等。所见光体颜色,白红紫变化不一。

由于人数众多,各说各的,无法一一落实,至11月11日,上山争看报奇光的事始告结束。

外教人目睹墓上发光

外教人徐快民,男,约30岁。江西省东乡县人。他在松下冷冻四厂打工。1995年7月某日下半夜,他在该门卫室値班时,站在厂里铁门栏杆内,突然见对面山坡上有光出现。他抬头看望,见大姑墓上发出闪闪的光体,有时像火光一样向上升腾。徐快民看了约一分钟,便叫他伙伴也来观看;待他的伙伴来到时,奇光已隐退。徐快民是无信仰的,他按一般人说法,说墓上是会有灵火的。

(目击者徐快民述于1999年8月10日)

奇迹

一、

大祉村林志锦,男,领洗教友,是大姑外侄孙。1992年3月间,大姑灵柩放在圣堂内时,他脱下外衣盖在灵柩上,祈祷片刻取回。同年10月前往西德劳工,随带这件外衣,衣袋内放有美金,途经苏联境内,住入宾馆,遇盗被劫,同行10人所有衣物被抢劫一空,还遭殴打。但他的这件外衣和他本人均安然无恙。还有大姑的胞侄林祥贵也没有遭殴打。这事确实奇妙。

二、

松下镇东皋村陈亦炎之女建华,现年二十六岁(1999年),领洗教友,患皮肤病,多处治疗无效。大姑出殡之日,她也参加葬礼。回家前在墓地花圈上,采了一朵纸花,一路以花擦皮肤发痒处,不知不觉患处不痒了。几天后皮肤病完全好了。

三、

大祉村女教友林文婷,家住长乐市河下街,嫁与朱山村陈增登为妻。1992年患病,经长乐市医院B超检查,诊断为子宫瘤,必须开刀切除,适逢大姑将出殡,她便到松下堂内,蹲在大姑灵柩下祈祷,忽觉得一股热流,从上身流到下身,身体顿觉异常舒服。第二次复査时,竟未见有瘤,这确是奇迹。

四、

大祉村林才明之妻林凤娇,领洗教友,多年腰部剧痛,经不少风湿伤科名医治疗,均无效。1992年4月28日林氏参加大姑葬礼,以患处在灵柩上擦了几下。回家后多年的腰疾,霍然痊愈。

五、

大祉村男教友林天明,36岁,不幸中年丧偶。忽患病,不思饮食。经长乐市省立、协和等医院检査,诊断为胃病,严重神经衰弱。多次求医,花费近两万元,仍无济于事。后病情加剧,竟发展到全身麻木,失去劳动力。1997年12月又往省立医院检査,诊断为胰腺癌,因此内心万分痛苦。

他的母亲是很虔诚的教友,便到松下大姑墓上苦苦哀求,托大姑在天主前为儿子代祷,使自己免遭丧子媳之祸。此后,患者到长乐市西医内科诊治,仅花百余元药费获愈。

六、

许珠妹,女,热心教友,平潭县刘水镇西庄村人。1992年4月28日,她参加大姑葬礼,从墓前取回花圈上的纸花。1994年许氏一位未婚媳,因脚被玻璃刺伤,血流不止。许氏取此纸花贴在伤口上,立时止血,不药而愈。

1996年许氏第三个儿子的脚被石片割伤,流血很多,伤严重,许氏同样把花纸贴在受伤处,血止伤愈。

七、

许氏往松下送葬之日,由大姑墓茔上取回一木片。

1996年,附近坑北有一教友患脚关节炎,服药无效,后转骨椎炎,且恶化成骨癌。许氏用此木片按擦患者伤痛的穴位,初见成效;后继续用此木片按擦,躺在床上有二、三年之久的患骨疾者,竟完全康复,往工地正常劳动。

(以上有许氏口述录音。1999年8月3日调査后,记于平潭。)

附:许氏将大姑墓前纸花赠送给人,都说,此纸能止血;又把纸花冲汤,服后可治小孩感冒。

八、

林崇辉,乳名弟弟,生于1989年农历四月初五。父名愈泉,平潭县苏沃镇北郑村人,1996年逝世;母吴氏爱金,1999年33岁,是个虔诚有德的女教友。

辉儿患先天性心脏病,出生七十天后病状就发作,到处求医问药,不惜花巨额费用,因农民收入有限,家庭几乎破产,但仍无济于事。

某次托友人往福州请一位省立医院有相当权威的吴书开大夫诊治。无信仰的吴大夫建议辉母把孩子抛在福州大桥下面,让路人捡去算了,免得人财两空。

吴氏爱怜亲生骨肉,不忍舍弃,并重视孩儿一条灵魂,仍抱回家中,尽力为儿治病,免惹主怒。

其中有一附魔者,曾在大姑处获愈,便介绍吴氏到大姑墓前求恩,说辉儿之病或可痊愈。

1992年4月,在大姑殡葬后,吴氏带患有肝炎病的长女和患先天性心脏病的辉儿前往大姑墓前求恩。她命孩子们胸部紧贴在墓前石头上,恳求大姑为她的孩子们转求天主赐恩,以荣主名。回家后,吴氏每天侧耳细听辉儿胸部心脏跳动,仍未见好转,为之忧郁不乐。

