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白花春天的故事(圣女小德兰著)列表
·第一章 最早的美好回忆,温馨感人
·第二章 模范天主教家庭,仰望繁星
·第三章 宝琳娜进圣衣会,圣母显灵治
·第四章 初领圣体及坚振,玛利亚入圣
·第五章 救赎灵魂的感应,为圣召谒见
·第六章 往罗马觐见教宗,三个月的等
·第七章 小白花进圣衣会,穿会衣修内
·第八章 小德兰矢发圣愿,父病终纯
·第九章 直升天国小电梯,领悟爱德新
·第十章 指导初学生灵修,实践爱德
·第十一章 用爱火撬起全球,小小灵
·后记 圣爱的牺牲祭品,超凡入圣的
·附录 《自我奉献于天主至仁慈的圣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十一章 用爱火撬起全球,小小灵魂的情歌
第十一章 用爱火撬起全球,小小灵魂的情歌
浏览次数:3547 更新时间:2015-6-28
 
 
 

    我们仁慈的主,不仅在准备赏给我磨难考验时,预先警惕我,还使我特别渴望它。多年来,我心里就有一个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就是有一位当神父的哥哥。我常常想,倘若我的两个小哥哥不是早升天了,我就能够幸福地目睹他们在祭台上奉献弥撒了。我每每因没有这个福气,深感遗憾!岂知天主竞赏赐我做梦也想不到的幸福恩宠。原来只盼望有一位神父哥哥,能每天在祭台上纪念我,而今祂竟让我与祂的两位宗徒,结为灵性的兄妹。亲爱的姆姆,现在让我告诉您,天主如何满足我的心愿,使我的美梦成真。

    我们的会祖圣女大德兰,在1895年,赏赐给我第一位哥哥,当作我主保庆节的贺礼。那天正是洗衣之日,我正忙碌于工作时,院长耶稣·依搦斯姆姆把我叫到一边,把一位修道院青年修生的信读给我听。那修生说,他蒙圣女大德兰默感启示,要求一位圣衣会的修女,专为他及日后他所管理的灵魂的救恩祈祷。他许下以后每次奉献弥撒圣祭时,会特别为他的灵性姐妹祈祷。院长姆姆特选我做这位未来神父的传教姐妹。

    亲爱的姆姆,千言万语也无法向您描述我的兴奋、喜悦之情。我的心愿,竟在完全出乎意料的情况下满足了,心里顿生一种赤子般的天真喜乐。这令我回忆童年时代,当欢乐是如此的强烈时,而我小小的心灵乐不可支,似乎承受不起的情况。多少年来,我就再也没有尝过这种福乐了。如今顿觉心境焕然一新,却又显得如此陌生,仿佛久已忘怀的心弦,又在内心深处颤动起来一般。

    我既充分意识到自己任重道远,便立刻开始工作,加倍地热爱天主。我有时写信给我的神父哥哥。无疑地,我们是通过祈祷和牺牲奉献,来帮助传教士工作,但有时,我们的主耶稣乐意使两个灵魂,为光荣天主,在祂内结合在一起,也允许他们交流思想,互相鼓励彼此更虔诚真挚地爱天主。当然,这都需要有长上明确的恩准,否则擅自书信往来,其实反而害多益少;即使对传教士无害,至少对应该朝夕默想反省、专务内修的圣衣会修女来说,毕竟不宜。虽然偶尔才互通书信,但却因此心里就有无谓的牵挂,取代了与天主的默契共融;她或许还以为自己做了奇妙的事,其实下意识假托热心之名,自招不必要的分心罢了。敬爱的姆姆,我又离题了呀!虽不算是分心,但也是肤浅的讨论。您看,我永远改不了这种,喋喋不休地唠叨题外话的坏习惯,您读来必定感到厌烦吧?假如我下次又离题太远了,还望您见谅,多多海涵!

    第二位神父哥哥,是您于去年五月底赐给我的。当时,我郑重地表示,我已将自己所有的祈祷牺牲功德,为一位未来的宗徒,完全奉献给天主了,恐怕无力再为另一位做奉献了。您却回答我说:“谦卑听命,能使你的功德,有双倍的超性价值!”其实我心里也这么想。既然每一位圣衣会修女的热心功德,原该涵盖全世界,而且我盼望,倚靠天主的宠佑,不仅对两位神父有益,甚至能帮助更多的传教士呢!我为普世所有的神父们祈祷,但也不会忘记我们这里的神父们,他们职务的困难,同在遥远异教徒中传道的宗徒相比,也毫不逊色。总而言之,我愿意做一个真正的圣教会儿女,就像我们的会祖圣女大德兰一样,常按照基督世上的代表(教宗)的意向祈求,这是我今生的一个大宗旨。假如我的两个小哥哥尚在人间,我必定会全心全意与他们合作,但也不会忘记圣教会的普世利益;因此,现在我也是如此,特别与主耶稣恩赐的新哥哥们结合共融。凡是我所有的一切,也完全属于他们。天主太仁慈慷慨了,绝不会赐给我们所祈求恩宠的一半,何况天主是如此的富有,我向祂祈求什么,不必费心劳神一条一条列举出来,祂都会完全赐给我,因为祂是全知全能的呀!

