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耶路撒冷所宣示的神谕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耶路撒冷所宣示的神谕
浏览次数:441 更新时间:2023-2-27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耶路撒冷所宣示的神谕

要义 2835章为依撒意亚书的第三集,与「关于外邦的神谕」(13-27章)颇形相似,首先记载关于伊撒尔和犹大两国的神谕(28-33章),其次记述称扬默西亚国将来获得荣耀的预言(34-35章)。默西亚国获得荣耀的诗歌(34-35章),应是「有关撒玛黎雅和耶路撒冷的神谕」(28-33章)的终结,犹如「依撒意亚默示录」(24-27章)是「有关外邦的神谕集」的终结一样。本集(28-35章)可分为两段:第一段包括六项教训,每一教训的开端,冠以「祸哉」二字,因而学者们普通称之为「灾祸的教训」(参见28129115301311331);第二段包括默西亚国将获得荣耀的预言。本章的内容大致是这样。28章是第一项灾祸的教训。这项教训虽然假定撤玛黎雅已陷入危境,但尚未为亚述大军所攻克,仍然是厄弗辣因人所夸耀的华冠。撒玛黎雅的沦陷既然在公元前七二二年,依撒意亚的这项灾祸的教训,自必写于公元前七二五年前后。也就在那一年,伊撒尔王曷协亚落在亚述王的手里(参见引言第一章5节):按曷协亚为伊撒尔的最后一位国君,他的恶运便是依撒意亚这项教训的适宜机缘。

章旨 1-6预言骄傲的撒玛黎雅的灭亡。假使犹大尚能维持于一时,这不是说她没有犯罪,乃是出于天主的仁慈和忠实。7-8先知告戒她,行事必须小心翼翼,因为每一件恶习,都要遭受惩戒的。9-22先知斥责那些讥诮他教训的人,和与埃及缔结盟约,傲慢矜夸的政客;并且说明,不是与大帝国所缔结的盟约,能稳固熙雍,熙雍所有的力量,完全来自天主。天主将亲手建立新熙雍的基石——宝贵奠基的隅石。23-29一个农夫的比喻。他对于不同的谷类,用了不同的方法撤在田里,照样,天主知道如何对待祂的百姓。耕地之后继以撒种,天主亦将于谴责之后,继以温柔的方法,使她(伊撒尔)成为万民获得祝福的泉源(126;咏87章)。

1祸哉厄弗辣因醉汉的骄矜的冠冕,及生植于沈湎于酒者的肥谷之巅,曾作为她美丽装饰的残花!①2看哪!替吾主行事的一位独有力者,如同带有冰霉的暴雨,摧毁的飓风和滔滔汜滥的洪水,他用力将冠冕掷在地下。3厄弗辣因醉汉的骄矜的冠冕,必被人踏于脚下。4生植于肥谷之巅,会作为她美丽装饰的残花,一如夏季前早熟的无花果,人见了它,便伸手摘而食之。②5那一日,万军的上主将为祂百姓中遗民的荣冠和华冕;6祂将是那些执行审断者的公义之神,又将是在城门前御敌者的力量。③7但是这些人也因清酒而摇摇欲倒,因醇酒而行立不稳:司祭、先知沮丧于醇酒,沉湎于清酒,终因醇酒而无耻,见到异象而沮丧,当下判断而蹒跚眩晕。8一切筵席上满了呕吐,没有一处不是垢物。

9他们说:他要将智识授给谁呢?向谁讲解启示呢?是向方断乳而离开母怀的孩童吗?10因为命令上加命令,命令上加命令,规则上加规则,规则上加规则,在这里些许,在那里些许!④11诚然,他要用口吃的唇,用异人的舌向这民族说话!12虽然他曾对他们说:这是安息的地方,让因倦的人安息吧!这是休养的处所,可惜他们总不肯听从。13因此上主对他们说:命令上加命令,命令上加命令,规则上加规则,规则上加规则,在这要些许,在那要些许!致使他们前行而蹉跌而折伤,并陷于圈套而被掳获。⑤14所以你们这些嘲弄者们和居在耶路撒冷的这民族的统治者们,应该谛听上主的话!15你们曾说过:我们与死亡订了盟,与阴府结了约,当镇压的刑鞭经过时,不会落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有斯诈做我们的遮掩,有虚伪做我们的庇护。⑥16因此吾主上主这样说:看哪!我要在熙雍放一块石头,一块精选的石头,一块宝贵的奠基石。相信祂的人不致动摇。17我要以公平为准绳,以正义为权衡:冰雹将竭尽欺诈的遮掩地,洪流将冲散庇护所。⑦18你们与死亡所订的盟必要废除,与阴府所结的约,不能存在;当扑挞的刑鞭经过时,你们必将被笞伤。19每次经过,每次要打击你们;每朝经过,白日黑夜经过,惟有恐怖方能使你们明白这启示。⑧20由于床榻过短,不易伸展,被褥太窄,不能裹身。⑨21因为上主,有如在培辣亲山上一样的要兴起,如同在基贝红山谷一样的要发怒,为履行祂的工作—祂神妙的工作,为完成祂的事业,祂奇异的事业。22你们现在不要嘲笑,免得你们的缧绁系得更紧,因为我听到的毁灭大地的决议,是来自吾主万军的上主。⑩23你们侧耳谛听我的声音吧!留意倾听我的言语吧!24耕田的人,那有整日耕田掘土耙地的呢?25当他把地耜平了以后,不是要播撒小苗香,撒布大茴香,陇上种大麦,畦间种小麦,地边种玉黍吗?26这是上主教给他的方式,他的天主所指示的。27因为打小茴香不需用利器,打大茴香无须用碾机,而是用木棒打小茴香,用棍子打大茴香。28五谷岂是要辗碎的吗?不是,人用轮机和马蹄辗踏并不是为打碎它。29这也是来自万军的上主;祂的计划是神奇的,祂的智慧是超绝的。

