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特伦多教理:七件圣事(张保禄译)列表
·圣洗圣事
·坚振圣事
·圣体圣事
·忏悔圣事
·终傅圣事
·圣秩圣事
·婚姻圣事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忏悔圣事
忏悔圣事
浏览次数:351 更新时间:2023-4-7
 
 

微信图片_20230407221255.png

建立本圣事的重要性

世界上普遍每人都知道并亲自能感受到人性是脆弱和软弱的,因此不应对忏悔圣事的必须性有疏忽。如果要说牧者应该给本主题的重要性和权重分配多少的精力时,我们必须承认对忏悔圣事的解释永远也说不够。解释本圣事应该比对解释圣洗圣事更加注意。圣洗圣事只实施一次,不能够重复。忏悔圣事应根据必要性,对领洗后又犯罪的我们经常实施。因此特伦多大公会议宣布:对领洗后又陷入罪行的人们而言,忏悔圣事是救恩的必要,就像对没领洗的人们而言,圣洗圣事是救恩的必要一样。圣热罗尼莫说过,忏悔是第二支撑,他的这个观点被他之后的教父们普遍接受和认可。就像那些遭遇船只事故的人们,没有安全的希望了,除非他抓住了一根厚木板,这根厚木板被比作领洗后的无玷状态,除非他再抓到忏悔圣事的支持,否则毫无疑问就会失去所有的救恩希望。

这些教导的目的不仅为了牧者的利益,也是为了提醒广大信友的注意,以免他们在这重要的事上犯了疏忽失察罪。对人本性的脆弱产生了正确感受后,他们首要的和最迫切的愿望应该是借着神助,在天主的道路上向前进步,而不是摔倒和犯罪。但是在历史证明了他们一次次的在寻求天主无穷美善之路上不幸跌倒,而天主就像善牧一样不断的为祂的羊群包扎治疗。他们应该毫不迟疑的去依靠这最救命的忏悔圣事。

词语「忏悔」的不同含义

在进入正题之前,为了避免词义含糊造成的错误,需要首先解释词语的各个含义。有些人理解「忏悔」的意思就是补偿,而其他对教义迷失了的人,认为悔过跟过去没有关系,只是新生命的另一个说法。因此,必须展示这个词有不同的含义。

首先,这个词是针对那些之前满意但是现在不满意的人,无论这个对象本身是好还是坏。在这个语境下,所有那些悔过的人,其悲痛跟这个世界有关,而与天主无关,所以他们的悔过无法得到救恩,而是死亡。

第二,这个词用来表达那些罪人感受到的悲痛,是为他自己而悲痛,并非为天主,因为他曾经在罪恶中获得过感官的满足。

第三种是通过悔过,我们感受到了内心的悲痛,并单单为天主表现了外在的悲痛。悔过这个词就是恰好的表达了所有的这类型的悲痛。

圣经创世纪中说天主后悔,这种表达明显的是比喻。当我们对什么事后悔时,我们最着急去改变它。因此,当天主决定要改变什么时候,圣经就根据我们说话的习惯进行了调整,说天主后悔了。因此我们在圣经里读到了天主后悔创造了人,以及「我后悔立了撒乌耳为王,因为他背离了我,没有遵从我的命令。」

在悔过这个词的三种意义里有非常重要的区别。第一种悔过是有缺陷的。第二种仅仅是思绪扰动。第三种我们称为一个德性和一个圣事。这里,我们只讨论最后一种。

忏悔的德性

我们应首先讲作为德性的忏悔,不仅仅因为这是牧者引导信友去实践所有德性的责任,并且,忏悔的行为构成了忏悔圣事的质料,因此,除非正确理解了忏悔的德性,否则无法理解忏悔圣事的能力。

因此,应首先劝诫信友去奋力达到内在心灵的忏悔,这个我们称为德性,如果缺少内心忏悔的德性,外在的忏悔是没有办法获得德性的。

忏悔的意义

内在忏悔在于真诚且发自内心的转向天主,憎恨我们所做的过犯,怀着坚定的重新生活的改正决心,通过慈悲期待着获得原谅。

伤心与悲痛要伴随着忏悔,同时还有对罪的恼恨。这悲痛是灵魂的扰动和不安,许多人称其为激动的情绪,因此许多教父给忏悔下定义为灵魂的痛苦。

因此,忏悔者的忏悔必须以信仰在前,因为缺少信仰,没人能够转向天主。

因此,无论如何信仰不能被称为忏悔的一部分。

证明忏悔是一种德性

我们已经说过,内在忏悔是一种德性。天主的命令清楚的展示了这一点,因为法律只命令那些有德性的行为。

此外,没人会否认在合适的时候,以合理的方式和程度表现悲痛是一种德性。以合理的方式管理悲痛属于忏悔的德性。有些人悲痛的程度与罪行的程度不成比例。撒落满说:不,这些喜爱行恶,在邪恶中喜乐的人。与之相反,还有些人,使自己抑郁悲痛,甚至到丧失所有的救恩希望。比如加音呼喊着:我的罪罚太重,无法承担。再比如茹达斯边后悔边将上吊时,丧失了灵魂与身体。因此,忏悔,作为一种德性,能够帮助我们以合理的限度约束悲痛感受。

忏悔是一种德性,这也能够从真正的悔过者的行为目的推导出来。忏悔第一目的是终结罪,在灵魂中擦出掉罪的各个污点。第二目的是为使天主满意,这是正义的行为。在天主与人之间的差距是如此的大,因此不存在严格的正义关系;然而天主与人之间的确存在一种正义,就像父子之间,主仆之间的正义。

第三目的是恢复与天主的友谊和好感,这是之前由他的罪冒犯和得罪的。上述的因素足够证明忏悔是一种德性。

导向这德性的步骤

我们必须列出达到这神性德性的步骤。首先要有天主的慈悲来到我们,把转化我们的心归向祂。这就是先知祷文的目标:上主,求你叫我们归向你,我们必定回心转意。

被天主的慈悲之光所启迪,灵魂接下来靠信仰转向天主。宗徒说:因为凡接近天主的人,应该信他存在,且信他对寻求他的人是赏报者。

对天主审判的敬畏,有益于灵魂默想犯罪后的惩罚,并从恶行中回头。对于这状态下的灵魂,依撒依亚先知说:「有如怀妊临产的妇女,在苦痛中痉挛呻吟;同样,上主!我们在你面前也是如此」。

然后,从天主那里得到慈悲的希望随之而来,我们借这希望决定改正生活。

最后,我们的心被爱德点燃,涌出了畏惧,如同孝顺的子女对父母的畏惧;如此,出于冒犯天主尊严的畏惧,我们彻底放弃了犯罪。

本德性的果实

这就是,我们可以用来通往最崇高德性的阶梯,这德性是天堂般的,又是神性的,这就是圣经许诺的天堂之国的德性。圣玛窦写道:「你们悔改罢!因为天国临近了。」厄则克耳先知说:「若恶人悔改,远离所犯的罪过,遵守我的法度,遵行我的法律和正义,必得生存,不至丧亡。」之后又说道「要告诉他们:我指着我的生命起誓──吾主上主的断语──我决不喜欢恶人丧亡,但却喜欢恶人归正,离开邪道,好能生存。以色列家族啊!归正罢!归正罢!离开你们的邪道罢!何必要死去呢?」

作为圣事的忏悔

关于外在的忏悔,有必要给信友展示,忏悔圣事是由外在的忏悔构成的,而且外在的忏悔包含了必要的外表和可感知的标记,可以表明内在灵魂发生的事。

为何基督设立本圣事

首要的,要解释为何我主基督愉快的将忏悔列入圣事中。祂的原因之一,是让我们无需怀疑天主除罪的许诺,因为天主说过「喜欢恶人归正,等等」。因为每人都有理由不信任自己对自己行为的判断准确性,因此我们不得不非常怀疑我们内在忏悔的真实性。为了消除我们的不安,我们的主设立了忏悔圣事,借着这个方法,我们能确信神父赦免了我们的罪,使我们的良心平静下来,我们以复义之身憩息在这圣事的德性中。祭司在忏悔圣事中合法使用的赦罪祷文与我主基督对瘫子所说的是同一个意思:「孩子,你放心!你的罪赦了。」

