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白花春天的故事(圣女小德兰著)列表
·第一章 最早的美好回忆,温馨感人
·第二章 模范天主教家庭,仰望繁星
·第三章 宝琳娜进圣衣会,圣母显灵治
·第四章 初领圣体及坚振,玛利亚入圣
·第五章 救赎灵魂的感应,为圣召谒见
·第六章 往罗马觐见教宗,三个月的等
·第七章 小白花进圣衣会,穿会衣修内
·第八章 小德兰矢发圣愿,父病终纯
·第九章 直升天国小电梯,领悟爱德新
·第十章 指导初学生灵修,实践爱德
·第十一章 用爱火撬起全球,小小灵
·后记 圣爱的牺牲祭品,超凡入圣的
·附录 《自我奉献于天主至仁慈的圣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二章 模范天主教家庭,仰望繁星见圣名
第二章 模范天主教家庭,仰望繁星见圣名
浏览次数:4306 更新时间:2014-1-3
 
 
 

       亲爱的妈妈病重卧床不起时的情景,给我留下刻骨铭心的悲痛记忆。我念念不忘,她蒙主宠召前的数星期,瑟琳娜和我像两个离乡背井,可怜的流浪孩子,每天清晨,由某夫人把我们带到她家中照顾。有一次,离家前我们还来不及祈祷,瑟琳娜在途中悄悄地向我耳语:“我们应该告诉她,我们还没有祈祷吗?”我点点头。瑟琳娜就羞怯地告诉了某夫人,她大声答道:“好吧! 好吧! 孩子们,等一会儿你们去念吧!”到了她的家,她把我们带到一个大房间里,转身便走了。瑟琳娜目瞪口呆地望着我,我也很惊讶,不禁感叹道:“这不像好妈妈呀! 妈妈总是和我们一起祈祷!

白天,尽管人们用尽各种方法来逗我们开心,但我们的情绪异常消沉,整日郁郁寡欢,心里始终惦记着妈妈。记得有一次,瑟琳得到一个鲜美的红杏,她低声告诉我:“我们不要吃,我要拿给妈妈吃!”唉! 我们可怜的妈妈已经病得太重了,不能吃人间的美果; 除了天国的荣耀,世上没有什么能满足她了。在那里,她将与耶稣基督共饮那奥秘的葡萄酒,这是吾主在祂的最后晚餐中所许诺的,祂将在祂圣父的天国,与我们同喝这新酒。(:26:27-29)

妈妈领临终傅油圣事时,使我肝肠寸断心如刀割的情景,令我永生难忘。我们姐妹按长幼顺序跪在妈妈床前,大家揪心痛苦的模样,至今犹在目前,可怜的爸爸那令人心碎的啜泣声,尚在耳际回响。妈妈是在1877,828,魂归天国,享年46岁。死后第二天,爸爸紧紧地搂住我说:“来,亲亲好妈妈最后一次。”我一声不响地亲吻了她冰冷的前额。我记得自己并没有放声大哭,一时百感交集,千愁万绪,无法对任何人倾诉。我在极度的孤单寂寞中,默默地聆听,静静地观看,心灵空空荡荡的,一片茫然。人们虽尽量不让我看到许多妈妈安葬的事,但我却看得分明。我看到一口巨大的棺木,在走廊尽头,我独自站在那里,呆呆地注视着它许久; 我从未见过棺木,但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当时我个子矮小,需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才看清它的长度,但觉得这东西既庞大、又凄惨。

十五年后,我又站在另一口棺木,院长珍妮芙姆姆; 我恍惚又回到童年时代,那生死永别的情景。触景生情, 多少往事涌上心头。还是那个小德兰,但她已长大,反觉棺木小了。如今她不再抬头注视棺木,而是仰望天堂,默想天国充满着永恒的福乐与光荣。现在她因阅历已深,考验使她的心灵更成熟更坚强,如今,人世间的生离死别,大自然的沧海桑田变化,以及任何不幸痛苦的遭遇,她都不会再伤心悲恸哭断肠了。

在圣堂为妈妈举行安魂弥撒,以及葬礼之后,天主怜悯我们孤苦伶仃,就在同一天,爸爸就让我们自由挑选个新妈妈。我们姐妹五人聚在一起,大家都面面相觑,悄然无语,有说不出的凄清悲凉气氛保姆露易丝见了,不禁感慨万千地对瑟琳和我说:“好可怜的小宝贝啊! 你们再也没有妈妈了!瑟琳娜便投入玛利亚的怀抱说:“啊! 你现在就是我的妈妈!”我素来爱模仿瑟琳,就应该毫无疑问地学她的榜样做。但我想到如果宝琳娜没有小女儿,肯定会非常难过,所以我亲热地依偎在她的怀抱中说:宝琳娜就是我的好妈妈!

