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佳兰(加辣)遗花集列表
·1,佳兰作了天国抵押品的青年女士
·2.她的名字叫清贫修女
·3.亲吻仆人的脚
·4。井水映佳兰
·5.万物颂扬上主
·6.有福的佳兰上升天国,安享永福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2.她的名字叫清贫修女
2.她的名字叫清贫修女
浏览次数:716 更新时间:2020-10-9
 
 


5. 叔父毛南道(Monaldo)

奥多拉纳(Ortolana)女士是四个待嫁女儿的寡母,但她并不孤立。她亡夫的兄弟,亦即孩子们的叔父,住的离她都很近,而毛南道住的特别近,他是最年长的,也是最有权力的。

 

这几位叔父和老大毛南道,都把侄女们的婚配大事当作自己的责任。他们是贵族家庭,所以要娶法伟让女儿的人家,必须是富裕的贵族人家才行。虽然她们是无父的孤女,但是在亚西西没有一个少女,比柏楠达、佳兰、依搦斯和碧翠四姐妹受到的照顾更好。她们的叔父和堂兄弟们都不断地关照她们,看着她们。

 

所以当毛南道一听说佳兰出走了,眼前一阵发黑,好像失去了视力,又好像在城市广场中央,挨了最凶恶的敌人一重击!那个流氓方济!他抢劫了他自己的父亲,还不以为满足,。现在又劫掠了法伟让的家眷!他使商人受了羞辱,现在又玷污了贵族阶级。他既使他自己的父亲陷入困境,现在又来毁坏了佳兰!

 

毛南道叫他所有的亲属武装起来。时间非常紧迫,当他们在「零碎地」周边树林集合之前,太阳不至升高。总之,佳兰在那里的时间不长;因为她剪发之后,方济就把她交托给圣保禄的修女照顾。

 

修女会院有如城堡。无人能进去,即便用强力也不能。毛南道威吓、大吼。眼看那些凶暴的态势毫无效果,遂改变声调,试图得到他侄女的信任。他又通过中间人,请求她想一想,她这一出走加给母亲的痛苦有多么大,又会因这种事给她的姐妹们产生许多伤害。但这一切的话都不能使她动摇,因为那些话都像空气一样,毫无重量。

 

于是,他要求亲自和她讲话。佳兰同意了,但她选定了圣堂为会谈的地方。靠近祭台,她会觉得安全。毛南道和众亲属及家仆等,把刀、枪兵器放置于门外,遂进了圣堂。他勉力以温柔的外表遮掩他们的愤慨,双膝跪在祭台前,也划了十字圣号。但他们一看见佳兰从歌咏席间走来时,便都起身站了起来,好像要扑上去抓人似的。

 

佳兰快步走来,走上祭台台阶,右手抓紧白色的台布。这是在那些强暴的日期,到圣堂里求庇护权利者的一种姿势。如同婴儿用其小手抓紧母亲的衣服时,才有安全感,所以逃难的和遭受迫害的人,能抓住祭台布所表示的慈母教会的怀抱时,不但感觉安全,而且实际上也真的安全了。在这世界上,没有一种能力,可以把佳兰从她求得的权利中拖走。

 

毛南道和其他亲属人等,都相当地明白了佳兰的作为。但至少他总可以和她说句话吧?

 

佳兰的右手依旧抓紧祭台布;她抬起左手拿去头上的黑布头巾。他们一发现她的一头金色的美发不见了,心头一阵悲哀的刺痛。佳兰面向他们看了数秒钟,好像在等待他们的赞美。然后,她把黑布头巾再戴上去并垂于面部,放开了祭台布,而隐没于修道院的阴影后边去了。

 

6. 依搦斯修女

圣方济最初安置佳兰的地方是圣保禄修道院。不数日后,他把她从圣保禄修道院迁移到庞皂(Ponzo)的圣安哲乐(Sant’Angelo)修女会院,此会院位于苏巴峭山的山岗旁。

 

