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引言
浏览次数:347 更新时间:2022-12-30
 
 

申命纪引言

(一)名称

梅瑟五书的末卷是申命纪。申命纪也一如梅瑟五书的其他各卷,在希伯来文圣经中取原文的首字为名,称为「Elle haddebarim」,意即「这些话」。犹太经师称之为「Mishne」,即重申前命之意。希腊文名为「Deuteronomium」,解说第二法律或重申前命。拉丁通行本也沿用此名称。因为初次颁定的法律,亦即所谓基本的法律(西乃法律)已包括在出谷纪里(19-2325-3135-40)。希腊名称的由来,大概导源申命纪1718,在那里训令未来的国王,登极之后,应为自己抄写一部法典,并且应以身作则,谨守不怠。中文申命纪一名是出于希腊译文。这名称极为相宜,因为本书内的法律,泰半不是新法律,而只是旧法律的扼要重提。

(二)在梅瑟五书中的位置

如果创世纪应当视为梅瑟五书的序言,那末,申命纪便应视为梅瑟五书的结论。因为申命纪确具有五书的结论。前四书叙述天主怎样拣选了伊撒尔民,怎样照顾了他们。怎样在旷野里经过悠久的时间,作他们的向导;而申命纪却叙述天主怎样实践了祂许予伊民的诺言,要赐给他们福地。进入福地,占据天主许与古圣祖们的这块乐土,是梅瑟五书的目标(参见创121等节1314等节)。

申命纪是关于梅瑟——选民的伟大领袖的生活史,记述他最后的历史及他的逝世,所以申命纪也恰好以梅瑟的死结束了梅瑟五书。即以理论而言,申命纪也应是梅瑟五书的末卷。创世纪是讲述选民的来源。出谷纪是记载天主为伊撒尔民所做的丰功伟绩,怎样拣选他们为自己的百姓。肋未纪是阐明百姓对天主应尽的职务。户籍纪是叙述天主长久试探了他们的忠实;而申命纪正是这段历史的结论,它指示伊民为天主的百姓,究竟当具有什么条件。由此可见本书的重要了。

(三)内容和分析

顾名思义,申命纪是旧法的重提,是对旧法加以扼要的重述。还有一点,本书与其他四书不相同的,是本书并非历史的记述,而是梅瑟于四十年旷野历程之末,在摩阿布地对民众谆谆的训诲,将整个的法律,又向民众陈述一番(参阅11-5324546)。整个民法都包括在这位伟大领袖的演词里。大部分的法律早已制定了,但是其中不少条文,因为不适合百姓所处的新环境,有修正或扩充的必要。此外,因为这部法典特为客纳罕福地未来的生活所颁布的,所以也有增补的必要。这样可以适应未来的新环境。

除了一篇简单的导言(11-5)及较长的结论之外(31-34),本书由梅瑟的三大演词所组成。第一篇(15-440)是选民过去历史简略的回顾;第二篇(51-2619)讨论各种的法律;第三篇(281-3020)对于伊民的命运预先给他们一诚恳的警告。

导言(11-5);指明本书的宗旨,及著作的动机与时间和地点。首篇演词(16-440):梅瑟给百姓重温过去的历史,阐明天主自召选他们时起,如何用上智、公义、仁慈保佑了他们。伊民之所以能生存于世,全由于天主的爱。但是,天主对自己百姓的爱是含有嫉妒性的,不容他们去崇拜别的神,或忽视自己的诫命;因此引证许多天主降罚的例子来警告他们。在这篇演词里,梅瑟特别援引了天主的公义仁慈来劝勉百姓守法,一方面在他们心中激起对无上真天主的敬畏,另一方面使他们心中发出对至慈大父的爱和感恩的情绪。441-49是以附录式来记述梅瑟于若尔当河东岸所指定的三座避难城,以后,便开始中篇演词的导言。中篇演词(51-2619):是全部申命纪的中心,重申旧法,将缺而不全者,加以补充,最后苦口婆心劝百姓,恪遵天主的法令:

第一段(51-1132)包括基本的法律,即天主十诫;继而劝百姓对天主应怀敬爱之心,对法律应有恪遵之意。如他们敬主守法,即能得到忠实的报酬,天主的祝福,国泰民安;否则,背信的罪恶,必招致天主的降罚,国土不宁,人们流离失所。在这一段内梅瑟特以爱主的高道理来鼓励他们。

