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白花春天的故事(圣女小德兰著)列表
·第一章 最早的美好回忆,温馨感人
·第二章 模范天主教家庭,仰望繁星
·第三章 宝琳娜进圣衣会,圣母显灵治
·第四章 初领圣体及坚振,玛利亚入圣
·第五章 救赎灵魂的感应,为圣召谒见
·第六章 往罗马觐见教宗,三个月的等
·第七章 小白花进圣衣会,穿会衣修内
·第八章 小德兰矢发圣愿,父病终纯
·第九章 直升天国小电梯,领悟爱德新
·第十章 指导初学生灵修,实践爱德
·第十一章 用爱火撬起全球,小小灵
·后记 圣爱的牺牲祭品,超凡入圣的
·附录 《自我奉献于天主至仁慈的圣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后记 圣爱的牺牲祭品,超凡入圣的境界
后记 圣爱的牺牲祭品,超凡入圣的境界
浏览次数:3444 更新时间:2015-7-7
 
 

     小德兰生前曾说:“这部心史有许多篇章,世人是永远无法读到了!”我们有必要重复和强调她的话;的确,她所遭受的许多苦难,是不能在这个世界公开揭露的;因为天主非常谨慎地,将这些痛苦的功德和光荣隐藏起来,留待日后在天堂论功行赏时,才由祂亲自揭开所有的帷幕,显露出清晰的真相。她在矢发修会圣愿之日,便向主呼求道:“我的天主啊!请赐给我心灵或肉体的殉道苦难,或两者同时给予我吧!”她也坦率地承认,我们仁慈的主,确实满足了她今生今世所有的愿望,尤其是这个殉道的志愿,比其它的心愿,更是加倍地赐给她!祂使“禁锢在祂圣心内那无限柔情的滚滚洪流,流溢到祂小净配的心灵。”这正是她那优美的诗篇,非常恰当地描述的“神圣的殉情!”她解释自己这个道理说:“自我奉献作爱情的牺牲祭品,并非自献于甜蜜和慰藉,而是献身于所有一切的辛酸痛苦,因为爱情只依靠牺牲而活着!...我们越将自己完全奉献给爱情,就必须越将自己奉献给艰难痛苦!”因此,既然她要攀登“爱情的巅峰”,她天上神圣的导师便带领她,走在荆棘丛生、崎岖不平的痛苦途径上,只有抵达荒凉的峰顶时,她才舍身致命做“爱情的牺牲祭品”!

我们已目睹她毅然离开如此疼爱她的慈父,放弃那么幸福温馨的家庭生活,隐居圣衣会苦修,这是多么重大的牺牲啊!但人们或许想象,她在修院又遇到两位亲爱的同胞姐姐,大家同心同德修道,互相照顾,该减轻她的牺牲之苦吧?其实正好相反,这倒成为这位年青初学生的痛苦考验,给予她许多刻苦克制自己姐妹情深冲动的机会。她严格遵守修院缄默的会规,而她也只在娱乐散心时,才见到亲姐姐。倘若她不努力克己,要随顺自己本性的私欲偏情,便可以趁机亲近姐姐们谈心。但“她却特意与最难相处的修女做伴”,因此,人们都看不出,她与同胞姐姐们有什么特殊亲密的感情。

她进修会后不久,即被委派协助耶稣.依搦斯修女处理餐厅的事务,这便是她最亲爱的二姐“宝琳娜”;这又成为她新的克己牺牲良机。小德兰知道会规禁止所有不必要的谈话,她因此沉默寡言,绝不与二姐多说一句知心的话。她后来对宝琳娜说:“我的小母亲啊!我那时多么痛苦啊!我竟不能向您敞开心扉,倾诉衷肠,我想您几乎不认识我了!”

她经过五年英勇的刻苦缄默,直到耶稣.依搦斯修女被选为院长;选举的那晚,人们都以为小德兰可能心中暗喜,因为从此以后,她该可以像往日一样,自由自在地向她的“小母亲”倾吐心声,畅所欲言吧?然而,自我牺牲已经成为她的家常便饭,她竟是所有修女之中,与院长耶稣.依搦斯姆姆见面谈话最少的一个!如果她有一个最热切的愿望,那就是成为人们眼中,最微不足道、最弱小无能的一个。她更表示:能够死在别位院长姆姆的怀中,而不是她亲爱的小母亲”(宝琳娜),为她更幸福,因为这样能锻炼她服从权威的精神,在天主的眼中更光荣呢!

她渴望严格地遵照会祖圣女大德兰所要求的理想,过完美圆满的圣衣会修道生活;因此,尽管她经常感到神枯的殉道痛苦,但仍依照会规,不断地祈祷默想;尤其是当她在做无需全神贯注的工作时;便自然而然地与天主默契共融。有一天,一位初学生走进她的房间,见她的面容显出天上的神情,手中依旧缝纫不辍,仿佛沉浸在最深邃的默想中一般。年青的初学生非常震惊地问道:“您在想什么呀?”小德兰的眼里闪烁着泪花回答:“我正在默想‘天主经’的第一句!我们能称呼好天主‘我等父’,多么甜蜜温馨,多么荣幸啊!”又有一次,她说:“我不知道到了天堂,比我如今在世上能多得些什么呢?当然,那时能面對面的享見天主,但若说是亲密地与天主同在,则我在尘世已经如此了!”

天主圣爱的火焰正焚烧着她,以下是她亲口说的话:“自从我于天主圣三瞻礼‘自我奉献于天主至仁慈的圣爱’后数日(注:见第八章,及附录),当我正在圣堂开始拜苦路时,突然感到有一支火箭射伤了我;那火箭是如此的灼热,我还以为自己会立刻死去呢!我不知如何解释这种神魂超拔的境界,爱火的炽热强烈,无可比拟!似乎有一股无形的神力,将我整个人投进火海中。...啊!何等的爱火呀!何等的温馨呀!”

当院长姆姆问她,这种神魂超拔的境界,可是她生平的第一次经验时;她坦率地回答说:“亲爱的姆姆,我经历过多次这种爱情的出神经验,尤其是在初学时期,约有一个星期之久;那时,我感到超然物外,远离了尘世,似乎有一层帷幕,将人世间所有的一切,全都掩盖起来。不过当时,我不觉得像被真实的火焰焚烧那样,虽有神魂超拔的神乐,心灵仍承受得住,并不觉得肉体要与灵魂分离。至于我刚讲到的这一天,拜苦路时的出神境界,则迥然不同,若再延长一分或一秒钟,我的灵魂肯定会从肉体解脱出来呢!唉!当我回过神来时,见自己仍留在这个世界上,神枯的苦涩顿时回到心灵中!”固然,天主的圣手确实收回了祂的火箭,但已经造成了致命的伤痛!

