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张保禄录入)列表
·001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
·002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
·003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
·004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
·005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
·006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002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册——人生终向(2)第一题
002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册——人生终向(2)第一题
浏览次数:364 更新时间:2022-4-16
 
 


第一题 人生世上是为什么


这个终向究竟是什么?天主从无造人的终向是什么?


人生世上,是为恭敬天主,救自己的灵魂。


天主造人的终向是自己的光荣和人类的幸福;反过来说人生终向是天主的光荣和自身的幸福。


一,人活在世上,和禽兽不同。


孟子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希。”


其所以不同,不在饮食,而在根据良心做事。禽兽为无目的生活,人类为有目的生活。假使你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可是找不出一个目的来,那么你的生活,便和禽兽一样。


二,“人”,指明世界上一总的人。


三,“生”是诞生;说生活在世上更好。


四,“是为什么”就是说:天主造人在世上,是为什么目的;人是为什么来世的;人生到世上,该有什么宗向;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人在世上的生活,有什么意思?


五,这个问题,分为两段:人生的来历,人生的目的。


甲 人生的来历

天主是人生的根原


产生人在世界上的,就是造生人类的元祖,赋给父母的生命,及产生的能力,并造个人的灵魂,组织人四体百肢的“天主”。


人是受造之物,从没有的当中,因天主全能的工夫,才生而有的。


(一)人类是天主造的

圣经《创世纪》上说:“天主用地上的尘土造人。”


我们人都是父母生的,父母也是祖父母生的,祖父母也是曾祖父母生的,曾祖父母也是高祖父母生的。尽着往上数,一直数到开天辟地的时候,头一代始祖,是谁生的呢?一定该说他不是父母生的;除了承认他是天主造的外,不能有别的来源。


于是照圣经上的道理说,我们人有两个元祖宗:一个是元祖父,一个是元祖母;元祖父和元祖母,两人都是天主造的。可见人类都是天主造的。


“人之人本于天,天亦人之尊祖父母;人之所以乃上类天也。”(汉董仲舒《春秋繁露》)


二)各个人也都是天主造的


人虽然各有生身的父母,但是生人的权力,并不在人。


灵魂既是无形的精神,便不能从物质变化而来,也不能从父母遗传来;可见每个人是由天主创造的。即连如今世界上每次添一个人,天主见那人,在母胎中已经生了,就给他一个灵魂,赋在他的身上。所以人的肉身归于父母,以亚当为元祖,而人的灵魂,却归于天主。


天主用父母生儿女,就如同匠人用机械作成一件器具一样,若问父母说:你生的儿女的五官等,是怎样安排的,这就如同向机械问说:自鸣钟里的轮子活动,是怎样造法一样。


俗语也常说:“天生”二字。比如说某“天生知巧”;或是说:“某人天生好坏”。


书经上说:“有命在天”


俗语也说“有钱难买亲生子”,“儿女莫强求”。


玛加伯弟兄七个致命的时候,他们的老母亲,勉励他们说:“你们在我的胎中怎样的成孕,我不知道;给你们灵魂与生命,与得了原体,也不是我作的;这是出于创造天地的主,因为他造人,并且筹备怎样生长万物。主,因为你们重看他的律法,比自己的身体还重,他必发慈悲,再给你们气息与生命”(玛加伯书27:22)


为此男女孩的受生,并不当受父母的支配,更不按照他们的希望。

俗语也说“十个指头有长短”,“一树之果,又酸又甜;一母之子,有愚有贤”,“谁人不爱子孙贤”。


所以凡生在世界上的人,不论是谁,他的灵魂肉身,都从天主来的。灵魂就是天主用自己的全能,从无中造了的;肉身也是天主用父母的血肉完成了的。至于这个灵魂,同这个肉身互相结合,也是天主的事;灵魂肉身一结合,就有人的本性了,就成功了一个人。所以整个的人,也应该说是天主造的;他的生命,他的能力都是天主赏给他的。


由此知道各个人也是天主造成的。


所以古语才称天主为老天爷。圣教会称天主为天父,是明白承认天主是造成我们灵魂肉身的大父,天爷。


你是受天主造的。在七八十年前,世界上没有你。你自己按本性本体,不是别的,不过是空是无是没有的东西。


圣咏(38:6)上说:“我,在你(天主)面前,如同没有”。


依撒意亚先知(47:17)道:“万民在他(天主)面前,好像虚无,被他看为不及虚无,乃虚空”。


意大利国塞纳城的圣女加大利纳,曾有一天问耶稣说:“主,我是什么?”耶稣答应她说:“我的女儿,你是虚无!”耶稣的这句答语,是“人是受造之物”的最正确的注脚。


如今在世界上有了你这个人,到底你是怎样有的呢?


你绝不是偶然与自然本性的偶合而有的;因为这都是没有根据的话;不但不合理也不能稳定人性。


比如自能运转的一只小表,人还不敢说,它是偶然自成的;何况能知觉运动,能分别善恶的一个人呢?


你也不是自己有的。因为从无中不能生有。百年前既没有你;你自己怎样能教你从没有的当中出来呢?


可见你生在世上必须另有教你生到世上来的人。


达味圣王说:“是天主造了我们,不是我们自己造了自己”(圣咏99:5)


你是受造的。你的本性本体,既然是空是无,所以必须你的造主天主,时时刻刻地保存你才行。若有一刻地工夫,天主不保存你,你就立时归于本来的没有了。


你是受造的。不但你的灵魂,是天主从无中造成的,就是你的肉身,父母也不能做主,乃是天主赏赐的。


你是受造的。你的生命及一切的能力,是天主的恩典:天主赏你能看能闻能说能言,有自主之权,知道是非好歹。


你是受造的。你的五官三司,尽你的灵魂和肉身上所有的,样样都完全是天主造的:“样样”二字,就是说各样都在内,没有一样除外。“完全”二字,就是说,你从丝毫没有的当中,只因天主的全能工夫,而完成有了。


圣咏(18:73)上说的清楚:“主呀!你的手,创造成就了我。”


诗云:“天生蒸民”。


周礼云:“天有时以生有时以杀”。


因为你是受造之物,所以天主造你时,没有问你几时要生在世上;天主定当的时刻一到,你免不得从无而有的来到世上。


又因为你时“受造之物”,所以天主要叫你去世,也一定不问你愿意什么时候死。天主决定了的日期一到,一分也不先,一分也不后,你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


谚语说:“人凭神活”、“生有日,死有时”、“难把黄金买白头”、“人收人尚可逃,天收人无可避”、“阎王注定三更死,并不留人到五更”、“大家都是命,半点不由人”、“无药医死命人”、“良医之子,多死于病”、“医生医得病,医不得命”、“药治不死病”。


你从入世以来,在世界上,已经过了几十年,这是由天主时时刻刻的保存。从此以后,你在世界上,还要活多少年的工夫;这多少年的工夫,还须天主保存你。


谚语说:“百年还在命,半点不由人”、“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着人死天不肯,天着人死有何难”。


