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训道篇
训道篇
浏览次数:323 更新时间:2023-2-25
 
 


第一章

章旨  1-7一切无非虚幻;8-11训道者注意到万物的虚幻与其固定的命运。12-18智慧也是一大虚幻。

1达味的儿子,耶路撤冷的君王「训道者」的训言:2虚幻的虚幻①—训道者说—虚幻的虚幻,一切都是虚幻。3人在太阳下所受的一切劳苦,究有何益?4一代过去,一代又来,然而地球却永久存在。5太阳出来,太阳落下,急速回到它的原处,又从那里再升。6风向南吹,又向北转,循环周行,旋转不息。7江河都流入海,而海不盈,江河又向所往之处,常流不息。

8万物皆有苦辛,无人能尽言: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厌。②9往昔所有的会再有,前人所为的会再做,太阳之下决无新事:10若有人指着一事说:看!这是新事,岂不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就有过。11往者,没有人去追忆;来者,也不为晚辈所怀念。

12我训道者在耶路撒冷作过伊撒尔的君王,13曾专心致意用智慧考察研究过天下所有的一切,遂知道这是天主赐与世人的一件应尽的艰苦工作。14我观察了在太阳下发生的一切。请看!这一切都是虚幻,都是捕风。③15弯曲的,不能使直;亏缺的,不可胜数。④16我心里寻思说:看!我成了伟人,并且在智慧上胜过一切在我以前居在耶路撒冷的人;我的心已看透了许多的智慧和学问。17我一心研究学问与智慧,愚昧和狂妄。⑤我遂知道这一切都是捕风;18因为智大多悲,学博增忧。

注 释

①「虚幻的虚幻,」乃极度虚幻之意。希伯来文法的最上级不外三种,最普通的是将名词或形容词叠用:如好好的,大大的,王中之王等等,此处即此用法。「Hebel」一词的原意,可训为烟雾、虚幻、空洞、虚假。此词于训道篇内共见三十八次。  ② 学者对本节有两种解释:一说谓万事虽有困难,人还是无事不想看,无事不想听,无事不想知;最后看了,听了,知道了,还是个不满意。一说谓太阳、八风、江河都无变化地循环不息,人事久何曾不然?无灵之物,对自己的天运不感到什么,而人却感不满,如有所失。  ③「捕风」按原文亦可译作「追风」,「精神的悲哀,」「易为风举的什物,如羽毛碎屑等。」译为「捕风」,似乎更有神气;因为这二字实有一针见血之效,足以道出人生的空洞。  ④ 拉丁通行本译作:「恶人不易就范,愚人何可胜数。」按原文之意,与上下文甚相联贯,意即谓:人无论怎样煞费苦心,终不能改变已成的,亦不能弥补所欠缺的。  ⑤ 有的学者以为「愚昧和狂妄」是错字,而以「智德和聪明」或这一类的名词来替代;然而研究智慧的反面,以求彻底明了智慧之本质,这是很合科厄肋特的心理的。许多希腊文的抄本,删去本节首半,也许是因为它所包含的道理,似稍奇突,有碍圣经一贯的精神。「捕风」二字,此处亦可译作:「虚无的思想。」

第二章

章旨  1-11财物的享受,甚是空虚;12-17连智慧也不能使人有福。智慧人与愚昧人的结局完全一样。18-23 费心劳力积蓄财帛的人,也不能自己享受,因为他死后,也许有一败家子来承继他的产业。24-26人生在世,应安分知足。

1我心里说:你来,我要用欢乐试试你,你要享受福乐。啊!谁知这也是虚幻。2我论欢笑说:「疯狂了;」又论喜乐说:「这有何用?」3我心中设法,要用酒使我的肉身舒畅,同时我的心灵仍受智慧引导,并想法保持着愚昧,直到我看见世人在天下一生岁月该做些什么。4我扩大了我的建筑,为我自己修盖了房舍,栽植了葡萄园;5我又开辟了园囿,在其中栽植了各种花果,6挖凿了池塘,好浇灌初生的草木。7我买了奴婢,也有生在家中的僮仆;又有许多牛羊,胜过在我以前居在耶路撒冷的人民;①8我又积蓄了大批的金银,并君王和各省的财寳;我得了许多唱歌的男女,并有人中所有的乐趣:就是享有许多嫔妃。②9于是我就成了一个伟人:胜过在我以前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民,我的智慧仍与我同在。③10我眼所希求的,我毫不拒绝,我没有阻止我的心,享受各样的娱乐;因为我的心,应从我一切劳苦中取得欢乐:这是我从一切劳苦中所应得的分子。11后来,我观察了我手所作的一切事,也看了为作事所受的苦楚;请看!这都是虚幻,都是捕风,在太阳之下毫无利益。

12我乃转念去看智慧、疯狂和愚昧;至于那继承久居王位的君王的人,将能做些什么。④13我看透智慧胜于愚昧,就如光明胜于黑暗。14明智人的眼在头上,而愚昧的人却在黑暗中行走;但我知道,他们所要遭遇的命运,却都是一样。15我心里说:愚昧人所遭遇的命运,我也不免,为何我还要更明智?我心里说:这也是虚幻;16因为明智人与愚昧人永远不为人所记念,因为将来有一日他们都要为人所遗忘。可叹!明智人死亡与愚昧人一样。17于是我恼恨生命,因为凡在太阳底下所行的事:为我都是苦闷,因为都是虚幻,都是捕风。⑤

18我憎恨我在太阳下所受的劳苦,因为要留给在我以后的人:19他是智是愚,谁能知道 ?他要主管我一切由劳力所得的,就是管理我用智慧在太阳下所经营的:这也是虚幻。20于是我回心思量,对我在太阳下所受的劳苦,反而感到失望。21因为有人以智慧、学问和才能所劳苦得来的,却要留给那未曾劳碌的人,当作他的分子:这也是虚幻,也是大患。22因为人在太阳底下所受的一切劳苦和痛心的事,究竟有什么利益?23因为他天天劳碌辛苦,使他烦恼,夜里他的心也不能安息:这也是虚幻。

