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我在苏联寻见上帝(Oblivious忘却 译)列表
·译者前言
·原书导言
·一. 预留的使命
·二. 学会祈祷
·三. 对一面旗帜的信心
·四. 饥饿的考验
·五. 面包的奇迹
·六. 帮助他人
·七. 从施虐者手中获救
·八. 不单是巧合
·九. 为基督作见证
·十. 当头一棒
·十一. 踏入无神论者之地
·十二. 修女们的奇迹
·十三. 一位英勇的司铎
·十四. 忠信的路德宗信徒
·十五. 刚强的浸礼宗信徒
·十六. 苏联的宗教自由
·十七. 天赐良机
·十八. 生活于无神论者中
·十九. 内务部人员读圣经
·二十. 未获应允的祈祷
·二十一. 幻灭之地
·二十二. 回归自由
·图片来源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四. 饥饿的考验
四. 饥饿的考验
浏览次数:531 更新时间:2023-4-30
 
 

我尚未学会信靠上帝,也没有向祂求助。我尚未通过靠祈祷来寻得灵魂的平安,也就是说,并未相信祂的旨意将奉行于人间。祈祷对我来说仍然是陌生的举动,只有在愤怒、惊恐和绝望之时,我才会诚心诚意地祈祷。

主啊,你在哪里?难道你没看到我在监狱里,我被锁在这间牢房里吗?我需要你的帮助!我是无辜的,主啊! 放我出去!”

我呼天抢地,忘记了自己不被允许大声说话。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吓了我一跳,将我拉回了现实。

一名苏联狱卒用钥匙敲打着我的监室的金属门,透过窥视孔,我看见他对着我怒目而视。

几分钟过去后,我才得以平静下来。我坐在悬挂在墙上的金属“托盘”上,那是我的床铺,我双手抱着头,弯腰撑在桌子上,那是我监室里的唯一家具。一束夕阳的光透过墙壁上的小窗闪耀了片刻,照亮了墙上的划痕,那是我的日历。那里划了八条线,表明我在这个监室里被单独监禁了八天。那一天是7月28日。我沦为苏联人的阶下囚已有23天,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没有任何针对我提出的指控,没有审判,也没有迹象表明我的狱卒打算对我做什么。

我在警察总局呆了三天,被关在一个小型单人监室里,一名武装狱卒时刻驻守在那里。我睡在某种沙发状家具上面,每隔一段时间吃一次按时送来的食物。我大声抗议,声称我是美国公民,对我的逮捕是非法的,但管事的苏联军官不耐烦地告诉我,他的上司们毫无疑问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image.png

图4 约翰·诺布尔和其父查尔斯·A·诺布尔

接着,我在另一座警察总局的大楼里又被监禁了12天,同样没有受到任何指控、侦查或解释。最后,我被转移到一座阴冷的石制堡垒,它被长期用作德累斯顿市的监狱。我和父亲坐在同一辆囚车上,但我们被禁止说话。我被塞进了5号监室,我父亲则穿过走廊被关进了29号监室。


在单独监禁中,人除了思考之外无事可做。无人可以同他谈话,没有任何读物。我的监室是一个狭小的封闭式房间,长12英尺,宽6英尺。这里的空间只够我来回走六步来活动身体。窗户很高,仅能供我分辨昼夜。监室有一扇金属门,门上除了窥视孔之外,完全被一层护皮所覆盖。在冗长乏味的八天里,我一直在这个光秃秃的的小监室里环顾四壁。

只有在极端状况下,我才能够突破这些沉默的墙壁——这一次是在1945年7月28日,我遭遇的极端事态不是轰炸,而是饥饿。这是我们只得到温水,而非往常的汤或咖啡配面包的第一天。当狱卒在晚餐时间再次来到这里,我可以听到铁皮碗撞击监室的门发出的声响。咒骂和抗议的叫喊声在走廊里回荡。“上帝会为此惩罚你们的,你们这些个红色猪猡,”我听到一个痛苦的喊声。怀着不断攀升的忧虑感,我等待着自己的那一份牢饭。我的担心很快得到了证实:我们又一次只得到了温水。

我无力地走回去,坐在床铺上,看着手中无用的勺子。“主啊,”我痛苦地叫喊道,“你难道指望人能靠这个活下去吗?”