有一位连任七十年的老史官,对于嘉禄(Carolus V)国王是向来尽忠的;但是到了年老力衰的时期,便时常收恶魔的侵扰。有一天,病势十分沉重,几乎要死。当他心烦意乱而满布着恐惧的当儿,很诚恳的向国王说:“可钦佩的明君,我一生竭尽智忠,至今有七十年之久;可是衰老的我,因了病势的严重,将要使我与你永别;在这离别之先,我只要求你让我多活三天,以便整理我久已忘了天主的灵魂。”国王说:“人们的生死祸福,只有全能全知的天主掌管,我哪里有权柄,让你多活三天呢?”史官听了,痛苦的流着泪说:“啊!我好糊涂呀!我枉费了一生的辛劳,服事一个不能延长几天生命的主人啊!假使我早日虔诚的服事了天主,他今天一定不但能延长我地上的生命,并且还能给我一个永久的生命哩,如今追悔也无及了。”


(三)天主是我们的主宰


天主既造了天地万物,天神世人,所以只有他是天地万物天神世人的大主宰。


造成物品的人,是物品的主人;天主造成了人类,当然应称他为人类的主宰。


某经上说的:“天地大君”,“吾主天主”,还有其他这类的话,都明示天主真是我们人的大主。


我们既属“受造之物”,而造我们的就是天主,所以我们都是天主的物件业产;天主是我们的创造主(主宰)。这是合乎理性的,又是在天主台前,各人都该承认的道理。


中国民众对于道德方面的义务,仅以“五伦”为限。拿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作本位;而对于超出五伦以上的,最重要的第六伦,就是“人和天主”的关系,反倒毫未提及,这是中国原始宗教与历代哲学家的大缺点。


注意,中国人虽然只讲论“五常”,从不曾特意提及那再我们中间首先应有的问题,就是受造之物对造物主的关系,但这个关系,或许能在那“天子”一句话内含蓄着,“天子”乃这个皇帝最习惯用的本称号。于是皇帝好像大司祭,是天下的代表,一总人的中人,并为一总人尽敬礼,求恩,感谢的职责。为此古时中国人的脑筋中,以为这“天子”,即在皇帝与“天”之间,尽可推到“天人”,即天与人,就是造物主与受造物之间的关系。


我们的元祖宗,却明白这端道理;所以当初从天主手里一造生到世上,就立刻跪在天主台前,朝拜天主,祭献天主。我们人一生到世上,也该如此。


圣师多玛斯说:“不论什么人,一开了明悟,就应该用达味圣王(圣咏118:73)的话,向天主承认说:‘吁主,吾天主!是你的手做了我,是你造成了我,我真心承认你是我的创造主。’又在圣咏三十,十五及十六说:‘你是我的天主,我终身的事在你手中。’从我们开明悟起,就这样说,才算尽了受造的责任。”


从前罗马有一位皇帝,他有一只心爱的鹿;这只鹿每日出宫外远游,直等到肚里饿了,才回皇宫寻吃食。因此皇帝时常担心着,生怕鹿走不见了,特地在他的颈项上,挂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说:“你们别摸我,我乃责撒尔皇帝的”;皇帝以为这样一来,便无人敢加害于他了,天主对我们人,也是如此:他将自己的肖像,印在我们的灵魂上。我们是从天主来的,自当属于天主;所以每逢魔鬼诱感我们的时候,我们应该答应他说:“你别摸我,我是属于天主的”。


谚语说:“一马不备双鞍,忠将不事二主”。


我们既是天主从无中亲手造的,所以天主是我们的最高主宰;他在我们身灵上,有绝对的名分。


谁若密切认识天主,那么就不能不承认自己的卑微和无能,谦恭跪倒在全能无限的天主台前,承认他是万物的,特地是自己的天主。


古时罗马有一位管钱粮的官员,他在自己的头项上,常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你应该记着你是责撒尔王的人。我们在我们的灵魂上,也应该念到你应该记着你是天主的。


如同匠人的家伙,应归匠人使用:愿留着,就留着;愿砸碎,就砸碎,不是随便他么?


树木是某人所栽,某人浇灌,某人培植;所以树上的果实,都归某人所收。儿女是父母所养,所以属父母管辖。


仆人是主人所雇;所以奉事主人,随主人的便做事。


并且天主在我们身上,所有的权柄,远远超过匠人在家伙上,栽树的在果实上,父母在儿女身上,主人在雇工身上所有的权柄。


我们不单单是天主的奴才,而且是受天主造生之物。天主造了我们,我们还是离不了天主,还得要天主时时刻刻地保存我们的性命;他如果在一转眼的工夫,不保存我们,我们便立刻要归于虚无。


天主对于人有十足的全权,使人服从自己;因为人是天主从无中亲手造的;犹如窑匠对于自己亲手由泥土所制的器皿,有毁坏他们及修整他们的全权。


窑匠烧砖,砖的材料并不是他造的;他不过是将土改变成砖。砖烧成了,也无须窑匠常在跟前保存着,窑匠走了,砖也不至于会坏的。


主人不过是养活仆役,并没有造成了他;仆人若不跟着这个主人而另跟别人,也是一样活着。


那么我们该时时属天主管辖;天主造我们在世上有什么目的,这目的就是我们人在世上应该竭力承行的。


眼目受造是为看见,自然应该看哪;同样人们受造,自有天主给的终向,人应该承行那个终向,好得到那个终向。


谚语说:“尽其在我,听其在天”、“天之所命,人不能违也”。


乙 人生的目的

(一)人生世上,不能没有一种目的

我们生命的船,行驶在这世海中,不可轻易冒失地任他开往何方,犹如弱草,任风浪激到任何处所。我们却应该行驶到边,到一定的埠岸;在那里,将找到我们所愿望的,也得着休息,完成我们的本分。


但可惜有多少人,他们竟像一等探险家,登上船,不指望别的,只指望将来要得到的好财息,他们任凭风浪的激荡所驱使,总不瞧着指南针。

万物都有它的终向:如田地生长五谷,供给人吃食;花草树木,开花结果,供给人玩赏悦目;楼台房屋,供给人居住为生,畜生替人劳力,机器替人做工…


世上的一切,各有各的终向。在生命一切操作中,所露出的终局,是不变的,且是很确定的。这种不变而且确定的终局,指导一班生物学家,在研究生物学时,作他们的基础,一观察到了某种奇异之物,就不该追求这种奇异之物,有否原因;但该追求他的原因是什么。同样,一证实在某种生物上,有机体的动作,总不应该去追求他的终局么?只该追求这动作的终局是什么。


看来一切无灵之物,尚各有各的目的,我们有灵之人生在世上,能没有一个目的么?

(二) 天主造人一定有目的


天主造人在世上生活一场,不能不给人定出个目的来

有灵动物作为,必有一意向,故必有一终向;因此至灵至明的天主造生万物,必有一终向,一绝对终向。


凡是有灵之物,对于自己的一切动作,皆有其所以动作的理由,都有个一定的目的。比方种田的人,种田是为得食,收割庄稼,好养家糊口;栽树的或为花果,或为材料;读书人读书,是为知事识理;经商者,是为谋生利求财。总之凡人做事,都有个主见,有个定意。天主乃至灵明者,是一切智力的根源;故天主造人物,一定有他的目的。


圣经《智慧经》(11:20)上说,“你(天主)管理万物,是依照限度,树木和重率的。”


天主造人在世上,决没有教人不干正经的事,而白混一辈子的道理;或只教人安享这虚假不当的世福,而不给以高尚的满足。

到底人究竟为何而生在世上?