正如我前文所说的,从那一天起,我便踏上人生的第二阶段,大约从四岁到十四岁。那是段悲哀愁苦、忧郁暗淡的日子,尤其当我的新妈妈进入圣衣会修道后,我倍感孤独凄凉。在我羁留尘世的这段生涯,我虽逐渐恢复了纯真无邪的童心,但我对严肃的人生意义,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更深邃彻底的领悟!

亲爱的姆姆,自从妈妈去世后,您知道我天生乐观阳光的性格完全改变了。昔日活泼爽朗、朝气蓬勃、热情洋溢的小淘气,变成了腼腆羞赧、过分敏感的小姑娘; 经不起人们看我一眼,我都会热泪盈眶,不知涕泪悲泣,从何而来。我最怕引起别人的注意,更害怕遇见陌生人,只有独自与家人团聚时,才感到舒适自在。我很怀念这段时光,因为我得到最亲切、体贴入微的呵护,爸爸温柔善良的性情,如今又给予我慈母心肠般的关爱。同时,您和姐姐们又深深地宠爱着我,尽心尽力,对我关怀备至。如果仁慈的天主没有慷慨恩赐她,无限的慈爱与温暖的阳光,祂的小白花岂能适应新的水土环境呢? 祂知道小花根茎幼嫩,承受不住暴风骤雨,她还需要和煦的朝阳、清润的雨与阵阵春风的抚慰。因此,即使在严寒冬日的考验中,天主依旧百般宠爱她,对她广施沛雨甘霖般的恩泽

妈妈去世不久,爸爸决定搬离阿朗松城,前往里修市镇住,这样我们可以住靠近我们舅舅的家。他作出这样的牺牲,是为了让我们年幼的姐妹们,能得到舅母的悉心照顾,让她在我们的新生活中当我们的慈母。离开阿朗松,告别我们的故乡,我并不觉得惆怅难过。孩子们都喜欢新鲜、变化与不寻常的事物,能够搬到里修去住,我感到十分高兴。我记得旅途中愉快的心情,以及傍晚抵达舅舅家的情景。表姐珍妮、玛丽亚和舅母在门口欢迎我们,舅舅家对我们的深情厚意,如此殷勤地接待我们,令我终身感念不忘!

第二天,他们带我们到坐落在清幽宁静城郊的新居,爸爸给它取名为“菩霜涅别墅”,意思是“小灌木丛”。我一眼就爱上了爸爸所选择的楼房,屋宇高敞明亮,楼上的轩窗开阔,可以凭窗远眺。前面是繁花似锦、香气袭人的花园,后面是青翠葱绿的果菜园。我幼稚的心灵面对这景色怡人的新环境,感到心情愉悦舒畅,从此这个幸福的家园,就成了我们共享天伦之乐的场所,我一生无法忘怀的乐园!

我上文曾说自己像个流离失所的流浪孩子,因为失去疼爱她的慈母,而焦虑哭泣。但是到达此地后,环境焕然一新,我小小的心花又怒放,再次眉开眼笑地面对人生。每天早晨醒来时,姐姐们已在我床前拥抱着我亲吻,我就跪在她们之间一同祈祷。早餐后,宝琳娜就教我读书,还记得我学会的第一个字就是“天”。功课完毕后,我赶忙上楼去,因为爸爸常在那里; 当他看到我学习的成绩优良,就非常高兴地搂住我热吻。

每天下午,我和爸爸出门散步,然后到不同的圣堂去朝拜圣体。我因此初次来到这圣衣会的小圣堂,爸爸对我说:“小皇后,! 在那些铁栅栏后面的,就是许多有圣德的修女,她们常常向天主祈祷!”当时我真没想到,九年后我居然成为她们中的一员,而且在这神圣的加尔默罗山,蒙主赐予无限深厚宏大恩宠与圣爱!

