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佳兰(加辣)遗花集列表
·1,佳兰作了天国抵押品的青年女士
·2.她的名字叫清贫修女
·3.亲吻仆人的脚
·4。井水映佳兰
·5.万物颂扬上主
·6.有福的佳兰上升天国,安享永福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6.有福的佳兰上升天国,安享永福
6.有福的佳兰上升天国,安享永福
浏览次数:693 更新时间:2020-10-9
 
 


21. 天使的食粮

清贫修女们每天只以面包充饥,而面包也只是以少许油加味而已。有多次,若不是佳兰显奇迹,她们就连面包也没得吃。

 

她们从来不曾缺少天使的食粮──至圣圣体。佳兰缺少普通的面包还可以过得去,但若吃不到至圣的面包──天使的食粮,她便活不下去,什么也不能做了。所谓至圣的面包就是,神父在祭台上所祝圣的,并在格子门那里分施给她和她的姊妹们的圣面包──耶稣的圣体。

 

在这一件事上,佳兰显示她自己是圣方济忠实的徒弟。圣方济总不厌其烦地给他的小兄弟们口说笔写:

 

「兄弟们,我以最大的热诚,吻着你们的脚、恳求你们大家,对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的圣体圣血,要尽你们之所能,表示最高度的崇敬和尊荣!」

 

圣方济在一个机会上,给他的小兄弟们说:

 

「如果我同时遇到一位从天上来的圣人和一位可怜的穷神父,我首先向神父敬礼,趋前亲吻他的手,而向那圣人说:「圣劳伦,请等一下,因为这个人的手接触过天主圣言,祂是生命,祂俱有天主的全能。」

 

实际上,神父的神权是什么?正确而切要地说,神父以此神权,能把面饼变成耶稣基督的圣体,并将圣体分送给信友。所以佳兰对圣体非常崇敬,对神父也非常尊敬,因为主基督在蒙难前夕的最后晚餐时,将祝圣饼酒的权能交给了他。

 

佳兰每次生病的时候,常坐在树枝及干草坐垫的板床上,背凭靠在草袋子上,用她纺织的麻布、缝制祭台上应用的九折布(Corporal)、圣爵布( Chalicecloth)及擦手布(Fingercloth),然后赠送给贫穷的神父们用。因为她希望祭台上用的亚麻布,尤其是擦圣爵的小块圣布,及九折布常保持清洁和换新。

 

有一年,她身处于圣诞夜不能领圣体的困境。不能领到圣体,为佳兰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尤其是在大节日。圣诞节是全年内最不固定日子的节日。圣诞节对佳兰的感受和对方济的感受是一样的。在这一天,创造宇宙万物的天主降生在马棚里,成了穷人中的穷孩子。

 

有一天,圣方济说:「如果我能同皇帝讲话,我一定要请他向全国人民颁发一道命令:每年的圣诞节日,凡有能力的人,都应该在大街小巷遍撒谷粒,让小鸟儿在这普天同庆的伟大节日,享受一顿丰富的大餐。」

 

确实,就像小鸟儿渴望吃到谷粒,佳兰也渴望圣诞夜到圣堂,恭领至圣圣事──灵魂的神粮。

 

虽然如此,但在她病情严重,而倒卧在床的那一年的圣诞夜,别的修女要陪伴她在病房,但她决意不要,却要大家都必须去圣堂参与圣诞夜的子时弥撒,并恭领天使的食粮。她自己留在病床上,留在空荡荡而凄凉的病房,躺卧在冰冷的板床上,左右手臂交叉在胸前,热切地渴望着到圣堂,同其他的姊妹们一起参加这至圣之夜的神圣而庄严的礼仪。

 

她听到了从雪地那边传来的钟声,在呼唤天主的子民去参与弥撒圣祭。于是,那热爱耶稣圣婴的挚爱满溢她的心房,那钟声听来,为她是甜蜜,那铿锵而欣悦的金色之声,其涵义那么丰富,那么深远!

