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白花春天的故事(圣女小德兰著)列表
·第一章 最早的美好回忆,温馨感人
·第二章 模范天主教家庭,仰望繁星
·第三章 宝琳娜进圣衣会,圣母显灵治
·第四章 初领圣体及坚振,玛利亚入圣
·第五章 救赎灵魂的感应,为圣召谒见
·第六章 往罗马觐见教宗,三个月的等
·第七章 小白花进圣衣会,穿会衣修内
·第八章 小德兰矢发圣愿,父病终纯
·第九章 直升天国小电梯,领悟爱德新
·第十章 指导初学生灵修,实践爱德
·第十一章 用爱火撬起全球,小小灵
·后记 圣爱的牺牲祭品,超凡入圣的
·附录 《自我奉献于天主至仁慈的圣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八章 小德兰矢发圣愿,父病终纯爱牺牲
第八章 小德兰矢发圣愿,父病终纯爱牺牲
浏览次数:3733 更新时间:2014-4-4
 
 
 

   亲爱的姆姆,我是否该告诉您,我发愿前的避静情况吗? 我非但得不到神慰,心灵更陷入极端神枯的困境中,感到孤立无援,天主似乎已经遗弃了我。耶稣习以为常地在我的小舟中沉沉酣睡。唉! 世人很少能体恤祂,让祂无忧无虑地安睡休息啊! 这位好师傅对于人们的万般要求,该感到疲惫不堪吧? 所以我给祂舒适的憩息处时,祂就立刻降临。祂睡得很香,无疑地,祂将睡到我进入永恒的避静时,才会醒来。然而,我对此毫无怨言,反而欣喜万分呢!

事实上,我的这种心理状态,说明我不是个圣人。我不该为自己心灵的神枯而高兴,应当有自知之明,该将这归咎于自己的过失,就是对天主缺乏虔诚的热忱及信赖心才对呀! 而且,我在默想及弥撒后的谢圣体时,经常忍不住打起瞌睡来,这本该令我懊悔难过。然而,我并不觉得懊恼惭愧,因为我想到父母宠爱的孩子们,无论是睡着也好,醒着也好,父母都同样疼爱他们。我又想到医生替病人施手术治病时,也必须先用麻醉药使病人昏睡不醒。最后,我们的主早已说过:“祂知道我们是怎样形成的,也记得我们不过是尘土罢了。”(:103:14)

尽管我在发愿前的避静感到神枯,而且日后也往往如此; 但我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获得恩宠光照,知道如何在生活中,努力实践天主所喜悦的美德。我常意识到,我们的主耶稣恩赐我神粮时,不愿意我储存任何粮食,只愿随时随地把完全新鲜的营养品赐给我。我要用时即有,犹如随身带着似的,却不知从何而来。我毫不犹豫地相信,耶稣肯定隐藏在我可怜的心灵中,以神秘奥妙的方式,在那里静静地行动,在各种各样的场合中,凡是祂要我所做的,就当场默感启示我。

发愿前数小时,西默盎老修士亲手代表教宗降福我。我毕生的灵修生活,遭遇狂风暴雨的惊险时,毫无疑问,确实全靠这极其宝贵教宗圣父降福的宠佑,使我得以平安渡过难关。初学生在矢发圣愿前夕,通常都是欢天喜地,满怀激情; 但在这喜庆节日的黎明前,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圣召,就如同梦幻一般,简直是虚伪的妄想。必定是魔鬼在作祟,诱使我确信圣衣会的隐修生活,完全不适合我,而我根本就没有圣召,却欺骗修院神长们,盲摸瞎撞走上这条修行的途径。浓厚的黑暗阴霾笼罩着我的心灵,令我十分困惑,满腹狐疑,什么都不敢想,只想到自己既然没有修道的圣召,那么,就应该回到世俗中去。

当时我深受良心严厉谴责的折磨,苦不堪言。我在歧路彷徨,感到迷惘而不知所措,究竟该何去何从呢? 感谢天主! 我终于选择了最好的对治办法,因为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毫不犹豫地立刻将这个诱惑告诉初学导师姆姆。她正在圣堂的唱经楼,我急忙请她出来,虽满怀困惑和羞愧,我还是将自己心灵的境况坦白向她倾诉。幸而她毕竟见识广博,眼光更高明,听了我的苦衷,付诸一笑而已,好言劝慰,教我尽管放心。姆姆的微笑,对我是兴奋剂,更是定心丸,我这番谦卑、坦诚、自责的行为,宛如驱魔经一般,早令魔鬼很狼狈地逃之夭夭。魔鬼欲使我心乱如麻,隐忍不言,正好落入它设的圈套。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亲爱的姆姆,我偏偏格外谦卑谨慎,将心事尽情向您吐露。您慈祥关怀的安慰言辞,将我所有的疑虑恐惧一扫而空。