在她与天主亲密无间的结合共融中,小德兰能够完全克制自己的言行举止,为爱情作出牺牲。在她心灵的花园中,所有各种馨香的美德,像万紫千红的春花般,绚丽多彩,迎风怒放。但我们千万别以为,这些美妙的超性神花,是自然绽放,无需她辛勤栽培的!须知,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

本笃会院长祁朗佑说得好:“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经历深刻的痛苦,就没有美满的丰收,无论是肉体上的痛苦、难言的心灵隐痛、或唯有天主才知道的考验磨难。当我们阅读圣贤传记时,内心萌发圣善的思想、英勇豪迈的的志向,我们便不该像看世俗书籍那样,仅仅赞赏作者的天才与学问;我们更应当想到,我们能够从书中得到的这些灵修益处,毫无疑问的,都是这些圣贤们千辛万苦,用重大的牺牲代价换来的。”

因此,如果小德兰今日感化了无数的心灵,她造福人间的功德,是无法衡量的;我们该相信,她确实付出非常沉重的牺牲代价,与主耶稣拯救我们灵魂同样的代价:那就是以受苦和十字架!

她所遭受的各种痛苦折磨中,最突出的就是自我克制,不断地奋力与自我作战,拒绝满足她自己高傲与急躁天性的任何倾向。她从小就养成好习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绝不原谅自己,从不怨天尤人,受冤屈也不辩护。进圣衣会修道后,她竭尽全力当修女们的小婢女,为她们服务,犹如侍奉主耶稣一样;她以同样的谦卑精神,尽最大努力,一视同仁地服从所有的姐妹们。

譬如,有一晚,全院的修女们聚集在耶稣圣心祭台前唱圣歌。小德兰那时因患病发烧,身体极端虚弱,但也带病挣扎着前来,已经筋疲力尽了,只好立刻坐下来。大家开始唱歌的时候,有一位修女示意她起立,以示恭敬,她便毫不犹豫地即刻站起来,尽管她已疲惫不堪,痛苦难当,还是坚持站着,直到唱完。

管理病房的修女出于善意,劝她每天在花园散步一刻钟,对身体有益。她竟将这个建议当作命令,谨慎遵行。一天下午,有位修女见她步履蹒跚地走着,显得非常吃力,就对她说:“小德兰姐妹呀,您还是好好地休息一下吧,像您这样散步是徒劳无益的,只会使您精疲力竭!”她回答道:“我的确非常疲乏!可是你知道什么赋予我气力和意志力吗?我是为那些传教士们散步!我想到在那遥远的穷乡僻壤,或许他们之中的一位,为传布福音,风尘仆仆地奔波劳累;我将自己这步履维艰的困顿,奉献给天主,以减轻他的疲倦困苦!”

     她的举止言谈,给初学生们树立了许多崇高、超然洒脱的榜样,可见她光明磊落的豁达胸怀。有一年的院长姆姆主保庆节,修女们的亲戚朋友和修院的工友们,都送鲜花来祝贺。小德兰正把花束布置得很雅致美观,一位从事庶务工作的修女愤愤不平地埋怨道:“我们不难看出,前面这些最引人注目的大花束,都是你家里送来的,穷人家的鲜花都被塞到后面去了!”她默不作声,只报以甜美的微笑,立刻调换位置,把穷人家的花束都挪到最显眼的前面来,尽管因此显得参差不齐,并不调和。那位庶务修女见她坦荡的胸襟,虚怀若谷的气度,佩服赞叹不已。即刻向院长引咎自责,承认自己失言,有伤爱德,并对小德兰的忍耐谦卑,赞不绝口。

    当小德兰魂归天国后,这位修女深信她是个圣女,特蒙天主宠爱,便跪倒在她的床前,以额头叩触这位圣洁修女冰冷的脚,求她宽恕自己从前的冒犯。她顿觉多年以来折磨她,妨碍她读圣书或默想的脑贫血病,竟霍然而愈了!

    小德兰修女非但不躲避屈辱,逆来顺受,随遇而安,反而积极热切地寻求羞辱的机会。因此她常毛遂自荐,去为一位明知最难伺候的修女服务,她慷慨大方的提议被接受了。有一天,她饱受这位修女的抱怨指责后,一位初学生问她,为什么她看起来这么开心,还笑容满面呢?她答道:“因为那位姐妹对我说了些令人难堪的话,当然使我喜不自胜啊!我愿现在再遇到她,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呢!”初学生听了很诧异,两人正说话之间,那位修女果真来敲门,她更惊奇地亲眼看到,圣女是如何仁慈宽恕他人。小德兰后来又说:“我既要超尘出俗,凌空翱翔于一切世间事物之上,就需要屈辱来增强我的力量!”

除了这些美德之外,她又显示超凡入圣的勇气。自从十五岁进圣衣会后,她除大斋以外,获准严格遵守所有其它严峻的苦修会规。初学时期,有时同伴见她脸色那么苍白,就代她请求院长豁免她参加集体晚课,或按时早起;但院长姆姆从来都不允许,而且还说:“对具有这种天赋气质的灵魂,绝不可把她当小孩子看待,她不需要任何宽免。由她去吧,因为天主自会庇护支持她。而且,她若真的生病了,就应当亲自来告诉我。”

但是,小德兰素来修道的原则,就是“我们必须累得精疲力竭,到了山穷水尽的绝境,才能诉苦。”不知多少次,她在诵日课经时,感到头晕目眩,或剧烈头痛!但她总是说:“我还走得动,便应该忠实地履行我的职责!”这要归功于她那无所畏惧、不屈不挠的坚强意志,使她在二十四年短暂的一生,修成英勇豪迈的崇高圣德。

她天生肠胃虚弱,而修院的粗茶淡饭,更令她营养不良,而且还有几种食物,她因无法消化而生病;但她刻苦忍受,更善于隐瞒,所以无人觉察。与她同桌用餐的一位修女,曾留心观察,看她最爱吃什么菜肴,结果始终看不出来。负责厨房的修女们,见她为人随和,很容易侍候,因此总是把剩菜残羹给她。直到她临终前病重时,院长命她说出不合她胃口的食物时,她生平的克己苦行功夫,才真相大白!她还说:“当主耶稣要我们受苦时,我们是无法逃避的。譬如玛利亚.圣心修女(注:圣女的大姐)负责膳食时,她尽心尽力像慈母般照顾我;表面上看来,我似乎倍受宠爱娇惯。其实不然,她给我更多克苦牺牲的机会!由于她照自己的口味来照料我,殊不知与我的口味完全相反呀!”她随时随地表现克己牺牲的精神,热切渴望寻求最痛苦、令她最难受的事,认为那是她应得的,是她份内的事,责无旁贷。天主向她要求什么,她都毫不犹豫、毫无保留地牺牲奉献给祂。

她说:“在初学时期,我们修院有几种外在的补赎苦行,大家都习以为常,而我总觉得难以付诸实践;但我绝不顺从自己的私欲偏情,并没有知难而退;因为我仰望庭院中的耶稣苦像时,总觉得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救主,正以哀求的眼光望着我,向我乞讨这些牺牲奉献呢!”她常保持高度的警惕,小心谨慎,连院长姆姆的小小建议,她都忠实地履行,会规所定修道生活积累功德任何小小的行为,她没有一条不严格遵守。有一位年长的修女,见她如此谨言慎行,事事循规蹈矩,还有忠贞不渝的克苦服从精神,早已看出她是一位圣女。小德兰常说,她从未做过任何重大的外在补赎苦行,只因她不重视修院允许她做的那几件。还有一次,她学圣人圣女们,佩带一个小铁十字架过久,尖锐的铁刺陷入肌肤过深,她竟因此病倒了。她后来说:“这点琐碎小事,何至于此呢?只因天主要我深刻明白,圣人圣女们种种重大的严酷苦行,完全不适合我,也不适合那些走‘神婴小道’的小灵魂!”

