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白花春天的故事(圣女小德兰著)列表
·第一章 最早的美好回忆,温馨感人
·第二章 模范天主教家庭,仰望繁星
·第三章 宝琳娜进圣衣会,圣母显灵治
·第四章 初领圣体及坚振,玛利亚入圣
·第五章 救赎灵魂的感应,为圣召谒见
·第六章 往罗马觐见教宗,三个月的等
·第七章 小白花进圣衣会,穿会衣修内
·第八章 小德兰矢发圣愿,父病终纯
·第九章 直升天国小电梯,领悟爱德新
·第十章 指导初学生灵修,实践爱德
·第十一章 用爱火撬起全球,小小灵
·后记 圣爱的牺牲祭品,超凡入圣的
·附录 《自我奉献于天主至仁慈的圣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十章 指导初学生灵修,实践爱德小行为
第十章 指导初学生灵修,实践爱德小行为
浏览次数:3728 更新时间:2014-5-26
 
 
 

敬爱的姆姆,蒙无限仁慈的天主恩赐神光,使我领悟爱德玄妙深奥的福音真理。倘若我有生花妙笔,能将感悟详尽叙述,您将听到天堂的仙乐神曲! ! 可惜力不从心,我只能像小孩那样支支吾吾,十分含糊,语无伦次,若没有主耶稣的言辞帮助我,我真想求您饶了我,让我平安地沉默不语吧!当天主告诉我:“有人向你请求,你就给他。有人拿了你的财物,不要追讨!”(路:630,我明白祂不但指世上的财物,即使是天上的财物也该如此。何况天上和世间所有的财物,全都不属于我;我发神贫圣愿时,弃绝世间的财物,天上的财物也不过是天主借给我用的,祂随时随地索取回去,我该无权怨天尤人啊!

但我们个人殚精竭虑所得的思想,是智慧与心灵的果实,是我们私人的精神财宝,我们往往不许别人染指。譬如,我把祈祷默想时所得的神光灵感,与一位姐妹分享,她却犹如自己所得的,讲给别人听,这岂非盗用了我的财物吗?或者在散心娱乐时,有人轻轻说句恰当而机智的妙语,邻座的姐妹听了,便向大众转述,却不声明这话的来源,这也像偷窃了他人的财物一样。这妙语的主人,自然愤愤不平,总想抓住机会,故意拐弯抹角,微妙地暗示,让大家知道她的思想被人抄袭借用了。

亲爱的姆姆,这种人性私欲偏情的弱点,若非亲身经验,我也不能分析得这么深入透彻。若您没有吩咐我聆听初学生们的诱惑困难,给予她们适当的指导,我还蒙在鼓里,以为只有自己一人遭受这种诱惑呢。自从负责指导她们之后,使我大开眼界,增长知识,知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更警惕自己,既已为人师表,就应该言行一致,把所讲的付诸实践。

我可以说,蒙天主的恩宠,使我如今无论对精神或心灵上的、或尘世物质上的恩典,都毫不执着,不再视为自己的私有财产。倘若我有一个思想,或说的一句话,令姐妹们欢喜,她们据为己有,我也保持谦卑豁达的胸怀,处之泰然;因为我的好思想,本来全属于圣神,并不属于我自己。圣保禄宗徒曾说过,若没有圣爱的圣神,我们不可能名正言顺地向天主高呼:“阿爸呀!我的父亲!”(罗:815。圣神当然可以利用我,把一个好思想给予他人,我又怎能认为是自己私有的呢?

此外,尽管美妙、精辟的思想,使我们更亲近天主,我们当然不该轻视它;但长久以来,我都觉得,我们也必须十分谨慎,切不可过分重视它的价值。最高超的天主启示,若不付诸实践,也毫无价值。确实,若他们能谦虚地感谢天主,让他们有幸分享祂特选灵魂丰盛的恩宠筵席,自然获益良多。不过,如果这个特选的灵魂,自负其精神上的财富,学法利塞人“只说而不做”(玛:233,那就犹如准备了精美丰富的酒筵,来宾个个酒醉饭饱,眼热羡慕主人钱财珍宝之丰富,而主人自己却不饮不食,饿死于酒席前。