其次的,除非通过基督和祂受难的功绩,无人可以得到救恩。因此,应通过基督宝血流进我们灵魂,洗刷我们在领洗后的罪,引导我们认识应将这受祝福的复义只归功于我们的救主,这圣事就借着宝血的效能,为我们的益处而设立了。

忏悔是一个圣事

接下来,牧者能够很容易展示忏悔是一个圣事。就像领洗是一个圣事,因为领洗拔除了所有的罪,特别是原罪。同样的原因,忏悔也可以去除领洗后的所有的思言行之罪,也必须因词语正确的含义被认为是真的圣事。

此外,这也是首要原因,既然祭司和忏悔者的外在行为表达了灵魂内在发生的效果,还有谁会冒险拒绝承认忏悔被赋予了真正和恰当的圣事本质呢?因为圣事是一个神圣事物的标记。那么现在罪人通过言行坦诚忏悔,并表达从罪恶中回头;同时从祭司的言行中,我们可以轻易的认出天主实施的除罪仁慈。

在任何情况下,我们救主的话都能作为一个清晰的证据:我要将天国的钥匙交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束缚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缚;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释放。由祭司所念的赦罪经,表示了在灵魂中所完成的罪过的赦免。

本圣事可以重复实施

应教导信友,忏悔不仅属于圣事,而且属于可以重复实施的圣事之一。我主回答伯多禄关于是否应原谅兄弟七次的问题,说:我不对你说:直到七次,而是到七十个七次。

如果牧者会经常遇到那些不太相信天主无穷美善和仁慈的人,牧者应努力激发他们的信赖,帮助他们提升对获得天主恩宠的希望。只要给他们解释以上的经常在圣经中看到的篇章,或者通过圣金口若望的书「论叛道」和圣盎博罗削的书「论忏悔」里面的论述,牧者应很容易达成。

忏悔圣事的构成部分

质料

对于信友而言,没有什么能比懂本圣事的质料更好的了。信友应被教导,忏悔圣事与其他圣事的不同之处,在于其他圣事的质料是某物,无论自然界的或者人工合成的,然而忏悔圣事的质料是忏悔者的行为,就是说,痛悔、告解和补赎,这是由特伦多大公会议所宣告的。因为神圣大会要求忏悔者的这些行为,是出于本圣事的完整性以及完全彻底的除罪,这些行为被称为忏悔圣事的构件。这并非因为他们不是真正的质料,他们被特伦多大会定义为忏悔圣事的质料,而是因为他们不是能被外在使用的那种质料,比如圣洗圣事中的水和坚振圣事中的油。

有些观点认为,罪本身才是忏悔圣事的质料。在仔细检查过这个观点后,我们发现这个观点没有背离以上给出的解释。因为我们说,被火燃烧的木头就是火的质料。同样的,被忏悔圣事终结的罪可以被恰当的称为忏悔圣事的质料。

忏悔圣事的形式

牧者也不应忽略解释忏悔圣事的形式。关于它的知识可以激发信友用最虔诚的态度领受圣事的恩宠。这形式就是:我赦免你。这个形式不仅可以从这句话里推导得出,即「凡你在地上所束缚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缚」,也可以从我主基督传递给宗徒的教导中得出。

此外,因为本圣事彰显了这些话的效果,「我赦免你」,表示了圣事实施后,罪过被除免了。这就是忏悔圣事最完美的形式祷文,如此直白。可以这么说,罪是捆绑灵魂的枷锁,灵魂从忏悔圣事得以自由解脱枷锁。更不用说,忏悔者若发了上等痛悔,并伴随有告解的意向的话,在神父念赦罪经之前,他的罪就已经从天主那里获得了赦免。

除赦罪经外,同时还有其他祷文,但这些并非属于忏悔圣事的形式,而是为了移除每一个可能损害忏悔圣事效力和效率的因素,这些是由于告解者的错误所造成的。

罪人们应该多么感谢天主呀,祂把如此丰富的能力授给祂教会的祭司们!与旧法律下祭司不同,他们只能宣布麻风病被清除,新法律的祭司们不仅有宣布罪人被赦罪的能力,而且作为天主的仆人,他能真实的赦罪。这可是来自天主祂自己作为正义和恩宠的源泉,即第一因的力量。

在忏悔圣事中应遵循的礼仪

信友在办忏悔圣事时,应非常小心谨慎的遵守礼仪。

如果这样做,他们就会更深的理解从忏悔圣事中所获得的,那就是他们作为奴隶,与善良的主人和好了,或者说,作为孩子与好父亲和好了;同时,他们还会更好的理解那些获得如此大利益的人的责任,他们渴求表达感激和纪念这利益。

办忏悔的罪人,谦逊且悲痛得跪在祭司旁,因为谦逊自己,能够更容易的明白他必须铲除掉骄傲之根,他现在所憎恨的一切罪都从这根里涌出并繁荣。他所尊敬的我主基督的能力和角色,都在这位祭司身上,是他合法的法官。因为在实施忏悔圣事和其他圣事时,祭司承担了基督的位置。然后,忏悔者列数他的罪行,同时承认他应该受到最大最严厉的惩罚,最后谦逊的恳求原谅自己的过错。

所有的这些从古而来的礼仪都有从圣达尼权威而来的保证。

忏悔圣事的效果

对牧者而言,除了频繁鼓励信友并解释由忏悔圣事而来的大益处之外,没有更能帮助信友办神功,享受好处的了。信友会看到,经常说的「忏悔的根是苦涩的,但是忏悔的果实是甜蜜的」这说法是真实的。

首先,忏悔圣事最大的效果就是,使我们恢复了天主的恩宠,并因最亲密的友谊使我们与天主联合。

与天主和好,能够给虔诚寻求忏悔圣事的信友灵魂带来深远的和平与良心的平静,以及无法言说的快乐。因为,没有什么罪,无论多么大和可怕,都是本圣事不能除的,而且不是仅除掉一次,而可以是一边又一遍。关于这一点,天主借厄则克耳先知的口宣布:「若恶人悔改,远离所犯的罪过,遵守我的法度,遵行我的法律和正义,必得生存,不至丧亡。他所行的一切邪恶必被遗忘;他必因所行的正义而得生存。」圣若望也说:「但若我们明认我们的罪过,天主既是忠信正义的,必赦免我们的罪过。」之后,他又补充:「谁若犯了罪,我们在父那里有正义的耶稣基督作护慰者。他自己就是赎罪祭,赎我们的罪过,不但赎我们的,而且也赎全世界的罪过。」

当我们在圣经中看到有些人他们迫切渴望乞求获得天主的赦免,但却没有获得,我们知道这是因为他们没有真实的真诚的为他们的罪感到痛悔。

因此,我们在圣经中或者在圣师的著作中,可以看到这样的文字,断言说有些罪是不可赦的。我们应该理解其含义为,有些人获得宽恕是很困难的。人们有时候称某些疾病为不可治愈的,因为病人厌恶其治疗的药物。同样的,有些罪是无法被赦免的,因为罪人拒绝天主的恩宠,获得救恩的唯一的药品。在这个意义上,圣奥斯丁写道:「借着耶稣基督的恩宠,当一个人在得到了关于天主的知识后,却伤害了兄弟的爱德,并受到嫉妒愤恨的驱使,心硬的昂起头拒绝恩宠,他的罪之恶是如此之大,尽管被内疚的良心驱使愿意去承认和告解他的错,但是他发现自己很难做到谦逊的去乞求宽恕。」

忏悔圣事的必要性

现在回到圣事上,忏悔在除罪上的作用是如此的特殊,以至于不可能通过其他方式来除罪,一点希望也没有。因为经上说:「除非你们悔改,否则你们都要同样的丧亡。」我主说这些话是关于重罪和死罪的,尽管如此,轻罪,也被称为小罪的,同样需要某种程度的忏悔。圣奥斯丁说:「如果不需要悔过就能除小罪的话,那么教会每天实施的各种除小罪的忏悔种类都是毫无意义的。」