九月八日早晨,天主的平安如汪洋大海般,充满我的心灵。在这“天主所恩赐,超越人们所能理解的平安”中(:4:7),我庄严地矢发了我的圣愿。我虔诚地向天主祈求了无数恩宠,我以名副其实的天主净配的皇后荣衔,恳求天地君王,普赐鸿恩于其忘恩负义的子民,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被遗忘了。我祈望那一天,普世的罪人都回头悔改,皈依天主,炼狱里的灵魂全部解脱获救。我把自己的愿望写在纸上,发愿时藏在怀中,祷文如下:

  “耶稣,我天上的净配啊! 请佑助我圣洗的衣袍,永远洁白无瑕。倘若我在世间将犯罪之前,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小罪,会玷污灵魂,请祢立刻带我离开这个世界。我唯独渴望竭力寻求祢,唯独盼望获得祢,别无所求! 但愿所有的受造众生对我而言,都毫无价值,我对于他们也毫无价值! 唯愿尘世没有任何事物,能扰乱我心灵的宁静平安。”

“耶稣啊! 我只祈求祢恩赐我平安而已。此外,最重要的是赐我爱情,无限的爱情! 耶稣啊! 我愿为爱祢而致命殉道,求祢赐我,或以心灵致命、或以肉身致命。或者更确切地说,赏我身心两者都为祢牺牲殉道。”

“求祢使我能够完全实践所许下的誓愿,善尽我的修院本分,堪称为祢最理想的净配。但愿无人想起我,无人注意我,永远被人们践踏在脚下,像一粒微尘似的彻底被世人遗忘了。我亲爱的主啊! 我把自己完全奉献给祢,使祢在我身上完全实现祢神圣的旨意,没有任何一个受造众生能阻止我奉行主旨。”

  黄昏时分,这美好光荣的一天结束了,我依照惯例,毫不惋惜地除下头上的玫瑰花冠,放在童贞圣母的脚下。我觉得光阴荏苒,但并没有把我的喜乐冲淡了。这一天正是圣母诞辰庆节,在这良辰吉日成为耶稣的净配,真是好事成双啊! 刚诞生的小圣母,将她的小白花奉献给小耶稣圣婴; 这一天,什么都是细小的,但我所获得的喜悦与平安恩宠,却是宏大浩瀚的。那天晚上,我仰首凝视着繁星闪耀的美丽天空,遥想我不久即将飞上九霄云外的天堂,在永恒的福乐中,与我神圣的净配结合共融,不禁欣喜雀跃。

九月二十四日,举行领修女头纱典礼。在这个节日,我还披上辛酸泪水的面纱,因为亲爱的爸爸病重卧床不起,不能来降福小皇后,主教该主持礼仪,临时有事来不成,还有许多其它事故,把喜庆的节日,变成悲伤痛苦的日子。尽管如此,我心灵深邃的平安宁静仍在。那天我们的主耶稣欣然恩准,让我情不自禁地泪如雨下,人们当然无法理解,都非常惊讶。确实,往日我即使遭遇更重大的磨难考验时,都不曾落泪,因为那时有天主殊胜宠佑的力量支持着我。但在这一天,耶稣却让我独力承当,便立刻显出我自己力量的薄弱。

我领修女头纱后八天,表姐珍妮和尼尔医生结婚。婚后来探望我们,她眼里洋溢着喜悦,骄傲地说她对丈夫如何殷勤体贴,使我激动不已,若有感悟,暗自寻思:“我要尽心竭力,千万不能让人们说,一个世俗的妇女为她丈夫所做的,倒胜过我为自己的爱人耶稣所做的。”顿时感到满腔激情,燃起新的熊熊爱火,更热切誓愿,凡事都要讨我天上的净配,万王之王欢心。既承祂不嫌弃我的卑劣,竟纡尊降贵,与我缔结良缘成为眷属,我对祂的爱情,自然应当渊深似海。看到表姐婚礼的请帖,我也戏拟一张喜帖,读给初学生们听,使她们知道我极其深刻的感触,就是人间婚姻的福乐光荣,若与我们和主耶稣的神婚相比,真有天渊之别。我的请柬如下:

