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的历史的附录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的历史的附录
浏览次数:399 更新时间:2023-2-27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的历史的附录

(参看列下1813-37编下321-20

三十六章至三十九章的要义

这四章为依撒意亚内集的结论,其中所记的为大先知对当时所有的影响:

(一)撒讷黑黎布企图进攻耶路撒冷,赖依撒意亚的祈求和鼓励,耶路撒冷得以保全(36-37章);

(二)希则克雅病重垂危,依撒意亚为彼祈求复得痊愈(38章);

(三)默洛达客巴拉丹遣使愿与希则克雅结盟同抗亚述。依撒意亚厉声责斥希则克雅不应与外邦人联盟,遂预言他的后裔和人民,必将流徙至巴比伦,为异民的奴隶(39章参阅引言第一章七)。

38章内,载有希则克雅自咏的诗歌。对这首诗歌,批评家大抵都说,不如这四章内其他的材料,是采自列王纪,因为这首诗歌不见于列王纪,而是采自其他的文献。对于上述三事,大抵是由列王纪节录来的,参见列下1813-2019

这四章先后的次序不合乎事实。依事38-39两章应放在36-37章以前,编者何以将次序颠倒,恐是因为在395-7内载有依撒意亚预言巴比伦充军的事。这预言上结束内集,下引起外集,成为内外二集的转捩点。40-66章所有,是依撒意亚对在巴比伦流徒的犹太人所说的神谕。在395-7内,既载有关于巴比伦充军的预言,故编者将它放在最后,以引起下文,事情的先后,他便不顾了。在注解内,我们简单地指出本书与列王纪所有的区别。至于其他的问题,读者可参阅本书的引言和列王纪下18-20章的注解。

章旨 1-3节撒讷黑黎布进攻犹大。4-22节希则克雅打发使者与亚述王的大膳宰谈判。大膳宰污辱君王和天主,恐吓犹大国。希则克雅的使者事后回来,将大膳宰所说的话告诉了君王。

1事曾如此:希则克雅为王的第十四年,亚述王撒讷黑黎布上来攻打犹大的一切坚城,而且都占领了。①2亚述王遂从拉基市打发大膳宰带着一支大军到耶路撒冷希则克雅王那去,其时大膳宰站在上池沟旁,漂布田间的大路上。②3出来迎接他的,有希耳克雅的儿子家宰厄肋雅金,书记协贝纳和阿撒夫的儿子史官约阿黑。

4大膳宰对他们说:「你们去告诉希则克雅说:大王,亚述王这样就:你所依靠的有什么凭藉?5你心里想空谈即是战略和战斗的力量吗?如今你靠着谁来背叛我?6看!你所依靠的埃及,是那支打断了的芦杖,谁依靠这杖,就刺伤了谁的手,并且刺透:埃及王法郎对依靠他的一切人都是这样。7假便你们对我说:我们依靠上主,我们的天主,祂岂不是那一位,希则克雅曾将祂的高丘和祭坛推翻,而对犹大和耶路撒冷说:你们只应在这祭坛前朝拜?8如令你可我的主子亚述王打睹,我给你两千匹马,你是否能给牠们配置骑兵?9若不能,你怎敢拒绝我主最小仆人中的一个统帅,而去依靠埃及的战车和兵?10现在我上来攻打和毁灭这地,难道不是上主的意思吗?上主对我说了:「上去,攻打这地,将它消减!」11厄肋雅金、协贝纳和约阿黑对大膳宰说:请你对你的仆人说阿辣美话,因为我们都懂;当着那些在城上的人民的耳朵前,你不要对我们讲犹太话!」12大膳宰回答说:「莫非我的主人打发我来只对你的主人和你讲这些话,而不是对那些坐在墙上,和你们一样也要吃自己的粪,喝自己的溺的人?」13于是大膳宰站起来用犹太话大声喊说:「你们听大王,亚述王的话罢!14大王这样说:不要让希则克雅欺骗你们,因为他决不能拯救你们!15也不要让希则克雅叫你们信赖上主,说上主必会拯救我们,祂决不会将这城交在亚逃王的手里!16不要听从希则克雅,因为亚述王这样说了:你们要与我和好,出来归顺我,各人就可以吃自己的葡萄和自己的无花果,各人也可以喝自己井里的清水。17直到我来你们到一个与你们本国一样的地方去,一个有五谷和新酒的地方,一个有食粮和葡萄园的地方。18小心!恐怕希则克雅要劝诱你们说:上主曾拯救我们!其他民族的神,那一个由亚述王的手中,救出了自己的本国?19哈玛特和阿尔帕得的神在那里?色法尔瓦因的神在那里?难道他们由我的手中救出了撒玛黎雅!20在这些地域的神衹中,那一个由我的手中救出了自己的国土?难道雅威能由我的手中救出耶路撒冷?」21他们不作声,一句话也没有回答他,因为这是王的命令,教他们不要回答他。22事后,希耳克雅的儿子厄肋雅金家宰,书记协贝纳和阿撒夫的儿子史官约阿黑回到希则克雅那里,撕破了自己的衣服,将大膳宰的话全告诉了他。

