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默示录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默示录
浏览次数:325 更新时间:2023-2-27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默西亚

要义 天主是伊撒尔民族的天主,也是掌管宇宙,统治全人类的天主;祂既对伊撒尔和与伊撒尔有关系的外方民族,发表了祂的宣言——神谕,对世界对全人类岂能没有要发表的宣言?所以在关于外邦民族的神谕(13-23章)之后,自然要谈到有关全世界人类的神谕。24-27四章内所载,即是有关全世界的神谕。关于外邦民族的神谕是预言外邦民族的未来,关于世界的神谕也是预言世界的未来。描写世界未来的经典,通常称为「默示录」,其所用的体裁,号为「默示录体」。依撒意亚这四章所用的,即是这种体裁,故人称这四章为「依撒意亚的默示录」。世界未来的事,既是未来的事,便无法描写,如要描写,便不能不借助于现成或已成或快成的历史。是以默示录的作者,述说史事,不易划清它的界线,明明是在这追述既往,忽而又状述未来,由未来而又远及末世。事既复杂不易分辨,而默示录的作者往往对所借用的史事又多暗示,使其含义更为晦涩;故对于默示录的著作,常有许多不易解决的问题。今就「依撒意亚默示录」而论。如2410内所谓的「空虚的城市」,究何所指,有何意义,此其一;又我们是否能辨识依撒意亚所暗示的历史事迹,此其二;「依撒意亚默示录」内所包含的是一端或是数端神谕,此其三;为答复以上的问题我们略略讨论其(a)内容、(b)由来与(c)结构。

a)内容:在这四章内,先知描写上主在世界末日所要举行的大审判。在212-22等处,先知早已详细描写过「上主的日子」和在「上主的日子」内所要施行的审判。在这里他不过只是重申前论,所不同的是只将范园扩大,由对民族的「上主的日子」日子的审判,引申到对世界最大最后的「上主的日子」和审判。在这「上主的日子」内,受审判的不仅是伊撒尔民,或其他与伊撒尔民有恩仇的民族,而是全世界的人类。全世界的人类在那一天内,分为两集团:一善一恶,善者受赏,恶者受罚。伊撒尔民因其为选民,故用来总称凡信仰敬畏上主的人(256-8)。在审判结束后,上主召集祂的忠信婢仆,在熙雍山上设宴款待,叫他们欣享自己的富裕仁厚。与熙雍山为对的,是「空虚的城市」。熙雍山既指天主的神国,「空虚的城市」自然指天主神国的敌对。依撒意亚的默示录,亦如圣若望的默示录,到处表示乐观的思想。「恶」,不管他声势如何凶猛,毕意是「善」要获胜利。至义至善的天主决不容「恶」存留,其所以容「恶」存留,也是为要彰显「善」。「恶」终要消灭,「善」却不灭而与主永存。先知为描写他的这些默示录的思想,自然利用一些史事,然而他利用的究是些什么史事,这倒难说。我们只概括地说:耶路撒冷陷落前后的惨状,吾主耶稣用来述说世界的末日的情状,同样在这里依撒意亚预言亚述的灭亡,她灭亡的惨状依撒意亚用来表示世界终局的现象。这四章,如28-35章,其中尤以第33章,我们很难确定先知所依据的究是些什么史事;但其中的大意则不外:大地消灭,压迫者沦亡及熙雍复兴:这三件原是依撒意亚神谕的中心思想,一读便知是出于依撒意亚之手。

b)由来:这四章是谁写的?在杜木以后势反教和惟理派的学者,几乎都以为这四章不是依撒意亚的著作,而是充军以后的作品。有些学者又注意到这一段内,除神谕外,尚有几首诗歌,以神谕出自一个作者,以诗歌出自另一个或两个诗家的手:说得更具体一点,他们以为这四章是在亚历山大大帝至公元前一世纪间的著作。我们在这里不愿详细评论他们的意见,只将我们的意见提出来,作为答复他们的一个小结论:这一派学者的意见所持的证据,尚不足迫使我们否认这一段是依撒意亚的著作,因为在这一段内的文体,虽然与依撒意亚在其他神谕内所用的文体,有不相同的地方,却也有许多相同的地方;因此得赖味(Driver)等不得不假定这四章的作者,对依撒意亚的文笔素有研究,立意摸拟;或许这四章如依撒意亚外集(40-66章),思想是依撒意亚的,文体乃属后学门生,故与内集(1-39章)甚多类似的地方。虽然有些公教学者附和这些批评家的意见,我们却不以为然,在客观充实证明以前,我们仍以依撒意亚的默示录为依撒意亚的著作。

c)结构:在所谓依撒意亚的默示录内,含有神谕亦含有似圣咏的诗歌。神谕所状述的,是一非常而富有世界穷尽性质的事变;诗歌所咏赞的,是天主的仁慈和伟大。虔诚的犹太人,好作类似的诗歌来赞颂上主的仁慈。神谕只有一个,穿插其间的诗歌,前后凡有三篇:即251-5261-6272b-13。由此可见这四章是一气呵成的,不是由几篇凑成的。神谕的含义逐步演进,到了深奥的地方,言尽而意未尽,遂以诗歌来咏唱,故三首诗歌皆宜在神谕重要的地方。