当然,只有天主洞悉人心,受造众生的见识何其肤浅啊! 当他们看见别人所得的天主神光,超过自己时,便断定天主更宠爱别人。但请问天主何时失去过,利用祂的一个子女,来供给其他人,他们所需要之粮的权利呢? 埃及法老王时,天主也有这个自由权,因为祂对法老王说:“我高举你为王,赏你丰年,为了向你彰显我的大能,使我的圣名传遍天下。”(出:916。自从至高至尊者说了这话以后,代代相传至今,不改其道,祂总是在祂的子民中,选择适当的人才,来完成祂的救灵圣业。

如果艺术家的画布能思想和说话,它绝不会抱怨,画笔在它身上涂来涂去,涂个不休;它也不会羡慕画笔,随心所欲,挥洒自如。因为它明白,在它身上所呈现的美丽图画,全是画家匠心独运的杰作,与画笔毫无关系;因此,那支画笔也不能因帮助画家,完成艺术佳作,而自鸣得意,明知才华卓越的画家,绝没有无法克服的困难,艰难更激励画家创作,有时他更乐意用粗劣烂笔,因工具越恶劣,越显得画家的技术高超。

敬爱的姆姆,我便是主耶稣所用的那支小画笔,要在您托付给我的灵魂上,画出祂的肖像。画家都有许多画笔,至少有两种:第一种用处较大,拿来打底稿颜色,能迅速涂满整幅画布;另一种较小的,用来修饰细节,有画龙点睛之妙用。我的姆姆啊,当耶稣想在您的孩子们灵魂上,实施大工程时,您就是祂以爱心拿在手中的大笔;而我则是那支小笔,在用过您以后,承蒙祂不弃,拿我来填补空白细节罢了。我记得天国画家首次拿起祂的小画笔,大约是在1892128日左右,我将永远铭记这特殊恩宠的美好日子!

当我初进圣衣会时,有位初学生同伴,年纪大我八岁。尽管我们年龄相差,然而我们很快发展成亲密的好友,修会为鼓励我们善用这种友谊,来砥砺德行,特许我们相聚,互相切磋灵修问题。我的这位同伴心地纯真无邪,为人正直,性格开朗,深深地吸引了我。亲爱的姆姆,但另一方面,令我诧异的是,我觉得她对您的爱情,与我之爱您不同;此外,她还有许多行为,使我深感遗憾。但那时天主早已让我明白,对于某些灵魂,因了祂的无限仁慈,祂能耐心地等待时机,然后按部就班地,将祂的神光一点一滴地赐给她们,所以我要非常谨慎,不要在天主上智的计划之前,擅自抢先采取任何行动,恐怕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有一天,我仔细想一下,我们获准相聚会谈,原是照会规所说的:“是为激励我们更热切爱慕我们天上的净配”。我很难过地发觉,我们的聚谈并未达到这预期的目的,因此我清楚明白,自己该毫不畏惧地对她直言,或者一刀两断,终止这种已经流于世俗应酬的闲谈。于是,我祈求我们的主,以婉转动听而富有说服力的言语启示我,或更好是祂亲自替我说。祂果然应允我的祈求,恰如《圣咏》所言:“凡瞻仰天主的人必蒙光照(咏:346,“心地正直的人在黑暗中必重见光明。”(咏:1124。第一句话,应验在我身上,第二句话,应验在我的同伴身上,因为她确实有一颗正直的心。

到了我们下次相聚时,我可怜的小姐妹立刻看出我的态度,与昔日截然不同,便羞红着脸坐在我身边。我将她的头搂在怀里,用委婉的语气,将我对她的感想告诉她。然后指导她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同时证明给她看,她是以本性的私爱,去爱慕院长姆姆,其实她所爱的是她自己。我又坦诚地告诉她,我刚开始过修道生活时,是如何用克己牺牲功夫,才根除这种毛病。于是她潸然泪下,我也热泪盈眶。她谦卑地承认自己的过错,感激我一语惊醒梦中人,并答应从今以后,改过自新,还恳求我帮她一个大忙,就是做她的良师诤友,随时随地指正她的过失。从那时起,我们俩的友爱之情,变成超性爱德,天主圣神的话在我们身上应验了:“帮助兄弟如同建造坚不可破的城堡。”(箴:1819

亲爱的姆姆,您知道我无意离间您与我同伴的感情,只想使她领悟真正的爱情,是要靠克己牺牲功夫来培养的,我们的心灵越弃绝本性感情的满足,我们的爱情便越坚固,越纯洁圣善,而且越超脱情欲的私爱。