 

佳兰疼爱地想念很久以前的那一夜;在那一夜,圣方济在格勒桥(Greccio)的树林中,造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圣诞马棚,圣诞的景象具体实现。

 

她的默想变成了向往仁慈天主,而发的深厚爱慕的行为:天主因爱世人而降生此世,为人受难而代人赎罪。她和天使同声咏唱那、充满甜蜜欢乐和希望的天使之歌:

 

「天主在天受光荣,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

 

就这样,时间慢慢地过去了。钟声也停止了。未几,佳兰听到了姊妹轻快的脚步声,也看到了闪烁的灯笼火光。当她们踏进冰冷的寝室时,已是破晓时分。.。

 

姊妹们很兴奋地向佳兰说:「院长姆姆,这个至圣之夜真是非常欢乐,非常快慰!巴不得天主也让你和我们一起去该多好!」

 

佳兰笑嘻嘻在干草床上坐着给她们说:

 

「亲爱的姊妹们,感谢、赞美我们敬爱的救主基督,因为这一夜我得到的安慰比你们得到的更大更多。赖圣父方济的转祷,我得参与了圣诞夜完美的礼仪。我亲耳听到歌唱,我在现场参与了整台弥撒。我还看见圣母和圣若瑟;耶稣圣婴诞生在白冷的马槽中,我也在现场。」

 

「但实际上,那不是全部。我确实领受了最最超凡的恩宠,因为我们的主满足了我最大的愿望:祂亲自给我送了圣体。为了祂这样对祂穷而且病的婢女,所赐的伟大鸿恩,祂竟以神粮亲手养育她,愿祂永永远远受赞美!」

 

22.腓特烈第二的撒拉逊人

亚西西不只是方济会清贫精神的摇篮;它也是吉百林(Ghibeline)党的大本营。

 

据说,(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有多少,很难断定。)当年在老花岗岩喷泉附近、主教旧座堂里,伯铎.卜能笃的儿子,方济受洗礼以后,另有一个名叫腓特烈的小孩儿也在那里受了洗礼。他是亨利(Henry)的儿子,是巴巴罗沙(Barbarossa)皇帝的侄子。这位皇家的德国籍青年,那时必须住在亚西西的堡垒、拉罗卡(La Rocca),受教宗的保护。

 

实际上,教宗对这位选汴(Swabian)王朝的皇太子表示十分疼爱。他见他很受教,非常关心培育他,保护他免受他的敌人伤害。最后,帮助他顺利地进入皇宫。他年满十八岁便戴上了皇冠。

 

但是,从此以后,这位年青的国王野心勃勃,对教宗一点都不感激,也不尊敬。的确,他竟忘恩负义,变成了教会的仇家,变成了裂教徒、异端派,变成了无信仰的家伙。

 

腓特烈是个非常聪明的人,是个风花雪月的诗人,他也自诩是个文学家。他的慕名者叫他「伟大的教士」。他的胆略和勇气同他的野心和固执成正比,这使他的敌人都叫他「世界上的榔头」(The Hammer of the World)。

 

他有德国人的血统,却爱上了义大利,他梦想在半岛的南方建立一个阳光满地的美丽王国。它版图从亚布利亚(Apulia)伸展到西西利(Sicily)岛。他掌握强盛的吉百林党的大权,在国内他的意愿就是法律,他可以随心所欲而不遇拒。

 

二○○○○训练精而强悍的撒拉逊军队全听命于他,做他的战将。他们对真天主不忠不义,却对皇帝百依百顺,北方的冷酷残忍和南方的铁血无情的劣性,都凝聚在他们身上了:皓齿、蓝眼、黑面皮、稀疏胡须、个儿高大、行动非常迅速。任何地方的佣兵都不比这些撒拉逊佣兵更凶狠可怕。腓特烈第二御驾亲率这些强悍的佣兵,从西西利岛一直侵略到罗马及其他各地。

 

大约在公元一二四○年间,腓特烈第二的撒拉逊先遣部队,通过斯波肋叨(Spo leto)山谷,以先声夺人之势,轻取了斯波肋叨城。这消息传到了亚西西,也传遍乡镇村庄,于是四面八方的人民逃到城里,城门都牢牢地关起来。有斥候队在堡垒上守护观望;从这里可以看到山谷、山岗及更远的地方。

 

在此情形下,只有佳兰的「清贫修女们」仍留在城外,在毫无设防的圣达勉会院里。而且敌兵要攻打亚西西城,必先经过橄榄林中的清贫修女院,加之,这些贼兵根本就不重视圣地和圣地内的居民。所以从这些无信仰的撒拉逊人──裂教徒独裁者的佣兵之手,能希望仁慈的宽待吗?