注 释

撒玛黎雅城筑于美丽的勺默龙山上,四周满植花卉,看来仿佛一个花园围绕着城郭。但这城的居民耽湎于酒,于酣饮时,头上必戴花冠:曾几何时,花已萎谢调零了。  强有力者指亚述王,他要将这冠冕掷在地上,踏于脚下。他的进军有如带着冰霉的暴雨,摧毁的飓风和犯滥的洪水。他一来到撒玛黎雅,便占领了这城,有如摘取吞食无花果一样,但为占领撒玛黎雅亦费时约三年之久。关于撒玛黎雅沦陷的史事,参见列下17章和引言第一章一、五两节。  「那一日」一句是指默西亚时代。「上主百姓中遗民」,不是指撒玛黎雅亡国所剩余的人民或单指犹大的遗民,而是指伊搬尔全体的子民——北国和南国的人民。根据先知的说法,默西亚时代,南北两国之间再没有彼此仇恨的现象,所有亚巴郎的后裔,雅各伯家族的人们,都要归顺雅威(歌22318)。上主将是这些忏悔者的荣耀和力量,并赐予他以秉公审断的精神和防御敌兵的勇敢。  北国的灭亡已是注定了的,而南国——犹大也不能逃脱这种灭亡的惩罚,因为她的罪恶与伊撒尔的罪恶,是同样的深重。依撒意亚在这裹特别提出司祭和先知们的酒癖,以及百姓对他们的说教所怀的愤恨和悔慢。犹大的领袖和百姓们认为依撒意亚好像是一个对着婴儿喃哺不休的教师,而他的教诲只是些重复的谵语(910两节)。  既然人民不背听从依撒意亚的教训,而为所欲为,天主只有使他们听到更惊人的话,就是天主将使亚述军队来侵袭犹大,这样那些不肯听从依撒意亚说教的人们,必将服从亚述帝国的命令。12节是依撒意亚对治国的一种信念。「这是安息的地方……」,即谓犹大的首领们如果要得到国家的安全和平静,必须追求他所告诉他们的——依赖上主,忠于上主,不应在别的地方寻求安全,不应与外国联盟反抗亚述;但是显贵与庶民都喜欢在上主以外,寻求他们的安全。因此上主使他们反而遭受蹉跌,折伤……而被掳(13节)。  1415两节,先知斥责犹大的统治者,并指出他们所希望的安全是何等的无稽和空虚。统治者认为与埃及和其他国家一经缔结盟约,便可一无所惧,绝无灭亡之祸,这就是「与死亡订了盟,与阴府结了约」一句的意义。但是天主为拯救自己的百姓,却另有计划,这计划写于1617两节里面。  为明暸这两节(1617节),必须联想到阿哈兹时代,依撒意亚的关于厄玛奴耳的神谕(7章)。当时先知曾以天主的名义说过:不是阿哈兹所依赖的亚述来拯救犹大,而是厄玛奴耳。现在天主又藉先知的口宣布:不是埃及和其他盟国能巩固熙雍,而是天主自己所立的那块精选的,宝贵的奠基石(参见玛21429331011伯前26411等处)。这块基石,根据以上援引的地方,就是默西亚。在默西亚领导下,人民,尤其是统治者,对祂必须表示依赖(依79),又应秉公治国,并废止所有违反天主旨意的盟约(17节)。  19节是描写没有什么能阻止亚述的侵略和流血的来临;犹大将为亚述所摧残蹂躏的地域。亚述的这次进军,依撒意亚似乎暗示撒讷黑黎布所主使的侵略(公元前七一〇年)。「惟有恐怖方能使你们明白这启示」一句,原文含混不明。大意是说:犹大侮辱了先知的警告,因之先知每一件新的启示,都是增加他们的恐怖。(参见耶193311列下2112)。  犹大以为依赖埃及的联盟可以获得自己的安全,可以抵抗亚述的侵略,这种信赖无疑地是他们的床和被褥,无奈床太短,被褥过窄。人在短床上睡觉,无法伸直自己的脚,在过窄的被褥里,不能盖住全身。因此犹大之信赖埃及盟国只有痛苦,与埃及缔约,毕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上主所决定的毁灭,就是祂亲自向祂的百姓施行惩罚,犹之乎祂昔日指挥达味挫败培肋协特人一样(撒下52025编上141116),这次祂要指挥亚述人打击伊撒尔。  先知为讲述上主所要实施的奇事,设了一个农夫播种打谷的比喻(23-29节)。本段内,有许多草木名,学者虽无法决定应属于何类,但本段的大意是很明显的。有如农夫知道某一种类应于何时何地下种,同样天主也知道何时应对待自己的百姓和其他的民族。农夫耕耘土地,希望它能结丰满的果实,天主磨难惩罚百姓,是愿她蒙受更多的祝福。农业在依撒意亚心目中,好像是天主教训人的象征,德716说:「不要厌恶劳力的工作,和至高者制定的农业。」罗马人和希腊人也认为农业是神明给予人的智慧。参阅味吉尔:农业曲卷一,一二五节至一五〇节(VergiliusGeorgiconLib.I. 125-150)。

第二十九章

要义 2932章写亚述的侵略,包括四篇训言,皆是先知公元前七〇二年所预言的。本章就是第一篇训言,其他三篇载于30章,311-328329-20。有些学者认为本章包括两篇训言:1-15节和16-24。诚然,这两段似乎是两个独立的作品,但也不能否认依撒意亚在本章的一贯精神和主张。我们把本章视为一篇整体的训言,不是不合于事实的。唯理论学者将本章分为四个或五个片断,主张某篇出于依撒意亚之手,某篇写于充军之后或玛加伯时代。我们以为这种主张纯系主观的,许多非公教学者,也不愿接受这种主张,反而大加驳斥。

章旨 1-5b记述以后几年中,耶路撒冷圣城——达味的京城都必遭围攻;5c-8但上主会忽然降临来保卫熙雍。伊撒尔必将看见侵略者亚述的消灭。9-12说明耶路撒冷遭难的主要因素,是首领心神的昏愚盲目。1314由于首领们不肯听从上主的话,百姓对上主的敬礼也只求外表的虚伪仪式,上主不得不对百姓施以惩罚。1516与埃及密谋的愚蠢,依恃埃及人,是不能获得救助的。17-19上主的仁慈毕竟怜悯祂迷路的百姓,使他们目明耳聪,全心爱慕上主。20-21人民乐意听从上主,在世上即可享受真正的和平。22-24上主许给亚巴郎的诺言必将应验,伊撒尔必将兴隆,万国对伊撒尔必将表示臣服。

1祸哉!阿黎耳,阿黎耳,达味驻扎过的城啊!任凭一年复一年,任凭节期的循环,2我必围困阿黎耳,那里将发生呻吟和悲哀,而你于我将如一个阿黎耳!①3我要如达味一样驻兵围攻你,要用军营包围你,建筑堡垒攻击你。②4你将从地里屏息说话,你微弱的言语,将从尘土中透出来。【你的语音,有如巫觋从地里出来,你的言语从尘土中喃喃作响。】③5你那众多的残酷者,将如微细的尘沙,你那众多的暴虐者,将如飞扬的糠屑。

这将发生于瞬息之间,④6万军的上主将偕同雷霆、怒号、巨大的响声、飓风、狂飚和毁灭的火来眷顾熙雍;7那许多攻击阿黎耳的民族,那些围攻她的军营及其堡垒的人们将要如同作梦,如同夜间的异象;8又如饥者梦中得食,及至醒来,肚腹仍然空空;又如渴者梦中得饮,及至醒来,依旧疲惫,心里仍有饮欲。那许多攻击熙雍山的民族,也将如此。⑤

9你们应该惊愕奇异,你们应该眩晕失明;你们沈醉不是由于清酒,你们蹒跚不是因为醇酒;10乃是因为上主将沉睡的神注在你们身上,封闭了你们的眼睛,【即先知们】,蒙上了你们的头颅,【即先见们】。11所有的异象为你们像是固封着的书中的话语:交给识字的人说:请读这书!他将答说:我不能,因为这书是固封着的。12将这书交给一个文盲说:请读这书!他将答说:我是不识字的!⑥

13吾主说:因为这个民族只在口头上亲近我,嘴唇上尊崇我,他们的心却远离了我,他们对我的敬畏,仅是人们所传习的训诫,14所以看哪!我要向这民族再行奇迹,最奥妙的奇迹,使智者丧失自己的智慧,贤者遁匿自己的聪明。⑦

15祸哉!逃避上主而力图掩藏自己计划的人!那些暗中行事的人说:「有谁看见我们?有谁知道我们?」16你们这些颠倒事理的人!怎么把陶匠看做泥土?制造品岂可论制造者说:「祂没有制造我?」陶器岂可论陶工说:「祂不精明?!」⑧

17诚然,再稍过片刻,里巴嫩即将变成菓园,菓园将被人视为树林,18到那日,聋者将听到书上的话,盲人的眼也将从幽味中从黑暗中可以看见。19弱小的人会因上主而增加欢乐,人间的贫乏者将因伊撒尔的圣者而喜悦。

