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圣咏集总论
圣咏集总论
浏览次数:215 更新时间:2023-2-26
 
 


圣咏的名称

圣咏集,犹太人称为赞美歌(Thchillim),然而在集中第七十二篇的本节内,又称为祈祷或祝祷(Thephilloth)。这两个名称,同时也正阐明了圣咏集的内容,因为照圣热罗尼莫所言,全集内容不外感谢、赞颂和祈祷。希腊译者译为Psalmos,其字面意义,不外指一种弦琴,后来圣教会却用它来专指圣咏集。

圣咏按原文有几个不同的名称:(1)普通常见的就是Mizmor(即歌曲),是伴随丝弦歌咏的,书中有此名称者计五十七篇,(参看第三篇)。(2)诗中有Mizmor shir者计六篇。(3)有Shir mizmor者计四篇;这种歌曲,在歌咏时,乐器的伴奏可有可无,或时而歌咏,时而弹奏,(参看第五十六篇)。(4)有Shir ammahaloth者计十五篇(即升阶歌),恐即指朝圣者前往耶路撒冷,登上十五级石阶时所唱的歌,(参看第一百二十篇至一百三十四篇)。(5)有Maskil者计十三篇,即「训诲歌」,或「道德歌」,(参看第三十二篇)。(6)有Miktam者计六篇,按希腊与拉丁通行本译作「碑文」,原文作「金诗」;诗之贵者谓之金诗,(参看第十六篇)。(7)有Shigahion者一首,(参看第七篇)其意义已不详,或为诗体的一种,或即所谓「热诚之歌」。(8)有Thephillah者计五篇,乃赞颂的诗歌,亦即祝祷,(参看第九十篇)。(9)有Thehillah者一篇,即「歌颂赞美歌」。总之,圣咏集全书尽属抒情诗、训诲歌与祈祷词,皆富有真切的情绪,在世界文坛上实为抒情的巨作。

圣咏的位置与篇数

圣咏集在现在的希伯来圣经中,居第三部「杂集」(Hagiographa)之首位;希腊本:是在厄斯德拉下篇之后,箴言之前;拉丁通行本:是在约伯传之后。

圣咏的篇数,原文、希腊与拉丁通行本皆为一百五十篇。有些希腊译本则多一篇,历来的学者都以为伪作。关于圣咏篇目的次第,拉丁希腊通行本同;然与原文比较,则稍有出入,今列表如下,以示异同。

原文


希腊与拉丁译本

1 -

9 - 10

11 - 113

114 - 115

1161-9

11610-19

117 - 146

1471-11

14712-20

148 - 150

=

=

=

=

=

=

=

=

=

=

  1 - 8

  9 - 10

 10 - 112

113

114

115

116 - 145

146

147

148 - 150

由上表可以知道,前八篇和最后三篇,三本皆同。由第十一篇起,至第一百十三篇止,原文篇目与拉丁希腊二通行本,有一篇才差别;本书每篇篇目下,括弧内的数字,即拉丁通行本的篇目数字。尚有多篇圣咏,按其性质应分作两篇,而今却合为一篇者,如192740144诸篇;又有按其性质应为一篇,而今却分为两篇者,如4243篇。如愿知道详细,请参看以上各篇的引言和注释。按达尔母特集传中的安息日篇(Tractatus Sabb. c16.)第十六章内说:圣咏共计一百四十七篇。

圣咏的分法与次第

圣咏集在有希腊译本以前,已经分为五卷:这种分法大概是仿效梅瑟五书分的。前四卷于每卷之末,皆加「光荣颂」(Doxologia.)末卷无「光荣颂」,其原因是第一百五十篇整篇为赞美诗,故不须另加特殊的赞词。自第一篇至第四十一篇为第一卷,自第四十二篇至第七十二篇为第二卷,自第七十三篇至第八十九篇为第三卷,自第九十篇至第一百零六篇为第四卷,自第一百零七篇至第一百五十篇为第五卷。

现在再论每卷内所用天主不同的名号。卷一:称天主为「雅威」,意即上主,共计二百七十二次,称「厄罗音」,意即天主,共计十五次。卷二:称天主为「厄罗因」,计有一百六十四次,称「雅威」计有三十次。卷三:称天主为「厄罗音」,计有四十三次,称「雅威」计有四十四次。卷四:皆用「雅威」。卷五:用「雅威」名号计二百三十六次,用「厄罗音」仅七次。关于天主的名称的不同和遗漏,可注意下面三个原因:第一圣咏不是一人的著作;第二圣咏是搜集亦非一人的功绩,又非一时代的经营;第三圣咏集的编者有时为了礼仪上的应用,将天主的名号,加以更改(参阅咏14534014-1870;)有时或补加几句,如上面所说的「光荣颂」;有时为了结束礼仪,加上一句作为尾词,(如咏392522271428929116836125512981243);有时将两首并为一首,如第一零八篇(参阅5760);或有时节录其他诗篇的句子,而自成一篇,(参阅144183-54885396102121810104321815174636231851)。

如果圣咏集是于同一时代搜集的话,那末卷二之后,不应再有达味的圣咏出现,因为卷二末尾载有:「依霞依之子达味的祈祷终」;其实呢,卷二以后仍有达味的诗,如:86103108109110122131133138139140141142143144145等十六篇的题名,皆明言是达味的圣咏。

前三卷由标题可以知道诗篇的作者和应用的乐调;后二卷的圣咏,多无题名,且不注明应用何种乐调。卷一似乎全是个人私用的祷词;二三两卷,似乎是国家应用的诗歌;卷四卷五,则多为礼仪上应用的颂词。

许多圣师(如多玛斯),将圣咏集别为三卷,每卷为五十篇;并谓:卷一是适合于补赎的境界,卷二适合于义德的境界,卷三适合于荣耀的境界。不过这种理论,在内修上自有他的价值,但在实际上,不见得对的。为明悉圣咏的分法与次第,这里要问:圣咏集分为五卷,究竟始于何时?在这种分法以前,是否已有其他的选集?这些选集究竟是怎样的性质?