注 释

本章与列下的1813-37大抵相同,惟依撤意亚省略了希则克雅进贡之事,因为他以君王这番举动,对耶路撒冷的安全毫无利益。参见列下1813-37编下321-20所有的注解)。  我们随从许多学者的意见,以亚述王前后凡两次计诱希则克雅归降:一次是从拉基市打发大膳宰巧言劝说并加以恐嚇;另一次是从里贝纳打发使者呈递国书,劝犹大王归降(378-20)。参阅引言一章七节。有些考据家谓对亚述王劝希则克雅王归降之事,有两种传说:一为大膳宰之出使,一为撒讷黑黎布遣使持书劝犹大王早日归降;然而两种传说所指的却是一件事。对撒讷黑黎布与犹大政治上往来的历史,有许多地方我们无从得知其详。如果主张前后谈判只有一次,对于年代就无形中增添不少的困难,故许多学者仍坚持二次之说。

第三十七章

要义 见三十六章。

章旨 1-7希则克雅派遣使者去见依撒意亚。8-13亚述王再遣使恫嚇希则克雅。14-20希则克雅的祈祷。21-35依撒意亚的预言。36-38上主惩罚亚述王。

1希则克雅王一听到这事,就撕破了自己的衣服,穿上苦衣,走进了上主的圣殿;2然后就打发家宰厄肋雅金,书记协贝纳和几位老司祭,穿着苦衣,到阿摩兹的儿子依撒意亚先知那里去。3他们对他说:「希则克雅这样说:今天是困难、责罚、凌辱的日子!因为婴儿到了要出生的时候,却没有产生的力量!4也许上主你的天主听见了大膳宰的话,就是他的主子亚述王派他来辱骂永生的天主所说的话:上主,你的天主在听了这些话以后,必会责斥他。请你为剩下尚存的人祈祷吧!」①5希则克雅王的臣仆就来到依撒意亚前。6依撒意亚对他们说:「你们要这样对你们的主子说:上主这样说:对你所听到亚述王的仆人们辱骂我的话,不要害怕!7看!我必赋给他一种灵感,使他听到一种消息,就返回本国;我要使他在本国内倒在剑下!」②

8大膳宰回去时,正遇着亚述王在攻打里贝纳,因为他早已听说君王已离了拉基市。③9那时撒讷黑黎布一听到有人论雇市王提尔哈卡说:他出来是为攻打你;就再派使者到希则克雅那里说:10「你们要这样对犹大王希则克雅说:不要让你所依赖的你的天主哄骗你说:耶路撒冷决不会交在亚述王手中!11看!你听说过亚述众君王对各邦国所做的事,将它们完全消灭了,你还能有救吗?12我列祖所毁灭的一切民族,如哥仓、哈郎、勒责夫,以及在忒拉撒尔的赫登的子民,他们的神何尝救了他们?13哈玛特王、阿尔帕得王、色法尔瓦因城的王、赫纳黑王和哈瓦王,他们如今在那里?」

14希则克雅从使者手中接过信来,念了以后,就走进上主的殿宇;希则克雅将信铺陈在上主的面前,15然后希则克雅恳求上主说:16「万军的上主!坐在「革鲁滨」中间的伊撒尔的天主!祢,惟独祢是世界各国的天主,祢创造了天地。17上主!请祢侧耳静听!上主!求祢睁眼垂视!细听那打发使者辱骂永生天主的撒讷黑黎布的一切言语!18的确,上主!亚述的众君王曾摧毁了所有的民族和他们的土地,19将他们的神祇投入火中,因为它们不是天主,只是人手的作品,木头和石头,所以人能将它们消灭。20但是,如今,上主,我们的天主!祢救我们脱离他的手,好使世上各国都知道祢,惟有祢是上主,天主!」④