佳兰的妹妹依搦斯(Agnes),每天都去修道院看望姐姐。一天晚上她没有回来,而给家里带了一句话说,她也决心要住进修道院里。这一下,她的叔父毛南道再一次被激怒,开始追捕行动了。嘉兰究竟已满十八岁,可是依搦斯仅仅十五岁,尚生活于父母监护之下。因此,毛南道带了一大队武装家仆,要把依搦斯抓回来。不错,他们找到了她,对她拳打棒击,强迫她离开那里,而她吶喊求救:

 

「佳兰姐姐,快来援救我!」

 

佳兰没有一点儿动静。她正在祈祷!而她感觉外面发生的事,对她妹妹是毫无关的。

 

捕拿依斯的人马,拖着她,取了一条捷路,是穿过遍地石块和野玫瑰的林地路。他们在乱石路上、野玫瑰丛中,狂暴地拖着她疾走。所以,每块石头沾满了依斯的鲜血,每株茨树从依搦斯的头上拔下一丝一丝的金色美发。他们如此的粗野残忍地对待她,以致经过了一段路之后,她因疲劳和恶劣的待遇掉落在地上。毛南道下令,务必把她抬起来,着走。

 

一群壮汉弯下腰想把她举起来,但是他们的臂膊好像都失去了力量。

 

「好像她一个晚上都在吃铅块似的。」他们伸直着酸痛的背脊说。

 

实际上,依搦斯的身体已变得比铅还重,好像是她所坐的大地的一部份!长在地上似的。

 

毛南道愤怒得发狂,举手握拳要打他的侄女,可是他的手臂却僵硬地瘫痪在空中,不能弯曲了。

 

他的手臂被折磨的痛苦大叫。同他一起来的人眼见此天罚, 怕的要死,都一溜烟地从乡村跑掉了。甚至毛南道也疼痛难忍,哀呼尖叫着跑回亚西西去了。依斯大家遗弃在乱石荆棘之中,像死了一样地在那里躺着。

 

但是,请看——佳兰已从修道院走出来了。她沿着染血的石头和勾挂着的金色发丝的矮树一路走去,走到了他妹妹躺卧的地方。她说:

 

「起来,依斯,我们一块儿侍奉我们的天上净配,耶稣基督吧!」

 

依搦斯站起来,态度洁俐、精神清新,好像不曾发生过什么似的,又好像亮丽光滑的早晨刚起床似的。

 

7.  清贫女士

以后不久,圣方济把佳兰及其同伴们从圣安哲乐的本笃会院送到圣达勉堂去,并有意要她们长此住下去。

 

圣达勉堂是个半毁的老旧圣堂,堂内的耶稣受苦受苦像曾对圣方济说:「方济,去把我的殿宇修补起来,它正在坍塌呢!」当时青年的方济认为是要他修补物质的殿宇,所以他即时动手,用石头及水泥等材料把它修补了。后来他才了解基督给他说的话另有所指,即所谓的殿宇是指祂在十字架上受苦的奥体——圣教会。

 

他弃舍了他的财产,他放弃了俗世的雄心大志,他立意成为卑微而清贫如洗的人。他既然处理了一切,就同清贫女士结了婚,共成一体了。

 

即便在方济全心全力而欠技巧的修补之后,圣达勉堂依然是个既贫且陋的地方,像天神之后圣母堂一样,既窄小又黑暗的哥德式圣堂,不过,圣堂四周的构造确合为少数修女作修道院,尤其为「清贫修女」更适合。也就这样,在圣达勉堂产生了方济第二会——女修会,它的名字叫「清贫修女会」。「清贫修女」——是的,这正好。没有必须说的:清贫修女靠施舍生活,吃乞丐的饭,必然有饭吃的时候少,而蛮饭吃的时候多。

 

方济自由自愿地拥抱贫穷。佳兰希望成为贫穷,希望贫穷就是她本人。在此意义之下,佳兰和方济成了一路人,在极严格的贫穷上,为了爱,他们寻找、接纳、追随那位伟大的穷人——宇宙的主宰——耶稣基督。

 