第二段(121-2619)是法律的综合,包括伦理、礼仪、民法三种,这是神权政治之下的伊民,所应遵守的法律。(1)论人对天主当尽的义务:即对天主所有的敬礼、地点、仪式、时间和举行敬礼的人物(12-18);(2)论国民的公共生活:如避难城,土地的分界,证人和战争(19-20);(3)论私人生活、家庭生活以及社会生活的种种责任和义务(21-25);(4)于附录里附有奉献初熟之物及什一之物的祷词(261-15)。

这篇演词的结尾是短短的几句训言(2616-19)。又附加一个命令,命他们渡过若尔当河之后,要与天主重修旧约,并声明对违法者的诅咒(271-26)。

末篇演词(281-3020)隆重地声明法律的制裁:(1)守法者许以遐福,违法者予以严惩(281-69);这里已预言不忠于主的百姓将要失落福地,而被放逐,流浪普世。(2)到最后,梅瑟为鼓励他们爱主守法起见,又援引各种动机(29-30):就是天主恩惠的回忆和天主惩罚的可怕,虽然惩罪可畏,百姓仍然叛离;但是梅瑟仿佛也预感到他们会归向天主,在备受艰难之后,又要得到天主的仁慈。天主的仁慈,竟会胜过祂的公义。

末篇演词好似是伊民全部历史的预言大略,预示他们的存亡,皆系于于守法和违法。换言之,天主法律的遵守与违犯,决定他们的存亡(参阅3015-20)。的确,由伊撒尔民的历史上已证实梅瑟末篇演词的真实性,梅瑟所预言的,差不多逐字应验了。惟有返国复国一节尚未实现(参阅301-10)。本书的结论(参阅301-3412):卷尾一段史事,恐为梅瑟的弟子若苏厄所加。

1)叙述梅瑟于临终前,立若苏厄为民长,吩咐他将法律书置在结约柜近旁,每七年向民众宣读一次(31);(2)记载两首诗歌,是梅瑟对伊民的训诲和预言他们未来的遭遇,对他们施以祝福(3233);(3)在祝福了十二支派之后,这位伟大的领袖,在讷波山眼望着福地,与世长辞(33-346);(4)随着,就是这位伟大领袖及立法者的短诵,作为全书的结束(347-12)。

(四)申命纪的特点

申命纪和其他梅瑟四卷,有着莫大的区别;或以语气文法而论,或以思想而论,都别具风味,所以考证家都以申命纪出于另一作者。

更奇怪的是前面各卷已有的法律,这里又旧话重提,并且还有不少的法律,为适用新的环境而有所变更。并且本书还不只是一部律书;文法,语气,皆非立法者的口吻;看他那谆谆善诱的口气,反复叮咛,陈述各种理由,劝勉伊民忠信于主,实在不是颁布法律,而是以诚恳的训言,劝勉民众敬主守法,所以文体颇重感情。这位演说家三令五申将天主的爱情、仁慈和公义,摆在百姓眼前,同时又援引过去的历史,来证明自己的言语。

本书中历史的描述特别流露着实用主义的色彩(这种实用主义的色彩,在列王纪里亦特别浓厚),申命纪叙述历史不注重历史的事迹,而着重历史给人的教训,所以每述一史事,总把它归结到遵守法律上去。忠心守法,必国泰民安,违犯法律,必定民族灭亡。

(五)申命纪的作者

由于本书别具风格,掀起了一个「谁为作者」的剧烈争端。笔法及带有实用主义色彩的历史描述,被唯理派视为反对梅瑟为本书著者的有力证据。据他们说:申命纪当出于大先知们时代之后,因为是按照大先知的意思编篡的。他们虽然否认梅瑟为整个五书的作者,但是他们尤其相反梅瑟是申命纪的作者,这个问题自然关系匪浅,因为伊民的全部历史与此有密切的关系。我们已经说过:申命纪内包有伊民未来遭遇的预言,但是唯理派既已否认预言的可能性,自然不能承认这种预言的真实性。