冬天,修院的房间没有火炉,小德兰体质娇弱,夜里盖着单薄的被褥,夜晚常冻醒不知几次,有时彻夜冷得瑟瑟发抖,未能熟睡。在初学时期,她本来可以禀明初学导师,也可以设法改善,但她宁愿接受严寒的考验,缄口不言。到临死前,她才把真情吐露出来:“在我的修道生活中,所受最大的外在痛苦,就是寒冷,冷得我几乎死去活来!”她虽存心刻苦牺牲,欣然接受这种寒冷彻骨的艰苦,但她为其它后人的利益起见,曾说过:“寒冬过度受苦,虽为天主所允许,但未必是祂仁慈的圣意,以后应设法改善一点才好;若墨守成规,岂非在试探天主吗?这并非明智之举!”

我们的主曾对圣女大德兰说:“我们天父对祂最宠爱的灵魂,往往给他们最多的痛苦、折磨、和考验;考验的程度越重大、越严厉,就表示祂越疼爱他们!”小德兰是天主最宠爱的灵魂,祂就是按照最疼爱她的程度,使她经历名副其实真正的殉道苦难。我们该记得189643日的耶稣受难瞻礼日,她初得病吐血时,欣喜若狂地说:“心爱的主,于祂受难周年庆节,让我先听到祂初次的召唤,遥远隐隐传来甜蜜的呼声:‘新郎已经在途中了!’(玛:251-13)。”(注:见第九章)。但她仍需羁留尘世数月之久,饱尝辛酸苦楚,才能享受离世解脱的幸福!

  那年的受难节早晨,她虽将吐血这个喜讯禀告院长,但只是轻描淡写,院长因此也不以为意,又见她精神兴奋,丝毫没有倦容,毫无痛苦,所以竟允许她照旧守满斋期,并且在这耶稣受难日,严格遵守圣衣会所定的所有克苦善功,一点都没有松懈。那天下午,一位初学生见她在洗刷窗户时,面色惨白,虽咬紧牙关,竭力工作,但显然体力不支。初学生非常敬爱她,见她筋疲力尽,容颜憔悴,忍不住泪如泉涌,哀求圣女允许她去禀告长上,以减轻她的工作。但这位年轻的初学导师极力禁止,说这一天耶稣为她受了多少苦难,甚至为拯救她而牺牲性命,这一点辛劳,她还能承受得了。

    18975月间,院长耶稣.依搦斯姆姆(二姐)才知道她去年吐血之事,又见她不断地咳嗽,非常担忧,便给她营养比较丰富的饮食,咳嗽倒痊愈了几个月。她便感叹道:“真的!疾病确是太缓慢的解脱救星,我现在只能倚靠爱情了!”那时,她极渴望响应西贡圣衣会恳切的邀请,便向真福德尔芬.卫纳尔做九日敬礼,祈求病愈前去西贡。唉!殊不知,敬礼完毕后,她的病势反而愈加沉重了。

她像主耶稣那样,终生行善,为救人受尽苦难,竟被人们遗忘,默默无闻,无人赏识;她最后步武耶稣的芳踪,攀登痛苦的加尔瓦略山苦路。院长姆姆因常见她虽满身病痛,仍笑容可掬,除瘦弱之外,看不出什么病态;而且无疑的,也得到天主默启,特准她参与修院所有的修道功课,但其中有些使她疲惫不堪。晚上做完夜课,她拖着疲乏的身躯,毅然独自上楼去,气喘吁吁,每登一级,就必须停下来喘口气,好不容易才回到自己的卧室,已经精疲力尽了。后来她自己承认,连宽衣就寝都需要一个钟头之久。经过如此疲劳挣扎后,她仍需躺在简陋的硬板床上,挨过一个又一个寒冷的夜晚。她有时通宵不寐,要靠祈祷来熬过漫漫长夜。当问她如此痛苦时,是否需要有人从旁扶助时,她答道:“啊!不!我反而庆幸住在偏远的房间,离开我的姐妹们,使她们听不见我。我愿独自一人受苦,一旦有人怜悯我,殷勤照顾我,我所有的喜悦就烟消云散了!”

  这些话透露了她坚韧不拔的毅力!我们常人感到痛苦的事,她却觉得喜悦幸福。我们被人忽视,受人冷落,都难以忍受;对她反倒成了喜乐的泉源。而她天上神圣的净配,也知道如何巧妙地恩赐她,这种令她觉得如此甜蜜温馨的苦涩幸福。

当时医治肺病的疗法,使她非常痛苦。有一天,她受了更痛楚的医疗后,休闲时在自己的卧室休息。突然听到厨房里有位修女说:“小德兰快要死了,我有时在想,真不知道她死后,院长姆姆宣布时,究竟能为她讲些什么呢?恐怕她很为难吧!这位小姐妹虽和蔼可亲,确实没有做过什么值得大家称道的事!”管理病房的姐妹听到了,便对小德兰说:“倘若您依靠及重视世人的评价,今日就应当醒悟了吧!”

她答道:“啊!世人的评价!幸好天主恩赐我圣宠,使我对这些流言蜚语,全然无动于衷!让我告诉你一件小事,它令我彻底领悟,人们的评论是毫无意义的!我穿会衣后数日,到院长姆姆的房间去见她。有一位姐妹在旁边,见了我便对院长说:‘亲爱的姆姆,您收了这个初学生,她将来定能为您争光!您看她的精神气色多好啊!她必定能永久严格遵守会规!’我正对她的赞美,心里沾沾自喜时,又来了一位姐妹,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说:‘可怜的小德兰姐妹啊!我看你满面倦容,我真替你担心啊!你若不保持身体健康,恐怕你将来无法长期遵守会规。’我那时才十六岁,但这件小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此以后,我对人们变化无常的评论,丝毫不在意。”

还有一次,有人对她说:“据说你未曾经历过许多痛苦折磨。”她忍不住微笑,指着杯中鲜红的药水说道:“你看见这个小杯子吗?人们可能都以为杯中是甜美的饮料,事实上,我从未尝过比这更苦涩的药水了。这正是我人生栩栩如生的写照!人们只看到鲜艳的玫瑰色,都以为我喝的是琼浆玉液呢!其实,对我却是一杯令人难以下咽的苦酒!虽说是苦酒,然而,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并不苦啊!因为我学会苦中作乐,懂得化痛苦为喜悦与甜蜜。”

  初学生问她:“您现在不是病得很痛苦吗?”她却说:“是的,但我生平一直渴望受苦。”“见您这么痛苦,我们都非常难过,担忧您的疼痛会越来越剧烈。”她答道:“啊!你们不要为我伤心了!我已到了不能再受苦的地步,因为我对所有的痛苦都甘之如饴。而且。你们为我未来之苦费心劳神,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样是干预天主上智安排的事!我们走在天主爱情道路上的人,绝不为任何事情,自寻烦恼。倘若我不是一分一秒地逆来顺受,逐步生活及受苦,根本就无法耐心地承受痛苦。我只注意当下这一刻,忘记过去,小心谨慎不去顾虑未来,绝不杞人忧天。当人们感到沮丧、绝望、或心灰意冷时,都是因为他们沉湎于过去,又为未来担忧。不过,请你们多多为我祈祷吧!因为每当我哀求天主佑助时,便特别感到自己彻底被天主遗弃了。”