关于第一点:希腊译本问世以前,圣咏集已分为五卷。学者中有人以为这种分法,是始于厄斯德拉时代;若是如此,则纪元前三四百年,圣咏集已分为五卷了。关于第二点:在这分法以前,应有小规模的选集,换言之,古时的圣经学者,已将同一诗人的作品集在一处,如:达味的诗,自3篇至41篇为一集,自54篇至65集又为一集;科拉后裔的诗,自42篇至49篇为一集;亚撒弗的诗,自73篇至83篇为一集,这些都是很显明的例子。或将同一文体的诗,搜集在一处,如自56篇至60篇为「金诗」;自42篇至45篇,又自52篇至55篇为「训诲诗」;自第120篇至第134篇为「升阶诗」。或将同一音调的诗,聚在一处,如自57篇至59篇为「莫要毁坏」。或将同一礼仪的诗,选在一起,如自第111篇至第118篇,又自第147篇至第150篇为「亞肋路亚」;自第三篇自第四篇为晚经;自第五篇自第六篇为晨经。由上所述,我们固然可以明白圣咏集编辑的梗概;然而尚有许多问题,仍不能解决,碧如:第三十三篇的无名诗,何以插入达味的诗中?第四十三篇亦为无名诗,何以插入科拉后裔的诗中?第五十篇本为亚撒弗的诗,何以不将它与亚撒弗的其他诗篇放在一处?

圣咏的题名(标题)

圣咏原文有题名者计一百零一篇。题名的用意,大概不外说明诗的作者,应用的音调和乐器,或礼仪上的用意而已。此外无题名的圣咏,共四十九篇,犹太人称之为「孤儿诗」。

希腊与拉丁通行本无题名的圣咏,计三十五篇。书中的标题,虽未必尽是作者本人的注释,然而却都是相当的古老。当圣咏译为希腊文时,译者对于许多题名,已不能详知其意义,故不得不照音译出。既然希伯来人于诗歌前,习惯写几句诠释,说明开始的背景和作者的姓名(如:出151313033151撒下117221231389);那么许多圣咏的题名,必是作者亲自署签或诠注的了。一切的题名,固然不能有同样的价值,尤其是那些希腊译本所有而原文所无的题名:然而现代的一般批评家,对于上主所言的题名,一律加以蔑视,这也不是学者应有的态度。今为使读者明瞭和研究便利起见,将所有的题名,分类加以说明:

(甲)历史性的题名:原文含有历史背景的题名,计十三篇,(3718345152545657596063142)。希腊与拉丁通行本在2197112144诸篇题名中,亦含有历史的背景,请参看各篇的引言。

(乙)音乐性的题名:

一  In funem拉丁与希腊的译本,皆有这样的题名,然而与原文不合;按原文之意义为:「交与乐官」。(参阅编上1521)。圣咏有此题名者,计五十五篇。

二  In carminibus圣咏有此题名者,仅六篇(4654556776),意即「和以丝弦,谓歌唱圣咏时,应伴以弦乐。

三  In torcularibus载有此题名的圣咏,仅三篇(88184),他的意义已不可考。有人说即:「按收获葡萄的音调」之意;亦有人说是:「按加特城的音调」而歌的;又有人说是:「用加特城的琴瑟」而讴歌的。按第二说较为切合。

Pro ea quae hereditatem consequitur有此题名者仅一篇(5);这题名,不易讲解,最适宜的解释,恐为「配以笛声」,犹言歌唱圣咏时,应以笛声和之。

Pro occultis有此题名的圣咏,凡二篇(946),即谓:「用高音调」,或「歌以女音」之意。

Pro octava载有此题名的圣咏,计二篇(612),其意义大概是「调用第八」或「歌以低音」。

Pro occultismortefilii有此题名者,仅一篇(9),其意义不明。现代的学者,都依据圣热罗尼莫的意见,译作:「为子之死」,或:「你为儿子死吧」,或者也许是一首诗的首句,写在圣咏的前面。以示歌咏团在歌唱时所应用的一种音调。

Pro liliis testimonii。冠有Pro liliis题名的圣咏,凡两篇(4569),冠有Proliliis testimonii题名的圣咏,亦两篇(6080)。其意义显明,现在的批评家将前者译作:「调用百合」(4569);后者译作:「调用证据的百合」(6080)。这大概是某一歌曲的调子,歌咏团用来歌唱带有此题名的圣咏的。

Pro susceptione matutina有此题名者仅一篇(22)。按加尔底亚语(chaldaica)作:「为有效持久的晓明之祭」,这题名仿佛是指礼仪上的一种作用;然而按原文应译作:「调用朝鹿」。

Ne disperdas有此题名的圣咏,共四篇(57585975)。学者以为这个题名,是由申命纪第九章第二十六节产生的,就是「莫要毁坏」,或「不要灭绝」的意思。

十一 Pro mahelet,载有这题名的圣咏,共二篇(5388);古时的译者,因不明其意,故按音译出;而现在的学者,有音译的,亦有译为「用忧郁的声调」的。第八十八篇的Pro mahelet ad respondendum,应译为:「用哀悼之调,轮流歌咏」。

