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引言
浏览次数:602 更新时间:2022-12-31
 
 

若苏厄书引言

(一)名称

若苏厄(Josue),希伯来文作:Joshuah,含有「上主是拯救」或「给与拯救」的意思;希腊译本作:Jesus,宗745和希48两处也作:Jesus,这大概是受了希腊本的影响。若苏厄的族谱是载于编上720-27,他原名曷协亚(户1316),与先知欧瑟亚同名(欧11)。

本书的名称,拉丁通行本作:Liber Josue。希腊本作:Jesus Nave Naue)。本书则译作若苏厄书,本书之名谓若苏厄书,是因为本书内所载的最著名的人,为若苏厄的原因。

(二)分析

梅瑟逝世时,曾留给若苏厄两种任务,就是以强力攻占福地和将攻占的福地分给十二个支派。本书是叙述若苏厄怎样以强力和机智完成了他这两个任务。学者们每将本书,分作三段:

一、攻占许地(11-1224):

1)进入巴力斯坦(11-516)。叙述若苏厄由于上主的协助,令百姓准备攻占许地(11-18);探子报告后,立即决定对敌人开始进攻(27-24);由于神迹,若苏厄与百姓由乾地上渡过若尔当河(31-17);竖了两个神迹的纪念物(41-24);伊撒尔子民受割损,过逾越节和若苏厄二次获得上主的鼓励(51-16)。

2)由于上主的协助,攻占许地(61-1224);耶黎曷城被占,哈杆犯罪,伊撒尔人为哈依居民战败,罪犯处死后(71-26),才占领那城(81-29)。

3)梅瑟的法律在协根宣读后,即刻宣布巴力斯坦是伊撒尔民的土地(830-35)。基贝红人以诡计与若苏厄立约,不幸诡计泄漏,情愿充作工人(91-27)。若苏厄战败五个阿摩黎人王(101-27)。攻取南方和北方的诸邑(1028-43111-23);若尔当河两岸诸王的败北(121-24)。

二、许地的分配(131-2234):

1)若苏厄吩咐将许地分与九支派半(131-8);勒乌本、戛得和默纳协半个支派在若尔当河彼岸已有了土地(139-32);唯独肋未支派在分地业上没有分子(1333)。

2)若尔当河彼岸土地的分配(141-1951),是依照上主的命令(141-5)。加肋布的地业和犹大支派的土地,予以扩大(146-1567);厄弗辣因和默纳协半支派所得的土地(161-1718);其他支派所得的地业(181-1948);若苏厄的地业(1949-51)。

3)避难城和肋未人城的指定(201-2234):

河两岸的地方定为避难(201-9);司祭和肋未人获有四十八座城邑(211-42);土地分配后,若苏厄打发了勒乌本人、戛得人和默纳协半支派的人回到河东(2143-229);劝勉他们,谨慎遵守上主的命令,对上主表示虔诚的敬礼(2210-34)。

三、结文(231-2433):若苏厄最后的劝语(231-16);百姓对上主与他们所立的约,一再表示服从(241-28);若苏厄逝世,若瑟遗体的埋葬和厄肋哈匝尔的去世(2429-33)。

(三)本书与梅瑟五书

唯理派多认为若苏厄书和梅瑟五书原是一部书,而称为「六书」,他们认为若瑟厄书是梅瑟五书的续编和增补。主张这种学说的有厄瓦耳得(Ewald),委耳豪森(Wellhausen),曷耳斤革尔(Holzinger),得赖味(Driver),苛尔尼耳(Cornill),斯托尔纳革耳(Steuernagel),葵能(Kuenen)。他们主张梅瑟五书的写成,是根据JEPD四种资料,同时力主若苏厄书也是根据这四种资料写成的。但是我们的答复是:根据历史来讲,若苏厄书和五书丝毫没有文字的关系。考证家都说,在纪元前第五世纪时,梅瑟五书已编成现在所有的形式。而若苏厄虽是根据统一资料写成的,但五书与若苏厄书始终是列在不同的书目上,换言之,这两部书不能并为一书,理由是因为撒玛黎雅五书上,根本就没有若苏厄书,希腊和拉丁通行本将五书和若苏厄书分为两书,根据犹太人的传说,五书和本书亦是列在不同的书目上,并且从来不将若苏厄书和「五书」一样看待,称本书为若苏厄书。将若苏厄书列为「前先知书」之一,而称为梅瑟五书法律书(托辣)。

从本书的性质上看,巴力斯坦的占领和分配,已构成本书的一惯性,故此在户籍纪和申命纪二书内有关分配若尔当河东岸地域的记述(户32441-43),本书再三予以记述(1121315208)。至论本书与申命纪有类似的地方,这是因为作者熟悉申命纪,在自己记述中,受了它的影响,募仿了它的体裁和格式。

