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张保禄录入)列表
·001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
·002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
·003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
·004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
·005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
·006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003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册——人生终向(3)第二题
003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册——人生终向(3)第二题
浏览次数:287 更新时间:2022-4-16
 
 

第二题 恭敬天主即认识爱慕奉事天主


我们该当研究两样:一,什么是恭敬天主。二,为什么缘故该当恭敬天主。


甲 什么是恭敬天主


若按广义讲,恭敬二字,总括我们对于天主所当尽的一切责任。

天主要我们人,先用我们的明悟,认得本体的奇妙,因此又用我们的爱欲,发出爱慕天主的心情来;再用自主之权,奉事我们的真主宰。恭敬天主不是别的,不过承认天主是我们的主宰;并且爱慕,也听他的命。


恭敬二字,和平常所说的儿女“孝敬”父母相仿佛。“恭敬”“孝道”这两句话,大概有同样的意思。


要升天堂,受天主的产业,有一个条件,就是到死度天主儿女的生活。到底怎样做天主的儿女,表示我们的孝心?

儿女因为拿着父母当生养他的恩主,因此又爱慕,又听命。我们人对于天主,也该当如此。


从前有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名叫巴尔多禄买(Bartholomea)长的容貌俊美,又很聪明活泼;她在修女所办的一个学校里念书。一天,一个和蔼可亲的修女向那些儿童们说:诸位小朋友们!你们愿意成圣人吗?他们都很高兴地,一齐举手答应说:我们愿意成圣人。这修女又问他们说:你们愿意成圣人吗?他们这时虽然有些仍是勇敢答应,但一大部都不敢作声了,当修女第三次再问的时候,竟没有一个敢回答的了。修女想了一个方法:折了好些一样的枝子,其中有一枝较长的,让那些儿童们抽签。那枝长草棒,被巴尔多禄买抽着了。修女对她说:你该成圣人。此后巴尔多禄买立刻进堂祈祷去了。拜圣体时,捧手端跪,双目上视,她对天主说道:“可爱的天主,你既然愿意叫我成圣人,我今后要认识、爱慕、事奉你。她的祈祷真是热心虔诚。她十四岁的时候,就毕了业,十五岁时,做了教师;二十五岁,便立了一个修女会,于1833年7月26日去世,那时她正是二十六岁。1926年,教宗庇护十一世,将她列入了真福品。”


(一)认识天主

造世的天主,造了我们人在世上,第一要我们人先用明悟来认识他;认得了天主,就心里承认他是天地万物天神世人的真主宰;心内心外,钦崇朝拜。这就是我们受造者对我们的造物主,第一重要的关系和责任。并且我们人对于天主所有一总的关系和责任,都是从这头一个重要的关系和责任上生出来的。


蒙斯德尔城主教圣鲁热尔(Ludger),有一天,他正在专心念早经的时候,大嘉禄皇帝,也到了圣主教的行邸,着人去请圣主教从速驾临。但圣主教愿意先完毕自己的经文,不几分钟后,又连接二次三次的来请;但圣主教终于镇静如恒,直等到完成自己的功课以后,方才到皇帝那里去。皇帝接见圣主教时,颇现着怒容,问他何故不即答理自己的召请。圣主教从容不迫地答道:当我被选为主教时,陛下曾对我说:我应该事奉天主,超过一切,服事人在第二级,哪怕就是你陛下,也是如此。我当时,正和万王之王谈话,我想如此做法,正合陛下之意,故我先完备了对于天主的事,然后才来到陛下之前。


皇帝涨红了脸,蔼然地答应说:主教!你有理啊!我错了,你的为人,正合了我所愿望的。


注意:仿效这个譬喻,应该知道在这件事里,有两个应当避去的极端:一是,太轻浮的毛病,立刻放去对于天主,对于神业应作的事;二是,见人在极紧要的环境中,不去解救,直待自己神业完毕后方才去。


(二)论钦崇朝拜天主

造物主天主,是至尊无比的在天主宰;万物是由他所造的;他对于受造的物,都具有无上的主权。


再说天主是人类的创造者,及人类的目的;故此人类完全是天主的附属品。人不得不勉力尽己所有所能的,为奉献天主,并为钦崇天主而使用。人既有明悟,又有爱欲,自然而然地要承认造物主的至上主权,而甘心服从他,以尽钦崇的礼仪。


这钦崇的礼仪,只能对于造物主而行,并非任何受造的人,可以假借这个名义。因为这礼仪,是人报本的一种义务。


再者,人对于造物主,不但该有内心的钦崇,也该有外面的礼貌。


(三)论爱慕天主


天主本性本体全善全美,特造人类,要人先认得他的奇妙,而因此发出喜悦天主的心。我人既承认天主是我们的大主宰,真恩主,并是我们的大父母,理该尊敬天主,奉事天主。到底尊敬奉事,该从真情实爱而来的。先要存好心,然后说赞美天主的话,做奉事天主的事。


经上说:你该全心,全灵,全意,全力的爱你的主子天主。


谚云:“上帝临女,无二尔心。”