(三) 天主是人生的目的


我们人的来源和去向,是相对的,去向根据来源。“哪里来的,那里去的”。我们的来源既是天主,我们的去向,也该是天主。可知人生世上的目的,就是为恭敬天主救自己的灵魂。


人生在世本性的意义,是衣食住物质的需要;超性的,是恭敬天主,救灵魂,灵性的需要。


人生在世,是为恭敬天主,因为人是天主所造的,人生世上是为救灵魂,因为人是为天主而造的。


人有远近两种向。恭敬天主,是人生的近向;救灵魂,是人生的远向。


(四)恭敬天主,是人生的近向


“恭敬”二字,若按广义讲,总括我们对于天主所当尽的一切责任。

为表明这一种的责任,还有一句很相当的话,就是“光荣”二字,或是讲光荣天主,或是讲恭敬天主,是一个意思。


圣类思曾用过譬喻设想这端紧要的道理,在1590年,当圣人往过塞纳城的一个圣母会友修院时,他们请圣人训话。在训话时,圣人先祝贺那些会友,因为他们被天主所召,为得天堂上的座位,暂时在世上,预备自己将要戴的花冠;然后勉励他的生命,朝斯夕斯,终久必能得到这个终向的。圣人又说:有一位国王视察自己国里各省的时候,见了一个又小又病的孤儿;但看他的形状,却很庄重,很泰然;这孤儿正在一人家门口游玩,和一些小的朋友们撮泥造屋。国王感动了,发了慈悲的心,便收了他继为自己的太子和继承人,立刻引他到自己的宫殿内和少君们同居,只叫他更换衣服,改变向来的态度。这国王是谁呢?乃降世为人的天主子耶稣基利斯督。孤儿乃是我们重的每一个;天主愿意我们成为他的义子和天堂上的继承人。我们应着的衣服,就是宠爱;所谓的新态度,乃按耶稣讲得道理,给的善表,修德立功,度教友(基利斯当)的生命。不错我们人生在世界上的终向,无非是为基利斯当的生命,立功修德;末后进到天父的宫殿内。


天主造人是为光荣自己


天主的荣光,是天主自身的美妙,被人认识而受赞扬。


无限无量至大无比的天主,总不能单为别人而工作;究竟应为自己而工作。


天主的绝对终向不能是别的,只能是他自己;因为绝对终向是作者愿意的终点,是一个能感动欲司而使之作为的美善。但天主无穷美妙,无善不有,除他自己以外,无一善能感动他的欲司,使他向望作为;所以天主造物的绝对终向应该是天主自己。天主为他自己而造生万物;或因天主有所亏缺而求万物去补充,或因天主充满美妙而要万物去赞扬。但天主美妙无穷,不能有所亏缺,故天主造生万物是要显扬他的美妙,换句话说:天主造物的绝对终向是天主的荣光,反过来说:人生的终向是天主的荣光。


天主造人和万物,虽为人物本身所有的益处,但归根到底,总是为自己增光。


好比我人制造舟车,是为我人在水陆上运输便利,直接为我人服务;同时也给我人智识的增光。假如舟胶陆地,车坠水中,不是违反制造舟车者所定的秩序吗?这样还能给我人服务,还能给匠人增光吗?


并且这种光荣,是天主创造世界时不能不求的。天主能够不造人;既造了人,就不能不给人定下这个本分。


世上的一切,在天主治理之下,都是井井有条,丝毫不紊的。故此他自然也要给人定出秩序来,以表示他照顾世界的周到。


可见天主造了你,直接并不是为你,是为自己。


天主造你做人,并不是叫你空空活,只享世福;也不是叫你随私妄动,颠倒是非,好犯罪恶;更不是单为吃喝,玩耍生养儿女,传布人类;又不是为积聚金银财帛,得好名声,安逸快乐。天主造人在世上,原是要在人身上,博得光荣。


申命篇(26:19)说:“天主造的万民,是为称赞美名尊容他。”


光荣天主是人生的近向


因着造物主的一句话,天下万物都立刻成功;因着造物主的一个令,天下万物都因以存在;人当然该服从他的命令。


这样天主所造的世界,就达到了应有的壮观。表扬创造者的荣誉,仿佛艺术家的杰作,时时在表演艺术家的荣誉一样。


没有灵性的物体,是没有自治能力的;所以他们一切的动作,都必然的遵照天主所制定的秩序。然而我们人类,是有理智有意志的,能够自己使自己的生活纪律化。天主只在人的良心上,指示给人应有的途径,和应尽的义务,人是否遵从,那就由人自己选择了。那么人要实行天主所给他的秩序,必须用谦逊和依恃的心,服从天主所定的和良心所启示的一切道德规律。道德律不止存在,而且还有一种奥妙的很多的束缚力;他所以不能如自然力一样,逼着人不得不然,是因为人有自主权,能自由越过道德律。


亚拉哥是世界著名的天文家,他在法兰西公学里演讲的时候,曾这样说过:“在下一个主日,将有日蚀:月亮行到太阳和地球的中间,隔住了太阳的光。到某天,某时,某分,某秒,三个伟大的星球,都是遵守天主的规定;惟有人想抵抗天主的命令。是的,人能抵抗天主的命令;但是以后的结果,却是很悲痛的在我们心里的,不特觉着确有客观的不受人力辖制的道德律,并且也觉着有遵守的责任。他命令的言词,很严格的说道“你应该避恶行善;不然在你的心中,便引起良心抱愧的声音。”


恭敬(光荣)天主,是人在世上当尽的本分


人既是受主造的,是属于天主之物;便不能不尽天主给他所定的本分。天主造人的本意,就是叫人在世恭敬光荣他;这是在天主自己一方面的。在我们人的一方面,就是我们生在世上时,当尽光荣恭敬天主的这个责任。这样的目的,既是从天主本性本体生下来的,又是从我们的本性带来的,所以真是人人都有,而且应时时注意达到的

谚语云:“天生我为人,要我循道理,无理逆天神,哪得天欢喜”、“大丈夫性命交于天”、“守分安命,顺时听天”、“听着天便了”、“人有为善之责”。


人在世上的时候,若是恭敬天主,就算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完成了为人的本分。若不是这样,那么就算空过了一辈子,枉费了一生的心血;即生活毫无意义了。


无论是人是物,达到了他的目的,就算好;达不到他的目的,就算不好,比如一个器具,虽然光滑美丽,若不合使用,就等于废物。

再如一个风筝,原是要他飞升;他若不能飞升,就不合风筝的目的,只有把他塞进灶肚里。人也是这样:虽然有大学问,有好口才,若不得天主造生他的终向,在天主眼中,也毫无价值,无异于不合使用的器具,不能飞升的风筝,惟独诚心实意,赞美恭敬服事天主的人,才算是个完人。