我还记得自己在初学时期,有时感到极强烈的诱惑,想满足自己本性的私欲偏情,渴望和您讲几句话。为此走过您的房门时,我必须强自抑制住感情冲动,加快脚步跑过,双手紧紧抓住楼梯的栏杆,才不至于转回头来。我的心里想要求您,给我许多的准许特恩,还有无数的借口想对您说,这无非是本性情欲在作祟罢了。幸亏我从未向七情六欲屈服,竭尽全力自我克制。如今苦尽甘来,我已可以安享英勇战斗的赏报。我已无需拒绝心灵的愉悦慰藉,因为我的心灵已永远憩息在天主内了。由于我专心唯独挚爱天主,此心便日益成长开阔,现在对于天主所宠爱的灵魂,我对她们的爱情,远比那自私自利而无益的本性之爱,更加亲热、深邃、和真挚。

亲爱的姆姆,我刚向您叙述,我们的主耶稣与您用我这枝小画笔,所完成的第一件心灵作品,但这不过是您要我这支小画笔,负责绘画更精美杰作的开端。当我受命走进姐妹们灵魂的圣殿时,一眼便看出,这项职责太重大了,我独自实在无法胜任。于是,我立刻投入我们主的怀抱中,学那天真烂漫的小孩子,受到惊吓时,便把小头紧靠在慈父的肩上,我说:“亲爱的主,请祢看呀,要我养活祢的这些孩子们,我是否太幼小了呀? 倘若祢要运用我,恰当地分给她们,各人所需要的神粮,则请祢搂住我在祢的怀抱中,装满我的小手;那么,我绝不会逃避责任,凡向我乞讨粮食的灵魂,我必将祢的宝藏分送给她们。她们若吃了适合口味,我知道她们该感激祢,而不是我。相反地,她们若抱怨食物苦涩,难以下咽,我也绝不灰心失望,会平心静气地开导她们说,这是祢恩赐的,当然是美味佳肴,滋养心灵,我绝不更易,或另寻别的去哄她们。”

我深刻理解,若单靠自己,我必一事无成。这使我的工作简易轻松,我只要专心致志地,与天主结合得更亲密无间,心里清楚知道,其余的一切,自然都会赏赐给我。果然,我的希望从未落空;每次我的手中,必定充满我的姐妹们灵修所需的营养品。如果我但倚仗自己的力量,那我早该弃甲曳兵而走,辞去这项职责了。

要使灵魂得到益处,教导她们日益加深对天主诚挚虔敬的爱情,就必须依天主的旨意,来陶冶造就她们的心灵;从远处看来,似乎很容易,但从近处看,其实不然。倘若没有天主的佑助,想使灵魂得益,岂非如夜晚想找回太阳,妙想天开吗? 我们指导灵魂时,必须忘我,抛弃个人的嗜好、和思想主张,不可按照自己的方针,不能依自己习惯的途径,该当遵循我们主耶稣所指示的特殊道路。这还不算是最困难的,而最费心劳神的,就是要注意观察她们的过失,找到她们细微的毛病,然后温柔委婉地纠正她们的过错,以破釜沉舟的决心,与之作殊死的战斗。

我正要说自己真不幸啊,但那是懦弱的行为,因此我该说,我的姐妹们真幸运;自从我亲热地偎依在耶稣的怀抱中,我便像警卫战士高踞坚固堡垒的炮塔上,四周严密地侦察敌人的动静。任何事情都逃不过我的警惕视察;确实,我有时也对自己能明察秋毫,感到十分惊讶;因此认为约纳先知要躲开天主,不愿去宣告天主将摧毁尼尼微城之事,倒也情有可原啊!(纳:12-3。我宁愿别人千言万语谴责我,自己也不愿去指责别人一言半语;不过,我觉得这项差事需使我痛苦,那才并非我自己纵情恣意妄为;因为我若依本性的冲动而行事,则有过失的灵魂就不会觉悟她自己的错误,反而以为我任性,才迁怒于她,她心里自然暗想:“指导我的姐妹不高兴,心情不好,才拿我来出气罢了,其实我倒是一片好心!

