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安琪的灵修精神—在你们中间列表
·作者/译者
·目 录
·感 谢
·原著序
·中译序
·第一章:安琪-女性-热忱待客
·第二章:安琪的神视
·第三章:安琪一天主的名字
·第四章:安琪的自我认识
·第五章:圣安琪与他人-贞洁的爱
·第六章:圣安琪与受造物-神贫的精
·第七章:安琪-和平使者
·第八章:安琪与明辨
·第九章:圣安琪与牧灵
·第十章:安琪-望德中的女性、与时
·附录:一、安琪-梅芝小传
·附录:二、安琪的遗作-简介
·附录:二、安琪的遗作-会规
·附录:二、安琪的遗作-劝言
·附录:二、安琪的遗作-遗训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三章:安琪一天主的名字
第三章:安琪一天主的名字
浏览次数:1197 更新时间:2019-11-2
 
 

第三章:安琪-天主的名字


圣安琪认识天主。她体会到,

天主与人的关系异常亲密,祂内在于人内,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敬畏天主,因为祂是奥秘的,超越人的认知。

 

      我们这一章要探讨圣安琪心目中天主的形像。圣安琪如何称呼天主呢?然后,想想自己,我们心目中天主的形像又是怎样的呢?我们怎样为祂命名?从我多年来与人相处,以及指导人们灵性成长的经验,发现通常可以问一问下面三个问题。每次我祈祷或反省灵性成长的经验时,都觉得它们不可或缺。

    第一个问题是:在你的经验中,你如何称呼天主?这个问题要问的,不是天主是谁,也不是别人说天主是谁,而是你认为天主是谁呢?

    第二个问题与第一个雷同,即:你如何称呼自己?你怎样描绘自己的图像?简单来说,你是谁?注意!我们所要问的不是:在这么多年的奉献生活之后,你「应该」是谁?你的答案不应是父母、老师、护理人员,或是教天主教要理的老师这一类的答案,而是该回答,你认为自己是谁?

    第三个问题可能是三个问题中最重要的一个,也是我们进入祈祷的准备。这个问题问:你「想要」什么?更确切地说, 在天主光照下,在认识我们自己是谁的前提下,你「想要」什么?如同前面问题的焦点,不是问:你「应该要」什么,而是问:你的心「真正渴望」什么?因此不管我们是否知道祈祷是什么,祈祷就是内心的渴望。

    当我们祈祷时,如果能清楚意识到这位天主是谁,以及我正向祂说话,并在祂面前生活,同时也认识我自己是谁,那么我的祈祷就是我的渴望。最后,经由祈祷,不断获得光照,我便逐渐明悟并警惕地发现:我内心所渴望的,原来是天主自己的渴望。

    了解内心深处的渴望需要时间。如果我们能持续探索心中那些表层的欲望,然后去祈祷,聆听圣神在生命中的动静,那么最后就会抵达深处,在那里,有我们真正想要的东西。在祈祷中,我们渐渐认识天主是谁,还有祂的渴望是什么。这三个问题总是在心中一次又一次地涌出,向我们发问。

    因此,在省思圣安琪的灵修精神是什么之前,我提出了以上这三个问题。有位朋友曾经向我提到一些关于「灵性」的描述,这么多年来,我觉得它们非常具有启发性。当时她强调, 这些话不是关于灵性精神的「定义」,而是一种「描述」!她说,人的灵修生活其实十分简单,就是人活在「真实」中。他面对天主、自己、他人以及其他受造物的生活。

    如果了解一个人如何在天主面前生活,他(或她)如何认识自己,以及如何对待他人及万物,那么我们可以说,我们认识他们的灵修精神。

    因此,依照这位朋友对灵修的「描述」,每个人都有灵修生活。让我们去读一读旧约和新约的故事,问一问那些经书中的女性们,如:友弟德、卢尔德、米黎盎、圣殿女祭司亚纳、圣母玛利亚,以及玛丽德莲。我们问她们每一位:「妳心中的天主是谁?」「妳是谁?」或是「在妳心中,他人及受造物有什么意义?」问这些问题可以帮助我们探察她们灵修生活的精神,本书就是要向圣安琪提出这些问题,帮助我们更能了解她的灵修精神。

      当有人向某人提出这三个问题,而他(或她)所给予的答案能够触发人心转变,皈依天主,逐渐地,他们的生活态度形成了某一种灵修,例如:圣方济的灵修。圣方济热爱天主,他对天主的爱也扩展到宇宙万物,所以每当人们想到圣方济的灵修时,就会联想到神贫、爱德,以及尊重宇宙万物的精神。