初学生又问:“当您觉得被天主遗弃时,您是如何能保持坚贞的信德,而毫不气馁呢?”“尽管如此,我仍会转而求助于天主,以及所有的圣人圣女们,虔诚感激他们;因为我深信,他们是要看我的信德和望德的操练,究竟达到什么程度。我心里并没有忘记约伯的话:‘即使天主要杀死我,我仍全心信赖祂。’(约:1315。我必须承认,我是经过了很长的时间,才能彻底弃绝自己(玛:1624,全心全意信赖天主。我能够达到这种灵修程度,全蒙天主的恩宠,是祂亲自扶助提携我,将我安置在这个境界。”

还有一次,她说:“我们主的圣意已经充溢着我的心灵,因此,如果再将任何别的东西倾注进去,都不能渗入心底,犹如油滴在清水上面,必轻轻地溜过去了。假使我的心灵不是早已满溢,仍需容纳交替更迭如此迅速不停的悲喜情感,那么,心灵必将被痛苦的浪潮淹没了。所幸这些快速变化的情感风浪,只轻轻地略过我心灵的湖面,世上没有任何事物,能扰乱我心灵深处的平安宁静。”

  其实,那时她的灵魂,正被浓厚的阴霾所笼罩着,曾克服了的反信德诱惑,又死灰复燃,竟驱散了她想到死期临近的所有喜悦。她还说:“倘若我没有这令人不可思议的诱惑,我相信自己想到即将脱离尘世,我可能会乐极而死去呢!”天主允许她受这种诱惑,是要完成彻底洁净圣化她心灵的工程,使她在全心全意信赖主及委顺主命的道路上,不但加紧脚步向前迈进,而且奋力飞奔。她在言谈中,三番五次流露这个意思:“对于生或死,我都一视同仁,即使我们的主让我自由选择,我也绝不作任何选择。我只渴望做祂要我做的事,我最喜爱祂所做的一切。临终的挣扎,及疾病的痛苦,无论如何剧烈,我都毫不畏惧!天主一直佑助我!从幼年时候起,祂便亲自牵着我的手,带领我前进,我全心、全意、全灵信赖倚靠祂。即使严峻的磨难考验苦不堪言,我仍深信天主永远不会遗弃我!”

  她对天主这种坚强的信赖心,自然激起魔鬼的愤怒,它便在她人间的最后岁月中,用尽阴谋诡计,在她的心灵撒下绝望的种子。

  有一次,她向耶稣.依搦斯姆姆坦白地承认:“昨晚,我感到极端痛苦、恐惧、和焦虑,心灵迷失在阴森的黑暗中,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咒骂讥笑声:‘你敢肯定天主很爱你吗?祂亲自来对你说过吗?单凭几个世人的评论,就能使你在天主眼中,成为清白无罪的义人吗?’长久以来,这种思想一直折磨着我。当人们送来您的一张小纸条,真不啻是从天而降的福音。亲爱的姆姆,您提醒我,要牢记耶稣慷慨赐给我的各种特恩,仿佛天主将我心灵的考验,完全启示给您知道一般。您又劝慰我,并向我保证说,天主深深地宠爱着我,我不久即将从祂的手中,领取天上永生的荣冠。我的心灵顿时恢复了以往的宁静平安。但我又转念一想,这是我的‘小母亲’对我的慈爱,好心写来安慰鼓励我罢了。接着我立刻得到默感启示,取出《圣经》,信手翻开一页,竟看到我从未留意过的圣训:‘天主所派遣的这位传述天主的言语,天主把圣神无限量地赐给了他。’(若:334。敬爱的姆姆啊,您便是天主派遣来的,我必须相信您,因为您传述天主的话。我便深感心安理得,怀着满心神慰,安然熟睡。”

   八月间,一连数日,圣女似乎神经失常,苦苦地哀求我们为她祈祷。我们从未见过她这样的神情,她陷入莫可名状的痛苦中,不停地说:“唉!当一个人临终挣扎时,多么需要别人为她祈祷啊!可惜人们都不晓得呀!”

有一晚,她哀求管理病房的姐妹,把圣水洒在她的床上,并且说:“魔鬼在四周围绕着我,我虽看不见它,但感觉到它;它在折磨着我,用它的铁爪紧紧地抓住我,我得不到丝毫安慰,它不断地增加我的痛苦,要令我灰心绝望。我根本无法祈祷,只能注视着童贞圣母像说:‘耶稣啊!’‘夜课经’上的这句祷文多么重要呀:‘请把我从晚间魔影的绝境中解救出来!’我的心灵有神奇的感受,知道我并非为自己受苦,而是为别人受苦,魔鬼因此非常愤怒。”于是,管理病房的姐妹点上一支祝圣过的蜡烛,照得黑暗的妖魔逃得无影无踪,一去不复返。但圣女仍饱尝身心剧痛的折磨,至死方休。

又一日,她凝视着天上,默想天空的美妙时,有人对她说:“不久,您将安居在蓝天九霄云外;您仰望天上的神情,多么安详美丽啊!”她但微笑而不答,后来对院长姆姆说:“亲爱的姆姆,姐妹们都不知道我的痛苦啊!刚才我仰视明朗蔚蓝的天空,不过欣赏这物质世界苍穹的美妙罢了;但那真正的天国,似乎对我比以前更紧闭了,拒我于门外呢! 因此,乍听起来,她们的话令我烦恼不安,继而心内有声音对我说:‘是的,你因爱情而瞻仰苍天,你的灵魂既已全托付给爱情,你所有的行为,甚至最无关紧要的言行,都盖上了神圣的印记。’于是,我的心灵顿觉宽慰。”

  尽管浓厚黑暗的愁云惨雾,重重包围着她,但她的救主有时让这黑狱的铁门,略开一条缝;这时,她便沉醉在信赖之心与爱慕之情的恩宠中,神魂超拔。一天,她的亲姐姐搀扶着她,在花园散步时,她忽见一幅温馨迷人的景象:一只母鸡展开双翅,保护一窝可爱的小鸡。圣女立定注视片刻,眼泪夺眶而出,转身对姐姐说:“我无法在这里呆下去了,我们回去吧!”回到卧房,她痛哭流泪,许久说不出话来。最后她回头望着姐姐,脸上带着天上的神情说道:“我想到我们的主耶稣,祂用这个美妙的比喻,使我们明白祂的爱情,是何等的温柔甜蜜!这就是祂在我生命的每一天所做的,时时刻刻庇护我在祂的羽翼下。我心中的激动感恩之情,非笔墨所能形容。幸亏天主平时都是隐藏起来的,只是偶尔在难得的机会下,才让我窥见祂仁慈慷慨的作为,犹如隔着几重栅栏,若隐若现。否则,我绝对承受不了如此温馨的柔情蜜意呀!”