同样,申命纪内一神教的信仰特别显著,这也是唯理派否认梅瑟为著者的证据。因为据他们的意见,唯一神教的信仰,是由大先知们的宣讲进化而来的道理。据他们的意见,申命纪是伊民宗教史上划时代的著作,这著作是先知宣讲的讲义。

1)圣教会古今公认申命纪为梅瑟的作品,这个意见取证于本书。因为在整个申命纪里表示梅瑟是发言者,319显明地说:「梅瑟将这法律写好,交与肋未的子孙。」(参阅3124-26。)此外,其他圣经、圣传和犹太人一致的主张,更加强了本书内证的力量。耶稣说:「法律由梅瑟授予」(若117),新约引用申命纪中的言语常当作梅瑟的言语,来证实自己的道理,无疑地他们也承认梅瑟为申命纪的作者(参阅玛197及申241;谷1219及申255;宗322及申1615;罗105-7及申3012并总论第一章)。除了卷末的一小部分,与梅瑟逝世的叙述以外,申命纪一向被认为是梅瑟的作品。

2)唯理派的意见逐渐形成于十九世纪:第一个攻击传统意见的人是德外忒(De Wette),据他说列王纪下228记载约熹雅乌为王时,所发现的书就是申命纪;这书并不是那年发现的,而是那一年由司祭们编篡的,他们为使这新法律得到权威,便说本书系于圣殿内所寻获者,想用梅瑟之名,来使人民容易接受。所以据德民的意见,申命纪一书是大司祭们编篡的。这个意见颇受一时人的热烈的拥护(如露斯Reuss,格辣夫Graf和委耳豪森Wellhausen)。

为反驳这个意见,我们应注意在列王纪下228绝不是说发现一本以前未见的新书,而是一本人所共知的经典,因此绝非当时的作品。一则因为谁都知道,申命纪内充满着恫吓的言词,当宣读申命纪的时候,上自国君,下至百姓,莫不战战兢兢,如果这些恫吓的言词是前所未闻的,他们绝不会这样恐惧。二则如果他们不确知这是梅瑟的法律,谁肯将这个重轭加在自己的颈上?(至于申命纪怎样淹没无闻了,我们姑且不论——这种事在虐王默讷协和哈孟时代是极可能的——。至于所发现的是否为本来的申命纪或只是申命纪的一部分,亦非我们所要讨论的问题。)

唯理派对自己的意见,所持的理由是「敬礼唯一和敬礼集中」的法律。据他们说:撒落满固然有统一敬礼,但是没有成功;这种敬礼的统一更好说是约熹雅乌时代宗教改革的结果,因为改革之前,百姓还在多处举行祭献(撒上912列上18301914)。

更有些人,如曷耳协尔(Hoeischer)与曷尔斯特(Horst)以为申命纪的编篡时期较晚,即充军之后。

近来主张申命纪为司祭们所编篡的意见逐渐消灭。有些人,如苛尔尼耳(Cornill)、得赖味(Driver)等认为申命纪为希则克阿,或撒落满时代的产物;作者以梅瑟古法为基础,按照梅瑟的心意附加新法,这样所谓新法只是梅瑟法律的扩大,在梅瑟名义下所宣布的新法。

还有人如刻来讷尔特(Kleinert),将申命纪的大部分归于撒慕尔,他的根基是君王的法度(申1714),与撒慕尔为撒乌耳王所立的法度全同(撒上1025)。更有人如克忒耳(Kittel)说:申命纪中不少法律。确系产生于梅瑟时代,那司祭们伪造一说,绝不可靠,至于女先知胡肋达有关申命纪的伪造,克忒耳和其他批评家,亦不表示赞同,克忒耳说:这一类的批评家,为随从这种可笑的学说,竟将「梅瑟申命纪作者」的传统学说,视为一种陈腐的意见。

现代的考订家如欧斯特赖黑尔(Oestreicher)、斯特尔克(Staerk)、斯腾贝尔格(Sternberg)、罗尔(Loehr)等重新严格地研究委耳豪森的「集中敬礼法」(申12),他们研究的结果,发现在12章内,并无真正集中敬礼法(vera centralisatio cultus)的提示;因为126不必有「在一固定的地方」的意思。按希伯来文法可能是「在任何地方」的意思。换句话说:梅瑟是立定了一种适应当时环境的法律(请参阅总论第一章)。不少的唯理派、誓反教和犹太教的学者认这集中敬礼的法律,不足以证实申命纪是梅瑟以后的产物。