散步归来,我做完功课后,整天就在花园里玩耍,但总不离爸爸左右。我从来都不喜欢玩洋娃娃,最喜爱的游戏就是拾树皮和各色小果子泡茶玩,待茶色艳丽时,倒入玲珑小杯中,立刻献给爸爸尝一尝。我最亲爱的爸爸就会放下手头的工作,含笑装作一饮而尽的模样。我特别喜爱漂亮的鲜花,爱造小祭台作乐以自娱,恰巧花园围墙正中有些小洞,我就以鲜花布置妥当,跑去带爸爸来看。爸爸要哄我开心,总是大大地赞赏一番。诸如此类,温馨的往事,甜蜜的回忆,不胜枚举! 亲爱的姆姆,我真不晓得,怎么样才能让您理解,我的好爸爸对小皇后的慈爱,舐犊情深,渊深似海啊!

爸爸爱称我“小皇后”,我则亲昵地称呼他“大王”。亲爱的大王有时带我去钓鱼,那是我特别兴奋快乐的日子。有时我爱独自拿小渔竿到江畔垂钓,但我通常宁愿远坐绿草如茵的草坪上,顿觉海阔天空,心旷神怡,令人幽思遐想。那时我虽不懂得作默想,但我的心灵己陷入深邃的沉思,与静默的祈祷之中。此时万籁俱寂,只有远处传来潺潺的流水声,清风掠过树梢的叹息声,偶尔夹杂着城中的军乐声; 餘音裊裊,如怨如訴,无端惹起一抹淡淡的愁思。回顾这流亡之地的世间,人生如寄,浮生若梦,无可留念,我不禁仰望蓝天白云,憧憬着我梦寐以求,一心向往的天国。

正当我闭目冥想得出神时,愉快的下午很快就过去,该收拾物品回家了。但我必须把小篮子里带来的面包吃完,那是姐姐给我准备的果酱三明治,当时令我垂涎三尺鲜红可口的甜品,如今却显得干硬乏味。哎! 人世间连这区区小事,亦如白云苍狗般变化无常,令人不禁黯然神伤我顿时领悟到,只有在天堂,才会有毫无阴霾的永恒欢乐

说到阴霾,我记得有一天,我们在郊外游玩时,蔚蓝的天空,霎那间乌云密布,电光闪闪,雷声隆隆。我正极目四望,尽情欣赏宏伟壮观的自然景象时,忽见一道明亮霹雳闪电,击落在我们附近的草地上,我非但毫无畏惧,反而高兴极了,觉得天主似乎近在咫尺。爸爸并不以为然,立刻惊醒我的白日梦; 因为这时,那些高出我头的草丛和雏菊,都沾满了晶莹剔透的雨滴,犹如一颗颗耀眼的珍珠,在我眼前斗丽争妍。我们还得穿过好几块田地,才能到大路,爸爸一面收拾钓鱼器具,一面背着我跑。我却尚有闲情逸致俯视草地,只见花草上闪亮澄澈的水珠,似乎招呼我投进它们的怀抱,痛痛快快地洗个澡呢!

每天与爸爸在里修散步时,跟在故乡阿朗松一样,好爸爸常让我施舍铜钱给乞丐。有一天,我们遇到一个可怜的老人,衣衫不整,拄着双拐,步履艰难地向前走着,似乎相当痛苦。我立即上前给他一分钱。老人满面愁容,定睛注视我良久,然后凄然摇摇头,露出一丝苦笑,不愿意接受我的施舍。简直无法形容我当时的那种感受,非常尴尬。我本来想帮助他安慰他,但似乎却伤了他的自尊心,反而给他羞辱与痛苦。老人也许猜到我的心情,因为当我们走了一段路后,他在远处回头对我们微笑,向我们挥手告别。