 189765日起,修院实在不忍失去她们的珍宝,开始向圣母胜利之后做一个九日敬礼,祈望圣母再显一个神迹,使憔悴行将枯萎的小白花,再次欣欣向荣,迎风绽放。殊不知,敬礼完毕后,圣母的答复同祈求真福德尔芬.卫纳尔的九日敬礼一样,小德兰的病势反倒更沉重了。于是,她们无奈,只好谦卑地准备接受,这即将来临的永别之痛。

七月初,她的病势危重,只好移到病房去。耶稣.依搦斯姆姆见她那空荡荡的卧室,知道她永远再也回不来了,便对她说:“当你永远离开我们以后,我看到这个空房,该多么悲痛呀!”她答道:“亲爱的小母亲啊,不用悲伤,为安慰您,您该想我在天上多么快乐呀! 而我大部分的福乐,都是在这小小的卧房得来的。”她那美丽的眼睛,转而仰望天上说道:“我在这斗室中,饱尝几许的辛酸痛苦,倘若能死在这里,我将感到更幸福了!”

圣女一进入病房,两眼便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圣母像;这就是曾在她家里,显过神迹治好她的重病的那尊圣像(注:见第三章),如今安放在修院。她脸上显出难以描述的喜悦神情。长姐玛利亚于圣像显灵时也在场,就问她看到什么?她答道:“从未见过圣母如此美丽庄严,...但今天也只不过是一尊圣像罢了!记得那一次,您也清楚知道,她并非一尊雕像呀!”从此,圣女常望着圣像,往往得到同样的神慰。

有一晚,她仰天长叹道:“我多么挚爱童贞圣母玛利亚呀!如果我是神父,我将如何唱歌赞美她呀!人们都说她高不可攀,其实,该讲她是如此平易近人,堪作我们的楷模,是易于仿效的。...她是我们的天后,但更是我们亲爱的慈母!我常听说圣母的光芒,掩盖了所有圣人圣女们的光辉,犹如朝阳东升,群星黯然失色。我的天主啊!这是什么话?岂有母亲夺走儿女的光荣呢?我想事实恰恰相反!我深信,她其实更大大地增强所有天主选民的光彩荣耀。...我们的慈母玛利亚呀!她的一生,韬光晦迹,是何等的平谈无奇啊!”她这样娓娓动听地讲下去,维妙维肖地描绘了一幅,如此甜蜜温馨的圣家画图,使所有在场的姐妹们,钦佩赞叹不已。

在她与她天上的净配团聚前一个半月,一个非常沉重的十字架磨难,正等待着她。从816日到930日,她幸福解脱升天,与她心爱的主耶稣永远结合之日,她因不时吐血,不能领圣体,悲痛伤心极了。天下没有人能像这位世上的炽爱天使那样,那么热切渴望领受这天使的神粮啊!有多少次,在她人生最后一年的严冬,她虽饱经通宵达旦,极端病痛及寒冷的折磨,不能安寝,但依旧挣扎早起,奋不顾身地前去领受,这来自天上神奇的“玛纳”。她不惜付出任何沉重的代价,也要获得天主来滋养自己的灵命,享受与祂结合共融的幸福。在她完全不能领受这天上的神粮之前,我们的主常亲自莅临她的病榻,来抚慰她。在716日的圣母圣衣瞻礼日,神父送圣体给她时的情景,特别令人感动,最值得纪念。她于前一夜,写了以下的诗歌,领圣体前请人低吟浅唱:

“主啊!祢深知我心灵的卑微;

   不怕屈尊驾临,进入我的心灵。

  可敬可爱的圣体啊!

  快来到我的心里!

  求祢莅临我的心灵 ...

  主啊!我心只渴望祢,

  热切期盼祢降临我心灵后,

  请立刻让我因挚爱祢而死去。

  主耶稣啊!请倾听我的哀求,

  请快光临我的心灵!”

716日早晨,因为是本会的瞻礼日,临终圣体送到病房所经之路的两旁,全铺满各色野花和玫瑰花瓣。一位年青神父在修院小圣堂做第一台弥撒之前,送圣体到病房给临终的小德兰修女。她请歌声婉转甜美的圣体.玛利亚修女,吟唱以下的诗篇:

“死于爱情的烈火,是最甜蜜的致命;

  是我的心灵热切渴望的殉道幸福呀!

  普智天神啊!快弹奏起你的七弦琴;

  我流亡尘世的痛苦已近尾声!

    ... ... ...

  耶稣啊!求祢实现我的梦想!

  让我因爱情而含笑逝世!”

数日后,小德兰的病情极其严重危险了,因此,730日她领受了临终的傅油圣事。这位耶稣的小牺牲品,竟眉飞色舞地说:“我的黑狱铁门已经半开了!我的心灵充满了喜悦!尤其是我们的会长神父已向我保证说,我现在的灵魂境况,如同初领洗的婴儿一样纯洁无瑕!”她说这话时,无疑地,一定以为自己快升天,加入洁白衣袍致命殉道诸圣婴孩的队伍。殊不知,她尚需忍受漫长的,两个月殉道的痛苦呢!

   有一天,她向院长哀求道:“亲爱的姆姆啊!我恳求您恩准我死去吧!让我为‘某某意向’,牺牲奉献我的生命吧!”然后,她便告诉院长她的意向,但被拒绝了,她就说道:“好吧!我知道了,此时此刻,我们的主耶稣多么渴望有一小串熟葡萄,但无人肯奉献;祂不得已,只好亲自来窃取它。...我不要求什么,否则便远离我弃绝自己、全心信赖天主的小道路了。我只祈求圣母玛利亚,要提醒她的耶稣,勿忘祂在《福音》里说过:‘我会像窃贼般来临’(默:33!请祂千万别忘记前来盗取我而去!”

又一天,有人送她一捆麦穗,她取一枝结满麦子,麦茎沉沉低垂的麦穗,观赏了许久,便对院长说:“亲爱的姆姆,这串麦穗,就是我心灵的生动写照;天主给我的心灵装满了圣宠,为我也为许多其他的人。我衷心希望,永远在天主鸿恩的重压下低垂,俯首承认一切都是祂所恩赐的!”她说得不错:她的灵魂确实装满了圣宠,而且非常明显,这是天主圣神,借她天真纯洁之口,来赞美祂仁慈慷慨的浩瀚恩宠。

真理的圣神岂非早已令圣女大德兰写下这番话吗:“达到与天主完美圆满结合共融的灵魂,务要怀着谦卑圣洁之心,自持自重,自珍自爱;要将所领受到的恩典,常置于眼前,铭记在心中,念念不忘;更谨防以否认天主的恩宠,当作谦卑的精神。我们时时刻刻忆念蒙赐的恩宠,会增进对恩主的爱情,这个道理难道还不够清楚吗?一个人不知道自己拥有多少财富,又怎能慷慨布施给他人呢?”里修的小德兰说这类天主默启的话,不止一次了!18954月期间,当她的身体尚健康时,曾私下悄悄对一位年长修女说:“我将不久于人世了,我并非说几个月,但最多在两三年内;我的心里很清楚,因为我知道自己灵魂的境况。”

    初学生见她能洞察她们心中最隐密的思想,都表示万分惊讶。她曾对她们说:“我的秘诀就是:每次指导你们之前,我必定先虔诚敬礼童贞圣母,祈求她默启我,什么是对你们最有益的。我教导你们的道理,连我自己也经常感到惊奇!我对你们讲话时,都觉得自己是不会错误的,因为我明白是主耶穌借我的口舌,来教导你们。”她患重病时,她的一位亲姐姐,想到不久将与她永别,感到悲痛欲绝,甚至沮丧绝望。她怀着满腹辛酸,来到病房探望小德兰时,极力掩饰心中的隐痛,强装出一副笑脸,不料竟听到小德兰以悲伤而严肃的声调对她说:“我们不应当像那些完全没有希望的人一样,悲哀哭泣呀!”

