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白花春天的故事(圣女小德兰著)列表
·第一章 最早的美好回忆,温馨感人
·第二章 模范天主教家庭,仰望繁星
·第三章 宝琳娜进圣衣会,圣母显灵治
·第四章 初领圣体及坚振,玛利亚入圣
·第五章 救赎灵魂的感应,为圣召谒见
·第六章 往罗马觐见教宗,三个月的等
·第七章 小白花进圣衣会,穿会衣修内
·第八章 小德兰矢发圣愿,父病终纯
·第九章 直升天国小电梯,领悟爱德新
·第十章 指导初学生灵修,实践爱德
·第十一章 用爱火撬起全球,小小灵
·后记 圣爱的牺牲祭品,超凡入圣的
·附录 《自我奉献于天主至仁慈的圣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五章 救赎灵魂的感应,为圣召谒见主教
第五章 救赎灵魂的感应,为圣召谒见主教
浏览次数:3704 更新时间:2014-2-16
 
 
 

当时天主恩赐我浩瀚如海的圣宠,绝非我有何功德可言,实在愧不敢当。我虽常殷切地渴望行善修德,但事与愿违,我的行为常犯过错,我知道自己满身缺点与瑕疵。我天性对人、对事都异常敏感,情感丰富,易于激动,经常令人难以忍受。为人处世的道理,我都明白,但亦无济于事,我仍无法改过自新,革除这些幼稚的毛病。试看我这个德行,还敢奢望早日进入圣衣会吗? 这确实需要一个神迹,使我瞬间长大成人,有坚强的性格。天主终于在18861225,慈悲赐予我这盼望已久的神迹。在那个神圣的夜晚,亲爱的主耶稣圣婴,刚诞生不到一个小时,便以万道神光,驱散我心灵的阴霾黑暗。祂因宠爱我的缘故,变成弱小卑微,为使我英勇刚强; 祂把自己的灵性武器恩赐给我,令我所向无敌,取得节节胜利。我如今俨然像《圣经》上所说的:“如勇士般欣然奔赴战场。”(:19:6)。我泪水的泉源终于枯竭,从此以后,有泪不轻弹,而且触景生情也不轻易落泪。

亲爱的姆姆,现在我要告诉您,这个彻底改变我而珍贵无价的特恩。每当圣诞节前夕的子夜弥撒后回家,我立即跑到壁炉前,拿起自己的圣诞袜子,因为我知道里面必装满许多可爱的礼物,可见姐姐们仍把我当小孩子看待。爸爸往往也喜欢看着我,爱听我每次从袜子里抽出礼物时,高兴惊喜的尖叫声,惹得爸爸也哈哈大笑,这令我更开心。 

如今是时候了! 我们的主耶稣该医治我幼稚的习气,要我放弃这种小玩意儿,虽然无伤大雅,但亦毫无意义。于是,这一次爸爸一反往昔眉开眼笑的常态,而且似乎讨厌这玩意儿。我上楼时,听到他在楼下自言自语地叹息道:“唉! 德兰这么大的姑娘,还要玩这么孩子气的把戏! 但愿今年是最后一次了!” 爸爸的话触到我的痛处。瑟琳娜知道我容易感情冲动,就低声劝我说:“你暂时还是不要下楼为妙。稍等一会儿,否则,你当着爸爸的面,抽出礼物时,一副哭丧脸,到底像什么呢!

殊不知,主耶稣已经使我的心灵面貌焕然一新,我与昔日的小德兰简直判若两人。于是强忍着眼泪,急急忙忙下楼到餐厅去,尽管我已紧张得心一直怦怦地跳动。我尽量控制自己,若无其事地拿起我的圣诞袜子,兴高采烈地抽出礼物来,骄傲快活得犹如小皇后一般。爸爸也乐得呵呵大笑起来,脸上没有丝毫厌倦不满的神情。瑟琳娜看了莫名其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然而,这是活生生的事实,并非梦境。小德兰四岁半时,由于丧母而失去的心灵力量,如今又恢复了,而且意志更坚强刚毅,勇于面对任何考验。