    至于圣本笃,他教导他的跟随者寻求天主的面容。「寻求天主的面容」是一种灵修态度,这种灵修精神告诉我们,人处于旅途中,当我们不断寻找天主,就会找到祂,祂临在于我们身旁的每一个人身上。圣本笃告诉我们,人在此地没有永久的城,我们是朝圣者,总是「在路上」。因此,圣本笃所认识的天主、自己、他人及受造物的形像,就构成了圣本笃的灵修精神。

    当我研究圣安琪的灵修精神时,真是乐在其中。我研读她的作品,向她提出同样这几个问题。在此我也邀请你们这样做,阅读她的著作,找出圣安琪如何称呼天主?她给天主许多称谓。在这之后,请你们默想这些称谓,看看它们代表什么意义?这个活动会使你们认识圣安琪心目中天主的形像。

    但我必须先提醒各位,圣安琪如同我们一样,都生活在时空背景下,受当代文化气氛的影响,所以她心目中的天主形像必须在当时的文化背景光照下来检视。我们今天的情况也是这样的。

    然而我们还是可从一个特质来辨别祈祷和默观的果实:自由。圣女大德兰说过,有一些判准可以辨别祈祷是否为真,自由即是其中之一。一个祈祷的人,或者确切些,一个真正祈祷的人,其人格特质之一就是「自由」。

      当我们提及「自由」时,必须先澄清它的内涵。「内在的自由」与「外在的自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真实」(reality。如果自由的定义是无拘无束,随心所欲去行动,那么这种自由与真正的自由相差甚远。人唯有认识天主及认识自己才能认识真正的自由。当我认识了天主和自己以后,恐惧就减轻了, 我不再受恐惧支配和掌控了。

    圣女大德兰还提出了其它检视祈祷的标准,「谦逊」也是其中之一。祈祷的人有谦逊的态度,因为他们认识「真实」。有时候我们会觉得,那些祈祷的人好像都悬浮在半空中,不食人间烟火,但实际上,他们也住在地面上。一个真正祈祷的人能区别「理想」和「真实」。他们为人谦逊,扎根于「真实」的土壤之中,通常这些人的性格非常幽默风趣。

    在我心中,圣安琪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是祈祷的人: 自由、谦逊,还带着一丝幽默感。当她说话时,固然使用她那个时代的语言,不过我深信她不会仿人口舌、人云亦云、重复老套,而是在真理内说话。她说话谨慎而实在,不过关于这一点,我有可能也会猜错。

    当圣安琪称呼天主某个名号时,这个名号可能带有当时文化的色彩,不过我想她有坚定的信念。她将天主的名号内化于心中,就像我们今天一样。在我们自己的文化中,也有些称呼天主的字眼已在我们心中根深蒂固了,但在此我们不多做探讨。

    读完圣安琪的作品后,我找出了一些她用来称呼天主的称谓,对于这些称谓,我们耳熟能详,它们十分普遍,例如:「父亲」、「善牧」、「仆人」、「净配」、「君王」、「至高者」、「忠实的那一位」或是「给予者」。当然书中还有一些其它的名号,但以上这些相当值得我们注意。

    对于这些称谓,我分为两类:即「超越性」的称谓和「内在性」的称谓。

    属于「内在性」的称谓有「父亲」、「善牧」、「仆人」和「净配」这几个,我们时常听见它们,并不觉得陌生。我们都知道「父亲」、「善牧」、「仆人」和「净配」是什么意思,也清楚它们所呈现的图像。当我用这些名号呼叫天主时, 它们都是「我的」经验,我感觉与天主很亲近、熟悉及亲密。

    「父亲」是一个很亲密的称呼。天主是生命之源,滋养我们的生命。在《欧瑟亚先知书》中有一幅图像,我们十分的熟悉,那就是父亲俯身高举着他的孩子贴近脸颊。瞧!这不是用来说明父子亲密关系一个非常好的图像吗?