    自从我有了两位神父哥哥,以及那些初学生小姐妹们之后,倘若我要将每个灵魂的需要,逐一详细向天主祈求,不但每天的时间都不够,恐怕我还会遗漏重要的事项。谦卑纯朴的灵魂无法理解复杂的方法,我就是这种人,我们的主默启我,这种极简单的方法,使我能够妥善履行我的职责。有一天,领圣体后,主耶稣让我明白《雅歌》上的这些话:“愿祢吸引我,我们就跟着祢膏油的馨香奔跑。”(歌:1-3。我的耶稣啊!根本无需再说:“当祢吸引我的时候,请祢也吸引我所爱的灵魂。”简单的一句:“吸引我”便够了!当一个灵魂成了祢熏人欲醉芬芳的俘虏,她是不会独自奔跑的;祢深深地吸引住她的自然结果,就是使她所爱的灵魂,全都如影随形地跟着她奔驰。

    譬如洪流经过时,必将沿途遇到之物,一起卷入海洋深处。我心爱的耶稣啊!人的灵魂亦不例外,当她流进祢圣爱的汪洋大海中时,必带着心灵洪流所有的宝藏!主啊!祢是知道的,我的宝藏便是祢欣然让我与他们结合的灵魂。这些灵魂是祢托付给我的,我敢借用祢所说的话,这是祢在尘世逆旅的最后夜晚所说的。我亲爱的耶稣啊!我不知自己在世上流亡之日,何时结束。恐怕我在人间歌颂祢的仁慈,尚有无数个夜晚;但总有我的最后一夜,那时我可以同样对祢说:

   “我已在世上光荣了祢,祢所托付给我的任务,我也圆满地完成了。祢在世上赐给我的人,我已将祢的圣名显示给他们。他们原本属于祢,祢将他们赐给我,他们都遵守祢的话。他们现在清楚知道,祢赐给我的一切,都是从祢那里来的。因为我把祢传授给我的道理,全教给他们。他们都领受了,而且确实知道,我是从祢那里来的,并且相信祢派遣了我。我为他们祈祷,不为世界祈祷,只为祢赐给我的人祈祷,因为他们都属于祢。我的一切都是祢的,祢的一切也是我的,我的荣耀是藉着他们彰显出来的。现在我要离开这个世界,回到祢那里去,而他们仍留在世上。圣父啊!求祢因祢的圣名,保护那些祢赐给我的人,好使他们合而为一,如同我们一样。如今我要往祢那里去了,趁我还在世上时,我说这些话,好让我的喜乐充满他们的心灵。我不求祢把他们从世上带走,只求祢保护他们免陷于凶恶。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就像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请用真理祝圣他们,祢的话就是真理。正如祢派我到世上来,我也派他们进入世界。我不但为他们祈祷,也为那些因他们的话而信了祢的人祈祷。父啊!我在哪里,愿祢赐给我的人也在哪里,让他们看见祢赐给我的荣耀,因为在创世以前,祢已经宠爱我了。我使他们认识祢的圣名,我还要继续这样做,为使祢爱我的爱情,能在他们内,我也在他们内。”(若:174-26

    是的,主啊!在我被祢拥抱在祢爱情的怀抱中,飞升天国之前,我就是这样重复默念祢的话。我这样或许太大胆鲁莽了,然而长久以来,祢不是允许我对祢要胆大心细吗?像浪子的父亲同大儿子所说的一样,祢对我说:“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路:1531。主耶稣啊!因此,我要用祢自己的这些话,为我心爱的人们,祈求天父恩赐他们圣宠。

    我的天主啊!祢是知道的,我一直渴望一心一意地挚爱祢。这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的志愿。甚至从我的童年时代,祢已先宠爱着我了,这爱随着时光日益增长,如今已经渊深莫测。爱情吸引爱情,我的爱情疾飞投奔祢,欣然想填满这爱情深渊,使之满溢。唉!它犹如一滴露珠消失在汪洋大海中!我要像祢宠爱我那样爱慕祢,就必须将祢对我的爱情,变成我的爱情,我的心灵才能找到安息。我的耶稣啊!在我看来,祢倾注在我身上的爱情,运胜过对任何其他的灵魂;因为这个缘故,我敢祈求祢宠爱祢赐给我的人们,就像祢钟爱我一样。

    如果有朝一日,我到了天上,发现祢爱他们胜过爱我,我必感到更加欣慰,因为我知道他们心灵的荒漠,比我的更广袤浩瀚,更迫切需要祢圣爱的沛雨甘霖。然而在今生,我想不到有任何爱情,比祢对我的爱情更伟大,情深义重,而我毫无功德,受之有愧呀!