21阿摩兹的儿子依撒意亚,于是打发人到希则克雅那里说:「上主,伊撒尔的天主这样说:因为你会为了亚述王撒讷黑黎布向我恳求,22这便是上主论他所说的话:熙雍贞女轻视你,嘲笑你;耶路撒冷的女郎,在你背后摇头!23你所辱骂所诅咒的是谁?向谁提高声音,举起你的眼睛?是向伊撤尔的圣者!24你藉你的仆人辱骂了吾主!你说:因我车辆众多,我要攀登众山的山峰,到里巴嫩的深处,砍断其中最高的香柏,其中最好的青松,我要深入它的极处,菓木的林园!25我已在外邦掘井饮泉,并用我的脚掌踏干了埃及所有的流川!26你没有听到?我久已计划的,我昔日所决定的,现在我要使它实现,就叫你毁坏坚城,化为荒堆。27其中的居民,力量微弱,惊煌失措,有如田野的青草,有如娇嫩的青苗,有如屋顶上的小草,有如未熟早枯的麦秀。28你的住处,你的出入,和对我所发的暴怒,我都知道。29因你对我的暴怒,又因你的狂傲已升到我的耳前,所以我要将我的环钩套在你的鼻樑上,又把我的辔头套在你的嘴唇间,叫你沿着你的来路归去!⑤30这为你将是一个记号:今年你要吃自然所生的,明年你仍要吃自然所生的;第三年你们乃要播种收获,栽种葡萄园,吃其中的果实。31犹大家所剩余的人,仍要向下扎根,向上结实。⑥32因为剩余的人将由耶路撒冷,逃脱的人将从熙雍山出来;万军上主的热诚必要成就这事。33为此,上主这样论亚述王说:他不得走进这城,不得向她放射一箭,不得持盾走到她前,不得对她堆砌壁垒!34他必沿着他的来路归去,他决不能走进这城:这是上主的宣言。35我必卫护拯救这城,为了我自己,并为了达味,我的仆人!」⑦

36于是上主的使者出来,在亚述的营里杀了十八万五千人。清晨人们一起来,看呀!尽是尸首。37因此亚述王撒讷黑黎布就拔营,班师,回国,住在尼尼微。38当他在他的神尼色洛客庙里叩拜时,他的儿子阿德辣默肋客和霞勒责尔用剑击杀了他,然后逃到阿辣辣特地方去了。他的儿子厄撒尔哈冬继他为王。⑧

注 释

这一段内,充分表现希则克雅敬主的热诚,他坦白承认因自己一时失策,致使国家陷于这样的急难(欧1313669)。他深深后悔自己没有听从先知的劝告,如今他自怨自艾,迅速打发使者到依撒意亚那里去,求他转求天主怜悯尚存的百姓。「剩下尚存的人」,是指目前的环境。亚述王已征服了犹大四十六城,只剩下耶路撒冷京都尚未攻下,然已四面受敌,岌岌可危。希则克雅盼望天主保护祂的选民,不是为他自己的功劳——因为他已自己认错,而是因为撒讷黑黎布污辱了上主的圣名(43254811)。  依撒意亚为安定希则克雅的心,就预言撒讷黑黎布快要听到一种惊心动魄的消息,迫使他不能继续进攻耶路撒冷,必立即班师回国。这消息不是说埃及军队进攻亚述(9节),因为他早不把埃及放在眼里,而是指由巴比伦或尼尼微所传来的一种可怕的消息。的确,那时在巴比伦又发生了叛变,使亚述王不得不赶快回去镇压。  希则克雅听从了先知的劝告,对亚述王丝毫不肯让步。撒讷黑黎布便再遣使持书劝希则克雅投降。这时亚述王不在拉基市,而在拉基市以北的里贝纳城。看来亚述王那时一听见埃及进军,就转移阵地,准备迎敌。如果耶路撒冷投降了,也可利用进攻耶路撒冷的军队,去对付雇市王提哈尔卡(Taharca)。但是希则克雅坚决拒绝了他的要求,撒讷黑黎布不得已,只得利用在贝里纳所有的军队去攻打法郎。厄忒克(Etelk)一役,法郎大败。撒讷黑黎布就召集他所有的军队,尽力猛扑耶路撒冷,希望迅速打下。谁知在自己的军队中竟发生了瘟疫,一夜之间,死了十八万五千人(36节)。亚述王无法,只得回国。后为其二子所杀。  14-20节为希则克雅的祈祷,其间充满对天主惟一全能的信仰,此实出大先知之感化。希则克雅将亚述王的书信铺陈在上主面前,无异把罪状呈献给判官阅览一样。  上主藉依撒意亚答复希则克雅的祈求。熙雍决不会落在亚述王的手中。撒讷黑黎布虽自夸所向无敌,然这一次他该知自己只不过是上主所用的工具。这一次上主要在耶路撒冷前惩罚他的骄傲,使他一败涂地。因为上主说:「我要将我的环钩套在你的鼻樑上,又把我的辔头套在你的嘴唇间,叫你沿着你的来路归去!」(咏329  天主一离开亚述王,希则克雅所遭的危难,不久就要解除。今年与明年,人民尚不能播种收获,因为乡村尚遭敌军蹂躏。到了第三年方可恢复原状。这预兆乃是预言,几时应验了,人民不难认识天主如何爱护自己的百姓,痛悔自己已往的罪过。有些学者以30节当作一句俗语解释,意谓「苦尽甜来」。  上主再三申明,耶路撒冷必然解围。上主做这事,并不是因为选民对自己有功,而是因为祂愿发显自己的光荣,念及了自己忠信的仆人达味。  尼色洛客是亚述人所敬的神祇,但不知是什么神。撒讷黑黎布回国后二十年,即公元前六八一年,为他的两个儿子所杀。在亚述的文献上,他只是被自己的一个儿子所杀,恐另一个儿子只是同谋而实际并未参与其事。阿辣辣特(Ararat)——亚述语作乌辣尔突(Urartu),指亚美尼亚,或依据一些学者,指亚述国的北部。厄撒尔哈冬为王十四年,即自公元前六八一年至六六八年。