    至于「牧人」的图像,我个人虽然没看过牧羊人长得什么样子,但是圣安琪却很熟悉。今日在她的出生地岱森农镇附近的丘陵区仍有许多牧羊人,他们有老有幼,对羊群照顾有加。牧人们的特质是:慷慨大方,尽心尽力看顾羊群,他们是群平凡的小人物。除了「父亲」及「牧人」的形像,圣安琪也深知「仆人」的涵义。她的舅父母拥有许多仆人,她熟悉这些人。此外,在圣经中,天主的形像,尤其是耶稣基督,是位仆人。耶稣说过,他来是为了服侍人。因此,当我们认识天主并称呼祂为仆人时,我们已经内化了圣经的教导。

    当我们称「天主」为「净配」时,没有任何一个称谓比这一个更具亲密性了。我们意识到天主是我们的爱人和净配。当圣安琪使用「净配」这个名称时,她的态度非常自在,甚至有点开玩笑地说,她和一些女儿们是天主子的「丈母娘」。从这种轻松、开玩笑的态度,我们察觉到她与她净配基督之间亲密的关系。

    至于其它的天主形像,例如「君王」、「至高者」、「忠实的那一位」和「给予者」这些称谓,我们可说它们是「内在性」的,也可说是「超越性」的。但是「君主」和「至高者」这两个名词无庸置疑是「超越性」的特质。从这两个尊称,我们得知圣安琪心中的天主是「神圣的那一位」,祂超越人的认识。这样的一位天主,既与我们十分接近,也令我们十分敬畏。在祂面前,我们必须脱下脚上的鞋子,进入祂的圣所朝拜。透过这些称谓,我们可以想象得到,每当圣安琪提及天主的名号时,她的态度是多么诚恳和尊敬。

    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肯定:圣安琪认识天主。她体会到, 天主与人的关系异常亲密,祂内在于人内,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敬畏天主,因为祂是奥秘的,超越人的认知。

   「内在」及「超越」这两种特质是认识天主的方式,但我们常会陷入于某一极端。关于这一点,我们应当小心,特别是在举行朝拜的礼仪时。多少世纪以来,感恩圣祭举行的氛围都放在天主的超越性上,所以祭台的设计离群众相当远,我们也不能理解弥撒的语言,此外,当神父举行圣祭时,他背向着人群;圣爵是圣物,唯有主祭神父能够碰触,一般人是禁止碰触圣爵的;以上这些礼规的设计都是为了表达出天主是「超越」的那一位,事实上也是如此。

    但现在是怎样的情况呢?今天的感恩圣祭转变成另一种氛围,即注重天主的「内在性」,也就是说,今日强调人与天主的关系十分亲近,所以祭台面对着群众,弥撒的语言是我们听得懂的,甚至弥撒进行时,神父会注视着群众说:「愿主与你们同在」,而我们也回应相同的话。看!这些不正表达出一种人与天主之间对话的气氛吗?

    照这样看来,天主现在突然出现在我们中间了,我们感觉有点不习惯。之前我们深信不疑天主是「超越的」那一位,但现在这个信念受到了挑战,天主似乎也想接近我们,与人建立一种亲密的关系,「耶稣基督降生成人」的奥迹活生生地提醒我们这一点。那么圣安琪到底要教导我们什么呢?面对她的教导,我们也许受到了挑战,因为她邀请人以两种方式,即天主的「超越性」和「内在性」来认识天主。

    在圣安琪给予天主的众多名号中,我最欣赏她后期的称谓,因此放在最后才来谈它。之前我和一些意大利朋友们谈话时,问过他们,圣安琪使用的这一个名号是否只是单一的字, 回答为否。事实上,在意大利文中,这个称号是一组词组。圣安琪最后称呼天主时,总用这句话:「爱我的那一位」,或者她时常自我订正:「爱我们所有人的那一位」。

   「爱我的那一位」─ 当我默想这句话时,祈求天主, 将来有一日也让我能这样认识祂。我知道天主爱我,从不怀疑,但大部分的时间,我只是「知道」而已,它停留在我的头脑和理智层面,但偶尔我也会在心中,或整个人感受到天主爱我。然而,我想圣安琪一定是时常整个人意识到天主的临在。一旦我们在心中或整个人的存在上意识到天主爱我们时,在我们身上所发生的事就是圣神正在转化我们成为耶稣基督。在这一刻,我已不同以往,我现在完全认识天主,祂是爱我的那一位!一直以来,天主把我放在祂的爱中,如果不是这样,祂便是否定自己,然而天主是天主,祂是「爱我的那一位」。

    圣安琪称天主为「爱我的那一位」,这个称谓其实是天主在圣经中的自我揭示。耶稣来了,祂显示给我们天主是爱。所以不管我们心中天主的形像是什么,不管我们如何称呼祂,一个名号不能完全说尽和说清楚天主的奥秘。圣安琪在晚年的时候,每当提起天主时,总是带着莫大的信心和希望,因为她清楚意识到,天主是「爱我,更好说,爱我们的那一位」。