这时,爸爸买给我一块蛋糕,我真想追上去送给他。我心里想:“好吧! 他不要钱,我相信他或许要吃蛋糕。”但不知何故,我竟没有那份勇气,踌躇不前,感到非常愧疚,忍不住掉下泪来。然后,我想起听人说过,初领圣体那一天,向天主所祈求的任何恩典,都是有求必应的,于是才稍稍感到心安。那时,我年仅六岁,便对自己说:“我初领圣体时,一定要为这可怜的老人祈求。”五年后,我履行了对他的诺言。我常想,我们都是吾主基督奥体的肢体(:12:5),幼稚孩童为这受苦的肢体祈祷,他必定蒙主降福赐恩无疑。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爱慕天主之心也与日俱增。我常用妈妈教我的祈祷文,将心灵奉献给天主; 而且,我竭尽全力,在生活中的所有大小事情,一切言行举止,总要讨天主的欢心,小心谨慎不要冒犯祂。然而,有一天,我失足跌倒了,犯过错得罪了祂。我该详细记述这个过失,以警惕自己,尽管我为挚爱天主,已发了上等痛悔,但这足以使我自谦自卑。

那是1878年的五月。那时我年纪太小,每天晚上,姐姐们都不带我去圣堂,参加圣母月敬礼。我便与女佣维克蒂娃留在家中,一起跪在我别出心裁布置的小祭台前祈祷。所有一切都是小巧玲珑的,小烛台、小花瓶、小花等。只需两根火柴便足够点亮蜡烛,照得光辉灿烂。平时,克蒂娃偶尔会送给我零碎的小蜡烛头,逗我开心,但不可多得,因此我非常珍惜这些仅有的小蜡烛头。

一天傍晚,当我们跪着准备开始祈祷时,我对她说:“维克蒂娃,快念‘吁至仁童贞玛利亚,求尔记忆’的祈祷文!我要点蜡烛了。”她刚要开口诵念,竟忍不住向我大笑。我眼看心爱的小蜡烛已经烧尽了半截,再次催促她念祈祷文。但她始终默不作声,反而不时发出阵阵笑声; 惹得我心生怒火,素来温文随和的性格完全不见了,我气急败坏地站起来,猛烈地用力跺脚,大声喊道:“维克蒂娃,你真是个顽皮的女孩!”可怜的维克蒂娃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不再嬉笑,吓得惊惶失色,急忙从围裙袋子里掏出两小段蜡烛头送给我。我愤怒的眼泪顿时化为羞愧痛悔的泪水,下定决心,以后不再这样冲动了。

不久之后,我该初次办告解。啊! 那庄严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日子,令人回味无穷! 当时宝琳娜教导我说:“亲爱的小德兰,你去告解,不是向一个人告罪,而是亲自向天主直接告明你的罪过!”我深信不疑,就很认真地问她:“既然我是跟天主讲话,那么,我是否应该对德斯勒神父说,我全心全意爱慕他吗?

等我清楚明白如何办告解后,便走进告解亭,面向神父跪下来。因我个子太小,德斯勒神父从格子窗看不见人影,就叫我站起来告罪。我以非常热忱虔敬的信德心,告明了罪过,得到神父的赦罪与降福。亲爱的姐姐早已告诉我,办告解是极其神圣的神工,这时耶稣圣婴会用祂最珍贵的眼泪洁净我的灵魂。我记得当时神父嘱咐我,最重要的还要特别热心敬礼圣母,圣母本来已在我心灵中佔极重要的地位,我便拿定主意要加倍恭敬她。最后我双手捧着小念珠请神父祝圣,然后从告解亭出来,心中感到前所未有无比的轻松畅快。那时已是傍晚,我们走到路灯下,我立即抽出刚祝圣过的小念珠,站定了翻来覆去细看。宝琳娜就问我:“小德兰啊,你看什么呀?”我说:“我要看看祝圣过的念珠是怎样的。”我纯朴可爱的回答,使姐姐忍不住发笑。回想天主赐予我,春风夏雨养育万物般的恩泽,我对祂发自肺腑的感恩之情,油然生起; 决定从此每逢大庆节,就必定要去办告解! 因为每次办告解都使我的心灵充满虔敬的喜悦,温馨的神乐。

! 大庆节! 这个最简单不过的名词,唤起了童年的回忆,也唤醒了那些难忘的岁月。我热爱庆节,亲爱的姐姐们,将各个庆节所蕴涵的奥秘,给我讲解得那么美妙动听。每逢庆节,我简直快活得像在人间天堂。除此之外,我更喜爱圣体游行。啊! 我欣喜若狂地在天主走过的道路上撒满鲜花! 但我并非将玫瑰花瓣撒在地上,而是兴奋地向空中高高地抛去,看着我的花瓣飞向神圣的显供圣体容器上,更是喜出望外!