     亲爱的姆姆,我刚才所写的话,您一定感到惊讶。我本来无意写这些。当我引用《圣经》的言辞说:“我把祢传授给我的道理,全教给他们。”等等,我只是想到我的初学姐妹们,并非指我的神父兄弟,自知没有资格教导传教士,我写给他们的,是我们主耶稣的祷文:“我不求祢把他们从世上带走,只求祢保护他们免陷于凶恶。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就像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我不但为他们祈祷,也为那些因他们的话而信了祢的人祈祷。”的确,我怎能忘却他们传教士千辛万苦传道所赢得皈依的众灵魂呢?

但对于《雅歌》上的歌词:“愿祢吸引我,我们就跟着祢膏油的馨香奔跑!”(歌:1-3。我尚未告诉您,我对这一段的理解。耶稣曾说:“若不是派遣我的父所吸引的人,谁也不能到我这里来。”(若:644。祂后来又说:“凡是祈求的,就必得到;寻找的,就必找到;敲门的,门就大开。”(玛:78。祂又加上一句话:“你们因我的名,无论求父什麽,我必定使你们如愿以偿。”(若:1413。毫无疑问的,一定是这个缘故,圣神在我们的主耶稣降生之前,早已默启先知说:“只要祢吸引我,我们就跟着祢奔跑!”我们要求被祂吸引,就是要与我们爱情的对象,亲密地结合共融。如果热火与冷铁都有思想,而铁能对火说:“请你吸引我!”这岂非证明,它愿意与火焰合而为一,烧炼成一块炽热的红铁,与热火分享火焰的本质吗?是的,这正是我祈祷的宗旨。我祈求主耶稣吸引我,进入祂圣爱的火焰中,与祂结合得如此亲密无间,以至于祂根本就在我的心灵内生活与工作。我觉得,熊熊爱火越焚毁我的心灵,我越虔诚恳切地祈求祂说:“请吸引我吧!”那些与我越亲近的灵魂,也就越跟着我心爱主耶稣的馨香迅速飞奔了!

是的,她们奔跑,我们一起快步飞奔,心火炽热旺盛的灵魂,绝不会停息下来!她们确实像圣女玛利亚·玛大肋纳一样,虽坐在主耶稣的脚前,静静地聆听祂灼热而甜蜜的教诲,表面上她们似乎对祂毫无奉献;其实,她们比整天忙于家务的玛尔大,贡献还要多呢!耶稣并非责备玛尔大忙忙碌碌埋头做家务,而是责怪她为这些世事过分操心烦恼罢了(路:1041。祂的慈母,圣母玛利亚也谦卑地忙着料理同样的家务,天天为圣家三口,辛辛苦苦地准备日常的饮食。所有的圣人圣女们都明白这个道理,尤其是那些以基督的福音,照亮普世的圣者,懂得更透彻。譬如圣保禄、圣奧思定、圣多玛斯.亚奎纳、圣十字若望、圣女大德兰,以及许多天主的好朋友,何尝不是从祈祷默想中,获得了令人惊叹渊博的学问,使天下聪明睿智者,无不仰慕崇拜?

    物理学家阿基米德曾说:“给我一根杠杆,和一个支点,我便可以撬起整个地球。”但是,他在这个物质世界,却找不到杠杆和支点,因为他忘了创造世界的天主,而圣人圣女们却找到了!他们以天主为支点,倚靠天主本身的全知全能;至于杠杆,便是祈祷默想的炽热爱火。他们就是用这根杠杆,撬起了地球;圣人圣女们在“战争的教会”中,将继续运用这根杠杆,来撬起全球,直至世界末日。(注:“战争的教会”,或“作战的教会”:指为抵抗三仇(魔鬼、世俗、情欲),以争取永生,仍生活于现世之教会(信友);与在炼狱“受苦的教会”,和在天堂“得胜的教会”,同属基督奥体。)

    亲爱的姆姆,我还是必须告诉您,“我心爱主耶稣的馨香”是什么!我们的主已经升天了,我只能追随祂留下的足迹。生气勃勃、充满着神圣活力和精力的足迹!清香馥郁迷人的芳踪!我只需翻开《圣经》,便呼吸到耶稣浓郁令人陶醉的馨香,就知道该往什么方向飞奔了。我不争那最先的位置,而是最后的,因为“最后的将成为最先的,最先的又将成为最后的。”(玛:2016。我让法利塞人上去那首座,而我则满怀信赖心,虔诚地诵念那税吏谦卑的祷文:“天主啊!可怜我这个罪人吧!”(路:1813。我尤其要仿效玛利亚·玛大肋纳,她那令人惊讶,其实我应该说,她对耶稣那份渊深似海的爱情勇气,深得耶稣的欢心,更有一种令我着魔的魅力。(路:747