 

亚西西城在苏巴峭山岗上,外围的石灰石城墙,似乎比以前显得更苍白。人烟稀少的乡村地方的橄榄树好像比往常更灰烬色的灰气。

 

腓特烈第二的撒拉逊兵恐怖的杀气,弥漫了义大利全境。人民心中的恐惧随着地上景物之失色而升高,从无数起火点升起的烟雾浪涛,沿着地平线流动,掠夺、屠杀、焚烧、破坏等可怕的消息到处流传。

 

在此同时,圣达勉的清贫修女们,正热诚地祈祷、严格地禁食。当听到贼兵已来到时,佳兰正重病卧床。很清楚地看到他们闪亮的头盔和枪矛的尖端,在橄榄树颤抖的绿叶簇中移动。每张黝黑的脸皮,带着铁冷的眼睛和粗厚的嘴唇,已在围墙外张望。

 

就在此时,忽听到猛敲会院大门的声音,佳兰些微地抬起身子,询问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她们以肃静而恐惧的声调告诉她说,腓特烈的撒拉逊佣兵来啦!

 

佳兰很费力地从床上起来,叫她们把供着耶稣圣体的、银色象牙质的圣体光子给她送来。她亲手捧着圣体,走到敞开的大窗户前面,朝向广场,对着反基督徒的外教佣兵,把面饼形下的耶稣举起给他们看。同时,她祈祷:

 

「哦,我的上主,我求你,如你愿意,别让你这些清贫的婢女们,落在残忍而无信仰的外教人手中。」

 

然后,她又加上别的祈求,说:

 

「哦,我的上主,我恳求你,愿你喜欢照顾亚西西城,和这些善良的人民,他们为爱你而帮助我们,并供给我们所需要的东西。」

 

好像从银色象牙的圣体光子里,传出了像小孩似的甜蜜的声音:

 

「为了你的爱,我要常常照顾你和她们及他们。」

 

片时后,会院周围撒拉逊佣兵的黑脸全撤退了。她们看见闪亮的头盔,和发光的兵器从橄榄树林中向外移动。

 

亚西西城的斥候队从远处瞭望,并预防撒拉逊佣兵,在他们城下突袭。可是那一夜,斥候队全无战争的惊动。到了第二天早晨,城门可以敞开了,人民可以自由出入,又可以平安地生活了

 

这无疑的是,因佳兰祈祷的力量,上天的手使敌军的首领改变了他们的计画。腓特烈的大军从圣达勉修道院,也从亚西西城撤退到别的路线上去了。

 

23.  疾病和忍耐

大约在死亡之前不久,方济想起了佳兰,于是在圣达勉的小园子里唱道:

 

「哦,我的上主,愿你受颂扬!

为了那些因爱你而原谅人的人,

愿你受颂扬!

为了那些因爱你而忍耐疾病忧患的人,

愿你受颂扬!」

 

佳兰实实在在地,从三十二岁到六十岁,整整二十八年之久,是在病中度过的。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圣达勉的修女们常担心害怕失去她,而佳兰总是安抚她们说:

 

「我的女儿们,天主还不要我死去,而要我在这个可怜的肉体内,同你们住在一起。」

 

树枝和干草做的床垫,正变成了她发言讲道的宝座,特别向青年人在这宝座上讲论忍耐和服从的道理。

 

这些年来,圣达勉的佳兰修道院,对于很多女士小姐们,就像一块不可抗拒的磁石。当时的一位记者先生在记录中有这么一句:

 

「加入佳兰修女会的少女们,比春暖花开时采花的蜜蜂还多。」

 

如同我们已知的:巴其菲.贵福巧是佳兰的第一位同伴,然后是她胞妹依搦斯,其次是班味浓。以后相继而来的有巴未纳(Balvina),车启丽(Cecilia),非利芭(Philippa),亚玛塔(Amata),吉蒂纳(Christina),安吉柳(Angeluccia),路济亚( Lucia),碧翠(Beatrice),班代塔(Benedetta),易柳敏(Illuminata),亚纳塔(Anastasia),嘉高敏(Giacomina),满秀塔(Mansueta),班利斯(Bennicevuta) ,班纳塔(Bennata),冈素拉(Consolata),嘉忍拉(Chiarella),万德拉(Vertera),马沙利(Massariola),最后是她自己的母亲奥多拉纳,及很多很多的女士小姐们都到了圣达勉。

 

佳兰从她的病床上,向外放射神爱的感应,从亚西西各个地区,并且也从更远的地方吸引女士小姐们到她跟前去。那个时代的一位历史家说:

 

「在这个世界上,很难找到一个王国或侯爵的地区,而没有建立在圣佳兰会规,或其教导之下的修道院的。」

 