进一步说:近代不少唯理派的学者一致公认至少申命纪的大部分,是出于梅瑟之手。

3)公教的意念,根据圣经及圣传的证据,关于申命纪的主要部分都承认是梅瑟写的。虽然几位公教学者,曾一时偏向唯理派的意见,但是特在一九〇六年六月二十七日,圣经委员会关于梅瑟五书的著者作过定案之后,公教学者都一致返归传统的意见,但也承认本书在最古有增补或有变更的地方。

圣经书籍,特是梅瑟五书,在虐王时代(默纳协及哈孟时代尤甚)为人所忽视,渐渐为被人遗忘,申命记也遭到同等的命运,而同时对经文也有所篡改,但是这种篡改是不伤大体的;普通说来,流传至今的还是梅瑟的原文(纳本包尔Knabenbauer、欧陵革尔Euringer、商达Sanda)。

此外,梅瑟的法律,亦不应视为丝毫不能变更的法律。民法的性质常是与时俱进的,而不是一成不变的,就如各国的法律无不随着时代演进,为应付环境,不能不有所增补或修改。梅瑟的法律自然也不能例外。伊民的宗教生活,政治生活,都根据梅瑟法律而形成的。但是人民的生活不停地演进,因而这些法律——其本身虽然坚定不变的——也必随着这种生活而改变。为此天主给伊民派遣先知,监视他们的行动,奉天主的命,以天主的威权保护民法,并且于必要时加以改革。(曷贝尔格Hoberg等)。所以民法虽有改变,然而是些细小节目,梅瑟仍不失为申命纪的作者。今举几个证据来证明这个意见,或为使梅瑟的著作性,更为坚定,或至少使梅瑟的著作性更为可靠。

a)申命纪前半的历史叙述,与本书中所指的环境甚相吻合。如今快要进入圣地,梅瑟又知死期不远,便给在场的与未来的民众作末次训话,嘱咐他们善守法律,这时目睹西乃山天主发显的长辈们多已故去,剩下的一般青年必须听到西乃山的事迹,同旷野中的长征史,才有殷鉴在前,日后进入福地,方不至重蹈覆辙,去敬拜邪神。

b)同时重申前令,在这种场合之下,很容易得到解释。一则关于未来的福地生活,梅瑟能增补更多的法律,因为他很关心未来,使伊民有巩固的组织,这是显而易见的。二则,为宣布这样的法律,梅瑟是最相宜的人物,「梅瑟学了埃及人的一切学问」(宗722),因为他生长在埃及的王家。他不只精通各种学问,而对于埃及的法律更非常熟练。既然天主上智的措置,使他这样长于学问,富于经历,所以他不能不顾虑到伊民未来的生活,应予以固定的法律。

c)至于本书的后一半,也绝不应视为事后的预言。梅瑟由于过去的亲身经历,很能预料伊民未来的遭遇。过去他们既然再三拒绝了上主的恩宠,自然日后也难保不失信于上主。但是由于长久的经历,他又认为天主是极慈爱的宽忍的,那末,伊民既是万民中天主特选的百姓,自然也不会永久遭受祂的摒弃——天主的仁慈必要得到最后的胜利,何况我们承认梅瑟真是先知,他所预言的事更不能不应验(参阅申1815)。

d)如果申命纪一书,不是那位建立神权政治国家的伟人梅瑟的著作,十二支派(特是国度分裂之后)必不能把它认作公法。历史告诉我们,南北二国都一致将申命纪定为治国大典。撒玛黎雅五书更告诉我们,伊民流亡之后,撒玛黎雅人已奉申命纪为国法,如果申命纪不是古法,何能如此?

e)此外,我们如不承认申命记的来源古远,先知们的宣讲也是无法理解的。因为他们都引用申命纪,采取它的真意,敦劝百姓遵守申命纪中的法律,又指出申命纪最末几章内,梅瑟的预言,怎样在伊民的历史上逐一应验;他们的宣讲(特别是欧瑟亚同耶肋米亚)大都根据这本书。