24为人除吃喝,及使自己的心享受自己劳碌所得外,别无更好的事:并且我注意了,这也是从天主的手里来的。25因为人不靠他,哪能有吃有喝?⑥26因为天主以智能、学问和音乐赐给在他面前行善的人;至于罪人,天主使他劳苦为积蓄贮藏财物,好将这些财物交给天主所喜爱的人:这也是虚幻,也是捕风。⑦

注 释

①「我买了……」亦可译作:「我拥有……」从4-11节,作者以撒罗满的口气,来描写人生的虚幻、写他虽富有四海,享尽人生声色之乐,最后还是不满足。至于撒罗满修盖的房舍,请参阅列上71-9915-19;又编下84-6。雅歌内曾提到撒罗满的葡萄园(811)。关于撒罗满的池沼请参阅厄下214;他有多少仆婢,请参阅列上921-23105。  ②「就是有一些嫔妃,」圣热罗尼莫在自著的训道篇诠释内译作:「筛酒的仆婢。」在拉丁通行本圣师随塔尔古木作:「筵席上筛酒的尊爵。」现代的考证家意见不一,有的译作「花轿」,有的译作「阃室」,有的译作:「乐器」等。  ③「我的智慧仍与我同在,」意即:「我仍然保持了智慧。」有的译作:「我的智慧扶助了我。」恐与原文不合。  ④ 本节甚难解释,原文恐有缺漏,大意是说:要接老君王位的那一位新王,他既然没有老王的经验,岂能办事不错?有的想老王指撒罗满,新王暗示勒哈贝罕。拉丁通行本译作:「人算什么?以致他能随从自己的创造者大王呢?」 ⑤ 作者在第1314节内,承认智慧远在愚昧以上;可是因为智慧人和愚昧人的命运一样,他就恼恨生命(17节)。不但财富喜乐不能使人有福,即智慧也不能使人有福。  ⑥ 今随颇德霞尔(Podechard)的译文。有的拘泥玛索辣经文而译作:「因为,谁若不靠我吃饭,他何能不就感着饥饿呢?」 ⑦ 此节大意是说:天主赏善罚恶,使恶人的工作于己无益,而有利于善人,故此罪人徒劳无益,有若捕风捉影。

第三章

章旨  1-8凡天下之事,皆有定时;9-11故人从其中得不到什么利益:12-15为人除享受世乐,听天由命外,别无善途可循。1617世上不义的政权,能阻止人前进,得到成功;但是天主后来要依照人的行为,定断赏罚。18-22结论:天主给人的命运,似乎与禽兽的命运无关,故此为人最适当的事,莫善于安然度日,享受清福。

1为一切皆有定时,为天下一切的事,皆有定时:2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除所种者亦有时;3有杀戮之时,有疗治之时;有破坏之时,有建设之时;4哭有时,笑有时;有哀悼之时,有跳舞之时;5有抛石之时,有堆石之时;①有拥抱之时,有戒慎拥抱之时;6有寻找之时,有遗失之时;有保守之时,有放弃之时;7有撕裂之时,有缝补之时;有缄默之时,有言谈之时;8爱慕有时,憎恨有时;作战有时,修睦有时。

9劳力的人在自己的工作上,取得了什么利益?②10我看清了天主使人劳碌,是要叫他们有所从事。11祂创造的万物,都美丽适时,又把宇宙放在人心中;③但人却不会知道,天主自始至终所行的工作。

12于是我就明了在人间除了一生欢乐和行善外,④别无其他幸福。13并且,如果人人有吃有喝,且在自己一切劳苦中,能找到幸福,这也是天主的恩赐。14我知道,凡天主所造的,永远存在,无一可增,无一可损。天主这样做了,是叫人在祂面前起敬起畏。15如今所有的,先前已有过;将来所有的,早先亦有过;并且天主能使过去的事,重新出现。⑤

16况且我在太阳下又见了正义之处有不义,公平之处有不公。17我心里想道:天主要审判义人和不义的人,因为那时方可见到各样事情和行为,都有它的裁判。⑥

18关于世人,我心里说:天主创造他们,使他们彼此看出来自己无异禽兽。⑦19因为世人的命运,与畜牲的命运,同是一个命运;前者怎样死,后者也怎样死,他们都有一样的气息;所以人不优于畜牲,因为一切都是虚幻,⑧20都同归于一处,都同出于尘土,又都归于尘土。21人的生气是否上升?禽兽的生气是否降入地下?谁也不知道。⑨22故此我看为人除享自己劳碌所得外,无更好的事,这是他的一分;因为谁能引他归来得见他身后之事呢?