十二 Pro populo qui a sanctis longe factus est有此题名的圣咏仅一篇(56);按原文好像是一首民歌的调子。学者中有译作「调用远方无声鸽」的,亦有译作「调用远方松脂树上鸽」的。

(丙)礼仪性的题名。

许多圣咏虽不是为礼仪的应用而产生的,然而于充军以前,已有许多圣咏选入礼仪诗中了。充军以后,几乎全部圣咏皆选为礼仪时应用的神歌。(参阅编下23183515厄上310厄下1227)。由此可以知道,为什么许多圣咏带有礼仪性的题名了。

伊民由巴比伦被释归国后,遂即重建圣殿,圣殿落成以后,便做了每日早祭晚祭的地方。当祭祀时肋未人歌唱圣咏一篇,歌唱时停止三次,在停止时间内,司祭们口吹银号,同时全体百姓俯伏在地,叩拜上主。(参阅编下29285018)。关于每日应用的圣咏,为:安息日用第九十二篇,故题名作:「在安息日内」(In die sabbati);安息日后第一日用第二十四篇(Prima sabbati);第二日用第四十八篇(Secunda sabbati);第三日按达尔母特集传,则用第八十二篇;第四日用第九十四篇(Quarte sabbatum)。

在许多祭祀应用固定的圣咏,譬如:感谢祭应用第一百篇,(In confessione);和平祭应用第三十八篇和第七十篇(In rememorationem);祝圣圣殿节日,应用第三十篇(In dedicatione domus);逾越节及五旬节应用第一百一十三,第一百一十四,第一百一十五,第一百一十六,第一百一十七和第一百一十八诸篇。这六篇因为都是赞美上主的诗,所以又称为「大赞美歌」(Magnum Hallel)。自第一百四十六至第一百五十,这五篇,是热心的犹太人每日的早课,故亦称为「小赞美歌」(Parvum Hallel)。

礼仪性题名中最重要的,便是「升阶歌」(Canticum gradunm)。有此题名的圣咏计十五篇,(即自第120至第134篇)。这个题名或许来自犹太人的习俗;或者是由于百姓在攀登圣殿前之十五阶石阶时,咏唱这十五篇圣咏,因而得名;或者因为「升阶」二字,含有「上行」之意,而升阶歌恐即指犹太人每年往朝耶路撒冷时,在路上彼此歌唱助兴的歌曲。按犹太人往朝耶路撒冷,常谓之「上行」(Hala),(参看厄上13;加上4362017),故「升阶歌」不外是朝圣团体前往圣京时所用的祝文。

(丁)兮拉Sela

「兮拉」二字常见于诗中或诗末。历代专门研究圣经的学者,对「兮拉」二字,都不能予以清晰和确切的解答:圣师热罗尼莫,亚桂拉Aquila和达耳谷Targum作:「直到永远」;希腊译者译为「休止符号」(Diapsalma);柯尼西Koenig却主张「兮拉二字,含有上升之意,即音乐书中所谓「声力渐高」(crescendo),或「尖锐的声调」。

圣咏的作者

圣咏按题名并非出自一人之手,而是多人的著作:计有厄唐的诗一篇(89),参看引言;梅瑟是祈祷一篇(90);撒罗满作诗两篇(72127);科拉后裔作诗十一篇(424344454647484984858788,按:4243两篇原为一篇);亚撒弗作诗十二篇(507374757677787980818283)达味作诗共七十三篇。希腊和拉丁通行本,将原文无题名的十五篇,也归于达味(10334367719193949596979899104137)。除第六十七篇与叙利亚译本相同外,其余译本的题名,很多混杂不易,而与事实不合:如第四十三篇和第一百三十七篇,决不是达味的著作,因为诗的内容,与达味所处的时代显然不相符合;所以批评家对于这些圣咏,是否是达味的著作,遂发生了疑惑;不过,如果达味不是一位诗人,这些圣咏决不会归于他的名下。总之,圣咏集的主要作者有三:一是科拉的后裔,而是亚撒弗和他的后裔,三是达味。这里我们应当注意的,是原文没有题名的四十九篇,后来的编辑者,在篇首都列有作者的姓名,这决不是任意妄加的,而是以旧有的习惯为根据的。

科拉后裔的诗在圣咏集中,恐为最清逸雅丽的诗,情感真诚恳切,对圣殿和圣京,表现着非常的敬爱,音律又及其严密,而不流于艰深,劲健自然,故在文坛上获得了极大的声誉。他们的文学运动,是始于厄则克亚,而止于充军末期。他们的神学思想,与先知依撒意亚颇相类似,(参阅咏871919-25)。又按编上第九章19节,第二十六章1-19节和编下第二十章19节的记载:他们以前本是圣殿中的守卫者,后来竟作了圣殿中的歌咏团。

亚撒弗的十二篇,绝不是他个人的作品,而是他整个家族的著作。他们原属肋未支派,在纪元前六百年至一百年间,在诗学上就自成一家;他们的诗,多是历史的追忆,诗辞高尚雄壮,意义卓绝,比喻与典故用得特别多;但是诗的构造,不免有些不自然,太过于矫揉造作。