    并非因为我有幸蒙主恩宠护佑,免犯大罪,才敢于怀着信赖心和爱情,举心仰慕天主。我觉得,即使自己的良心上,有着所有人们能犯的罪过,我仍不会失去对天主的信赖心,只会带着一颗悲痛、忏悔、和破碎的心,投进救主的怀抱。我知道祂宠爱回头的浪子(路:1532,我又听见祂对玛利亚·玛大肋纳(路:747,和那位被抓到行淫的妇人(若:810-11,以及在井边的撒玛利亚妇人(若;47-26所说的温柔慈祥话语。没有任何人能把我吓倒,因为我深深地信赖祂的慈悲与圣爱。我也知道,即使是极其恶劣的滔天罪行,在主耶稣的慈爱中,犹如一滴清水投入洪炉中,刹那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据说,有位沙漠隐修的圣人,如何感化了一名淫妇回头悔改,她伤风败俗的行为,玷污了整个国家的名声。这个罪妇蒙主恩宠感动,改过自新后,跟随这位圣人,要到沙漠去做严厉的克己苦身等补赎神工。在旅途的第一夜,罪妇因爱主心切,痛悔万分,尚未抵达隐修地点,即魂归天国。这时,隐修圣人看见她的灵魂,由无数的天神簇拥着,冉冉升到天主怀中去了。

    这个经典范例,美妙地阐述了我想说的,然而这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亲爱的姆姆,如果像我如此软弱而不完美的灵魂,都能感受到这般炽热的爱情,那么,凡欲攀登爱德巅峰的灵魂,必如愿以偿。因为主耶稣并不要求我们,去完成什么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只要我们真心诚意地感恩,彻底弃绝自己,谦卑地舍己从人,全心全意信赖和挚爱天主罢了。

    天主曾说过:“我无须从你的圈内捕捉山羊,因为森林里的百兽都属于我,山陵上的千万走兽都是我的。天空中的一切飞鸟,我都认识,田野间的所有野兽,我全知悉。如果我饥饿,我不必告诉你,因为世界和其中的一切,都属于我。难道我吃公牛的肉,或喝山羊的鲜血吗?你该向天主奉献,感恩与赞颂的牺牲祭献,又该向至高至尊者履行你的誓愿。”(咏:509-14

    这就是耶稣向我们所要求的了!祂不需要我们的工作,只需要我们的爱情。这位宣言祂饥饿时,绝不对我们诉说的天主,竟不惜纡尊降贵,向撒玛利亚妇人乞讨水喝。祂确实十分口渴,但当祂对她说:“请给我点水喝吧!”(若;47,这是宇宙创造主向祂可怜的受造物,渴求爱情呀!祂渴望得到爱情!

    是的,耶稣口渴得越来越厉害,然而,祂在世间的无数门徒中,所遇到的无非是忘恩负义之徒,冷漠无情之辈!唉!连最亲近祂的爱徒们,肯毫无保留地,竭尽心力把自己完全奉献给祂,以报答祂无穷无尽圣爱的人,更是寥如凤毛麟角了!有幸能够深刻理解我们天上的净配,这内心最深处奥秘的人,是何等的幸福啊!亲爱的姆姆,倘若您愿将您所领悟的这些道理,全部诉诸笔墨,必定是绝妙好文!但您却像童贞圣母那样,把这些事情铭记在心,密而不宣(路:219。您却对我说:“公开宣扬天主的作为是光荣之事。”(多:127)。我觉得您保持缄默是有道理的,因为尘世的语言文字,永远无法传达天国的奥秘。

    至于我呢,尽管写了长篇大论,实际上尚未正式开始呢!我心灵之眼所看到的,是如此美妙的景致,变化莫测的神秘色彩,非笔墨所能形容描叙的超性境界。我深信度过今生漫漫的长夜后,那神圣的画家自会供给我以天国璀璨绚丽的色彩,我才能将心灵所看到的神奇意境描绘出来。但是,亲爱的姆姆,您既然表示希望深刻地洞悉我心灵隐密的圣殿,要我将生平感到最欣慰的美梦,以及您称为我的“赤子之道”,详详细细地记录下来。我唯有遵命照办,如今我快要结束我的心路历程。若蒙您恩准,下文是特别对我们的主耶稣倾诉的,因为我这样易于生动地表情达意,畅所欲言!您或许会觉得我有点言过其实吧?但请您放心,我完全没有夸张的心意,心中只有谦卑、平安、和宁静。

我的耶稣啊!祢引导我的灵魂,情长义更长!是何等的仁爱慈祥、温柔体贴啊!谁能叙述得清楚而详尽呢?自从祢光荣的复活节良辰吉日开始,我心灵的狂风暴雨,便猖獗肆虐;直到五月的一天,才有一线恩宠的光辉,照亮我黑暗忧伤的夜晚。其时我暗自思忖,祢对宠爱的灵魂,有时会恩赐他们神秘的梦境。但我又想到,自己绝对没有福气享受这种神慰。对我而言,只有黑夜,永远是昏暗幽深的夜晚!就是在这最漆黑的风暴中,我呼呼入睡了。

殊不知,第二天,即五月十日,晨曦渐露时,我竟梦见自己与院长姆姆,在修院的走廊上散步。突然间,不知从何处来了三位圣衣会修女,身穿会衣,披着修女的头纱;她们气度不凡,神采奕奕,我顿时领悟,她们想必从天而降。我心里想:“啊!倘若我有幸能看清,她们其中一位的面容,那该多么幸福啊?”她们仿佛知道我的心愿,那位最高的圣女,竟向我走过来,我立刻跪下来,她便揭开面纱,披在我的头上,我心中的喜悦,简直无法形容啊!