    在圣安琪心中,天主爱人,也认识人。祂在我们一生的岁月中以最大的温柔和最大的爱伴随着我们,祂认识人的软弱和罪。所以不管我们的状况为何,天主都爱我们。

    如果我们想要成为祈祷的人,就必须更深入了解自己的神恩。我们的神恩到底是什么呢?答案是:默观的爱人者。假如圣安琪的神恩是默观的爱,那么,我们身为她的朋友和跟随者也拥有同样的恩宠。她的神恩吸引我们到她身边,与她心意相通。我们知道自己受到天主的召叫,进入默观的祈祷,因为透过洗礼,我们已成为默观者。

    假如我们要度默观生活,可以先想想自己心目中天主的形像是怎样的呢?这对度默观生活有所帮助。对我们而言,天主是谁呢?我们怎样称呼祂呢?在我们的生命中,我们如何认识天主呢?

    当我还是小孩子时,哥哥姊姊们常常告诉我的母亲他们上了什么要理课,我与兄姊们的年龄差距甚大,所以当我开始上学时,对要理问答已经相当熟悉了。记得有一次,母亲问哥哥姊姊们:「天主是谁?」他们回答她说:「天主是精神体」。

    当时我只有四岁,哥哥十四岁,我从他那儿可学了不少天主教要理的知识。到现在,我甚至都还不确定是否真知道什么叫作「精神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当时我一定不懂什么是「精神体」,以为「精神体」(spirit)大概类似「长矛箭」spear)之类的东西,因为两个字的音听起来十分相像。我也没看过「长矛箭」长得什么样子,但在青箭口香糖的包装上,我曾看过一个小小的红色箭头,猜想那可能就是「长矛箭」的样子。所以长久以来,在我的头脑里,天主就是一支「长矛箭」的形像。是不是很好笑你觉得?然而这就是天主在我心目中最早的图像,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有支小红箭,小红箭有手有脚,不停地绕着我打转,我甚至不知道它是否对我友善。

    当我开始上教堂以后,情况又不同了。教堂那里有座雕像,大大改变了我原本心中天主的图像,最近我还回去看看它,而它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丝毫未变。也许你的情况和我类似,当我还是小孩子时,如果表现良好,就被允许点一根蜡烛放在圣像前。我记得那是耶稣圣心的雕像,不过它有点与众不同,一般的耶稣圣心像都是一只手指向心口,另一只则举向天,然而我的这座雕像却是双手往前张开的。

      我的家里有一个习惯,就是我们常到父亲那里去量手掌的尺寸。父亲也许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手掌最大的。如果我们小孩子想看看自己的手是否变大,就会将双手放入爸爸的手中, 尽量伸展开来,想要和他的巨掌一样大。对我这个小孩子而言,那个举动是一种象征,代表信赖、交托及安全感,当我将手放入父亲手中时,感觉很安心。

    于是,我又站在那座耶稣圣心雕像前,它的双手是开放的,我爬上去,将手放在它的手掌上,量一量自己的手,虽然这座圣像的手和身体其它部分不成比例,但每当我看见它时, 总感到无比的安心。这时,天主在我心中的形像是之前那只小红箭所不能比拟的。

    回顾我自己的生命历程,我有过许多关于天主的图像。对于它们我记得不少,其中有些和我生命中重要的人物有关,有些则与重要的成长事件有关。每一个我用来称呼天主的名字都是重要的,因为它们揭示了我自己的救恩史。因此,在此我要鼓励每个人,花点时间想想自己曾如何称呼天主,因为每一个我们称呼天主的名号都是宝贵的。

    有时候我们不满意自己心目中天主的形像,说:「我不应该将天主想象成这个样子!」在一些婚姻恳谈会上,我们都会鼓励夫妇们诚实地说出:「现在我们的关系就是这样,这就是我们所处的位置,我们的基础点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唯有看清此刻,夫妇俩人才能自由,彼此的关系才能再往前发展。

    我们与天主的关系也是如此。我们不要对自己失望,也不要厌恶我们目前站在天主面前的位置,反而应该自我鼓励:「我『想』去哪里呢?我『要』到哪里去呢?」藉此问题,我们就进入了祈祷之中,与我们内心最深处的渴望相遇。如果我们与天主的关系想要有所进展,不停留在原处,那么我们就要心生祈祷的渴望,但首先要看清自己此刻所站的位置。