从那蒙天主恩赐圣宠的圣诞夜开始,我便踏入人生的第三个阶段; 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充满天主沛雨甘霖般的恩宠,是往日所无可比拟的。我有生以来,始终不断地勤修苦练,都无法做到的,我们的主因欣赏我的用心良苦,竟在霎时间,令我轻易地成功了。我可以效仿当年宗徒那样说:“主啊,我们已整夜劳苦,还是一无所获。”(:5:5)。但耶稣对待我比对宗徒们更慈悲,是祂亲自拿起鱼网,是祂巧妙地撒网,是祂轻松地拉起满网的鱼来。从今以後,祂还使我成为捕捞人灵的渔夫呢! (: 5:10)。真正的爱德与忘我的牺牲精神充满我的心灵,使我有也充满着拯救灵魂的热忱因为我已经彻底自我改造、脱胎换骨,不再重蹈覆辙,所以此后一直生活得非常美满与幸福。

有一个主日,弥撒圣祭完毕后,我合上经本时,半张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苦像露出经本外,只见祂圣手上鲜血淋漓的钉孔,我顿时感到一阵难以形容的激动与震撼; 不觉心如刀割,悲叹如此至尊至贵的宝血,白白洒落地下,竟无人珍惜! 我便立定志向,今后要在精神上,永远守候在十字架下,郑重地恭领这天上救命的甘露,遍洒在人们的灵魂中,使他们脱离罪恶。从那天起,救主耶稣临终时的痛苦呼声:“我渴! 我渴!”始终在我的心灵回响,使我燃起前所未有炽热的救灵心火。我深刻领悟,主耶稣喊口渴,祂是渴望拯救灵魂啊! 我誓愿尽心竭力给我心爱的救主解渴,然后心中便非常渴望救赎灵魂,而且愿意不辞千辛万苦,不惜任何代价,把罪人的灵魂从地狱的永火中,拯救出来!

    我们的主为激励我救灵的心愿,很快就用实例来证明,祂是多么的赞赏我的慈悲宏愿。这时,我听到一位臭名昭著的罪犯彭西尼,因犯许多谋杀案而被判死刑,然而他至死不肯悔过,恐怕难逃地狱的永罚,我多么想解救这种不可挽回的灾难! 于是想尽最大的努力,用最有效的热心神工来拯救他。但我知道自己的功德微不足道,杯水车薪,是无济于事的。因此将我们救主的无限功德,以及圣教会善功宝库(: 指教会珍藏的耶稣基督的无限救恩,以及圣母、圣人圣女们多余的功劳),全奉献给天主,以赔补彭西尼的罪孽。然后心里深信必蒙天主垂允! 为令我自己能鼓足勇气、坚持不懈地勇往直前,奔赴救灵圣业,我便虔敬恳切地向天主祈求:“我的天主啊,我确信祢会饶恕这个可怜的彭西尼。他虽没有诚心办告解,没有丝毫悔悟的表示,但我仍信赖祢的无限仁慈,毫不犹豫地确信祢会恩赐他痛悔之心。这是我初次要解救的罪人,因此恳求祢显示一个悔过的迹象,以慰藉我的心灵!

我的祈求竟蒙天主丝毫不差地应允了! 爸爸向来不准我们看报纸,但我想,看关于罪犯彭西尼的新闻,该不算违抗父命吧。他行刑的第二天,我急忙打开法国十字架报,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我激动得不能自制,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不得不跑出房间。彭西尼并没有办告解,也未蒙神父赦罪,正被拉上断头台,准备行刑时,他突然蒙恩宠光照,若有所悟地转身,急取身边随从的神父手中的十字架苦像,亲吻救主耶稣的圣伤三次。我所祈求的迹象已如愿以偿,而且是那么的明确、温馨、甘饴! 我岂非看到耶稣的苦像,祂那宝血淋漓的圣伤后,而激发渴慕救灵的弘誓大愿吗? 那时,我岂非誓愿用这纯净圣洁羔羊的圣血,来洗涤罪人的罪污吗? 而我所拯救的第一个灵魂,竟亲吻我们救主耶稣的圣伤,真是有求必应,多么神奇的感应啊!

自从获得此特恩后,我救灵的心火与日俱增,我仿佛听到我们的主耶稣,如昔日对井边的撒玛利亚妇人那样,悄悄地对我说:“请给我点水喝吧!(:4:7)。这是爱情的交流: 对于人灵,我倾注耶稣的圣血在他们的心灵中; 对于耶稣,我则将人灵奉献给祂,他们已为加尔瓦略山上(: 即耶稣被钉十字架之处)的甘露所洁净,足以解耶稣的干渴。我奉献越多人灵给祂解渴,而我的心灵就越渴望救灵; 然而,我并不因此感到厌烦,反而感恩天主奖赏我,这最幸福美好的报酬!