爱德不容人丝毫留为己有。圣经(路加14:33)上说:“无论什么人,若不舍弃一切所有的,就不能做我的门徒。”


我们整个的人,既然全是从天主来的,自当完全归于天主;我们没有权利留下一部分,以备私自享用。这样,谦逊的花蕊成熟了,自然要开爱德的鲜花。有了爱情,自然欢喜投到所爱的怀中,把自己全交给他,只想博得他的欢心。


往年有一位皇帝名叫莱瓦多斯者,他命人建筑了一座圣堂,在那座圣堂里,立了两座祭台,一座用为祭献天主,另一座用为奉事魔鬼。他一方面愿意奉事天主,一方面却不愿意得罪魔鬼。这位皇帝是多么糊涂呀!因为他所要的,是不可能的。犹如将光明黑暗,白日和黑夜,凑成一起。


如今世界上,有许多像这位皇帝的人,他们在自己的心里,也立两座祭台:他们事奉魔鬼,却不愿得罪天主。


请听下面一桩怪事,有一个青年人,他在每主日望弥撒时,这么祈祷着说:好天主啊!我愿意承行救我灵魂的一切诫命,好升天堂;但我有一个弱点,求你原谅,因为我很难改正,我将尽力用别的善工,补偿这个缺点。请看这又是一个糊涂,他想将一半尊荣,归于天主,一半归于魔鬼。这是不可能的,天主正要我们整个的心。


有一位画师奉命画一张爱天主的像,他拟了一个青年人,在他的脚下,有一个地球,左手指着这个地球,旁边写着:对于这个,绝不应该的诺语。右手举起一颗燃烧的心,在火焰中写道:只归于天主。


圣若翰维亚纳对于雀鸟的歌唱:某一年的春天,圣人去探望一个病人时,在路上看见了许多雀鸟,向着他用劲地喧叫;圣人便停止脚步站了一会,不想胸中忽地因着众鸟地啼叫声,激起他无限的感慨,乃向着鸟儿说道:小鸟呀!你们为歌唱而受造,确实认真的歌唱;因何人们为爱而受造,却不见爱慕天主呢?啊!人们呀!你们也用全心爱慕天主罢!


当法国革命的时候,也就是圣教艰难的时候,有三位才貌出众的少女;因了奉天主教的缘故,被送到断头台。那些惨无人道的兵卒,见了这三位美丽的少女,不由得便起了怜悯之心;遂就商议着请求国王释放他们。三位少女听到要释放他们的话,便很不如意的齐口同声的喊说:我们所希望的,不是“释放”,乃是“死”;死就是我们一生所希望的结果。肉身的美丽,在天主的眼中,并不见得宝贵;可宝贵得,是能忠诚向主,并能保守灵魂得洁净,一心一意得爱慕事奉他,最后得到永生的天堂。所以为主而死,乃是我们久已渴望的升天捷径,这种光荣的死,有什么可惋惜的呢?兵卒们见这三位少女,有这么百折不挠的精神,不禁有些胆怯惊惶,遂就断送了他们的生命。


圣保禄宗徒说:“爱德万事都容忍,万事都信实,万事都盼望,万事都忍耐。”(格林多13:7)


在印度有两位教士,某日当他们在一个森林旁边的道路上徘徊时,忽然如受了天主的默感,脑海中涌起了进入那森林的意思。他想在那里面,或许能寻着个本地土人,好给他们宣讲福音。说也稀奇,他们刚好走进那森林时,便寻着了一所茅舍,里面躺着一个正在唱着最后一口气的印度人。他们便问他说:你知道有个真天主吗?他答说:是。我每天求他使我最好能认识他,爱慕他。当时教士便说明他们自己就是那位天主的现世的代表,并在教诲他一切要理之后,就找了些积在树叶子里面的雨水,给他付了洗。印度人便聚精凝神地听着他们讲,并含着喜乐的眼泪,领受了圣洗圣事;未几,便平平安安地死在一个教士地手腕中。


(四)论奉事天主


奉事天主,就是听天主的命令,全守天主所定的各样的规诫;天主愿意的,都用心去做;天主禁止的,就都不敢做;无论什么时候,不拘什么事情,都奉行天主的圣意。


要服事天主,该守天主十诫,圣教四规。十诫是天主自己定的,四规也是天主自己用人定的。奉事天主,就是把我们的灵魂上所有所能地,都为光荣天主而使用。


谚云:“替天行道”


我们所有的生命智慧财产,既然是从天主而来的,当然惟有天主是我们的主子;我们就应该按着天主的圣意,去用我们的智慧,财产等才对。


谚云:“大丈夫性命交于天”、“永言配命,自求多福”、“作事须循天理,出言要顺人心”、“人意喜同天意好,物华欣共岁华新”、“正合天心”、“强逆天心”。


天主圣意,是我们行为的标准。


有一位贤良的母亲,给自己的儿女们,诵读一个为盗的小孩子的历史。母亲念完以后,便问他们说:“为何你们曾未偷盗。”长子答说:“因为我们不应当作别人做我们不愿意的事情。”次子答说:“因为你——母亲——要责罚我们,若是我们偷盗。”最小的一个女儿,名玛利亚说:“因为天主不愿意我们偷盗。”母亲对她说:对了,我的女儿,你答覆不错,这是真正的理由;我希望他们知道天主愿意,天主不愿意的思想,常常做你们一切行为的标准。