我立刻认得,她是法国圣衣会的创始者,耶稣·亚纳姆姆。她的圣容美丽无比,超凡脱俗,但没有光辉的光环,而笼罩着我们俩的面纱虽那么厚,却弥漫着柔和的祥光,似乎来自她天使般灿烂的面容。她温柔地爱抚着我,看见她如此疼爱我,我便大胆地问她:“亲爱的姆姆,请您告诉我,我们的天主是否要让我久留尘世?祂会很快就来带走我吗?”她和蔼可亲地微笑着说:“是的!快了!很快!我向你保证!”于是,我又问道:“敬爱的姆姆,请您告诉我,天主对于我所奉献的,这些可怜的小德行与志愿以外,是否已别无所求了?祂对我满意吗?”

这时,我们可敬的姆姆更显得容光焕发,她的表情显得更亲切,慈祥地回答:“好天主对你不再有任何其它的要求了!祂很高兴!对你非常满意!”于是,她双手抱着我的头,轻轻地抚摩,又温柔地亲吻我。我心中的喜悦之情,难以言喻。我的心灵洋溢着幸福的神慰与神乐,又念及我的姐妹们,正想代她们乞求一些恩宠时,唉!竟蓦地从梦中惊醒了!然而,心灵中欣喜若狂的幸福情怀,简直无法以语言文字来形容。韶光飞逝,不知不觉,这个神秘的美梦迄今已数月矣,但梦境依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同样令我神怡心醉。这位圣衣会圣女姆姆慈爱微笑的仪态音容,犹在眼前,我仍感觉到她温柔的爱抚。主耶稣啊!祢曾命令汹涌的波涛停息,澎湃的风浪顿时平静!(玛:826)。我心湖的风浪也一样!

梦醒之后,我更确信天堂的存在,而且深信,天乡住满了宠爱我,视我如他们亲子女的灵魂。迄今为止,我甚少听到人们谈起可敬的耶稣·亚纳姆姆,也没有特别恭敬她,而且从未祈求过她的宠佑帮助。因此非常感动和感激,这美梦的印象特别温馨甜蜜,刻骨铭心,永志不忘。如今我深刻明白,她常惦记眷顾着我,这念头使我更热切爱慕她,以及我圣父天国所有亲爱的诸圣。

我心爱的天主啊!这个美梦的恩宠,不过是祢将倾注更大的圣宠给我的前奏罢了。请容许我今日提醒祢,并宽恕我的愚昧无知,让我再次向祢唠叨我内心无穷无尽的志愿和渴望,请祢满足我的愿望,以便医治我的心灵。我亲爱的耶稣啊!我有幸成为祢的净配,成为圣衣会的女儿,又因与祢结合共融,而成为无数灵魂的慈母,难道这尚不足以令我心满意足吗?但我还觉得有其它的使命,我觉得天主召叫我,去当神父、宗徒、殉教烈士、和教会圣师。我热切渴望完成最英勇无比、惊天动地的功业;十字军壮烈的勇气,在我心中燃烧,我切愿为捍卫圣教会而战死沙场。

啊!神父的圣召!我的耶稣啊!当我一言祝圣面饼时,祢即从天而降,让我以挚爱捧在手中!我要以多大的爱情,把祢分送给灵魂!尽管我热切渴望当神父,但另一方面,我又赞叹和敬佩五伤圣方济各的谦卑,愿仿效他拒绝领受崇高尊贵的神父司祭职(注:他终身心甘情愿当个六品的副祭)。如此互相矛盾的志愿,又该如何调和呢?

    我至爱的主啊!我愿学先知和圣师们,做灵魂的明灯,指引他们道路;我愿不辞辛劳,跋山涉水,走遍世界各地,传扬祢的圣名,在异教国土上,竖起祢光荣的十字架。仅在一个地区传教,不能满足我的心愿,我要把福音传遍天涯海角,直达穷乡僻壤,无远弗届,甚至最遥远的荒岛。我要成为一名传教士,不仅传福音几个寒暑而已,而是从宇宙创始,直到世界末日。

    最重要的是,我非常渴望获得致命殉道烈士的荣冠。殉教!这是我幼年的梦想;而且随着我隐居圣衣会修院斗室的岁月,这个心愿日益强烈。但这也是一种愚痴的妄想,因为我不仅渴望遭受一种苦刑折磨,我必须受尽世上所有的酷刑,才能满足我受苦的欲望!主耶稣,我崇敬的净配啊!我要像祢一样,饱受鞭笞之苦,然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我愿如圣巴尔多禄茂,被剥皮而死,愿如圣若望,被投进沸腾的油锅,愿如圣依纳爵.安提约基亚,被猛兽嚼碎于斗兽场中,成为堪当奉献给天主的牺牲祭品。我要与圣女依搦斯和圣女则济利亚,延颈笑迎刽子手的利刃;我要像圣女贞德那样,在火刑柱上被熊熊烈火烧死时,仍虔诵耶稣圣名不绝于口。