忏悔的三个完整必须的部分

但是在指导信友如何具体办告解时,笼统的教导是不够的,牧者应该逐个的详细解释忏悔圣事的每个部分,以便信友能充分理解忏悔圣事的真正含义和益处。

存在哪些部分

对本圣事而言,与其他圣事一样都有形式和质料,此外还有特殊的部分,就是我们说过的构成忏悔的三个部分,分别是,痛悔、告解和补赎。圣金口若望说:忏悔圣事要求罪人在心中带有痛悔意愿,口中发告解,行为中谦卑做补赎。

他们的本质

这三部分属于构成整体所不可缺的那一类。人体由许多部分组成——手、脚、眼睛及其他;缺少其中之一就会造成不完美,如果每一样都在,身体就可以被认为是完美的。

同样的道理,忏悔圣事由这三部分组成。尽管痛悔和告解两部分足够使人复义,也构成了忏悔圣事的本质,但是,如果没有第三部分补赎的忏悔圣事就缺少完美性。

这三个部分内在紧密的相互联系在一起成为整体,痛悔包含了告解和补赎的决心与意向,而补赎意向则内含了告解;痛悔和告解又是补赎的序章。

这内在紧密部分的必要性

牧者需要解释为何这三部分是内在紧密的。因为,罪是通过思、言、行三途径的过犯得罪天主的。因此很合理,在请求天国之匙的大能来努力平息天主之怒时,通过当初得罪天主的三途径来获得赦免。

借着确认的方法,还能找到一个原因。忏悔是一种对罪过的赔偿,这罪过源于自由意志,应由被得罪的天主处置。因此,一方面,就要求有做赔偿的意愿,在这意愿中主要包含痛悔;另一方面,忏悔者必须服从于祭司的审判,因为祭司占天主位,为给罪人的罪行相适应的惩罚。因此,告解和补赎的必要性和原因就很容易的推导出来。

忏悔圣事的第一部分

痛悔

我们必须从忏悔圣事的第一部分,痛悔,开始教导信友各部分的性质和效力。这个主题需要仔细的解释。因为我们经常想起过去的过犯,或者再次冒犯天主,所以我们的心经常应该被悔恨刺穿。

痛悔的意义

特伦多大会的教父们,将痛悔定义为:对罪的悲伤和憎恶,并有意向再不犯罪。之后在大会上论及痛悔的意愿动机时,补充道:如果痛悔还结合了对天主慈悲的信任,以及无论做任何必须之事也渴望恰当领受忏悔圣事的话,痛悔就使我们做好除罪准备了。

痛悔是对罪的恼恨

从定义上看,信友会发现痛悔的效力不是简单的停止犯罪,或者决心开始,或者已经开始一种新生活;它认为首先是对过去带罪生活的恼恨,以及对过去过犯的弥补。

圣先祖们的哭泣可以确认这一点,这是我们在圣经中经常读到的。圣王达味说「我已哭泣疲惫,每天夜里,常以眼泪浸湿我的床铺,常以鼻涕流透我的被褥。」然后说「因为上主听见了我的悲号」。依撒依亚说,「带着我内心的痛苦,我要善度我的余年。」以上这些和其他许多类似的表达,都表达了内心对过去冒犯的密集的厌恶和生动的憎恨。

痛悔产生悲伤

虽然痛悔的定义等于悲伤,但是信友不能就此下结论说,这悲伤由感觉构成;因为,痛悔是一种出自意愿的行为,就像圣奥斯定说,悲伤不是忏悔,只是忏悔的伴奏。圣先祖们理解的悲伤是对罪的恼恨。首先,圣经里的悲伤一词经常使用这个含义。圣王达味说,要到何时,我的灵魂才可得抚慰,我心终日悲伤,要到何时?第二,因为悲伤从灵魂内处的痛悔而生出,而灵魂又被称为情欲之主。

因此,痛悔被定义为悲伤,是合适的,因为痛悔产生悲伤。因此,忏悔者为了表达痛悔,经常换他们的外衣。我主曾暗示这习俗,说:「苛辣匝因,你是有祸的!贝特赛达,你是有祸的!因为在你们那里所行的异能,如果行在提洛和漆冬,她们早已身披苦衣,头上撒灰做补赎了。」

为罪而悲伤的名字有哪些

为了表达悲伤的强度,教会就使用痛悔这个词来表达我们说的对罪的恼恨。这个词原意是指,一个物体被石头或坚硬的物体打成碎片。在这里使用隐喻的手法,来表达我们被骄傲硬化的心,被忏悔所击碎。因此,其他的任何悲伤都不可以被称为痛悔,甚至是父母子女死亡或其他悲惨所感受到的悲伤。只能使用痛悔这个词来表达我们丧失天主的恩宠和我们灵魂的无玷时所感受到的悲伤。

但是经常把其他名字也用于痛悔。有时,被称为心的悔恨,因为心这个词在圣经里经常表达意愿。就像身体的举动源自于心,所以,意愿就是统治和控制灵魂其他能力的能力。

有些圣教父们也称痛悔为心的内疚,他们并且因此把自己关于痛悔的著作命名为论心的内疚。因为就像用刀割开脓疮是为了让里面的有害脓液流出来,因此类似的,心也被痛悔的刀割开,为了让在心里的罪之毒释放出来。

因此,先知岳厄尔把痛悔称为为心的撕裂。他说:「你们应全心归向我,禁食,哭泣,悲哀!应撕裂的,是你们的心。」

悲痛的质量

悲痛应是极大的

对罪所发的悲痛应是极大和极深的,要达到发完悲痛后,再达不到更悲痛的程度。

上等痛悔是爱德的行为,是从被称为孝顺的敬畏中散发出的;很明显,衡量痛悔与爱德应采用相同的标准。因为我们怀着对天主的爱德,是最完美的爱,随之而来的痛悔应该就是灵魂最敏感的悲痛。应爱天主于万有之上,所以无论任何事能使我们与天主分离的,都应被恼恨于其他事之上。值得一提的是,圣经中给爱德和痛悔用了相同程度的语气。关于爱德,圣经说:「你应该全心全力爱上主,你的天主」,关于痛悔,天主借先知的口说:全心归向我。

其次,在一切值得我们付出爱和我们应受谴责的对象中,的确,对于前者,天主是至美善的,而后者,罪是至邪恶的。那么,激励我们爱天主在万有之上的理由,也是约束我们承认应恼恨罪于万事之上的。应爱天主于万有之上,我们才能时刻准备牺牲生命而不是去冒犯祂,上主清楚的宣布了:「谁爱父亲或母亲超过我,不配是我的;谁获得自己的性命,必要丧失性命」

进一步,圣伯尔纳说:「爱德的度量是没有界限的」,他的原话是「因为爱天主的度量标准就是爱祂而无需度量,所以恼恨罪也没有度量。」

对罪的悲痛应该强烈

此外,我们的痛悔不仅应最大,而且要应强烈,要排除一切冷漠和冷淡达到上等的程度。因为在申命纪写着:你在那里必要寻求上主你的天主,只要你全心全灵寻求,你就可寻到他。在耶肋米亚先知书里说:寻找我,必找到我,因为是你们全心寻求我。我必将我自己显示给你们──上主的断语。

然而如果我们的痛悔不是上等的,也是真实和有效的。因为受感觉影响的事物比那些纯粹精神性的事物更容易触动内心,这就是为何有时候人们对子女的死亡比对自己的罪感受到更强烈的悲痛。

就算没有泪水时,我们的痛悔也是真实和有效的。然而忏悔的泪水,当然更应期待和推荐。在这个问题上,圣奥斯定说的很好:如果你为灵魂已死的身体而悲痛,却不为那离开天主的灵魂而悲痛的话,你就没有基督徒的爱德。上文引用的救主的话也说了相同的含义「苛辣匝因,你是有祸的!贝特赛达,你是有祸的!因为在你们那里所行的异能,如果行在提洛和漆冬,她们早已身披苦衣,头上撒灰做补赎了。」这个事实还有许多广为人知的例子足以证明,如尼尼微人的,圣王达味的,罪妇的,以及宗徒之长的,他们全都在含泪乞求天主慈悲时获得了宽恕。