我从前在固步自封的小圈子里,蒙天主在短时间内,就让我摆脱了狭隘的生活圈子,大开眼界,拓宽了视野。啊! 我虽迈出了这伟大的一步,但不禁望洋兴叹,明白我在尘世的前路仍非常漫长哟! 如今,我的多疑心病己消失了,过分敏感的情绪也没有了,心情比较宁静,思想逐渐成熟了。我素来喜爱崇高、美好与圣善的事物,这时我就有着非常强烈的求知欲,不满足于学校老师所教授的课程,独自再学习别的学科,在数月之中所自学到的新知识,甚至超过多年的学校生涯。但这满腔热忱的好学求知之心,岂知“世上所为的一切事物,都是枉费心机,徒劳无益,因万事皆成空,一切都会随风而逝。”(:1:14)。我的天性急躁冲动,又正值我人生最危险的青春焕发时期,但天主对我确实像厄则克耳先知所说的:“看哪! 正是你渴慕爱情的时候,我便展开衣襟遮盖你,向你立下海誓山盟,定下婚约; 那时,你便属於我了。然后,我用清水洗净了你,涤除了你身上的血污; 又用香膏涂抹了你。我给你穿上华丽的衣裳,柔软的凉鞋,蒙上细麻头巾,披上绸缎。我用珠宝装饰你,手镯戴在你的手臂,项链挂在你颈上; 又给你戴上鼻环和耳环,头顶戴上华冠。于是,你戴的是金银首饰,穿的是绫罗锦绣。你吃的是上等面粉做的糕饼、蜂蜜,和橄榄油。因此,你变得美貌绝伦,翩然荣升为皇后。”(:16:8-13)

是的! 我们的主耶稣的确为我做了所有这一切。我前文所叙述的天主恩宠,已足以证明,《圣经》中的这一段精彩文词,字字句句都在我的身上应验了。现在我只略微谈谈,上主慷慨恩赐我的丰沛神粮。长期以来,我都以那本《师主篇》书中的“上等面粉”神粮,来滋养我的心灵。这期间,我尚未能充分理解及发掘《福音》内的神圣宝藏,因此唯有常随身携带这本圣书,确实对我的灵修大有裨益,人们也常以此取笑我。舅母往往随手翻开书本,诵读书页上的几句,便要我继续接下去,我都能一字不落地背诵下来。

天主非常欣赏我对知识的强烈渴求,当我十四岁那年,祂在“上等面粉”的神粮中,再加上营养丰富滋润的“蜂蜜”和“橄榄油”。蜂蜜和橄榄油就是阿尔曼容神父所著的《世界末日与来生的奥秘》一书。我非常细心地阅读这本书,每次都感到心灵充满了超性的喜悦与神乐,尝到了天主为挚爱祂的忠仆所准备的永恒福乐。同时,我看到这永恒的奖赏,远远超过我们今生今世微乎其微的牺牲奉献亿万倍; 因此渴望挚爱我们的主耶稣,虔敬热烈地爱慕祂,要竭尽全力向祂证明,我是全心、全意、全灵、永无休止地爱祂。

瑟琳娜素来都是我最好的知心朋友,自从那个圣诞节起,我们心灵的默契日益加深。我们的天主要使我们的德行,并驾齐驱地大步迈进,因此令我们俩心灵的结合,更亲密无间,胜过骨肉亲情,从今以后,我们同时成为灵性的亲姐妹。圣十字若望圣师所撰写的这首《心灵之歌》,确实在我们俩身上应验了:

    “在步武主耶稣的芳踪上,

      少女们轻盈地追寻祂的踪影。

      在神光闪耀的接触下,

      畅饮祂恩赐的甘露美酒,

      洋溢着天主恩宠的芳香。”

我们的确步履从容、轻快地追随着救主的脚步。祂在我们的心灵中,点燃起炽热的爱情烈火,又让我们酣饮甘美醇香的烈酒,使我们漠视世间转瞬即逝的万物,我们的心灵散发虔敬爱的神秘气息。我们俩每晚在楼上轩窗前,促膝谈心,推心置腹,情深意切,姐妹温馨情谊,令人回味无穷,至今魂牵梦萦,记忆犹深! 我们仰望清澈、浩瀚无垠的苍穹,繁星密布闪烁,使我想到天主恩赐我们的珍贵圣宠! 犹如《师主篇》上所说的:“天主有时在光辉灿烂中,有时却在奇妙的迹象中,将祂自己显示给我们。”