我一想到“假基督的时刻”(注:详见(若一:218):假基督:意指相反天主的恶势力出现。教友应提高警觉,向黑暗势力作战。)基督徒将遭受种种惨绝人寰的恐怖酷刑折磨,我的心灵不胜激动,渴望能尝遍世间所有这些考验磨难。耶稣啊!请翻开那“生命册”(注:见(默:2127:“只有那些记载在羔羊的‘生命册’上的人”,才可以进入天上的新耶路撒冷城)。其中记录祢所有圣人圣女们的德行,我殷切期望为祢全部都付诸实践。对于我的这种痴心妄想,祢又将如何回应呢?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更脆弱无能、更微不足道的灵魂吗?然而,正因为我的软弱无能,祢才乐意满足我那些最微小、又最幼稚的愿望;而且,今日又因祢的圣爱美意,更要满足我那些比宇宙还宏大的心愿。这种志愿真不啻致命殉道啊!有一天,我翻开圣保禄宗徒的书信,以求缓解我的痛苦;读到他的《格林多前书》第十二章时,我顿时豁然省悟:原来一个人不能同时成为宗徒、先知、及圣师,圣教会是由不同的成员组成的,犹如人体由各有所司的肢体器官组成,眼睛不能同时成为双手啊!

答案已经非常明确,但我还是不满意,仍不是我所渴望寻求的心灵平安。圣十字若望曾说:“那么,该降低到自己虚无的深渊,然后才能升高,到达我所指望的目标。”于是,我并不失望,继续读下去。果然找到足以安慰我心灵的训导:“你们该热切追求那更大的恩赐。我要指示你们一条更完美的途径!”(格前:1231。圣保禄宗徒接着解释,所有一切的恩典,无论如何完美,若没有爱德,仍然一无是处。(格前:131-13。爱德是奔赴直达天主台前,最卓越高妙的捷径。阿肋路亚!我终于找到了心灵的憩息处!

当我默想圣教会是基督奥体的道理时,我在圣保禄宗徒所描述的各肢体中,看不出自己究竟是那一个肢体?难道我希望在所有各肢体中,都看到自己吗?爱德是开启我圣召的钥匙。我明白,圣教会既然是由不同的肢体所组成的,其中必有最尊贵、最重要而不可或缺的器官,那就是‘心脏’呀!我知道圣教会有一颗“心”,这颗心燃烧着炽热的爱火,就是这爱火给予各肢体生命。我也知道,如果这爱火熄灭了,则宗徒不再宣扬福音,殉道烈士也拒绝致命流血了。我领悟爱德涵盖所有的圣召,以及一切的使命;爱德便是万有,它纵贯古今,横遍寰宇,因为它是永恒不朽的!

于是,我喜出望外,不禁欢呼道:“耶稣,我的爱啊!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圣召!我的圣召就是爱情,爱主爱人啊!是的,我在圣教会的怀抱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我的天主啊!这个位置是祢亲自赏给我的,就在我圣教会慈母的心中,我便是爱情呀!如此说来,我要成为一切,要包罗万象,拥抱宇宙,我的梦想才能实现!”

为何说我心中喜不自胜呢?这还不能清楚地表达我的思想感情。我该说,心境的平安宁静,已成为我灵修道路上的良伴,像航海者看见海上引导船只进入港口的灯塔时,心里那种平静一样。爱情的光明灯塔啊!我知道如何直达祢的跟前,因为我找到借用祢的爱火,把它据为己有的秘诀了!

耶稣啊!我不过是个脆弱无助的孩子,但正因我的这种懦弱无能,才敢向祢自我奉献,作为祢圣爱的牺牲祭品。在古律法时代,只有纯洁无瑕的全燔祭,才得到全能的天主喜悦接纳;因为唯有最完美的牺牲祭品,才能赔补祂的公义。但今日爱情的法律,已取代了敬畏的古律法;而且这爱情竟拣选了我,这个软弱而不完美的受造物,作为牺牲祭品!这个选择是否值得天主来爱她呢?是的!当然值得!因为要满足天主无穷无尽的爱情,这爱情就必须屈尊俯就,化为虚无,再将这虚无化成爱火。我的天主啊!我明白,正如圣十字若望所说的:“只能以爱还爱!”因此,我曾竭尽全力去寻求,而且已找到了宽慰我心灵的方法,那就是对祢以爱还爱呀!

主啊! 祢向门徒抱怨说:“世俗的人应付自己的世事,比光明之子更精明”之后,又训诲门徒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要用不义的钱财去结交朋友,等到你们匮乏的时候,这些朋友会迎接你们到永久的居所。”(路:168-9

我作为光明之子,明白我要有英勇豪迈的壮志雄心,要负起一切的使命,实践自己的圣召。不过,倘若那些财富,很可能陷我于不义,于是,我趁早利用这些财富,来结交天上的朋友。古时厄里叟请求先知厄里亚说:“请把你的精神加倍给我,使我成为你的继承人!”(列下:29;于是,我在诸天神及众圣人圣女前,这样对他们说:“我是所有受造物中最渺小的,我深知自己的可怜卑劣;但是,我却知道你们高贵慷慨、襟怀豁达、善良圣洁的灵魂,热爱行善事。因此,天国幸福的神圣居民啊!我虔诚恳切地祈求你们,请收养我为你们的子女。你们佑助我所获得的光荣,将全归于你们。我只请你们俯允我的祈求,为我向天主求得双倍对主的爱情!”