为罪的悲痛应是普遍的

应教导训诫信友,努力将他们的痛悔扩展至各种的重罪上。

因为犹大王希则克雅在描述痛悔时说:「带着我灵魂的痛苦,我要向你述说我的全部年岁。」

「述说我们的全部年岁」,这句话意味着一个个的省察我们的罪,为的是从内心对这些罪感到悲痛。在厄则克耳先知书里,我们读到,「若恶人悔改,远离所犯的罪过,遵守我的法度,遵行我的法律和正义,必得生存,不至丧亡。」在这个意义上,圣奥斯定说:要让罪人认识到他罪行的程度,关于时间,地点,种类及人物。

在这事上,信友不应对天主的无穷美善和慈悲感到绝望。因为天主最原意我们得救恩,祂会毫不迟疑的宽恕我们。祂对我们以父亲般的关爱,在罪人进入自己的内心的时刻,把灵魂转向天主,并恼恨自己的所有罪过,并决意未来只要一有机会,立刻去一个个的告明并恼恨罪过,天主祂就会在这时刻接纳这个罪人。全能的天主借祂先知的嘴,给我们宣布了这希望,「恶人的罪过在恶人悔改之日,也不会使他丧亡在他罪过中;」

痛悔要求的前提

从以上所说,我们可以把真正痛悔的前提总结出来了。信友们应该被精确的教导,每人都应懂得获得痛悔的方法,以及固定的标准,借着这标准,信友应能判断他距离上等痛悔的美德有多远。

对罪的恼恨

放在首位的,我们必须恼恨谴责我们的所有罪。如果我们的悲痛和恼恨只针对某些罪,我们的忏悔就没有用,而是假的。圣雅各布伯说「因为谁若遵守全部法律,但只触犯了一条,就算是全犯了。」

告解和补赎的意向

下一步,我们的痛悔必须伴随着去告解和补赎的意向。

我们之后会在恰当的位置教导相关的安排。

定改的意愿

第三,忏悔者必须要对未来生活有坚定的改正意愿。先知曾清楚的教导说「若恶人悔改,远离所犯的罪过,遵守我的法度,遵行我的法律和正义,必得生存,不至丧亡。」,然后又说「你们应回心转意,离开你们的一切罪恶,避免它们再做你们犯罪的绊脚石。由你们身上抛弃一切得罪我的恶行罢!你们应改造一个新心,一种新的精神!」我主基督对犯了通奸罪的妇人也下了相同的命令「去罢!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对在羊池治愈的跛子说「看,你已痊愈了,不要再犯罪。」

有这些前提的原因

对罪的悲痛和对未来罪的决意定改,对发痛悔而言,这是两个不可免除的必要前提。要想跟被错误冤枉的朋友和好,他必须对之前伤害和冒犯的行为感到后悔,他未来的行为也必须避免冒犯友谊的事情。

进一步说,还存在一些前提,是人们受约束要必须服从的;无论是自然法、神律还是人法,人都应服从。如果,无论是通过欺诈还是强力,忏悔者之前拿走了他的邻居的任何东西,他有责任归还。同样的,如果通过言或行伤害了邻居的声誉的,他也有义务去努力为邻居做点事情,或提供利益弥补损失。圣奥斯定的著名格言说:除非拿走的东西被归还回来,否则罪无法被原谅。

对伤害的宽恕

再次强调,在其他首要前提外,还有一个必要条件是,不能忘记我们应宽恕他人对我们的伤害。这是我主宣布的:因为你们若宽免别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宽免你们的。但你们若不宽免别人的,你们的父也必不宽免你们的过犯。

以上这些就是信友应该在痛悔时遵守的。还有其他要做的,但却对真正的痛悔来说不是必需,然而却能构成更上等的痛悔,牧者应做好准备去研究。

痛悔的效果

牧者仅仅教导关于救恩的知识不应视为尽到全责;他们的热情和勤勉应该劝导人们把真理作为一切行为的规范去实践。因此,解释痛悔的作用和能力是非常有用的。

因为,人若行其他的善功,比如哀矜,大斋,祈祷等等,有时天主出于行善功的人的过错而拒绝接受善功。然而对痛悔却决不会不接受。达味先知说:「天主,你不轻看痛悔和谦卑的赤心。」

达味先知之后还宣布,只要我们在心中发出痛悔,天主就会赦免我们的罪。「我说:『我要向上主承认我的罪孽,』你即刻便宽赦了我的罪债。」关于此事,我们在十个麻风病人看到了表象,我主派他们去见司祭接受检查,在路上他们的麻风就洁净了。这使我们理解了真正痛悔的效力。借着真的痛悔,我们立刻获得上主的宽恕。

发出真正痛悔的办法

为使信友发出痛悔,如果牧者能教导一些方法为好。

他们应经常省察自己的良心,为的是确认自己是否忠诚的遵守了天主和祂的教会的要求。每人都应对犯罪有意识,他应立刻责备自己,谦卑的恳求天主宽恕,并恳求时间去告解和办补赎。最重要的是,让他乞求天主的帮助,为他不要再跌入现在正在恼恨痛悔的罪中。

牧者应使信友对罪有极大的恼恨,不仅因为罪是卑鄙下贱的,还因为罪造成了我们的重大损失和不幸。罪剥夺了我们与天主的友谊,我们因天主这么多不可估量的降福而欠天主重债,我们本应从天主那里获得更多更好的恩宠;因着罪,我们面临无期的严酷的永死和永罚。

忏悔圣事的第二部分

告解

有关痛悔已经说的很多了,现在来到告解,这是忏悔圣事的另一部分。很明显,讲授这部分知识要求牧者谨慎性和精确性。如果我们想到,圣人都认为,在我们这个时代,必须承认,天主的美善保存在我们教会内的最虔诚、最圣洁的就是告解。因此,人类的敌人用他最大的努力,通过他的下属实施他邪恶的计划来摧毁天主教会的这个堡垒,因为这堡垒就是基督徒的美德。我们会在首位展示设立告解对我们是最有用和最必要的。

告解的必要性

诚然,痛悔可以拔除罪过。但是要达到除罪的效果,这痛悔必须要非常密集、非常热情和非常强烈,没有人能够知道到什么程度才能达到除罪的程度。这种程度的痛悔,只有很少的人才能达到。只有个别人才可用这种方法期待赦免他们的罪。因此必要的,绝大多数信友依赖仁慈的上主赐予的其他更容易普遍的救恩方法。这就是因祂的天主上智,赏给祂的教会以天国的钥匙。

根据教会教理,这是一条被全教会坚定相信和宣认的信理。如果罪人对他的罪怀着真诚的悲伤和未来定改的决心,尽管单靠他的痛悔可能不足以获得宽恕,但是当他对祭司妥当告解了以后,他的罪就被教会掌握的钥匙赦免和宽恕了。我们的圣教父们,正义的宣布了借着教会的钥匙,天国之门打开了,这是一条无人可以质疑的信理,是由佛罗伦萨大公会议发布的法令,忏悔圣事的效果就是赦免罪过。

告解的好处

为了充分认识告解的巨大好处,我们应该先从一个经验告诉我们的事实开始。若要帮助那些整日过着不道德生活的人改正,并革心度道德的生活,那没有什么能比把他们内心深处的隐秘思、言、行都透露给一个忠贞谨慎的朋友,请他来提供建议和帮助更有用了。同样的原因,那些良心受到罪责折磨的人,将他们灵魂里的疾病和罪恶告诉祭司知道,这样做对他们而言是最有益处的。祭司作为我主基督在世的代理人,根据最严格的法律保护他们的秘密。在忏悔圣事里,忏悔人会得到立刻的救治,这救治的神效不仅能移除当前的疾病,而且有天堂的效力能帮助灵魂故态复萌再次滑入同样的罪中。