注 释

①「有抛石之时……」学者讲解不一,但最近似的讲法是:巴力斯坦地方的农人,于修治葡萄园地时,抛去土中之石块,以便栽种葡萄;但所抛弃之石块,有时为修建道路或围墙,亦颇有用处,故必须收集之。  ② 这一句是1-8节的结语。既然事各有时,人费心血,想易其序,是无异自寻苦恼。  ③「又把宇宙放在人心中:」宇宙二字依淮南子原道「纮宇宙而章三光」一句之意,注曰:「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以喻天地也。」学者对这句的译法和讲法各有所持。颇德霞尔(Podechard)译作:「把万物永存的意义放在人心中;」有的译作:「把隐密事,」或:「把永远的事,」或:「把万事之理」等等。大意是说:天主创造人,而使人心能彻悟超越时间空间之事理,就是说,天主虽赐人宇宙的概念,并赏他能明了万物之理的欲望,但人终不能知道天主自始至终所有的工作。  ④「欢乐和行善以外,」「行善」也许是后加的,亦可译作「求快乐」。  ⑤ 作者在本节内,说明宇宙中不变的次序。「使过去的事重新出现,」按字面也译作:「天主寻找已经过去的事。」 ⑥ 此处作者宣言身后天主要审判人的功过。  ⑦ 本节颇费解,每位学者都有自己的意见,就我们所知的,已不下十余种。就本书的译文来讲,作者似乎是说:人既不懂天主如何掌管世界(1-15节),既然世间的政治,无公义可言(16节),既然人们彼此互相争斗残杀,岂不可说他们与禽兽无异吗?  ⑧ 作者由前所论,得到一个悲观的结论:人既如动物要死,他实不优于禽兽。  ⑨ 关于2021二节的意义,请参阅本书引言第十一章。这里大约是说:人有灵魂,有气息,动物只有气息,死是气息离开了肉躯。然而作者问这人与禽兽共有的气息,是向上呢,或是向下呢?人的灵魂死后要往阴府去,参阅910,要往造她的天主那里去,参阅127

第四章

章旨  本章文字颇欠次序,文意亦不甚连贯,然其大意不外:世上越规与矛盾之事,是使生命成为忧愁和虚幻的原因。1-8描写世上几件不合理之事;9-12描写团体生活之利益;13-16再描写社会上所有其他不合理之事。17忠吿人应如何尽宗教的义务。

1我又回首看见太阳下所行的一切欺压。看!受压迫的眼泪,且无人安慰;压迫者的手里有势力,而他们却无人安慰。2于是我称扬那久已死去的人,比现在还活着的人,更有福气;3并且我称扬那尚未出世的,比这两等人更有福,因为他尚未见过太阳下所行的恶事。4我又见了各种劳苦和工作上的机巧,都是由人彼此间的嫉妒而发生的;这也是虚幻,也是捕风。5愚人袖手,吃自己的肉①说:6一把享安逸胜过两把受辛苦和捕风。7我在太阳下又见了一件虚幻的事:8有一个孤独者,他既无儿子,又无兄弟,时常劳苦不息。他的眼总不以钱财为满足:「我为谁工作?我为谁禁绝我的心享受幸福?」这也是虚幻,且是一件可恶的事。

9两人比一人强,因为两人,都有自己工作美好的报酬。10因为,若一个跌倒了,另一个可扶起他的同伴。哀哉,孤独之人!他若跌倒,就无人来扶起他;11又如两人同睡,就都暖和;若一人独睡:怎能暖和呢?②12若有人攻击一人,两人就能抵挡他:三股绳不易断。③

13一贫寒而明智的青年,胜过一年老愚昧,而不知采纳忠言的君王。14虽然他是从监狱里④出来做王,虽然他在自己的国中,原是贫寒出身;15我看见一切在太阳下行走的活人,都跟随那第二位要起来代替老王的靑年人。⑤16拥护他的百姓,就是他所管治的民众,多得不可胜数;但那后出世的人,却不喜悦他;这也是虚幻和捕风。

17你往天主宫殿去的时候,应留心你的脚步,你走近去听,就优于愚昧人的祭献,因为他们不知别的,只知行恶。⑥

注 释

①「吃自己的肉」,意即自已害自已。参阅箴6102433。  ② 按米市纳所讲,此处所谓「两人同睡」,是指贫穷人或朋友同榻共枕。穷人同睡,是为取暖;朋友同睡,是为表示友谊。参阅出2226-2728201734。  ③ 有的学者译作:「若敌人来攻打独自的人……」或:「若敌人克胜了孤独的人。」本节的下段乃是一句格言,  ④「监狱」根据学者们的考证,不一定是指的牢狱,亦可指流落人或下流人的生活。自13-17节所述,恐是一件历史的事实,但作者既没有指明,我们也无法断定。  ⑤ 本节的译文尚无定形。颇德霞尔(Podechard)把「第二位」三字删去,而译作:「我看见一切在太阳下生活的人。都拥护那要登极的青年人。」可是,如今这些拥护新王者的子孙,日后对他也不满意,就如此刻的人,对老王不满意一样。  ⑥ 本节依文意似乎应属于下章。「你走近去听,就优于愚昧人的祭献,」有的译作:「去听天主的法律,比愚昧人的祭献,更有利益……」

第五章

章旨  1-6再论宗教的义务。7-8描写社会中的矛盾现象。9-19写财帛的虚幻。

1你不要在天主面前急速开口,也不要心急发言,因为天主在天上,而你在地下,所以你的言语应当简略。①2因为梦境来自事务繁杂,糊涂话出自多言。3你若向天主许愿,应迅速偿还,因为天主不喜悦愚昧人;至于你,你当偿还你所许的誓愿。4你许愿不还,不如不许。5不要任你的口,使你肉体犯罪;也不要在天使前说是「错许了」。为何要使天主因你的话发怒,败坏你手所行的工作?②6因为梦是出自多事,糊涂是由于多言;你要敬畏天主。③

7若你在一省中见到穷人受欺压,公义正直反受摧残,不要因此惊异,因为高者之上,还有更高者在上监察着,而他们之上,还有更高的。④8一国全面的利益,是在乎有一位关心农业的君王。⑤