然后,我突然谦卑地跪地祈祷:“主啊,主啊,我很饿!请救救我,不然我会饿死的!”

很快,我支起膝盖站了起来。被狱卒发现跪地祈祷是不安全的。当太阳下山,照亮我整个监室的那个未磨花的电灯泡已经亮了,为的是方便狱卒监视我。如果狱卒发现你在祈祷,他就有足够的理由将你关进地牢,去接受共产党徒的所谓“再教育”。

我在床铺上平躺下来。闭上眼睛,仿佛进入睡梦之中,我试图想出一些祈祷的言词,念道:“我们的天父,对于你曾经允许我享受的一切,我没有心怀感恩。我过去唯独信赖人手所造的物质财富。现在我转向你寻求帮助。你知道我在监狱里挨饿。我乞求你在早晨给我面包,在新的一天到来时,打开这座监狱的门,使我重获自由。”

我做完这个祈祷后,心灵恢复了平静,然后进入梦乡,相信会在早上得到面包——以及享用甜点的自由。早上醒来时,我试着让自己忙碌起来,这样一来,等待早餐的半小时就不会显得那么漫长。我用袖子掸了掸桌子的一角,以便在喝咖啡的时候把面包放在那里。

我的门锁被打开了,我用左手握着盘子伸出去,仿佛是去取咖啡,并伸出右手去拿面包。在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凝视着走廊另一侧的监室的门——我父亲在那里,我微笑着,让他看到我还活着,并且身体健康。监室的门会被打开,便于我们拿取食物,在这几秒间,我们有时可以同对方交换眼神。门关上了,我的右手仍然空空如也,一点儿面包也没有!我迅速地掀开门上的窥视孔,看着父亲打开他的门。他肯定也在为食物祈祷。他已经发现没有面包了,甚至没有伸出右手去拿。然而,他对狱卒露出了感激的笑容,并从走廊另一侧对我投来欣喜的一瞥。他怎么会变得欣喜呢?我大惑不解。中午时分,牢饭只有水,我的幻想彻底破灭了。我想,上帝肯定已经抛弃了我。在我需要的时候,我诚恳地向祂祈求,祂却拒绝了我。我对上帝已经失望了,而祂似乎也对我失望了。

当然,我现在意识到当时的我是多么愚蠢,竟以为第一次祈祷就应该立即得到回应。上帝不会这样行事。我祈求实现的是自己的意愿,而非祂的意愿。我的祈祷是自私的,仅仅想到自己,而且我所做的是央求,而非悔罪。当祈祷没有奏效,我便恼怒不已。

然而,那天夜晚,经过两天的强迫禁食,我的胃越来越麻木,随着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我精神上的叛逆也逐渐消失,我对此事产生了非同寻常的感受。想起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所应允的怜悯,我向祂祈祷,请他向上帝转祷,使我们能获得食物。

我一遍又一遍地反复祈祷,这样一来,上主一定会知道我的需求,不会对此视而不见。

突然,在第四天的早晨,我的祈祷终于获得了回应,牢饭里又有了面包。我闭上眼睛,感谢上主。掰开面包,慢慢地吃起来,我感到一股新的希望驱走了身体的虚弱。中午和晚上,我们吃到面包的同时还喝到了浓郁的汤,那天晚上我睡得很香。我觉得我的祈祷得到了回应,便继续为食物配给的增加而祈祷,也继续为获释出狱而祈祷。

我原本应当注意到,上主是在我有需要的时候给我食物,而非在我欲求的时候给我食物,而且当时我本应该意识到,只有在合适的时机,他才会引导掳走我的人还我自由。但我继续自私地祈祷,而且当然,是以不耐烦的心态来祈祷。

8月2日,星期四上午,一件令人失望的事情发生了:我们的早餐又一次只有咖啡,午餐和晚餐只有温水。而且这种情形日复一日地持续着,到了第九天,已有将近半数的囚犯死亡。饥荒仍在持续。但我和父亲这段时间在德累斯顿监狱的遭遇令我永远相信,有一位上帝在统治这个宇宙,对于那些相信祂的人所发出的祈求,祂会做出回应。


 


上一篇:三. 对一面旗帜的信心
下一篇:五. 面包的奇迹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