那时,天主就是在日常生活的迹象中,向我们的心灵显现,而祂那隐蔽真相的面纱,薄如蝉翼,轻若浮云! 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无需信德及望德来坚定我们的心志,只要依靠爱德,就能找到我们所追寻的祂了。当祂看到我们俩离群独处时,“祂便亲吻我们,从此以后,谁也不会蔑视我们。”(:8:1)。这天主恩宠的神圣烙印,自然而然地结出丰硕果实。最初我努力克制私意时,脸上难免流露出困苦的神情,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自我牺牲克苦时,就驾轻就熟了。如今我在修德成圣的道路上迈进时,反而感到轻松自在,甜蜜舒畅。我们的主早已说过:“凡能善用已得到的,还要给他更多,使他富足丰盛。”(:25:29)

只要我们忠心耿耿地,善用天主恩赐的每一个圣宠,其它的恩宠便源源而来。主耶稣透过圣体,将祂自己恩赐给我的次数,比我所敢想象的更多,令我喜出望外。我原来决定遵照听告解神父所指定的时候,妥善准备去领受,绝不额外要求多领圣体。但现在我改变初衷,因为我确信,一个灵魂若渴望领受她的救主,就应当将心愿禀告灵修神师。我们的主朝朝暮暮从天上降临,不是要寂寞地留在金黄色的圣爵中,而是要别寻新天地,换言之,就是人心的天堂,因为祂最喜爱并渴望与人灵结合共融。

我们的主耶稣知道我热切渴望多领圣体,便默感启示神师,自动每周准我多领圣体几次。我终于如愿以偿,这准许是直接来自祂,不是我向神师求得的,所以我更高兴得心花怒放。当时,我尚不敢将心中隐密的志愿,向任何人吐露; 因为我所走的灵修途径,光明正大,坦坦荡荡,我觉得除耶稣亲自引导我之外,不再需要其他任何人。我认为灵修神师不过是一面明镜,把主耶稣忠实地反映给他所指导的灵魂看。至于我自己,主耶稣与我默契共融,总是直接指导我,无需任何中间人。

当一个园丁要使果子很快成熟时,目的并非要让果子空悬在枝头,而是要把它摆设在筵席上。我们的主耶稣既然慷慨恩赐祂宠爱的小白花,如此深厚博大的圣宠,同样要在我身上彰显祂的无限仁慈。主在世时,便因圣神而欢喜踊跃地向圣父说:“父啊! 天地的主宰,我赞美祢,祢把这些事瞒住了聪明智慧的人,却启示了给卑微的小孩子!(:10:21)

    因为我是那么渺小软弱,祂不惜纡尊降贵,温柔地谆谆教诲我,启示我祂圣爱的奥秘。正如圣十字若望圣师的这首《心灵的颂歌》所描述的:

“在那幸福的夜晚,

       我隐身在秘密中前进,无人看见我。

       我一无所见; 没有亮光和向导,

       唯有我心灵中燃烧着的光明,

       照亮和指引我的前路;

       它比耀眼的中午骄阳,

       更明亮安全地引导着我。

       在前面殷切热情地等待着我的,

       是与我久已相知相爱的祂,

       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人。”

祂等待我的地方,就是圣衣会啊! 但在我能够“坐于我爱人的浓荫下,品尝祂满口香甜的果实。”(:2:3)之前,我还要遭受许多磨难考验。然而,天主对我的圣召是如此的强烈,使我热切渴望追随我天上的主,虽赴汤蹈火,甚至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勉励我忠贞不渝地随从圣召的,只有宝琳娜(耶稣依搦斯修女)一人。五年前,她离我先登上加尔默罗山,我还以为永远失去了她; 岂知,每当我遭受考验时,她总是给我指点迷津。玛利亚认为我年纪太小,要我打消这个念头。亲爱的姆姆,您有时不仅不鼓励我,还浇冷水,其实是要试探考验我的诚意。从一开始,我因圣召问题就遇到重重困难、阻挠和折磨,若非真正天主的圣意,我恐怕早已心灰意冷而放弃了。然而,我又不敢将心事告诉知心的瑟琳娜,这难言的苦衷,令我痛苦不堪,因为我们俩向来是患难与共、肝胆相照,如今我竟对她有所隐瞒。