大约六、七天后,吴氏晨祷时,突然陷于朦胧之中,忽见一额阔大脸盘,上了年纪的妇女对她说:“现在莫思由”(莫思由系平潭方言,意即没问题)吴氏闻此言后,再细听辉儿心跳,见有好转,从此辉儿心跳日趋正常,不药而愈。

吴氏常感激老妇之言,但她究竟是谁?吴氏从未见过大姑一面。当年夏,大姑的通功单分发到平潭。村上杨珠宋修女给吴氏印有大姑遗像的炼灵通功单,吴氏立即认出晨祷时对她说话的老妇就是大姑。

现年13岁的崇辉经医生检査,心脏已恢复正常,现正在学校读书。

附:林弟弟(崇辉)患先天性心脏病证明书,诊断为心隔室缺损。此事曾请教福州市一院唐医师,他说这是奇迹。

吴氏又述,她长女患有肝炎病,二年间多处医治,均无效。那天她与胞弟崇辉一样,把胸部紧贴在大姑墓石上,求大姑转求天主,赐姐弟二人康复。吴氏叫四岁辉儿伸出小手把墓地旁拔的肝炎草,从铁栏杆空隙处碰一下大姑的灵柩。回家后,她把此草烧汤,长女服后,肝炎病痊愈。

吴氏另在大姑墓前拔一株刺米棘草,也碰了一下大姑灵柩,给常患水泻的三儿子煎服,水泻即愈。

以上吴氏所述,留有录音为证。

1999年8月4日 调査于下狮狮圣堂内。

九、

大姑殡葬之日,灵柩进入圹内时,需要用竹条垫在下面起润滑作用。入葬后,教友争先恐后夺去竹条,并劈成小片分发带回,认为可作圣物用。这出自教友自发的热情,旁人无法制止。

三年后一位女教友吴水香用此小片治病,产生奇效。

吴氏祖籍平潭县苏沃镇,现居住在县城。她常为病人念经点圣水。有一位未回头的老太太,她的媳妇卓爱钦是领洗教友。老太太姓杨,1995年全身麻木,酸痛难当,住县医院十多天,治疗无效。某日患者媳妇卓氏路遇吴水香,对她说:“我婆婆住院多日,药物无效,请您到医院为她老人家祈祷,点圣水。”吴氏到医院后,除为患者祈祷外,取出上述的小竹片,约10X5公分,对病人说:“这是松下大姑的圣物,您发信德吧!”说罢,便把竹片在腿膝穴位部按擦、求大姑作主保。次日吴氏又到医院探视,见病人基本康复。第三天出院回家。杨氏公开说,这是大姑为她医好病的。吴氏感到大姑的竹片如此灵验,众人为之谢恩不已。杨氏从此回头,皈依圣教,三年后得领洗大恩,安然逝世。

(有见证人吴水香口述的录音为证,1999年8月2日调査于岚城。)

十、

长乐市鹤上镇,沙京上李村领洗女教友林淑珠,现年四十二岁,娘家为壶井杏屿村人民,夫李献浩,望教。

1997年1月林氏头部剧痛,十天不愈,病情严重,准备住医院治疗。胞妹林依宝建议先到松下细姑处,经细姑祈祷,点圣水后,在患者头上画十字。患者突觉头部消失了压迫感,而浑身轻松,后带亲族五人往大姑墓上求恩代祷,念一串玫瑰经,头疾完全痊愈,至今没有复发。

(林氏胞妹依宝口述,有录音,1999年7月17日。)

十一、

福清市城头镇后俸村张雄瑞,男,约四十岁,患肾炎,医治无效。

张雄瑞是望教徒,1998年7月,因病投靠天主,住松下堂附属处,托人称细姑的悯英修女求恩,领圣物。患者曾因注射过敏,脚肿得厉害,便用松下天主堂的旧木料,劈成碎片,烧汤擦洗,次日即愈。他住堂内七天,回家后,肾炎亦慢慢痊愈,便带领家人领洗,现为热心教友。

(以上根据患者自述记录)

