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三篇诗(42:1-7;52:13-53:12) 未来救世主的福音
第三篇诗(42:1-7;52:13-53:12) 未来救世主的福音
浏览次数:381 更新时间:2023-3-2
 
 


章旨 关于521-12节的内容,在前章的章旨中已经说明,并肯定从5117-5212是独立的一篇,即充军者凯旋归国的诗歌,又依照40章的要义所论的:421-75213-5312形成另一篇关于未来救赎主福音的诗歌。

第五十二章 1-12讲新熙雍的光荣是天主的恩赐,因为祂的仆人为了伊民并为了全人类要做补赎,所以天主才赏这鸿恩(参阅第53章后之附注。)13-15上主预言祂的仆人于苦难之后所要受的举扬。第五十三章1-3上主的仆人的卑微和苦难。4-5他受苦难是为了我们的罪过。6-7苦难中他的忍耐和勇毅。8-10仆人要遭受惨死,然而却获得胜利,因他承行了上主的旨意。11-12上主自己说话,称扬祂仆人的功行,并预言他的功行要结美满的果实。

第五十二章

1熙雍!醒起来,醒起来吧!著上你的威能!耶路撒冷圣城啊!穿上你的华丽的衣服!因为未受割损和不洁净的人再不得踏着你走过。2被掳的耶路撒冷!拭去灰尘起来吧!被俘的熙雍女子啊!解下你颈项上的锁链吧!①3因为上主这样说:你们是无代价被出卖的,同样也不用金钱将你们赎回。②4因为吾主上主这样说:我的百姓昔日曾下到埃及而侨居在那里,日后,亚述也无故地虐待了她。5如今在这里我还有什么呢?——上主的断语——因为我的百姓已无故被掳去了,治理他的人荒淫无度——上主的断语——我的名字天天不断地受亵渎。6因此我的百姓才认得我的名字,到那一天他们会明白,曾说过「看吧!我在此!」说这话的那一位就是我。③7传布福音者的脚站在山上是多么美丽啊!他宣布和平,传报喜信,宣布救恩,也给熙雍说:「你的天主做了君王!」④8听啊!防卫你的人都提高了声音,他们要一齐欢呼,因为他们亲眼看着上主返回熙雍。⑤9耶路撒冷的荒芜了的废墟啊!快乐踊跃吧!因为上主安慰了自己的百姓,救赎了耶路撒冷。10上主在万民眼前显露了自己圣善的手臂,大地四极要看见我们天主的救恩。⑥11离去,离去吧!从那里出来吧!不要触摸不洁之物!你们携带上主的器皿的人!从她中间出去,圣洁自己吧!12然而你们不要仓猝出走,也不要逃遁离去,因为上主要走在你们前面,伊撒尔的天主将作你们的后盾。⑦

13看啊!我的仆人要成功,要受尊荣,要被举扬,且极受崇奉。14就如许多人会惊愕他,因为他受了伤残,他的容貌已不像人,他的形状已不似人子;15同样众民族也要惊骇,诸君王在他面前要杜口无言,因为他们要看见先前没有给他们讲过的事,他们要彻悟先前没有听说的事。⑧