但对于这种事,以及其它所有的事情上,我一定要自我克制,作出牺牲奉献。因此,即使书写一封信,若不令我感到烦恼厌恶,仅仅为了听命,而勉为其难动笔,终觉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每当我与初学生谈话时,我总是留心克制自己,避免询问她,那些可以满足我本性好奇心的问题。如果她讲到有趣的话题,没说完就转而谈令我讨厌的话题时,我也努力抑制自己,不追问或提醒她;因为我总觉得,凡是自私自利,只想令自己称心如意的事,都是本性的私欲偏情,对任何人都毫无益处。

 亲爱的姆姆,我知道您的小羊群都觉得,我对她们太严厉了。倘若她们读了我的这几行文字后,必会说我只是跟在她们背后跑,指出她们美丽洁白的羊毛弄脏了,或被荆棘丛扯掉了一些,这为我毫无困难呀。唉! 小羊群爱怎么说,那就由她们说去吧! 但她们心里深知,我热切地深爱着她们,绝不会学那:“雇来的牧人,看见豺狼来,就丢下羊群逃跑了。”(若:1012

我是个好牧人,随时随地准备为她们牺牲性命,在所不辞(若:1011。我对她们的爱情,真挚纯洁而大公无私,而且不让她们知道。蒙天主宠佑,我永远不会设法去博取她们的欢心,因为我明白我的使命,是引导她们归向天主,并归向您,我亲爱的姆姆,因为您是天主在世上有形的代表啊!她们应当爱戴您,尊敬您。

我在前文谈到,我指导她们时,确实教学相长,获益匪浅。首先,我看清所有的灵魂,都有着差不多同样的灵修战斗;但另一方面,她们彼此又有很大的差别;因此教导她们时,又必须因人而异,因材施教。对于某些姐妹,我必须自我谦卑,不怕承认我自己的挣扎、奋斗和失败,这样易于诱导她们勇于承认自己的过失,甘心乐意信服我是过来人,能了解她们的灵修境况。对于别的姐妹,我却必须毅然站稳立场,斩钉截铁地,说一句是一句,决不收回成命;若自谦自卑,在她们的眼中,反成为优柔寡断,怯弱无能了。

我们的主恩赐我圣宠,永远不畏惧冲突与斗争,我不惜牺牲一切,也要善尽我的职责。我不止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如果要我服从您,您必须对我温和,才能取得效果,严格强迫是不行的。”但我也知道,任何人都不是自己私事最好的审判官。小孩子在接受痛苦的手术时,必叫苦连天,说治疗比他的病痛更难受。但过了几天,他手术病愈后,能跑能玩时,就高兴得不得了。灵魂的情形亦复如是,不久之后,她们就会明白,小小的苦头比太多的甜头,对她们的灵修更有益处,而且她们也不怕当众承认这个道理。有时灵魂上的变化,像神话般的迅速,使人惊叹不已,隔一天便当刮目相看了。

有位初学生对我说:“昨天您对我非常严厉,做得很好。开始我感到气愤不已,但我后来回去仔细反复琢磨,才明白您是正确的。当我刚走出您的房门时,心中还暗自嘀咕道:‘到此为止! 我要去告诉院长姆姆,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去请教小德兰修女了。’但又觉得这是魔鬼的诱惑,接着又感应到,您在为我祈祷,于是我便平心静气地思维,而且蒙天主神光启示,头脑更清醒,现在我专诚前来,请您给我进一步的教导。”

我听了欣喜万分,便想按照自己心意,顺便给她一点甘甜的慰藉;但转念一想,觉得我不该操之过急,好不容易用无数泪水完成的工程,一句草率的话,便会将它摧毁!倘若我的一言半语轻减了昨天真理的份量,恐怕我的小姐妹又要固执己见,岂非功亏一篑,前功尽弃吗?于是,我立刻求助于祈祷一途,投靠童贞圣母,和永远胜利的主耶稣,自然马到功成!啊!祈祷及克苦牺牲,就是我所有的力量,是我百战百胜的武器,实践经验告诉我,它们比言语更易于感动人心!

两年前的严斋期间,有位初学生笑容满面地对我说:“您可能想象不到,我昨晚做了一个什么梦!我梦见在自己的姐姐身边,她太留恋尘世的荣华富贵了,我想教她离开所有一切世俗虚幻的事物,便把您所写的这些诗句,解释给她听:

  ‘最亲爱的主耶稣啊!挚爱祢的灵魂,宁愿舍弃所有的一切;祢时时刻刻都是我生命的馨香珍宝,直到永远!’