现在再论到达味的诗,题名上有他名字的诗共七十三篇,而现代的批评家,有的说他的诗不到七十三篇,有的根本就否认达味曾写过诗。这种武断,完全是受了主观的蒙蔽,与历史的证据完全相抵触。圣经中不独明言达味有作诗的才能,且说他善操琴瑟,是一位爱好音乐的君主,(撒上161423);他的诗歌,有许多竟被收录在史书内,如他弔撒乌耳与其子约纳达之死而作的哀歌(撒下1727);如他哭亚卜乃尔之死而作的悼词,(撒下33435)等。皆见于史籍。撒慕尔纪下第二十三章1-3节,称他为「伊撒尔的善歌者」,并声明他是受天主圣神默示的诗人:「雅威的神藉着我说:祂的话在我口中。」由编年纪上第十三章8节,可以看出达味是极其看重礼仪诗歌的,他自己也作了许多礼仪的歌词。(编上167-36251编下511-14762019-2123182925-303515523厄下1231等)。德训篇第四十七章11节,有下面的几句话:「达味令人在祭坛前歌唱圣咏,从他们优美的声音中,奏出了悦耳的歌曲。」这里还有一个铁证,即圣经中明言一些圣咏是达味的著作:如第二篇(宗425),第六篇(宗2251335-37),第十八篇(撒下221-51),第三十二篇(罗46-7),第六十九篇(宗120),第一百〇九篇(宗120),第一百一十篇(玛2243-441235-372041-44),第九十五篇(希46-7),第一百〇五篇和第一百〇六篇(编上168-36)。以上十篇,按原文的题名,只有七篇是达味的诗,有一篇依原文没有题名,而希腊译本却说是圣王的诗,第二篇和第一百〇六篇,虽未载有题名,但圣经也以此两篇归于达味的名下:所以,由上面的事实看来,达味所作的诗,总数应在七十篇与八十篇之间。圣教会的一些圣师和脱利腾公会议C. Tridentinum论到圣咏集时,常称圣咏集为「达味的圣咏集」;须知这并不是说一切的圣咏,都是达味的手笔,不过只说明达味是圣咏集中的主要作者而已。因圣咏集的诗,一大部份是他的著作,故圣咏集,也用了他的名字,这正与那「以优胜命名」的拉丁俗语相切合,(Denominatio fit potiori)。

在希腊译本中,圣咏为一百五十一篇,前面已经说过,最后一篇,是一首伪诗,现在译在下面,以供读者的参考。

达味与高利亚交战时,亲自写了这首篇目以外的诗歌:

1我是兄弟中最年青的,我是父亲家中最幼少的,我放我父亲的羊群。2我亲手作了一管笛,我的手指作了一个弦琴。3谁把我告诉我的上主?祂是上主,祂必要俯听我。4祂为我遣发了祂的天使,祂由我父亲的羊群中,提拔了我,以祂自己的油傅了我。5我的兄弟们,美而且壮,然而上主却不喜爱他。6我出迎非肋士人,他依恃他的土木像,咒诅了我;7但是,我抢了他的剑,斩了他的头,湔雪了伊撒尔子民的耻辱。

达味的诗,有他特殊的精神和热诚,故与其他作者的诗,有许多不同的地方。他在天主面前注意到自己的罪过、脆弱、忧苦、敌人的妒视、邪恶和乖戾,他的心便倾倒在天主的怀里,完全为天主所占有,不独信赖天主,而且感觉天主就在他身上。他受了天主莫大而不可言宣的恩惠,天主曾许给他,在他家中要产生一位默西亚。但他几次出神的时候,他看见了默西亚要为王、蒙难、死亡、复活、升天、祂的神国,并此神国——圣教会——所要受的挫折和永远的光荣。沾得如此宏大恩惠的,只有达味一人。正因为他得天独厚,经验了别人所未经验的情感,所以在他的诗中,特别富有个性的热诚和自谦。

圣咏的体裁

圣经中的古希伯来诗,并不和我们的诗一样,是用韵和调平仄的。希伯来诗的根本原理,是词句并行,或是思想并行,或是二者互相并行:这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并行体(Panallelismus)。并行体在圣经文学的范围内,占据了重要的位置,并非为了它固有的文学艺术,而是因为它在圣经的训诂释义上,是绝对不可忽略的要素。

主要的并行体不外下列三种:

一 叠义并行体(Parallelismus synoymus),这是普通常见的,其中的第二行用他种词语,重述第一行的意义,或用一种类似的意义,以完成第一行,如:

诸天陈述天主的荣耀(第一行):穹苍宣扬祂的手工(第二行),(咏191)。

二 反证并行体(Parallelismus antitheticus),与叠义并行体恰恰相反,其中的第二行用反托的词句,以完结第一行,如:

他们都颤栗倾倒(第一行)我们却挺身直立(第二行)(咏209)。

三 综合并行体(Parallelismus syntheticus),其中的第二行,不用叠义或反证来联贯第一行,而是用别种细微的方法,来发挥第一行,如:

这是上主立定的日子(第一行)我们在这一天应当欢乐鼓舞(第二行)。(咏11824)。

论到希伯来古诗的韵律,根据学者的论述,似乎只有两种固定的方式:(一)希伯来古诗,不像希腊和拉丁诗,是依据音节的长短(quantitas syllabarum),而是依凭音节的抑扬。(二)按古希腊的诗歌常是带表演的,歌诵时,初由右向左舞,谓之第二乐章(antistrophe)。希伯来诗也借用了这种体裁,每首分做两章。这种分法,也是属于并行诗体的,不过不是第一行对第二行,而是段对段。例如第一篇圣咏,是描写义人和恶人的命运;第十九篇,是写自然的光明与法律的光明;在第二篇中很显明的可以看出分为四章(一)列国的骚乱,(二)上主的答语,(三)默西亚的被立为王,(四)诗人的结论。有的诗很难认出乐章的首尾。因此研究希伯来诗音律的学者,常是意见纷歧。我们不能否认希伯来诗是受了埃及和巴比伦的影响,尤其是受了巴比伦的影响。至于内容,在一切文学中,希伯来圣咏,是独一无二的纯粹宗教性诗歌。郑振铎先生说:「这些赞诗,思想与表白,都是异常的美丽,他们是纯粹的诗歌,世界上没有什么颂神的诗歌,能够更超越过他们」。(文学大纲卷一81页)。