20因为暴虐者已经绝迹,轻蔑者已经灭亡,一切思念邪恶的人,已经铲除:21就是使人在诉讼上失败,在城门口布置罗网陷害裁判官,和用假理由枉屈义人的那些人。⑨

22因此,赎回亚巴郎的天主指着雅各伯的家这样说:雅各伯令后不再惭愧,他的面貌不再失色:23因为他看见了自己的子孙,即我手中的化工,他心里必须称我名为圣,人也将祝颂雅各伯的圣者为圣,并敬畏伊撒尔的天主。24心内迷乱的人将要获得知识,怨尤的人将接受教诲。⑩

注 释

「阿黎耳」一名,含有「天主的狮子(英雄)」的意思。现代的学者认为「阿黎耳」含有「天主的火炉」的意思。摩阿布碑文上亦有这个名称。这无疑是先知用以指示耶路撒冷的。先知用这个名字,大概是因为它有暗示圣城的特征。这城指天主祭坛的火炉或圣所,祭坛上必要宰杀和焚烧牺牲,因此祭坛左右时常可以听到呻吟和悲哀之声。先知说:一年后,耶路撒冷必将成为一个战场,所以为天主将如一个阿黎耳,即谓将是一个因兵焚而成为呻吟悲哀的地方。这预言是先知在公元前七〇二年宣布的。果然,第二年(七〇一年),撒讷黑黎布的大军攻击了耶路撒冷(参阅则4315)。克撒讷博士主张先知在此所暗示的,是拿步高于公元前公元前五八六年攻克耶路撒冷的史事。对于克氏的这种主张,我们不敢赞同,因为「一年复一年」一句与3210节的「稍过年余」一句,意义相同,历代的犹太学者也都这样解释。  本节说明天主要藉亚述的军队攻击耶路撒冷(2821)。「如达味一样」一句,是按希腊通行本校订的,玛索辣经文作「我要在你周围驻兵」关于包围的工事,参阅申2020。达味攻击耶路撒冷的史事,参阅撒下55-10  「你的语音……喃喃作响」,似乎是插入的注脚,参阅撒上2813。先知为描述耶路撒冷破坏的情形,用了两个比喻:一个是形容被压在地下的人,由地里发出屏息说话的声音;一个是形容被杀害的人,他们的声音宛如已脱离肉体的幽魂从地下所发的声音。  当时在人这方面说,是没有获救的希望,但是在天主方面,却是非常容易的。天主即将来临,于瞬息之间,会将耶路撒冷的许多残酷者击碎,使他们化为尘埃及糠屑。  「上主眷顾」一词,圣经中屡次见到。含有「惩治」「拯救」的两个意思。6节含有拯救的意思。天主眷顾耶路撒冷,是愿拯救她,眷顾耶路撒冷的敌人,是惩罚他们。「作梦」的比喻,在7节内是描写对伊撒尔的暴虐者的沦亡,在8节内是写亚述胜利的消失。  9-12节指出首领和百姓精神上的昏愚盲目,原是咎由自取(9):故意违反天主,不肯听从祂诫命的人,天主必不怜恤他,且要离弃他,让他迷于歧途。圣人们说:被天主遗弃在天主惩罚中是最严重的。10节的「先知们」和「先见们」句,为一注脚。关于这段的大意,参阅69-10  心灵上昏愚盲目是久装伪善的结果,口头尊敬和离心离德,便是伊撒尔宗教生活上的堕落。宗教的真意在于人与天主的契合,全心全意崇拜爱慕天主,吾主耶稣曾把先知的话贴切于他同时代的人(玛158)。天主为使选民归顺祂,便应许再显奇迹,使智者贤者丧失他们的智慧和聪明。所谓「奥妙的奇迹」,是指默西亚时代的救恩。圣保禄依照希腊通行本引用了14节的话(格前119)。  犹大国的政治人员不知恳求天主,却暗中与埃及缔结盟约,自以为可保绝对安全,谁知他们遭遇了意外的灾难,无疑地他们是过于骄矜自负,他们好像将泥土(埃及)看成了陶匠(天主),竟敢拒绝天主的管治说:「祂没有制造我们,」「祂不精明」。  忠实的天主在以灾难惩治自己的百姓之后,会给他们带来自己的救恩。在这里先知描写默西亚时代的幸福。这种幸福主要是属于精神的(1922-24),其次也属于物质的(1718)。国家升平,人民安居乐业,原是默西亚时代独有的特征(91-6111-10)。  最后三节是描述默西亚国家的宗教精神,这种宗教精神可以归纳于:「称颂天主的圣名」,「接受天主的教诲」两句话中(322-4)。

第三十章

要义 参阅前章要义。

章旨 犹大与埃及缔盟商谈,无疑地进行得非常顺利,派往埃及的使节,已经起程就道。1-7依撒意亚预言他们的缔盟,不能成功,因为埃及不能履行诺言。8-17先知一再严厉地斥责百姓不知依恃天主,并断言他们徒然求助于埃及。18-26节呼吁上主者,上主必会予以救助和祝福。27-33上主要亲自击溃亚述军队。

1祸灾,悖逆的于民——上主的断语!他们自作主张,不请示于我,他们自订盟约,不依照我的精神,致使罪上加罪。2他们没有请求我口头的许可,便起程下到埃及,想寄托于法郎的保障,想隐匿于埃及的荫庇。3但是法郎的保障将是你们的羞耻,匿于埃及的荫庇,将是一种污辱。4因为他的首领们虽然已在左罕,他的使者们也已到达哈讷斯;5但是他们都要因这于他们毫无裨益的民族而受到羞惭,于他们毫无帮助,亦毫无益处,反而为他们是一种羞耻和污辱。①6他们带着贡物经过南方,残酷苦痛的地域,即壮狮和牝狮咆哮,蝮蛇和火蛇飞行的地域。驴背上驮着他们的财富,骆驼背上驮着他们的宝物,到一个于他们毫无裨益的民族那里去。②7埃及人一无所有,丝毫不能予以援助,因此我称呼她是:「静坐的辣哈布」。③

8你现在去,当他们面前,写在版上,记在书中,作为后世的永久证据:④9这是一个反叛的民族,说谎的子民,拒绝听从上主法律的子民!10他们对先见说:你们不须先见!对先知说:你们无庸预示我们什么真实!倒不如向我们说些花言巧语,预示些虚伪故事!⑤11你们脱离正道吧!避开途径吧!从我们面前排除伊撒尔的圣者吧!12因此,伊撒尔的圣者这样说:「因为你们藐视了这句话,而信任邪妄和谬说,并且予以支持;13所以这个罪恶为你们将如一堵高墙将倾而隆起的裂口,顷刻之间,突然坍塌。14它将要崩裂,如同陶器的被毁,人将它打碎毫不吝惜,甚或找不出一块碎片,能用以从炉中取火,从井里汲水。15因为吾主上主,伊撒尔的圣者这样说:你们的得救,基于归依和安处,你们的力量在于宁静和信赖!然而你们不愿意,⑥16并且说:「不!我们要骑马逃去!」——所以你们必须逃去,「我们要乘骏马疾驰,」—追击你们的自然也要疾驰!⑦17千人要逃避一人的叱咤,万人要逃避五人的叱咤,你们势将孤立,有如山顶上的木标,或山岭上的旌旗:20a吾主将给你们困苦的食物和酸辛的水。⑧