我觉得我的言辞,深深地感动了她的心灵,顿时喜出望外。今晨醒来,我想也许天主要我为祂赢得这个灵魂。如果复活节时,我写信给姐姐,叙述我的梦境,告诉她耶稣要她作为净配!您说好吗?”我回答她,可以求院长准许写这封信。

亲爱的姆姆,严斋期尚未结束,她便去求您。您对这过早的要求,感到非常惊讶。显然是天主默感启示您,您直接回答她说,圣衣会修女救人灵魂,应该用祈祷,而不是书信。当我听到您的这个答复后,便对我亲爱的小姐妹说:“我们该趁早动工,虔诚恳切地祈祷吧!若严斋期结束时,即蒙天主俯允,岂非天大的喜事吗?”啊!感谢无限仁慈的天主!斋期刚完毕,又多了一个灵魂,将自己奉献给主耶稣!这真是天主恩宠的神迹,是一个卑微的初学生虔敬热切的祈祷,所求得的神迹啊!

祈祷的力量多么伟大神奇啊! 我们就像皇后一样,可以自由到国王面前,凡有所求,必定都会如愿以偿;无需诵读特别为请求之事,所编写的祈祷经文,才能得到国王的垂允;倘若必须如此,那么,我们该多么可怜啊!

我虽自觉不配,毫无功德,但特别喜欢每天念诵《大日课经》。除此以外,我就没有耐心到各种圣书中,细心寻找美丽的祈祷经文,因为太繁多了,真令我头疼!而且总觉得一篇比一篇美好!既不能全都念,也不知应该念哪一篇好,我只学那一字不识的孩子,老实地将自己想讲的话,直接告诉天主,天主总是善解人意的,有求必应。

对我而言,祈祷是一种心灵的飞跃,令人瞻仰天堂。这是一种在忧苦和欢乐中,感恩及爱情的呼声。总之,祈祷是高尚的、超性的,能开拓心灵,使我们与天主结合共融。有时,我感到极度的神枯,心中没有一点好思想,我便专心致志,慢慢地诵念一遍《天主经》或《圣母经》,唯有这种经文,足以提神醒脑,神奇地消除我低落的情绪,引发神乐与神慰。

但是,我又说到哪里去了呢?这一回,我又堕入胡思乱想的五里云雾中了!亲爱的姆姆,请原谅我离题万里。这本小白花的心史,写得错综复杂,像纠缠不清的乱麻。唉!亲爱的姆姆,我想写得更好,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随着浮现在我脑海里的思潮,顺序忠实地记录下来;譬如在我心灵的小溪里捕鱼,把自投罗网的鱼儿,随手捞来献给您罢了。

我们谈到关于初学生的事情,她们往往对我说:“您对每件事似乎都胸有成竹,我们所提的问题,您都回答得恰到好处。这一回我想难倒您了,请问您教导我们的话,是从哪里找来的呢?”还有更天真的学生,相信我有点神通力的恩宠,能洞见她们的心思;因为有时,在她们尚未向我吐露之前,我倒先道破了她们的心思。有一次,一位资格最老的初学生,决意对我隐瞒她心中重大的痛苦。她通宵彻夜饱受愁苦折磨,却努力忍住泪水,以免眼睛红肿,被人识破。第二天来见我时,强作欢笑,以掩饰她内心的悲伤,显得比往日更和蔼可亲。当我揭穿她说:“我敢肯定,你陷入伤心的困境中。”她顿时非常惊诧,瞠目结舌地望着我。她是如此的惊奇,竟传递给我超性的感触,使我觉得天主与我们近在咫尺。其实,我并没有洞见人心的恩宠,只是在不知不觉中,说了一句确是天主默启的话,竟能完全抚慰她,使她获得心灵的平安。

敬爱的姆姆,现在我要把我与初学生相处,所获得最大的益处告诉您。您知道,我允许她们畅所欲言,无论是令人愉快或烦恼的话题,都可以无拘无束地对我说。这为她们并不困难,因为我并非她们正式的初学导师,她们不必用尊敬导师之礼,来对待我。我不认为我们的主耶稣,要我在外表上遭受许多屈辱,祂只要我在心灵内受屈辱谦卑,便心满意足了。在众人心目中,我似乎万事顺利,但对一个修道人来说,我正走在荣誉的危险道路上。我明白天主和长上如此待我,真是用心良苦!倘若修院众人认为我无才无德,毫无知识,没有正确的判断能力,亲爱的姆姆,您也不会叫我帮助您了。这就是为什么天主要抛下帷幕,将我内外的缺点与过失,全部遮盖起来了。