为了爱慕清贫,波希米国王的爱女,金发公主依搦斯,解除了和腓特烈第二的婚约,削去一头美发,腰间束上了圣方济的苦带。佳兰曾写信给她:

「依搦斯,清贫的贞女,请来皈依清贫的基督吧!」依搦斯答复:

 

「清贫,你是受赞美的,因为你给拥抱你的人们带来永远的富有。」

 

以后不久,是匈牙利的皇后依莉莎白的皈依,她加入了圣方济第三会;跟随她而加入的人很多,其中有科伦的艾梅德,她后来成了一位清贫佳兰修女。

 

总而言之,如果在病中不忍耐,清贫在其本身也就没大用,而佳兰给她们留下了忍耐疾病忧患的榜样。佳兰除非在默观中发生神魂超拔,她总是不断地祈祷,也不停地工作。

 

佳兰给一位以女儿心肠服事她的徒弟说:

 

「如果你发现我对眼前事物失去了知觉时,你可以靠近我,但不要呼叫我,除非你认为我已进入死亡的危机中。」

 

特别每逢星期五,她便充满了痛苦;她在默想吾主耶稣的苦难时,便进入了神魂超拔的境界。有一次,她神游于天,不省人事一整天。白天过去夜已深,服事她的修女手拿点燃的蜡烛来到她跟前。

 

「大白天为什么点蜡烛?」佳兰问。

 

服务修女答说:「敬爱的姆姆,你已经睡了整整的一个星期五,现在已是星期六的夜晚了。你睡了大约二十四个小时。」

 

佳兰看了看她,叹息地说:

 

「亲爱的女儿,这一睡当受赞美。」

 

这个经历不是睡觉;她在神魂超拔的历程中,所见所闻的一切事情,都不是梦。

 

就是在这种情形下,她才相信了在再次面见教宗之前,她不会死。那个时候,教宗正在法国。无论如何,在教宗依略森四世回到热那瓦(Genoa)后不久,便到了米兰,接着前去波隆那,最后来到了白路集(Perugia),时在一二五三年的十月。

 

教宗听说佳兰卧病垂危,遂先派奥斯店(Ostia)的枢机主教去看她,不久他就到了亚西西,遂即下去到了圣达勉隐修院,走近佳兰的病床前,让她行吻手礼。但是佳兰认为吻圣父教宗的手,为她是一件过份的特权之举。

 

于是她说:

「哦,不,阁下,你是基督的代表、宗徒伯铎的继任者。我应该吻的不是你的手,而是你的脚。」

 

对教宗的尊敬之诚,没有大过佳兰的了。不得已,教宗遂叫人拿来高脚凳坐上,这样可以让佳兰吻到他的脚。这位身负重病的修女,不只吻了教宗圣父的双脚面,也吻了双脚掌,她喜极而泣地完成了这一谦逊的敬礼行为。然后她要求教宗赦免她的罪过:

 

「我极需要罪过的赦免,」佳兰谦卑地说。

 

天主垂怜!那也正是我极需要的!」在如此深沉的谦卑之前,教宗身居高位,感觉惭愧之意地说。

 

24.  教宗谕令

佳兰每次拜见教宗时,总不忘要求他两件事:一是求他赦免她的罪,一是求他钦准她的清贫圣愿。

 

圣达勉隐修院院长姆姆需要有教宗写在羊皮纸上,附以一面印有盾徽,另一面印有伯铎和保禄肖像的,教宗铅质印玺的谕令。

 

佳兰所需要和所要求的谕令,应当包括钦准她于圣方济指导下,在圣达勉隐修院所遵守的会规,即:没有例外或缓和的严格清贫而完美的会规。

 

佳兰十七天之久,不吃不喝,真的骨瘦如柴了,但她仍两眼炯炯有神,巴望着最后的一个伟大恩典。当时教廷正在亚西西,每天有枢机主教三三两两地去到圣达勉隐修院,探望这位圣方济的得意弟子,并和她交谈。佳兰虽然身心俱感苦痛,但仍以愉悦的笑容接待他们,并望眼欲穿地注视着,他们可能携带着所渴望的教宗谕令。看不到谕令时,她便慢慢转过头去,合上眼睛,向基督的代表,如怨如诉地祈求:

 

「来呀!帮助我吧!」

 

佳兰切望在她被召去世之前,能得到教宗的谕令,留给她的姊妹当作遗产,以期在她去世之后,便无人胆敢以人性的同情或怜悯的武器,来碰这个清贫圣愿的铜墙铁壁了。

 