18然而上主仍旧等着向你们施惠,祂依然期待向你们表示怜爱,因为上主是正义的天主,凡仰赖祂的人,是有福的!19【熙雍的百姓,耶路撒冷的居民啊!】你不会再恸哭,祂必怜悯你呼求的声音,祂一听见定要答允你,⑨20b你的教师不再隐逸,你的眼睛必能瞻仰你的教师。21不论你左旋右转,你的耳朵必会听到你教师的声音说:这是道路,你们在这路上走吧!⑩22你必将沾污你木偶所包的银和你神像所包的金,你将丢弃它们如同抛弃月经布一样,并对它们说:去吧!23他必使雨降在你播于地里的种子上,并使你地里的生产,即食粮,丰盈而富饶;那一日你的群畜必将在广阔的草场上牧放;24你耕田的牛和驴驹必吃用木坎或簸箕扬净而拌上盐的芻秣。25惨杀的那日,正当堡楼倾覆的时候,所有的高山峻岭必有溪水,涓涓细流。26月的光华将似太阳的光华,而太阳的光华将增加七倍,有如积累了七天的光华:那一日,正是上主要包扎祂百姓的创口,治疗他们伤痕的时候。

27看哪!上主的圣名,从远方来临,祂怒火如焚,浓烟冲天,祂的口唇满了敌忾,祂的舌头有如吞噬的火焰;28祂的气息如汜滥的河川,淹及人的颈项;祂必用荡灭的筛子筛万民,用马勒拑住百姓的下颌,导之误入岐途。29你们必要讴歌如同欢祝庆期的夜里;内心的愉悦就如吹着箫笛赴上主的山,赴伊撒尔的磐石那样快乐。30上主必使人听见祂尊严的声音,见到祂降临的手臂,是愤怒,是荡灭的火焰,是暴雨,是冰雹。31果然,亚述必因上主的声音而战栗,祂必用刑杖击溃亚述。32上主用惩戒的刑杖加于他们的击挞,是在敲鼓和弹琴的声中实施的。祂将振臂击败他们。33因为托斐特自古即已备妥,是为君王而设的。使它幽深广阔,堆满极多柴火。上主的气息有如一条硫磺的河川,必将它给予以焚毁。

注 释

1-5节一段,先知断言:与埃及缔盟毫无用处,并且是一种违反天主圣意的行为。4节:「他的首领……他的使者」,究竟是指谁、是指法郎的首领和使者呢?还是指希则克雅王的首领和使者呢?学者们意见纷纭。根据科尼黑(Koenig)、登讷斐得(Dennefeld)等人的主张,是指希则克雅的首领和使者。他们已经到达左罕(即塔尼Tanis)和哈讷斯(即赫辣克敖颇里Heracleopolis magna)二城,但是他们辛苦的所得,只有羞耻与污辱。节「这毫无裨益的民族」一句和366节亚述统帅的话颇同,撒尔贡文献内亦有埃及王丕鲁(Piru)是「一位不能救助他人的君王」的记载。  6节第一句普通译作:「有关南地野兽的神谕」,在这里,经文明显地有了脱漏,我们跟从杜木,飞协尔等学者予以订正。「南方」或「讷革布」是指犹大旷野直到埃及边界一带的荒野。先知在异象中,遥视本国的使节,带着贡物经过这危险的地带向法郎呼吁辱及伊撒尔的救援。  本节下半句是跟从龚刻耳、飞协尔等学者而订正者。「辣哈布」一词指示埃及(咏8748910),象征浑沌的怪物(约9132612)。「静座的辣哈布」一句,是说埃及绝不肯起来援助那些依赖她的国家。  「当他们面前」的「他们」是指依撒意亚的子弟。  10节是说百姓要求先知们转变他们强硬和不协和的态度,特别请求依撒意亚不要一味宣讲伊撒尔的圣者和那些严厉的诫条,因为百姓希望先知们讲些合乎他们心理的消息。他们以为与其听些毫无兴趣的真理,毋宁听些谣言新闻。参阅289等节;亞710-16  9-14节先知提出百姓虚伪的国策:缺乏依恃心,企图不正当的行为,和公开拒绝天主的儆戒。15节先知说出选民应有的态度:忠诚依赖天主,等待祂的救助。  犹大人民毕竟依赖了埃及的战车与兵马,但结果却是一场惨败。16节尽属讽刺的言语。17节的「叱咤」二字,许多学者译为「攻击」,其实意义相差无多。「叱咤」二字表示敌人「攻击」时的「吶喊」。  20a是跟从克撒讷移至此处的。一般学者多将此半句删掉。「困苦的食物和酸辛的水」,即谓最残酷的苦痛。参阅列上2227。人在蒙受救恩以前,将体味到没有谁能予以援助,英国有句名言说:「黎明以前,要算是最黑暗的时候。」  上主拯救祂的百姓走出于祂的正义和仁慈:祂是正义的,祂知道亚述人的恶意(105-15);祂是仁慈的,祂一听见祂的百姓的呼声,就不能不怜恤他们。「熙雍的百姓,耶路撒冷的居民啊!」一句,系根据飞协尔等学者而译的。其他学者则译为「因为这百姓将住在熙雍,住在耶路撒冷。」亦有学者将此句删去。  「不论你左旋右转,你的耳朵必会听到你教师的声音说,这是道路,你们要在这路面走吧!」,系按爱提约丕雅译本而修改的,许多近代学者大都译成这样。本节大意是说:在黙西亚时代,上主要亲自教训自己的百姓。  由于上主教训的力量,百姓会抛弃他们自制的木偶,并视这些木偶为污秽的布条。诚然,充军之后,伊民再不犯崇拜偶像的罪恶了。  由于百姓抛弃偶像,惟独崇拜天主,天主便赐予他们各种祝福。(参阅申281-24)。  「惨杀的那日,正当堡楼倾覆的时候」一句,暗示尼尼微京城的倾覆,先知好像说,选民的敌人的势力当时必要消灭,天主将丰厚地祝福自己的百姓。这些祝福(26节)是以「默示录体」写成的。伪经厄诺客书7237733也摹仿了我们这位先知的体裁(参阅先知书总论6:论默示录体。)  27-33一段记述上主的来临。「关于上主的来临」的记载,旧约中是常见的(民545,咏187503-633)。天主这次来临是为打击亚述帝国。先知描写天主这次的来临,宛如一次严酷的公审判,而亚述又是这次天主来临(审判)的第一个目标。其他国家也将遭受天主义怒的谴责。「上主的圣名」与「上主的荣耀」(咏10222)意义相同,意谓:天主鉴临的有形表现(Visibilis manifestatio Dei praesentatio)。无疑地,先知将他写成一位不可抗拒的君王,用筛子筛万民的主宰,又如一个驯养者。28节的经文恐有脱漏,但大体上说,所保存的意义还算完整。「导之误入歧途」一句,意谓引导那些不驯服的民族走往刑场,听候审讯。  「你们」是指蒙受救恩的伊民,由于敌人的毁灭,应当欢乐歌咏,如同庆祝逾越节或帐棚节夜间的欢乐一样。  先知最后提出首先被打击的国家,是亚述帝国,她曾是执于上主手中用以惩治伊撒尔的棍杖(105),现在却被上主自己的棍杖所击毁了。  本节颇为费解,经文亦含混不明,大意是说;当上主以刑杖打击祂的敌人时,选民必将极度欢乐。  托斐特位于耶路撒冷以南。一般的译文作「本希农山谷」。托斐特即是这山谷中的火坑,人多在这里焚烧废物和尸首,有时也焚烧活人,以祭祀摩肋客邪神,因此托斐特便成了地狱的象征。先知好像说,天主已在托斐特预备好焚烧亚述王的地方。(参阅列下2310。)