    当我们回想自己如何称呼天主时,可能会涌上来更多我们无法预期的神圣经验,就像上一章我们讨论过的神视和看见天主的经验,这些神圣的经历影响着我们认识天主的方式。

    我们想一想,我们现在在哪里呢?此刻天主是谁?现在我们怎样称呼祂?我们为天主所取的名字都是以图像的方式呈现,因为人总想尝试为那位不可命名者命名,总想认识那位超越我们理解能力者,所以心中这些天主的图像,一方面向我们揭示了天主是谁,另一方面又对我们隐藏住祂的真实面容。

    当我们回想天主的形像时,可能会经历一种「自我空虚」的经验。在上一章中,我曾提及这种经验。我们甚至会有些悲伤难过,因为天主的形像要从目前这一个转变成另一个。在损失的那一刻,我们处于一种过渡期,因为旧的要转入一种全新的境地。这损失可能指的是一个人、一个观念,甚至是我们的生命。过渡期总是一块「骷髅地」,是痛苦之地,在此要放下我们对天主原本的认识,那个我们所熟悉的天主的名号,然后等待天主启示祂的新名号。

    有时候当我们回想起这些深刻的经验时,不管那是悲痛、喜悦或是其它深刻的情感,我们都知道这些经验是我们生命中的转折点,因为在那一刻,我们看待真实的眼光转变了。这些短暂的过渡期从来没有一刻是轻松的,而是充满痛苦的。

      再一次圣安琪将会帮助我们,因为她自己也曾经历过这一切。她活得很久,并在她的一生中以不同的方式称呼天主。她认识那位既内在又超越的天主,她在生命的灰暗处认识了祂。圣安琪曾经历过许多战争,看到国家分裂,其中隐藏着诸多的罪恶,如:许多家庭破碎、小孩被遗弃、妇女被凌虐等等;在当时那么多痛苦中,天主如何显现给圣安琪呢?

    而这些对我们又有什么意义呢?给我们的挑战在哪里呢? 答案就是:当我们面对痛苦、罪恶及伤痛时,我们仍可以叫出天主的名号。我们能认出,天主进入我们的生命中来拯救我们。如果原本的那个天主形像已经不足够了,不再能承载罪恶、痛苦及伤心,这时,倘若我们还不放下旧的形像,那就会被痛苦击败,要一直等到我们能再次为天主命名,祂的新名号能再度涵括这一切痛苦为此。如果不经历这个过程,那么天主的救赎如何进入我们的生命中呢?

当回顾我们为天主所取的名号时,发现每当生命中遇见新经验的时候,我们对天主的称呼就会随着改变。这些经验, 有些是痛苦,像是失去所爱的人,或是失去某种喜爱的生活方式,在我们的生活中,人事物不断地变动,而且它们不只一件,而是接二连三地来。

所以,我们现在的位置在哪里呢?现在如何称呼天主呢? 对于现在这个名号,我们是否充满渴望与热火呢?或者想要给祂换一个新的名号?我们是否意识到此刻天主正要揭示新的名号呢?是否意识到在我们的生命中祂是谁?或者「他」是谁? 更或者,「她」是谁?

      天主的诸多称谓中,有些是「男性化」的名称,另一些则是「女性化」的名称。这些名称只是我们心目中天主的图像而已,天主本身没有性别,非关男女,所以假如我们给祂冠上了性别,那就不对了。

    事实上,图像有其限度,它们不能完全呈现天主的面貌。对许多人而言,尤其是女性,女性化的天主图像可以呈现出男性图像所不能表达的天主的面貌。所以在此我要说,让我们不要害怕使用天主女性化的面貌和名称,但却要认清一个事实:所有对天主的称呼都只代表一种或另一种天主的形像,它们都只是图像而已。一个字或一个图像,都不足以道尽天主的真实,人也不能以单一一个字或一个图像来认识天主,要不然,天主就不是天主了!

    现在我们可以让心中天主的名号及图像涌现,看看哪一个对我们最珍贵。它将会告诉我们,与天主关系的「现在进行式」是怎样。试试看,为天主命名是个很好的练习,对你而言将是一个无比美好的经验!

    坐在天主台前,呼叫祂的名号是件多么甘饴的事啊!当人们这样做时,人已经进入了祈祷之中,并在内心深处渴望呼求天主的名号。因此,让我们大胆地为「不可名之的那一位」命名吧!叫出祂诸多的名号,因为这些名号充满祂的荣耀和赞颂。


上一篇:第二章:安琪的神视
下一篇:第四章:安琪的自我认识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