再者若苏厄书不必然要属于梅瑟五书,至少不能将本书与梅瑟五书并为一书,如果有人认为梅瑟五书没有若苏厄书,是一种缺陷,那末撒慕尔纪与列王纪亦应予以合并,但撒慕尔纪为一书,而列王纪又是一书,达味的逝世,照理应记在撒下,实际上却记在列上。列王记第一章完全开始了一个新的史记,与撒慕尔纪的文体,迥然不同。(参阅撒慕尔纪和列王纪引言)。梅瑟五书与大法律家梅瑟的逝世,同时结束;他的后继人们,以一种独立的笔锋开始写了五书以后的史书,任何理由,皆不能使我们将与五书分开的若苏厄书视为五书的增补或续编,而构成所谓的六书。或有人认为本书的史事,是五书记述中不可无的结尾,那末民长纪一书也可说是「五书」不可少的续编,如果这样,若苏厄书的问题,更觉复杂,更不容易解决了。

(四)若苏厄书的真确性

一、起源与著者:关于本书的著者,最古的传说,没有任何答案,因此对于著者问题,解经学者意见纷纭:

a)根据犹太人的塔耳慕得(Baba Batra 141. ):若苏厄写了这书和法律的末八句;随其说者有拉堂漆乌斯(Laetantius),圣依西多禄(S. Isidorus Hispalensis),辣巴奴斯(Rabanus Maurus),拉米(Lamy),考冷(Kaulen),苛尔讷里(Cornely),客肋尔(Clair),商兹(Schanz),威古鲁(Vigouroux),则芍克(Zesehokke),赫则瑙尔(Hetznauer)。不过其中,亦有主张书中有许多地方为后人所加者。他们为辩护这个意见,固然援引过若苏厄书2426,因为在那里记载若苏厄将这一切的话写在上主的法律书上,但是没有指出这和全部若苏厄书所有的关系,因为由上下文看,「这一切的话」,应是指在协根所作的训辞、文告和所立的约而言(211-24);德训篇461的「继承梅瑟执行先知的任务」这句话,亦不能证明他们的意见,因为「先知」二字,拉丁通行本作「预言」(复数),希伯来文作预言(单数),并且本句的意思单说:他和梅瑟一样对百姓宣布了天主的意旨。所以这个意见,根据传说不能说是一个靠得住的意见,再者古时也没有人将这意见当作传说看。

b)人们都认为本书2429所记述的,是写于若苏厄逝世以后,因此忒敖多勒突斯(Theodoretus)和托斯塔突斯(Tostatus)主张本书是撒慕尔的作品,也有人对本书的著者怀疑未决,不确定本书的著者,坚持这种态度者有勒乌斯(Reuss),默南(Meignan),芍耳兹(Seholz),当科(Danko),曷仆夫耳(Hoepfl),芍仆斐尔(Schoepfer),胡默劳尔(Hummelauer)。更有人认为本书记述的许多事件,照所有的形式看,应该承认是写于若苏厄逝世后很久,如若苏厄的逝世和亚郎之子厄肋哈匝尔的逝世(242933),若苏厄死后还活着的长老们(2431),以前所有论及加肋布和丹的事(146-15);雅依尔的城邑(1330),按雅依尔为民长之一(民103);有关耶步息人和革责尔的记载(15631610)。1013所说的「壮士书」,按撒下118壮士书内载有达味弔撒乌耳和约纳堂的哀歌,这一切都假定是后人增补的。

c)由以上所述者看来,一些章节是写于达味攻占耶路撒冷之前(撒下56-9),或写于埃及王攻占革则尔之前(列上916)。故此列上1634假定若苏厄书626一段已经出世。撒罗满时代,本书十之八九已经写成,至于其他章节,好像是写于若苏厄时代或逝世后不久,如46625的分配客纳罕地的记述,已经指出,是根据最好最古的来源,尤其因为许多城邑都是沿用古名:如巴哈拉(克勒雅特耶哈陵)159,德彼尔(克勒雅特色费尔)1515,赫责龙(哈左尔)1525,克勒雅特撒纳(德彼尔)1549,克勒雅特阿尔巴黑(赫贝龙)1553。所以我们应该承认本书曾引用了最古的历史资料。如果51所说的:「直等我们过了河」一句(按一些希伯来文抄本),是原有的字句,那末可能认为是若苏厄个人的手笔,但是许多抄本,古译本都跟随拉丁通行本作:「直等他们过了河」,这样一来,那以「直等我们过了河」一句为原有字句的主张,是不可靠的。