注 释

被俘的熙雍,像踞伏在灰尘中的一个处女,先知向她再预言,得救恩的时候已临近了,请她穿上华丽的衣服,快去欢迎,因为上主——她的净配要来重新圣洁她,使她充满圣德,同时也使她的居民成为洁净的:「未受割损的和不洁净的人,再不得踏着你走过」(岳3172127)。此句或暗示358「圣路」的预言。  巴比伦人掳去伊民作自己的奴隶,原来没有出任何代价,现在上主见他们已补赎了自己的罪过,也不需要什么代价而把他们赎回(4423)。  伊民作了埃及人的奴隶,是他们曾甘愿侨居在那里;虽然如此,上主看见祂的百姓如何受迫害,就降了种种灾祸惩罚了埃及,拯救了伊民。巴比伦对伊民所施的残暴,却有点不同,因为他们曾远征过巴力斯坦,攻陷耶京,焚毁圣殿,杀戮抢掠,彻底破坏,然后将伊民掳去,送往远地充军。当选民流徙异乡之时,圣京一片荒凉,圣殿坍塌倾圯,因此上主的名受外教人民的亵溃凌辱,所以上主不能不来拯救选民,以恢复自己的威信。然而为拯救伊民的先决条件,先须他们认识祂的圣名,就是说认识上主的德能,叫他们知道说:「看吧!我在此!」的,是他们的救赎主——上主(44194689481516  402记述先知如何听见上主命令自己的使者去安慰那悲痛的百姓。本节中先知先说:他在神目中看见天主的使者在耶路撒冷四周的山上站着,奉命进行那快慰人心的任务;以后先知又在奇像中听见使者宣告说:「熙雍啊!你的天主作了君王!」意谓主宰人类历史的天主,你的救赎主,正在领导伊民归国(4094127611),祂要永远为王!从前到耶京四周来的使者,大都是报告灾患和凶兆;反之,现在降来的使者只在宣布喜信和救恩。  耶路撒冷的防卫者(2165610),一听见使者所宣布的福音,便提高了声音,一起欢呼;睁大了眼睛,注视上主领着选民进入熙雍。  这种解救,的确是上主圣善手臂的工作,使大地四极都惊奇,祂是施救的天主(4054522)。  1112节中先知高呼流徙于巴比伦的人民快远离那地,并圣洁自己,那携带上主的圣器的人,尤当自洁。他们要前呼后拥,结队返国;他们不应仓卒逃走,因为像从前他们的祖先经过旷野的时候,有上主领导他们,保护他们。现在上主也是如此,「走在他们前面」,「作他们的后盾」。不过他们的祖先出埃及时是仓卒出走的,因为他们对法郎尚有戒心;现今却不然,他们无所恐惧,他们有各方面的安全,步伐应泰然整齐,就像在达味时抬约柜的阵容一样(撒下612-16)。  14节「惊愕他」,玛索辣和一些古译本作「惊愕你」。但按文气和句法,此「你」字此处无法解释;如果硬要保留此「你」字,「你」字是指熙雍。若如此,要把13-15三节另作解释如下:就如从前,凡看见熙雍处女踞伏在灰尘中的人们都要惊愕;同样,凡将来见到那仆人没有人形,没有人的模样的人们,也必惊愕至极。可是在关于上主的仆人的诗歌内,决没暗示熙雍的地方,并且这三节是上主特向异民介绍自已的仆人的话(421),上主的意思是在称许举扬祂的仆人,讲祂仆人的工作及苦难和其效果。上下文义既不指示熙雍,今从叙译本和塔尔古木及一般学者的意见改译作「惊愕他」,是指的仆人。15节「众民族也惊骇」,玛索辣和许多古译本作「他要洒众民族」。根据这个经文,许多古经学家解释此句是说明上主的仆人的司祭之职。圣厄弗棱(St. Ephrem)说:「他洒众民族,意谓他用自己的宝血和圣洗圣洁他们,而引他们恭敬天主。」然而若注意此处的诗律,作「主格」(Subjectum)的不是上主的仆人,而是众民族。按并行诗体的规律,「众民族」必须与「诸君王」相对;因此今随希腊本译:「同样众民族也要惊骇。」13-15三节内上主预言那仆人要受举扬,要受到列国万民的尊敬,这是他苦难的酬报。启示这预言的,是视察人心而知未来的天主;只有天主能预言这两种对峙的情景:第一是人们都要惊愕那仆人,因为他的容貌已不像人的模样;第二,万民一认识——看见——先前没有给他们讲过的事,一彻悟先前没有听说过的事,无不惊奇吶喊,目瞪口呆(米716215299404)。众民族,诸君王到底听见了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此处还没道出,但从下章可以推知,那惊心的事乃是上主的仆人的惨死和以后的复活;因此万民都要信仰祂,大地四极都要承行上主的旨意。

第五十三章

章旨 见前章

1谁曾相信我们的报道呢?上主的手臂给谁显露了呢?①2祂的仆人如嫩芽生在祂面前,又像根蒂生自干地中,他没有俊美,也没有华丽,可使他们瞻仰他,没有仪容,好使我们恋慕他。②3他受尽了侮辱,又为众人所遗弃;他真是苦人儿,而熟悉病苦,他好像人们掩面不顾的一个人;他受侮辱,我们因而也不尊敬他。③

4然而他所背负的,是我们的痛苦,他所担荷的,是我们的疼痛;而我们却以为他是受天主痛打、击伤和窘难的人。5他为了我们的悖逆而被刺透,为了我们的罪恶而被痛打受伤;他身受惩罚,为叫我们安全;他身受创伤,为使我们痊愈。④