这个本分,在一总别的本分以上

天主是我的主宰,也是众人的主宰;不拘谁阻挡我尽这个本分,我都不能听从。

这个本分,是我人真福乐的根源

服从天主所定的秩序,也是人类的真正幸福;要达到这种幸福,须以亲密的关系,将自己的自主之权,与天主的旨意相互融洽;这样将来才能迈进幸福的乐园。


(五)救灵魂是人生世上的远向

一、天主造成了人类,就是为了爱他们,使他们享受无限的福乐;特地造人类,是为相通自己本性的福乐,教人同他一块儿享受。天主就定当乐赏赐好人死后升天堂,享见天主;这原是人生在世的远目的。

为此在各人的心灵上,天主种下了一种无限幸福的愿望。


二、人生的终向,究竟不在现世,乃在后世

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我们的心愿,羡慕常存不灭的幸福;可是世上的一切快乐,财帛荣誉,都是虚空的,一刹那间的事物;那么都是不能满足人心的事物。


三、但是天主又是全知而公义的,不愿把天主的福乐白赏给人。

天主造了人,赏了他自主之权;天主愿意人在世上,完成他的近目的;但是天主不愿相强,压付人的自主,天主并不勉强人;随便人完成与否;因着自主权,人能接受或放弃天主给他所规定的目的。

人在世上的时候,用自己的自由,能不完成这个近目的;可是还有天主为人定当的远目的,这个远目的,却是非达到不可的。所以天主为人定当了那个远目的,不问人愿不愿,天主究竟总要得到的:到了死的时候,天主才跟他算账。人若生前恭敬天主,照天主定当的规矩过了一辈子的,自然要在天堂上受赏,永远光荣天主无限量的美善仁慈;人若在生前不恭敬天主,反顺从私欲偏情过一辈子的,自然要在地狱里受罚,这样永远光荣无限无量公义的天主,也满了自己为人的远目的;这就是要理上所说的救灵魂三个字的大意。

谚语云:“善恶随人作,祸福自己招”、“天道福善祸淫”、“生不到官门,死不到地狱”。


天主是人生真正永福的目的

人类的幸福

一,人的作为不一,人的意向也不同;可是总括起来,不出乎求福。

人的心喜求福。


个人本身内,带有一种不可抹杀幸福的倾向,连在作恶的时候,也想他在这上面,能寻求自己的幸福;譬如文人求学,虽苦亦甘,因富有学问是有福的;工商营业,虽劳不辞,因富有钱财,是有福的。这求福的愿望无论文蛮智愚,都是一样;因为从来未有人因其是祸患,而去追求祸患;所以人的作为的意向是在求福。


鸟要飞,兽要走,鱼要游泳;人要求幸福,这是自然的道理。


我们之所以受造,原是为求福。犹如种子是求生长,肺部为呼吸,太阳为光照,为发热气。


谚语“福寿康宁,人所同欲”。


而且人所求的福总希望是完美全备,永久不失的福乐。


二,这个求福的心,是天主赋给人的。那么人既有这追求完美全备不失之心,定有一种完美不缺全备不失的福乐,充满人的心;不然的话造这人心的造物主,不免欺骗人,而就如用画饼来充满人的饥饿。


三,但该知道这完美全备的福,不是今世所可求得的;世上的福乐满不了我们的心,不能餍足人求福的渴望;因为受造物事可有可无的,不是全美无缺的;所以不能满足人的愿望。


世上的福种类何止千万;概况起来,可分为三类:一,身外的福;财货,功名,禄位,声誉;二,身上的福;精力逸乐,年青安康;三,心灵的福:学问德行。但这些福乐,得了仍不能满足人心;得陇望蜀,是常有的心愿。况且得了又患失去;所以要心遂意满,非得全备无亏之福不可;因此人作为的终向,是在求全备无亏之福。


我们的灵魂,因着贪不尽的富贵快乐,白白的用了多而且大的努力和劳苦,衰耗已极,不能满足自己的欲望;只得对于那些更愤恨更激怒。原来在有限的好处里求幸福,乃是从不能止渴的泉源里抽水。


谚云:“白云朝朝过,青天日日闲”、“明月不常圆,彩云容易散”、“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某诗人说:“在今生的筵席上,我是一个不幸的赴席之客,我只一日露面以后,就要死呀!”、“乐极则悲,酒极则乱,乐极悲生”、“成功之下,不可久处”、“官满如花谢,势败奴欺主”、“人心无厌足”、“地有三江水,人无四海心”、“欲壑易填,人心难满”、“有一百不嫌百一”、“轻家鸡爱野雉”、“人心不足蛇吞象”、“人心不足,得陇望蜀”、“望梅止渴,画饼充饥”、“口同土灶窟,多多不够枳”、“点石化成金,人心犹未足”、“求财害不多,财多害人己”、“有钱难买不卖货”、“贫穷自在,富贵多忧”。


暂时的福乐,不能餍足我们的灵魂。格德肋尔(Ketteler)说:“灵魂如同肉身,需要饮食;但暂时的世物,不能供给他。”


所以耶稣曾向撒马利亚妇人说:“喝这井水的人,将来还要受渴。”(若望4:13)

今世的快乐,好比倾到火里去的水点,不但不能使火熄,还使火更旺起来;同样,今世的快乐,使人的欲情更烈。


圣文多辣说:“世上的富贵,不能餍足人的灵魂,犹如柴草或油类不能使火熄灭;又或者如盐不能止人的渴。”


鲍苏厄说得好,他说:“世福是那么多的片段的福所凑成的,常是要缺少一样两样。各代的青年成年,以及老年的人们,都是苦苦地寻求那种片段的世福;但结果是枉然。世上的福乐,更好比教人挖掘一个深广的池渊,终究掘不到底。”


柏拉图曾说:快乐和痛苦,一天同来到佑彼得尔神(Iupiter)跟前;各诉自己的苦衷;因为两方都有苦处。佑彼得尔神愿意排解双方;但是不能够。终于将双方联合拢来,遂掷下一根不可解的链锁,使双方总不得分离。


这个寓言,确包含许多真理,因为幸福在哪里,使痛苦也常在哪里。

五官的快乐绝不会餍足人的心;因为五官快乐的技能是有限制的;而人向五官要求的快乐,是无限制的。人常严酷地以不能给与的无限快乐强迫五官。有人将五官比作一架机器,硬行将机器内的结构,倒行逆施。对于这种相反本性的,而且野蛮的工作而施行反抗,并拒绝伺候他,机器毕告破坏。好比一件脆弱的器具,人却愿意相反他的本性来使用他。五官既经破坏,因为人妄用了他们,所以要对人施行报复,加以痛苦和难过。


今世的快乐,不能餍足人的心。今世的快乐,犹如海市蜃楼,他们从远处显出高山美景;但你一伸手去摸,或敛指去搂抱他,他立刻一切都变成空。理由是那吸引人心的,并不是人正要盼望的:如爱情,智识,光荣,福气,不过那些无穷的显像,就是那种意想的东西,包围着他追求的实事;他有了这个,就希望得着自己的幸福。但现今你若用手去取他,那么先前我们的想象所理想的金圈,却成了乌有。