“全能的天主,天地万物的创造主,宇宙至高无上的君王,以及天朝元后,荣福童贞圣母玛利亚,谨此通知诸位: 祂们至尊至贵的圣子耶稣,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与德兰.玛尔定缔结神婚,并册封她为‘耶稣圣婴’及‘基督苦难’两个王国的公主与皇后,作为她的嫁妆,恩赐她‘耶稣圣婴圣容’的皇室封号。婚礼订于189098日,在加尔默罗山举行。除了天朝诸圣及九品天神之外,恕未能邀请诸位参加婚礼。谨恭请光临将来的喜筵,日期订在永恒的那一天,届时天主圣子耶稣,将于其赫赫威严中,自云天而降,来审判生者与死者。婚筵的时刻尚未确定,敬希诸位严装醒悟以待。”

亲爱的姆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是您引领我将自己奉献给我们的主,而且您看着我从小长大,对我了如指掌,那么,我还需要写下我心中的秘密吗? 请恕我仅简单扼要地叙述我的修道生活。

发圣愿后一年,我在避静中获得莫大的恩宠。但我平常总觉得讲道式的避静,对我简直是一种折磨,可是这次却出我意料以外。避静前,我预先虔诚地做了一个九日敬礼,准备去忍受痛苦考验! 听说这位主持避静的神父,善于劝化罪人回头改过,但不擅长指导修女们的灵修生活。殊不知,天主竟用这位圣德崇高的神父来抚慰我,可见我一定是个大罪人呀! 那时我内心有种种困惑苦恼,无法对任何人解释清楚; 不料向他办告解时,突然蒙神光启迪,我的胸襟豁然开朗了。这位神父似乎有非凡的能力,能彻底洞悉我的心灵境况,他命我放胆投入信赖与爱情的恩宠汪洋中,英勇地扬帆破浪前进。往日我虽热切渴望航行在这两股洋流中,但因胆怯而踟蹰不前。他对我说,我所犯的过错,并没有使天主难过,他又说:“我现在代表天主,以祂的名分担保,你的灵魂是祂最宠爱的!

我听了这番安慰的话,是何等的快乐欣慰! 我从未听说过,有过错竟不会使天主伤心难过呀! 这个保证使我欢欣鼓舞,有勇气、信心和耐心,忍受尘世流亡的痛苦。而且,这话也正是我心灵深处的回音。其实,长久以来,我已经深信,天主比母亲更温柔慈祥,而我所体验到的慈母心,还不止一个呢! 我知道慈母永远会宽恕她孩子无心的小过失; 多少次,我不是已经尝过这种甜蜜温馨的慈爱吗? 亲爱的姆姆,您的爱抚亲吻,比呵责之辞,对我更有神效。因为我的天性就是这样,恐惧令我胆怯而退缩不前,爱情的温暖不但使我前进,而且使我全速奔跑,甚至腾空而飞向天国。

避静后两个月,我们修院的创始人,吉纳维芙姆姆便离开我们的小修院,到天上的圣衣会去了。在叙述我对她临终时的感想印象之前,我愿意谈谈多年来,能与这位圣德崇高的姆姆生活在一起,实在是最幸福的事。她的德行并非高不可攀的,而是平淡无奇的,在人们不知不觉间,实践纯朴的小小善行。当我遭遇磨难考验时,她曾多次给予我很大的安慰。

  有一个主日,我到病房去探望她。见有两位年长的修女在那里,我转身想退出来时,她仿佛得了光照启示,对我呼唤道:“我的小女儿,请等一会儿,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你常请求我给你灵修的神花,好吧! 今天我给你,就是: 你要以平安与欢喜心来事奉天主。千万记住,我们的天主是平安的天主啊!”我向她道了声谢,便退出去。我感激得热泪盈眶,坚信这必是好天主将我心灵的境况泄露给她。那一天,我正遭受严峻的考验,感到辛酸悲痛。阴郁黑暗笼罩着我的心灵,不知道天主是否还宠爱着我。亲爱的姆姆,现在您可以理解,您这及时的宽慰,把阴暗的愁云惨雾,变成光明与喜悦。