我们的明悟记含爱欲耳目唇舌手足等,都是天主的;所以我们应该为天主的光荣,并照天主的本意使用。若心不爱天主,明悟里不想天主,记含里不念天主,甚至五官等,皆不为使用,那真是亏了天主所赏的恩典,凌辱了天主。


谚云,“心代天意”、“口代天言”、“手代天工”、“身代天事”。


在古教的法律上,说得也很恳切:“我今天交给你的诫命,你要存在心里。”


“你要把这些诫命,切切嘱咐你的子孙;不论你家居或路行,无论你躺下或起来;常要讲论这些诫命。你该把他们系在手上,作你的标记,把他们悬在你的额上,使他们占在你二目的中间;还要把他们写在你屋子的门框上同门上。”(申命6:6-9)


新经上说:“或吃或喝,无论坐什么,都要为光荣天主而行。”


谚云,“未来休指望,过去莫思量。”


圣加禄玻罗梅主教,在某一个主日上,和几位属下的神父们打台球。其中有一位青年神父,忽然想起了死期,即喊叫说:若有人通知我们说:在这一个钟头内,你应该到天主台前去听审判,那么我们将怎么办呢?当时就有一位神父答说自己要去取大日课经本,因为他没有念完;另一位神父答说自己应该马上去寻神师,其余别的神父,都发出和他们同样的意见。至于圣人他却说道:我却要平平安安地完成这次的台球戏;因为我们开始玩的时候,目的是为中悦天主;那么我仍该继续下去,不想别的事了。


昔日有埃及国的两位隐修圣人,求天主指示他们便于救灵魂的方法。蒙天主默启,命他们进亚历山城去询问某人:他们就起身,到了那座城内,访出那个人来,问他如何恭敬天主,那个人回答说:“我是一个放羊的,哪里懂得恭敬天主的事呢?我该求二位指教;不过我无论作过什么事,或受任何艰难困苦,始终存着为爱天主的心。比方早上起来,是为爱天主,念早课去作活,也是求爱天主,用饭歇息,是预备给天主再尽本分;冷热痛苦,都当作是天主的恩典而承受。我难过穷苦的日子,时常缺吃缺喝,但我仍然感谢天主。”这番话说得二位圣人如梦初醒,顿时明白过来。


我们的生命,是天主的;所以我们应该为天主活着。我们灵魂肉身上的力量,都是天主的。


圣经上天主说:“世人都是属我的,为父的怎样属我,为子的也照样属我。”(厄则济尔18:4)


所以我们应该为天主费心,给天主劳力。我们在世上一辈子的光阴,也是天主的;所以我们应该为天主善用光阴。只要一刹时,你不恭敬天主,就算不合理,就是偷度天主的光阴。


有一天,圣味增爵辉烈正在祈祷时,魔鬼显现出来,向圣人说道:我原是旷野里一个隐修士;当我在年青时,犯了不少的罪,直到临死时,我才痛悔一生的罪恶。现代今我天堂上,和那些临死才悔改的圣人们,同享永远的福乐了。我劝你当着这青年时,尽可任情作乐,不必拘束过分。到你临终时,再行痛改;天主当是仁慈的,定要宽免你的罪恶的。你死了以后,天主必也赏你升天堂,和我们同享永福。圣人申斥说:去罢,撒殚!我已将我的年青时代,和老年时代,都献给天主了,因为我愿意将我的整个生命,都奉献给天主,圣人说完这些话,魔鬼就很羞愧的逃走了。


天主有名分在我们一切的思想,情感,和行为上。这权位所连带发生的要求,也加给我们相当的本分,叫我们所思所言所行,总该为天主增光,不可给天主丢脸,这才算是真正奉事天主;即是一个念头,一个愿意,也要对得住天主,才敢顺从;说话行事,也要对得住天主,才敢说话办事。


仆人也应当常侍奉他的主人,为能因着自己的辛劳而获得衣食,养活生命。同样人为天主所造,理应侍奉天主,光荣天主;因这侍奉光荣的工作,能获得永远的生命。


从前有个教友,他在做任何事情以前,习惯静待片刻,思量一番,一日正当他考虑一桩重要的事情时,他的儿子向他请示另一件事,急待答覆,但许久未见答覆,乃向自己的父亲道:爸爸!你在想什么?为何不答理我呀!父亲随即答应说:我儿,最近我们在树林里劈柴的时候,你曾看见了一个猎户,他何等仔细瞄准,使箭不虚发。