关于圣咏的做法,这里不能提起用希伯来字母来分节的圣咏,(即910按二篇原为一篇,参看引言)253437111112119诸篇。在这些圣咏中的字母,有时不依照现在字母的次序排列,有时冠有字母的诗句,已经脱落,故有点混乱不一。

圣咏的种类

甲 教义圣咏:天主造化万物(咏810419a);万物应当赞颂天主(咏148);万物的美丽(咏28181-17103);天主是无所不知,无始无终的(咏139);土木偶像,皆属空虚(咏81115b135);天主是至仁至慈的(咏51103130145)。

乙 道德圣咏:天主的法律(咏19b119);义人的写照(咏152462112);恶人的写照(咏121449);奸恶的判官(咏19237731481)。

丙 历史圣咏:出埃及,过荒野,入福地(咏687178115135136);指民长时代而言者(咏105106);指达味时代而言者(咏60108);提及亚述国势力强盛之时代者(咏4483464876);暗示巴比伦时代者(咏747980);暗指巴比伦充军者(咏137);言及充军归国者(咏85107126);指示耶路撒冷圣殿和礼仪者(咏2642434887841221322468118116)。

丁 诅咒圣咏:圣咏中最使人不了解的是诅咒。人初次见了这些诅咒,觉得与新约中耶稣博爱的精神两相抵触。今将圣咏集中数篇含有诅咒的圣咏,记在下面:1838-40355259693-291096-201377-9;并为使读者念到这些诅咏时,不致发生惊奇起见,一一加以解释,使读者领悟使人诅咒的用意。

A我们都知道塞米(Semitae)族的诗人,富于情感,故此不法的行为,很能引起他们激烈的情绪,作诗为文,锋芒外露,有如现代的阿剌伯诗人。

B敬畏天主的人,为保卫天主的荣耀,对于轻视天主法律的人,加以诅咒,自己心中,不但不以为非反以为荣。(参看咏5569137)。

C诗人所谓的仇敌,大都不是指自己的敌人,而是指与上主的法律为敌者。或们或是不信仰天主的外邦人,或是要劫取「雅威」产业的人(咏837-19);或是憎恨「熙雍」与获罪于它的人(咏1195-81377-8):这些都是天主的仇敌,所以诗人诅咒他们,就是诅咒反对天主的仇敌,何能不引为荣?他们自己中间,如果发显了非法行为,诗人同样的也诅咒他们。那些忘掉「雅威」的(咏918-215520),憎恨「雅威」的(咏13118),毁谤人的和与毁谤人为伍的,(咏510-1131193511),好流人血的(咏5524593-4),做恶的(69),诗人都一一的咒骂了他们。

D达味及伊民的君王,原是天主的代理人,反对他们的,就是反对天主,故诗人及伊民,都以为这样的人,应受天主的惩罚。圣教会在自己的弥撒经本中也特别制定了一台「求天主抑制异教者的弥撒经文」;又在列品祷文内,令天下信徒,祈求上主「顺服圣教诸仇」。

e有许多诅咒的话语,是还有预言性的,诗人只不过希望早日应验罢了。(咏109120参看本诗的引言和注解)。

F最后我们要明白旧约的一切法律,不甚完备,圣保禄在致罗马书与迦拉达书中说得很详细,耶稣在山中圣训中也屡次提到了旧约中的不完善。里乔弟(Ricciotti)说:天主以自然法律,尤其梅瑟的法律,教训引导人类走到基督跟前,基督的信徒,正像已登山巅,从高处望见犹太人和异教人所走的路,那条路最后也引他们,走上我们所在的高山极峰。到现在他们还未走到,还不能享受完美的生活和神圣的光明。他们的法律、礼仪和教义,正在追求全美至善。

戊 关于默西亚的圣咏。耶稣基督在自己升天之前,曾向宗徒们说:「以前我还与你们在一起的时候,给他们说过:凡在梅瑟法律及先知书并圣咏指着我所说的话,都要应验。」(路2444)。由耶稣的话,我们可以知道,有几篇圣咏,确如梅瑟书即先知书,是指基督说的。而犹太经师(参看达耳谷和达尔母特传集)都说:有些圣咏是指默西亚而言的。新约中曾明明提出二十四篇是关于默西亚的诗。近代许多批评家竟否认「直接涉及默西亚的圣咏」的存在,因此宗座圣经学委员会(Commissio Biblica)于一九一〇年发出公告,决定圣咏中有许多预言默西亚的诗,是直接论及「救世主的降生、王位、神国、司祭的地位、受苦受辱、死亡和复活。」关于默西亚的圣咏有二种:即直指和间指默西亚的圣咏。公教圣经学士多将下面七篇,列为直接指示默西亚的圣咏:即第二篇(参阅宗425133315),第十六篇(宗225311335),第二十二篇(玛2746),第四十五篇(希18),第七十一篇、第八十七篇和第一百一十篇(玛2241)。请读者参看本书各篇的引言与注释。