下一个主日,我又去探望吉纳维芙姆姆,问她得了什么关于我的光照。她坚决地说,没有得到什么,这令我更加钦佩敬重她。可见耶稣活在她的心灵中,引导她的言行举止,到了亲密无间,超凡入圣的地步。这种成全圣德,是最真实的、最神圣的; 正是我所热切渴望的,因为这里没有任何幻想的成分。

     当这位可敬的姆姆结束她在尘世的流亡生涯之日,我获得一个非常殊胜的恩宠。这是我第一次在病榻前给人送终,目睹圣人弥留之际的安详神情,确实令人感动、羡慕和敬佩。但我守候在姆姆的床边两个钟头后,感到昏昏欲睡,立刻对自己这种冷漠的心态,深感懊悔、难受和自责。但当她的灵魂飞向天堂之际,我的心境突然完全改变了。霎那间,顿觉满腔虔诚热忱,无限的喜悦神慰,非笔墨所能描叙,仿佛这位圣洁的姆姆,要与我分享她的永生福乐一般。我确信她是直接升入天堂的。

她在世时,有一天我对她说:“亲爱的姆姆,您肯定不必经过炼狱。”她脸露温柔的微笑说:“我也希望如此。”天主绝不会使这么谦卑的愿望落空,而且,从我们后来所获得的种种恩宠,就是最好的明证。她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修女们都急忙索取我们可敬的姆姆用过的遗物留作纪念。亲爱的姆姆,您已经知道,我也珍藏一件,那就是她临终时,眼眶中的一滴清泪,闪烁如金刚钻。当她将离世魂归天国时,我看到她眼角有一颗泪珠,晶莹闪亮,犹如一颗漂亮的金刚钻。这是她在世间所淌下的最后一滴泪,但没有流下来。当我们围着她唱赞美诗时,我依然见到那滴泪珠,闪闪发光。到了夜晚,我趁无人注意时,拿了乾净的小手帕,壮了壮胆,轻轻地沾下泪珠。于是,现在我珍藏一位圣女最后的一滴眼泪,真是好福气啊!

我对于梦中境界,素来都不重视,何况我的梦境很少有特殊意义。我总是不明白,为何我终日思念天主,睡梦中却没有想到祂。我惯常梦见草原树林、鸟语花香、溪流海洋之类的美景。而且经常梦见漂亮可爱的孩子们,或者自己非常兴奋地追逐我从未见过的蝴蝶和鸟雀等。我的梦境可说是充满诗情画意,但绝无丝毫神秘意义。

但吉纳维芙姆姆死后,有一天晚上,我倒做了一个使我颇感欣慰的美梦。我梦见她把自己的物品,分送给我们每个人,轮到我的时候,她已双手空空如也,我正愁自己将一无所得时,她却慈祥亲切地望着我,连说三次:“至于你,我将我的心留给你!

这位圣德崇高的姆姆善终后一个月,便是1891岁暮,严重难治的流行性感冒,在我们修院十分猖獗,无人幸免。只有我和其他两位修女染病较轻,所以并没有躺下来。人们绝对无法想象,当时我们修院内那种凄惨悲痛的情景。稍可动弹的病人,要勉强挣扎起来,去照顾那些重病卧床不起的姐妹,到处都是死亡。当一位修女一断气,我们便立刻放下她不管,以便抽出身子去照料别的病人。

我十九岁生日时,副院长姆姆竟离我们回归天国,使我悲痛欲绝。她垂死时,只有我和管病房的修女陪伴着她,接着又死了两位姐妹。现在,管理圣堂更衣所只有我一人,我有时不禁怀疑,自己如何照顾得了这么多事务。

一天早晨,钟响起身时,我突然有一种预感,觉得玛大肋纳修女已不在人世了。我们的宿舍漆黑一团,没有任何人走出房间来。我就赶快到玛大肋纳修女房里去,果然不出所料,只见她穿好衣裳,躺在床上,已经去世了。我一点也不害怕,立刻跑到更衣所,拿了一支祝圣过的白蜡烛点上,又在她头上放了一个玫瑰花圈。在这期间,尽管修院里愁云密布,眼前一片凄凉,冥冥之中,我总觉得天主的圣手在扶持着我们,祂的圣心正守护着我们! 那些逝世亲爱的姐妹们,都死得非常安详,并没有任何痛苦挣扎,就投进主的怀抱,她们脸上都焕发出天国的喜悦,好像沉醉在甜蜜的梦乡中。

在这漫长而灾难重重的几个星期,我倒可以每天领圣体,感受到一种说不出来的神慰。啊! 多么甜蜜温馨啊! 耶稣娇惯我太久了,比娇纵祂忠心的净配更长久呀。流行性感冒过去后,一连几个月,祂依旧按时光临我的心灵,修院中其他人都没有这个福气。我并没有特别要求这个恩典,竟能够天天与我心爱的主结合共融,心中的喜悦幸福,真是难以言表啊!