这一切都证明传统上对梅瑟著作性的见解,正确无误,即纯以理性的推论而言,这种见解也是极可信的。

(六)申命纪的历史

关于申命纪的渊源及其后来的遭遇,我们再补充几句:

申命纪产生的原因及其动机见于本书,天主实践了给予古圣祖们的诺言。进客纳罕福地的时候来到了,梅瑟统领着伊民到了福地的边境,但是由于他曾怀疑过天主的全能及照顾,受到了惩罚,知道自己命在旦夕,不能进入福地。

天主向这位伟大的民族领袖所要求的牺牲,是多么沉重!自己的使命没有得到成功。但是梅瑟此刻更挂虑着自己的百姓,他们的懦弱及强项,他知之有素。多少次因他的转求方免于难!他忧虑着伊民的前途,愿意死前,在摩阿布平原上,还给百姓一次最后的训话。天主既选他为民族的首领,民族的立法者,这最后的一刻当然关系重大,不然,他死后,他毕生的使命岂不付诸东流?因此,他在最后的几段训词里,竭力鼓励自己的百姓崇拜唯一真天主。他又从过去的历史中引用天主的慈爱,天主的公义,来鼓励百姓,激发他们向天主忠信的心情,因为天主造生了伊撒尔民,抚育他们,保护他们如自己的眸子(申32610)。特别是目前这一代青年,没有目睹过天主为自己的百姓所作的神迹,日后进入福地,必有背弃真天主的危险,所以梅瑟愿意留下一个遗嘱,使他们记念天主的爱情,天主上智的措置,和为他们所作的丰功伟绩。伟大的立法者又重申旧法,以严厉的言词叮嘱他们遵守;因为西乃山的约,不只是为过去的那一代人立的,也是为整个伊民而立的:「不但是与你们和在场的这些人立这约起这誓,也是为所有在场的与不在场的」,即言亦同未来的人立这约起这誓。所以不只目前这些青年,即未来的人,也有知道天主法律的必要。但是这里既非言及新法,所以梅瑟不多用命令式的言词,而只用敦劝的口气。梅瑟将自己的言语载于典籍,留给后人,永远证明自己,受了天主的使命(参阅申31926)。

(七)申命纪的渊源

申命纪虽为梅瑟所著,但不因此每条法律都出自梅瑟。就如五书中其他各卷,梅瑟也必利用他人的记录,或得诸父老的口传。本书所载的,多半是历代传下来的法律。也有的法律即习俗可能是与他民族交往时学到的;但大部分还是父老们的口传。虽然这些法律也是和以前出谷纪中的法律,直接归于天主,但是这并非说每条法律皆出自天主的指令;申命纪的大部分并非天主直接启示,只是天主给予圣经的著者以先知的光照,烛照他,扶助她,使他对已知的事,自去选择,亲去描写。这是梅瑟的法律与其他诸闪族的法律像似的原因。特别是与哈慕辣彼法典类似。但是便不能这两种法典互相抄袭;如果将这两种法典比较一下,我们可以说:梅瑟法典与哈慕辣彼法典是毫无关系的;这两种法典似乎都是基于闪族的古习惯法写成的(Lex antiqua consustudinaria)。

但是在纯属宗教,及宗教礼仪的法律上,却与任何民族的法律有显明的区别。在这些法律上特表现梅瑟的个性。因为这些法律常根据天主的启示。纵或说,梅瑟在著作申命纪时,取用过前人的史料,这也无害法律即立法者的权威。天主在梅瑟身上,一如后来在先知们身上,是与人力合作的。上面已经说过:天主上智的措施,使他对自己的任务,有了很好的准备,梅瑟个人学了埃及人的一切学问(宗722210),他在法郎宫中,必定也受到法律的知识;这样他在被选为民族首领之后,对伊民的生活和历史更有所研究。伊民的古法因为出自加色丁的乌尔,所以与其他闪族的律法颇同。本书的渊源既如此复杂,语言文法自然有许多不同之处,这样我们何苦去追随唯理派的所谓E字卷,J字卷,P字卷,D字卷的分划呢?