章旨 对这四章的分析,学者的意见很不一致;今就我们在「要义」内所讨论的,分析如后:241-16b预兆世界穷尽的犹大的灭亡。2416c-23暴虐者的没落,剧烈的灾难,伊撒尔的幸运。251-5熙雍感恩怀信。256-12熙雍未来的光荣:万民归化,伊撒尔的信仰获得保障,不再受侵掠。261-3熙雍依赖上主,264-6先知鼓励熙雍始终信赖上主。267-19在困苦中,义人希求天主的保护。2620-271天主预许救恩。272-6上主再愿占有伊撒尔为自己的葡萄园,加以灌溉爱护。277-13伊撒尔的敌人要彻底消灭,但伊撒尔在经过考验获得复兴以后,从天下各国归来,在熙雍山上相聚敬拜上主。

1看!上主使大地空虚,使它发为荒凉,翻转它的面目,分散它的居民:2怎样对百姓,也怎样对司祭;怎样对仆人,也怎样对主人;怎样对婢女,也怎样对主妇;怎样对主顾,也怎样对商贾;怎样对债户,也怎样对债主;怎样对资方,也怎样对借方。3大地必要完全荒废,惨遭浩劫,因为上主说了这话。①4大地哀伤,世界萎靡,上天下地一同调零。5大地在它的居民下已被沾污,因为他们越了法律,违犯了诫命,破坏了永久的盟约。6为此诅咒吞噬了大地,其中的居民也只有受罚;为此大地的居民遭受焚烧,所留下的人也极少。②7新酒哀伤,葡萄沮丧,凡是心情愉快的,都为之长叹!8小鼓的喜乐已停止,欢跃人的喧哗已终结,琴瑟的喜乐已止歇。9在歌莫饮酒,饮得浓酒反酸苦!10空虚的城市已破碎,家家户户已关闭,无人出入!11广场上有人为酒兴叹:万般娱乐已关尽,大地喜乐遭放逐!③12城中所留的是凄凉,惨遭破坏的门房!④13诚然,大地间万民中的景像,就如打「阿里瓦」树,或如收获后残余的葡萄。14为了上主的尊严,他们要提高声音欢呼,隔海向东方呼唤:⑤15为此,他们在光荣境内的,颂扬上主!居在海滨的,颂扬上主,伊撒尔的天主的名号!⑥16从地极我们听到了歌声:光荣属正义的人!

然而我说:我只有消瘦,我只有消瘦,我好可怜!抢夺的抢夺,然而抢夺反抢夺了抢夺的人!⑦17地上的居民!恐怖、陷井、罗网,都积集在你身上。18那逃得了恐怖的呼声的,必会落在陷井里;那由陷井中跳出来的,必会落在罗网里,因为天上闸门已开放,大地基础已动摇。19大地必将粉碎了又粉碎,大地必将崩裂了又崩裂,大地必将动摇了又动摇!20大地必摇摇欲坠,有如一个醉汉,摇荡得又好比一座茅舍,自已的罪恶重压在它上面,使它跌倒了,不能再起!⑧21到了那天,上主要审视的,在天上有天上的军旅,在地上有地上的君主。22他们将如俘虏被聚集在深坑内,监禁在监牢里;待过了许多时日,重新再被审视。⑨23那时,月亮要发红,太阳要含羞,因为万军的上主,要在熙雍山上及在耶路撒冷为王,在祂的长老面前要备受颂扬。⑩