第三十一章

要义 见第二十八章要义。

章旨 311328:这篇训言的大意与前章颇同。1-3能拯救伊民的,不是埃及,而是上主自己。45上主必将保卫熙雍。6-9只要选民抛弃偶像,天主必会使亚述毁灭。321-8天主不但保护自己的百姓,使敌人毁灭,而且要革新百姓的心神,使他们守持正义,与上主相结合。

1祸哉!那些下到埃及求救,依靠战马,信赖他们战车的众多,依恃他们铁骑的骁勇,而不仰望伊撒尔的圣者,也不求问上主的人!2还是上主有明智,祂必降下灾祸,祂决不收回自己的言语;祂必要奋起进侵恶人的家,和突击同恶相助的人。①3埃及人是人并不是天主,他们的战马是血肉并不是神;上主一伸手,相助的人必将倒仆,受助的人必要颠覆:二者必同归于尽。②

4因为上主曾这样对我说:犹如壮狮或幼狮为捕食而怒吼,即使召集众多的牧人攻击牠,牠却不因他们的叫嚣而畏惧,不因他们的喧呼而惊慌;同样,万军的上主必要降临,为熙雍山和她的丘岭作战。③5有如羣鸟之翼护,万军的上主也这样扞卫耶路撒冷,保护拯救她,越过而保存她。④

6伊撒尔子民啊,再归到你们所远离的上主那里吧!⑤7因为到那一日,人人必要弃掷他们的银偶像和金偶像,就是你们为犯罪亲手所制造的。⑥8亚述必将倾覆于非人的刀下,非人的刀必将吞噬她;她必要由刀下逃走,她的少年必要成为奴隶。⑦9她的磐石由于震惊必将逃避,她的王侯由于恐慌必将放弃军旗:这是在熙雍有火,在耶路撒冷有炉的上主的判语。⑧

注 释

依撒意亚不拘如何反对犹大与埃及缔盟,犹大民族始终未有听从先知的警告,结果与埃及结了盟。犹大一向缺乏骑兵,同时知道亚述大军是以骑兵和战车为主力的,以为与埃及缔盟,骑兵和战车问题便可获得解决。但是他们对天主却没有依恃心,更没有征得天主的同意,因此先知预言他们将遭遇灾祸。他们自以为明智,竟置天主于不顾。比他们更明智的伊撒尔的圣者,将向「恶人的家」即犹大国民和「同恶相助的人」即埃及人,施以严厉的惩治。  先知在本节以一种对峙的语法,指陈了他所具有的历史观念,在目前的危急中,他神目中看出谁是胜利者谁是战败者,在世上的国家冲突以外,他又能看见强有力的「神」的作为。如此,先知在这里是以「神」为上主道德上的目的,并且肯定这个道德上的目的,毕竟要制胜任何暴力。神是万物的生养者,发自天主内的力量。有如天主的永远存在,照样他的力量(神)永远不会消灭,相反地,人和马是属血肉的,无常的,有死亡的。  惟有上主能保卫祂的百姓。为解释这端道理,先知引用了两个比喻:一个是壮狮的比喻,一个是飞鸟振翼护雏的比喻。狮子在捕食时,一无所怕,任何人不能由狮子的口里夺回猎物。如果上主有意保护伊撒尔,任何国家不能惊扰他们。「为熙雍山和她的丘岭作战」一句,意谓天主保卫熙雍。但有些学者译作:「对熙雍……」,即谓上主将攻击熙雍。不过这种译法,与这篇训言和上下文不相吻合,故今译作:「为熙雍……而作战。」  上主不但像一个勇士保卫耶路撒冷,而且还像一只振翼而飞的母鸟,以她的翅翼庇护和拯救耶路撒冷(申3211914)。「越过而保存她」此句暗示出12133327。在那里有这样的记载说:「我击杀埃及的时候,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而不予以杀害。有如昔日上主越过伊撒尔,不加杀害,现在上主也越过(宽恕)选民,不加攻击。  但是,如果伊撒尔不肯归顺上主,上主是绝不会宽恕他们的,因此「归顺上主」便是获得宽恕的条件。先知在这里又提出选民叛离上主,崇拜邪神的罪行(1章;25-11等)。  「到那一日」,指「审判之日」或「上主的日子」。那时人将承认偶像的无用,必将之抛弃,而归依上主。  亚述的败亡不是由于敌对力量的斗争,而是出于上主的力量,假使没有上主的力量,埃及和抵抗亚述的盟国,绝对不会成功。这预言的征验,始于撒讷黑黎布侵略犹大之年(公元前七〇一),而终于尼尼微陷落之年(六〇六)。「成为奴隶」,一译「充作苦役」。  本节经文残缺,上半句尤甚,今根据克撒讷博士予以订正。大意是说,亚述的帝王---磐石和王侯将震惊散亡。以「磐石」指异国的帝王,圣经上仅这里有过一次,圣经上所提及的「磐石」,都是指上主而言。因此有些学者推测本节的「磐石」二字,是指亚述帝国的神祇。下半句的大意是,住在熙雍的上主,对攻击圣京的敌兵,是一团吞灭的火。上主曾这样说过:敌人必将灭亡。

第三十二章

要义 见第二十八章要义。

章旨 1-8节见前章章旨。9-20最末的一篇教训:9-11先知对安逸无忧的妇女们所发的警告。12-14记述亚述大军的蹂躏和劫掠。15-20灾难之后,天主使选民享受了一个时期的安宁和兴隆。

1看哪!一个君王将秉持正义为王,王侯将凭籍公平行政。2各个执政者将如避风的处所,如避雨的遮盖,如荒漠溪流的水,如旱干地上的巨石的荫影。3见者的眼睛不再蒙眬:闻者的耳朵必将聪敏。①4愚纯者的心将会体味智识,口吃者的舌头将会畅于言谈。5愚鲁的人不会再称为贵人,奸险的人不会再说是大量的人。②6因为愚鲁的人出言愚昧,心怀邪僻,而肆意作恶,发表谬论干黩上主,使饥者枵腹,使渴者绝饮。7奸险者的手段是毒辣的,他筹划犯罪,用狂言诋毁卑微的人,曲解穷人诉讼时的正义。8但是贵人策划高明,由于高明,他必将成功。

9你们图安逸的妇女们起来,谛听我的声音吧!你们无忧的女子们,倾听我的言语吧!10稍过年余,你们无忧的女子必受惊扰,因为葡萄没有收获,谷粒一无收成。11图安逸的妇女们!你们必将颤抖,无忧的女子们!你们必受惊扰,脱下衣服,赤身露体,腰间缠上麻布。③

12为了肥沃的田畴,为了结实的葡萄园,你们必将搥击胸膛。④13为了我百姓的地域内将生出荆棘和蒺藜,为了所有娱乐的家园,即欢欣的城市,也是如此。14因为宫阙即将荒凉,城市的喧扰必将消逝;曷费耳和巴罕将永远成为贫瘠之地,成为野驴喜乐的地带,成为羊群的牧场。⑤

15及至神自上倾注在我们身上,荒野将变成肥田,肥田必将称为丛林;16公平必将居于荒野,正义必将住在肥田。17正义的功效是和平,公平的硕果是永远的宁静和安全。⑥18我的百姓将住安谧的寓所,安全的宅第,清静憩息之所。19但是必先降下冰雹摧毁丛林,京城必先荡平。⑦20你们播种于多水之滨,使牛与驴的蹄子任意践踏的人,是有福的!⑧