第三十八章

要义 见三十六章。

章旨 1-8希则克雅患病复愈。9-20希则克雅作歌谢主。(10-14叙述他患病中的心意。15-20感谢天主赐他痊愈。)2122附录。

1那时希则克雅害病将死,阿摩兹的儿子先知依撒意亚到他那里去对他说:「上主这样说:快料理你的家务,因为你将死不能久活了!」2希则克雅就转面朝墙恳求上主,3说:「上主!求祢记忆我如何怀着忠诚齐全的心,在祢面前行走,如何作了祢视为正义的事。」希则克雅流泪恸哭。4于是上主的话传于依撒意亚说:5「你去对希则克雅说:上主,你父亲达味的天主这样说:我听见了你的祈祷,我见了你的眼泪。看!我愿在你的寿数上多加十五年,6并且要由亚述王的手中拯救你和这座城,我必要保护这座城。7这将是上主给你的预兆,上主必实践祂所说的话:8看!我要使那已经在阿哈兹的日晷上日影下降的度数,再后退十度。」果然,太阳已下降的度数倒退了十度。9犹大王希则克雅在病中与病愈后所献的「金诗:」①10我曾说:正当我岁月中途,我已走向阴府的门户,绝了我年华的余数。②11我曾说:在活人的地上,我再不能看见上主;在世上的居民中我再不能看见人世。12我的寓所被撤除,给我夺去,彷佛收童的帐慕;我如织工卷结我的生命,他却由织机上将我切断:白日黑夜祢愿将我了结!③13我一夜哀号至清晨,祂仿佛一支狮子咬碎我所有的骨骸:白日黑夜祢愿将我了结!④14我呢喃好似燕子,我哀鸣有如斑鸠;我的眼睛低垂,无力仰视:上主!我遭受了穷迫,愿祢扶持!

15我复何言,祂对我说了又居然做了!我既抑制了我心灵的痛苦,我将悠游我所有的日数。⑤16上主所保佑的,他们必能生活;在他们当中我要完成我灵心的生命:祢为何不使我复原,祢为何不使我得生!⑥17呀!苦楚为我成了安宁,而祢却由灭亡的深渊,保存了我的生命,因为祢将我所有的罪恶,尽抛在祢背后!⑦18诚然,阴府不会赞颂祢,死亡也不会称扬祢!下到深渊的,也不会再期待祢的信义!19生者,惟有生者要赞颂祢,如我今日所为:父亲将使儿子认识祢的信义。20上主救了我,为此我们愿以终生的岁月,在上主的殿内,弹奏弦琴!