殊不知,正当我犹豫不决时,她却知道了我的心意,非但不拦阻,反而英勇地为我作出重大的牺牲! 因为她也愿意当修女,理应在我之前进修会。然而,她效仿古时殉道的圣人,欣然拥抱送别那些先他们进入斗兽场牺牲殉道的同伴,她乐于欢送我先一步进入修会。她更对我的困难处境,深表同情,感同身受。因此,我对瑟琳娜再也没有顾虑了。但我该如何向亲爱的爸爸开口呢? 当他心爱的两个长女都已离开了他,他特别宠爱的小皇后,又怎么忍心对他说要离他而去呢? 何况他今年刚从中风瘫痪中,熬过病痛迅速痊愈,我们都在担忧他未来旧病复发的危机,我更怕他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

在我决定吐露真情之前,心灵经历极端痛苦的挣扎! 但是,我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必须果断采取行动,因为我现在已经十四岁半,距圣诞节只有六个月了。去年圣诞瞻礼日,我蒙主恩宠默感启示,那时已决定于今年圣诞节入圣衣会修道。我选择在圣神降临节公开宣布我进修会的心愿。这一天,我终日虔诚祈求圣神光照,并恳求天上凯旋教会的宗徒们为我祈祷,默启我最恰当委婉的措辞。天主已命定我要作个,以祈祷与克苦牺牲来传道的宗徒,他们岂非天主特派,来协助我这个脆弱胆怯的小孩吗?

到了傍晚,我们做完晚祷后,我终于等到了良好的机缘。爸爸正独自坐在花园中,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悠然自得地欣赏大自然的美景。落日的余晖给树梢镀上一层黄金,归来的鸟雀在林中齐鸣,吟唱悦耳的晚课。爸爸沐浴在夕阳的金色光芒中,俊俏的脸流露出天上肃穆的神情,我感觉到他心灵中的平安宁静,便不言不语地来到他身旁,眼眶里闪动着泪花。他眼含说不尽的温柔慈爱亲情,搂住我的头紧靠他的心胸前问:“小皇后,怎么啦? 快告诉爸爸!”他随即起身,要掩饰内心的激动,就缓慢地踱来踱去,但仍紧紧地拥抱着我。

我声泪俱下地告诉了他,我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及早入圣衣会修道。于是爸爸禁不住老泪纵横,但没有讲一句阻止我圣召的话,只是边流泪边说,我年纪还小,不宜作这么重大的决定。然而,当我坚持自己是经过慎重考虑,而且向他解释我的的理由。我亲爱高贵、恢宏大度的爸爸,终于被我说服了。我们俩手牵手,在花园里散步许久,我才放宽心,爸爸也不再流泪。然后,他像个圣人似的与我谈话,慢慢走到围墙边,指给我看一丛长在墙脚的小雏菊花。他轻轻采摘一朵小花递给我,向我解释说,连这么一朵小花,天主也费尽心血怜爱呵护它,使它茁壮成长,如今迎风怒放。(:6:28-30)

我仿佛听他讲我自己的历史,小德兰与这朵小花的情景,未免太相似了。我将它当圣人的圣髑一般收藏。因见爸爸采摘时,是小心翼翼地连根拔起,根须依旧完好无损,似乎要将它移植到更肥沃的土地上,继续生根、发芽成长、开花结果。正如爸爸对待我一样,准许我离开初生时温馨的山谷,移植到加尔默罗山上。我把这朵小花贴在一张圣母胜利之后圣像上,圣母对着花儿微笑,耶稣圣婴正好握在手中。至今小花仍在,只是靠近根处,枝茎己折断。毫无疑问,这是天主要教诲我,祂不久即要斩断祂的小花,所有人间尘缘的葛藤,绝不让它在这个污秽的尘世凋零。

得到了爸爸的同意,我还以为从此一帆风顺,可以毫无阻碍地直飞入圣衣会了。殊不知,恰恰相反! 舅父一听到我要进隐修会,便宣称: 十五岁女孩年轻体弱,要想进圣衣会这么严格克苦的隐修会,有悖常理,并非明智之举。若圣衣会贸然草率地接受一个小孩子入会修道,那是错误的。还坚决地说他将竭尽所能,极力阻止这事,除非有天主的神迹,否则他决不会改变心意!