注 释

上主于惩治亚述之后(314-9),将重建自己的国度,就是使达味的王权稳立于新的熙雍之上(2423256261-6)。这里要注意的是,根据依撒意亚的神学,选民和蒙救者的君王,惟有上主自己,或上主的受傅者默西亚。达味的后裔,在我们这位先知的心目中,仅是上主的仆人或一个管理家务的人,他应当善尽自己的职务,即奉行天主的法律,但他却不是人民神乐和平的源泉。依撒意亚和其他先知的职务之一,是劝戒达味的后裔谨守法律。默西亚时代,君王和祂的王侯必将秉公执政。里辣诺(Lyranus)和其他学者都主张先知在12两节所暗示的,是希则克雅王,而现代的治经学者,大半主张先知在此仅描述默西亚时代所呈显的安宁和正义。「见者的眼睛」即谓先知的神眼在观看异象时,不再朦胧(291018),百姓们听他们所宣讲的,也都能听得明白。  先知在345三节内怨恨当时社会的种种黑暗,然而在这里竭力描述默西亚时代社会上的正义和公平。  先知在这里如同在316以下等节一样,劝勉妇女们改邪归正,并预言她们一年之后,将遭受天主的惩罚,勉励她们克己行善。  本节是根据贡达门(Condamin)、米诺基(Minocchi)、玛尔提(Marti)等学者而略加修正的。其他学者则译为:「为了肥沃的田畴,为了结实的葡萄园,妳们(妇女)必将槌击妳们的乳房。」罪恶使大地遭受了天主的咒骂,因此它所产生的只有荆棘与蒺藜(13节)。按先知的道理,女人也应当负起天主这降罚的责任。  宫殿和京都由于君主和贵族的罪恶,将变成荒芜。「巴罕」为一守望台的名号,离宫殿不远,曷费耳即位于圣殿西南方的山岭,上面建有皇宫贵族的楼阁(厄下3261121编下2733314)。  荒凉的景象绝不是永久的,因为将有「神」自上倾注在人民身上,使人心和大地获得复苏的机会。因为土地生产甚丰和人人都能守持正义,所以人们中间,呈显着和平、安全和宁静的气氛(18节)。  本节恐为一竄入的注文,或至少是不在原来的位置,或应解作:如果我们不先经过天主义怒的涤除,这些幸福是不会赐予我们的,这自上而来的「神」也不会倾注在我们身上。本节即按第三种见解而译出的。「冰雹」按依撒意亚是天主审判的象征(28273030)。  本节为18节的连续,先知在这里说明在默西亚时代,牲畜彷佛非常聪明,即便在田地中,亦不会损害禾苗。总之,是恢复地上乐园的说明。但也有些学者认为本节是说:默西亚时代,由于土壤生产的丰厚,农夫会让大的牲畜(如牛驴等)散在田地里,随意囓食谷禾。

第三十三章

要义 关于本章,近几年来,不少的考证家一致否认是依撒意亚的作品,而主张本章是写于大亚历山大帝王,或玛加伯时代。龚刻耳则认为本章是先知礼仪经文的节录(Pericopa liturgiae propheticae)。如果按龚氏的见解,那末这种文体应产生于充军之后,因而他毫无疑义地主张本章是晚年的产物。现代的学者(公教学者也包括在内),大都追随他的主张。但是我们认为他们的论据不太充足,因为他们的论据皆属于主观的,他们最大的根据,是认为本章的文气不适合于依撒意亚。但是色林(Sellin)和科尼黑(Koenig)等学者却说:本章内不论是文体或内容,没有不适合依意亚的地方。因此我们认为最切实而又合乎科学精神的,是将本章的预言归于依撒意亚。这篇神谕是宣布于公元前起七〇一年,即撒讷黑黎布失信而进攻耶路撒冷之年。78两节似乎是指出这预言的由来。按列下1813-16记载:当撒讷黑黎布占领犹大一切坚城之后,希则克雅便派遣使者到拉基市与亚述王举行谈判,应许给亚述缴纳重金,而亚述王应允不进侵耶路撒冷。但为时不久,亚述王竟然背约而派遣三位高级官员要求希则克雅无条件投降;犹大王希则克雅予以拒绝,撒讷黑黎布遂遣大军围攻耶路撒冷,在此急难将临之际,先知奋然兴起,鼓励百姓抵抗侵略,并奉上主的名应许上主必定前来辅助。

章旨 1-12节预言侵害伊撒尔者必将遭受侵害和劫掠。13-16节恶人将遭受惊扰,善人惟上主是赖。17-24节耶路撒冷必获解救,上主将在熙雍为王。

1祸哉!你这不受侵害而侵害人,不受劫掠而劫掠人的人!当你侵害完了,你将遭受别人的侵害,当你劫掠完了,你将遭受别人的劫掠。2上主啊!怜恤我们吧!我们仰望祢,每日清晨作我们的臂膊,窘迫时作我们的救援!①3叫嚣的声音一发,民众遂即逃遁;祢一奋起,万民便都溃散。4收集掠物的人有如拾取蝗虫,人们急奔走,有如蝗虫的疾跳。②5上主原是崇高的,因为祂居于高处,祂以正义和公平充盈了熙雍。6忠实和安全的救助,将是你时代的力量;智慧、明达和敬畏上主将是你的宝藏。③7看哪!阿黎耳人在外叫号,和平使者悲痛啼哭。8街道已经荒废,行旅已经绝迹,他撕裂了盟约,藐视了证人,未曾顾虑到任何人。9地域凄惨颓废,里巴嫩惭赧憔悴,霞龙变成荒野,巴商和加尔默尔的树叶调落。④10上主说:现在我要起立,现在我要奋发,现在我要升高!11你们必将孕育枯草,生产残枝;你们的气息有如火焰,必将焚尽你们!12百姓将如焚烧的石灰,又如芟刈而毁于火中的荆棘。

13远方的人应该谛听我的作为,近地的人应该认清我的能力!⑤14熙雍的罪人为之震惊,伪善之徒为战慄所扰。我们中间谁能与吞噬的火同居?我们中间谁能与不灭的烈焰共处?⑥15行走正道,出言真诚的,鄙视悖入的利息的,摇手不受贿赂的,充耳不闻流血阴谋的,闭眼不看邪恶的,16必将居于高位,他的保障将如磐石的堡垒;他的食物供应不缺,他的水必能无虑。⑦

17你必要瞩目瞻仰具有华美的君王,且遥望幅员广阔的地带!⑧18你的心要追忆已往的恐怖,会计人员在那里?权衡的人在那?记数城堡的人又在那里?⑨19你再见不到那野蛮的民族,言语深邃而难以领悟的民族,说话口吃而不易喻的民族。20你将观看熙雍,我们集会的城邑;你的眼将见到耶路撒冷,安全的寓所,不动摇的帐幕:她的木椿永远不能拔出,她所有的绳索也不能拉断。21在那里为我们将有上主的小河代替巨川,没有舟往来其间,也没有游艇划过。⑩22因为上主是我们的判官,上主是我们的立法者,上主是我们的君王,祂必要拯救我们。23你的绳缆松驰了,它们没有稳固桅杆的力量,也没有扯船帆的力量;那时,将要分开所攫取的许多战利品,跛者也要分取获物。24居民再不说:「我患病!」住在那里的人必将获得罪赦。

