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佳兰(加辣)遗花集列表
·1,佳兰作了天国抵押品的青年女士
·2.她的名字叫清贫修女
·3.亲吻仆人的脚
·4。井水映佳兰
·5.万物颂扬上主
·6.有福的佳兰上升天国,安享永福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1,佳兰作了天国抵押品的青年女士
1,佳兰作了天国抵押品的青年女士
浏览次数:777 更新时间:2020-10-9
 
 



圣佳兰遗花集

这册小书的前身英文版译名The Little Flowers of Saint Clare,中译名圣佳兰遗花集,是收集佳兰传记的作者所遗落的嘉言懿行和圣迹奇事小书

 

小序

这册小书的前身英文版译名The Little Flowers of Saint Clare,中译名圣佳兰遗花集,顾名思义,是收集佳兰传记的作者所遗落的嘉言懿行和圣迹奇事的小书。这些收拾起来的鳞鳞爪爪,绝对有助益于净化人心或心灵改革的事功;当然,对于敬天爱人和修德成圣的大事更有响导作用。

特此译出,愿与读者共勉之是为序。

                                                   张俊哲

一九九七年八月七日于盐水

 

1. 圣枝主日

公元一二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是那一年的圣枝主日。佳兰偕同亚西西城的一群少女和太太们,在圣路费略(Rufino)老教堂,亦即主教座堂,参与大节日、主教主持的圣枝礼仪。圣枝主日是天主教一年一度的伟大圣周的开始

(在圣周内要特别追念耶稣受难史),因此,堂内的帏幕和祭服的颜色全变成紫色的。)

 

城内的少女们都准时出门,络绎不绝地前往主教座堂,参与圣枝游行礼仪。苏巴峭山(Subasio)傍的石壁,反映出羞怯的初春的笑脸,以古堡角楼洞穴为家的黑衣雨燕,三三两两、敏捷地飞出飞入。在坍塌废墟中依然独立着最后一个城堡里,没有路标,路标是以后的那年设立的。少女脱去身上的厚重毛衣,穿上绣花绸缎的衣裳沿着窄狭的,悬挂着旗饰的街道,踏着石阶向前走,她们的脚步声回响在空气中。

 

圣枝主日的礼仪很长:先是祝圣棕榈树枝(或其他树枝),然后将祝圣过的树枝一一分给所有参礼的人;接着是手拿着圣枝列队游行。最后是举行弥撒圣祭,并朗诵圣玛窦记述的耶稣蒙难史,此时,全体信众皆肃立聆听。

 

礼节开始,咏唱:「请向达味之子高声欢呼!奉上主名而来的,当受赞美:欢呼之声,响彻云霄。」这是纪念我们的救主耶稣,骑在驴背上,荣进耶路撒冷京城时,万众歌声的重复:在纪念耶稣荣进京城的那一天,群众夹道欢呼,并将各自的外衣或斗篷,铺展成地毯似的让耶稣走过。儿童们折取棕榈叶或橄榄树枝,一路摇曳着迎前随后,高唱着胜利凯旋之歌:「Hosanna!」

 

读经后,接着答唱咏、祝祷经、祝圣树枝,然后主教分送圣枝:先给神职人员,其次给平教徒。平教徒从主教手中领取圣之时,双膝跪地,口吻圣枝及主教的手。少女们最后上去领取圣枝,她们的态度既庄重又收敛,她们的容颜隐约于面纱之后,复遮蔽于头巾之下。她们走到主者面前,跪下吻过圣枝及主礼者手之后,带着圣枝安静地退回她们的位。

 

轮到佳兰上去领取圣枝的时候,她却低着头在原位坐着,一动也未动。她不能确定她受到了神圣的触感?还是一种羞怯的震撼?她应该祈祷呢?还是该静坐遐思梦想呢?

 

主教注意到佳兰不在少女们的行列中,遂向佳兰的席位看去,但她并未看他。跟着主教的眼神,全堂会众的视线都盯向同一个地方,引起了一阵惊愕和反感。

 

但是,主教注视她,没有责怪的意思,更好说,是一种慈父般的关怀。这种很不寻常的表达关怀的方式,好像受了默感似的,他从座位上起来,走下圣所的台阶,一直走到佳兰跟前,可是她依然静静地坐着不动。主教把圣枝递给她,也祝福了她,于是,全堂的人因这件事都觉得非常惊奇。

 

主教返回祭台继续主持礼仪。教友们歌唱:「一切光荣、赞美和荣耀都归于你,救世者君王。」儿童们美妙地结合歌咏席唱「Hosanna」!(赞美天主)一个

佳兰胸前压着一支圣枝,依旧坐在那里,视线一直盯住她的面前,深陷于一种不省人事的状态中。

 