9凡爱钱的,总不为钱所满足;爱财物的,也不能得享其利益;这也是虚幻。10财富增加,吃的人也增加;财主除了眼看外,还能有什么利益?11劳力的人不论他吃多少,睡眠总是香甜的;然而富人的饱饮,却不容他安睡。12我看见在太阳下有一件可悲的事:富人所积的财物,反成了自己的災祸。13一遇了不幸,财产尽失,他若生了儿子,手里就一无所有。14他赤身出离母胎,也要照样赤身归去,自己劳碌所得,手中丝毫不能带去。⑥15这也是一件痛心的事:他怎样来,也怎样回去;他努力扑风,究有什么益处?16况且他一生在黑暗中生活,遭受了忧虑,极度的悲哀,以及痛苦和烦恼。⑦17看!我所认为好而合宜的事:就是人在天主所赏他的一生岁月内,吃、喝并享受他在太阳下,自己一切劳碌所得的幸福,因为这是他的名分。18况且天主赏赐人财产和富裕,使他能随意吃用,能享受自己的一分,能在自己的劳碌中取得快乐;这正是天主的恩赐。19那么人就不很顾虑他一生的岁月,因为天主以喜乐占据了他的心。⑧

注 释

①「天主在天上」一句,表示祂的全能(咏1153)。天主透彻我们的心意,故不需我们在祂面前多费唇舌(德714 67)。  ②「使你的肉体犯罪,」意思就是使你自己犯罪。人不可轻易许愿,免得天主发怒降罚;这是本节的大意。「在天使面前,」天使大概是指的司祭;有的以为天使是指保护圣殿的天神,或各人的护守天神。  ③ 本节似有遗漏,今按颇德霞尔译出。有的学者想本节上段,是被夹入正文的小注,因为下段「你要敬畏天主,」与上段文气不联。依上下的文气,似乎应接在第五节之末。  ④ 在第七第八两节内,科厄肋特议什么呢?(a)有的说作者劝勉受压迫的人不要失望,因为君王要罚下级的长官,维持社会的秩序;(b)有的说作者在此辩护天主的照顾:在人间天主虽暂时容许不义之事发生,但是至高者终究,要使正义获得胜利;(c)又有一些考证家说作者在此说明一国的内乱,是由于许多长官不执行自己的职守而发生的。第三说似乎更有意义。  ⑤ 学者对本节所有的译文,甚是繁多,值得注意的不外:(a)地方的利益是为大众的,连君王也要受田地的供养;(b)为国家有利益的事,就是国民拥有一位值得敬爱的君王;(c)为国家有全面利益的事,就是国内有一位关心农业的君王。  ⑥ 关于本节的意义,请参阅约121491118弟前67。  ⑦ 这可怜的人,为积蓄财富,一生不断辛苦,死后一点也不能带去。假使他能终身享受自己劳碌所得,岂不为他更好?  ⑧ 既然天主使人在祂所赏赐的恩典上取乐,人就不很计较他生命的短促了。

第六章

章旨  1-2富翁在世上不能享受自己多财的幸福。3-6流产的胎儿的命运,比享高寿者的命运更好。7人虽享口腹的快乐,也不以为足。8-9既然智慧有同样的命运,那么智慧人在世,不如尽量去求快乐,去求自心的满足。10-12世上所有的事,全是预定的,人不能透彻其中的意义;人的言语,反足以增加自己的虚伪。

1在太阳下我见到一种祸患,重压在人身上。2有一人天主赐他钱财、富饶和荣华,凡他心所愿的,也一件不缺;但天主却没赐他享受这些的权利,因为有外人来吃用;这也是虚幻,且是一件可悲的事。

3若有人生有百子,活了许多岁月,他生命的年月虽众多,但他的心灵,总不以福乐为满足,甚至不得埋葬,据我说:他还不如一流产的胎儿。①4因为他徒然而来,悄然而去,他的名字也为黑暗所掩蔽;5胎儿连天日不曾看见,也丝毫无所知觉;但他却比那人更享安息。②6纵使那人活二千年,却没享受幸福;他们俩岂不是同归于一处?7人的劳碌,都为口腹;但人的希望,总不能满足。③8于是明智人较愚昧人更有何利益?知道在世人前行走的穷人,又有何利益?④9眼所看见的胜于心所妄想的;然而这也是虚幻,也是捕风。⑤

10往昔所有的,都已有名可称,并且知道人为何物,他不能与强于己者相争。⑥11增加虚幻的话,纵然很多,为人又有什么益处?⑦ 12在人空虚消逝如影的生活岁月内,谁知道何事为他有益?谁又能指示他身后在太阳下所有的事?⑧

注 释

① 在前节内作者描写一个贪婪的富翁,他的财物自己不能享受,却让一个外方人去享用。这种人的生活,岂不是虚幻而可悲的吗?在本节内,科厄肋特描写另一个人,他拥有许多妻妾、儿女、财帛,他也得享高寿;然而因一种神秘的事故,以致死后连葬身之地也没有。这人还不如一流产的胎儿。古时犹太人若得不到身后的殡仪,即认为是一件极大的羞辱,极重的災难(依1419-20164-52132-33)。  ② 4-5两节指示流产的胎儿。在第六节内,再提到第三节内所提及的,那不得埋葬的富翁。  ③ 本句的意思,不只限于口腹的欲望。科厄肋特的意思是说:人每次费心劳力,都是求满足自己的心愿;可是在世上,人心总是不能满足的。  ④ 明智人和在世人前会度日的贫穷人,究竟有什么利益呢?连他们也该像愚昧人和放荡人一样,遵从世界上所有预定的法律;换言之,任何人不能脱离天命。  ⑤ 现成的美福,优于心所妄想的福乐;可是二者都是虚幻的,无异捕风捉影,因为都不能叫人满足。  ⑥「已有名可称,」即言业已规定。本节的解释甚多,大意是说:所有的都已预定,谁也知道人是如何软弱的受造物。人既然那么卑微,则不能与强于已者(如自然、天主)相争,因此他对于自己的境遇,应当常常知足。  ⑦ 人对于天主治理世界所说的话,只有增加自己的虚幻,毫无其他利益(依2611)。  ⑧ 拉丁通行本将此节置于下章之首;又将第八章第一节前半段:「谁如同智慧人?谁知道事理的分析?」置于下章之末。