因为帷幕一遮,使许多初学生都来称赞我,但她们并非阿谀谄媚。我知道她们心地纯洁,心里怎么想,口中便怎么说。但这种赞美并没有助长我的虚荣心,因为我的毛病时时刻刻都在我的眼前,使我牢记不忘。有时,我的心灵对于这些太甜蜜的食物吃腻了,非常渴望于赞颂以外,能够听到些别的话,主耶稣便恩赐我一盘生菜,大量的酸醋,又辛辣无比,一滴清香的橄榄油都不放,反而更适合我的口味!这种生菜往往由初学生,在我意想不到时送来给我。这时,天主把遮蔽我种种过错的帷幕揭开,使我原形毕露,我亲爱的小姐妹看清我的本来面目,就觉得与我不太投缘。于是她们便以可爱纯朴的态度,老实地告诉我,她们对我不满之处,说我如何考验折磨她们,一点也不客气,仿佛在谈论第三者一般。因为她们都知道,我最喜欢她们这么做。

其实,我不但非常满意,而且因这一席丰盛的酒筵而欣喜若狂。为何这种完全违反本性的事,竟令我心灵欢畅,给予我如此殊胜的快慰幸福呢?若非身临其境,亲自感受,我简直不相信世上会有这种事呢!

有一天,我正热切渴望吃些羞辱的饭菜,突然有位年轻的初学生,彻底满足了我的欲望,使我想起了史米诅咒达味圣王的那一段故事,心里便默默地重复圣王的话:“如果天主命令他来诅咒我,谁又能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撒下:1610。天主就是这样悉心地照顾我。祂虽不能常赏赐我,营养丰富的外在屈辱,但却不时允许我吃“孩子们掉在桌子底下的面包屑。”(谷:728。啊!祂的仁慈是多么浩瀚呀!

亲爱的姆姆,既然天主的无限仁慈,是我这一曲人间颂歌的主题,我该告诉您,我在履行职责时,与其他姐妹们,所获得的一项重大灵性益处。从前,每当我看到一位姐妹的行为,似乎违犯会规,感到遗憾时,我便认为:“啊!我多么乐意去提醒她,指出她的错误啊!”然而,当这个责任落在我的肩膀上时,我的思想却改变了;这时若见有犯规之事,我却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说:“谢天谢地!她不是个初学生,我没有责任去纠正她!”于是我即刻替她找借口,深信她存心善良。

可敬的姆姆,我现在生病了,承蒙您殷勤照顾,您身体力行,以身作则,教诲我许多爱德的道理。您不惜任何代价教导我,一种办法不行,您毫不犹豫地尝试别的办法。我于闲暇散心时,您又非常谨慎地保护我,以免被寒风吹倒。您这样教训我,对待姐妹们的灵修心病,也应该学您对待我肉身疾病那样无微不至才是。

我发觉,圣德最高超的修女们,最受人们敬爱,大家都爱找她们谈心,不必等她们开口请求,大家都乐意自动去侍奉她们。其实,有圣德的修女,即使缺少他人的关爱,受人冷落,也丝毫不放在心上;但她们反而受到大家的尊敬爱戴。正如我们会祖圣十字若望所说的:“因为我不再自私自利地寻求美好的东西,所以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自然会赐给我。”

至于德行不完美的灵魂,适得其反,经常独来独往,因为大家对她们都敬而远之。确实,大家只略尽修道生活彼此之间应有的礼貌,不敢亲近她们,唯恐言谈不小心,伤了她们的自尊心,而得罪她们。当我讲到德行不完美的灵魂时,并非单指灵修欠缺不全的灵魂,因为即使最圣洁的灵魂,也要等上了天堂,德行才完美圆满。因此,德行不完美,不仅指灵修不全,还指那些没有见识、缺乏判断力、品德修养较差、疑心病重、过分敏感的灵魂。这些缺点是无法根治的,没有彻底痊愈的希望。但我深知,即使我的这些疾病,经年累月,缠绵不愈,亲爱的姆姆,您仍会耐心地设法医治,以减轻我的痛苦。