告解的另一个好处,也不应被忽视。那就是对社会秩序的保护和维持。废除了告解圣事的时刻,社会就会泛滥各种隐秘和令人发指的罪行。一旦人们习惯于堕落于邪恶的习惯后,更多的人会毫无畏惧的公开犯罪。办告解产生的有益灵魂健康的羞耻感能够对灵魂抑制放荡,约束欲望,省察邪恶。

告解的定义

在解释完告解的好处之后,牧者接下来应逐步展开告解的本质和效力。告解的定义是:对一个人所犯罪行的圣事的谴责,目的是借着天国钥匙的权力得到宽恕。。

告解被称为谴责是正确的。因为如果罪人对自己的罪行自吹自擂,好像很高兴去犯罪,又或者他们为了娱乐游手好闲的听众而去讲犯罪故事的话,这种行为所表达出来的不是罪。罪只能在告解中,用意愿以自我谴责的形式来表达,作为对自己的惩罚。

我们告己罪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宽恕。在这一点上,忏悔圣事的法庭与其他的法庭不同。其他法庭的目的是为了找到首犯,并且在法庭上的认罪并不保证获得宽恕和原谅,而是惩罚和刑罚。

圣教父们尽管使用了不同的词对告解下定义,但是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圣奥斯定说,告解是隐秘疾病的揭露,并怀着获得宽恕的希望。圣俄略我说:告解是对罪的恼恨。这些定义都被包含在上文的定义中,并与其一致。

基督设立告解

接下来,是最重要时刻,牧者应毫不犹豫教导本圣事完全是由耶稣基督的美善和慈悲而设立的,祂是一切美好秩序的来源,是我们救恩的独一源头。

在祂复活后,祂对宗徒吹了一口气,说:「你们领受圣神罢!你们赦免谁的罪,就给谁赦免;你们存留谁的,就给谁存留。」现在,因着基督给祭司们赦罪与否的权柄,很明显在这事上,我主使祭司们成为了法官。

圣奥斯定在解释我主在复活拉匝禄的时候,命令宗徒解开复活后拉匝禄的手脚上的布条,这看起来也是彰显了宗徒同样的权柄。

他说,祭司们现在可做的更多,他们可以赦免告罪者的罪过,行使更大的仁慈。上主在复活拉匝禄并要求祂的宗徒去松绑这件事,就是希望我们理解祭司被赋予了松绑的权柄。

我主对被治愈麻风病人的命令也是指这个含义,病人把自己给祭司看,服从祭司作为他们的法官。

因为被我主赋予了赦免与保留罪的权柄,事实上祭司们被指定为法官。因此,根据特伦多大公会议,如果没有详细审查和熟悉了解忏悔人的罪行,我们对任何事都无法做出准确的审判,或者判处合乎正义的惩罚。因此,忏悔人在必须通过告解使祭司们知道每一个和每一种罪。

牧者应该教导这由神圣特伦多大公会议所确定的信理,是由天主教会统一一致的传下来的信理。教父们在他们的著作里有对本信理的详细解读,用最清晰的名词证明了由我主设立了本圣事,并且有关告解的法律,希腊文exomologesis被称为公忏悔的,是来源真实的福音教导。

如果我们在旧约中寻找预像,旧约中,祭司会根据不同的罪行而奉献不同的牺牲,这看起来无疑就有告解的含义。

由教会增添的礼仪

信友不仅应被教导告解是由我主设立的。他们还应被提醒,教会借着权威,增加了相应的礼仪和庄严的仪式。虽然仪式并非圣事的本质,但却起到了把其尊贵放在忏悔者眼前的作用,以便他的灵魂准备被虔诚所点燃,他能够更容易的领受天主的恩宠。伴随着没有遮盖的头,下跪的膝盖,眼睛盯着地面,伸出恳求的手,或许还有其他的基督徒谦卑,但是这些都不是圣事的本质,我们告明我们的罪,因此我们的灵魂深深的印刻了清晰确认的圣事德性和清晰确认的渴求天主慈悲的必要性。

告解的法律

千万不要以为,尽管我主设立了告解,祂却没有宣布使用告解的必要。应对信友加以教导,那些灵魂死于大罪的,借着告解圣事可以重新复活其灵性生命。

这约束义务的证据

我主用比喻清晰的亲自传递了这真理。祂称行使这圣事的权柄为天国的钥匙。因为缺少了钥匙的话,任何地方都进不去,所以没人能进天国的大门,除非由保管钥匙的祭司们打开大门。如果天国没有大门,进天国无需钥匙的权柄,那这权柄在教会内就是无用的,委托保管钥匙的人阻止别人进天国就是徒劳的。

圣奥斯丁很熟悉这种思想。他说:如果有人对自己说:「我秘密的向上主忏悔,只有祂有能力赦免我的罪,知晓我心最深处的感受。」那么耶稣说,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还有什么原因呢,把这钥匙给天主的教会还有什么原因呢?圣盎博罗在他的著作《论忏悔》里也有同样的教导,他驳斥了那宣称赦罪权只独属于天主的异端。他说,那些更尊重天主的人,难道还能违背天主的命吗?天主命令我们服从祂的祭司,通过服从他们,我们独荣耀天主。

有义务告解的年纪

在毫无疑问的解释完我主亲自设立并制定了关于告解的法律后,我们的职责就要确定谁,到了多大年纪,就必须履行告解义务。根据拉特朗大会法典,任何人在达到能运用理性的年纪后就受到告解法律的约束,并无固定的次数。然而,作为一条通用规则,儿童在他们能够分辨好与邪恶时,且有能力做恶时,就受告解法律的约束。因为,当一个人成长到他能够开始为自己的救恩工作时,他就受到向祭司办告解的约束,因为在良心受到罪的谴责时,没有其他的救恩办法。

告解的法律在什么时候有约束力

圣教会同时还在法典里规定了我们履行告解义务的频率。要求所有的信友至少每年告解一次。当然,如果我们考虑到自我永恒的利益,我们当然应该频繁告解,至少在我们面临死亡时,或者做其他任何与处于罪中不相符之事时,如领圣体时。我们必须严格遵守这条法律,一旦我们想起来忘记犯过的某些罪。因为除非我们想起来某些罪,否则我们无法告解,我们也无法获得宽恕直到告解圣事拔除了我们的罪。

告解的质量

因为告解中,要遵守许多的规矩,有些是本质性的,有些对于圣事并不是,因此应谨慎对待。可以很容易的找到相应的著作和论述,来解释这些事项。

应办完全告解

牧者应教导,首要的是告解必要完整和全部。所有的大罪必须结露给祭司。小罪虽然不使我们与天主的恩宠分离,并且我们经常的跌入小罪,尽管告解小罪是很有益的,但是若不告解小罪也不犯罪,小罪可以用其它许多方式补赎。而大罪,我们已经说过,必须全部告解,即使是很隐私的罪,比如十诫中最后两诫。这种隐秘的罪比那些公开犯的罪把灵魂的伤口折磨的更深。

因此,特伦多大公会议教导,这也是圣教会持续一贯的教导,如同圣教父们所宣布的。圣盎博罗削说:没有告罪的话,无人可以复义。圣哲罗姆在《论教会》中确认了这一点,说:如果毒蛇和撒旦,秘密的不让第三者知晓,咬了人,把罪之毒素注入某人;若他不愿意将伤口给兄弟或长上看,并保持沉默也不忏悔,他的长上虽然能够帮助他,但可以不提供任何服务。圣金口若望在《论堕落》中也同样说:尽管没有参与或者协助献祭偶像的重罪,但是若他们有愿意参与的想法的话,也应该怀着悲痛的心去找天主的祭司告罪。这就是教会圣师们的一致声音和教导。

在告解中,我们应该把平日处理重大世俗事务时的那种关切度和准确性拿出来,我们的全部努力都应该注意到灵魂伤口的治疗和摧毁犯罪之根源上。我们决不应该仅仅满足于列举重罪,还应说明当时的环境,用于判断应该加重或是减轻惩罚。有些环境对构成大罪是如此的重要,因此无论任何借口,这种环境是不能被忽略的。比如一个人杀了人,他必须陈述受害人是平信徒还是神职。