圣依那爵在会章上,反复叮咛,他嘱咐自己的修士勉力行事的最好方法,是意向纯正。所以他屡次说:“愈显主荣”。他的志向,惟当专务事奉天主,只因他心里所想的就是这个事。况且圣祖的心,常怀念着天主的光荣;初次以外,别无所向;平生的行为,也尽归于此。所以圣人的像上,常有这句话:“愈显主荣”。这就是圣人一生的体质匾额标记啊!我们也该拿他当作匾额标记才行。


我也如此,我每次要办理一桩事情,我必先要考虑那桩事情开始和终点,我自问我愿做的事情,为光荣天主救灵魂两方面,是否有益,因为若不如此,那么万事皆成为白做的了。这个人有如此的热心,所以他的德行,进步的很快。


结论:总而言之,恭敬天主,就是要有信望爱三德


我们每天念早晚课,都念五拜礼说:一拜信天主,一切邪妄都弃绝,二拜望天主保佑,全赦我诸罪,三拜爱敬至尊至善之主,于万有之上。这就是说:我们全心敬拜一个大主,弃绝一切邪神异端,并一心盼望天主保佑,并希望天主完全赦掉我们所犯的罪。又全心爱慕天主在万有之上,宁愿失掉天下万物,也不肯得罪天主,所以我们每逢念到五拜礼时,该从心里发出信望爱天主的心情,这就是恭敬天主的要素。


由此看来,我们对于造物主,有宗教的本分。所说这认识,爱慕,事奉,都是属于宗教的;造物主和受造人的伦理关系,就是宗教关系。但这宗教的本分,在受造者的本身方面,也是不可缺少的一件事;否则受造者就不能得他的幸福。


为什么该恭敬天主


我们该当恭敬天主:一,因为天主是我们的大主宰。二,因为天主是至善至美至尊无比的。三,因为天主又是我们的恩主,且是我们的大父母。四,因为恭敬天主受赏,不恭敬天主受罚。


总之,我们该当恭敬天主:一来恭敬天主是我们分内的事;二来因为我们恭敬天主,是最大的好处。


恭敬天主的第一个缘故,就是因为天主是我们的大主宰


天主既造了天地万物,天神世人,所以他是天地万物天神世人的当然大主宰。我们既是受造的人,那么对于造了我的主子,我自然有应尽的义务;而造我的对于我,势必也有他的权利。这里所说的权利和义务,是指造物主和受造的人在伦理上的关系。这关系的意义,就是受造的人,该当尽钦崇,奉事,爱戴造物主的义务。你从头上以至到脚下,什么都是受自天主的;自生到死,无论有什么,都是天主借给你的。你的三观五司,四体百肢,房屋土地,你一家的人,都是天主的。


谁栽树,谁收树上的果子;谁下米,谁得吃饭;谁播种,谁就得收获。


你花钱盖屋,你就能当家,随便你用。你既是天主造得,难道你不该归附天主,恭敬天主吗?


我们人有恭敬长上的本分,所以应该恭敬长上。他们的地位,比我们高贵;长上的地位越高,下人的恭敬越大。平辈的人相见,要行平等的礼貌。见了长一辈的人,当行较大的礼貌。天主是天上地下万物的真主宰,独一无二的大神;别的一总天神世人的地位,和天主的地位相较,如同没有地位一样;就是一切神人所有的地位,也莫不是从天主来的。这样看来,人不恭敬天主,却要恭敬谁呢?

我们人听长上的命,是因为长上有管理我们的权柄;天主有掌管天地万物的权柄,比一总人的权柄超过万倍;就是世上一切长者所有的权柄,也都是从天主来的。那么,人不听从天主的命,却要听谁的命呢?


再说天主不但是我们人的造主,也是天地万物的大主宰。天主造的世界万物,固然是为我人享用;但天主愿意我们人正用;若不按规矩,就算妄用,是犯不奉事天主的罪。


恭敬天主的第二个缘故,是因为天主是尽善尽美,可爱无比的真神,凡是我们在世上所贵重的,所喜欢的,都是从天主来的。


“天主是无穷美善的,又是无穷仁慈的;所以我该全心全灵爱慕他”。


“天主是无穷伟大的;所以奉事天主,是一件最有光荣的事”。


“奉事天主,竟是登王位”。


若是好朋友喜欢服事自己的朋友,好儿女喜欢服事自己的父母,好妻子喜欢服事自己的丈夫,那么我们更将怎样服事我们的好友,我们的父亲,我们的灵魂之净配,我们的天主呢。


圣奥斯定说:“天主是不可以形容的。若拿天地的高大比天主,天主还要高大;若拿日月星辰的美丽比天主,天主还要美丽;若拿天神世人的聪明比天主,天主还要聪明;若拿好人的良善比天主,天主还要良善;若拿义人的义德比天主,天主还更有义德;因为天主是无限无量的大,无限无量的美丽,无限无量的良善,无限无量的聪明,无限无量的公义,无限的无限。”


圣第阿尼削说:天主是超出万有之有,超出实体之实体,超出光亮之光亮;在这个光亮前,别的光亮都成了黑暗。天主且是超出美丽之美丽;在这美丽前,别的美丽,都成了丑陋。天主是万物的根源,因为他是造万物的大主宰;又是万物的宗向,因为万物都是天主为自己造的。(箴言16:14)


常人见了皇上的威严光荣,心里自然发生恭敬。人一想天主的无穷美善,敢不俯伏在地,恭敬朝拜天主吗?