注 释

在这神谕内所预言的审判,不是如前十一章内(13-23)所载的神谕,只涉及一个民族,而是对全世界的。世界所有的人,不管他是谁,有势力有地位,没有势力没有地位,都得受天主这次审判,无一能幸免。在第2节内,并没有提到国王,然而不能依此就断定这神谕是充军以后的作品,远在公元前八世纪,正当君主制度极兴盛的时代,欧瑟亚就有过这样的说法(欧49),故这一点不足为据。  4节后半,原文本作:「大地上高贵的民族尽已沮丧,」今日的考证家都译作:「上天与下地一同凋零。」4-6节,先知说明何以上主这次要这样严厉惩罚大地,是因为人类背离上主,崇拜偶像,好流无辜者的血,使在人类脚下的大地无一片干净的土地(户353310634-423121618361718)。「越了法律……诫命」指自然的法律和日后所颁定的诫命和规条;「破坏了永久的盟约」,即指上面所说的法律,尤指自然的法律。天主的十诫,只不过将刻在人类良心上的自然法律编为成文的自然法(Codificatio juris naturae)。此处所谓「永久的盟约」,是指天主与诺厄所立的盟约(创99-17),并非指日后与亚巴郎所立的盟约。故飞协尔博士即以「永久的盟约」指天主十诫。人类不遵守十诫,使天主震怒,诅咒大地,要消灭其中的居民(创3174112815-48113)。「所留下的人也极少」,这一句暗示先知在此还是特别注意对犹大的审判。他每次提到犹大的审判,总预言有一部分遗民幸免获救;同样,他在这里以对犹大审判象征对世界的审判,仍预言在世界的审判以后,亦有一部分人幸免获救。这讲法甚合依撒意亚的神学观念,但是有些学者否认在此有这种思想。他们只以为依撒意亚在此愿表示天主的刑罚如何猛烈,使用了这样的一句话,其含义与申2862所说「你们所留下的人数寥寥可数」完全相同,别无其他任何深意。  按克撒讷等人的意见,11节应放在910两节之间。7-11,(10节移后)先知叙述世界赏心的乐事:弹琴鼓瑟,饮酒歌舞,到了那日,都要止息,茫茫大地,如上古鸿荒未开之世,一片寂寞凄凉(咏10415734169110-126561822)。  1012两节,先知预言一座城将遭彻底破坏。这座城先知讳其名,而名之为「空虚的城市」。这「空虚的城市」,依先知的意思是指异教列国中最有势力的一座城市,或暗示耶路撒冷,因为当时耶路撒冷城中,最盛行崇拜偶像的陋习。学者大都以为先知之意,是指一外教国家的京城,称她为「空虚的城市」,是愿以她作为敌对天主神国势力的象征,至于实在指那一座城,颇不易确定,学者间的意见,也极其纷坛。我们以为这座城,或是尼尼微,或是巴比伦。如果说「依撒意亚的默示录」是其生徒在充军之时编撰的,就不妨以为这座城是巴比伦城(伯前513182)。  审判之后,剩下来的人,因见了天主的威严,从地上四面八方,都要欢呼踊跃。21-23节,先知述说上主如何发显了祂的威严,在这里他只说在上主显现自己的威严以后,在地上发生了什么效果。有些学者将本节稍加修改而译作:「他们要提高声音欢呼:从海上称扬上主的尊严!」好像剩下的伊撒尔人(他们要……),邀请剩下的异教人民,称颂赞扬上主。  照我们的译文,犹太人向外邦人所说的话,即在本节内。「在光明境内的」,意义甚含混,有些学者译为东方,又将「海岛」二字,亦译作西方,我们以为在此似含有东西两方相对的意义,然而不必硬译为东方西方,因为伊撒尔人谓海,称大海,不但指地中海,也指西方。  先知从「地极」——地极指大地四方极远的地方,从光明的境地,从海滨(15节)听到了同胞欢乐的呼声。他们除赞美上主,伊撒尔人的天主以外,还颂扬天主的人民说「光荣属正义的人」,「正义的人」是指在审判后获救归于上主的伊撒尔人,和外邦的人民,换言之,即是「默西亚的人民」(Populus messianicus)。先知明明听到民众的欢呼,为什么他要说出这样一句煞风景的话:「我只有消瘦,我只有消瘦,我好可怜!」,好像他不能与自己的同胞同心欢乐。「我只有消瘦」,是谓我只有悲伤。为何他悲伤呢?因为世上虽经过上主严厉的审判,抢夺杀伤之事,仍炽烈如前。「我只有消瘦」一句,以往的学者多译作:「我有件秘密事。」就语言学来说,这种译法虽不如前一译法妥善,但并不是没有依据。按后一种译文依撒意亚似乎是说:这种欢呼不能引起我的共鸣,因为我得见了一件秘密事,知道这审判之后,还有一更使人胆战心惊的审判。因为世上的人,虽然见了天主的威严,仍然放荡淫乱,抢夺奸杀,触动天主的义怒。  17-20节更进一步描写天主对大地的审判,如果将这一段1-13节相比较,不难见到它们的区别。有些圣经学者否认在这章内,载有两场不同的审判,以17-20节所述,是1-13节内所有更进一步的描写,所以更为凄惨猛烈。我们也以为如此。先知在这一章内描写天主在他眼前逐步展开的审判。如说意义含混,那是默示录体的特征,不足为奇。  到了大审判的日子,天主要惩罚天上的军旅和地上的君王。天上的军旅指叛逆的天神,或外邦人所敬拜的邪神。当时的外邦人好敬拜星辰(耶33324625厄下96);地上的君王指一切暴君。「他们将如俘虏被聚集在深坑内,监禁在监牢里;待过了许多时日,重新再被审视。」这话不能按字面刻求其意义。默示录体有其固有的风格,须循其体裁探求含义。此处只是说,天主要彻底屈服祂的仇敌,和欺压义人的暴君,粉碎一切偶像,和崇拜偶像的恶人。参见伯后246节及伪经厄诺客书181415)。  上主扫荡敌人以后,就在熙雍山上为王,祂的圣者侍立在祂面前,瞻仰祂的荣耀,歌颂祂的仁义。太阳和月亮在上主赫赫威严之前,也知敛容起敬,收藏光芒,所以先知说它们脸红羞惭(出299-18442123)。