我的天主啊!我不敢思索衡量自己要求的严重性,因为恐怕将要被自己这种过分胆大的奢望所压垮!我唯一的借口,便是以小孩子自居,因为孩子天真无邪,童言无忌,必蒙谅解。但是,倘若她的父母贵为君王,富有四海,他们必定会毫不犹豫地,满足小女儿的心愿;因为他们宠爱小女儿,甚于他们自己的性命。他们有时为了令小女儿欢喜,甚至会屈尊俯就她幼稚愚痴的愿望,做出近乎愚痴的事呢!

    神圣的万王之王啊!圣教会是祢的皇后,因为她现在是祢的净配!我是圣教会的小女儿,我不要求财富与光荣,甚至不要天上的荣耀,因为所有的光荣都属于我的兄弟姐妹们,即天神和圣人圣女们的权利。我的光荣,将是我母后圣教会容颜流露出来的光芒!啊!不! 我只要求爱情!耶稣啊! 我只要热切地爱慕祢!除了挚爱祢之外,我不知该做什么事。我不宜干轰轰烈烈的伟大事业;我不能传扬福音,也不能流血殉道。这都无关紧要!有我的兄弟姐妹们代我做了。而我这个小女儿,只亲密地偎依在祢的宝座下,为那些英勇战斗的兄弟姐妹们,更热烈地爱慕祢。

    既然爱情是要以事实为证的,那么,我又该如何表示我的爱情呢?好吧!这个小女儿会遍撒鲜花,让芬芳馨香笼罩着天主神圣的宝座,用她银铃般的甜美嗓音,高唱爱情的赞歌。我心爱的主啊!我便是这样,在祢眼前唱歌撒花,度过我短暂的生命。除了撒花之外,我没有别的方法,来证明我对祢的爱情了。这就是说,我在极微不足道的言行中,一个眼光、一句话语,举手投足间的小小克己牺牲,都不轻易放过。我愿为了挚爱祢,善用甚至最微小的行为,愿意为爱祢而受苦,也为爱祢而欢乐;我就是这样载歌载舞地撒花。我今生今世遇到克己小花儿时,无不立刻将它的花瓣遍撒在祢面前,唱歌赞美祢,即使我必须从荆棘丛里,采摘玫瑰花,我也要引吭高歌,荆棘越长越尖锐,我的歌声也越清脆甜蜜。

    但是,我的耶稣啊!我的香花,和我的歌声,对祢又有何用呢?啊!我全明白了!这阵阵芬芳馥郁的馨香,这片片娇嫩而毫无价值的花瓣,这声声发自我可怜小小心灵的情歌,确实是祢所喜爱的呀!虽然是区区小事,但祢仍会发出会心的微笑。在天堂“得胜的圣教会”欣然俯身,拾起这些散落的玫瑰花瓣,呈献到祢的圣手中,获得无限的价值后,把它们撒向在炼狱“受苦的圣教会”,以熄灭那里的熊熊烈火,又撒向在世间“战争的圣教会”,以助其常常赢得辉煌的胜利。

    我的耶稣啊!我一往情深地爱着祢!我热爱我的慈母圣教会。我牢记圣十字若望的话:“纯粹真挚的爱情最微小的行为,比其它全部的工作,对圣教会更有价值!” 但这纯真的爱情是否在我的心灵中呢?我这些无穷无尽的愿望,难道只是我一厢情愿的痴心妄想,犹如春梦浮云,一过便无痕迹吗?主啊!如果真是痴想幻梦的话,则请祢光照启迪我的心灵;祢知道我一心一意只寻求真理,仅此而已。倘若我的志愿太轻率狂妄,祈求祢解救我脱离这些梦想,脱离所有殉道中这最悲痛的致命牺牲。然而,我得承认,如果我日后不能达到,我的心灵所热切渴望的高超灵修境界,那么,在这种殉道致命的痛苦中,在我愚痴的幻想中,所尝到的爱情滋味,必定比将来我在永生享受的福乐,还要来得更温馨甜蜜呢;除非祢显神迹,祢是无法抹去我在尘世所有一切愿望的美丽记忆。主耶稣,我心爱的耶稣啊!假如仅仅爱情的渴望,便能令我感到欣喜万分,那么,日后永远拥有爱情、享受爱情,那将是多么甜蜜幸福啊!