(八)申命纪的遭遇

申命纪虽是梅瑟作的,但是流传自今的,定非本来的面目,必多少有所篡改。本书31-34章大概为若苏厄或当时的另一位作者所加。但是日后遭到更多的改变,这些改变的原因,不外以下数种:

a)口传  的确,有些古书,是赖口述写成的;但应注意的,申命纪一部书,是伊民生活的规范,因此较其他圣经更普遍通俗。因为常用的原故,文字也逐渐有所篡改,法律也随着新的环境而改变。

b)笔传  古书的流传,多靠手抄,申命纪更是如此。在传抄的时候,不免有许多错误潜入。何况古人注重的是意思,不是词句,所以在传抄时,更为自由。

c)窜改  有时为使原文明了起见,有人在经旁加一些注释。因为律书每七年当向民众宣读一次(319-13),宣读时也必解释原文,这些解释也极容易窜入原文。

d)有意的增补  前面已经说过,梅瑟的法律,并非绝对不能更改的,我们更好说是一种为国民实际生活而定的法律。先知们对民众的宣讲是按照法律,发表天主的圣意。所以一位被天主遣派的先知,按照事的需要,在法律的条文上,可能稍作更改。申命纪就是一个最显明的例子,在西乃山所颁布的法律,也不是全然不能改变的。先知受天主的默感,在原文上也能修正或增补。但是仍称梅瑟的法律,一则因为梅瑟是伊民的大立法者,二则因为原文的修正或增补仍以梅瑟的意思为根据。苏2426及撒上1025,或恐就是这种增补的例子;增补之事实属可能,因为梅瑟时还没有所谓君主政体,法律中既然谈到君王,必是撒慕尔先知以后所加的(1714-20)。达味时代,在圣京有隆重敬礼的规定,申命纪一些有关敬礼的更改或增补,是可能的事。但是,哪一条法律是修正的?哪一条是增补的?却很难确定。但是所有的修正或增补,不是无故而行的;并且这些修正或增补,是在一些细小节目上,并无害大体,因此便不能否认梅瑟是申命纪的作者。再说梅瑟的法律,为何经过千余年之久发生效力,除非承认梅瑟的著者性,这是不能解答的问题。

(九)申命纪的重要性

按一般人的意见!——公教、非公教以及唯理派的学者——申命纪和旧约中最重要的书,不论在文学方面,或在宗教方面,申命纪对后期的作者影响都很深;这种影响是如此显明,致使唯理派认为旧约的大部经卷,特别是先知书,都仿效申命纪写的,根据唯理派的意见,以为申命纪的写作当在先知们以后。

梅瑟五书简称「托辣」(Thora),后来这个名字成为全部旧约的名称,这名称又特别是用为申命纪一书。我们如能了解伊民对「托辣」所有的尊敬,那便能明白他们对申命纪一书的重视,申命纪一书是置于圣殿中约柜之旁,每七年应向民众宣读一次,这又使我们知道申命纪所具有的价值(3110-26)。由于这些理由,申命纪必是伊撒尔民所共知的一本书。他们的儿童,从初知好歹时,就学习申命纪64-9,后来还要日日背诵。64-9是申命纪的中心思想,这段经,名之为「协玛黑」Shemah即「你要听」的意思,你要听,是这段经的首句。

先知们引用申命纪特别多,在他们的预言里,在他们的书籍中,如若苏厄书、民长纪、撒慕尔纪上下、列王纪上下,都是很显明的例证,差不多每卷里都可见到申命纪的思想。

1)试问申命纪的价值为何这样高,影响为何这样大,无非因为它是伊民建国保国的大法。伊民是以神权政治立国的民族,天主是他们至高的君主,无上的立法者和裁判者。天主的旨意,是祂给与伊民的法律即诫命。这样申命纪就是天主给自己的百姓所立的法典。在以神权为本的国家里,宗教、政治和社会是分不开的,伊民的整个生活,无论是宗教的,政治的,或社会的,都以天主为目的。天主支配着他们整个的生活。伊民的地位所以如此崇高,完全是由于他们是天主特选的「司祭之国」(Regnum sacerdotale),「圣民」(Gens sancta)(出195)。因此每个国民的一举一动,都应遵守这个诫命:「你们该是圣的,因为我是圣的」(肋2026)。他们整个生活应是天主圣善的反照,因此伊民的社会法律是他们的宗教法律,宗教法律也是他们的政治法律。这些法律是以天主十诫为基础。宗教生活,伦理社会生活的规律都包括在内(出201-17;申56-21),其它一切——如伦理的礼仪和法律——无非是这个基本法律的引申。