注 释

经文中有两处是根据拉、叙、塔尔古木三译本而略加修订的。1节是先知预言亚述帝国即将遭受毁灭。2节先知以一种热烈的情绪和雅致的文字呼吁上主的救援。  昔日上主屡次奋起救助祂的百姓,祂现在必然再度兴起,挫败敌军,聚集伊撒尔人,使他们如同蝗虫吃掉禾苗一样劫掠敌兵,如同蝗虫疾走觅食一样,突破敌军的防御。  6节含混不明,今按飞协尔、克撒讷等学者加以修改。先知毫不疑惑上主将要拯救选民,因为上主是高高在上的纯神;祂又赐予了熙雍各种超自然的,而不能消灭的神恩,所以先知在第6节彷佛安慰熙雍说:「熙雍啊!你应当欢乐!天主既然决定将赐给你各种神恩,你还有什么畏惧的事情!忠实和安全的救助将是你艰难时的力量。智慧、明达和敬畏,将是你的宝藏,天主对你将要恩上加恩。」  7节的「阿黎耳人」一词,是根据291,按贡达门、飞协尔等学者加以修改的,有的人译作「勇士们」或「天主的狮子。」8节的「证人」,原文作:「城邑」,今改。先知突然又回到第一节的描述,继续写出本国的遭遇。侵略者不但继续侵略,即他们不攻击耶京的诺言也置于脑袋后了。使者还没有进城,而敌人已开始攻城了。使者对于这种背信的行为,无不悲痛。视为自然界最美丽最丰饶的标徵的,要算里巴嫩、霞龙、巴商和加尔默耳几个地方了,但是由于耶路撒冷变成废墟,这些美丽的地方,现在也显得憔悴枯稿了。  上主垂听了选民的祈祷,祂就要来拯救他们,敌人毁灭伊撒尔的阴谋,必成画饼。企图(孕育)和成功(生产),必将一无所获,敌人将被焚烧在他们自己燃起的火中。11节下半句,克撒讷译作:「我的气息有如火焰,必将吞灭他们。」上主救熙雍于亚述手中的伟业,为异族和伊撒尔都是祂伟大的最好证明(编下3223)。  上主不但对骄矜的亚述人施以惩罚,祂也要谴责犯罪的伊撒尔人——伪善之徒,所以他们害怕着说:「我们中间谁能与吞噬的火同居……与不灭的烈焰共处?」上主有如熙雍山上的烈火,将罪恶和罪人一并吞尽(申42493)。伪善之徒岂敢在熙雍久住?(参见3033)。  1516两节是先知给「伪善之徒」的答复,语气与咏152243-5颇相似。  新熙雍的庶民既然都能弃恶迁善,行事公道;上主必使他们安居乐业,饮食一无所缺,并且将祂应许给他们的君王——默西亚赐给他们。这位未来的默西亚是华美的(咏452),祂的领土广阔无边(米54910728)。  在善良君王统治之下,人们对于过去所遭受的惊扰和横暴,仅是一种回忆而已。「会计人员」大概是指那些税吏们,「权衡的人」即指那些衡量贡物的人。「记数城堡的人」,究竟指什么人,不敢确定。不少学者将原文的「城堡」译作「宝物」。译作「城堡」的学者,推测「城堡」一词是指城市地区。税吏按区收税,在收税前,必须记数所有的城堡。这些压迫百姓,恐吓百姓的官吏,现在都消失了,是天主惩罚了他们,救出了善良的百姓。圣保禄曾说:当时信仰耶稣的,几乎都是平民,而有识之士由于骄矜自恃,没有蒙受主恩,因此将这些话运用在智者身上(格前120格后104)。  人民所住的熙雍,是一座永远坚定的城市。在熙雍,上主的小河,缓流的熹罗亚水,将代替巨川,如尼罗河及幼发拉的河。参阅86475418148464。本节是根据杜木而译的。  23节有所移动,飞协尔将上半节移至21节以后,将下半节置于22节之末。其他学者大都认23节为一注解。这种意见更较切实。飞协尔的译文是这样:「23a它的绳缆松拖了,它们没有能力稳固桅杆,也没有能力扯起船帆。22上主却是我们的判官,上主是我们的立法者,上主是我们的君王,祂必要拯救我们。23b随后盲者将分受许多掠物,跛者要获得战利品;24那时没有一个居民再说:我患病了,住在那里的人必获得罪赦。」根据飞氏的这种修订,经文的大意是:惟有上主在熙雍为王,虽然先前连最可怜的人,如盲者跛者都得不到养生的食物,而现在连患病的人也没有一个。疾病是由罪恶而来的。居民在上主引导下,既能履行正道(15节),罪人便随之敛迹,而以前的罪人亦获得了赦免,熙雍的居民也成了圣民。参阅出2325103392

第三十四章

要义 3435两章被一些学者称为「依撒意亚的小默示录」,犹如称24-27章为「依撒意亚的大默示录」一样。这为依撒意亚的小默示录,是描述列国所受的严重惩治(审判)和伊撒尔充军后所将获得的最大光荣。一如24-27章作为「有关外邦神谕」的结论;照样3435两章成为「有关惩治亚述神谕」(28-33章)的结论。这篇「小默示录」与13-1424-27各章一样,发生了有关著作时代的问题。因为批评家认为这两章,一如131424-27各章,是充军时代或充军以后的作品。他们有两个最大的理由:

一、两章的许多辞句,是由耶肋米亚、厄则克耳、索福尼亚和依撒意亚外集(40-66章)内所节录来的。

二、先知在这两章里面,极力斥责厄东人,因为他们在伊撒尔充军时代和充军以后,屡次谋害过伊撒尔。实际上,厄东人在拿步高侵略犹大和犹大被掳至巴比伦,甚或到玛加伯时代,始终没有停止侵犯犹大或占领犹大的土地。

虽然这样,我们仍然认为这两章是依撒意亚的作品,理由是:

一、犹如天主使依撒意亚预告知道祂的百姓将充军至巴比伦的事,使先知写出这些景象,给百姓以一种慰籍,照样天主也使先知看见厄东人将来如何污辱犹大人和侵占犹大,使他写出这些有关厄东的神谕。参见引言二章二节。

二、这两章的文气虽与40-66章一段,和旧约的其他书籍有相似的地方,但是不能断定谁是摹仿者,是依撒意亚摹仿了他们?还是他们摹仿了依撒意亚?既然我们认为3435两章是依撒意亚的手笔,即使文气与40-66各章相似,我们也毫不惊奇。

三、最后又可假定,有关厄东的神谕(345-17)原是为列国而写的,(充军)以后,稍加修改特别指示了厄东。这虽不能予以证明,但是极为可能。假使这些有关厄东的神谕,是这样产生的话,便没有充足的理由迫使我们否认依撒意亚是这神谕的作者了。

章旨 3435两章是属于一个神谕,包括两个有关末世的预言:一是描述世界,尤其是厄东所受的审判;一是陈述人类,尤其是伊撒尔的救赎。1-4节严重审判的宣布。5-17节警告厄东,并预言厄东将变为以荒野。35章记载伊撒尔的复兴,是一篇有关默西亚时代的最美丽的记述:自然界将变成怡园一样的美丽。

1万民啊!你们前来聆听!列邦啊!你们侧耳静听!大地与充溢其间的一切,世界与其所有的产物,都要谛听!2因为上主向万民发了怒,对他们的一切军队表示愤恨,祂注定了他们的劫数,命定了他们遭遇杀鏖。3他们的被杀者必被抛,他们尸体的腥臭浮浮上腾,他们的血溶化了诸山。4天上的万象必将解体,诸天要如卷轴般卷起,它们的万象必将损坠,有如葡萄叶的凋零,又如无花果树叶的萎谢。①