圣咏中的神学

对于旧约的道理,在圣咏集中记有一个纲略的记述。现在我们将圣咏集中最主要的教义提出来,供读者参考。

天主是圣咏集的中心。除福音外,没有别的经卷,能比圣咏集一书,更使人觉得天主是永远生存的天主的。凡否认天主存在的,圣咏上称他是一个痴人(14)。天主是独一无二的真天主(1932);土木偶像都不过只是人的手工(1154-8)。天主超越一切的神(1355),祂是众神的天主,万主子主(136),此言天主外,不容有其他神的存在;然而诗人又退一步说:如果异教人所供奉的神存在的话,也总比不上「雅威」,因为他们的神是空虚的(966)。伊撒尔人以天主简选了他们为自己的百姓,自引为莫大的光荣,他们知道天主待其他民族,总不如待他们那样的仁慈,那样的恩爱。他们这种特殊的见爱,正是人类的幸福。伊撒尔负着人类的祝福,时期一到,万民要因着伊民特殊的恩爱,承受天主的祝福。伊民很洞悉这一点,所以他们急切盼望列国万民,都认「雅威」(上主)为惟一的真天主,宇宙的造主。故此圣咏上说上主要因伊撒尔民,拯救万民(87),万民要承认祂为万物的造主(969798)。

圣咏上又说:天主一句话,造成了天地(336-9):祂住在天上,万军的天神,都向祂肃敬奉侍;在天空,祂造了三个光体,在那里积聚着水、雨、雪、风和冰雹;在大地上,祂造了人类,和供人享用的动物;为罪犯,在地下预备了阴间。的确,祂照顾一切,一切造物皆服从祂的命令(1486119913676510-141147-9)。

天主永远就有(902),在祂眼中,千年犹如一日(944)。祂是永久不变的,祂所决定的,必要完成(3311),祂是全知的(71044221148-111391-6),祂是全能的(188-16931-4),祂作了祂所愿作的一切(1143),祂对万民的骚动,置之一笑(21-5)。祂使恶人的计谋,归于失败(3310),天主的行为不外是忠实与慈爱:天主是忠实的,因为言一出口,决不食言,必要实践祂的诺言;天主是慈爱的,因为祂对人类怀有慈父的爱情,而且祂的爱情,永远长存,并超过祂的一切手工。祂待人犹如慈父(10313-14),祂是至圣的,恼恶种种罪恶(99359);祂是公义的,赏善罚恶,丝毫不爽(361-55131015-17)。

我们若愿意明白天主统治人类的律例,那不得不研究祂的本性。「天主」这个名词,按圣经上的意义,是指祂的本性而言。Elohim(厄罗音)解说祂是大能的;Shaddai(莎达伊)解说天主是全能的;Adonai(亚道纳伊)说明天主为万物之大主;El chelion(厄耳海良)表明天主超越万物;El qades(厄耳戛得斯)表示天主是至圣的;Iahve(雅威)指示天主的本体。按「雅威」二字,即「自有」之意,称天主为「雅威」,即称天主为「自有之神」。几时希伯来人赞颂天主的圣名,就是赞颂「雅威」自己;几时诗人因天主的圣名,求什么恩惠,就是求天主自己,或是求天主因祂的德能,赏赐恩惠,再没有比因主的圣名所发的祈祷,更有效力的。

本书中:「厄罗音」译为「天主」;「莎达伊」译作「全能者」;「亚道纳伊」译作「吾主」;「厄耳海良」译作「至高者」;「雅威」译作「上主」;「厄耳戛得斯」译作「圣者」或「圣主」。

永远生存的天主,造了人类,并且提高了他的地位(86-7),稍逊于天神(或天主)(86),不幸人类获罪于天,以致人自成胎时,就染了原罪(5171913)。天主又罚人类在世上度这凄凉的生活(39101)。罪的报酬是死亡;诗人提到死亡,心中就觉惊悸慌悚。按旧约时代,以为人死之后,要降入深坑(Sheol即阴府或阴间)、这死亡之所,是黑暗无光的(8813181433),无人能够逃脱(8949),那里永远寂静无声(941711517);幽魂不能赞美天主,不能如在世时享受天主的慈恩和眷顾。按圣咏所言,阴间中没有义人恶人的区别,幽魂的命运是一样的。后来天主的默示,日渐显明,诗人也就开始直言恶人在身后,不能享受福乐,而义人却常与天主同在,并且有分于天主的光荣(7317-23)。由此我们可以知道旧约时代人民的信德,何其崇高;只要天主嘱咐一句,他们便全信无疑的去趋善避恶,毫不犹豫的依靠天主的眷顾和正义。

同这问题有密切关系的,就是神学上认为最难解决的灾祸问题。在世界上恶人为什么享福,而善人为什么受罪?圣咏给我们的答案,同约伯传给我们的答语,是一样的不圆满,不彻底,不能使人满意。使人常谓:人应当铲除一切悲观厌世的思想,应当一心依赖上主的公义,早晚祂必要赏善罚恶;但这「早晚」二字,是指身后呢?或是指人生的晚年呢?看诗人的语气,似乎是指身后。诗人说:「我的肉体和我的心灵,业已瘁微,然而天主,是我心中的力量,是我永远的福分。」(7326)。按圣咏集中最普通的见解,善人在世所享受的幸福,不外财富、荣誉、子女众多和延年益寿而已(127128)。然而恶人在世所受的惩罚,按圣咏集,也不外是自身或子女们所遭的暴死。