按松下天主堂,建于1927年,竣工后福州总主教亲莅祝圣。解放后曾遭受各种亵圣,历半个世纪之久,1992年遵大姑遗嘱,在其逝世前修复(参阅《松下玫瑰》三、建造耶稣圣心堂及十八、遗嘱)。修堂时,把废料堆积在女斋,前来为大姑送葬的教友,自发地把旧木料取回,当圣物。据云,受恩者不止张某一人。

十二、

患者王辉,男,已领洗,出生于1989年,祖居平潭县屿头乡,下斗门村。父名言龙,尚未望教。母陈氏瑞珠,于1985年领洗。

王辉于1998年11月初旬患急性肾炎,求治于福清市水南,龙桥等医院,以后转至市内最大医院治疗,服了很多中西药,均无效。主治医生断定此症会转成慢性胃炎,最后因药物无效,成为绝症。陈氏为之万分忧急,决定前往大姑墓求恩。自忖如今唯有依靠大姑转求天主,否则儿子性命难保。

1999年3月20日陈氏带儿子,会同本村和附近黄宾村教友,往松下大姑墓前求恩。正在墓上念经时,一伙八人突闻有一阵特殊香味,众人都相信大姑已应允在天主前代祷求恩,因此更加大声哭泣哀祷。回家后,患者经医院检査,肾炎减至2+,1+,以致康复。虽然患者曾服过六,七天中药,陈氏完全相信其子是因大姑转求而获愈的。一家人无不感谢主恩,患者父亲也相信其子的康复是天主的恩典。

(此事发生前后有本村当事女教友杨爱英见证,且有患者母亲口述录音。调査日期1999年7月30日)。

十三、

患者陈敏,男,生于1991年,祖籍冈上,父名侨华,母名美娇。陈敏于1998年12月患胃炎、初诊于江田医院,后转福清市医院,住院六天,药物无效,病状常保持在3+。出院后,仍多处求医,病情鲔咸。

敏母携子随同陈氏瑞珠等,于上述时间同往大姑墓上求恩,亦闻奇香。敏母信大姑墓上的草能治病,顺便摘了几枝茶籽小叶,回家后即煎煮,命敏儿服下,从此胃炎病状由3+-逐渐减至1+而康复,敏母相信,儿子虽然以前服过药物,但他能在这几天内康复,完全是大姑在天主前代祷之功劳。敏父过去不信天主,见此奇恩,也信天主了。

十四、

福清市城头镇后俸村女教友张玉珠,其夫陈平已逝。自述多年头痛病因碰在大姑墓圹石梁上而痊愈的经过:

1998年11月3日,首次有人发现大姑墓内发光,消息迅速传开,前往观看的教友络绎不绝,11月6日上午七时许,张氏亦随众人进入墟内,祈祷片刻,无见异像,很灰心,便匍匐出墟,谁知俯身不够低,出圹时头不慎碰在石梁上,众闻猛烈的碰撞声,认为张氏头部伤势不轻,但她手摸头部碰撞处,没有血,也无肿块。好险呀!众人都认为大姑保佑了她,

张氏数年常患头痛病,屡医不愈。碰撞后担忧病情加重,怕儿子信德浅薄,信仰因而更加冷淡,谁知回家后,不但现伤无痛无肿,连数年来的旧疾也痊愈了。从此她可以正常地料理家务,而儿子也因此信德加强了。

十五、

我是福州市连江县瑁头镇人,1992年患病,经医院多方检査,诊断患的是慢性结肠炎和胃炎,始治有效,后仍复发,经省级最大医院,省立医院,市二,市一医院以及私立医院十多处治疗,均开头有效,以后复发。我是刚二十出头的青年人,受此病魔折磨,难以忍受,在此期间,有两位长乐修女曾带我拜访过老姑妈(即大姑林玉忱修女),求过一次恩,后来我病情严重得连上楼梯也无气力,精神深受打击,便在无人知道的情况下,独自一人去松下大姑墓前失声大哭,心想此时只有大姑能理解我,安慰我,与我沟通。我觉得只有坐在她老人家的墓圹内,心里才感到舒服,所以我便整天在大姑墓内求她转求天主,要是天主要收我灵魂,就早点收去,如果要我活下去,就让我能找到好医生,使我的病不反复,后经细姑允许,让我住在松下圣堂附属处,约一个月。我每天到大姑墓前念十五端玫瑰经,求大姑为我转求。这样我的精神就慢慢地平静下来了。回家后,经人介绍,我找到一位良医,从此病情不再复发,最后完全康复。我现在蒙受主恩,已走上社会工作,事业有成。我感谢松下大、细姑为我转求。我深感大姑是病人的主保,能倾听病人的呼号,虽然已不在人间,但我感到她时时刻刻在关心我,帮我驱逐病魔。为此我衷心呼吁教内的兄弟姐妹遇到困难,要祈求天主,请老姑妈为我们转求天主。