21依撒意亚说:拿一块无花果饼来,涂在他的疮口上,他就会好了。22希则克雅便问说:「有什么凭据,我将登谒上主的圣殿?」

注 释

希则克雅所咏「感恩歌」的经文,有些地方似有残缺讹误,今依宗座圣经学院所出之「圣咏集与罗马日课经本中的诗歌」(Liber Psalmorum cum cantics Breviarii Romani 1945)一书加以修改。「金诗」亦见于圣咏16篇,56-60等篇中。玛索辣作「文件」恐为抄写时将「mqtm」(金诗)误写为「mqtb」(文件)所致。何谓「金诗」,参阅圣咏集总论一。希则克雅王甚注重天主的礼仪和国家的光荣,不但注意了圣殿内的礼仪和音乐(编下2925-30),并且也收集了一些撒罗满的「箴言」(箴251),因此科尼黑(Koenig)说:「这首诗歌是希则克雅的作品,原是很可能的事。」  希则克雅患病之时,年约四十岁,适当一生的中年(咏552410225)。  「看见上主」,是谓在圣殿里举行隆重举行隆重的礼仪,恭敬天主,蒙受祂的恩宠。(咏117所说的:「义人将要得见祂的仪容」,亦即此意)。可是人死后,就再不能享受这番福乐了(18节)!希则克雅用两个比喻来描写临死的危险:一是牧童撤除帐幕,迁往他处;二是织工把织布机上所有的布从中割断,不再继续自己的工作。「白日黑夜」亦可译作「自早至晚」,其意是说:「上主!祢无时不在将我了结!」  诗人将天主比做一只狮子,因为祂用严厉的病苦磨折他,如狮子咬断牠所擒的动物的骨骸一样(哀34)。  1415两节残缺讹误,甚不易修改。16节大意不外是说:既然天主赐我痊愈,我要平安善度我剩下的岁月。对于天主,我只有感谢。有些学者译作:「我欲何言,既然祂做了这事(医治了我),我对祂还能说什么?因我灵心的痛苦,我要一生称扬祂!」  我们虽然依据宗座圣经学院所出的书(见注一),也不能不提出以下所有的一种更普遍的修改,即「上主!我的心将这事禀告祢,求祢赐我心灵安宁,赐我复原,赐我得生!」(杜木Duhm、米诺基Minocchi和飞协尔等)。现代的学者克撒讷译作:「上主!我生命的日子,在祢荫庇下,我灵心的生命仅属于祢,求祢医治我,赐我生存!」  疾病、灾难和死亡,都是罪恶招来的祸患。既然天主由死亡的深渊拯救了希则克雅,必也宽赦了他所犯的罪恶(列上14423355017-23)。

第三十九章

(参阅列下2012-19和所附的注解。)

要义 见三十六章。

章旨 1-2巴比伦的使者来拜访希则克雅。3-8依撒意亚先知预言巴比伦的充军。

1那时巴比伦王巴肋阿丹的儿子,默洛达客巴肋阿丹,给希则克雅送来书信和礼物,因为他听说他患了病又好了。①2希则克雅对他们表示非常高兴,就叫他们参观自己的珍藏、金银、香料、珍膏和他所有的武器库,以及他仓库内所存的什物。凡他家中和在他权下的,希则克雅没有不叫他们参观的。

3先知依撒意亚来到希则克雅王前对他说:「这些人说了什么?他们是从什么地方到你这里来的?」希则克雅回答说:「他们是从远方,从巴比伦到我这里来的。」4他又问说:「他们在你家里看见过什么?」希则克雅回答说:「凡我家里所有的,他们都看了;凡我府库内所有的,没有一样我不叫他们不看的。」5依撒意亚遂对希则克雅说:「你听万军上主的话吧!6看!将来有一日,凡你家里所有的,及你祖先直到今日所积蓄的,都要被带到巴比伦去,什么都不会留下:上主说。7并且,将由你出生的儿子中,即你所亲生的,也有些会被掳去,要在巴比伦王的宫殿里充当太监。」8希则克雅便对依撒意亚说:「你所说的上主的话是合理的;」他又说:「惟愿在我的时日内,有和平,有安全!」

注 释

关于本章的内容,除所提的圣经的地方外,请读者参阅引言一章七节。编年纪的作者,对希则克雅这样的行动,曾有过这样的批评:「但是巴比伦的臣仆派使者来到希则克雅那里,询问他国内发生的奇事。为这件事,天主离弃他,想考验他,藉以知道他的心志如何」(编下3231)。


上一篇: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耶路撒冷所宣示的神谕
下一篇: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