6我们都像羊一样迷了道,各走各自的路;但是上主却把我们众人的罪过归在他身上了。7他受虐待,而仍是柔顺的,总不开口,如同被牵去宰杀的羔羊,又像母羊在剪毛者前,缄默而不开口。⑤

8他受了不义的审判,而被夺去了;有谁怀念他的命运呢?因为他从生活的地上被削去了,为了我人民的罪,他受难至死。⑥9虽然他没有行过不义之事,他口中也从未出过谎言,人们埋他的坟墓却在歹徒中,葬他的茔地在作恶的人中。⑦10毕竟上主喜欢用苦难折磨他;他虽牺牲了性命,作了赎愆祭,但仍将看见他的后辈延年益寿,上主的旨意也要借他的手得以成功。⑧

11因他心灵的苦难,他要看见光明,藉自己所认识的必得满意;我正义的仆人要使多人成义,他将承担他们的罪过。⑨12为此,我把群众给他作为部属,他要获得无数的人,作为胜利品;因他倾流了自己的性命,一直到死,又被列于叛逆之中,他承担了多人的罪过,又为叛逆者转求。⑩

注 释

本章除末两节外,发言者是先知,他代表蒙救恩的人,尤其代表自己的人民发言。因此,使用了复数的称谓。本章是一篇宏壮威严的诗歌,为旧约中最庄严的大合唱的歌词。依撒意亚和他所代表者至今已稍微明白天主的奇工妙化;然而他们一受到那仆人遭难惨死的启示,又联想到那些残害这仆人者的毒恨,不由得发出了这惊异而带同情的哀词。他们的话出于衷诚,彷佛说:不是我们得罪上主的原故吗(4224)?「谁曾相信我们的报道呢?」就是说:谁能相信我们对上主的仆人所见闻的消息呢?「上主的手臂」一语象征祂的全能、伟业和奇迹;选民曾经历了上主手臂的大能,认识祂的仁慈,祂的全知,祂的力量,可是上主这一次要发显的奥妙的计划,似乎超过他们对上主所知道的一切。关于上主的仆人受苦救世的事,是他们所意想不到的,「谁相信……给谁显露……」即说谁也不肯信这消息!给谁也没有披露过这启示!的确,关于天主要藉自己的仆人的苦难和死亡,以救赎人类的事,天神也没有意想到(弗39  为什么人们,更好说,天主的选民伊撒尔人,不相信上主的仆人呢?因为他诞生和长大于卑微之中,他像干地中生出的嫩芽,没有外表的威风,也没有什么仪容引人喜爱他。「嫩芽」和「根蒂」两词依撒意亚已多次用来作为默西亚君王的象征(1110;罗1512552216)。请读者注意,自1-6节是蒙受救恩的人,特是蒙救恩的伊民自讼悔罪的话;这种自讼的方式由2节开始,特别显著。读者亦该理会,本章的动词虽大都是全过时态,但所指者尚未发生,都是先知神目中所见到而属于将来的事。当先知受天主这非常的启示时,心中必非常感动,所以用了这戏剧性的文体来表达自己的热情。他明说蒙受救恩的伊民,为何不信上主的仆人,是因为他们鄙视微贱和遭苦难的人;上主的仆人又没有外表的威风,和美丽的仪表,因此当时的人不拥护爱戴他。  本节更清楚地述说蒙受救恩者,为什么不相信上主的仆人,因他们以为仆人受难的原因,是由于他自已的不义,而被上主惩治,就如遭难的约伯,他的三位朋友也想是他受了上主的惩治。他遍体鳞伤,疾病痛苦集于他一人身上,而人们对他却「掩面不顾」,这种「掩面不顾」的态度,不是出于同情心,不忍去看,而是由于鄙视,不愿看。上主的仆人在这内外的苦难之中,的确可以说:「上主啊!求祢体恤我,因为我陷入危险;因了忧伤,我的眼和我的心身,焦灼颓废,……我在一切仇敌面前成了诟辱,甚至在近人面前,亦成为可谴责的人,那认识我的,都害怕我;在路上看见我的,都远避我」(咏3110-121388301等;4013)。关于默西亚的苦难及死亡的预言,与依撒意亚此诗歌最相似的,莫过于圣咏22篇(拉丁通行本21篇)。在这篇圣咏内,达味用了救世者的口气,很具体地描述了默西亚所受的苦辱,对于苦难的描述,可以说达味比依撒意亚更为详尽,而近于心理的吐露,然而对于指明上主的仆人受苦难的真正意义,依撒意亚却远驾乎达味之上,在旧约中可以说是首屈一指,仅没有超过新约的圣保禄宗徒。  