我从这一切,得到一个结论:我该寻找那些,我的天性反感的姐妹,作为伴侣,尽全力成为她们的好心的撒玛利亚人(路:1025-37。往往一句好话、或一个可爱的笑脸,便足以抚慰一个灰心丧气的灵魂,在她的心灵注入新生命。但是,我的这种爱德行为,并非仅仅想安慰他人,若仅此而已,我必大失所望,因为我们的一句善意的话,经常会完全被人误解了,结果弄巧成拙。因此,我不要枉费光阴、白费心机,唯独竭尽全力,只要讨我们主耶稣的欢心,谨遵《福音》的训导:“几时你设午宴或晚宴,不要请你的朋友、兄弟、亲戚及富有的邻人,怕他们也要回请而还报你。但你几时设宴,要请贫穷的、残废的、瘸腿的、瞎眼的人。如此,你有福了,因为他们没有可报答你的;但在义人复活的时候,你必能得到赏报。”(路:1412-14

我究竟能摆设什么酒筵,来请我的姐妹们呢? 当然是用甜蜜温馨和喜悦的爱德,所搭配成的灵性酒菜!除此之外,我不知别的菜肴了。我愿学圣保禄宗徒,“跟喜乐的人同欢乐”,当然,也学他“跟忧伤的人同悲泣。”(罗:1215。因此,我的酒菜,免不了带些悲泪,不过我总是尽心尽力,设法将眼泪变成微笑,“因天主爱那慷慨大方、欣然乐意奉献的人。”(格后:97

我记得初学时期,天主默启我做了一件爱德的事,看起来虽微不足道,但我们的天父在隐秘中见了,不仅在未来的永生必要赏报我,甚至在今生今世已经酬报我了。(玛:64

当伯多禄修女尚未病重卧床不起时,每天傍晚六点前十分钟,便需要一位姐妹,提早结束默想,搀扶她到餐厅去。我大胆毛遂自荐,愿尽心尽力为她效劳,尽管我知道这是件吃力不讨好的差事,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因为要博得这位可怜的病人欢心,不但极其困难,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但我不愿错过这个实践爱德的良机,因为我记得我们主耶稣的圣谕:“无论什么时候,你们为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为我做的。”(玛:2540。我因此便谦逊地自我推荐,要照顾她,经过我三番五次的要求后,好不容易她才应允。我于是下定决心,要妥善完成这项任务。

每天傍晚,当我看见她拿计时的沙漏摇一摇,我就明白她在说:“我们走吧!”便鼓足勇气站起来,开始例行的仪式:首先,我该按照特定的方式,小心翼翼地搬开她的凳子,绝不可操之过急。然后继续这庄严的仪式,慢慢开步跟着这位好姐妹走,要拉住她的腰带牵扶她。我尽力轻轻地搀扶着她,倘若她不小心绊了一下,便认为我没有拉好她,使她几乎跌倒了,就会喊道:“唉呀! 你走得太快了,我要摔倒受伤了!”我便放慢脚步扶着她走,她又会说:“走快点呀!你在那里呢?你不管我,让我自己走吗?唉!我说得不错吧?你的年纪太轻了,无法照顾我呀!”

最后,我们总算平平安安地抵达餐厅,更多难事在等着我呢!我必须小心谨慎地,把我可怜的病人,安置好在她的座位上,要万分细心,不可让她碰伤了。然后按照她习惯的步骤,将她的衣袖卷起来,之后我便可以走开了。

但我又看到她十分费力切面包的样子,便前去替她切好。从此以后,我一定为她尽了她最后需要的服务,才离开她。因为她未曾对我表示过,她有这些需要,故对她意料之外,我的体贴照顾,非常感动,我也因此得到她的信任。后来我才知道,除了我的殷勤服务外,她特别欣赏我完成任务后,对她温情甜蜜的微笑。

亲爱的姆姆,这些事情已经事过境迁多年了,我们的主仍留给我温馨的回忆,犹如来自天国的芬芳清香。有一个冬天夜晚,我正按照平时习惯,全神贯注、谦逊地伺候这位姐妹;当时天寒地冻,暮色沉沉。忽然间,修院外传来阵阵优美动听的音乐之声,我脑海里顿时呈现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厅,灯火通明,装饰得金碧辉煌。许多年轻的姑娘们,满身珠光宝气,穿着雍容华贵,谈笑风生,说不尽世间的风流韵味。我继而回顾手中搀扶的可怜病人,取代那悠扬和谐音乐的,是她的叹气呻吟声,代替那张灯结彩,金光闪闪厅堂的,是修院阴暗的砖墙,在黯淡如豆的灯光中,隐隐约约可见罢了。多么强烈的对比啊,令人无限感慨!