有一位姆姆来看望她,偶尔为她做了一点小事,心里暗想:“倘若这位小天使对我说:‘我到天堂之后,必定会报答你!’我该多么高兴呀!”就在那一刻,小德兰转身对她说:“亲爱的姆姆,待我到天上报答您吧!”但最令人惊讶的是,小德兰深刻意识到,天主派遣她到世上来的使命;未来事务的帷幕,似乎为她揭开了,不止一次,她向我们泄漏了天主的秘密,后来她的预言都一一应验了。

她常说:“我奉献给天主的,只是爱情而已;祂将以爱情来报答我!我死之后,要降下玫瑰花雨!”有一位姐妹与她谈论天堂的永生福乐时,她却打断她,讲出她一生修行的精髓:“吸引我的并不是这些!”“那么是什么呢?”“啊!就是爱情呀!挚爱天主,又蒙祂宠爱,然后再回到世间,为我心爱的主,赢得世人爱戴祂!”

有一晚,她带着异常兴奋喜悦的心情,欢迎耶稣.依搦斯姆姆,非常激动地说道:“亲爱的姆姆,我刚听到远处音乐会传来的乐声,使我想到不久,我即将听到美妙悦耳的天堂仙乐神曲了!但这个念头只给我片刻的喜乐,只有一个愿望,能使我欣喜雀跃:那就是我将领受的爱情,以及我将能够奉献的爱情!”“我觉得自己真正的使命马上就要开始了,我的使命就是使人们爱慕天主,就像我挚爱祂一样!...我要教导人们我的‘灵修小道’!...我将用我在天上的岁月,来造福世人!这并非不可能的事,因为天神们一方面在‘荣福直观’中,享见天主的圣容(注:‘荣福直观’,即‘真福神视’:指完全被净化及圣化的灵魂,直接面见无限美善天主的圆满境界。);另一方面,他们时时刻刻都在保护照顾我们!不!不到世界末日,我绝不肯休息!直到天神宣布:‘时间到了!’我才休息,才能安享福乐,因为天主选民的人数已经满全了!”

 “什么是你要教导所有灵魂的‘灵修小道’呢?”“亲爱的姆姆,这便是‘神婴小道’:就是全心信赖天主,绝对弃绝自己!我要把自己经验过,所发现最成功的灵修途径,指示给他们;我要告诉他们,在世上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将自我牺牲的小花儿,奉献给耶稣,要以柔顺抚慰,来赢得祂的欢心。我就是如此博得祂的欢心,因此特蒙祂的喜悦宠爱!”

她又对一位初学生说:“假如我爱情的‘神婴小道’,引导你们误入歧途,也不要害怕;因为我绝不会让你们继续走错路,我必定会现身说法,显现告诉你们另走正路。假如我不再回到世间来,你们便该深信,我的这些话是千真万确的:我们对于如此全能,那么仁慈的好天主,永远不会信赖祂过分;我们渴望祂多少,便获得多少,有求必应!”

在圣母圣衣瞻礼前夕,一位初学生对她说:“倘若您明天领了圣体之后,便去世了,就能抚慰我的悲痛,因为这将是多么美满的死亡啊!”她立即回答道:“死于领圣体之后!死于大瞻礼日!不!绝不!在我的‘神婴小道’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极其平凡无奇的;我所做的一切,必须让所有的小灵魂,都能照样做到!”

  她给一位灵性神父哥哥信中说:“最吸引我向往天乡的,是天主对我的圣召,以及在那里我终于可以尽情挚爱祂,直到心满意足;而且能够使无数的灵魂爱慕祂、赞美祂,直到永世无穷!”

她在给另一位神父哥哥的信中说:“我深信,我在天堂绝不会终日无所事事;我的心愿就是,继续我为圣教会及众灵魂的工作。我向天主要求这个任务,我相信祂会答应我的祈求。您要知道,如果我这么快速地,从世间战斗的圣教会,退出战场,这并非自私自利,想放下武器歇息。经过这么长时期,我已经习惯于受苦,苦难成了我的人间天堂;我实在很难想象,我将如何适应,天上没有丝毫痛苦的福乐。主耶稣肯定必须彻底改变转化, , 我的灵魂,否则我将无法享受天堂神魂超拔的幸福。”

这倒是真的,受苦成了她在尘世的人间天堂,她热烈欢迎苦难磨练,犹如我们迎接幸福一般。她会说:“每当我饱受病痛煎熬,苦不堪言,或遭遇不如意或痛苦的事时,与其满面愁容,我会含笑去接受它。开始的时候,并非每次都成功,但我坚持不懈,尽心尽力克制自己,如今习惯成自然,我感到非常欣慰。”

有位修女怀疑小德兰的忍耐功夫。一天去探病时,见这位缠绵在病榻上的姐妹,脸上竟带着天上的喜乐神情,便问她缘故。她答道:“因为我正感到非常剧烈的疼痛,成功地使自己热爱这痛苦,所以高高兴兴地迎接它!”耶稣.依搦斯姆姆有一次问她:“你今天早晨为什么这样高兴,满脸笑容呀?”“因遇到两个小小十字架的缘故,再没有像‘小小的十字架’给我这么多‘小小的快乐’了!”又有一次问她:“你今天的考验怕不少吧?”“是的!但我爱受苦!...我热爱天主赐给我的一切!”“你受了太可怕的痛苦吧!”“不!并不可怕!一个爱情的小小牺牲祭品,怎么会觉得她净配恩赐的痛苦可怕呢?祂每时每刻只赏给我,我所能忍受的痛苦,不多也不少呀!倘若日后祂加增我的痛苦,祂也必增强我的力量。但我从不向祂祈求更大的苦楚,因为我只是个非常渺小的灵魂罢了!若是我自己求得的痛苦,那么,既是我私自招来的,就应该独力承当,没有祂的佑助;可是,我独自无助时,则什么事都做不成。”

  这位谦虚谨慎、聪明睿智的童贞女,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时,常作这样的言论;她的明灯盛满圣德的香油,亮光照耀着我们到临终时刻。正如圣神在《箴言》中对我们说的:“人的智慧,由他的忍耐力证实。”(箴:1911。凡聆听她说话的人,该相信她充满智慧的道理,因为她那经得起任何考验、坚强不屈的忍耐力,已证实她所说的话了。