我眼看任何争辩都无益,只好忍痛怀着万分沉重忧伤的心情,向他告别回家。我唯一的安慰就是向我们的主祈祷,恳切地祈求主耶稣仁慈显神迹,因为那是我能回应祂的圣召的唯一办法。过了一些时候,舅父不再提这事,似乎忘却了我从前与他谈的话,其实不然,后来我才知道他一直念念不忘。

正当我看到一线希望的曙光时,我们的主决定一连三天,先让我尝到异常痛苦的考验。这使我深刻理解,当年圣母和圣若瑟走遍耶路撒冷圣城,寻觅失踪的耶稣圣婴,那种忧心如焚的焦虑愁苦。我仿佛迷失在渺无人烟的遥远荒漠,我的心灵犹如失去舵手的一叶轻舟,在汹涌澎湃的惊涛骇浪中颠簸。我知道主耶稣正在舟中酣睡,但如此漆黑的深夜,伸手不见五指,如何能找到祂呢? 倒不如雷雨交加时,那一道穿透云层忽隐忽现的闪电,尚能光照让我一睹我心爱主的风采。然而,只有无尽的夜晚,黑沉沉的夜幕笼罩着大地,只有极度的寂寞、孤独、凄凉,和心灵的死亡! 我就像主耶稣在橄榄山园祈祷时,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甚至挚爱的主也遗弃了我,无论在天上或人间,都找不到一丝慰藉。

在这难熬的三天中,大自然似乎也分担我的痛苦悲哀,天昏地暗,没有一线阳光,连日下着倾盆大雨。回首往事,每当我经历人生的重大事件时,天地也反映我的心灵感受; 我流泪时,上天也为我一洒同情泪; 我欢笑时,阳光普照,蔚蓝的晴空,万里无云。第四天,正是星期六,我去见舅舅。他对我的态度竟完全改变了,令我非常惊讶! 他竟破例请我到他的书房去,他开口温柔地埋怨我,为何见他便畏畏缩缩不自在呢? 而且说他不再需要任何神迹了,因为他曾虔诚地祈求天主,已蒙祂光照启示。他与过去相比,判若两人,像慈父般亲热地搂住我,以激动恳切的声音对我说:“我亲爱的孩子啊! 安心去吧! 你是天主特别宠爱的小花,是我们的天主要在含苞待放时采摘的,我以后不会再拦阻你了!

我眉飞色舞地回家,这时雾消云散,阳光明媚,我心灵的夜晚,早已消失无踪了。耶稣已醒来,令我心灵充满喜悦。祂平息了风浪,我不再听到波涛的怒吼声,没有考验时的凄风苦雨,只有一阵微风轻轻地鼓起我的白帆,我以为自己就快安全抵达天国彼岸了。唉! 正当我感到绝处逢生,柳暗花明,雀跃不已时,岂知更多的风暴在等待着我,使我忧心忡忡,担心我渴望修道的心愿,将成为可望而不可即的遥远彼岸。

亲爱的姆姆,舅舅既然应允了,我兴致勃勃地去告诉您; 竟没有想到您偏偏告诉我,圣衣会的会长绝不会允许21岁以下的女孩进会。您可能想象不到,这晴天霹雳,给我多么沉重的打击呀! 尽管如此,我仍没有丧失勇气,毅然与爸爸前去恳求他。他对我们的态度既冷淡又无动于衷,无论如何都不能改变他的主意。他给我们的答复只有一个坚决的“不!”字而已,不过临别时,他却冒出一句话:“当然,我只不过是主教的代表,若主教恩准你进会,我便无话可说了!