第二十五章

要义和章旨 见前章

1上主!祢是我的天主,我要称扬祢,我要赞颂祢的名号,因为祢施行了奇事,以忠羲,以真实,成就了祢旧日的计划。2因为使城市变成了一堆瓦砾,使设防的城市化为一片荒凉;使邪妄人的城堡不像城样,永不可重建。3为此,强健的民族要颂扬祢,强盛邦国的城市都要敬畏祢。4因为祢是穷苦人的屏障,是患难中贫乏人的屏障,逃风暴的藏身处,避炎热的荫凉所;虽然残暴人的狂怒有如冬日的暴风,5傲慢人的盛怒有如旱地的炎热;然而你用云彩的荫凉,减轻了热气,那邪妄人的歌声,也从此低降。①

6万军的上主,要为万民在这座山上摆设丰富肥甘的盛宴,珍藏美酒的盛宴,取自鲜美的肥甘,取自提炼的浓釀。7在这座山上,祂要撤除那封在万民上的封面,那盖在各国上的帷幔。8祂要永远取消死亡,吾主上主要从人人的脸上拭去泪痕,要由整个地面除去自己民族的耻辱:因为上主说了。②9到了那天,你会说:看!这是我们的天主,我们依赖了祂,祂就拯救了我们;这是上主,我们依赖了祂,就要在祂的救援内鼓舞喜乐。10因为上主的手,将在这山上休息;在这山下的敌人要遭践踏,有如被压在粪堆之中的叶屑。11祂要在祂所处的地方伸开自己的双手,如同游泳的伸手游泳;并且祂还要挫折他的傲慢和他手中的阴谋。③12你的墙垣稳固的堡垒,祂已将它倾覆,打下,倒在地上,化为尘埃!