可怜的!直到此时才觉悟,你先前做了多少幻梦;你所得到的,只是有限;你先前张大喉咙贪想吞噬整个,但现今你吃到的,不过是一点零碎渣滓而已。


“暂时的生命,本就使人的生命,成为苦的”,世福好比荆刺,谁倾心世福,就要受到茨击。


谚云:“所乐者浅,所患者深”、“乐极生悲”、“爽口食多偏作病,快心事过恐生殃”。


罗马建国时,财富安逸,异常增多;但自杀人的数目,仍日见增多。

西国名人乐朗多,他先是玻罗虐总学之光,后来成了圣多明我会中的光荣。他生在名门大族,长于富贵之中,世界的乐事,无一不享到。到底天主要他离开世福;每于快乐中,杂以苦胆。一大,乐朗多心想满他一总的愿望,享尽一总的快乐。清早晨,就奏各种的音乐悦他的耳,饭时用各样的佳肴以适其口;午后百般玩耍,为遂他的心,把人世的福,都享尽乐。岂知到了晚上回家,宽衣睡的时候,更加忧闷;因此他想世福的虚假,不能满足人的心愿,就叹息说:今日我已享乐全备之乐,不但不满我的心,反而加了我心中之苦。世福的空虚,不过如此。他睡在浓厚的被褥上,真如同针茨相刺,一夜不能合眼,不得安宁;千思万想的想在这涕泣之谷里,毕竟没有真乐,他就向世俗叹说:你的快乐如此虚假哄人,我已经全享了你的快乐,还是如此忧闷;不但得不着甘饴,反更觉忧苦;就向自己说“乐郎多,你不是疯了么?何不回心,寻找真福呢?天主生你是为享永福;你今反自埋于世乐大苦之中,这不是糊涂到底吗?虽然他有了如此好念,但因平日习惯已久,生来本性轻薄,不容易苦身克己;而且又在年青,还可以放纵,且待年老了再行补赎工夫;这么一想,就要回到爱享世福的心上,如同火上添油,更加兴旺。一夜之间,两念相攻,天主加他超性的光亮;又转念到世福之虚真福之永,就坚心定志。待天明了,连忙起来,穿好衣服,一径跑到圣多明我会修道院中。那时会长真福勒日纳尔多,正同众修士议事;他一见会长,就伏拜在地,谦言恳求,收入门下。会长见他是位有名大学士,如此热心恳求,两眼喜的流泪,众修士都欢喜;因此并不为难,即准入会,命取会衣更换,又将自己所配的圣衣,给他佩戴;然后再行进会礼。忽然钟声自鸣,满城都听见了。这是天主特显的灵迹;为此合城的人,莫不惊异,不知有什么新奇的事,远近传开,都来观看,眼见如此大名学士,世上头一个有福的人一旦改入严苦修会,感动多人,效法他弃绝世荣,兴起善念者,不计其数。


圣文多辣说:淡水进入咸水,即成为海里的苦水;一样世上的一切快乐,结局时,总是苦的。


至于犯禁的快乐,危害我们,可回想地堂中的果子味。圣奥斯定说:快乐危害人,犹如鱼贪吃钓钩上的饵,因此被捉。


暂时的快乐,好似毒果;吃他的,要受死的痛苦。


世界上的福气,在我们死时,要离开我们的。圣保禄宗徒说:“在临终时,从这世界上,我们什么也不能带去。”(第茂德前6:7)


圣若望宗徒说:“这世界和其上的情由,都要过去。”(若望一书2:17)


俗语也说:“富贵如浮云”


撒落满王是世界上富而且贵的人中之一。他曾以金樽宴饮,身披锦绣,财富无比。他在世上声望极大,致使各国的君王和明哲人,都来瞻仰他,从他身边学得知识。但不多几年以后,撒落满已看到世事尽处是虚空。他很感叹着说道:“我在日光之下,见一切事,都是虚空。”


他还说出几句可做纪念的话道:“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训道篇1:14)


撒落满到年老,见一切的事皆是虚空;财富不能给他任何安慰。


撒落满王的这个证据,有特别的关系,谁能如同他满饮金杯,享受人世所能供给的各种福乐呢?但谁又能如同他从心底里深深地感觉着了一切都是虚空的呢?诚然没有一个人,如同那位智王,用这么沉重的话,说出世情的虚幻。


为此一总的人常求福,常是受骗,承认撒落满王这个证据,为说明世上一切都是虚空的,是确切的。


请看在训道篇上第一第二章撒落满王如何说的:


“在耶路撒冷作王达味的儿子,传道者的言语。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掷下的劳碌,又什么益处呢?我传道者在耶路撒冷做过依斯辣尔的王,我专心用智慧寻求查究天下所作的一切事,乃知天主叫世人所经验的,是极重的劳苦,我看见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空虚都是捕风。


我心里来说说罢,我以喜乐试试你,你好享福,谁知道这也是虚空。我指嬉笑说,这是狂妄,论喜乐说,有何功效呢?


我心里究查,如何用酒,使我肉体舒畅,我心却仍以智慧引导我又如何持住愚昧,等我看明世人,在天下一生当行何事为美。我为自己动大功程,建造房屋,栽种葡萄园,修造园囿,在其中栽种各样果木树,挖造水池,用以浇灌嫩小的树木,我买了仆婢,也有生在家中的仆婢,又有许多牛群羊群,胜过以往在耶路撒冷众人的所有,我又为自己积蓄金银,和君王的财宝,并各省的财宝,又得唱歌的男女,和世人所喜爱的物,并许多的妃嫔。这样我就日见昌盛,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我的智慧仍然存留。凡我眼里所求的,我没有留下不给他的;我心所乐的,我没有禁止不享受的。因我的心,为我一切所劳碌的快乐,这就是我从劳碌中所得的分。后来我查看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功的,谁知道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


人在日光之下,劳碌累心,在他一切的劳碌上,得着什么呢?因为他日日忧虑,他的劳苦成为愁烦,连夜间心也不安,这也是虚空…”

希腊滑稽家爱地普(Oedipus)是一个很快活的人;但因为经着了痛苦,也曾说道:“生于世,不是顶好的。而是既生之后,速死是顶好的。”


这失望的声调,正是一个活的证据,给我们证明世界不能给人完备无疵的幸福;同时也证明大诗人但丁(Dante)的话不错。他在炼狱游记中写道:“人遍尝各树,未寻得那种甜菜;因为惟在天主那里,才能寻得哩。”


人说,教宗行加冕礼时,燃烧粗麻,唱到:“圣父,世上的光荣,就是这样过去的。”