还有一件幸福的事,就是我每天可以手触弥撒圣祭用的圣器,负责准备盛放耶稣圣体的圣布。我觉得自己应该十分虔敬热心才对! 我常记得,教会授予六品副祭圣秩时的训示:“你们手捧祭献上主的圣器,你们该是圣人。”(:52:11)

亲爱的姆姆,我平日谢圣体时,究竟是什么样的情景呢? 老实告诉您,神慰绝不会比现在更少! 这是理所当然的! 为什么呢? 因为我渴望领受我们的主到心灵中,并非要满足我自己的心愿,而是要博得主耶稣的喜爱和欢心。

我常想象自己的灵魂,就是一块污秽的荒地,我祈求童贞圣母把其中的残砾碎瓦和尘土,这些便是我的各种毛病和缺点,一齐清除干净。再请求她搭起一座宏伟的帐棚神幕,富丽堂皇足以恭迎天国嘉宾。请她以自己圣洁的装饰品,来点缀得美轮美奂,然后恭请天朝诸天神,及圣人圣女们,齐来高唱爱情的圣咏。我想主耶稣看见自己受到如此隆重的礼遇,必定十分喜悦,我更替祂高兴。尽管如此,我在圣堂仍不免有时分心,昏沈欲睡; 我为此下定决心,要终日继续叩谢圣体,来弥补在圣堂时对我们主的亏欠。

亲爱的姆姆,您是知道的,我所走的灵修途径,绝非畏首畏尾,患得患失的; 无论如何,我总有办法将困难变成乐境,从自己的缺点与过错中获益,主耶稣也鼓励我走这条道路。有一次,我忽然一反常态,到祭台前领圣体时,觉得心烦意乱。只因多日以来,圣体面饼的量数不够,我只领到小半片。这天早晨,我竟痴心胡思乱想:“倘若今天仍旧领得半个圣体,那就表示主耶稣不愿意来到我的心中。”但我走近圣坛跪下时,无限的喜悦正等待着我呢! 神父来到我面前,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竟送给我两个完整的圣体! 这岂非耶稣给我最温馨甘饴的回答吗?

亲爱的姆姆,我有多少事应该感恩天主啊! 我将坦诚地告诉您,天主对我的仁慈慷慨,如同对待所罗门王一样。祂欣然满足我所有一切的愿望,不但俯允我修德成圣的心愿,连我尚未经验过,一望便知其属于虚荣空幻的意愿,祂也慨然成全我。我素来以二姐耶稣依搦斯修女为模范,每件事都想学习她。她常画些精美的小圣像,写些非常优美的诗歌,因此激励鼓舞我也想绘画,也想用诗歌的韵律来表达我的思想感情,希望借此启廸同伴的心灵。但我从来绝不向天主祈求这些尘世本性的天赋之才,仅将这愿望隐藏在心灵深处。

耶稣也隐藏在我这可怜的小心灵中,乐于再次显示给我看,世事都如过眼烟云,虚幻不实。我虽未曾学习绘画赋诗,居然能画几幅画,写几首对某些人的灵魂有益的诗歌,使得修院的姐妹们惊讶不已。正如智慧之王所罗门那样:“他回顾自己双手辛勤所取得的成就,以及工作时所付出的辛劳,便领悟到这一切都是空幻、虚无飘渺、毫无意义的,不过徒令人心情烦躁,思绪纷乱罢了!(:2:11)。我也凭经验,就深刻明白,世上真正的幸福,在于韬光隐晦,对所有的受造物,都茫然无知,也毫不关心。我更彻底理解,若没有爱德,即使是最辉煌的神迹奇功,也毫无价值。天主慷慨赐给我的这些恩典,非但不会伤害我的心灵,反而引导我更亲近归向天主,更使我看清楚,只有天主是永恒不变的,唯有祂能满足我们渊深莫测的欲壑。