我们的主以这两种相反的情景,来光照启示我的心灵,令我觉悟真理的光芒,远胜漆黑一团的尘世福乐,我绝不愿以十分钟的爱德功夫,来换取世间千百年宴会之乐! 即使现在,我们在内忧外患的痛苦战斗中,仅仅想到,当我们远离红尘时,天主将赏赐我们的福乐时,已足以令人欣喜得心醉神迷。倘若将来到了天堂,置身于无穷无尽的憩息处,安享永恒的光荣,自知蒙受天主浩瀚鸿恩,从芸芸众生中,特选我们寄居在祂的圣衣会,这天堂的正门中,那份喜悦之情,又将如何呢?

我实践爱德行为时,也不是常常如此,事事顺心愉悦的。不过,在我开始修道生活时,耶稣便令我感觉到,祂最高兴的,就是看见祂的净配心灵中,充满了爱德,而且我在侍奉姐妹们时,应当在她们身上,看到活灵活现的主耶稣,自然其乐无穷!因此,当我扶助伯多禄修女时,心中有说不尽的爱慕情怀,即使让我亲自搀扶着我们主耶稣的真身,我想我也不能做得更好了。

爱德的实践,正如我所说的,并非都是这么甜蜜愉快的;亲爱的姆姆,为了证明我的话,请让我将自我克制挣扎的几件事,讲给您听吧。长久以来,在默想时,邻座的那位姐妹,总是坐立不安,不是弄念珠声响,便是不知什么东西,响个不停。也许我的耳朵太灵敏了,只有我一人听见,使我不胜其烦,几乎忍无可忍,简直无法形容那种烦躁的心情! 我真想回头,瞪她一眼,教她安静下来;但我心中又明白,我应该为爱天主,及避免使别人难受的缘故,安静地忍耐一下。于是我强作镇定,但有时压制得汗流浃背,只好耐心地忍受这些痛苦折磨,当作默想神工了。后来,我尽量努力以平安宁静的心情,来忍受这种噪音的干扰,至少在我的心灵深处,要享受这种不愉快的微细嘈杂声响。于是我便想到,与其设法不想听,那是不可能的,不如索性用心去听,仿佛欣赏最悦耳动听的音乐。我的默想,当然不会是“静默中的祈祷”了,而是把这种音乐奉献给我们的主耶稣了。

另一次,我在洗衣房工作时,对面的姐妹正在洗手帕,常常将污水溅得我满脸。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想退后一点,抹干自己的脸,显示给这位姐妹看,她最好小心点,安静地洗手帕。但我又转念一想,天主如此慷慨仁慈,恩赐我这么宝贵的礼物,我竟想拒绝,多么愚蠢呀!于是,我便立刻忍住不耐烦的感受,以唾面自干的雅量,不露声色,装作若无其事;相反地,尽最大的努力,欢迎这污水的遍洒,越多越妙。半小时后,我竟享受这如同洒圣水般的新乐趣。我便决定一有机会,经常来到这个好位置,领受人家白白送来的珍宝呀!

敬爱的姆姆,您看,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灵魂,只能把极细小的礼物,奉献给我们的主耶稣。但多少次,我竟错过了这种,带给我大大平安的小小祭献;尽管如此;我也不会灰心气馁,便安心忍受失去的一点小平安,然后警戒自己,以后要加倍小心谨慎,不可坐失良机!

啊!我们的主使我多么快乐幸福!在今生今世,侍奉祂是多么甜蜜温馨!是多么轻而易举的事啊!祂对我永远是有求必应的,其实我该说,耶稣打算恩赐我什么,便使我渴望什么。在我遭遇那可怕的反信德诱惑前不久,我反思自己的外在痛苦考验很少,如果我要有内心的考验,天主就必须改变我灵修的途径;不过,我想祂是不会这么做的。然而,我岂能悠游自在地过平安的日子呢?不知天主究竟将用何种方法啊?

回音不久便来了!我所挚爱的主耶稣,自有无穷的妙计。祂无需改变我的灵修途径,不久便赐给我这个重大而苦不堪言的折磨考验,把一种医治心灵的辛酸苦汁,混合了所有的甜蜜糖浆,恩赐给我!

 

 

上一篇:第九章 直升天国小电梯,领悟爱德新诫命
下一篇:第十一章 用爱火撬起全球,小小灵魂的情歌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