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我在苏联寻见上帝(Oblivious忘却 译)列表
·译者前言
·原书导言
·一. 预留的使命
·二. 学会祈祷
·三. 对一面旗帜的信心
·四. 饥饿的考验
·五. 面包的奇迹
·六. 帮助他人
·七. 从施虐者手中获救
·八. 不单是巧合
·九. 为基督作见证
·十. 当头一棒
·十一. 踏入无神论者之地
·十二. 修女们的奇迹
·十三. 一位英勇的司铎
·十四. 忠信的路德宗信徒
·十五. 刚强的浸礼宗信徒
·十六. 苏联的宗教自由
·十七. 天赐良机
·十八. 生活于无神论者中
·十九. 内务部人员读圣经
·二十. 未获应允的祈祷
·二十一. 幻灭之地
·二十二. 回归自由
·图片来源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十七. 天赐良机
十七. 天赐良机
浏览次数:470 更新时间:2023-5-3
 
 


你愿意去楼上工作吗?

这个问题为我开启了一扇通向新机遇的门。回顾我在沃尔库塔的经历时,我惊叹于自己在那里养成了循规蹈矩的习惯。上帝派我去苏联执行的计划正在一步一步地展开。

矿井下的一名工头向我发出这个询问,他解释道,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去更衣房当一名杂役。

我求之不得!不仅因为我已经在矿井里待了一年多,也因为更衣房位于矿井通风口,是苏联自由人下井工作前更换衣物的地方。与这些人交谈的机会似乎是我探索之旅的最后一站。我的信仰经受了一次又一次考验:我有过宛如奇迹的经历,我还发现不少苦役犯极其渴望上帝。现在,我将遇见并认识苏联的自由人,与他们谈论上帝,并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

这是在19532月,我在沃尔库塔已经待了两年半。在最初的十四个月里,我负责推动载有页岩的矿车。然后在19521月,有关方面宣称我身体状况良好,可以下矿工作了。我被分配到矿区运输作业班,把装载完毕的矿车顺着狭窄蜿蜒的隧道运到升向地面的升降机里。

我们这里没有自动转辙器,美国人(Amerikanetz),作业班的工头告诉我,他把我送上第一列装满煤炭的小车,我将把它们运到升降机井。沃尔库塔的煤炭位于冻土之下的斜面煤层中。煤层有两三英尺厚,几百码长,每层相距三四十英尺。首先要打一个竖井,然后挖出蜿蜒曲折的隧道进入不同层次的煤层。地心引力将装满煤的矿车送入升降机,在那里它们被两两提升到地面。然后,一列空车被推回采掘场,在那里,矿工们侧卧在狭窄的煤层中钻孔,接着在爆破后将煤铲出。

随着煤炭采掘的深入,必须逐步用坑木来支撑矿顶。坑木原本应该每隔两英尺就安装一个,但快速挖出煤炭能带来更大好处,所以苏联人不断地偷工减料。于是,塌方成了司空见惯的事,而且以下情况发生过不止一次:我们接到及时的警告后逃入安全地带,与此同时,不堪重负的坑木开始像火柴棒一样发出断裂声,成吨的岩石从隧道顶上落下来。

我的工作是站在长长一列矿车的保险杠上,以硬纸板头盔上的探照灯来照明,当我看到前方有一个打开的转辙器时,就跳下矿车,把它拉向另一边,然后再返回车上。有时,如果我没有及时完成这项工作,矿车将驶入错误的轨道,导致碰撞或连环撞车,我就会把身体紧紧地贴在矿壁上,祈求自己不会被压死。

有一天,就在我的车头即将通过一个转辙器的时候,我看到转辙器断开了。我跳下车,伸手握住并拉下转辙器,直到车头的后轮通过之后才松开手。每有两对车轮通过,我都要重复这个动作。如果我不这样做,矿车就会脱轨、翻车,把我压在成吨的煤和页岩下。我拼命地祈祷,来回拉动转辙器,最后在30辆车皮经过后合上转辙器。只要有一丝一毫的疏忽,我就会被切断手指或被脱轨的矿车压死。经历了这样的险境,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确信,上帝之手一定在保护我,否则我不可能毫发无损地活下来。

现在我将被调配到更衣房杂役的工作岗位上,我将那里每次值二十四小时的班,休息之后再值班二十四小时。在漫长的值班过程中,有很多可以闲聊的时间,特别是值夜班的人到更衣房来打发半小时的闲暇期间。这使我有机会与那些在无神论主宰的社会中生活了35年的人讨论哲学、政治和宗教。

矿区所有的重要岗位均由苏联自由人负责,他们来沃尔库塔工作是出于自愿而不是刑罚。他们担任工程师、电工、升降机操作员、工段长和工头。反之,无论囚犯有多大能力(例如,我们中有一个人,曾是列宁格勒大学的数学教授),他们在监狱里只配做一般劳动。囚犯受到蔑视,苏联自由人对于他们的称呼是rab,字面意思是奴隶。一个刚洗完澡的苏联工程师经常这样称呼我,他命令我在地板铺设白床单,供他在上面行走。

尽管他们态度专横,但总的来说,他们是一群受过教育、聪明、相对年轻的苏联人。他们来到沃尔库塔,不仅是为那里的工资相对较高(共产党徒引入了一些资本主义的手段,比如奖金),也因为受到理想主义的激励。许多人出身于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的共产主义青年运动,建设苏联的理想——特别是开发她蕴藏的北极资源,鼓舞了他们。

虽然他们作为一个群体,条件高于苏联的平均水平,但我认为可称他们为整个苏联的典型,因为他们几乎来自苏联领土的各个部分。我也遇到了苏联女性,她们每周都会来更衣房洗澡,因为构成沃尔库塔自由城区的公寓是拥挤不堪的豆腐渣工程,没有洗浴设施。

任何想理解当今苏联宗教状况的人,都必须首先了解,在这么一个政府的统治下发生了什么:这个政府四十多年来一直否认上帝的存在,教唆它的儿童说,基督教是一种落后的、与进步的科学思维不相容的迷信,它还把覆雨翻云的国家政策当作道德的唯一标准。根据我对我在沃尔库塔认识的苏联人生活的观察,我可以说,这种做法造成了可悲的后果。

我的见闻对于西方世界的人来说难以置信。描述苏联的真实道德状况而不加以批评是相当困难的,然而,如果我们想知道为什么苏联人民渴求更美好的生活方式,我们首先必须知道他们一直以来是如何生活的。

 


上一篇:十六. 苏联的宗教自由
下一篇:十八. 生活于无神论者中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