2. 亡者

在亚西西,几乎每一家都有两个沿着接着阶梯通往大街的门户。一个是经常门,宽大宏伟,阶梯的层级尺寸均衡,另一个是非常门,既窄且小,阶梯级距又高。这两道门虽然相距很近,但看起来很不相称,因为它们的形式和水平差距太大。

 

从经常门走进或走出,很显然地像平常走路一样,但如果要经非常门出去就非跳不可。经常门可以说,虽设而常开,让人随意出入,但那道非常门却虽设而常关,其实也没有一个人要走这一道门。因为这道门叫做「亡者门」,只为死人而开,让死人的脚朝前方,从这道门被送出屋外;凡从这道门出去的,将永不返回。根据当时迷信的习惯,人们认为让死人从活人经常出入的门户送出去是不相宜的,从来也没有一个活人走这一道死人门。

 

所以,这一道特殊的门总是牢牢地着,直到哀伤的大事发生以后,才用得着它,因为任何一个活人走过它,即使是误会,也会沾一身污秽或带来歹运!所以这道门不但是挡死、闩牢的,而且在一次丧事过后,及下一次不幸的事件发生以前,必须堆一些东西挡住它。

 

在圣枝主日的夜晚,全家人都入了梦乡。于是,佳兰便走出她的卧室,踩着脚尖轻轻地走向「亡者门」。她认定,在这「亡者门」的出入口,是不会遇到任何人的,因为她要秘密的出走。

 

在往那道门的走道上,她发觉堆满了料理家务的杂乱物件,她轻轻地、静静地,把那堆东西挪开,她很习惯了那样的工作,所以她到门口时,只有一点点疲倦的感觉。现在她设法要弄开层层门闩,但是它们都锈在插座里,因为这道门自从他父亲去世而用过它以后,从未打开过。

 

于是,佳兰跪下,把手放在下层的门上,作了一段祈祷。她起身,加强力气,坚决进行。再一次用力拉一下门闩,而它竟然慢慢地滑动了。一点一点地、咯吱咯吱地,越开越大,终于完全打开了。门外的下面月光照明的街道,她的忠贞友人──巴其菲.贵福巧(Pocifica Guelfuccio)小姐,在晦暗的遮蔽之下等着她。

 

佳兰在门限上停顿了一下,然后毫无反顾地,轻盈地跳到街道上。她穿越过了「亡者门」。她现在无可挽回地脱离了她的家庭,再也不可能回去了。佳兰不见了!佳兰死亡了!佳兰过另外的生活去了!

 

3. 天国的抵押品

 

在亚西西城的下面平原上,有一树林,在树林里有一座小小的圣母堂,那是方济和他初期的同伴们寄居和开会的地方。据说,一次有四个朝圣的人经过那个圣堂,听见天使们在堂内歌唱,因此那座圣母堂就叫做天使之后圣母堂。

 

这一大块平原地是属于苏巴峭(Subasio)山上的本笃会院长的,而这个树林和小圣堂,只是这大块平原地的一个微小的零头而已。所以也叫做「零碎地」(Portiuncula)(这个原文现音译「宝尊」),这零碎地实在很小,也没有人管理。但是,对于那大块土地,本笃会士们开垦种树或作别的发展用途。

 

方济亲手修补了这座林间破旧的小圣堂,然后在林荫处,和他的同伴们搭建了几间小房或茅屋。方济每年用弟兄们从德孝(Tescio)河,补得的一柳条篮子的鲜鱼作为房地的租金交给本笃会士们。

 

当弟兄们出外工作或讲道的时日,天使之后圣母堂便空无一人,可是一到黑夜,堂内松材火炬升起,光辉灿烂,且有赞美圣母的歌声,绕梁回响不已。

 

的确,当时堂内光亮无比,远胜于佳兰由巴其菲小姐陪伴,由亚西西成来到的那个主日夜晚的亮光。那晚在林边迎候她的,是拿着火炬的非利(Philip),和伯纳德(Bernard)弟兄。佳兰她们仍身着过节的服饰,默默地跟着两位弟兄,延着林间曲径向前走。径旁的野蔷薇钩拉着她们的衣裳,看起来,好像有千万只无形的手在阻止她们通行。又有几只夜鸟被火炬惊起,疾飞而掠过两位逃家的前面。

 

在小圣堂的门口,方济亲自在那里迎候。他面部的皱纹被光影显映得特别突出,他的眼睛因松木火把的烟熏和缺乏睡眠的关系,感觉非常苦痛。他观望佳兰,而佳兰已经来到,且跪在他的面前。

 

他的左右站着两位身穿会服,满面胡须的弟兄。

 

此时若有过路的陌生人看到这一情景,必然会认为两个女孩子跌在贼窝里了。看,那贪婪的手,从佳兰身上剥取珠宝和贵重的饰物;解下她身穿的锦绣衣裳,从她脚上脱下小巧的绸缎绣鞋。然后给她穿上粗糙的道袍,在她腰间束上一条粗绳索。那个陌生的路人若不赶快逃离才怪。