圣味增爵见了圣方济各撒肋爵的良善,就叹息说:“哎!一个人若是得了如此可爱,可恭敬的天主至美至善,该当是多么好啊!”


恭敬天主的第三个缘故,是因为天主是我们的恩主,且是我们的大父母。


一、天主为我们的恩主


谚云,“饮水思源”、“食笋须记栽竹人”、“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身披一缕,当思织女之劳,日食三餐,每念农夫之苦”、“得人一牛,还人一马”、“得人点水之恩,须当涌泉之报”、“以情还情”。


人人都知道该孝敬父母,就是该爱慕父母,恭敬父母,听父母的命。天主更是我们的大父母;所以更该爱慕,恭敬,听命。


二、天主为我们的大父母


人爱慕父母,是为报答父母的恩情。天主的恩情,比父母的恩情,更多更大,所以更该报答。


若问一个做儿子的,你的父母既不好,你为何还孝顺他们呢?那个做儿子的必定回答说:因为他们是我的父母。


论到这件事,我国的舜帝,是我们的一个好榜样;因为他的父母虽不贤,但他仍因为他们是自己的父母,所以仍旧孝敬他们。


天主爱慕我们,真如同父母爱慕子女一样。父母为儿女起造房屋,买田地,积钱财,置家具,然后交给儿女们去受用。请看天地之间:日月星辰,山川江海,飞禽走兽,鱼蚌虾蟹,五谷百果,金银铜铁,各式各样的宝贝,又奇又妙的东西,莫不应有尽有;而且都是为人造的。天主造天盖我们,造地载我们,造日月星辰,光照我们;造五谷百果,飞禽走兽,养活我们;造金银铜铁,丝罗布帛等物,给我们享用。我每日吃的喝的,穿的戴的,眼看的,脚踏的,耳闻的,头顶的,并一切所使用的,按灵魂,按肉身,按本性,按超性,按现世的暂福,按身后的永赏,都是天主的恩典。人领受父母的家产,该孝敬父母,人享用天主造的万物,不该孝敬天主么?

儒家说:“天是一大天,父母是一小天。”这好像说:天主是一层大父母,爹娘是一层小父母相仿佛。


俗语也说:“天造就了的”。


也说:“天生的好”、“天生的歹。”眼看得是爹娘生;其实是天主生。可见人有两层父母:大父母就是天主,小父母就是爹娘;小父母该孝敬,大父母更该恭敬。


谚云,“天地为大,父母为尊”、“天地养万物”。


天主这个大父母,比生身父母还要紧,父母生了儿女,就算完了;以后儿女的生死,不在父母掌握中了。天主不是这样;造成了人以后,还时时刻刻保存他;只要一时不保存,就没有我们了。所以人在天主跟前,如同小孩子在父母手里,什么都须依靠他。一个不孝敬父母的人,不算是好人,并且也不成为人。为儿女的,虽然很富贵,很明白,假如不知道孝敬父母,就被称为忤逆不孝之人。人若忘了自己的大父母——天主,就是坐朝廷,作大官,也不能算好人;在天主台前,更是大大的忤逆不孝。


若给乞丐一个钱,他也知道说一句好话。


谚云,“吃人的口软,得人的手软。”


天主赏给人的恩典,一辈子也数不清,想不完;人倘若连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连一点恭敬天主的心也不表示,这不是忘恩负义,丧尽天良吗?


俗语说:“好了疮,忘了痛,真是说的不错。”、“狼子野心,难以恩纳”、“知恩不报,非为人也”、“忘恩负义,禽兽之徒”、“关门养虎,虎大伤人”。


一位瑞士国的神父写道:翁德瓦登城内,在耶稣圣诞瞻礼的前几日,有若干青年去歇客栈。其中有一个,已多年未办告解,但他竟自鸣得意,如无其事,虽有好多人力劝他在圣诞瞻礼日,该恭领圣体,他不但不听,且还讥笑他们。那日正逢一年之中最末了的一个主日,定为人们感谢天主在过去一年之内,所赏给的各种恩典。那个青年,对这个问题,却冷笑着说:“我在这一年里,毫无感谢天主之处。”不多日后,即十二月二十八日,有人见他往临近的一个树林里去,从此就未见他回来过。第二日,仍为感谢主恩之日,午后四下钟,堂中讲谢恩的道理正开始时,才知道那个青年,已经在一块石头前,头颅撞破而死。


谚云,“马有垂缰之义,狗有湿草之恩。”