亲爱的姆姆,既然谈到我的愿望,我必须告诉您,我们的主还乐意满足我另一种心愿,就是孩子气的愿望,像穿会衣时盼望下雪那样。您知道我从小就酷爱花卉,自从十五岁自愿幽禁隐居在圣衣会后,还以为该把游山玩水,欣赏桃红柳绿、繁花似锦春天美景的这种世俗雅兴,一笔勾销了。殊不知,进修院以后,我所得到万紫千红的鲜花,比往日更多! 世间的新郎常以美丽的鲜花,献给心爱的未婚妻,主耶稣也从未忘却祂的净配; 我负责布置祭台时,总是收到许多姹紫嫣红的奇花异卉,有我最喜爱的矢车菊、罂粟花、小雏菊等等。还有那熟悉而又久违了的好友紫云英花,最后居然也呈现眼前,对我嫣然微笑。这一切都在告诉我,我们若为爱慕天主而舍弃一切,天主甚至于今生今世,在小事亦如同大事般,必定千百倍报答我们。

我还有一个最大的愿望,是一件最关心的事,但因种种缘故,最难实现。这就是渴望瑟琳娜早日进里修镇的圣衣会。无论如何,我已经将这个心愿牺牲奉献给天主,将她未来的前途,完全托付给天主,倘若她该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会谨遵天主旨意,只要看见她像我一样,成为耶稣的净配,我就心满意足了。当我知道她在世俗交际场中,面对我闻所未闻的种种诱惑危险时,深感痛心。如今我对她的姐妹亲惰,已变成慈母之爱,我极其关心她灵魂的福利,怀着满腔热忱,但又十分忧虑。

有一晚,瑟琳娜和舅母表姐们要参加一个舞会。我不知何故,感到前所未有的伤心难过,泪如泉涌,恳切哀求我们的主,必须阻止她跳舞。果然,那一晚,主耶稣就不允许祂心爱的小净配逢场作戏。照往日习惯,瑟琳娜跳舞跳得最优美。那晚竟令大家惊奇不已,她与舞伴都无法翩翩起舞。那位可怜的舞伴只好与她在舞场走一圈,然后送她回座位,满面羞惭地匆匆离去,那晚再也不敢露脸。这件绝无仅有的奇事,更坚强我对天主的信赖心,而且这清楚地告诉我,主耶稣已经在我亲爱的姐姐额上,盖上祂的圣印。

1894729日,天主将我们受尽病痛折磨,圣德非凡的爸爸,召回天国享永福。他在世上的最后两年,舅父把他接到家中,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只因他身患痼疾,常年缠绵病榻,体弱无力,行动不便,自始至终,只来修院探望我们一次。亲爱的姆姆,您该记得当时,大家悲喜交集得说不出话来,爸爸激动得嘴唇颤动,语不成声泪满面。临别时,我们向他说再会,他抬头仰望,手指天空,凄然泪下,感慨万千地说:“在天上相会!”殊不知,他与我们从此竟永别了。

爸爸摆脱了尘世的羁绊升天,照顾他的安慰天使,也该解脱世上的羁绊了。天使本来不能长久羁留在红尘中,他们完成使命后,便须立刻回到天国。这就是为什么天使都长了翅膀呀! 瑟琳娜代表我们姐妹,一直细心照顾病重的爸爸,如今功德圆满,因此也想飞回到圣衣会来,但不幸遭遇到不能克服的困难,因为院长姆姆认为,我们家有三女入会已足够了,无意应允第四人进会。一天,我眼看事情越来越复杂,希望越来越渺茫,领圣体后就对我们的主说:“亲爱的耶稣啊,祢知道我如何渴望,爸爸在世上所受的痛苦磨难,能代替他炼狱之苦! 如今我迫切想知道自己的愿望是否已蒙恩允! 我不敢祈求祢开金口告诉我,只恳求祢赏我一个迹象。祢知道院长姆姆反对瑟琳娜进圣衣会,只要她以后不再阻挠,这就算是祢的答复,表示我亲爱的爸爸已直接升天了!