二、历史的根据。若苏厄书历史上的根据,由它的来源和记述的性质上,可见一斑。书中记述的事件,都以浅近的坦白的笔法披露出来,譬如为彰明天主的忠实,说出官长的无智(914),对伊撒尔子民的缺陷,也无丝毫的隐瞒(712423等节)。书中所述,都是百姓所熟知的。所记述的事件与百姓的史事如此紧紧相连,绝不能遗漏或有所虚构,实际上,伊撒尔民族的整个历史都假定若苏厄书所记述的情形。这种事实,由于若苏厄书以后的圣经多次的引用,予以证明:民112等节=苏1516等节;民120等节=苏1513. 63;民127-29=1711等节和1610;民26等节=苏2428等节;撤下211-9=93等节,咏1131等节6556=3;哈311等节=苏1013;又咏6715=136等节;德461-12为全书的提要。

再者,若苏厄书暗引全梅瑟五书的地方很多,这些暗引的句子,都与梅瑟的法律有关,(如11-813-1829等节830-35116138-33201212222-29236-16),这证明若苏厄时代,已有梅瑟五书。

三、圣经上的证据:除希1130等节135225和宗745许多引证外,古教和现圣教会都一致承认若苏厄书始终是列在正经书目中的圣经,虽然摩尼教徒和其他的人们,予以无理的反对,认为若苏厄所发起的战争,是过于无道和残忍,故此想证明本书是非经圣神的默感所写的书。

这里用圣奥斯定的话,作一个答复:天主是世界最高的主宰,祂无疑地是将巴力斯坦赐给了伊撒尔民族(苏12),下令将客纳罕人消灭(申712016等节)。天主反对客纳罕人敬拜邪神(申93等节),但智慧篇上也说明天主对客纳罕人的仁慈(智1213等节);再者那时战胜者对战败者普通都是这样残酷的,目的是在保护自己的百姓,不再遭受敌人侵袭的危险。伊民灭亡客纳罕人亦是为惩治他们所犯的重罪。

(五)若苏厄书的位置与保存

关于本书在圣经书目中所有的位置,希伯来和希腊圣经,置于梅瑟五书与民长纪之间,本书希伯来原为之前,有「前先知书」的标题,希腊译本无此名称,即现在所标的「史书」二字亦系后人所加者。(参阅本书总论一。)

旧约的原文,纪元前保存得相当完整,本书就是极好的例子。公元前三世纪,于亚历山府所翻译的希腊本,从本书的译文上,可以知道本书的原文是十分完整的,然而在本书翻译之前,在原文中已有许多的增补,有时增一字,有时增一句,有时增一段,所以增补之处,渐渐增多。推测这些增补的原因,不外下列几个:

一、有的增补是抄录者想显露自己的学识。

二、有的增补是因为对史事犹豫未决。

三、有些增补是抄录者默思之后,所加的「来得辣市」(Midrash)的。但是也有些增补,错了位置,如22「今日」二字应置于第三节中。往往一些原来的句子,移到不适当的地方,或者一段分在两处。(参阅5830-35912142412「两个王子」)。

(六)写作时代与时代背景

这里我们不去管那些增补,时常见到的「直到今天」,也可不必去管它,因为这些皆是出于订正者之手,并且这些增补,往往与其他的词句,不能连接。

本书1013所说的「壮士书」,不能因撒下118亦有「壮士书」的记载,而承认本书与撒慕尔纪是同时撰著的。本书1012-14一段为日后所加者。

本书应写于列上916之前,如将列上916与本书1610两个地方互相比较,便可知道(按苏1610早于达味;苏1563与撒下56中间寻不出相反的事实)。苏181628应写于耶路撒冷尚未攻占建为京都的时期。再者苏1947这一段傍注,是有关丹支派由犹大境内,往北迁移的记述,这件事实,民1827亦有所记载。若苏厄书中所列地域的分配表,也应是记载于任何事件以前。按古忒(Guthe)说:「丹支派的迁移,是培肋协特人侵入的结果。」本书(1323)对培肋协特人有所记载,但是著者对这个民族并无任何敌意,不像民和撒两书对这个民族所有的敌视一样。如果当时培肋协特人对伊撒尔人稍加窘难,1122节定然要有特殊的说明,书中论及培肋协特人时,多甚简短,著者且将这民族与依撒尔人列于同等地位。日后与逼走客纳罕人的事件上,也独有培肋协特人作了伊撒尔人的共谋者,这说明了培肋协特人在当时还不是伊撒尔人的仇敌,这样看来,若苏厄书可能写于熹默雄时代之前。