稗史载说:“马有垂缰之义”就是说乘马的人跌到井中,马会以自己的缰绳坠到井里,救出乘马的人。


又说:“狗有湿草之恩”就是说:主人卧在火边,不知不觉,他的义犬既往河边含水润湿旁边的草,使火不进到主人身边。


在阿尔卑斯山坟园里,有一块奇异的墓碑;在那坟碑上,刻着一只狗子,卧在自己主人的坟墓上面。原来主人死了,狗子就跟着自己主人的尸首,往坟园里去,埋葬完毕,狗子就卧在盖坟墓的石板上,任凭你用好言,威吓,用棒打,都不能使他离开自己主人的坟墓。给他送喂食,他也不吃,终于因着过分的悲哀,死在那块墓碑上。人们把那只义犬,埋在他主人的墓旁,并给他立了这么一块奇异的墓碑。


这种外教人的举动,在这里我们并不加以赞成,也不加以排斥,不过这无灵的狗子忠心和知恩,应该使许多有灵的人羞愧。知觉本能,能使无灵的畜生如此,而我们显出的明理性和灵魂的尊贵,更能使我们对于加恩典给我们的人,特别是对于天主,知恩之心。


本性的恩


亚西拔奴斯刀尔斯神父,常常设法使教友们对于天主,有知恩报爱之情,向他们说道:我作算你现今有二十岁,就是已过了七千日子,请你回想可有一天,你没有吃任何东西呢?无疑地,你每天至少三次,就是二万一千次吃了东西;请看天主给了你多少发知恩的动机啊。


欧瑟伯述说:圣经上那个患血漏的妇人,因她本着大信德,摸了耶稣的衣裳缝子,立刻痊愈以后,她就在自己房屋门前,树立了一桩铜像。在那铜像上,表现自己当时跪在救世主足下,救世主举手在她的头上降福她。这样她一生每次出门,或由外归,日间坐在窗前,夜间坐在明月之下时,这桩像总叫她回忆起在葛发翁的一回事:就是当耶稣从纳匝肋到那里,向她说的你的信德治好了你,平平安安地去罢。


我们每时也该把耶稣爱我们的爱情,放在眼前,还有我们几时看见十字架,和圣体龛子,我们也该跪伏在地,追念耶稣所加给我们的一切恩典,而定志以爱还爱。


你可设想有一个早晨,你在床上醒起来时,因为天还没有明亮,你就摸火柴盒子,想擦燃一根。在擦的时候,你听到火柴杆子擦火柴盒子的声音,继而又听到发火星的锐声,以后你就感觉火柴杆子上的火焰,减少了去,终于你什么也看不见了,那时节,你说你好像是一个瞎眼的人了。在好多年以前,在巴顿城里的一个青年,曾遭遇过和这相像的事实。那个青年,有十四岁,患了长期的疾病:有一天早晨,他醒了以后,望见一切的东西,都是模糊不明,不一会,任何什么也看不见了。苦恼青年,他喊叫说:爸爸!我相信我是瞎子了,确然他一辈子成了一个瞎子。


另一种拟想。欧战前不多几年,在巴黎曾有过一次大会,各国都有代表参加——那个大会,由美国去的,几乎有十二人。由英国去的,有四十人,其他由德国,奥国,意国,比国,斯干地那维国,西班牙国,吕宋国,瑞士国和日本国,都有他们的代表。法国的内政部长,名叫莫来尔,他于大会开幕时,说了一篇体面演辞。但是出乎意外,听众竟无声息,也无拍掌,赞成和不赞成的表示。这是为何呢?原来当时的听众,尽是聋而且哑的人们,他们来参加第三届国际大会的。直到当时的主席起来,用各种手势,对秘书的演说词解释以后,在会场才生出若干动静,会议的事情,大半在不言中,因为各代表,尽是用手势做商议。


还有一个榜样,几年前在某医院里,有一个患病临危的人。原来他为尽自己视察山陵的职务,走近一个树林,不幸被一棵树根绊倒。那时他还背着一支枪,为防万一,他迅速地使枪口朝天。岂知就因为他要防备不测,在拖枪时,枪托子重伤了自己的脊梁骨,患了骨髓病,从此卧床,日见恶劣;下半身已不能动,犹如一个婴孩,直到死期来到,才使他从痛苦艰难中救出来,战争时,许多人也有这样的遭遇这样的不幸。


你若和这些不幸的相比较,你必能领悟天主待你,是如何的恩爱呀!因为你不是一个瞎子,也不是聋哑,又不是患病人。你的生命,如亚尔庞斯多兹说:谁能明了,应该有多少东西,凑合起来,很顺遂地在人身上,使人得以健康,哪怕是片刻之久,也应该想到自己身体的健康是天主一种明哲慈善的表记。


亚尔巴奴斯的肋(Alban Stolz)乃是一位著名的作家,他曾述说一名有名的眼科医士,名叫若望荣斯底林,善去眼膜。患眼疾的人们,能重见天日,该多么快乐。有一个犹太老人,经那位医士诊治时,喊叫自己的儿子说:“约哀耳,约哀耳,我重见日光了,你快跪下吻医士的脚!”医士虽推辞,那儿子却听父亲的命。唉!教友,你不是也看见吗?诚然,这是出世就看见哩。你不是每天一起身,就享受你的眼福吗?一定的,且出世就是如此。那么岂不是每天都像医士给你开眼膜吗?那个犹太老人,对于医好了他的医士,尚起感激之心,你做好教友的,从你出世,天主就使你的眼目能看见;并且还常保存他,你该不该也有知恩之心呢?