第七章

章旨  1-2人生活,应该慎重,应该忍耐和平,办事又要有明智。13-17身后是否有幸福可享,人不可得知。18-22没有人没有过失,故待人必须宽厚;对属下,尤不可过分从严。23智慧离人尚远。24-29千人中恐仅有一个正直的男人;而女人中却没有一个正直的女子:这事并非出于天主,而是出于人的败坏,居心不正。

1令誉胜于贵重的香液,死日胜于生日。2往居丧的家里去,较往有宴会的家去更好;因为死乃是众人的结局,活人应将这事放在心上。3忧愁胜于喜笑,因为严肃的面容能矫正人心。①4智慧人的心,在哀悼的家里;愚昧人的心,在快乐的家里。5听智慧人的谴责,胜于听愚昧人的歌唱;6因为愚昧人的笑声,无异斧下的荆棘爆裂作响:这也是虚幻。7勒索使智慧人愚蠢,贿赂败坏人心。8事情的结局,胜于事情的开端;居心宽仁,胜于存心高傲。②9你不要使你的心灵轻率动怒,因为忿怒只能息于愚昧人的怀里。10你别说:为何昔日胜于今日,③因你问这事,不是出于智慧。④11智慧与产业都好;但为见天日的人,智慧更有利益;12因为受智慧的荫庇,无异受财帛的荫庇;明智的利益,在赋给智慧人生命。⑤

13你应考察天主的工程,谁能矫正祂所曲折的?14幸运之日,你当喜乐;不幸之日,你当思虑:前者后者都来自天主,为叫人不能发觉将来的事。15在我虚度的岁月内,我见到了这两件事:义人在自己的正义中,反遭灭亡;恶人在自己的邪恶中,反享寿命。16不要苛求正义,也不要自作聪明,免得自取灭亡。⑥17不要作恶无度,也不要为人愚傻,免得你死非其时。⑦

18更好是把持这个,也不令你手放弃那个,因为敬畏天主的人,二者必兼顾并重。19为智慧人,智慧的势力,胜过城中有权势者之财富。⑧20并且世上没有行善而总不犯罪的义人。⑨21不要听信人所说的一切言语,也不要把它们放在心上,怕你听到你的仆人诅咒你;22因为你心里知道,你也曾屡次诅咒过别人。

23这一切事,我都用智慧追究过;我说:我要成一智慧人,然而这智慧却离我尚远。

24所遇的事,既远且深,实在深奥,谁能穷究?25我曾专心致力认识、考察、寻求智慧和事理,好能洞悉邪恶就是愚昧,愚蠢就是狂妄。⑩26我觉得女人比死亡更酸苦,她是罗网,她的心是陷阱,她的手是锁链;凡悦乐天主的,必避免她;然而罪人却为她所缠住。27训道者说:看!这我所发现的,一一比较求,在求其理:28对此我的心还在追求,然而尚未找到:就是一千男子中,我找着了一个;但在众女子中,却没有找着一个。29看啊!我所找到的唯一件事,是天主造了人,原是正直的,但人却发明了许多诡谲。

 

注 释

①「严肃的面容,」不管是自己的,或是别人的,都能矫正人心。有的译作:「因为在严肃的面容下,必有良善的心。」不甚与原文相合。  ② 一个有忍耐,待人宽厚,会看时势的人,胜于一个傲慢,激烈易于忿怒的人;因为大概事情的结局,总胜过事情的开端。  ③ 有的译作:「因为这样你就得不到智慧。」 ④ 本节亦可译作:「智慧有用处如同财帛一样,为见天日的人,二者皆有利益。」 ⑤ 有财帛并有智慧,固然是好;但是有财而没有智慧的人,却不如一个有智慧的人,因为智慧能给人生命(箴321883513883)。  ⑥ 作者相反一味只求正义,和过分自作聪明之心。凡不居中而过激的人,不免自取灭亡。  ⑦ 人不能完全无过,纤尘不染,但他至少应努力避免罪恶,因为假使放肆无度,就会死不得其时。圣师们讲解16-17两节说:它们的精意不外:多疑使人不知所从,放肆使人早死夭折。  ⑧ 本节普通译为:「智慧使有智慧的人,比城中十位有权势的人更有势力。」今按颇徳霞尔之意,将本节稍加修改而译出。  ⑨ 圣咏1913说:「谁能领会自己的过恶呢?」科厄勒特承认人人都有自己的过失(列上846;约417;箴201;雅32)。  这一句的含义不甚分明,大意是说:我细心考査,寻找智慧和万事的事理以后,得了这个结论:邪恶就是愚昧,愚蠢就是狂妄。  科厄肋特并不轻视一切的女人,然而放肆而诱惑人的女人,他恨之入骨(箴52等节;710 2515266等节)。

第八章

章旨  1-4通达的人必服从君王。5-8谁也逃不了天主所定的审判和死亡。9-10虽然恶人似乎一时得势,11-13然而善人终究会得到幸福。14-15现世既无赏罚可言,祸福又不依功过,故为人除行乐安命外,别无幸福。16-17因为人在世不知天主如何照顾世界,故应及时行乐。

1谁如同智慧人?谁知道事理的分析?人的智慧使他丰采焕发,使他严肃的容貌为之改变。①2我说:你该顺听君王的命令,因为你在天主台前曾许过誓愿。②3不该仓卒地离开他;不要固执于恶,因为凡他所喜欢的,他无不执行;③4因为君王的话,是有权力的;谁敢对他说:你作什么?