重大的庆节虽然不多,但每个星期必有我心里特别重视的庆节,就是主日。啊! 多么光荣美好的一天! 是天主的庆节! 是敬拜上主的节日! 是主所定的安息日! 每次,我都怀着虔敬热忱的喜悦心情,度过主日。清晨,我们全家一齐去望大弥撒。记得在路上,甚至走进圣堂时,小皇后总是拉着爸爸的手,而且我们紧挨着坐在一起。神父讲道理时,我们沿着圣堂的中央走道,到前面去找座位,想听得更清楚。圣堂几乎座无虚席,找空座位固然并非易事,但当在座的教友们,看见这位风度不凡,气质高雅的老人,牵着可爱的小皇后时,都纷纷起身让座。舅舅坐在圣堂执事人员席上,看到我们父女前来,脸上总是露出欢欣的微笑,经常说我像一缕“明媚的阳光”,飘进圣堂来。尽管我们惹人注目,但我坦然自若,从未被这种气氛所困扰而分心,一定聚精会神地听道理。我所能够理解的第一篇道理,令我感触很深,就是德斯勒神父所讲的,关于我们主耶稣的苦难。那时我才五岁半,从此以后,听道理都能领悟体味其中的义蕴,感到神慰无穷。

当神父讲到圣女大德兰时,爸爸就低头轻声对我说:“注意听啊! 小皇后,他在讲你的主保圣女!”我真的很用心听,但说句老实话,我眼睛望着神父的时间少,总爱注视着爸爸,他那副庄严肃穆的仪容,给我更大的启迪。有时他的眼眶里闪着泪花,似乎抑制不住心灵的感动他全神贯注地倾耳谛听着永生的真理,陷入沉思冥想中,超然出尘,仿佛已身在天国。唉! 可惜天堂之路尚遥远,他还有几许漫长痛苦的人生岁月,幸福的天门才为他敞开,那时,我们的主就会以祂神圣的双手,轻轻地拭干祂忠仆辛酸的清泪。

    让我继续描述我们的主日。这些欢乐的时光总是流逝得飞快,难免令人有一丝丝的惆怅伤感。从清晨到晚祷时,我的心灵都充满了幸福的喜悦。晚祷后,淡淡的愁绪掠过我的心头,不由地想到明天,依旧要重复日常生活的工课,人间不啻是流亡之地,不禁渴望天堂永恒的憩息处,在我们真正的家园中,欢度永无休止的安息日。记得每个主日,从圣堂回家之前,舅母必邀请我们姐妹们轮流参加她家的晚宴。轮到我时当然高兴极了,我爱听舅舅喋喋不休地谈天说地。即使有时话题比较严肃,我也觉得娓娓动听。其实,舅舅未必知道我竟如此留心聆听,唯独惧怕他有时亲热地抱我膝上坐,用他那低沉吓煞人的嗓音,唱起民歌“蓝胡子”!

八时左右爸爸来接我回家。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在回家路上,我爱抬头仰望星空,数那密密麻麻的点点繁星,身心感到轻松愉快、舒适惬意。尤其是苍穹深处,猎户座腰带上三颗明亮的星星,闪闪发光,排成一个“T”字形,我惊喜万分地指着向爸爸喊道:“你看! 爸爸,我的名字己经写在天上了!”然后,不愿再看这万丈红尘的世界,我请爸爸搀扶着我的手,只是昂首望天,永不怠倦地凝望着满天星斗闪烁的夜空。

亲爱的姆姆,我可以告诉您,多少个冬天黄昏,既然无法出门,我们一家团聚在火炉前,共叙天伦之乐! 我们下了一盘国际跳棋游戏后,姐姐们轮流诵读教会礼仪年历上的各个庆节和节期,以及一些既有趣又有益的书本。这时,我坐在爸爸的膝上静听。书读完之后,爸爸就用他优美动听的嗓音,哼唱舒缓的旋律,轻轻哄我入睡。我把头枕在爸爸的胸怀,随着他温柔地摇晃的节奏,幻想自己睡在温馨的摇篮中。