当我们从会长神父的住宅出来时,只见乌云翻涌,电闪雷鸣,下起滂沱大雨; 我的心境也愁云密布,悲痛欲绝。爸爸也不知如何安慰我才好,就答应带我到巴约镇去见主教,我当然非常感激爸爸;而且下定决心,若主教不允许我入会,我将亲自觐见圣父教宗。在我们动身之前,我照常生活,专心读书; 不过,最重要的是我越来越挚爱天主。有时心灵燃起炽热的爱火,令我有神魂超拔的喜悦。有一天夜晚,我不知该如何向主耶稣倾诉我对祂的爱慕之情,我多么渴望处处都有人侍奉祂、崇敬祂、挚爱祂; 我又痛惜地狱中无丝毫爱慕天主之情。于是不觉从内心深处,热情恳切地呼喊道,我心甘情愿被抛进这永罚及咒诅天主的火海内,为使在地狱之中,亦有人永远爱慕祂。我当然知道,这样并不能光荣天主,因为祂乐意看到我们永享福乐,绝不愿我们受永苦。然而,真挚纯洁的爱情有时难免令痴人说梦话。我如此满口呓语,并非不渴慕天堂,而是明白天堂无他,就是爱情。我已成了天主爱情的俘虏,只觉得熊熊爱火将我融化了,使我与祂合而为一,任何事物都不能把我们再分开了。

我们的主耶稣要安慰我,就让我有机会理解小孩子的灵魂境况。有一位可怜的妇女生病,由我来照顾她的两个女儿,大的才六岁。她们都非常乖巧听话,对我所说的话深信不疑,使我感到由衷的欣慰。圣洗圣事确实已将信、望、爱,超性三德根深蒂固地种植在人灵中,甚至在她们如此年幼而天真无邪的年纪,已经肯为了获得天国永生的赏报,而作出克苦牺牲了。当我要她们姐妹俩和睦相处时,我无需答应给她们玩具或糖果,只消给她们讲小耶稣圣婴,早已给好孩子准备的永恒奖赏就够了。那个姐姐开始明白事理,总是睁着大眼睛,兴趣盎然地望着我,静静地聆听,越听越入神,常提出些可爱有趣的问题,譬如小耶稣是什么模样呀,祂那漂亮的天堂又是怎样的呀。她还很认真诚恳地答应我,以后对妹妹凡事都会包容与忍让,更说她终身永不会忘记我的教诲。我时常把纯洁的灵魂,比作柔软的香蜡,能随各式各样的模型,印出美好圣善,或丑陋罪恶的样子来。我彻底明白我们的主耶稣意义深邃的圣训:“谁若使这些信我的小孩子中的一个失足犯罪,倒不如用大磨石拴在他的脖子上,把他沉在深海里。”(:18:6)

! 有多少灵魂,若从小就得到正确的指导,肯定都能成为伟大的圣人圣女呀! 我固然明白,天主使灵魂成全成圣的圣业,无需任何人力的协助; 然而,犹如花木的生长,全在天主的圣意,但祂却让经验丰富的园丁,悉心栽培稀有珍贵的奇花异卉成长; 同样道理,祂也需要灵修导师来协助祂,在世间用心栽培灵魂。否则,如果让一个不懂园艺技术的园丁,来管理花园,他怎么会成功地移花接木呢? 他不晓得这些花木的自然特性,譬如将玫瑰花嫁接移植到桃树上去,岂非异想天开吗?

记得家里从前爱养笼鸟,有一只金丝雀,鸣声美妙悦耳; 还有一只我特别喜爱的小红雀,是刚孵化即被捕养大的,它从未见过母雀。它失去了母雀的教导,朝夕只听到金丝雀清脆愉快的鸣啭,就极力仿效。小红雀天生温柔甜蜜的音色,要模仿金丝雀嘹亮的嗓音,的确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我爱静悄悄地观看它努力学习的模样,侧耳聆听它学而不倦的鸣声,真令人感动。殊不知,有志者事竟成,久而久之,它终于唱得和金丝雀一样婉转、响亮动听。亲爱的姆姆,是您从小教导我歌颂赞美天主! 我听惯了您纯洁圣善的歌曲,尽管我是如此的脆弱无能,但深信有朝一日,我会模仿今世经常听到的,那和谐的爱情圣咏音韵,在天上永远高唱,直到永世无穷!

! 我到底说到哪里去了呢? 这些反思使我离题太远了,我该继续讲我的圣召故事吧! 18871031,我独自与爸爸动身前往巴约镇,既充满了自信心,又因要谒见主教而非常兴奋。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出远门拜访,而没有姐姐陪伴,而且是到主教府去,难免紧张惶恐。我平时沉默寡言,除非回答他人的问题,而这一次却要主动解释前来的目的,详细禀告自己要进入圣衣会的理由,并证明自己确实有圣召,岂非难上加难吗? 我必须竭尽全力克服自己的羞怯,但《师主篇》中说:“爱情是无所不能的,凡事都可能,一切都可行!”的确,因对主耶稣的挚爱,使我勇于面对目前,以及日后所有一切的困难。当时,我深信自己必需以这些沉重的考验代价,来赚得永恒的福乐。然而,如今在圣衣会中执笔回想,反而觉得天主对我太慈悲了,我所付出的代价,简直微不足道,虽然我尚未享受到永福,但却乐意忍受千万倍的痛苦折磨,以获得与天主结合共融的恩宠。