又比如,一个男人与一个女性发生了罪恶的关系,他必须陈述女性是已婚还是未婚,一个亲戚还是发了修道誓愿的等等。这些环境能够改变犯罪的本质。因此,神学上把以上第一种性关系称为通奸,第二种称为淫乱,第三种称为乱伦,第四种称为亵圣。另外,偷盗被列入罪。但是一个人偷了一个金币的罪行要远小于偷一两百个或者更多;如果这些钱属于教会,那么罪行会更严重。相同的规则适用于犯罪环境的时间和地点,但其他书里的例子广为人知,此处无需赘述。以上是需要陈述的犯罪的环境,那些不会加重犯罪的环境可以合法的忽略。

隐藏未告的罪

告解必须完全,这点相当重要。如果告解人只选择性告解一部分罪,故意忽略其他应告之罪,他不仅从告解无法受益,还会增加新的罪行。这种所谓的告罪不能被称为告解圣事。相反的,他不仅应重新办告解,并且还要一项增加自己有意忽略罪行,以告解圣事的外表来亵渎告解圣事的罪。

忘记的罪

如果告解人忘记了某些曾经的重罪,或者尽管有意向告全部的罪,但是省察良心不够彻底和准确,他不需要重新办告解。他只要回想起忘记的罪,在未来时刻向司祭告解,这就足够了。

有必要指出,如果粗心冷漠的省察良心,或者看起来似乎采用一种不愿意回忆起他们的态度的疏忽,这种告解无论如何都要重新办。

告解应该直白、简单、真诚

在第二位的,我们的告解应该直白、简单和无伪装的;不需要艺术技巧化的,就像某些告解中,告解者看起来似乎是在为自己辩护而不是在告解自己的罪。我们的告解应该向神职揭示我们生活的真正画面,如同我们自己知道他们应该是怎么样的,把那些可疑的就照实如可疑的展示,确定的就如确定的展示。如果我们没有列举全部的罪,或只说那些外在的事,很明显我们的告解缺乏质量。

告解应审慎,得体和简洁

谨慎和得体在告解中值得推荐。过多冗余的话应小心避免。对每个罪本质的必要解释应简洁和得体。

告解应是经常和私人的

保守告解的秘密要严格遵守,无论忏悔人还是祭司都如此。因此,没有人以任何理由,通过信使或邮件办告解,因为这种情况下私密性无法保证。

信友们要非常关切,能够经常办告解洁净自己的灵魂。当某人陷入大罪时,人生是如此无法保证,除了立刻去办告解还有什么能更有益的呢。就算我们有希望活得很长久,那么我们对他人穿了一身脏衣服都如此介意,如果对自己灵魂的洁净甚至不如他人的脏衣服那么在意,这是多么的羞耻的一件事。

忏悔圣事的执行者

寻常的执行者

我们现在来讲圣事的执行者。忏悔圣事的执行者必须是有治权的祭司或者根据教会法被授权的祭司。无论谁执行这神圣的职能,他不仅必须有圣秩的权柄,并且要有治权。圣若望记载了我主对此圣事的授权:你们赦免谁的罪,就给谁赦免;你们存留谁的,就给谁存留。这些话只是对宗徒说的,并不是对所有人,因此只有宗徒的继承者才能行此圣事。

这样也是最合适,因为从基督首脑到祂的肢体,本圣事所有的恩宠都是相通的,有能力祝圣基督真实身体的,也独享执行本圣事的能力,基督的奥体,即教会的信友们在领受忏悔圣事后,就有资格领受圣体圣事。

在教会的早期法令集中,很容易看到教父们的命令严谨的保护有治权的神职。法令要求,除非在极端必要的情况下,任何主教或神父未得当地主教同意不得在他人教区行此圣事。这条法令出自宗徒命令第铎去每个城祝圣神父,为了当地信友的天上神粮和其他圣事。

在死亡危险来临时的圣事实施

为了不使任何人都丧亡,如果有死亡的紧急危险时,无法找到合适的神父时。特伦多大公会议教导,根据古时教会的实践,任何神父都可以听告解和办任何神功,哪怕是免绝罚之罪。

实施者的资格

实施者绝对要有的圣秩和治权,作为他承担法官和医生职时的必须,此外他还应知识渊博和富有耐心。

作为法官,很明显他的知识应该比普通人多,因为借着知识他要去检查罪的本质,并在不同的罪中判断不同的严重程度,根据犯罪人的级别和条件做出不同判断。

作为医生,他也应做到谨慎,因为对于有病的灵魂,不仅应给予治疗,还应给予保护预防未来的感染。

因此,信友了解了每人在选择告解神师的谨慎,要根据他们生活的廉洁,学识和耐心,他们背负自己十字架时的责任心给他人留下的印象是否深刻,是否能很好的理解对每种罪的惩罚,是否能看出谁应或者不应被松绑。

告解神师必须遵守告解封印

既然每人都担心他自己的罪和脏污应被掩埋并遗忘,信友应被教导他们在告解中告诉神职的一切都不会透露给其他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会将忏悔者陷于危险之中。

教会法律会对违反了对告罪保持永远的沉默的神职施以最严厉的惩罚。拉特朗大公会议说,神职要特别小心,既不能用言语、标识或任何方式背叛忏悔者哪怕一点秘密。

告解神师对不同类别的忏悔者的责任

在解释圣事的执行者后,本主题内在的顺序要求接下来解释一些通用的方法,这些方法在使用和实践告解时非常重要。

许多信友的内心认为,履行教会法规定的告解义务时存在一个规律,那就是时间过得比平时慢,因此他们在告解时总是很匆忙,完全不把注意力集中在这最有效的复义和恢复天主友谊之事上,甚至忘记了要告解的罪是什么,这种做法远离基督徒的完美。

既然,在帮助信友获得救恩事上,没什么是可以忽略的,祭司应该非常用心去观察忏悔者是不是对自己的罪真心痛悔,并且坚定的深思熟虑的在未来避免犯罪。

那些妥当告解的应劝其感恩并保持

如果神师判断告解是妥当的,应诚挚劝他全心感谢天主给了如此独一之赐福,并应不断乞求天主恩宠的帮助,以恩宠保护自己与自己邪恶的倾向斗争。

他还应被教导,一天也不要虚度,每天都应奉献一部分时间来默想我主的受难奥迹,激励自己对救主的效法和热烈的爱。这默想的果实会越来越坚固自己每天对邪恶的进攻。除了因为我们自己忽视虔诚的默想来激励我们的神圣爱火,这爱火是我们灵魂的活力的来源,造成了我们勇气和力量的衰弱,甚至无法抵挡撒旦最轻微的攻击这个原因之外,难道还有其他的原因吗?

未妥当告解的应被帮助

如果祭司觉察到忏悔者不是真正的痛悔,应帮助激励他产生对痛悔的渴望,借此他能下决心从天主的慈悲那里乞求天堂的恩宠。

那些为自己罪辩护的应予以纠正

对在告解中寻找空虚借口来为自己辩护或者减轻罪行者的骄傲应予以压制。例如,一个忏悔者告解说他被激怒,然后立刻转去责备另一个人是挑衅者,应提醒此人这样的辩解是骄傲的精神,是对自己罪行严重程度没有认识的表现,也是轻判了自己罪的表现。他这样的为自己行为辩解的说辞似乎是只有当别人不攻击他时,他才显示耐心。——这样是配不上基督徒的。他漠视了罪的严重性,对兄弟动怒,而不是对他施加了伤害而感到悲伤。他应该用模范的耐心与温和谦卑来纠兄弟,这本是荣耀天主的机会,但是他却不用这救恩的方法而宁愿毁坏自己。

那些耻于告解己罪的应受教导

更为偏执的是那些屈服在愚蠢的胆怯心下的人,不敢去告解己罪。应力劝他们鼓励他们,提醒他们担心害怕揭露自己的罪是毫无理由的,因为人犯罪是不稀奇的,这是人类的普遍问题,是人类软弱的自然结果。

冷淡者应被斥责

还有一些人,也许因为很少告解己罪,也许因为对省察良心毫不关注,他们不知道如何妥当的开始或结束告解。这些人应被严厉的斥责,而且应被教导,在任何人来到忏悔庭之前,要尽可能勤勉的痛悔己罪,这是需要经常努力去做才可以做到的。