注 释

1-5节是新熙雍所唱的感恩歌。在下面我们先略述说关于经文的问题,然后解释它的意义。「邪妄人」,玛索辣与拉丁通行本作「外邦人」,今依希腊通行本改。第4节最后一句「虽然残暴人的狂怒有如冬日的暴风」,亦是依照现代一般学者的研究加以修改的,玛索辣经文原作:「虽然残暴人的狂怒有如撼墙的暴风」,似与上下文之意不甚相合。5节内的「邪妄人」原亦作「外邦人」,今依希腊通行本改。以上是关于经文,以下是关于它的含义:依撒意亚先知在11章内,预言人类要因厄玛奴耳获得救援以后,就在12章内写了获得救援的感恩歌,同样在这里,他描写世界的大审判以后,便接着咏唱在大审判日子内获得救援的伊撒尔民和外邦人的感恩歌。新熙雍亲自起来代表她的子民称谢她的救主,以第一人的称呼自称说:「……我要称扬……我要赞颂……」。「空虚的城市」已毁灭(2410252),邪神偶像的崇拜已尽绝,上主已开始在熙雍山上作信义者的君王:这些事都表示祂是辖治人类的历史,实行祂自古所定的计划的主宰,为此新熙雍对祂不胜颂扬,感恩爱戴(1节)。「空虚的城市」遭毁灭,一面使外邦的民族都前来颂扬敬畏上主(3节),一面使选民承认上主是他们的保护,是他们的救主(45节)。  自本章6节至第27章末节(256-2713),先知加意描写新熙雍和他的新子民。在6-8节一段内,先知述说天主给新熙雍的子民所要赏的恩宠。第6节似应与前章23节相联。在这一节内,天主许下祂要在熙雍山上给天下万民摆设盛宴。昔日在熙雍山上,天主对伊撒尔民显示了自己的光荣,将来在默西亚时代,天主也要在熙雍山上,对天下万民显示自己的光荣。所不同的是前次的显示叫人起敬畏,而后次的显示却叫人感恩怀爱。看!祂在熙雍山上摆设盛宴,款待祂忠信的仆人。祂待他们不以自己为主人,而自愿对他们有如慈父。祂视他们为自己的臣民,为自己的子女,以自己的国度为一大家庭,自为家长,天下万民为昆仲。天主给天下万民所设的盛宴,是指祂赏给自己子女的超性的福乐和平安。诚然,圣教会的子女,在上主他们的天主面前,宴饮欢乐(申127)。在圣经内常以「丰富的肥甘,珍藏美酒的盛宴」,指示天主的子女,在他们慈父的家里,所享受的最丰富的福乐。参见咏235369636811222-141415-24199)。既然默西亚的神国的新熙雍,象征圣教会,且即是圣教会,所以许多圣师以这肥甘美酒的盛宴,是指圣体圣事。亚历山大里亚圣济利禄(St. Cyril of Alexandria)说:「食品饮料指圣教会所举行的不流血的祭祀。」在第7节内又说「在这座山上」,即谓在熙雍山上——由这一句可以看出作者是一个耶路撒冷人——「天主要撤除……封面……帷幔」,所谓「封面」和「帷幔」,是指外邦民族对天主所有的隔膜,对天主绝少认识;但到了默西亚时代,天主要自己现身说法,将自己介绍给万民,使自己与万民,万民与伊撒尔自由来往,无所阻隔:这就是先知119在所说的「大地充满了上主的知识,有如海洋满溢海水」之意。参见23。但在天主给祂的子民所赏的恩惠中,最大的莫过于「常生」。天主是永生的,也愿祂的子民常生不死。罪恶却给人类带来了死亡,是以黙西亚必叫天主的子民战胜罪恶和与罪恶俱来的死亡(欧1314),使人类复得因原罪所丧失的恩宠。参见111-9。有些学者否认这四章「依撒意亚的默示录」是依撒意亚的著作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其中含有这端常生的预言。照他们的意思,在公元前第八世纪就讲这样的道理,为时太早,似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常生与复活的道理,乃是充军以后伊民所有的思想。另有一些学者将第八节作为寓意解释,以「天主要永远取消死亡」,是说天主要叫祂的选民,由现居的卑贱的地位,恢复他们昔日原有的光荣。这派学者如此解释的用意,也许是为辩护这四章是依撒意亚的著作,但未免过于迁就,反而于事无补。我们以为依撒意亚在此,是预言人类因默西亚所要得的常生,和对死亡所要获得的最后彻底的胜利。圣保禄宗徒解释这一句,也说其中包含复活的道理(格前15541314)。「预言未来,直到最后的时代」的依撒意亚先知(德4828),为什么不能预言讲说这端道理?有什么证据,批评家能确凿证明这是充军以后的思想?对于与依撒意亚同时的欧瑟亚先知也有这种预言,他们又作何论?先知又说「吾主上主要从人人的脸上拭去泪痕」(默717214)。这话端的道尽默西亚基督的慈怀,和祂真福八端的真谛。「除去自己民族的耻辱」,是说对主忠诚的伊撒尔人,散居在世上,处处受外邦人——对主不虔诚的人的讥笑辱骂,但为时不久,天主必要除去他们的耻辱,叫他们聚集在熙雍山上,坐享盛宴,听天下万民演奏「光荣属于正义者」的凯歌(2416)。  选民的耻辱既已湔雪,他们何能不在上主的救援内鼓舞喜乐?他们喜乐,自然是因为上主击灭了他们的敌人。「敌人」原作「摩阿布」。如果直译为「摩阿布」,则「摩阿布」在此即算为选民敌人的代表。然而因为(a)希伯来文「敌人」与「摩阿布」二字,字形相似,故易混淆;(b)在默示录文体内,除提名指称熙雍外,常避免使用其他的固有名字;(c)「摩阿布」究不算是伊民特殊的敌人,够不上做象征的资格,故依照不少学者的意见,将「摩阿布」改译为「敌人」。

第二十六章

要义与章旨 见二十四章

1那一天,在犹大地要咏唱这首歌曲:我们有座坚城,上主立定了墙垣壁垒为救援。2你们打开城门,叫遵守信实的正义民族进去!3她的意志坚定,她保持了永久的平安,因为她对上主有信赖。①

4对上主你们该永远信赖,因为上主是永固的磐石:5诚然,祂屈服了居高位的人,推翻了高耸的城市:将她推翻在地,使她粉碎,化为尘埃。6践踏她的,是贫穷人的脚,困苦人的步武。②