医生每次来给她治病,必惊叹她坚韧的忍耐力,对我们说:“但愿你们能理解她所承受的剧烈病苦!我从未见过一个人,遭受如此严酷的痛苦折磨,而脸上还带着超性的喜悦神情!她真是一位天使,我不能医好她了,因为天主创造她,并不是要她久留人间呀!”医生见她的体质如此羸弱,吩咐给她一些补药。小德兰起初因医药价格昂贵,心里非常不安;但她后来对我们说:“现在我不再为服用贵重药品而难过了,因为我读到圣女格特鲁德的事迹,她想到这对支助我们的恩人们有益处,反而欣然服用。而且主耶稣说过:‘你们为我这些弟兄中最小的一个所做的事,就是为我做了。’”(玛:2540)。她又说:“我深信自己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但我与天主有约在先,请祂使那些可怜的传教士,因没有时间,或贫困的缘故,而无法照顾自己的身体,能得到我这些医药的益处。”

她在修院外的亲朋好友,经常送来鲜花祝福她,使她感动不已。还有一只可爱的小知更鸟,时常飞到她的床前,飞翔跳跃,鸣声婉转动听。她在这一切,看到天主上智仁慈的关爱。于是她对院长姆姆说:“亲爱的姆姆,我深刻感受到,天主对我无微不至的疼爱照顾,柔情蜜意,真令我感激涕零。虽然我充满了这些恩宠,但心灵仍陷入痛苦深渊之中!我很痛苦!痛苦极了!尽管如此,我的内心仍感到深邃的平安宁静。我所有的愿望都已实现了!我充满了信心!”

不久之后,她又自述病中一件很感人的故事:“有一晚,是夜间守静默的时候,管理病房的姐妹拿了热水袋来,放在我的脚上,又在我的胸膛搽上碘酒。我那时正发高烧,口渴得要命,又受这种灼热的疗法,忍不住向主耶稣诉苦道:‘我的耶稣啊!祢看我已经病得滚烫,她们还火上加油!啊!与其这样,倒不如给我半杯冷水,那该是多么清凉舒服啊!...我的耶稣啊!祢的小女儿太口渴了呀!但她十分高兴,有这样的好机会,与祢更相似,因此协助祢拯救更多灵魂!’一会儿,那位姐妹走了,我以为要等到明天早上,才会再见到她了。最令我惊讶的,就是她竟在几分钟后回来,还带了一杯清凉的饮料给我,说:‘刚才突然想起,您可能非常口渴,以后我每夜会给您清凉饮料喝。’我顿时目瞪口呆地望着她。她走之后,我独自泪如雨下。啊!我的主耶稣多么仁慈善良啊!多么温柔体贴啊!多么容易感动祂的圣心啊!”

  96日这一天,耶稣的小净配领受到,祂圣心对她深情温馨的思念眷顾,最佳的明证,令她非常感动。她常表示渴望得到她特别恭敬的主保圣人,真福德尔芬.卫纳尔的圣髑;然而求之不得,此后,她就不再提这事了。这一天,当院长姆姆将她梦寐以求的宝藏,赠送给她时,她太激动了,不停地口亲它,不愿与它分开。

  她为什么这样敬爱这位年青的殉道烈士呢?在一次非常亲切的谈话中,她告诉亲姐姐们说:“真福德尔芬.卫纳尔是一位小圣人,他的生平事迹极其平凡。他特别热心恭敬无染原罪童贞圣母,也很爱他的家人。”说到亲属家人,她又说:“我也一样,极其关爱我的家人。我不理解那些不爱他们家庭的圣人们。作为我们永别的纪念,让我从他的最后一封家信中,抄下几段留给你们,作为永别的赠言。我们的心灵有许多相似之处,他的话清楚地反映了我的思想。”

    我们现在将这几段书信抄录如下,人们也许以为这种清新而细腻的文笔,是小德兰所撰写的呢:

  “我在尘世,找不到任何使我感到真正幸福的事。我心灵的欲望太大了,世人所羡慕的幸福,不能满足我的心愿。我在人间流亡的时日不多了,我的心思早已飞往永恒。我的心灵充满平安,犹如清澈平静的湖面,又像万里无云的晴空。我的生命中有天主,此生无憾矣!我渴望永生的活泉!”

  “然而,不久,当我的灵魂流亡期满,战斗结束时,她将离开这个尘世,光荣升天去了。我将进入圣人的住处,目睹眼所未见的神奇美妙境界,听到耳所未闻的仙乐神曲,享受人心意想不到的永生福乐。...我已经到达人们热切盼望的关键时刻了。‘天主偏偏选了世人眼中的愚者,来嘲笑那些聪明人;选了世上的弱者,来使强者蒙羞。’(格前:127。这话的确不错!我不倚靠自己的力量,唯倚靠十字架上战胜地狱恶势力的救主力量!”

  “我是天国园主精心挑选,让祂赏心悦目的春花。我们都是种植在世间的百花,天主按时来采摘,有的较早些,有的较晚些。...我是偶尔一现的昙花,首先被上主采摘去了!但我们日后将在天堂重聚首,共享真正的永恒幸福。”

   “署名:耶稣圣婴圣容.德兰修女,谨摘录致命天使,真福德尔芬.卫纳尔的话。”

   到了九月底,有人将散心休闲时所谈,关于负责照管教友的牧灵工作,责任确实重大的话,告诉她。她的精神顿时振作起来,说了以下几句美丽耐人寻味的话:“‘卑微的人必蒙天主慈悲怜悯’(智:66。因为即使肩负重任者,仍可以謙卑自居。经上岂不是清楚地写着:‘天主要拯救世上良善心谦而卑微的人’(咏:7610)?祂不说‘要审判’,而说‘要拯救’!道理很明显啊!”

    随着岁月的流逝,她的病势愈加沉重了,痛苦也越来越剧烈,身体孱弱不堪,若无人扶助,她躺在床上就动弹不得。在她身边低声细语交谈,也会使她感到痛苦万分。她一直发高烧,呼吸困难而气喘,讲一句简单的话都十分吃力。尽管如此,但她的脸上常露出最甜蜜的微笑。她唯一的忧虑,就是给她的姐妹们添太多麻烦。直至临终前两夜,她夜间都不要人陪伴,愿独自在病房,但管理病房的姐妹每晚仍照常不时来探望她。有一次,见她合掌仰望天上,便问她:“您在干什么?您应该设法安睡才对!”她答道:“好姐妹,我疼痛得太厉害,无法入睡,因此只好祈祷!”“您对耶稣说些什么呀?”“我没说什么,我只爱慕祂!”

    她有时喊道:“天主多么好啊!祂确实太仁慈了,赐给我力量承受我所有的痛苦!”有一天,她对院长说:“亲爱的姆姆,我想将我心灵的境况禀告您,但力不从心,因为我刚才太激动了,一时说不出话来!”到了晚上,她用颤抖的手,拿铅笔写了一张小纸条给院长:

   “我的天主啊!祢对待祢仁慈圣爱的小牺牲祭品太好了!现在,即使祢将这些肉体的痛苦,加在我心灵的折磨上,我仍不能诉苦说:‘临死的痛苦包围我’(咏:185)。我宁愿因感谢主恩而高唱道:‘纵使我走过死亡的幽谷,我也不惧怕,因为主与我同在。’(咏:234。”

    二姐,‘小母亲’耶稣.依搦斯姆姆对她说:“有人以为你怕死呢!”她微笑答道:“我或许会,但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多么软弱,因此我从来不依靠自己的思想感情。我想当天主恩赐的十字架到来时,我有充分的时间去承受它;而目前我只想享受我现在的幸福,不愿杞人忧天。本院的神父曾问我:是否心甘情愿病重死去?我回答说:‘神父啊!我以为应当情愿活下去,但我一想到死亡,便欣喜若狂!’亲爱的姆姆啊!倘若我的痛苦越来越剧烈,到临终时刻,亦不见有缓解安详的迹象,您也不必悲伤!那真可喜可慰呀!我们的主耶稣岂非作‘爱情的牺牲品’而死去的吗?祂死得多么凄惨悲壮啊!”