毫无准备者应让其离开或做其他处置

告解神师在面对毫无准备的人时,应温和的让其离开,宽厚的劝诫他们反省己罪后再来。但是如果忏悔者说他们已经尽力做了准备,同时若让他们离开就有可能不回来时,可以听他们的告解,特别是当他们显露出愿意改正生活,且能够劝导他们在另外的时候勤勉和精确的详查良心时。在这种情形下,告解神师需要非常小心。如果在听完告解后,认为忏悔者没有完全的缺乏省察良心或者恼恨己罪,他可以赦免;但是如果发现两者都有缺陷时,就像我们已经说过的,他应提醒再次认真省察良心,并尽可能友好的让其离开。

牧者应展示出人类礼节的错误

有时候可能会有这种情况,某些女性之前忘记没告某些罪,之后不敢来告解,因为害怕让别人看到频繁告解怀疑自己有什么严重的罪,或者似乎在炫耀自己多么的虔诚,牧者应频繁的提醒信友,公开或私下里,没人能够有极强的记忆力能回忆起所有的思、言和行;因此信友只要想起来之前忘记的罪,就应毫不迟疑的找祭司告解。祭司在听告解时应当留心类似的其他情况。

忏悔圣事的第三部分

补赎

我们现在来到了忏悔圣事的第三部分,称为补赎。首先需要解释补赎的本质和效力,因为天主教的敌人在这个问题上经常散布冲突和矛盾,损害基督徒们。

词语「满足」(即:补赎的字面单词)的一般含义

「满足」是指债务的完全偿还,因为表达了毫无亏欠的意思。

因此,当我们说起为了和好而去友爱去满足,意思就是说去做一些足够弥补受伤害而愤怒的心灵;在这意义上,满足一词的含义,就是赔偿对他人的伤害。但是对我们要讨论的对象,神学家使用满足(即:补赎)这个词来表达人类奉献给天主为他所犯罪行作的补偿。

对天主补赎的种类

补赎的种类,根据级别的不同,有许多种含义。

第一级和最高级的补赎是能够偿还我们所犯罪对天主的亏欠的,哪怕是我们按照祂最严格的正义标准所应受的。这种级别的补赎可以取悦天主,使天主对我们和蔼亲切。这个补赎是我们单独欠基督我主的,祂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做了补偿,给天主献上了最多的补赎。没有任何的受造物有这样的价值,如同从欠天主的重债中救出我们这样的价值。圣若望说,为我们的罪,祂就是赔偿,不仅为我们,而且为全世界的人。因此,这个补赎完全足够用于赔偿全世界中所有的罪债。这补赎在天主前给予了人类行为巨大的价值,如果没有这补赎,人类是不值得任何尊重的。达味也有这样的看法,他说:「我应该要怎样报谢上主,谢他赐给我的一切恩佑?」除了这个救恩的杯爵这个补赎没有任何的可以报答的,他接着说「我要举起救恩的杯爵,我要呼吁上主的名号」,这杯爵就是对天主所赐一切的回报。

还有另一种补赎,被称为依法典的,是在一定的期限内完成的。因此,根据教会最古老的操作,当忏悔者被赦免后,需要被要求一定的悔过,忏悔者实施被要求的悔过就普遍的被称为补赎。

任何一种对罪的惩罚都可以被称为补赎,尽管不是由祭司施加的,而是由我们自己内心愿意实施的。

作为圣事的补赎的要素有哪些

虽然补赎属于忏悔圣事,但却不全是圣事。就像我们说的,只有根据祭司的要求奉献给天主的补赎,才是圣事的一部分。而且这补赎必须要伴随深思熟虑和坚定的避免未来再次犯罪意愿。

因为,就像一些人说的,补赎是偿还欠天主的荣耀。而且很显然,没有完全下决心避免犯罪的那些人做不到补赎。另外,补赎要切断所有犯罪的机会,关闭每条可能的犯罪道路。根据这种观念,有人将补赎定义为一种清洁,这种清洁使灵魂中残留的任何污秽都摆脱了罪的污点,并使我们免于因罪而造成的暂时性惩罚。

补赎的必要性

以上就是补赎的性质。信友理解接受神父要求补赎的必要性是不困难的。信友应被教导,犯罪带来两个恶果,罪污和惩罚。当罪污和永恒的惩罚被原谅后,特伦多大会教导我们,罪的残留和暂时的罚是不能宽恕的。

圣经中提供了许多显而易见的例子,例如在创世纪第三章,民数纪第十二和二十二章,以及其他许多地方。达味的例子是广为人知,并且引入注目。尽管先知纳堂对达味说:上主已赦免了你的罪恶,你不致于死。但是达味依然自愿使他自己服从最严厉的忏悔,日夜乞求天主的慈悲。他说:求你把我的过犯洗尽,求你把我的罪恶除净,因为我认清了我的过犯,我的罪恶常在我的眼前。因此,他不仅乞求上主原谅他的罪行,还有伴随的惩罚,从罪中洁净并恢复他的纯洁与廉正。他以最热情的态度来乞求,然而天主依然惩罚了他,他的奸生子病死,他最爱的儿子阿贝沙隆背叛与被杀,以及他遇到的其他许多的惩罚和灾难。

在出谷纪中,我们读到,虽然上主俯听了梅瑟的祈祷,原谅了拜偶像的以色列人,然而祂却依然警告他们的大罪需要受极重的惩罚,并且由梅瑟亲自宣布,这罚甚至到第三、四代子孙。以上这就是来自天主教会的圣先祖们从来如此的信理,他们自己最清晰的证言。

补赎的好处

这是天主的正义和慈悲所要求的

为何在忏悔圣事对罪的惩罚没有完全的宽恕呢,而圣洗圣事却不同,特伦多大公会议解释说:这是因为天主的正义要求,那些在领洗前无知犯罪的人与天主和好的方式与那些已经领受了圣神的礼物,并从罪恶的痛苦中被释放,却又明知故犯且不怕冒犯天主的宫殿,使圣神伤心的那些人和好的方式不能相同。如果没有补赎则不赦罪,这也符合神圣慈悲,以免我们趁机以为自己的罪没有那么严重,然后变得对圣神傲慢和无礼,不断累积义怒,乃至跌落更大的罪中。这些忏悔圣事的补赎毫无疑问,对遏制罪恶有很大的作用,能够使罪人对未来更加敏感和注意。

补赎也为了教会

此外,这些补赎作为我们悲痛所犯罪的证言,也为被我们罪行所侮辱的教会做了补偿。圣奥斯定说,天主不会厌恶一颗痛悔谦卑的心,但是,真诚的悲痛一般都被人们遮掩在内心,并不用外在的言行表现。因此,教会的神长们聪明的把苦修指定为对教会的补赎。

补赎能阻止罪造成的其他影响

此外,我们的补赎举动作为很好的例子能为他人提供教训,帮助管理他们的日常,度虔诚的生活。在看到犯罪所受的惩罚后,他们会感受到每日谨慎周到和纠正之前坏习惯的必要性。

因此,教会用极大的智能命令任何犯下公开罪行之人,要做公开补赎,为使其他人在惧怕下,避免未来犯罪。有的时候,对私密的但是极为严重的罪行也会采用公开补赎。

对于犯下公开罪行之人,就像我们已经说过的,他们必须完成公开补赎之后才能被赦罪。在进行补赎之时,牧者为他们的救恩向天主诵念祷文,并力劝忏悔者也一起。在这方面,圣盎博罗削对告解者的关怀与焦虑是极大的,许多告解者硬着心肠来找他办神功,都被他的泪水所感化,体验到了真实痛悔的悲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古代严格的纪律逐渐放松,爱德变得冷淡,在我们这个时代,许多的信友认为灵魂内在的悲痛与心灵悲痛已经不再是获得宽恕所必须,想象着,只要有悲痛的外表就足够了。