前面所说伊撒尔人与培肋协特人之间的关系一节,可能指出了本书写作的时代,培肋协特人既已住在巴力斯坦与伊撒尔人中间,又无敌视的迹象可寻,这证明了培肋协特人侵入客纳罕地,为时不甚久违。培肋协特人闯入巴力斯坦,是开始于埃及王辣黑默色斯第三(Rahmesses III),而若苏厄进兵巴力斯坦,也是在埃及王辣黑默色斯第三在位之时(按Breatest R. 一一九八——一一六七),在这时期,培肋协特的移居客纳罕地给伊撒尔人极大的便利。关于客纳罕状况的记载,除圣经之外,只有阿玛尔纳信札。阿玛尔纳时代,客纳罕是一堆各自独立的多数小国,各有酋长式的小王子,拥有周围四五方里的土地,各个首领不能合作,对邻国的危机,坐视不救,互相猜忌,互相谗毁,到若苏厄时代,这种情形,仍然继续存在,虽然偶尔二三小王子团结起来,但这也是不得已的行动。客纳罕人任何一个有组织的团结,都是伊撒尔人的极大危机,阿玛尔纳时代与若苏厄时代不同的,是阿玛尔纳时代埃及王对客纳罕地的统治,多少还拥有一些威力,但在若苏厄时代,连这点威力都已丧失无余了。

(七)宗教情形

一、历史方面的观察,若苏厄书充分地流溢出希伯来人当时的信仰,直到渡若尔当河为止,所有的百姓皆保持着对天主的依侍,过河之后,由于割损的实行和逾越节的庆祝,以及赫巴耳和革黎斤山所举行的宗教集会,他们的依侍之心,都更加坚固了。

所有的人且认为哈杆由于违法所受的惩罚,是理所当然的;因祭坛而起的争辩(22章),也显明希伯来人对法律的热心,这一切皆是极明显的事实,因为渡过若尔当河攻占耶黎曷城,客纳罕人都使百姓体验出天主的特殊助佑,因此我们明白百姓最初的一个时期里,对天主保持着好印象的原因。但是百姓对天主的这个印象逐渐淡薄,而失掉宗教的虔诚,这又使我们明白,若苏厄何以在自己的晚年,二次召集百姓,劝勉百姓守法的原因。苏231说明伊撒尔人进入客纳罕地已经很久,百姓无疑地显出了对天主不忠信的现象,因为若苏厄在241423论别神的话,虽然未必指出百姓已经有了敬拜邪神的事,但由若苏厄言词的整个轮廓中可以推知对百姓的信仰,发生疑问。他的言词是在努力使百姓免于失信。这种劝勉是发生在若苏厄的同时人尚在人间的时候,他的劝告,在当时,获得了极大的影响。等他的同时人去世之后,百姓对天主的忠信,开始走上了下坡路(参阅2431210)。

二、教义方面的观察。若苏厄书的主要目的,是证明天主在诺言和惩罚上所表现的忠信(参阅12-921432315-16)。使百姓忠信事奉和服从一个天主,所写的教训不是抽象或属于理论的,而是具体的,生动的叙述。

有关客纳罕人的灭种问题,圣经上已有明文,且处于天主显著的命令。或问,这种命令如何解释天主的公义和圣善,有些人为解决这问题,干脆否认天主出过这种命令,将一切事情皆归于当时战争的情况和百姓的信仰,就是说希伯来人为了信仰,将自己战争的佳运,归功于天主的意旨,因此认为居民的灭种,是由于天主的命令。但是著者并不明了天主的许可(Permissio)和愿意(Volitio)在神学上的区别(Distinctio dogmatica),而只以一种平凡的知识,写了自己的本子。

这个意见看来似乎难以令人接受,因为关于天主的命令,不但客纳罕人灭绝之后,有所记载,即希伯来人进入客纳罕之前,亦有明文记载(参阅户3350-56171-216-262016-18)。这里不是论伊撒尔百姓对过去的是如何解释,而是论申命纪的著者,藉天主的启示所预知和天主的命令与启示所有关系的事实,因此客纳罕人的毁灭,应该承认是出于天主的命令,为解决这个难题,我们应该特别注意到圣经上所提及有关客纳罕的腐败,理应受到严厉的惩罚(肋18271231)。为防止伊撒尔人陷入腐败的危险,只有将客纳罕人完全予以毁灭。这些理由,如果同时加以研究,便可解释天主的公义。较难解释者,是天主毁灭了成年人,何以又使无罪的婴儿陷于死亡。

这种难题,不但发生于客纳罕人的毁灭上,即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国家的战争中,都能使我们遇到同样难以解决的问。关于此点,我们只能说,这是属于天主照顾的奥秘,因为我们对世界上的生命所知道的,是部份的而不是全能全然洞悉,但是天主可能以来世,赔补早亡的生命。最后用智慧篇上的几乎话来解决这难以解决的问题说:「谁敢给祢说:祢作了什么?或谁能抗拒祢的审判?……祢所施行的审判,并非不公,没有一个君王,能追问祢所惩罚的人民。」(参阅智128-22)。



上一篇: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下一篇:若苏厄书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