这一座有伟大十字苦像的老旧圣堂,被原野鲜花一簇簇地,陪衬的非常美丽。在半圆形的凹室,是「清贫修女」的歌咏席位,都是粗糙的木制品。在地板石上固定着一根短柱,柱头顶着读经台,台面有一盏照明的油灯。有铁格子隔开修女经堂和圣堂。修女从铁格子开口处恭敬领圣体,通过一道没有柱头而用壁柱构造的小回廊,可以进入狭小而暗淡的餐厅。餐厅内沿壁排列着没有桌布的粗糙木制的餐桌。感谢仁慈的上主,清贫修女享用她们所能乞讨到的任何食物。但是佳兰自己觉得,整块面包为她太过富裕,她宁愿吃面包的硬皮或零碎。她们要的是人家丢弃的东西。她们靠着残汤剩饭生活。若有人给她们整块面包,她们视为很大的恩惠。

 

楼上只有一间房子,清贫修女们都住在那里;在屋顶椽架的下面,有一间很大的房子,空无一物而且很冷。她们的眠床不是别的,而是一捆树枝铺成的卧铺,还有一块用作枕头的木块,床上铺的是粗麻布,和一张缝缝补补的盖被。

 

一年四季,无论春、夏、秋、冬,修女常是赤脚而行,穿着粗糙的布衣,腰间束着条绳子,她们在自己的短发头上套一块白布,再戴上黑色的头巾。佳兰更在衣下,穿着一件猪皮的粗硬毛衣,而且是粗面贴着皮肉的。

 

「清贫修女」真是一贫如洗的啊!,不可能有谁比她们更贫穷了。在圣达勉修道院里,佳兰渴望她是贫穷之最者。在全球各地没有比她更穷的妇女:所有的东西都不是她的,一切的一切全是借来的,是只借给她的。

 

自愿的贫穷不光是接受而已,而且是求之如至宝的,如同一项伟大的特权;快乐的贫穷,于贫穷中自得其乐,自乐的贫穷没有不乐的,也丝毫不觉贫穷之苦的。不错,贫穷是长了满身刺的,但它开放的花朵却美似玫瑰,在圣宠神恩的化育之下,它有悦人的笑容,有愉快的面孔。

 

在圣达勉修道院内没有哀声或叹气。,地方虽小而简陋,但并不难过;餐桌上虽然粗简而寒酸,但不因此而起怨声。树枝铺的眠床固不温暖舒适,但并不因此而感痛觉苦。佳兰一心想成为清贫的化身。实在的,无人比她更穷,也无人比她更快乐,她是越穷才越快乐的。

 

8.  林中餐叙

方济寄居于天神之后圣母会院,经常四出讲道作福传工作,而佳兰却自禁于圣达勉隐修院内,好像一个囚犯似的。她知道只有在隐院内,继续努力使自己度着更贫穷的生活,就不会走错方向。她常渴望能和方济交谈,聆听他的训诲;他对方济犹如女儿对慈父,她需要父亲的支持。

 

当她听说方济由外地归来,回到圣母会院里,就派人去请求他来圣达勉隐院见面。但方济这一方面,他对修女隐院保持相当的距离,生怕一般人见他在那里经常出入,而引起反感,因此没有应允佳兰的请求。

 

在一个特别的机会上,佳兰怀着很大的心愿,愿望能与方济共餐一次。真的,请问有谁不愿意和亲友,经常有机会餐叙呢?借着超性的精神,在彼此分享食物时,这些物质的食品将变成超性的爱德行为。

 

不是吗?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也曾亲自接受人们的邀请,甚至与罪人(税吏)同席共餐。祂又借着隐藏在面饼形下,将祂的至圣圣体留给我们,所有跟随祂的信徒们,邀请大家共同享用。

 

为此,佳兰最大的希望──即使是唯一的一次,能和方济同桌共餐。然而方济却总是逃避这种机会。

 

小兄弟们闻知此事以后,都同情佳兰而感到难过,于是以一种语带责备的口气,对方济说道:

 