后来我们都上楼作晚祷。我跪在亲爱的爸爸身边,只要看着爸爸虔敬热忱的模样,便知道圣人是怎样祈祷的。祈祷完毕,宝琳娜送我上床睡觉,睡前我总是天真娇憨地问她:“今天我够乖巧吗? 天主喜爱我吗? 天使会守护着我吗?”她必然答道:“是! ! !”否则我会终夜哭泣。对答之后,姐姐们就亲吻我晚安,熄灯让小德兰独自在黑暗中入睡。

因此,我从小就习惯独自在黑暗的房间,毫无畏惧,这真是天主的恩赐。有时夜晚,宝琳娜会叫我到远远的房间去拿些东西,而且不准我推卸责任,所以养成我的胆量大,不怕任何困难。不然,我遇事就会异常紧张而胆怯了。亲爱的姆姆,我有时心里暗自思量,您这么亲切温柔地照顾我,怎么没把我宠坏了呢? 因为您从不放过我任何一点微细的过错,但绝不会无故责罚我,而且您言出如山,绝不收回成命,您决定的事,也绝不改变主意。

我最隐秘的心事,也无不尽情地向最亲爱的宝琳娜姐姐倾诉; 我若有任何疑惑及难解的问题,她必能为我解疑释惑。有一天,我百思不解地问她,为什么在天堂,天主不恩赐所有祂拣选的灵魂,同等的光荣呢? 恐怕有些灵魂会不满意吧? 她教我拿爸爸的大酒杯和我的小杯子来,齐放在桌子上; 她将两个杯子都斟满水,然后问我说:“哪个杯子更满?”我答道:“同样满呀,再斟水就溢出来了!”于是宝琳娜就解释给我听,圣人在天堂上享受的荣福,每个人都感到心满意足,最卑微的小圣人,也不会嫉妒大圣人的光荣。她为我解决诸如此类的许多问题,深入浅出、循循善诱,用显而易见的事理,阐明最玄妙的奥秘,真是滋养我心灵的天赐神粮。

每年我都欣喜万分地迎接年度的颁奖日,虽然无人与我竞争,但评选的标准仍非常严格而公正,我每次获得奖品时,都是受之无愧的。那天,全家团聚站立,爸爸宣布得奖名单时,我兴致勃勃摩拳擦掌,心里却忐忑不安地等待,直到从爸爸手中领到奖品。这对我而言,宛如最后审判日的情景!

当时看到爸爸如此快活乐观,春风满面,我们父女天伦,享不尽的家庭乐趣,令我深深的怀念; 但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可怕的疾病痛苦考验,正等待着他! 然而,有一天,天主在一个神视异象中,呈现了一幅栩栩如生的鲜明画面,让我预先看到爸爸日后的疾苦状态。那时爸爸已经出门旅行去了,归期遥遥无期。约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阳光明亮而耀眼,大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我独自倚在楼顶的窗口,俯瞰后面的果菜园,居高临下,悠然自得地欣赏这大自然的美景。蓦地看见对面洗衣,有一个跟爸爸穿着一模一样衣服的人,身材举止都十分酷似爸爸,只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他用厚厚的围巾包住头部,因此无法看清他的面貌。他步履蹒跚地沿着我们的小花园,一步一步向前缓慢走去。顿时不祥的预感笼罩着心头,我不禁惊慌失声,哆嗦颤抖地大喊:“爸爸! 爸爸!”这个神秘的老人似乎听不到我的喊声,他头也不回地径直向前走去,人影消逝在园地中央的杉树丛林中。我焦急地等待他从树林的另一头走出来,但这异象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切瞬间即逝,然而,老人步履维艰的模样,我终生难忘。唉! 迄今十五年,时光易逝永不回,哀思如潮,往事何堪回首!