的确,她在抗拒一切不利于会规的行为,是不屈不挠的;她拒绝特权,她反对会规的宽减或软化;她对圣方济的忠诚始终如一。当她负责会务时,甚至卧病在那树枝和干草铺垫的待死床榻上,既气弱又病危,但任何人情诱导攻击也威胁不了她。她始终不愿意把清贫看成危险或缺点。相反地,真正严格清贫对她和对圣方济一样,是修德成圣的必胜武器,也是不可抗拒的力量。

 

总之,现在她躺在临终的床榻上,感觉死亡姊妹已临近了,现在她将离开行政和抗战的岗位,她要给姊妹们留下一个,不下于她自己坚强意志反射的武器。

 

佳兰希望基督的代表接受了她自己的意愿;她向教会要求一个,会规完整性被批准的官方文件。因此她一直在期待教宗的谕令。

 

也正是为了这个原故,每当枢机或主教来看她时,她总是热情地凝视他们的手;在她没有看到那卷挂着印玺的羊皮纸谕令时,她便又叹息,并转过头去,重复她的默祷。

 

这几天,她也接见了圣方济的几位尚健在的同伴,现在都成了老人。良兄弟,号称(天主的小羊);安哲乐,号称(基督的勇士);还有季雷兄弟,号称(君王圆桌上的爵士)。佳兰询问他们说:

 

「你们手边有没有来自可爱耶稣的一些新事件?」

 

她意指为了爱耶稣,近来所讲的动心的道理及言论、就如同这些圣方济的老同伴们高深的神秘学,它能够给她智慧和力量。她要求这些来自天神之后圣母堂周围树林中,受时间摧残的老人为她祈祷。祈祷在她去世之前,教宗的谕令到达圣达勉隐修会院!

 

果然,教宗批准佳兰会规的文件终于来到了,是教宗前一天才签字的。那是一二五三年八月十日签的字。原封不动的送到临终修女的病榻前。她先吻了印玺的两面,然后请他们拆封念给她听。于是她合上眼,好好地聆听每一个字句。

 

谕令如下:

 

「天主仆人的仆人,依略森主教致圣达勉隐修院,在基督内的女儿佳兰院长及各位修女:健康及宗座遐福。

 

你们谦诚要求我们以宗座神权批准,圣方济教给你们而你们自愿接受的生活方式,所以你们以至高清贫的誓愿,使自己精神一致地度此共同的生活。我们注意到你们虔敬的理想,所以非常乐意批准你们的会规,并以我们的宗座神权…… 。」

 

佳兰又睁开眼睛,喜泪满面,似已神魂超拔。继续念谕令:

 

「所以严禁任何人破坏或胆敢反对我们的神权作为。的确,凡胆敢有此企图者,须知会立即招致全能天主和祂的圣徒伯铎及保禄的义怒…… 。」

 

佳兰把手伸开,专心注视印有伯铎和其钥匙及保禄和其佩剑的铅质印玺。自今而后,圣达勉隐修院的生活方式,和它的神圣清贫特恩,有了坚强的保障。

 

最后,她把日期读出:

 

「我们在位第十一年八月九日 发于亚西西。」

 

佳兰把羊皮纸拉到身边,将双手交叉放在羊皮纸上。

 

在佳兰去世前倒数最后时刻。

 

25. 贞女的扈从(完)

佳兰已准备妥当要离开世界,她把教宗钦准神圣清贫的谕令抱在胸前,开始要唱她的(Nunc dimittis):「上主,现在可照你的话,放你的仆人平安去吧!」因为教宗已肯定且钦准了她的清贫生活。

 

在她已卧病多年的床榻上,她自觉行将离开因守斋作补赎而骨瘦如柴的肉身,对她的灵魂细声地说:

 

「去吧!喜喜欢欢,平平安安地去到造化你、圣化你、常常疼爱你、并时时照顾你的祂台前去吧!去到作你向导的祂那里去吧!」

 

有一位靠近她站着的清贫修女听到这些话,就担心不安地问她:

 

「院长姆姆,你在说什么?你给谁讲话?」

 

「我在给我有福的灵魂讲话。」佳兰答说。

 

不久那位修女又听到说:

 

「哦,我的天主,你当受颂扬,你造生了我,又以你的至圣宝血救赎了我,赏给我永远的生命,的确,这永远的生命就是你自己。」

 

她笑容可掬地转向看护她的修女,问道:

 