5遵守诫命的,不会遇着災祸;智慧人的心能辨别时机和审判;④6因为事事都有定时和审判。人所行的恶常重压在他身上,7因为他不知道将来的事如何,又没有人能吿诉他,何时将要发生。8无人能支配生气,保留不失;也没有人能支配死期;对于这场战事,无人能幸免,诡谲也救不了恶人。

9这一切事我都看见了,因为我专心研究在太阳下所有的行动:有时一人管理人,专为害人。⑤10我也看见了恶人埋葬,和行善的义人被迫离弃圣殿,在城中为人所遗忘;这也是虚幻。⑥

11因为不立即执行惩恶的定案,所以世人的心,就充满了为恶的偏向。12罪人虽然百次行恶,反倒得享高年;但我也知道,敬畏天主,就是那在祂前实在起敬起畏的人,终必得见幸福;⑦13恶人反得不了幸福,他如影儿一样,不能久留,因为他不敬畏天主。14在世上还有这么一件虚幻的事:就是义人所遭遇的,反照恶人所行的;恶人所遭遇的,反照义人所行的;我说:这也是虚幻。15至于我,我还是称赞快乐,因为在太阳下,为人除了吃喝行乐外,别无幸福;但望人于天主所赏他在太阳下一生岁月内,从自己的劳苦中,常取得这样的幸福。

16当我全心努力追求智慧,并观察世上所有的事时,就明白为何人白日黑夜,用自己的眼都睡不着。17我看人不能找出天主在太阳下,所行的一切事业;人即便努力寻求,终也找不出来;纵然一个智慧人说他明白了,他也不能找出来。

注 释

①「使他的丰釆焕发,」即谓智慧使人的面容,带有慈祥的光辉(户625672924)。  ② 许多犹太经师和一些公教的圣经学者,以为「君王」是指天主。圣热罗尼莫即从此说。可是大多数的学者说:科厄肋特在此劝人听从君王的命令,不应只出于畏惧,要为天主而敬畏他,即是出于一个宗教的动机,这动机就是所许的誓愿(撒上103编上2924编下233)。  ③ 作者劝犹太民族的使者,在君主面前不可急忙离开他,不要固执于恶,作君主所不喜欢的事,因为他能随心所欲(104)。  ④ 遵守诫命的人,知道在世上没有不变的事,并且他也知道最后还有一个审判,所以他不因世上的祸患,就心烦意乱,这是科厄肋特在6-8节内所发挥的意见。  ⑤「专为害人,」原意不甚清楚;可以指示暴君所压迫的人,亦可以指示暴君自己。依后一解释,作者是说:谁害人,就是害自己。前一讲解,似乎更合上下的文意。  ⑥ 作者比较恶人和义人的结局:前者隆重地埋葬,后者被逼离弃圣殿。(有的译作圣地,即耶路撒冷或巴力斯坦地,加上75-21加下47等节。)「这也是虚幻,」是说:「这也是不合理的事。」虽然我们的译文不算十分妥善,然比较其他的译文,似乎更确切。此处经文必有脱漏。  ⑦ 最后还是义人要得享幸福,这是11-13节的大意(申62437372221-301427111-12)。恶人呢?不但得不了幸福,反要如影儿一样,不能久留(6122548等节)。

第九章

章旨  1-4人不分善恶智愚,都遭遇一样的命运。5-6人一死,就与现世完全隔绝;7-10唯其如此,故为人莫如在世安享世福。11-18在世上有许多矛盾的现象;但最不合理的,是人易于轻贱贫穷人的智慧。结论:智慧胜于三军之众。

1我将这一切都放在心上,并考究了这一切;义人、智慧人、以及他们的行为,都在天主手里;人不知道这一切是否出于爱与恨,二者都能来到他们身上,①2这一切都是一样;因为任何人:义人、恶人、好人、洁净人、不洁净人、祭献的、不祭献的,都有一样的命运;善人和罪人,妄发誓的,与尊重誓愿的,所遭遇的都是一样。②3太阳之下所有的事中,最不幸的,是众人都遭一样的命运。为此世人的心充满了邪恶,在生之时,心怀狂妄,最后都到死人那里去;4因为有谁能幸免呢?为一切生物,都还有希望;一只活狗强于一只死狮。③

5因为在生的人,都知自己要死;死了的人,却什么也不知道;为他们什么报酬也没有了,因为他们的纪念,已被人忘却了。④6他们的爱情,他们的憎恨,他们的热诚:都久巳消逝了。在太阳之下所作的事中,他们永远没有分子了。7你不如去快乐地吃你的饭,兴奋地饮你的酒,因为天主早已喜悦你的工作。8你的衣裳常要洁白,你的头上总不要缺少香液。9在你一生虚幻的时日内,即天主在太阳下所赐与你一切虚幻的时日内,同你的爱妻共享人生之乐,因为这是你一生在太阳下,从劳苦中所应得的一分。10你手能做什么,你就努力去作罢;因为在你所去的阴府内,无工作,无谋略,无学问,无智慧。

11我转面又看见了在太阳下,善跑的不得参加竞赛,勇士不得作战,智慧人得不到食糧,明白人得不到财富,博学人得不到宠幸,因为他们都遭遇了不幸的时运。⑤12因为人不知道自己的时期;当災祸忽然降到人身上时,人子为不幸的时运所攫取,有如不幸被网打住的鱼,和被罗网捉住的鸟。13在太阳下,我又注意了一种智慧,依我看似乎是很大的:14有一座小城,里面居民不多。有位大王来攻打城池,把城围住,在周围筑了堡垒。15那时有一贫苦的智慧人,他用自己的智慧,救了这座城池;可是这贫穷人却没有人记念。16因此我说:智慧胜过武力;然而贫穷人的智慧为人所轻贱,他的话也无人听信。⑥17智慧人温和的言语,比领袖在愚昧人中所发的吶喊,更受欢迎。18智慧善于利兵,然而一个错误,就能败坏许多好事。