既然法律影响伊民的整个生活,显然这民众的组织,也必然依据这法律组成。他们越服从天主藉法律所显示的圣意,越堪称作天主的百姓。他们如不遵守天主的法律,也就不是神权政治国家的国民了。所以法律的遵守或违犯,便决定他们的存亡(3015等节)。由此可见,伊民的存亡,完全系于遵守和违犯申命纪与否,因为申命纪包括天主的整个法律。的确,在伊民的历史中,天主的恫吓语(2715等节2815等节),一一应验了。历史告诉我们,他们因为违背了上主的法律,怎样受到严罚,后来受天主的诅咒,甚而国家沦亡。

2)旧约中的律法特别是申命纪,充满着许多细小的规诫,这在天主的旨意中,具有一种极深的用意,就是准备百姓迎接基督的来临,圣保禄在致迦拉达书(324)称法律为引向基督的导师,即言如奴仆引领孩童,去就师受教,这样,法律引百姓云见默西亚。默西亚出版事业之前,这种法律可作为伊民的护身符,因为他们身处外教人中,危险很多。这样礼仪的法律,规定相宜的敬礼,使他们不致背弃信仰;每一条法律,都附有严厉的制裁,使他们易于躲避罪恶。这个法律,大体说来,虽极不完全。但仍不失为基督更高启示的前奏,有如未来法律的影子(哥24101)。

但是另一方面,这个古法律复杂,软弱的人类几乎不能遵守(参阅罗77),所以罪的次数愈来愈多。罪过既因法律而增多(罗520),所以人们心中(特别是虔诚敬主的人)也激起了活泼的热望,渴望救赎。

这样,为迎接基督的来临,旧法成了最好的准备。天主以古法作为篱笆,围起了自己的百姓,给他们带上粗重的轭。一般虔诚敬主的人士,是怎样期待着救援,希望脱离这样的轭,从罪恶中,得获救赎。旧约中先知的预言,新约中匝加利亚(路166-77)和若翰(若129),特别圣保禄(罗729),都给过我们显明的例子。就这一方面说起来,旧法也是领向基督的导师。

(十)申命纪的中心思想

从申命纪的道理中,我们只论对后期作者的影响,尤其影响先知们最深的中心思想。这里我们只简略地陈述伊民的天主观及他们对天主的关系,换言之,就是申命纪中的宗教观。

1)论天主  对天主的道理,申命纪并未创立新说,不过使天主的观念,益形清楚和纯正罢了。

a)特别是申命纪五书中其他各卷,更坚持天主的唯一性。无疑的,一神教是古圣祖们早已信奉的宗教(参阅创世纪引言六);但是现在伊民正要进入福地,梅瑟为保护坚固他们的信仰,使他们不至陷入外教人的多神教,又再三诚恳地重申唯一神教的观念。我们屡屡读到以下的警句:惟有上主是天主,祂以外,没有别的神(4353964等处)。背弃天主恭敬邪神的人,将受重罚(139等节175)。为避免多神教的危险,又制定了敬礼唯一的法律,只许在天主指定的地点,举行祭礼(124等节142325)。

b)天主的仁慈与爱情系申命纪的中心道理。一言以蔽之,天主对自己百姓的关系,可说是:「无限的爱」。伊民的整个历史无非是这个爱情接连不断的证明。天主所以特拣伊撒尔民,不是因为他们比其他民族优越,只是因为天主爱他们(76-81015)。因为爱他们而与他们立约;因为爱他们,挂虑他们,又在旷野里奇妙地领导他们(432等节)。但是,因为天主爱他们达到的极点,所以因爱而生妒。天主绝不容他们去爱别的邪神或崇拜别的神,因此,爱情的天主,竟自称为「忌邪的天主」,「焚尽的火焰」,对于失信的百姓决予以严惩(申42459615等处)。