「你有没有看见光荣的君王?我看见祂了。」

 

这时圣达勉会院的清贫修女们都来到了,围着她们院长姆姆的床榻跪着,都难过的哭泣。

 

佳兰在前一天,也就是八月十日,圣劳伦节日那天才接到教宗的谕令。那一晚的一整夜,好像漆黑的天空都哭了,下了一夜的滂沱泪雨。

 

一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八月十一日的黎明时分,哀伤悲痛的迹象完全消失了。从窗口望去,乡间的一切全收眼底。这天的晨曦之光和往常的完全不同,佳兰的眼睛与这光辉相映。无论如何,这种光绝对不是一般的自然光,自然光是从门射进的那种光。佳兰自己也转向那道光来的方向,众修女也转向同一方向,与其说她们都木然而立,无宁说她们都在神魂超拔。

 

随后,有一队衣着雪白、头戴金冠的童贞女,浮云似的鱼贯而入,到了佳兰的房间。在贞女群中有一位童贞之圣童贞者,比众更荣耀也更美丽。她戴的后冠是那么光鲜亮丽,以致太阳总合的光采也不能与之相比。

 

童贞的皇后移步至众贞女的前面,并走到佳兰的病榻前。她屈身靠近行将断气的病人身边,甜蜜地拥抱她。当她把佳兰抱起在她慈爱的怀中时,遂指示别的贞女拿出一袭纯金外套,给有福的佳兰灵魂穿上,由贞女扈从相陪着,上升天国,安享永福去了。

 

现在,佳兰用过的床上,只留下一具清贫而没有了生气的佳兰遗体。

 

八月十一日的当天,佳兰去世的消息已转遍了各处。于是,乡村或城市的男女老少,都争先恐后地涌向圣达勉,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圣女佳兰,请为我们祈求天主!」

 

教宗和教廷的官员都来参与追悼礼仪。圣父教宗破例地命令咏唱贞女日课经,以代替一般的亡者日课经。

 

大概是奥斯店枢机主教,把教宗的命令延后了,同时提议进行封圣(Beatification)的正规程序。教宗欣然接受了这个提议,并命他依照民众所称呼的名称,发表圣佳兰的光荣颂词。

 

从亚西西来了不少的贵人、步兵和骑兵,为圣女的遗体和遗物的安全;这小小的会院,无论黑夜或白天,常在军队和警卫保护之下。

 

圣方济去世后,他的遗体在宝尊会院只停留极短的时间,因为修士们很快送圣人遗体到圣达勉堂,和佳兰她们见面。然后再送圣人遗体上去经新门(PortaNova),到亚西西城里,把圣人遗体暂厝于圣乔智小圣堂内。

 

让极宝贵的圣人遗骸或遗物,留在城墙之外不设防的地方,是很不明智的事情。恐怕百路集人(Perugians)会带兵器来,把圣人遗体强抢而去,因为那个时代的人们认为圣者的遗体比金、银、珠宝更可贵。两年后,圣方济的遗体从圣乔智堂被取出,迁葬于设有墙壁和棱堡、像一座城堡似的、新建的主教大堂下面石洞中,这是依照会长兄弟厄利亚之命,靠近城的边线而建的。

 

现在亚西西城里的人们也有同样的担心害怕,因为佳兰的遗体现在的地方,是毫无设防的乡村,只有简单的围墙而已。就是为了这个缘故,才有从城里派来武装兵士,又有贵族人们带来坚强的警卫把关护守,以免他们的宝藏(圣者的遗体和物)被人偷走。

 

此后,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安排圣女的遗体到有设防的城里去。圣乔智小堂现有空位;父亲曾在此休息过,女儿也宜乎在此休息一下。这正像她生前一步一趋地效法圣方济,死后也跟圣方济走同一的路线。

 

圣女的遗体由高级神职人员抬着,脚朝前起程,由教廷全部人员护送,走山岗路,从圣方济走过的新门进了城。其时,亚西西城的钟声齐鸣,以显扬圣女的圣德。

 

她暂厝于圣乔智圣堂,这也是圣方济曾暂厝两年之久的地方。她追随他,始终忠于他:在清贫的圣愿生活中,坚强地跟着他,一直跟他进入永远的光荣幸福中。

 

在圣乔智小圣堂的那一边,为光荣她而建立了一座大圣堂,既宽广又华丽,命名圣佳兰大圣堂。

 

(全文完)



上一篇:5.万物颂扬上主
下一篇:没有了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