注 释

① 人在世所遭遇的幸福和災难,不是天主爱慕人或恼恨人的凭据,因为有许多义人遭难,也有许多恶人享福。(箴161-3192120242113031915-18。在约伯传内屡次讨论这端道理。)  ② 本节发挥前节所有的意思。按我们所见的,在世上没有一合乎人功过的报应:「众人都遭一样的命运」(3节)。  ③ 本节颇难解释,大意是说:谁能脱离死亡?人死后到阴府里去,在那里有甚么希望?岂不是如完全死了一样么?一只有生命的动物,岂不超过他么?狗是一只不洁净的动物(撒上1743撒下389816915262215),是犹太人所最轻视的东西。意谓生命无论如何凄惨痛苦,总算是一恩惠。  ④ 在第5-6两节内,作者叙述阴府内的光景(咏311341638181413)。事情旣然如此,为人更好是莫如尽力享受正当的娱乐(7-10节)。  ⑤ 在本节内,作者再提起他所喜欢讨论的问题:在人世中,反常的事实真多。「善跑者不得参加竞赛,勇士不得作战……」有的译作:「善跑的不得锦标,善战的未必得到胜利……」 ⑥ 作者在此处是否喑示一历史的事迹?很可能;然而我们并不知道所指究竟何事。自1316节科厄肋特称赞智慧胜过财物和勇力;但是在此处他也提出了世人的脾气:几时一个主义为他们有利,他们就听信;平时人又好轻视有智慧的穷人。

第十章

章旨  1-4作者再贬斥愚昧,劝人在君王前要有忍耐。5-11提到一些意外的災祸。12-15赞美智慧人,指责愚昧人。16-19规谏无势力的君王和放荡纵酒的长官。20忠吿人不要对有权势的人,妄加批评。

1死苍蝇,能使做油的香油败坏发臭,一点愚昧,也能败坏智慧和尊荣。①2智慧人的心向右,愚昧人的心向左。②3愚昧人走路时,毫不留心,并且说所有的人都是愚昧人。③4若当权者从心里向你发怒,你不要离开你原来的职位,因为柔和能防御更大的害处。

5我在太阳下还看见了一件恶事:似乎是由掌权者面前,所来的一种错误:6即是愚昧人占居高位,富贵人屈居卑位;7我见了仆人骑马,王侯反如仆人在地上步行。8凡掘陷阱的,必要陷在里面;凡拆毁墙垣的,必为蛇所咬。9开凿石头的,必为石头所伤;劈裂树木的,必遭危险。10若铁器钝了,倘不将刃磨快,必费许多气力;但使铁器锐利,却是智慧的工作。11若在行法术以前,就被蛇咬住,法术对于念咒的人,便无利益。④

12智慧人口中所发的言语有利于人;然而愚昧人的嘴,只有吞灭自己。13他口里开始所说的话是愚昧;他口里最后所说的话,却是致害的癫狂,14愚昧人多言。人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况且身后要发生的事,又有谁能吿诉他?15愚昧人的劳碌,使自己烦恼,因为他连怎样进城,也不知道。⑤

16邦国啊!若你的君王是个幼童,若你的长官淸晨宴饮,你就是有祸的!⑥17邦国啊!若你的君王是出身贵显的,你的长官又宴饮有时,不为快乐,只求养身,那你是有福的!18屋顶坍塌,是由于怠惰;房屋滴漏,是由于手懒。19他们设了筵席是为取乐;酒是为畅快人生;钱能应付一切。⑦

20在你的思念中,不要咒骂君王;在你的卧室内,也不要咒骂长官,因为天空的飞鸟能把声音带去,有翅膀的会把这话洩漏。

注 释

① 本节的经文,恐有脱落,今随颇德霞尔的译文。现代的考证家中有不少译作:「一点愚昧有时比智慧和尊荣更有价值。」 ② 即言:智慧人履行正路,愚昧人离弃正道。  ③ 有的学者译作:「……并且碰着他的人,都指着他说:他是个愚昧人!」 ④ 从611节作者搜集一些指示世界纷乱的格言。第十一节恐是最难解释的一节,有的译作:「假使不行法术,蛇就咬人,念咒的人,又有何益?」 ⑤ 愚昧人,连平常的事都不会作,故此心里常感到烦闷。「进城」也许是指往城门口去说自己的理由。  ⑥ 关于本节的意思,请参阅依312。  ⑦ 本节与第十六节相联,叙述幼年官员的无智与放荡,他们既然有钱,就能无所不为。

第十一章

章旨  1-4作者劝人在生活上,有时要冒危险;5-6人应努力,因为只有天资,还不能算为成功。7-10青年人尽力享受可享的世福世乐,但他不要忘记青春与欢乐,都是虚幻的。

1把你的糧食扔在水面,因为日后你必要找着它。①2将你的家产分做七分或八分,因为你不知道,在世上将会发生什么災祸。②3云一满了雨,就倾泻于地;树一旦要倒,或向南或向北,树倒在那里,就躺在那里。4谁测望风向,便不敢撒种;谁仰观云情,便不敢收割。

5如同你不知道风的去路,也不知道骨骸怎样在妊妇胎内长成,这样你也不知道创造万物的天主的化工。③6你早上撒种,晚上也不要住手,因为你不知道是早上撒的,或是晚上撒的,长得旺盛,或是两样都好。

7光明究竟是可爱的,眼见太阳是多么令人兴奋!8若人活了许多岁月,且又时常喜乐,但他该记得将来有许多黑暗的日子,所要发生的事,无一不虚幻。④9少年人呀!在你年少时应喜乐,在你青春的时日内,心中要愉快!你依你眼所见,走你心所喜爱的路;但你该知道,为这一切事,天主要领你听受审判。10摒除你心中的烦恼,驱除你身上的悲哀,因为青春和成年,都是虚幻的。⑤