天主的爱,受了亵渎,转为义怒,消灭自己的百姓(3017),但是在惩罚他们中,仍然流露着祂的爱。虽然他应降罚自己,但是「仁慈的天主」「不会弃绝你」,「不会将你全然消灭」,「也不能忘了和你祖先所立的约」(431)。虽然天主严厉地惩罚他们,最后还拒绝他们,但是这也出自祂的爱;意在藉着这种拒绝,使百姓与祂自己益加连系。虽然他们心硬固执,天主还是爱他们,永远爱他们,死心塌地地爱他们(9242930428-31303-6)。

后来的先知,特别是欧瑟亚、耶肋米亚宣传天主的爱(欧214-2431320),新约中圣若望简短地发挥说:「天主就是爱」(若一416)。这「爱主」二字正可说是申命纪里对天主的中心思想。

2)伊撒尔子民和天主的关系。显然伊民的生活也必配合着这个高超的天主观。

a)申命纪的作者劝伊民认识自己的优越地位。这种劝语特别多。天主只有一个,也只拣选了一个百姓,把他从万民中划分出来,高举在万民之上(4203476等处),十分关心地教养他,如同自己的长子(85),保护他如同自己的眸子(3210)。保护他如老鹰保护自己的小雏(3211)。

b)因为他们和天主的关系这样密切,所以他们应是圣的,即言他们该全然归于天主,该在实际生活上表显出来(参761422619)。天主颁布法律的目的,就在使伊民的举止配称作天主的百姓。

c)伊民对天主的关系,换言之,就是申命纪的宗教观,可以包括在「以爱还爱」的观念里;这个观念,是他们服从命令谨守法律的基础。关于天主的爱,前面已经论及,但是申命纪又这样重述这个观念,已去新约的道理不远了(11122199301620等处)。申命纪的作者将「爱天主」,「遵主圣意」,「恪守法律」视为一事,正如基督在新约中所说的:「你们如果爱我,必要遵守我的诫命」(若1415)。「爱天主」及「谨守祂诫命」的人在申命纪里简称为」热心虔诚的人」(51079)又屡次重复地说:当因爱天主而守法。由此可以知道,那旧约为」畏惧的宗教」,新约为」爱情的宗教」的区别,完全不合实际。十诫之后(565)紧随着爱情的诫命,这也是可见,」爱天主」的观念在申命纪里是怎样地占着中心地位。的确,这是律书中「最大的诫命」。这里天主向他们要求的是齐全的爱,「你当全心,全灵,全力爱你的主,天主。」(65)。这是梅瑟向百姓再三提示的宗教的最高目标(10121113133306)。

这里天主给他们立了爱情的诫命,似乎有点奇异,但是这个诫命的本身,无非表示全心爱慕天主是他们分内当行的事。对天主的感恩心,和记念天主伟大的爱,给了百姓这条爱的诫命(76等节85等节111等节)。

这爱情里还含有畏惧,但不是奴隶的畏惧,而是儿子对父亲的敬畏;这敬畏非他,只是守天主诫命上的谨慎,发自爱情的谨慎(410624),因此,这个爱情里又含有对主爱、主佑的完全依靠(7182183)。既当爱主,自当爱人,至少必当爱本族的一切人。此外,又要求他们爱穷人、属下人、孤儿、寡妇、甚至于奴仆。可见他们爱人的观念如何深了(5142315246等处);此外,爱人的范围还应及于陌路生人(101624172612)。天主的爱是他们爱人的模范:天主怎样爱了他们,他们也当怎样爱自己的近人(10192418),如同基督在新约中以自己爱人的模范,作为我们爱人的标准(若1334)。

d)最后还有应注意的一点,就是梅瑟向自己的百姓所要求的,是真正的内心敬礼(15911),因为一切全着重于一个「爱」字上。单单表面的守法是不够的。天主向他们要求「心的割损」(1016),就是真心归向天主,「全心」,「全灵」的爱天主(30610)。

固然,申命纪的诫命和新约对照起来,显得过于繁琐,过于有法律的色彩,但是,不要忘了,这个法律不只是宗教法律,而且还是国家的法律;因此它当支配整个的外表生活。一切法律的中心观念仍是宗教的,也就是「爱天主」三字,关于这点,在新约中基督也证明了。圣保禄更概括一切法律说:「满全法律,只是一个爱字」(罗1310)。

 


上一篇:户籍纪
下一篇:申命纪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