所谓恶人与义人,并不与新约一样,说他保存了或失去了宠爱,而是看他是否遵守了天主的法律。天主亲自为伊民颁布了法律,叫他们遵行。圣保禄说:「他们是伊撒尔人,义子的名分是他们的,以及光荣,诸约、法律,礼仪和应许,都是他们的。」(罗94)。所以遵守天主法律的人,是有福的。法律是人的光明,它使人能获得最高尚的明智(19119);反对法律,就是一种触犯天主的行为。忏悔诗指示忏悔者如何获得天主的赦宥,如何逃避罪恶,并指示人用何种方法去避免罪恶。人不要说谎(171244),不要诽议他人(153),一言以蔽之,要改过迁善(3727-28),要时常赞颂天主(332-3),一心倚恃祂(273321-22),服事天主要存敬畏之心(2112512),时时躲避邪神偶像的崇拜(8110),时常默想天主的法律,要不间断的祈祷。要知道:旧约时代的人,恭敬天主最主要的敬礼,就是祭祀(5014204498),不过祭献如果不是出自虔诚和谦虚者之手,祭献就毫无价值,天主绝不受纳(4075718)。

人与人之间,也有严重的责任。义人应体恤别人(412-31124),应援助别人,哀矜贫苦人(3721-2641),乐意接济他们(112):遵守这一切法律的,才算得是天主的圣民。圣咏中多次记载Hashidim一语:犹言一个人不独用外面的祭祀,恭敬天主,且应以圣善的思言行为,来表现他对于天主的敬礼。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伊撒尔人——天主的产业和圣民。

他们在世界上要宣扬扩大天主的神国,他们将克服外邦,将他们的君王和臣僚捆缚起来,口中要高歌宣扬天主的伟大(149)。(参阅达717-1825-27)。这使万邦认识真天主的圣民——伊撒尔,是圣教会的象征。就如没有耶稣基督,谁也不能洞达圣教会的组织和使命,同样没有默西亚,谁也不能领悟伊撒尔的历史和使命。默西亚按圣咏应是达味的后裔(89132),祂是君王,又是司祭;祂是人,又是天主,(27457),祂要统制世上的万国(272),祂的惟一工作,是拯救人类,祂是以苦以辱来完成救世大业的。第二十二篇圣咏,是耶稣受难的预言,亦可说是耶稣受难预先的写照,因他说的过于确切明晰,竟不似预言,而已是历史的记述了,所以圣师们称此篇为「耶稣受难记」。默西亚自己的好友,竟将他负卖(4110),一切的人都离弃了他,他找不着一个安慰他的人,(6921);天主圣父离弃了他,给他苦上加苦,(6927),许多人要欺凌、污辱、玩弄他无缝的外衣(2219),天主没有许他在坟墓中朽烂,却叫他由死中复活(1610)。基督的使命,是在承行天主的圣意;为人类的罪恶,情愿牺牲了自己(407)。祂教训人类,认识真天主(2223-32),祂在世界上树立了真理与正义的旗帜(455-8),祂的国拥有天下万国万民(4510-16);且永存不灭(2231),祂用各种美食养育他的人民,并请他们赴美妙的筵席(2227-30),祂要克胜他的仇敌,并且要处罚他们(6923-24)。世界上的一切善灵,照天主所定的日期,都要进入基督的国;祂的国,就是看得见的耶路撒冷——熙雍,即圣教会。信奉圣教的人,将在那里因天主的鸿恩,喜乐鼓舞,且要高声呼欢说:熙雍,我的母亲!在您那里,有我一切美善的源泉!(87)。

圣教会与圣咏集

圣教会对于圣咏集,历来是很重视的,这不但是因为本书有其内在的价值,也是因为耶稣、圣母和宗徒们,在世曾亲自用它祈求过天主圣父。圣教会藉圣神的默启,阐明除天主经(在天我等父者……)外,圣咏是最美丽的祷文,中间充满关于基督与其神国的道理,假使我们愿意述说圣教会过去和现在使用圣咏的经过,即使写一本相当厚的书,也不能尽其万一。我们在这里也不过简略地说明圣教会,对于圣咏集一书所发出的公告,或引用的正文,和在礼仪上所援引的圣咏而已。

甲 圣教会对圣咏所发出的公告。

一切正经书目Index Librorum Canonicorum中,都著录了圣咏集,为此这里无须再耗费时间和篇幅,来证明它是否历来被视为正经(Canonicitas)。除诺斯底派(Gnostici)和摩尼教徒(Manichaei)外,没有一个异端学派,曾否认过圣咏集是受圣神感发而著的。君士坦丁第四次公会议,对于莫布邪代的得阿多禄(Theodorus Mopsuestenus)的举动,曾极力加以斥责,因为他受了犹太人的煽惑,讲解圣咏时,从不提及关于默西亚意义的圣咏。又撒莫撒代的保禄(Paulus Samosatenus)使信徒用他私人所著的诗,来代替圣咏,所以在安提约基公会议中,极力驳斥他的荒谬,弗罗冷斯和脱利腾二公会议,默认圣咏集为达味诗歌的总集。从那时起一直到近代,圣教会关于圣咏集,从没有发表过任何特殊的意见。近数十年来有自名为现代主义者Modernistae,起而攻击圣咏的内容、权威和宗教的意义,因此宗座圣经学委员会,于一九一〇年五月一日颁发了谕旨,决定公教学校与公教刊物,对圣咏应有的态度。一九三三年七月一日,该委员会再度审定了圣咏第十六篇的意义。本书的概论,每篇的引言和注释,都是根据圣教会对圣咏所下的论断而写的。