7羲人的道路是正直的,祢削平了正直人的道路。③8实在,在祢审判的路上,上主,我们期待祢!因为祢的名号,祢的记念,是心灵的欲望!④9在夜间我的灵魂渴望祢,清晨我的心神寻觅祢;因为当时大地实行祢的决断,世界的居民学习正羲。10恶人虽然蒙受怜恤,仍然不学习正义,在正义的邦土内,依然颠倒是非,毫不顾及上主的威严。⑤11上主!祢的手虽高举,他们仍然不顾;让他们见到祢对百姓的热忱,自感渐愧;此外还让对待祢仇敢的烈火,吞灭他们!12上主,赐与我们和平!因为凡我们所做的,都是祢代我们成就的!13上主,我们的天主!除祢以外,尚有别的主宰来治理了我们;然而我们所称扬的,只有祢,祢的名号。14死去的不会再活,幽灵也不会复起,因为祢审视并消灭了他们,使他们所有的记念尽被遗忘。15祢增加了人民,上主!祢增加了人民,祢得了光荣,祢拓展了国家所有的边界。⑥16上主!在困难中,我们寻觅祢,当祢的刑罚临于我们时,我们低声哀诉;17仿佛怀妊临产的妇女,感到苦痛,在自己的苦痛中呻吟;我们在祢面前也是如此,上主!18我们怀妊产子,然而所生的竟是风,没有给地带来救恩,世界的居民也未因此得生。19祢的亡者将再生,他们的尸体要起立:你们苏醒歌咏,睡在尘埃中的人们!因为晶莹的朝露,是祢的朝露,大地也会将幽灵抛露。⑦

20我的百姓,去罢!走进你的内室,开上门,关起你来,将你自己隐藏一会儿,等待盛怒过去。21因为,你看!上主已由自己的地方,出来审视大地上居民的罪恶,大地要暴露自己的鲜血,再也不遮掩它那被杀的人。

注 释

1-6节又载有一首诗歌,其含义与251-5所有的大抵相同。251-5先知咏唱新熙雍对上主如何感恩怀爱。在这一首诗歌内,先知歌咏新熙雍对上主如何衷心信赖。犹大夸赞自己有座坚城,她的墙垣壁垒,是上主的维护与援助。这座城打开自己的城门,只「叫遵守信实的正义民族进去」(2节),不是正义的,就不能进去,因为在其中为王的,乃是正义的天主。这座城即是新熙雍。往日伊撒尔民屡次背离自己的天主,崇拜邪神,行淫失节;可是到了默西亚时代,新伊撒尔民则大不相同,他们意志坚定,始终信赖上主,所以上主必赏他们长久安享太平(3节)。第3节是依照希腊译本和一些现代的考证家,如仆洛克市(Procksch)等的意见加以修改的。有些学者译作:「她的意志坚定,因此祢(上主)赐给她和平,因为她信赖了祢。」  4-6节内,有些地方我们稍加修改,但仍不失其原意。这首诗歌似乎是分队演奏的诗歌:1-3节是第一队所唱,4-6节是第二队所唱。「上主是永固的磐石」,圣奥斯定解释说:不论人事如何变更,天主仍然是「不可变更的美善」。祂的庄严的名号「雅威」含有「恒存不变」的意义。祂给梅瑟启示了这庄严的名号,叫他更明瞭祂的本性,给他保证,永远常在的天主,决不会为有始有终的人物所战胜,祂所许的,所计划的,必依时迟早实现(251)。「高耸的城市」即是2410所说的「空虚的城市」,252所说的「设防的城市」。祂如今将她推倒在地,使她粉碎,成为尘埃,叫祂的谦卑受欺压的人(254)来踩来践踏,言外是说,新熙雍要完全得胜「空虚的城市」。信赖上主的,绝不悲观。  1-6节是咏抒前章末节的余意。这一节先知点出新伊撒尔民能踏破「高耸的城市」,乃是因为天主在他们前面开道,唯一的条件,只要他们正直。人正直,前途必也正直光明。  这一节是前节的回音,惟其如此,故义人常终日乾乾不离上主的正道,在上主审判的路上追慕上主,期待祂来举行审判,显扬祂的名号。圣奥斯定给教友解释这句话说:「我们要以全心的爱情追慕祂,向祂咏唱新歌!」  义人的这种热烈的希望,除非天主审视恶人,决不能实现。天主不立刻罚恶人,是给他们一个回头的机会。谁知他们不悔改,反而变本加厉,连「在正义的邦土」——巴力斯坦圣地内,也任意妄为,丝毫不顾及上主的威严。  先知在这一段内仍然求天主保护自己的百姓,他身为先知,做了天主与伊民间的中人,代表天主向伊民宣传神谕,亦代表伊民向天主表达民情。他为打动天主的慈心,求天主回想祂昔日为保护伊民所行的奇事。伊撒尔原是祂的家业,祂对伊撒尔素怀着一腔不可言喻的热忱,为此常保护她,使她脱离历来暴君的欺压。目前伊撒尔又将陷于患难,这亚述的威胁——如以这「默示录」是依撒意亚门徒在充军时作的,则是伊撒尔民正在遭受巴比伦的压迫——所以先知恳求天主,如昔日一样的来保护救援伊撒尔民。先知在神视中,看见了天主敌对——「空虚的城市」陷落了,倒在尘埃里,又知神视中所见的其他的事迹,都要一一实现,然而先知愿意早日实现,故为伊撒尔向天主发出了这呼声。这段的大意不外:天主虽然高举自己的手,恐吓恶人,恶人仍然不顾,除非天主罚他们,他们是不会返悔的。如果天主打击他们,他们就明白,天主这样做,是因为祂对自己的选民非常爱护;又因自己不知学好,不得天主的爱护,扪心自间,实不能不感到羞惭。如果自问有愧,而尚不务求正义,归向天主,先知就祈求天主,干脆地将他们消灭(11节)。先知继续祈求天主说:上主!祢昔日赐给我们和平,凡我们所做的,都是祢代替我们完成的(12节)。如今因为我们忘却了祢,就如民长时期一样,有外邦民族来统治我们;然而请记忆,我们乃是因祢名而得名的民族,只呼号祢的圣名(13节),祢就为我们审视且消灭了我们所有的敌人,和他们一切的记念(14节);并且在达味和撒罗满的时代,祢加增了祢的人民,拓展了祢的国界,使祢自已获得了光荣,因为祢的百姓的光荣,就是祢的光荣(15节)。  16-19四节内的经文,似有讹误,今依学者的意见稍加修改。在有如漫漫长夜的忧患中,伊撒尔寻觅上主(9节;民1-3章),低声哀吟。在17节内,先知把伊民所遣的困苦与妊妇临产时所有的痛苦相比较,其意恐是指充军期内所遭受的苦楚(1382134214667-9)。但是临产的妇女,一产生了,就没有痛苦了,相继而来的,是说不尽的喜乐。为伊撒尔却不然,他们有了产妇的痛苦,而没有产妇得子的喜乐,因为他们所生的竟是风,换言之,即受苦没有结果。他们虽然向上主诉苦,上主没有俯听他们的哀声,如昔日是一样,打发一个人来拯救他们。黑暗不能再加深了,他们如坐在死影中,彷佛已死去的人,然而先知仍就安慰自己坐在死影中的同胞,预告他们来日必将复活。「复活」如在则371-14,是单指伊民的复兴,或是亦指死者的复活?虽然近日尚有几位学者,只主张单指伊民的复兴,但我们与其他大多数的学者,仍主张依撒意亚这庄严的预言,的确也指示死者的复活。也许有人要说:伊撒尔正在受压迫,才哀求天主拯救,如果受压迫死了,复活于受压迫而死的伊撒尔又有何益?他们原是希望哀求天主迅速来救,推翻压迫他们的敌人,而上主反说你们将来要复活,这岂不叫他们坐着等死吗?我们答应说:天主并不是要他们坐着等死,是要他们为义捐躯。为义捐躯的,虽死必复生(玛510-12103983517331225)。