圣方济各的一位随员,厄齐第修士,有一天为勉励在一个世俗人心中,激起他的爱天主之情。并为使他懂得因为天主赏给我们许多恩典,我们应当知恩报爱,特领他到一个无目无手残废人跟前,问这个苦人说道:现世若有一个人能恢复你的手和你的眼目,你可爱他呢?苦人立刻答道:这样我不但要爱他,而且我还肯为他尽任何极烦难的职务;我甘愿做他的奴才。修士转眼向这个世俗人说道:是凡赏给了你五官四体,另外还加给了你许多其他的恩典,你应该如何对待他呢?岂不应该爱慕他;并将你的肉身和灵魂都甘愿奉献他吗?哎!你却冷酷昏愚地对待你的天主,你的大恩人!


超性的恩


圣奥斯定常向天主说:“天主!人若不感念你造生的恩典,该罚他下地狱;人若不感念救赎的恩典,应当另造一个新的地狱来罚他!”


有一位传教神父给一个外教人讲解要理时,讲了天主赎人的奥迹,说天主怎样为救赎我们,甘愿做人,甘愿为人受难受死,为发显自己爱慕我们。


那个外教人动了心,即喊叫说:“教友们恭敬的天主真好啊!教友应该以爱还爱!”后来他又听见神父说:另有命令使我们爱慕天主。不爱天主的要受罚,他很惊讶地说道:天主既那么爱人,那还要什么命令呢?


有一个人,一日同自己的儿子和仆人,在海边上游玩。仆人跌倒海中,父亲即向儿子说:你快跳下去,救那个人的性命。儿子即跳下去,救起了仆人。当时在场的人,闻声说道:这个人爱慕他的仆人,胜过自己的儿子。但天主圣父舍弃自己的圣子,使他钉死在十字架上,为救一总的人,这是何等的大量啊!为此圣奥斯定说:我的天主,你为救仆人,竟牺牲了你的圣子!


圣若望的门徒——圣玻利加尔玻,乃当时圣教盛行的斯弥尔那城的主教。他为光荣圣三,曾在马尔谷奥来略为王时,舍身致命。原因当时的总督,名叫瓜脱辣都斯,差人将圣人拘至衙内,责他不应该违犯国王的命令,为首传布天主教。当时的审判厅,设在圆形的剧场上,为此圣人在许多外教人面前,现身法庭;那许多外教人虽然怀恨天主教民,但一见圣人,不能不起惊讶;因为圣人业已年尊;面容上,显出一种温和的威仪,和致命的神乐。府官坐堂向圣人说:按皇帝的愿意,你可背弃并诅咒你的基督吧!圣人笑容可掬的答说:我一辈子恭敬基利斯督,到如今九十六岁,没有见基利斯督害过我;且又常常降福我,赏我年高寿大,救我于万苦。故此我全心全意爱慕天主,盼望基利斯督赏我永福,怎么我还能够背教得罪他呢?


刑役随即高声报道:玻利加尔玻已承认自己时基利斯当。那时节,民众业同声喝嚷着说:此人应受大刑而死,便齐上前取燃烧料,生着大火;刑役已准备好了,圣主教乃脱去衣服来到刑官跟前;并奉献己身,做全燔之祭,而祈祷说:永远圣父!请接收你赏给我的生命罢!我感谢你,因为你屑于将我的名字置于致命圣人之中,使我有份于耶稣你圣子的苦爵。我爱慕你,我赞扬,和唯一的圣子。他是大祭司,大教长;他和你及圣神永活永王于无穷世。这些话还未说完,火焰就包围了圣人,但毫无损伤。众人都很惊奇地见火焰做曲弧形状,围绕着圣人,好似行风地船篷。致命人的身子,在火焰中,不但没有火焰,而且还如同黄金发亮;但刑役却受了大火伤。众人都惊讶不止,总督乃命用刀,结果了圣人的性命。圣人流的血很多,致将烈焰业浇灭了。时在纪元一六九年一月二十六日。


圣若望基所,不但在著作上,叫人感谢天主,而且也用过表样。降生后四百零三年,他自从充军归来之后,在公斯当定城里,讲了下面的道理。我有何说呢?我只愿天主获赞美啊!临行时给你们说了这话,归来了,还是给你们说这一句,即在充军之期,我也绝未忘却了这一句话。事故虽有变动,而赞美仍旧。充军的我感谢了天主,自由归来的我,还是感谢了天主。冬夏虽有不同,而目的只是一个。放我去的天主,愿他获赞美,令我归来的天主,也愿获同样的赞美。我说了这些,是为给你们一个榜样,当着快乐的事来到,赞美天主罢!这样难处便可解除而停止。在我和你们分离与聚会上,也愿天主同样的赞美,因为这两件事,是同一天主的措施。