  全能的天主一直掌握着祂所创造的人的心灵,可以随意左右他们的行为。祂无限仁慈,竟欣然纡尊降贵,垂听我的祈求,改变了院长姆姆的心意! 待我谢圣体后,从圣堂出来,第一个碰见的就是她,她的眼里闪着泪光,亲热地先招呼我。她开口便与我谈起瑟琳娜进圣衣会的事,并表示殷切地渴望瑟琳娜早日加入我们的队伍。不久,主教也将最后纠缠的葛藤,一刀两断。因此,亲爱的姆姆,您毫不犹豫,敞开修院的大门,热烈欢迎这只尚在尘世流亡的小白鸽。(: 瑟琳娜于1894924日进圣衣会,取名“吉纳维芙德兰修女”)

   现在,我除了挚爱主耶稣,爱得如痴如醉之外,再没有别的心愿了! 唯有爱情深深地吸引着我,从今以后,我不再渴望受苦,也不祈求死亡; 虽然长久以来,我称这两者为报喜讯的使者,非常珍惜它们; 因为那时,我受尽痛苦折磨,还以为我的小舟,已渡过人生苦海,该抵达天国永恒的彼岸了。我自孩提时代,便以为我这朵小白花,一到阳春绽放时,即将被天主采摘而去。然而,如今我的心意完全改变了,只有“弃绝自己”是我的向导,永远铭记耶稣对门徒说过的话:“谁若愿意跟随我,该弃绝自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我。”(:16:24)。除了这四个字以外,我没有别的指南针。我除了热切恳求天主的圣意,彻底在我的心灵完全实现之外,别无所求。因此,我敢昂首挺胸,高唱圣十字若望会祖的“心灵之歌”:

我在爱友的酒窖畅饮琼浆,

酩酊酣醉出来时,

满眼茫然,原野一无所见,

亡失所放牧的羊群。

 

我的心灵在坚持,

竭尽心智奉事祂;

无需再放牧我的羊群,

所有任务已尽善尽美完成,

挚爱天主是我唯一天职。

 

以我人生的经验,

爱情神力最伟大,

它善用我身心的一切,

无论好坏或善恶,

 

 陶铸我心灵,与主合为一。

爱情之道充满甜蜜与温馨。当然,我们难免会失足跌倒,犯下不忠或不信的罪过,不过爱情却善用这一切,迅速将所有这一切耶稣不喜悦的事,焚化罄尽无余,令人的心灵中,只留下深邃而谦卑的平安。我从会祖圣十字若望的作品中,获得无数灵修的光照启迪。当我十七、八岁时,除了他的著作,就更无任何其它的心灵神粮了。后来,直到现在,所有其它的圣书,我都觉得枯燥无味。无论书中写得如何优美精彩,如何引人入胜,但我读了却无动于衷,总是似懂非懂,即使完全理解书中的意义,也无法随之深入默想。

每当我感到神枯无助时,《圣经》和《师主篇》给我最大的帮助,我从这两本书中,找到隐藏着的,最真实、纯净、滋养的“玛纳”(:16)。然而,当我默想祈祷时,《福音》的助力高于一切,我可怜的心灵,往往能从中汲取所必需的营养,总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每次虔诚诵念福音,必得崭新的光照,与奥秘的意蕴。这令我彻底理解,并深刻体验到主耶稣圣训的意义:“天主的国就在你们心里。”(:17:21)我们的主训诲我们的心灵,无需书本,无需师傅,祂便是所有圣师的圣师,祂的教导,是无声无言之教。我从未听见祂说过话,但我深知祂就在我的心灵中。祂时时刻刻都在启迪引导我,当我需要时,从未见过的神光,会突然照亮我的心灵。但这通常不会在祈祷默想时出现,却在日常工作中,突然闪耀在我的眼前。然而,有时像今天晚上,当我将结束极端枯燥乏味的默想时,霎时间得到这样的慰语:“这是我赐予你的师傅,我希望你细心阅读那‘生命册’,其中蕴涵爱情的真正意义。”(: 最后的审判时,“凡名字没有记录在生命册上的人,都被扔进火池里。”(20:15)

爱情的真正意义! 这句温馨甘饴的话,常在我的心灵中回响! 我只渴望永远沉醉在这爱情中,要像《雅歌》中的新娘那样,“想以我全部家产来换取爱情”,但自己明知,这一切都微不足道(:8:7)! 我知道自己一直蒙主慷慨恩赐浩瀚的圣宠,岂能不与古圣王同唱:“要赞美上主! 要感谢上主! 因为祂是圣善美好的,祂的慈爱永远长存”(:106:1)?