蜘蛛破腹捉苍蝇,人用扫帚坏了他的网,蜘蛛便坠地而死;一样,人一心钻求世物,不料想时。疾病和死亡来到,就身遭沦陷,回想自己一世的劳苦,都归无益了。


世界上暂时的快乐,好像丢在死海边赏索多玛的苹果。传说,苹果外面,好像很好看好吃;但是在里面,只有尘和炭。


世福不能餍足人心,在现世我们总不满意我们的处境。我们常想人家的处境,比我们的好。从前有一个石匠,一天很厌气的雕琢石头,他想着自己的单调,很是难过。忽然有一位国王,身穿锦衣,首戴珠冠,骑着大象,在金光的伞下,被一大些人拥护着打他面前经过。他甚是惊讶说道:“哎!假若我也能做个国王!”他立刻变成了个国王,他坐在金的宝座赏,无数的人民,都隶属于他,都向他俯首。但是太阳却发出过分的热气;国王不停地揩着额头上的汗,他生了气;因他看到太阳的权威,比自己大,说道:“我愿意做太阳呀!”他立刻成了太阳;他很满意自在地在天空发泄着很强的热气,使地面上的人畜行走,而且疲乏的行走;使草木焦枯,使地面干裂。他在这种光景里,很是悦乐。但忽然间,在自己的面前,生出重重的黑云。他于是发出热气;但他的这种努力,是无益的;因为他虽然叫自己的光热度增高,但他总不能推开云网。他冒火了,随说道:“我愿意成云!”他立刻又成了云。他疯狂地使大雨落到地面,使地面洪水滔天。人被淹死,房屋被冲倒。但有一块大石头,屹然不动,好像在水里同他争闹。那云气极了,他喊叫说:“这是什么事啊!那石头竟敢又抗我吗?我愿意做石头。”他如是成了石头;他已经满意了。但有一天,有人在石头上,凿了一钻子。石头喊叫说:“哎呀!什么事呀!那石匠比我更能;我愿意做石匠!”那时节他仍如从前做石匠了,以后他也满意自己的处境了。我们度着生命,也是常感不安,常想别人的处境,比我们的好。


罗马贵族撒皮娜,她有人世间所可以享受的一切福乐:她聪明美丽,富贵光荣;还有自己所钟爱的丈夫。但她是一个外教妇人,贪恋世俗之人,她所想的,无非是美名和世福。有一天,有人来报告她说:“你的丈夫死在战场上了。”她既是贤妻,当然哭的厉害;但也就因此觉悟了,她自心里想道:“这世上的福乐光荣,美丽财帛,是多么空虚呀!”当她在孤独的守寡期间,就在自己的婢女名叫塞那比亚的身边,找到了安慰。原来这婢女,是一个热心的天主教信友,她常行祈祷,口亲苦像,甚是愉快,撒皮娜见了,很觉惊讶,就请她把她所以得着愉快的理由告诉自己。塞那比亚便不隐瞒,就给自己的主母讲了一番圣教会的道理:灵魂的永远不死,天堂,天主……但撒皮娜对于塞那比亚所讲的还显得更清晰的认识。聪明而谦逊的塞那比亚,便领着自己的主母往神父那里去。所以神父便拿她所极愿认识的仔细详解了一番,聪明的撒皮娜立刻就懂清楚了。神父见她对于圣教会的大道理都已明白,便给她付了洗,又给她领了圣体。这时节,她就享受了心灵上一种无可名言的神乐。


她在受洗以后,成了修德的模范;她修谦逊,爱贫人,行哀矜,解放奴婢。色那比亚为主致命以后,她恭恭敬敬地收了她的圣尸,葬在自己的坟园里。后来撒皮娜也被人告发,说她是教友;外教判官命她敬邪神。撒皮娜心平气和的答说:“我是教友;我不能敬拜魔鬼,我已准备着死,听你的便而行罢。”于是判官便宣告她该受死刑。临刑时,撒皮娜祈祷了片刻,才除去头巾,引颈受戮,得了致命的花冠。


回教王亚都那满第三世,曾据有人世习惯寻求幸福的财产,而且是很多的,他的国土伸展到许多地方;在那些地方,他派遣了自己常得胜利的将官,国土日见开拓,在自己的国土内,平安昌盛。他有无数的财帛,他用来光荣显耀自己。他除了自己原有的宫殿外,还在邻近的城池里,另造一个照自己所想到极大极美的王宫。内殿三百丈深,一百五十丈宽。柱子有四千三百一十二根,内里用黄金和珍珠点缀,光耀夺目,柱子皆是用宝石和重金琢成的。但这些美丽,不能满足亚都王的心,也不能使他享平安的福。忧郁占据他的心,他去世前几年,总不能一时推去那种忧郁。临死前,他留下亲手写的几句话说:我为王五十多年,我曾有过财帛,权威,光荣,一切随心的事。人世间的好处,我一样不缺。但我如果要计算我享受幸福的日子,一生之中,连十五日也找不到。


美国的一位大财主叫若里罗克福,即万国闻名的煤油大王。他在煤油生意里,赚到了几十万万美金。但好多人因他积财的手段,都怀恨他,他甚是害怕,致使他在自己住屋的门前,常用兵士保护。他自己关在一间小屋内,非亲友不接见。即使在花园内,也置放忠心的看守人。在自己的卧床的近边,也派两名忠心的仆役,常常保护他。请听听他自己论自己说道:在读书毕业以后,我开始在克勒勿郎地方煤油商号里劳作。后来我十七岁时,我和朋友们将我放帐所得的钱,开始作生意;我唯一的志愿就是速能成功一个财主,因为我常心和苦干;终久在生意里,有了好结果。各方都有金钱来到身边,但因有了财富,就为我的生命,有了妨害;假若我今日当从新起头,我必不作贪财奴的。


据以上所说:可证明人的幸福,是不能有财富招致的。《传道书59章》上说:“贪爱银子的,不因得银子知足,贪爱丰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这也是虚空。”


巴来(Barres)在自己遗下来得笔记里,曾这么说:“我被迫着向着天涯。为取得一样在世并不存在的东西。”这些话,任何人都应该说啊。


有一个癫狂的妇人,她每晚夜常思想自己第二天就要做新娘子。所以睡觉一醒,就要穿喜衣,戴花冠,笑颜遂开向自己说道:今天呀!就是今天!她在这不确定里过活每天受骗,每天仍是原样照办。这个妇人,乃全人类的一个照像:人类受了多少哄骗,竟然忘却,仍每日徒然等待自己意想的来临,等待自己的快乐和幸福的圆满。他每夜晚徒然等待自己的喜衣和花冠,他睡在床上说道:明天哪!