 

佳兰光着脚,穿着道袍束着腰,被引入哥德式小圣堂。天使之后圣母堂,以金雀花枝和缎带等装饰得富丽辉煌,可是这林地之美,因着火炬的红光,和来自火炬的黑烟,而失色不少。

 

佳兰好像被判了死罪似的,被引领跪行至祭台脚前。方济手持剪刀走进佳兰。他知道,依礼该什么。这少女的一头比金雀花更鲜亮也更金黄的美发。掉落在祭台的台阶下了。然后方济给她剪了头上的发,披戴上一块羊毛织的粗布。

 

佳兰如此这般地,除去了她的俗世之美的一切时,尚未剪发的小兄弟们穿着道袍,按照习惯,为那从世俗中被偷抢出来,而作了天国抵押品的青年女士,咏唱「亡者日课经」。

 

4. 法伟让(FAVARONE)的女儿

佳兰芳龄十八。方济年满三十。佳兰出身贵族,方济是富商的儿子。

 

在亚西西的贵族家庭,屈指可数:有刚氏(Compagnani)、帝氏(Tibaldi)、高氏(Corani)、季氏(Ghislerio)和费氏(Fiumi)共五大贵族。佳兰的母亲奥多拉纳(Ortolanna)女士是出身于费氏家族。很久以来,大家都认为佳兰之父的姓氏是西费(Scifi),也只知道他名叫法伟让(Favarone diOffreduzzo)。他去世后,留下了五个女人在家里:他的妻子奥多拉纳、他的四个女儿──柏楠达(Penenda)、佳兰(Clare)、伊搦斯(Agnes)和碧翠莳(Beatrice);虽然她们都是可以结婚的,但是她们不都达到可以结婚的年龄。

 

在那个时代,女孩子甚至女婴已有许配给人的,虽然有人抱怨「她们在摇篮里就结了婚」。实际上也可能是对的,因为有十二、十四及十六岁结婚的实例。真的,满了十六岁,母亲们便开始为她们的女儿的前途担心害怕了:她们认为已经成了老处女了!

 

依照风俗习惯,那不是女孩子自己为她选情郎。这是由父母决定的事,她们把女儿许配出去,但实际不是像男孩子许配,而是向男孩子的父母。为女婴完成的这种婚约,有时举行正式的结婚典礼,就像她已是大到了十四岁。一般作父母的为他们物色未来的半子,皆重视其家庭的条件,其双亲的身份、其家世的富裕及贵族的血统等。

 

因此,媒人们为引起双方恋爱,便尽其所能,对男方说尽女方的好话。反过来,也对女方说进男方的好话,并安排他们在城市的亲节时会面相亲,大部份,这样安排的恋爱导火线,就像一堆余烬,经过适时予以煽弄,熊熊大火便会再燃烧起来。

 

很多次,有人如此这般地向佳兰说过,暗示在城市中有一位门当户对的贵族青年,但是佳兰总是把这件事情压了下去。她似乎很有兴趣,聆听关于一个特别商人的奇特类型的新闻。这是属于不同贵族阶级的族群;这个族群通常都很聪明而勇敢,但都出身低微而颇受人轻视。

 

他们的成功全靠他们的聪明才智。他们与其怨叹他们的工厂失败,宁愿冒险出远门,到外地市场作贩卖生意,离开它们的城市,在他们的行政区以外,远离他们的区域,越山过海到法国或其他国家去。带着商品在回程上常有危险──胜制根本回不去──因有强盗强劫驴骡商队。但如果他们运气好,一切顺利的话,则一夜之间就成巨富。这样勇于冒险的人号称「富商巨贾」。

 

伯铎(Pietro Bernardone)就是这些富商巨贾中的一位。他的儿子原名若望(John),他把他改名方济(Francis, that is French),为纪念他在法国(French)经商成功。

 

起初,亚西西的贵族看不起这些新近致富的商人。后来渐渐地,那耀眼的黄金开始淡化了贵族阶级的自负虚伪。例如,方济在他们中间就受到平等看待,直至这位商人的儿子喜欢作癞病人的伙伴,像作绅士伙伴的那一天的来到。

 

整个亚西西的人都在谈论,方济所度的奇异生活方式。佳兰也被感动而加入深究。她希望多认识他和他的生活方式。有一天,她偕同包纳.贵福巧(Bonadi Guelfuccio)小姐散步时,她看见方济从城里来,便迎上去和他交谈。当时其他的人都回避了。

 

方济注视少女佳兰,就像注视明星一样。他开口说道:

「你应该知道怎么死。」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佳兰问。

「同基督死在十字架上。」

所以在那个圣枝主日开始,诵读吾主受难史时,在礼仪进行的「赞美天主」(Hosannas)的歌声中,就在那一瞬间,佳兰决定依照方济所建议的去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2.她的名字叫清贫修女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