当时姐姐们都在隔壁房间,听到我声嘶力竭地狂喊爸爸,大吃一惊。大姐玛利亚连忙跑过来,强作镇定地问我:“你为什么大喊爸爸,他这时还在阿朗松城?”我告诉她所看到的情景,她就安慰我说,那是女佣克蒂娃,故意蒙住头来吓唬我。但是当我问维克蒂娃时,她坚称自己根本没有离开厨房一步。总之,一幕场景,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我确实看见一个与爸爸极其相似的老人。于是我们大家都跑到杉树丛林后寻找,但是看不见任何人影; 她们便劝我忘了这件事。唉! 谈何容易! 我也力不从心呀! 脑海中经常浮现这神秘的异象,那挥之不去的幽暗阴影。但我深信总有一天,天主会为我揭开这神秘的面纱。亲爱的姆姆,十五年后的今天,你当然知道了真相。天主的确给我预见,爸爸晚年因病魔缠身,受极端痛苦考验的情况; 他年老体衰,白发苍苍,昔日令人肃然起敬的面庞,变得容颜憔悴。主耶稣基督受苦难时,祂神圣庄严的圣容,被蒙上面纱侮辱; 那么,祂的忠仆年老时,面容也同样受蒙蔽屈辱,好使他在天上的光荣更闪耀辉煌。我多么钦佩天主上智神奇的安排,竟将此宝贵的十字架,预先显示给我们,犹如慈父将他准备给子女的幸福未来,预先显示给他们看,未来他们将继承他这珍贵无价的宝藏。

我每次回味此事,十分困惑不解:“天主为什么要光照启示一个小女孩呢? 幸亏她年幼无知,否则她若理解这异象的义蕴,岂不将愁肠寸断悲痛欲绝吗?”为什么呀? 这该是天主渊深莫测不可思议的奥秘之一,要等到我们上了天堂,才恍然大悟,必会对天主无上智慧的神妙安排,永远钦敬赞叹感恩不已。我的天主啊! 祢对我们实在太好了呀! 祢赐予我们的考验,都是我们所能承受的。那时,每当我偶尔想到爸爸会死去,都会胆战心惊不寒而栗。有一次,爸爸站在很高的梯子上,看见我站在下面,紧张得大声向我呼喊道:“小皇后! 快走开! 小心我掉下来压扁你!”我的心头不由一震,感到怅然若失,反而向梯子靠得更近些,我心里想:“如果爸爸摔下来,我与他一同死掉,就无须为他的死去而伤心痛苦了。”

我是多么地挚爱爸爸,简直非笔墨所能形容。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令我敬佩不已,在我的心灵留下深刻的印象。有时他似乎忘了我年幼,竟与我谈论社会国事大事,我就娇声娇气地说:“亲爱的爸爸,如果统治国家的政府人员,听到你这么说,肯定会拥护你做国王。那么,法国将会比以前更幸福; 但爸爸就会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了,因为所有的国王都命该如此。而且,爸爸是我一人独有的大王,我很庆幸他们都不认识你。”

我六七岁的时候,第一次看见大海,那迷人的景色使我陶醉。我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这大自然的绝妙奇观,无边无际的海洋,波澜壮阔,怒涛汹涌澎湃,浪花如雪千叠,声如雷鸣贯耳,令人叹为观止。我感受到天主的无限伟大,崇敬祂全知全能的威神力。记得我和爸爸在海滩散步时,一对夫妇走过来,微笑地望着我问爸爸,这个非常漂亮可爱的小姑娘是否是他的女儿。爸爸立即做了个手势,向他们示意不要恭维我,我听了很高兴,因为我素来并不觉得自己俊美。亲爱的姐姐们从不在我面前,这样称赞我的容貌,以免宠坏我,使我爱慕虚荣,失去孩童的天真与纯朴。因为我毫无保留地信任她们,所以我并不重视别人对我的赞赏,就将这事置之脑后。

那个黄昏,夕阳沉落在碧波万顷的汪洋大海中,海面上闪烁着万道璀璨壮丽的金光。我和宝琳娜坐在岩石上,凝神注视着光辉夺目的晚霞许久,为之心醉神迷。宝琳娜对我说,这万缕金光,就是天主恩赐我们的圣宠灵光,照耀着普天下忠贞的灵魂,指引他们走上灵修的大道。我即想象自己心灵的小舟,扬起柔嫩的白帆,航行在灿烂的金光中,矢志不离主耶稣仁慈的目光,定能迅速安然直达天国的彼岸。

 

 

上一篇:第一章 最早的美好回忆,温馨感人天伦乐
下一篇:第三章 宝琳娜进圣衣会,圣母显灵治重病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