                             只有天主能满足人的愿望


凡人有所作为,必有一意向,就是全备无亏之福;而全备无亏之福,不能在受造物中求得,只能在造物主身上求得;因为i造物主的性体是全美无缺的;人得了,也不去再求他福;并且也不患再行失落。所以人得全福就是得造物主,得了造物主,就得了人的终向。


有一位演说家说:“人是一个最错杂的东西;因为他有牲畜的冲动,有天神的梦想和愿欲;他是一个总不停止常要求永福的特别乞丐。”


圣奥斯定在他的忏悔录上开口对天主说:“你造生了我们是为你;我们的心,若不安息于你,是不能平安的。”


我们的心,实在如同指南针一样。指南针不得正南,便常常动摇,不得安定。我们的灵魂渴想天主是真福的根源;若得不到天主,他总不得平安。


谚云:“天上众星皆拱北,世间无水不朝东”、“万川归海而海不盈”。


圣奥斯定也说:“只有认清了真理,度圣的生命的人,才能找着心内的真安宁。”


谚云:“黄金何足贵,安乐值钱多”

人在生命的艰难愁苦中,寻求不到安慰以后,终于在自己的灵魂上,感觉到那已熄灭的信德,重新亮起来,感叹着说:对于已往过去,从那些快乐中,只给我留下良心里极苦的不安,灵魂上极度的空虚;从那些虚妄的迷爱里,幻景里,但给我留下了凄惨的受骗。对于现今,我只看到除我以外的各种物质道德的破坏和灾害;在我以内的惛然去世的生命的时刻,使我想不到我的终向。我只往下坠落不已,真的白日已逝,黑夜降临。在我着生命的黑夜里,我将投到谁的身边去呢?除非到你——我的天主——的身边来;因为你造了我,是为向你啊!


               天主是人生超性的目的

天主当初不但造了人,还提拔了人,叫人做他的义子,给他定下超性的终向:享受天主的本性本体的福乐。


这种关系,是超出人的本性的;故说天主是人生超性的目的。


所谓“超性”,就是超越人的本能。比如花草树木之本能只能生长,不能自己移动知觉,犹如动物;假如之物而有动物的生命动作,那就超越自己的本能而为“超性”的了。


再如牛羊犬马,虽能移动知觉,却不能达理明义;如果动物也能似人的知道善恶,而有人的生命动作,那就超越自己的本能而为“超性”的了。同理人的本能,也只能在人的范围内活动,故虽能明大义,懂情理,究不能和天主分庭抗礼,更不能同活天主的生命,做天主的儿女。假如实有其事,那当然也是超越人的本能,而为超性的事了。


我们人因着圣宠,分享天主的生命;而且因此将来在永远的光荣中,还能享受天主自有的福乐。现今天主的这种生命,是隐晦的,神秘的。

如同圣经上所说的,埋在地里的珠宝,淹在水里的种子一样。及至暂时的生命一过,入了永远的境地以后,那时圣宠要完全施展出他的能力来,使我们得享受天主,亦如天主享受自己,这种福乐,这种光荣,才能满足人的心愿。


我们应该称奇天主的仁慈,因为赞美恭敬奉事天主,理所当然的,不该得什么报答。就是报答,不过本性的福乐罢了。到底天主无穷大量,许我们升天堂,永远享见天主。


这就如埃及国的国王法老请了古教的若瑟,高升他做头一位大臣。


诚如书上说的:“出之水火,登之袵席。”


天主真正是我们人的根源,又是我们人的真福。我们人晓得了人生的来历,就应该在天主台前跪下,承认他是我们的根源、主宰,而朝拜他。几时我们懂明白了天主也是我们最后的目的,更该在天主台前跪下,朝拜他再三再四的说:“我的天主呀!我的福乐就是你,你也是我的赏报,过分的赏报。”


(六)为救灵魂该先恭敬天主


要理上说:人生在世上是为恭敬天主,救自己的灵魂。照天主定当的章程,人要救灵魂,必先该当生前恭敬天主。


谚云:“顺天者昌(存),逆天者亡”。


因为操赏罚我们的权柄的,就是天主,天主不单造了我们保存我们,还要审判我们。


近向在先,终向在后,得了近向,自然就得终向;不得近向,终向是万不能得的。


买卖人必先尽力经营,然后才能赚财。庄稼人必先尽力耕种,然后才能丰收。


天堂地狱,好比两个种子一样;我现在恭敬天主,遵守天主十诫。圣教会的规矩,如同撒了天堂的种子,后来就得到升天堂享福乐的收成;那些冷淡的教友,他们也种了一个种子;他们得的是什么收成呢?在地狱里吃永远的苦,这就是他们的收成。


圣依那爵说:“受造的人先该赞美尊敬奉事天主;因此而救自己的灵魂。”“因此”二字是极要紧的;意思是说:倘若你在世上,恭敬天主,死后必定救到灵魂。若是你生前,不恭敬天主,死后万救不到灵魂。


但是救灵魂,不是恭敬天主的宗向;因为人是受造之物,所以就是天主不赏他升天堂,他也该当恭敬天主。不过天主是至仁慈的,他把这两样,好像因果似的连接为一。


谚云:“欲修仙道,先修人道;人道不修,仙道远矣”、“但行好事,莫问前程”、“验其前,便知其后”、“前世务修,今世有福”、“尽人事,听天命”。


我们的造主,既定当了人要救灵魂,必先该恭敬天主,后来才得如愿;所以我们人在世上的时候,若不恭敬天主,必定不得救自己的灵魂。

比方一个财主佬,养一个孩子做他的继儿,将来好承继他的家产;但继儿想达到承继家产的目的,必要尽做继儿的本分,听命,孝顺,然后才能享受他的家产。如果不孝敬,不听命,不尽本分,不但不能承受家产,还要被财主佬驱逐哩!我们生在世上,也是一样的,必要时时认识、爱慕、恭敬天主,完成做人的本分,日后享受天主预备的福。这就是人生满足的希望,也是人生在世的大终向;如果没有这个终向,做人也是没有意义的了。


圣伯尔纳多曾以全守天主的诫命,度了生命,他为更忠信的奉事天主的缘故,他尊随了福音经赏的劝告,把自己的财产,施济了穷人以后,躲入荒山野地;在那里圣人教化了许多生徒。现今世人都以他为隐修士的会祖。圣人于543年去世。那时节天主要给人说明圣人所度的生命,即得永生之标准了,显了一种启示:当时有两位修士,彼此隔离的甚远。两人同时得了启示,就是见了一条由地通天的光明大道。圣伯尔纳多披着大敞衣,在那光明大道上走。在路的尽头,发现一位可敬的老人说道:这就是天主的忠仆伯尔纳多升入天堂的道路。这光明路就是耶稣证明自己所说过的:“追随我的人,不在黑暗中行走,因他在自己的灵魂上,有常生的光明”(若望8:12)


有一个青年人来见耶稣说:“善师我行什么善事,才可以得永生呢?”耶稣对他说:“你若愿意得入常生,就该遵守诫命。”耶稣是至真实,至忠信的,绝不能虚言欺人。耶稣既然指出救灵魂的法子是守天主十诫,所以谁愿意救自己的灵魂,谁就该守好天主十诫。救灵魂多么要紧,凡阻挡我守十诫的人地事物,都该断绝离开。