借着补赎,我们相似基督

并且,借着经历忏悔圣事,我们被造就的相似基督我们的首脑,因为祂也承受了痛苦,并受到了诱惑。如圣伯尔纳德说,一个精美的肢体在一个茨冠的首脑之下,显得非常恰当。用宗徒的话说,我们既是子女,便是承继者,是天主的承继者,是基督的同承继者;只要我们与基督一同受苦,也必要与他一同受光荣。

补赎能够治疗罪的伤口

圣伯尔纳德也看到,罪产生两个效果:给灵魂造成一个污点和一个伤口;这个污点借着天主的慈悲移除了,为了治疗罪造成伤口,补赎之补救是最必须的。伤口被治疗后,一些疤痕依然在吸引注意力;类型的,对于灵魂也是,在罪责被赦免后,一些影响还在,需要把这些影响从灵魂中清理掉。

圣金口若望完全的确认了同样的信理,他说:把射入体内的箭拔出来是不够的,伤口也必须治疗好。因此灵魂也是如此,罪恶被赦免了也是不够的,伤口也必须被补赎治疗。

圣奥斯丁也经常教导,补赎立刻表现了天主的正义与慈悲——祂的慈悲赦免了罪和永罚;祂的正义迫使罪人受到暂罚。

补赎解除了天主的报复

最后,罪人受到的惩罚消解了天主的义怒,避免了未来的永罚。因此宗徒说:但是,若我们先省察自己,我们就不至于受罚了。我们即使受罚,只是受主的惩戒,免得我们和这世界一同被定罪。如果这一切都解释给信友,那么一定会对他们造成很大的影响,激励他们去办补赎之工。

有效的补赎之工的来源

如果我们反思,这效力完全是从我主基督的受难功绩而产生,关于补赎的巨大效力我们就会有一些认识。我们的善功由于祂的受难而收到了两个最大的利益:第一,我们也能从永恒的光荣中分享功绩,以至于因祂的圣名,给别人一杯水喝也不会没有回报;第二,就是我们能够补偿我们的罪。

我们的补赎之工丝毫不减弱基督吾主的最完美最丰富的补赎效力,反而能为我主增光增彩。因为基督的恩宠不仅把祂自己的功绩和补偿给与我们相通,而且把祂做教会的首领,为祂教会的圣洁和正义的肢体们所做的功绩也与我们相通,因此祂的恩宠大大的增加了。因此能够看出,虔信的善功能够带来多么重要和尊贵啊。因为基督我主持续的将恩宠注入到由爱德联接起来的虔诚灵魂中,就像大脑对肢体,或像藤蔓对枝杈。基督的这恩宠会先于,伴随或紧随着我们的善功而来,如果没有这恩宠,我们丝毫没有功绩,完全无法补偿天主。

因此,对于义人来说,什么也不缺乏。通过他们借天主之力完成的工作,一方面在他们的人性和道德条件允许的范围内,他们能满全天主的法律,另一方面,他们可以得到永生的功绩,如果他们死于天主的恩宠状态下,将会被承认获得圆满的果实。救主的这些话是被广为人知的:但谁若喝了我赐与他的水,他将永远不渴;并且我赐给他的水,将在他内成为涌到永生的水泉。

补赎需要的条件

在补赎中,有两个特别要求,第一,行补赎之人必须处在恩宠状态下,是天主的朋友。这是因为无信仰与爱德的善行不会被天主接受。第二,所行善工必须要出自内在的痛苦与辛劳。这是对过去所犯之罪的赔偿,因此用殉道圣人居普良的话来说,这些被救赎者因其过去犯罪,所以必须以某种不愉快的方式对待他们。

然而,并不能认为每个忏悔者都觉得行补赎是痛苦和辛劳的事。日常习惯的影响,或者对天主爱的强烈,都能经常让灵魂感受不到困难。然而这种善功,依然可以算做补偿性的。这是天主子民的特权,被祂的爱所激发,就算经历了最严酷的折磨,他们也感受不到,或者怀着极度的喜悦忍耐着。

补赎善功有三种类型

牧者应教导,所有的补赎可以缩减为三类:祈祷,守斋和救济,这对应于我们从天主那里得到的三种美善,即属于灵魂的,属于身体的,以及被称为外部的美善。

没有什么能比这三种补赎善功更能拔除灵魂之中的罪了。因为,既然在这个世界中,任何东西无非就是属肉体的欲情,属眼睛的欲情,以及属生命的骄傲三种,每个人都能看出对应这三种病因,有三种治疗法。对应第一种病是守斋,第二种是救济,第三种是祈祷。

此外,如果我们考虑到我们罪行的受害者,就会很容易的理解为何将补赎特别缩减为这三种。因为,我们得罪的是:天主,邻居,和我们自己。我们以祈祷来平息天主,以救济来满足邻居,以守斋来惩罚自己。

由于这一生被许许多多不同的痛苦所折磨着,信友应被特别提醒注意,那些耐心的忍受来自天主的磨练与试炼的人会获得丰富的补赎与功绩。同时那些勉强且无耐心忍受的,就无法领受补赎带来的丰富果实,只有忍受来自天主对他们罪行的惩罚。

可以为他人做补赎

天主看顾我们的脆弱,给我们特权,批准能为他人做补赎,天主至上的慈悲和美善真值得我们感激与赞美。然而,这特权仅限于忏悔圣事的补赎部分。至于痛悔与告解,无法代替他人。而那些处在恩宠状态下的能够为他人偿还欠天主的债,因此我们被称做为他人分担部分的重担。

信友不能对本信理有丝毫的怀疑,因为我们在宗徒信经中已经宣认诸圣相通功。因为,我们都是从相同的圣洗圣事重生于基督,最重要的,都被吾主基督相同的体血所养育,我们都有着相同身体。就好像脚不能单独的实现它的功能,还需要眼睛的观察,同样眼睛也无法单独实现观察,还需要全身各器官配合,所以,补赎善功必须是对我们全体相通的。

然而,补赎善功的好处并非所有人都可以享受。因为补赎善功也是药品,作为处方药来治疗灵魂败坏的影响。很清楚,那些不为自己做补赎的人是不能分享他人的补赎果实的。

以上忏悔圣事的三个部分,痛悔,告解和补赎就完整清晰的解释了。

告解神师关于补赎的职责

必须坚持要赔补

首要的,祭司应非常小心,如果没有要求告解人为他的邻人的利益或者类似的职责做妥当补赎的话,听完告解就不要赦免罪过。除非告解人真诚承诺要偿还归还属于别人的东西,否则不应宽免任何人。

但是也有许多人愿意承诺会遵守他们相关的职责,然而却故意不去履行。这些人应该被强制要求做赔补,宗徒的话应该经常用来提醒他们:那以前偷窃的,不要再偷窃,却更要劳苦,亲手赚取正当的利润,好能赒济贫乏的人。

补赎的质量和数量应该合理

在要求补赎时,祭司不应过于武端,而应遵守正义、审慎和虔诚。为了展现他们是遵守这条规则的,并且为了给忏悔者对罪的严重性留下更深的印象,有时对他提醒一下过去忏悔法律对一些特别的罪施加的严厉惩罚是由有用的。因此,罪的性质来决定补赎的程度。

没有什么补赎能比要求忏悔者在一些特定日子,奉献时间用于祈祷更有益处的了,这祈祷应为全人类所做,特别是为那些在主内离世的人。

自愿的补赎应予以推荐

牧者应劝导忏悔者,可以根据自己的节奏,按照告解神师的要求,频繁的做补赎。因此使他们的生活中的每件事都依照忏悔圣事所要求的组织起来,他们就会永远按照忏悔圣事的德性贯彻在日常生活中。

公开忏悔有时应进行

有时候公开的罪行进行公开忏悔是合适的,如果忏悔者表达了极大的不愿意,牧者则不应太迅速的听他的忏悔,而是应劝导忏悔者怀着高兴与期待去拥抱公开忏悔,这对他本人和他人都是极其有益的。

劝诫

关于忏悔圣事,以及忏悔圣事相应的部分的全部教导,牧者不仅应该帮助信友完美的理解,而且在上主的帮助下,帮助他们决意虔诚的去实践。

 


上一篇:圣体圣事
下一篇:终傅圣事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