「可敬的父亲,好像不合爱德的精神。佳兰是你亲手栽植在自己超性精神园圃中的一株小白花,她因你的指引,抛弃了俗世的一切荣华财富,追随了至高屏穷的主──耶稣基督。像她这样有圣德的人,甭说只要求和你同桌共餐一次,即便她向你要求更大的恩惠,你也应当允许她才对啊!」

 

方济心里也知道自己这样,的确太过严峻冷漠,但是他仍然怕这种关怀她的友情,而影响了自己的判断,遂征询他们的意见说:

 

「你们认为我应该答应佳兰的请求吗?」

 

「那当然。」他们率直地回答:「可敬的父亲,就让佳兰得享一些慈父的安慰吧!」

 

「那么,你们认为该怎么,就怎么作吧,我全听你们的决定和安排」。

 

但方济不打算去圣达勉隐修院,反倒,他想邀请她来天神之后圣母会院叙餐。因此,他对小兄弟们说:

 

「我相信佳兰会很高兴到这里来的。」他像慈父般温柔地说:「因为这里是她当初逃离家庭的那天所到的地方,这里是她举行剪发礼、发愿大典、献身成为耶稣基督永恒净配的地方。况且,她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圣达勉隐院了,若让她旧地重临,一定会使她喜出望外。好吧!就让我们因主耶稣基督之名,在树林那边叙餐一次吧。」

 

在约定的日期,佳兰由一位姊妹陪伴,来到了天神之后圣母院。她先进宝尊堂,双膝跪在天神之后圣母台前,敬拜默祷了片刻,然后,方济引导着她在会院周围参观。佳兰赤脚跟随在后,踏着碎石的林径漫步。她看到一排矮矮的茅屋,在树影婆娑中,宛如一幅油画,又注意那些矮丛树,形成了一道自然的篱笆,把会院与俗世界隔绝,觉得很赏心悦情。

 

他们走着走着,走到了小河边停了下来。然后席地而坐,准备用餐了。陪伴佳兰的那位姊妹和方济一位小兄弟给他们服务。他们以一块自然粗石板当餐桌,餐桌上摆好了他们的大餐──数片硬壳面包和两杯清水。

 

太阳光线透过树梢闪烁着,彷佛太阳与树枝共舞,小鸟也成群在树上欢唱,祝贺这个罕有而神圣的餐宴

 

然而尚未进餐,方济已受感动,开口讲论天主的圣爱、慈悲和宽恕等美德。他讲得那么高超、那么奥妙,有如神圣的火箭似的,射入听众心灵的深处,是那么甘饴、那么令人陶醉神往,而满溢着天上圣宠神恩,竟忘却了周遭的一切事物,而喜极地沉醉在天父的圣爱神火中……。居住在亚西西及附近的人们,看见了万丈火光,都认为宝尊堂陷入火海中了,那熊熊大火使太阳也失去了光彩!

 

于是都连奔带跑的赶去救火。可是当他们走进树林,哪里有火灾的迹象?为查看究竟,他们跑进林深处。啊!他们发现方济、佳兰和其同伴,围着石桌席地而坐,高举双手,凝视天空,神魂超拔于天父圣爱的神火中,早已忘却人间事了。民众皆大为惊异,目瞪口呆不知所以。树梢的群鸟也被这奇景迷着了,都静悄悄低头欣赏这一幕神迹奇景呢。

 

民众终于明白了,原来他们所看见的并非人间火,而是天主显的奇迹,是陶醉人心,圣化人灵的神火,也是象征方济和佳兰热爱天主的心火!

 

最后,这团神光之火渐渐地熄灭了。群众带着极深的印象很丰富的神恩,静静而有礼地各自回家去了。树枝又开始随风摆动,河水又潺潺作响,小鸟们又自由地嬉戏歌舞起来。

 

方济、佳兰和二位同伴,从神魂超拔的神界圣域苏醒回来了,灵魂既已饱飨了甘饴美味的神粮,肉身也不觉饥渴了。因此餐桌(石板)上备妥的饮食,一点也没有动,便结束了这次神圣而不寻常的餐叙。


上一篇:1,佳兰作了天国抵押品的青年女士
下一篇:3.亲吻仆人的脚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