    929日,小德兰临死前夕,夜晚九时,她和姐姐瑟琳娜清楚听到,邻近花园中有鸟鸣声;一会儿,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只小斑鸠鸟,栖息在窗槛上,低声悲鸣,片刻即高飞而去。两人想起《雅歌》的诗句:“鲜花绽放于大地,百鸟争鸣的时节已然来到;斑鸠的咕咕声不绝于耳。无花果树结出了初果,葡萄树花开芬芳。起来,我的美人,快来,我的爱人,跟我一起走吧!”(歌:212-13)。

    永生的日子终于降临,1897930日星期四清晨,我们可爱的小牺牲祭品,注视着童贞圣母圣像,谈起她在尘世流亡的最后一夜:“唉!我曾虔诚恳切地祈求她,但只有临终彻底的痛苦折磨,没有一缕慰藉!地上的空气,已不足以维持我的性命了,什么时候,我才能呼吸到天堂的新鲜的空气呢?”

      几个星期以来,她已经羸弱得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了;但这一天下午两点半,她突然从床上自己坐起来,向院长姆姆高声喊道:“亲爱的姆姆啊!我的苦杯已经满得溢出来了!我本来绝不会相信,一个人能够受苦到这么严重的程度啊!...我只能这么解释:这是因为我极端热切渴望拯救灵魂的缘故吧!”过了一会儿,她又说:“是的!我所写关于我如何渴望受苦的心愿,都是千真万确的!我把自己完全牺牲奉献给爱情,至今从不后悔!”她再三重复这句话多次。稍后,她又说:“我的姆姆啊!请预备我的善终吧!”慈祥的院长姆姆安慰鼓励她说:“我亲爱的女儿呀!你早已准备妥当去见天主了,因为你终生懂得谦卑的美德!”然后,她用令人难忘的言辞,语重心长地为自己作见证说:“是的,敬爱的姆姆,我确实这样觉得;因为我的心灵只追求真理而己。...我已彻底理解心灵的谦卑之道!”

四点半时,她临终的痛苦现象逐渐显露出来,这位小小的“神爱牺牲”的苦难便开始了。(注:“神爱牺牲”,原本指基督在十字架上为全人类的罪过所作的牺牲)。当所有的修女们都来到病房,围绕着她的时候,她带着最甜蜜的微笑,向她们致谢;然后,全心全意将自己奉献给爱情与苦难,她用无力颤抖的双手棒着苦像,专心致志地进入最后的战斗。她的额头流下死亡的汗水,疼痛得浑身发抖,但像在狂风暴雨中,船长见离岸仅咫尺,就毫不畏惧,鼓足勇气前进。这个信德坚强的灵魂,望见天堂灯塔的光芒,更竭尽全力,勇往直前,抵达永生的彼岸。

傍晚修院三钟经响起的时候,她脸上带着难以言表的超然神情,注视着“海星”,即那尊无染原罪童贞圣母像;这时,她该在咏唱自己最后所写的美丽祈祷诗篇吧:“亲爱的天上慈母啊!在我生命之晨,您微笑迎接我,请再来向我微笑吧,因为这是我生命的黄昏!”到七点零几分钟,这位可怜的小殉道者转身对院长说:“亲爱的姆姆啊!这不是临终的痛苦挣扎吗?...我是不是要死了?”院长说:“是的,我的女儿,这是临终的痛苦。但耶稣的圣意或许要延长几个小时。”她以温柔而凄凉的声音说:“啊!很好!...非常好!...我不愿少受一点儿痛苦!”

她又回顾手中的苦像说:“啊!我爱祂呀!...我的天主啊!我……爱……祢!”这就是她的最后遗言!她刚讲完这句话,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她竟颓然躺下,头偏向右边,状如童贞女殉道致命时,延颈笑迎刽子手的利剑,又如“圣爱之牺牲品”,正等待那神圣的箭手,愿死在祂那灼热的爱情之箭下,以了却她今生的心愿。

她又突然自己坐起身来,仿佛听到神秘之声的呼唤一般,张开双眼,目光充满难以言状的平安喜悦神情,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圣母像的头顶,约一遍《信经》之久。最后,她天使般的灵魂,成为“圣鹰”的牺牲猎物,被攫取上天去了。

在去世前数日,这位小圣女曾说:“我所渴望的,就是耶稣在十字架上‘爱的死亡’!”天主充分满足了她的心愿,临终时,乌云黑沉沉地笼罩着她的心灵,令她陷入极度痛苦中。圣十字若望关于被天主爱火焚化的灵魂,那美妙崇高的预言,正是她一生最好的写照:“她们死于爱情,作爱情的牺牲品,沉醉于神魂超拔的喜悦中,像垂死的天鹅,鸣声更温柔悦耳。因此,达味圣王宣称:‘在天主的眼中,祂的圣人之死是珍贵的。’(咏:11615。因为这时,爱情的洪流从灵魂中涌出,倾注进天主圣爱的汪洋大海中!”

圣女一尘不染的纯洁灵魂升天之后,临终的喜悦幸福,顿时显现在她的脸庞上,容光焕发,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我们将得胜棕榈枝放在她手中,还以百合花及玫瑰花装饰她的遗体,以象征她洁白的洗礼衣袍,被她为爱情殉道致命的鲜血染红了。

星期六和星期日,停尸修院小圣堂内。整天人山人海,拥挤经过圣堂栅栏之外,恭恭敬敬瞻仰“主耶稣的小白花”庄严圣洁、带着美丽胜利微笑的遗容。人们都以圣牌、念珠或首饰等,碰触“小皇后”的遗体。

104日,圣女安葬之日,无数的神父围绕着她的遗骸唱诗诵经。这是她应得的光荣,因为她生前热心恳切地,常为这些天主召唤负起司祭圣职的神父们祈祷。她在庄严的祝圣仪式后下葬,这颗珍贵的麦子,由圣教会慈母之手,种在麦田里去了,将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开花结果!

从此以后,谁知已经结出多少沉甸甸金黄的麦穗呢?还会有多少捆麦子的丰收呢?耶稣说过:“我实在告诉你们:一粒麦种不落在地上死去,它仍是一粒种子;但如果种子死去,就会结出许多麦粒来!”(若:1224。我们再次看到,神圣的麦田收割农夫的圣言,奇妙地实现了,结出硕果累累!

                                                       圣衣会院长谨记。

    (注:圣女生于187312日,在圣衣会修院度過了八年,于1897930日逝世,享年24岁。)

 

    

上一篇:第十一章 用爱火撬起全球,小小灵魂的情歌
下一篇:附录 《自我奉献于天主至仁慈的圣爱》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