     像我如此渺小不完美的灵魂,怎能渴望获得这么圆满的爱情恩宠呢?开启这个奥秘的钥匙又是什么呢?我们的主,我唯一的挚友啊!祢为何不把这些无限的愿望,留给那些崇高伟大的灵魂,那些翱翔在九霄云外的神鹰呢?唉!我不过是一只可怜的小鸟,羽翼未丰,不是一只神鹰,仅有老鹰的一双眼睛和一颗心罢了!然而,尽管我极其渺小,却敢注视着圣爱的太阳,心灵怀着熊熊的爱火,切愿冲天飞奔到祂的面前!我要效法神鹰,展翅迎风飞翔;无奈我只能拍打着小翅膀而已,无力凌空高飞,遨游太空。

     最终我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呢?我会因软弱无能,悲痛至极而死去吗?啊!不!我甚至不会因此而伤心难过。我勇于弃绝自己,全心信赖天主,忠心耿耿地承行主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圣爱的太阳,直到海枯石烂,至死不渝。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狂风或暴雨也吓不倒我。纵使浓厚的乌云遮蔽了我心爱的阳光,而我似乎觉得今生今世,只有黑沉沉的漫漫长夜;其实那正是我最幸福快乐的时刻,这时我对主的信赖心,已达到无以复加的境地。我不敢转移我的目光,谨慎地坚守我的岗位,因为我知道愁云惨雾的后面,我那可爱、甜蜜、温暖的太阳,依旧光辉灿烂如故。

    我的天主啊!我深知祢是如此情真意切地挚爱着我,我唯一的任务就是以爱还爱。但是祢知道,我往往忽略了这神圣的职责,远离了祢,让尘世泥泞的池沼,污染了我羽毛未丰的翅膀,“我像燕子般呢喃,像鸽子般哀鸣!”(依:3814。无限仁慈的主啊!我的悲鸣使祢明白我的一切,而且我也记得祢曾说过:“我来不是为召叫义人,而是为召叫罪人。”(玛:913

     倘若祢对祢可怜脆弱的小鸟凄凉的悲鸣,依旧充耳不闻,仍隐藏在云层中,不肯露出曙光;那么,我则甘心身陷泥泞,让严寒透骨,手足冻僵,非但不辞劳苦,反而乐在其中,愿承受这罪有应得的痛苦。圣爱的太阳,我唯一的挚爱啊!我沐浴在灿烂的光辉下,因自己的渺小软弱,而欣慰喜悦,心安理得。我清楚知道天国的群鹰都怜悯我、保护和捍卫我,佑助我驱走可恶的鹰隼,就是那虎视眈眈,随时想吞噬我的魔鬼。我并不惧怕它们,因为我知道自己并非注定为鹰隼的猎物,而是要做圣鹰的牺牲品。

    永生的圣言、我的救世主啊!祢便是我挚爱而深深迷恋的圣鹰。祢纡尊降贵,莅临这流亡之地,心甘情愿受尽痛苦折磨死去,以拯救灵魂,把他们送入圣三的怀抱,那爱情的永恒家乡中!祢虽上升到那高不可攀的光明之天,却又回到我们这涕泣之谷,隐藏在小小雪白的面饼形象内,以祢的圣体来滋养我的心灵!耶稣啊!请恕我直言,祢对我们的爱情,简直是愚不可及的痴情啊!知道祢如此痴爱世人,我的心灵怎能不奔赴祢呢?我对祢的信赖心浩瀚无边,怎能穷尽呢?

    我知道圣人圣女们,为热切爱慕祢,往往做出愚痴的事情;但他们同时是神鹰,也成就了伟大的圣业。至于我呢,我太渺小了,不能成就大事。我至尊无上的圣鹰啊!我的痴心妄想就是,奢望祢的圣爱能接受我为牺牲祭品;我痴心妄想借助天神、圣人、圣女们的佑助,乘着祢全能的羽翼,直飞到祢跟前!我愿耐心地等待,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祢!我渴望并迷恋上祢圣目对我的凝视垂顾,我愿作为祢圣爱的牺牲猎物。我满怀希望,知道有朝一日,祢会自天上俯冲扑向我,抓住了我,带我到所有爱情的神圣源头,最后将我抛进爱火烈焰飞腾的洪炉深渊,使我永远成为祢幸福的牺牲祭品。

    耶稣啊!我真愿意告诉所有的小灵魂,祢对他们不可思议、难以言喻的无限仁慈圣爱,如何屈尊俯就他们,但力不从心,书不尽言,言不尽意!我觉得倘若祢能找到一个比我更软弱无能的小灵魂,而她又能全心全意委身信赖祢的无限慈悲,祢必欣然恩赐她更大的圣宠!我心爱的净配啊!我为何有这热切传扬祢圣爱奥秘的心愿呢?祢岂非亲自将这个真理传授给我吗?难道祢不能将这奥秘启示给别的灵魂吗?是的!我知道,祢确实如此,而且我也恳求祢这么做呀!

我祈求祢聊垂慈眼,眷顾尘世成千上万的小灵魂!

我恳求祢在这个世界上,拣选一个军团的小灵魂,

作为祢爱情的小小牺牲祭品!

 

(《小白花春天的故事》全书终。)

 

 

 

上一篇:第十章 指导初学生灵修,实践爱德小行为
下一篇:后记 圣爱的牺牲祭品,超凡入圣的境界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