天主这样答覆伊民的要求,完全是出于祂的上智的措置,

a)如此准备世人相信复活的道理;

b)使人明白公义的赏罚,不在现世,而在身后。恶人虽终生随心所欲,但逃不了身后的永罚;义人虽一生遭受凌辱,死于非命,却要复活,永享常生的真福(达1225章;加下1239-45及玛加伯引言六);

c)天主俯听我们人的祈求,常超出我们人所想望的,就如旧约忠信的灵魂,哀求天主赏赐人类救恩,天主却将自己唯一心爱的圣子,赐给了人类(若316若一5910;罗832)。所以依撒意亚劝慰受难的熙雍说:「你的亡者将再生,他们的尸体要起立。」他彷佛看见他们要复生起来,所以说:「你们苏醒歌咏,睡在尘埃中的人们!」夜间所下的露水,朝阳一出来,使照得闪烁有光,给蔓山遍地的野草,带来了生命,在晨光中微笑。如此,全能的天主,彷佛清晨晶莹的朝露,使纍纍荒冢中似衰草的枯骨恢复生命,一一由地中起来,迎接义德的太阳,所以先知说:「大地也会将幽灵抛露」(歌146458)。  20-21两节上承258,下起27章。先知劝自己的百姓等待天主的审判。伊民该走进自己的室内,闭门独居,如同他们的祖先曾一时在埃及所做的一样(出122327),因为天主决要来审判大地。到了那天,凡是遭残杀的,受过压迫的。都会起来,恳求天主给他们申冤报仇。

第二十七章

要义章旨 见二十四章

1到了那天,上主要用祂的厉害、奇大、猛烈的剑,来审视「里外雅堂」飞龙,和「里外雅堂」蜿蛇;祂并要击杀海中的蛟龙。①

2到了那天,我再要占有那可爱的葡萄园,②3我,上主,自作看护,时加灌溉,免得受人侵害;我要日夜看护,4再也不向她发怒;谁若给我荆棘和蒺藜,我就前去攻击它们,必将它们完全焚毁,5只要她信赖我的威力,只要她与我和好,与我和好!6至来日,雅各伯会生根,伊撒尔也要放芽开花,她的果实将要无满地面。③