谚云:“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按着吾主耶稣说的:“倘若你一只手叫你跌倒(犯罪),你就该当把他砍下来丢掉;你缺一只手,进入常生,强于有两手落入地狱,入那不灭的火里去。倘若你的一只脚,叫你跌倒,你就该当把他砍下来丢掉;你跛腿进入常生,强于有两只脚,被丢在地狱里。倘若你一只眼,引你犯罪,你就该把他挖出来丢掉;你只有一只眼进入常生,强于有双眼投入永远的地狱。”(玛窦18:9,马尔谷9:43-48)上面这段圣经,意思是说:你所亲爱痛惜的人物,虽然如同你的手眼一样,若他引诱你犯天主的诫命,阻挡你救灵魂,你该发狠心,和他分离;因为救灵魂,比不拘什么事还要紧,还宝贵。所以若有一个你疼爱的人或物件,是引诱你犯大罪的,你救该和他脱离关系。你不同那个人相好,你没有那物件而升天堂,较之有那物件,同那个人相好而丢掉灵魂好多了。


所以恭敬天主和救灵魂这两条,是我们人至大的本分,也是最有关系的事情。实行这两条,万美万福救有了;不做这两条,简直是虚度一生一世。


我们人若是终久失落了自己的灵魂,那么在这世上,也算白过了一辈子,并且巴不得没有生在世上才好。


谚云:“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


第八世纪里,有一位很富有的回教官员,名叫海山,他有整百箱的黄金,有几千匹骏马,他的华衣美服,须用很多骆驼,才驮得完。他费劲心力所积攒的这些宝藏,一天竟全然失去。因为他有一个侄儿叫瓦理得者,夺取了他的地位,侵占了他的财产。海山叹息着说:“我一生的劳苦费心,全属枉然。”就是他在临终前说的。世间认错了自己生命终局的人,在死时,都是应该说出这样的话。


耶稣论负卖他的茹达斯说道:“卖人子的人有祸,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


有一位即将去世的国王,当他生活在世的时候,对于天主,并身后的究竟,一点儿也不思念,活像他是常生不死的一般。有一天他忽然生了重病,眼看就将气绝,他失望的喊叫说:“难道我就该死去吗?我真的要离开国土,离开财帛,离开我心爱的一切,而进入一个生疏的地域,在那里,找不到一个相识的朋友吗?”他说的很对,因为他从生以来,总不曾照顾过他的灵魂,他终于在失望的挣扎中,与世长辞了。


这样看来,若要免永苦,得永福,只有一个法子,就是恭敬天主。


从前有一位天神,从天上降下来,告诉圣五伤方济各说:“天主简选你在升天堂的人数中了。”圣人听了这话,喜不自胜,一连八天,不做别的。只是不断地赞美天主,感谢天主。我们没有天神来报信:到底只要在世恭敬天主,天主既是至忠信的。必定赏赐我们升天堂。这是确实而一点不能疑惑的事。


圣奥斯定说:主,在此世时,你要烧就烧,要砍就砍;只要免我不下地狱。我们也可以这样说:天下无难事,只要救灵魂。


有一个少年人愿意进修会;他的母亲却千方百计地加以阻挠;可是总不能打消他的志向。临了他只得向自己的母亲说道:我愿意救我的灵魂,难道你倒不愿吗?他的母亲眼见实在难挽回他的心了,便允许了他所求的。


四百年前,在波兰国内,有一个生长在富贵人家的孩子,名叫达尼老;他的父亲当时是国内的大官;故而很有声望,一家人都很有体面。依照平常人的眼光来看,他可算是一个很有福的人了。但是达尼老却看轻了世俗,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就想进耶稣会修道。当他的亲友都劝他不要修道时,他竟回答说:“天主虽然造了这么一个很华美的世界给我们安住着,但此外还有一个世界,比这个世界,更华美得万倍哩;那里就是天堂,是我们人类真正的归宿处;我想暂时抛了这世上的假福,希望将来能得天堂上的真福哪!”不久,达尼老终于摆脱了亲友们的纠缠,进了修道院;那院中所有的许多修士,要算他最热心。后来达尼老染了热症,自知不起,他便时时默祷天主,收留他的灵魂,为得伴同耶稣共享天堂上的永福;临了果然天主允许了他的祈求,籍病收了他的灵魂,生了天堂。


现在他已经成了圣人,在天堂上享了四百年的福勒,将来他更永远的在天国里,受世人的崇拜。


这个道理的大价值,美国的青年女士,名叫克拉斯名福尔者,知道的最清晰;她原先信誓反教,然后改奉了天主公教,并且终于进了圣多明我修会,成了修女。不多几年后,她的父亲去了世,给她遗下一千二百五十万金元,说明她要离开修会。但那位青年修女,如何答覆呢?她的答覆,诚如一位致命圣人所能道的,她说:我在天的父亲,比我世上的父亲,更富有些;他知道给我更大的赏报。她这样情愿舍去了丰富的遗产。


圣乌伯尔多,乃亚规大城公爵之子,后来成了烈夏城的主教,亡于727年。圣人在少年时,很喜欢打猎。因此他丧失了当时的宝贵光阴,将天主完全忘却。有一天大瞻礼日,本当去望大礼弥撒,但他却往亚尔顿山里打猎,忽而在他眼前,发现出一只鹿,在这鹿的角上,有发光的苦像。此时他听见了这些话:“乌伯尔多,你苦苦地在这山里打猎,旷废光阴到几时呢?你还不知道你之所以受造,是为认识爱慕天主吗?”这些话和奇异的启示,改变了他的心,犹如当时在达马斯圣路上,耶稣显示给圣保禄一般。圣人立刻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就转身到玛斯德利城主教圣朗贝尔多那里去,求他指示救灵的道理。后来他升为司铎,圣朗贝尔多主教死后,圣人就继替做玛斯德利城的主教。他之所以能回头,只因为被了天主的光照,明白了自己受造的终向。


在不多几时以前,有一个小姑娘,名叫玛利亚,她为了救自己的灵魂,做了很可观的牺牲。有一天,她在由因斯普鲁克,到苏德的路上,放自己的羊群时,她唱着圣母歌。有一个米郎戏班子主任,从那里经过,他立刻从车上跳下,走近小姑娘身边,好听清楚她的歌唱。他就觉着在自己的戏班子里内,从来没有听到这样的调和,这样响亮的声音。他当场就央请小姑娘入自己的戏班子,许下要照顾她母亲的衣食,使她享福受用,并使小姑娘成为一等名角,假若她肯随自己往戏班子里去。玛利亚答应说:“你的主意,我不能接受。在戏班子里,不能救灵魂啊!好天主和我的主保玛利亚,都不容任何好处,能胜过我的灵魂。”戏台主任和小姑娘商量不妥,就到她母亲那里去,竟然说成功了。小姑娘回家,母亲不容许她自由选择,说明第二天早晨,就要往米郎去。小姑娘无论如何反对,终归无效,母亲狂叫着,哀哭着,凶怒着,威吓小姑娘,使她顺从。小天使答应说:“母亲,你若叫我为你牺牲其他的一切,固然为证明我爱你的孝情,我都愿意做到;但若叫我牺牲我的灵魂,那我却不能,我想天主定将宽免我这违命之罪吧。”这些话未能战胜母亲的固执心。小姑娘就到隔壁房间里,在墙上碰掉了两个门牙;因为这么一来,声音就完全变坏的。




上一篇:001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册——人生终向(1)小引
下一篇:003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册——人生终向(3)第二题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