当我们抵达主教府时,雨大得像是天上的银河泛滥了,雨水如瀑布般地从天边狂泻而下! 副主教瑞威润尼神父替我们预先约定会面的时日,他见我们准时到来,十分亲热地招待我们。但他看到我眼里噙着晶莹的泪珠,未免有点惊讶,就微笑对我说:“哎哟! 这些漂亮的珍珠,千万不要让主教看到啊!”他带领我们走过几间特别大的会客厅,令我感到自己的渺小,更犹豫不决,不知道该对主教说些什么才好。主教正与两位神父在走廊散步谈话,副主教上前和他讲了儿句话,就陪他到我们等候的会客厅来。那里的壁炉火焰燃烧得正旺,火炉前摆着三张巨大的太师椅。

主教进来时,爸爸和我就跪下求他降福,然后他便叫我们坐下来。瑞威润尼神父叫我坐在当中的大椅子,我很有礼貌地推辞,但他却坚持说,要看我会不会服从命令,我便毫不犹豫地坐上去。其实像我这样小的孩子,可以很舒服地坐四个人。瑞威润尼神父却坐在一张普通的椅子上,似乎非常舒服自在,我倒心里忐忑不安。我希望爸爸会替我讲话,但他却教我自己讲明来意。我尽心尽力将修道的心愿告诉主教,如果圣衣会的会长能在旁边代我说一句话,肯定胜过我现在的千言万语; 可惜正因为他的反对,我们才到这里来请愿。

主教问我想进入圣衣会,想了多久? 我答道:“主教,我想了好久好久啊!”副主教瑞威润尼神父就大笑说:“总不会是十五年吧?”我说:“差不多呀! 因为我从三岁起,就愿意把自己奉献给天主!”主教要使爸爸高兴,便对我说,我理当陪伴着爸爸多几年。殊不知,爸爸反而代我求情,而且非常严肃地对主教说,我们将随同本堂区朝圣团前往罗马,若未能得到他的恩准,我们将亲自觐见教宗请求。主教脸上闪现惊诧的表情,对爸爸肃然起敬。无论如何,主教还是必须和圣衣会会长商议,才能定夺; 但会长早已坚决拒绝让我入会修道,其结果可想而知。此次的请愿令我非常失望伤心,于是顾不得副主教先前的吩咐,不仅让主教看到我眼眶里闪亮的珍珠,而且两颊泪如雨下。他也大受感动,百般抚慰哄我,据说他从未对任何其他孩子,这么亲切温柔。

他安慰我说:“亲爱的孩子,这事并非毫无希望。知道你将陪伴爸爸到罗马朝圣,我替你高兴,这样会坚固你的圣召信念。所以你不该哭,反该振作起来,欢欢喜喜地前去才是。我下星期要到里修市镇去,将与圣衣会的会长商议,你们到意大利时,定可得到我的答覆。”主教很客气地陪着我们到花园去,他和爸爸一路谈笑; 当他听到爸爸说,我今晨特别把头发高高地束起来,以便看起来年纪大些,觉得很有趣; 因此主教至今谈起他的“这个小女儿”时,总不忘重复我头发的故事。老实说,我自己则希望无人知道这个秘密。副主教送我们到大门时说,他从未见过像爸爸这样的慈父,当爱女热切地把自己奉献给天主时,他竟同样虔诚恳切地将女儿奉献给天主。我们回到里修之后,始终没有好消息,我只觉得理想彻底破灭了,眼看事情越快成功时,困难却越重大,考验越严酷。然而,我的心灵深处,自始至终都保持深邃的宁静平安,因为我只要忠心耿耿地承行天主的圣旨,别无所求。亲爱的姆姆,在这段艰难困苦、辛酸难熬的日子,您一直怜悯劝慰我,使我终生难忘。

 

上一篇:第四章 初领圣体及坚振,玛利亚入圣衣会
下一篇:第六章 往罗马觐见教宗,三个月的等待期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