恭敬天主的第四个缘故,是我们的益处


(一)我们恭敬天主,有最大的好处,就是得救灵魂。(见第三题)


要理上说:人生在世上,是为恭敬天主,救自己的灵魂,照天主定当的章程,人要救灵魂,永远受赏,必先该当生前恭敬天主,生前不恭敬天主的人,不得救灵魂,要永远受罚

圣经上道:“如果你愿意进到生命之中,应该遵守诫命(玛窦19:17)”


圣人们善终,为一个忠信侍奉天主的人,在临终时是一个大安慰的显明证据。


一,圣依辣恋临终时曾说:“我的灵魂,你事奉了天主七十年之久,还怕死吗?”


二,有一位耶稣会神父,死的时候,有人问他怕不怕,他答应说:若我奉事了回教的祖师默罕默德,自然害怕,但我一辈子奉事了仁慈的天主,我怕什么?难道天主不救我么?


三个兵士,彼此用一成不变的忠诚,结交为朋友。一天他们经过一个大树林,走时无人说过一句话;因为他们三人同时都充满着虔诚的思想,当他们将要到草原的时候,其中有一个说:我很奇怪,我们经过深密的森林,这样安静地一句话也没有讲。另一个回答说:我静默的没说什么,是因为这森林的趣味,使我想到那个等待天主忠信的仆人要享天堂的福乐。三个中年龄较大的说:兄弟们,没有天主的圣意,我们是不能这样达到的。天主让我作天堂上的默想,是要我们一直许下不再怀念到世界和服侍个人;所以我建议从今天起,就到一个隐避的地方,一德一意德事奉天主,使得我能升天堂。说完之后,他就照着他说的去实行,他离开了世人,用一种适合赞美德忠心去服事天主了。不久之后,两个年青的兵,很懊悔他们所作的举动;因为这个安静的孤独生活,使得他们疲倦和变成不能忍耐了。于是他们去找那个年长的告诉他,他们希望他回到世俗上来。当他们看见他很快乐和很信服的服侍天主的时候,他们都很惊奇,他们说:你怎能这样快乐和这样精明,二我们对于天主,总是忧愁厌倦呢?既然你和我们一样,不懂怎样读神圣的书,那么你是怎样度过这孤独的时间呢?他回答说:当我来到这隐僻的地方的时候,我的主人领导者给了我三封信,我颇能认识。我每天不停的读他,我觉得我用去的时间,是很短促的:我也消除了疲倦。第一封信,是用黑墨水写的;他使我想起我的罪,好像弄脏了我的灵魂似的,它指示了我世界的不安和欺诈,结果是地狱的痛苦。我早起在望弥撒时念着他。第二封信是用红墨水写的,他使我想起天主的痛苦,和他为我们受苦的原由。在做弥撒的时候,我念着他,从起头一直到耶稣在十字架上受苦的时候。第三封信,是用纯金写的,他使我知道天上的光荣是不可形容的快乐。我在傍晚的时候念着他。我一直到睡觉时,还默想着;这个默想,使我充满热心服侍天主,使我一定能达到各种快乐。这些话,在两个进教的灵魂里,激起了一个热诚的心:他们也放弃懒惰却欣勤服事天主了,他们回到他们的小室。从这天起,他们默想那种痛苦,和天堂永久的快乐,好像他们的同伍一样,一直到死,艰苦地关心永远地罪罚。


(二)反之不恭敬天主的人,害处也很深。


谚云,“弗信上天,降灾下民”


皇上定的法律,人不敢不遵守;如不遵守,就被判处徒刑的罪。天主的权柄,比皇上的更大,定的法律也更严,人拿天主不当事,不恭敬天主,这不是明明惹天主的义怒吗?


所以若是天主的恩典,地位,权柄,不能感动我们的心而爱慕恭敬他;至少天主的威严,当惊醒我们起害怕的心。


有一天,一位出名的印第安人,他是印第安某支族的首领,被人控告在西班牙皇帝的代表前,因为他作乱,反抗皇帝的权威。他愿意证明自己的无罪,不过因为周围的人全在反对他,终于被判定了死刑。当着他看见自己,已经毫无得救的希望时,他跪下来,很恭敬地亲着得胜者的金剑上的十字,喊叫说:尊贵的得胜啊!既然我看见这宝剑,常在我的腰间,我怎么样能够犯这个大罪呢?这些话,足够证明他那时是多么怕那大得胜者的权威;所以那尊贵的西班牙人,也就免除了他的死刑。这是我们软弱可怜的人,在威严天主的台前一幅图像,为了反抗天主的大罪,他就能在一刹那之间,夺去我们的生命,把我们投到永火里去。

 


上一篇:002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册——人生终向(2)第一题
下一篇:004梵二前真教理《要理譬解》第一册——人生终向(4)第三题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