我认为,倘若所有的人都获得同样的恩宠,那么人们只会爱慕天主,无限的爱,绝对没有人畏惧祂,而且永远无人故意犯甚至最微细的罪过,这是由于爱慕主,而并非恐惧。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人的心灵不同,各如其面,如此,他们方能以各不相同的方式,来恭敬光荣天主各式各样美妙的属性。对我而言,天主向我显示祂的“无限仁慈”,我就将这仁慈当做一面镜子,从中窥见天主其它的神圣属性,自然觉得祂的所有一切,都放射出爱情的光芒; 甚至天主的公义,比其它属性,带着更浓厚的爱情色彩。我想到天主的公义,更欣喜若狂,因为既然天主是公义的,则必先衡量我们的弱点,当然完全理解我们天性的软弱无能! 我还害怕什么呢? 天主虽然无限的公义,竟然肯如此仁慈地宽恕浪子的罪过,至于我呢,“一直和祂在一起”(:15:31),难道天主不该更慈悲公道地对待我吗?

1895年,我蒙主特恩光照,比以往更明白,耶稣是多么的渴望受人挚爱。一天,我想到有些人,毅然将自己牺牲奉献给天主的公义,愿代罪人受惩罚,以免罪人受罪苦。如此慷慨牺牲的精神,崇高得令人敬佩不已! 但我无意仿效他们。我心血来潮,从心灵深处呼喊道:“我主,我的天主啊! 难道只有祢的公义,才能接受这种全燔祭吗? 祢无限仁慈的爱情,岂非同样需要这牺牲祭献吗? 祢的爱情在任何方面,都完全被人忽视,彻底受人遗弃了。祢虽仁慈地将爱情倾注在人们的心灵中,无奈他们却不领情,反而转向世上的受造之物,向受造物乞求片刻可怜虚幻的情谊,去追求瞬间即逝的尘世福乐,竟不愿投入祢向他们敞开的怀抱,不肯投进祢渊深莫测、无限仁慈的爱火熔炉中。”

  “我的天主啊! 祢的爱情,被世人轻贱鄙视,难道就此将爱隐藏在祢的圣心中吗? 我以为,倘若有人愿将自己牺牲奉献给祢,愿做祢爱火的全燔祭,你必顿时将其焚烧殆尽。因为祢绝不会将爱情紧锁心头,时时刻刻愿将祢无限温柔慈祥、熊熊燃烧的爱火,普施给天下的受造众生。”

  “假如必须满全祢对人世间的公义,以彰显祢的赫赫神威,那么,祢无限仁慈的爱情,如《圣咏》所说的:‘祢的慈爱高达云霄诸天’(:36:6),岂非更愿意点燃人们心灵中的爱火吗? 耶稣啊! 让我做祢爱情的幸福牺牲品,请祢以圣爱烈火,焚化祢的全燔祭吧!

亲爱的姆姆,蒙您恩准,我于189569日,便依照上述意愿,虔敬地自我奏献于天主至仁慈的圣爱,汪洋大海般的滚滚恩宠洪流,顿时浸润渗透我的心灵。就从那天起,炎炎炽热的爱火,既从心里烧透我,又从外面笼罩着我。天主这仁慈的爱情,每时每刻把我锤炼得干干净净,焕然一新,心灵没有丝毫罪过的痕迹。我并不畏惧炼狱之火,我知道自己甚至不配同那些圣善的炼灵,到这个赎罪之地。但我明白,爱情之火能炼净人灵,比炼狱之火更为神圣。我更理解,耶稣不要我们忍受不必要的痛苦,也绝不会启发我,去做祂不愿意为我成全的事。

亲爱的姆姆,这就是您的小德兰的生平事迹,她为人如何,主耶稣为她做了些什么事,您是最清楚的。至于她进修院后的生活,请恕我仅提纲挈领、簡明扼要地叙述,但言简意赅、情深意长。这朵小白花春天的故事,该如何结束呢? 或者正当它鲜艳怒放时,即被采摘而去,移植到天国彼岸,有谁知道呢? 然而,我确实知道的,就是天主的无限慈爱,必永远跟随着我。

 

上一篇:第七章 小白花进圣衣会,穿会衣修内苦功
下一篇:第九章 直升天国小电梯,领悟爱德新诫命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