注 释

① 对于本节有三种讲法:(a)作者劝人应慷慨好施;(b)劝人从事海上贸易;(c)劝人创办企业,有时应冒险。第三说与原意恐较为吻合。  ② 本节的意思,据上节第三说,是劝勉人把自己的资本,个别投资,如有一事业失败了,还有别的事业可以获利。  ③ 天主的工作莫明奇妙,有如人身在母胎里的缔造(咏1391516108-11)。颇德霞尔与一些学者将此节稍加删改,而译作:「你既不明白生魂在妊妇胎内往骨骸去的路向,便也不能明白创造万物天主的工作。」 ④ 本节与第七节相联,它的意思似乎是:虽然人安享世福,但他总该记得日后免不了的黑暗日子,即忧患愁苦的日子(咏1381210213330)。  ⑤ 9-10两节内,作者按他著作的主旨,劝人在青年时,要力除烦恼和悲哀,应尽量地欢乐;可是他在喜乐中,万不可忘记青春易过,并且他所言所行,天主将来都要一一加以审问。

 

 

第十二章

章旨  1-7人在老年,离死尚远之时,应当想到天主。8人生是虚幻的。9-12赞美训道者的学识与为人。13-14全书的结论:敬畏天主,遵守规诫。

1在你青年时,当災祸的日子——就是你要指着它们说:我在它们内没有得着幸福的日子——还未来到以前,你应记念你的造物主。①2不要等到太阳昏暗,光体、月亮、星辰失光,雨后云彩复来,②3看门的战栗,大力士屈伏,推磨的妇女稀少而停止工作,往窗外看的妇女,面貌变黑,4街门关闭,磨声低微,燕子息声,歌女低吟,才记念你的的造物主;③5那时自高处有可怕的事降来,在路上有惊吓,杏子被弃,蚱蜢被嫌,续随子失效,因为人要回到他永久的家乡去,所以吊唁的人,在街上徘徊;④6也不要等待银链折断,金碗破碎,水罐坏于泉旁,轮子烂于井边,才记念你的造物主。⑤7那时尸首归于尘土,因为它原是尘土;灵魂却归于天主,因为她原是天主赏的。⑥

8训道者说:虚幻的虚幻,一切都是虚幻。⑦

9训道者不但是一智慧人,且教训人得到智识,并述说,推究,编撰了许多箴言。⑧10训道者安慰人的话,并且真正地写了真理的言语。11智慧人所说的话,好似锥头,会长⑨所说的话,好似插帐棚的钉子:这两种话都是出于一个牧者。12这些事以外,吾儿,你应小心!写书是写不完的,太用思想,易使身体疲劳。

13我们听这句结论罢!你当敬畏天主而遵守祂的诫命,因为这是各人应尽的义务;14因为天主为一切的事,不论好坏,连隐秘的事,都要一一执行审判。

注 释

① 依训道篇的箴训,青年人快乐不可过度,要有节制,不可放肆,如此方算记念了他的造主;反之流连忘返,肆无忌惮,就算忘记了天主。  ② 自2-7节,作者描述人生的衰老和死亡。作者在此既然用的是寓言体,并且所用的两三个比喻,寓意不十分真切分明,致使本段的意义晦暗,不易解释。圣热罗尼莫论本段的解释早已说过:「关于这一段解经家有多少,解释也有多少。」委兹斯泰殷(Wetzstein)和来特(Wright)以为科厄肋特在此叙述人之衰老和死亡;一面描写「死亡的日子」,一面描写老耄时五体衰败的现象。「死亡的日子,」是指巴力斯坦一带冬季最后的一个星期。这星期大约是在阳历二月底,一到了这个星期,就有许多老人与世长辞。为描写四体百肢的衰败,作者用了一些含有寓意的比喻,因为比得不甚恰当,意思不甚显明,到如今就无法解释。今择其与原文较适合者,开列于下:「太阳变黑」指示年老。「雨后云彩复来,」是说无再见太阳的希望:言老人若在「死亡的日子」内患病,就再没有复元的希望了。  ③ 在第三和第四节内,训道者把老人的身躯,比作一间屋子:「看门的」指示手,「大力士」指示腰,「推磨的」指示牙床,「往窗外看的」指示眼睛,「街门」也许指示肩背,「磨声」,「燕子息声」,「歌女低吟」,三句如有寓意的话,大概是说老人的声音渐趋低微。  ④ 有许多学者以为本节也是有寓意的,然而当他们要说明每句每字的寓意时,就各人有各人的意思了。许多其他的学者说:本节应该按字面讲解。这主张也有它的理由。依文气可以看出作者是在描写老人的临终。这老人居在楼上,病势很重,岌岌可危;所以「自高处有可怕的事降来」。「杏子」,「蚱蜢」,「续随子」,都是用来当作老人食物的东西,他现在也不愿吃了。这种现象表示他快要回到他永远的家乡去了,因此吊唁的人在街上徘徊聚集,好像等持惊人的消息。  ⑤ 本节亦有含有寓意的话。科厄肋特在此确是描写老人的死亡,但对于每句话所有的意思,却甚难决定。大约「银链」是指的脊椎骨,「金碗」是指的脑海,「水罐」和「纶子」是指的心脏和肺腑。  ⑥ 关于本节的道理,请参阅本书引言第十一章。  ⑦ 科厄肋特在此总结命题的大意为:一切皆虚,且虚而又虚。  ⑧「述说」亦可译作「思量」。  ⑨「会长」指示「智慧」学社中的社长。科厄肋特恐是这学社中的社长,或至少是一位最负盛名的社员。  「因为这是各人应尽的义务」,即言这是人所有义务的焦点,做到了这一点,可算是尽了一切的义务。


上一篇:训道篇引言
下一篇:雅歌引言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