乙 圣教会对于圣咏集的原文和译文。

东方天主教会和东正教都使用希腊通信本,(即普通所谓七十二贤士译本Septuaginta)或叙利亚译本。而希腊通信本又拥有极大的权威,因为此译本中实有许多地方,较马索肋原文(Textus Massoreticus)更为正确。圣教会在礼仪上和文件上,多用拉丁通行本(Vetus itala)经过了许多圣人、信友和一千七百多年礼仪上的应用,仍旧保留着它原有的神圣、甘美和力量,而为新译本所不及。我们不能否认,它有许多模糊不明,令人难解的地方,有许多地方已失去原文的力量和滋味,因此圣教会历来就有许多研究圣经学者的兴起,皓首穷经,致力于圣咏的诠释和训诘,使一般信徒易于领悟其中的奥义,藉以栽培并维持自己的内心生活。近五十年来,为使圣善的灵魂,又追求又爱护这纯洁热忱的泉源——弥撒经、日课经和圣经——起见,发起了所谓「礼仪运动」:信友们希望同圣教会一齐祈祷,更希望明瞭原文经文的意义,故此各国为满众信友的要求,将弥撒经,日课经皆译成他们本国的言语;因而照原文译出的圣经,也就日渐增多了。我国香港出版的弥撒经本一书,里面的古经新经,皆是自原文译出。我们照原文译经,并不是我们只跟从马索肋正文,而轻视希腊拉丁和叙利亚三大译本;相反地,我们一面照原文译,一面也参考这三大著名的译本,并从现代名家的译文,互相研究推敲,务必彻悟原文,将它正确的译出。这样,一来为读者免去了翻看诠释和训话的麻烦,二来能使读者明白天父给人类书信中的意义。

丙 圣咏在礼仪上的意义和应用

圣咏集不惟是伊撒尔圣民的祈祷课本,也是圣教会在礼仪上时常应用的祷词。许多圣师说:天主圣神感发诗人写这些圣咏的最大目的,就是使圣教会有恭敬天主的祷词。圣奥斯定说得好:人不知道怎样才能合宜地赞扬天主,为使人能合宜地赞扬天主,祂自己先称扬了自己,默感达味作了这些美好的圣咏。圣咏也可以说是圣教会的祷告声——耶稣净配的呼声。圣教会是至圣的,然而她的子女中,却有许多罪人;故此圣咏有时是替罪人求怜的呼求声,有时是替为义而受窘难者的叹息声,有时是获得救援或胜利的欢呼声,有时是信望爱三德的抒情,有时是训诲,有时是慰藉,有时是斥责,有时是鼓励:无论什么样的环境,也不管是个人的或圣教会的,拿圣咏作为就地取材的祈祷词,是再合适没有的了。圣奥斯定曾劝信友在念圣咏时,应当注意三件事:就是(一)有些圣咏是指默西亚而言,故所说的话是默西亚的话,即耶稣基督的话;(二)有些圣咏是指天主的神国——圣教会——而言的,其中的声音是圣教会的声音;(三)有些圣咏是我们灵魂向天主所说的话,是我们灵魂的声音,所以我们不能不因耶稣、同耶稣、在耶稣以内念这些圣咏。

弥撒中的进堂咏、答唱咏、奉献咏和领主咏,大都是采用圣咏集中的诗句。尤其是进堂咏更适合当日弥撒献祭的目标,和信友们依圣教会的美意,所应取得当日弥撒的善果。日课经所采用的当日弥撒献祭的目标,也适合每个时辰所有的意义。

「夜课经」提醒我们想起耶稣的话:我来,如同贼一样……留心醒悟,如同仆人等候主人,如果明智的贞女,时常准备欢迎她新郎的驾临。我们在这时辰中,应感发切望吾主驾临的热情,用古时信友渴望吾主耶稣降临所用的话说:吾主耶稣,请祢快来吧!

「赞美经」是记念耶稣曙光破晓以前光荣的复活,万物已由沉睡中苏醒,颂扬天主的全能。我们这时要与万物一同颂扬天主。

「晨经」提示我们求天主扶助,圣善度日,热心尽职,负责工作。

「辰时经」是记念天主圣神。「伏求圣神降临,自天射光,充满我心。」

「午时经」是记念耶稣悬于苦架,求主赐我们克制私情,并求天主勿许我们陷于诱惑。

「申初经」是记念耶稣死于木架。求主赏我们恒心为善,至死不怠。

「申正经」是记念耶稣的最后晚餐,「天上神筵」,感谢耶稣建立圣体,养育我们超性生命的大恩。

「晚经」是嘱咐我们,痛悔己罪,求上主赏我们一夜平善,免犯罪过。

古时信友最喜欢念的就是圣咏,对于这事圣巴西略,圣盎博罗削和圣奥斯定都有详细的记述。由许多为主致命者的传记中,我们可以知道,他们在死以前,都拿圣咏来壮自己的胆量,去甘心赴刑,为主殉义。有许多圣人藉圣咏表白他们对上主的挚爱:如圣五伤方济各和圣女小德肋撒等。我们现在已将圣咏集由原文译为国语,希望我们信友利用这本圣咏集,去永无间断的讴歌上主的慈爱,全心、全灵、全力地去爱慕我们在天的大父。


上一篇:凡 例
下一篇:参考书目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