7上主打击伊撒尔,那里如他打击那些打击伊撒尔的人呢?上主击杀伊撒尔,那里如被他所击杀的人所遭的击杀呢?8上主以离弃,以驱逐,攻击了她,在发东风的日子,藉巨风将她卷去。④9惟其如此,雅各伯的罪过方得补赎,消除她罪孽美满的结果即在于

此:将祭坛所有的石块,如白垩的石块打得粉碎,不再树立「阿协陵」和太阳柱。⑤10因为设防的城市已化为凄凉,住宅区被抛离放弃有如荒野:牛犊在那裹食草,在那里偃卧,食尽那里的枝叶。11几时树枝枯萎,就自会断落,妇女们走来将它们焚烧:她既不是个聪敏的民族,因此那创造她的对她没有怜惜,那形成她的对她也不表恩情。⑥12到了那天,上主要从大河流域至埃及河畔收获果实,伊撒尔子民!至于你们,都要一一被收集。13到了那天,人要吹大号筒,凡是在亚述地丧亡的,凡是在埃及地分散的,都要前来,在耶路撒冷的圣山上,朝拜上主!⑦

注 释

在前章2021两节,先知劝自己的百姓安心等待天主的救援;在第一节内先知说明,上主要如何击杀选民的三个劲敌「里外雅堂」飞龙,「里外雅堂」婉蛇和海中的绞龙。这三个名字大既是指曾压迫过伊民的三大帝国:亚述、巴比伦和埃及。  2-6节又记载着一个葡萄园歌。在51-7所咏的葡萄园与此恰成反比。在5章内所哀伤的葡萄园,虽然园丁费尽苦心,所得的尽是些野葡萄。但是在这章内所咏唱的葡萄园则不然,要体贴园丁的苦心,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使「她的果实充满地面」(6节)。这是这首诗歌的大意。经文有些地方似有讹误,今依近代学者的意见加以修改。第2节是按克撒讷(Kissane)等人的意见翻译的,有的学者译作:「到了那天,可爱的葡萄园!你们要歌颂她。」  3-6节上主看护自己的葡萄园,加以灌溉,拔除并焚烧其中的蒺藜,周周到到地护卫她;可是有个条件,要她绝对信赖自己的威力,全心与自己和好,即谓舍弃邪神,励行正义,一心翕合上主的圣意。如此,她必要生根,开花结实,充满地面。  78两节,经文意义不明,今依希、叙等译本加以订正。大意不外:当上主来审视万民日子,异民的命运与伊民的命运不一样,伊撒尔的敌人遭打击以后,再没有复兴的希望;为伊撒尔却不然,天主打击他们,是为训练他们。大难以后,仍有留下的伊撒尔民,他们要与上主和好,恢复昔日的光荣,形成一更伟大,人数更众多的民族(友825-27)。在第8节内,先知预言伊撒尔民将要流徙异乡,上主(原文作祂)要以战事和流配驱散他们,如大风卷落叶一样。  充军之苦,是伊民敬拜邪神招来的惩罚,叫他们不要再教拜邪神。关于「阿协陵」和「太阳柱」,参见178注四。  「设防的城市」即指「空虚的城市」(2410252262)。11节「不聪敏的民族」指顽固不化,昏愚执拗的伊撒尔民。「设防的城市」要化为荒野,「不聪敏的民族」将听其受人蹂躏(4418)。  最后两节中,先知预言充军的终结,和伊撒尔民重新的耶路撒冷圣山相聚,朝拜上主。如此,依撒意亚以一种愉快的希望,结束自己的「默示录」。先知在上主赐给他的神视内,见到了许多先后要发生的奇事,其中有叫他悲伤的,亦有叫他喜欢的。他要将他所见的神视传示与人,就把他所见的,平铺直述的描写出来,彷佛这些事都是在同时发生的;又因先知是个犹太人,自然格外关心犹太人的事,述及了异民的事,他忽又联想到伊民的事,所以不容易分辨何事指伊撒尔民,何事指天下万民。先知在神视中所见,有在不久的将来就要发生的事,有在末世才发生的事,先知既和盘托出,未加细辨,我们又有何法分辨呢?所以很多地方就不容易解释。大抵先知在这神视内,见到了一场大审判,与他以前所见在「上主的日子」的审判,范围更广,刑罚更严厉。这场审判,不只是对付伊撒尔民,亦是对付万民。其结果:一是万民所倚仗的势力——「空虚的城市」要灭亡,二是天主的神国——新熙雍要建立,独放光明。新熙雍一建立,万民就可得救,成为熙雍的子民。要到这样一个吉庆的日子,其中还须经过一时期的灾难。这灾难是为锻炼准备选民——即对天主忠信虔诚的人,去享受未来永久神圣的幸福。


上一篇: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宣示的神谕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耶路撒冷所宣示的神谕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