5我的刀要痛饮于天,看哪!它将落在厄东,落在我所毁灭的百姓身上,实施惩罚。6上主的刀剑染满了血,渍满了脂油,就是羔羊和牡山羊的血,并公羊肾脏的脂油:因为上主在波责辣举行了祭祀,在厄东地方大施屠杀。7野性的水牛与棉羊必同堕死,牛犊与公牛必同跌斃,他们的地区侵满了血,他们的地面渍染了脂油。②8因为这是上主复仇的日子,是为熙雍争辩而报复的一年。③9她的河水将发成沥青,她的土壤将变成硫黄:大地成为燃灼的沥青,10昼夜燃烧不熄,它的浓烟永久上升,世世代代成为荒野,永远无人经过此地。④11鹈鹕和刺蝟据守其地,鸮鸱和乌鸦栖於其间;上主将以破坏性的绳墨,和毁灭性的权衡测量那地。12他们的显贵中间没有一个能够建国,她所有的王侯都归于乌有。13她的宫阙,将生长荆棘,她的堡垒将繁生蒺藜和蓟草,她将成为豺狼的洞穴,鸵鸟的苑囿。14野猫将与豺狼相会,野羊将呼叫牠的同类;夜间的魑魅将在那里休憩,找寻自已安息的处所。15箭头蛇将在那里筑穴,下卵,伏卵,孵化它们。鸷鸟群集其间,雌雄相配。⑤16索取上主的书而阅读一下,这种情形一种也不会缺少,【没有一个没有自已的配偶】,因为上主的口已经命定,祂的神将会集合它们。⑥17上主亲自要为它们抽签,祂的手用绳索为它们分开这地;它们永久占有这地,世世代代住在这地上。⑦

注 释

上主藉先知的口召集万民前来听祂的审判(4114816573)。上主已注定万邦将要毁灭(苏611)。「他们的万象必将陨坠」,彼刻耳(Bickell)译作:「他们的山岭必将陨坠」。   我们在本章要义 里面曾说,这些预言可能在充军后,经过一番修改而贴合在厄东民族身上的。克撒讷博士在5-7节的译文中,似乎尚保留着这种修改的痕迹。克氏认为:「它将落在厄东」(5节)一句原作:「它将落在人身上」。按「厄东」和「人」的希伯来文颇相似,容易相混。克氏又认为6节的下半节「因为上主……施行了大屠杀」,是充军以后补上去的。「我的刀痛饮于天」一句,意谓由于我在天上对厄东的罪恶大发愤怒,我决定用刀消灭他们,犹之乎用刀消灭祭祀的牺牲一样。「波责辣」(6313633112491322)是厄东的京都,或即后人所称的「培特辣」(Petra),或即现在的厄耳步色依辣(El Buseira),位于死海南方。先知在7节将厄东人比作祭祀的牺牲。  熙雍从达味时起(撒下813-14),无时不受厄东人的侵害,但现在上主将作熙雍的干卫,替熙雍复仇雪恨。  厄东地的毁灭将如同索多玛、哈摩辣两城的毁灭。沟渠的水将变成液体的沥青,土壤变成硫磺,因而大地成了一片永不熄灭的火海,断绝了人烟(创19章;耶4918)。  11-15节载有许多野兽和猛禽的名字,有些名字不能确定是属何种野兽或猛禽。这里不过仅拟出几个自觉适当的名字而已。12节经文欠妥,有的译作:「在那里再没有高尚的王权,她所有的王侯已不复见。」在一个遍地沥青和硫磺的厄东地,自然不能再有动物和禽乌群集其间,但是先知是一位诗人,不是一位科学家,所以在他描写厄东荒芜的诗里写了两个比喻:一是索多玛、哈摩辣两城被烧的比喻,一是野兽猛禽栖身荒野的比喻。「破坏性……毁灭性」二词在原文上,与创世纪12的「混沌空虚」二词同,好像说天主使厄东地再恢复原始混沌空虚的状态。作者在12节既提及显贵与王侯,13节自然地提到宫阙和堡垒,这些地方都要变成野草的生长地和野兽的栖息所。「夜间的魑魅」(14节)原文作:「里里特」(Lilith)。圣经内仅在此处提过一次。塔耳慕得传记屡次形容它为一属于女性的吸血鬼,恐吓杀害婴儿的妖怪,巴比伦神话称它是害人的女夜叉。  本节虽含混不明,但在本章是极堪注意的一节。「上主的书」,即先知的预言集。先知知道他所言所著的,都是天主的话,所以他很严正地说:「这些情形一种也不会缺少。」  上主以抽签的方式,将厄东划分给这些禽兽和怪物,永久做牠们的领域。

第三十五章

要义和章旨 见前章

1荒野和不毛之地应该欢乐,沙漠必须欣喜,有如水仙花的怒放,2这花必须盛开,必须高兴,欢祝乐庆,因为它将获得里巴嫩的光华,加尔默耳和霞龙的美丽,他们将见到上主的荣耀,我们天主的光辉。①3你们应加强痿弱的手,坚固颤动的膝,4告诉心怯的人说:应该奋勇,无须畏惧!看哪,你们的天主要来复仇,实施报复的天主,祂必要亲自来拯救你们!②5那时瞽者的眼睛将要复明,聋子的耳朵也要获聪。6跛躃的人必能踊跃,有如牝鹿,结舌的人也能欢呼:因为旷野里流出大水,沙漠中涌出江河。③7白热的沙地将变为池沼,炕旱的地带将变为水源,豺狼栖止的洞穴将生出青草、芦苇和菖蒲。8那里将有一条大路,被称为圣路,不洁的人不得通行:这原是祂百姓走的路,即便质仆的人行走,也不会迷路。④9那里没有狮子,其他的猛兽也不来这路上,路上找不到一个野兽,独有被救的人在那路上行走。10上主所解救的人必要归来,快乐地来到熙雍,愉快永久地罩在他们头上,他们将享尽快乐和欢喜,忧戚和痛苦必将远避。⑤

注 释

万民,尤其是代表天主敌人的厄东,将要遭受惩罚;相反的,伊撒尔必将听到解救的喜讯(3028)。「荒野,不毛之地,沙漠」,不是指伊撒尔人民从巴比伦归国时所经过的旷野,而是指巴力斯坦地。巴力斯坦最美丽最丰饶的地方,要算是里巴嫩、加尔默耳和霞龙三地(339),现在巴力斯坦全地将成为华美繁茂之地,如同那三个地方一样。「他们」二字指伊撒尔人。「上主的荣耀」即谓「天主德能的显露」。天主将根据自己所应许的话,解救自己的百姓。这种解救的履行,就是天主仁慈和德能的显示(405)。  1-2两节是向巴力斯坦地所宣布的喜讯,3-4两节是向心怯的人民所发的佳音(约434)。上主要亲自来拯救选民,一如昔日亲自领他们出离了埃及(409)。  使病人痊愈是默西亚时代的特征。吾主耶稣曾援引这句话证明自己就是默西亚(玛11572122)。这些身体的痊愈,表示灵魂的康复。参阅29183234。按仆洛克市的意见,从6节的下半句至9节,是先知描写沙漠逐渐好转的过程(43192048214910)。  本节经文已被点竄,今略加修改,大意是说:上主将重新在熙雍为王,在巴力斯坦境内将有一条通往圣殿的大路,由于只限圣洁的人行走,这条大路便成为圣路。以前质仆的人容易迷路——远离天主而敬拜邪神,但是现在所有的人都能看见上主的荣耀(2节),再没有谁会误入歧途。  被解救了的人都要从这条十足安全的路上回来(50106212634),他们显露着不可言喻的快乐,回到熙雍山,即上主的居所。


上一篇: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默示录
下一篇: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的历史的附录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