教友 江信兴

2002年4月7日于山西省运城市

十六、

梁水英,女,福清市城头镇梁厝村人,夫家在长乐市松下镇赛下村。1994至1995年期间,先是唾多,后常呕吐和头痛,最后觉得喉咙里有虫在咬,疼痛难当。初诊于长乐市医院,经X光检査无异物,咽喉正常。回家后,旧病复发,仍觉有虫在咽喉爬动,痛咬不止。后又去福州市省立医院和九三医院检査,咽喉又属正常。娘家人知道后,便迫她回家。他们请来道士神妈,用求佛拜神,画符念咒等法为她驱魔,但梁氏是教友,不愿接受娘家的迷信行为,她心中只信赖天主。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她便到松下堂内,每天念经祈祷,拜苦路,前后约一个月。有一天早晨她在刷牙时,不知怎么发觉有一条花斑软虫掉在水糟里,从此怪病就消失了。

十七、

1994年平潭县大练乡有一农村妇女不能生育,抱养一个男孩,十分喜爱,视同己出。有一天孩子跟双亲在海滩上洗海菜苗,觉肚子饿,因离村太远,一时无物充饥,便从口袋里摸了几粒向日葵籽吃了。回家后,那孩子当晩发烧,脸色发青,大量吐痰。往各处医院诊治检査无病。数月后,孩子病情愈严重,多次求医无效。最后把孩子转到松下,众人在圣堂内为孩子念经祈祷。有一天孩子大吐,见有一粒向日葵子吐在水沟里,次日便病愈。

孩子的母亲当初到松下堂内时,不管孩子生死,完全托付给天主,只求能救孩子的灵魂。天主因她的信德,治好了她儿子,让母子平安回家。

十八、

平潭县苏沃镇狮狮村农民陈邦云,现年六十八岁。他跟大媳妇信的是基督教,而他的二媳妇信的是天主教。1999年春节前不久,他往县城大媳妇处,肩挑几十斤土产食物到苏沃镇乘公交车,路经一小庙路口,突然有一阵怪风吹到他身上,他立即感觉头昏目眩。回家后竟卧病不起。于是多处求医,经检査,照X光后,医生诊断不一,有的说患的是胃炎,有的说胃下垂,胆囊炎。后转变成胸部肋骨痛,渐渐又转为下肢刺痛。任何药物,始服尚有效,再服便无效。这样延续了几个月,病情越来越严重。某日隔壁村教友何昌凤对患者说:“我村某某曾得怪病,到松下大姑处,仅一星期完全康复。”何氏劝他改奉天主教。患者自忖:自己年纪已经大了,现信了基督教,何必再改奉天主教呢?再说:天主教很严格,念经的次数和时间比基督教多,而且诫命难守。最终他想,松下大姑现能治病,管它天主教难奉不难奉,于是他决定改奉天主教。次日他便到松下大姑处住下。

开始几天,他的病状仍与往常一样,谁知后来病情反而加重了。但这位老人家很坚强,每天仍勉强自己到圣堂内参加公祷,私下念经祈祷也不懈怠。然而他越热心,病似乎就越严重。有一天他对松下堂内一位负责的热心教友说:“我当时由基督教改奉天主教,只为了解除疼痛,并不想求真教和救灵魂。现在我虽然病状日益严重,但是我在痛苦中明白了,天主要利用这病痛来救我,救我这条永远不死的灵魂。如果我从松下大姑处回到家里,恢复了健康,我一定要把光荣归于天主;如果天主收我的灵魂,我也承行主旨,不怨不尤。你们松下大姑治好很多病人,但在我看,治病事小,松下最神圣的使命还是利用治病的机会,给人指明人生的真谛,因为救灵魂比治病更重要。我现在一无所求,只求你们帮助我学习要理和经文,让我早日获得领洗大恩。我回家后信奉真教,至死不变。”后来这位老人获得了领洗大恩,连服侍他半年多的儿媳也改奉天主教,领受了圣洗。

老人家离开松下回家后,病状依旧,并未康复,但大家为他能在痛苦中安心承行主旨,最终安逝主怀而庆幸。

结语

蒙受松下大姑在天之灵转祷之恩的,无论是肉身上的还是灵魂上的恩典,一定大有人在。

天主若有意表彰显这位终身贞修,极有圣德的耶稣基督的净配:林罗撒玉忱修女,以坚固教友信德,广扬圣教,我们深信一定还会有更多更大的奇迹出现,使她早日荣登真福圣品的。这是全体松下教友最热切的愿望。

我们拭目以待。


上一篇:伍、死后哀荣(1992.3.15-4.28)
下一篇:后记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