4-6节,先知讲述上主的仆人的苦难和死亡的真谛。这论述感人至深,好似先知引领读者窥视这位舍身死义者的心底。仆人原来是至义的,因上主称他为「我的正义的仆人」(11)。他受苦而死,决不是为了自身,而全是为了我们,就是代替我们受苦受死。我们原来都是罪人,该受天主的惩罚,但是他却代替我们受了天主的惩罚。先知在本章中着重上主的仆人「代为死亡」(Mors vicaria Servi Jahwe-Substitutive death of the Servant of Yahweh)的话,重复了十二次之多(4ab5abcd6c8d10b11d12de等节)。「代为死亡」的思想,在本章内是最高超的神学,在圣咏、约伯传、训道篇中都不曾有这神学观念。这种「代为死亡」的意思和目的更不见于外教的哲学中,这思想是出于天主,由圣神默示于人的,为安慰受罪恶奴役的人类(飞协尔)。德里兹市(Delitzch)对「代为死亡」也曾说:「在希伯来语言中为表达这「代为死亡」的意义,再也找不到比依撒意亚所取用的辞句更为切合而更有力的了。」这仆人甘愿受苦而死,不是为留下一个忍耐的模范,也不是为感动罪人忏悔,而使他们改恶迁善;他受苦而死,虽不除掉这些动机,不过这些动机都在其次,最主要的他是代替我们受苦,替我们而死。欧瑟比犹(Eusebius CaesarDemonstratio Evangelica 110C.8)曾解释这段经义说:「仆人在上主台前作了我们的保证人,并作了赎我们的代价。」蒙救恩者非常惊异说:我们看见他受那么厉害的痛苦和残酷的死亡,以为「他是受天主痛打、击伤和窘难的人」,却不曾知道,他所背负的和所承当的,竟是我们所该遭受的痛苦。圣玛窦(817)把先知这句话,「他取了我们的病患,也承担了我们的疾苦。」(圣史引自希腊本),曾贴在耶稣身上,因为他曾驱逐了魔鬼,并疗愈了一切患病的人。圣史的讲解显然不是全部,而仅是局部的运用。人所以患病附魔,是因为亚当的罪过,疾病附魔等,都是原罪的后果和惩罚。上主的仆人承担了我们的罪和罚,解救我们脱免罪恶的奴役,解救我们由罪恶所生的后果,如疾苦、附魔、死亡等;然而直到世界末日救主再降来时,蒙救恩者还要受苦受死,并且因为有许多人不全心依赖天主的圣宠,也要附魔;可是当吾主再来时,我们都要藉他,同他,在他得胜死亡,而得复活!如今我们蒙受救恩的人要受苦而死,是有天主的圣意的,因为天主不但叫我们相似复活的耶稣,而且也要我们相似受难而死的耶稣。这样,天主的义子更能完全效法他们的救赎主,天主惟一降世的圣子。「他身受惩罚,为叫我们安全」,指罪人得罪之赦以后,与天主重得和好,因而天主对待他如义人一样,所以叫他安全顺利。罪人所受的这种宠遇,完全来自上主的仆人受苦难的功劳(伯前224)。  「我们都像羊一样迷了道……」即谓各人顺从各人的偏私,忽略天主的法律,到处流散,如无牧人的羊群(耶506936)。然而因仆人代为死亡的功劳,天主引我们再走正路,重新领受祂的约法,一心寻求祂,与祂永相和好(罗51-11)。自7-10节先知不再当蒙救恩者的代言人,而是叙述他个人的观感。先知此处描绘暴虐者在默西亚身上发泄的怒气,虽不及达味在圣咏22篇内写得那样具体而生动,但他却注意到上主仆人的死亡的真谛,以及他在苦难中心里所持的态度:仆人受苦难时,仍是柔顺的,像一只羔羊不开口呻吟(若12936等;耶1119)。  本节记述两件重要的事:(A)仆人受了不公平的裁判;(B)他为自己的人民而死。关于本节的经文有两个难题:(a)「对他的命运」,对此句学者有四、五种解释:(1)古教父多主张今所译之「命运」(Dor)有「来源」之意,因此,他们解释说:谁能讲明他的来源呢?即圣父生圣子这永远奥妙的诞生。(2)有的学者,以为先知在此暗示圣母玛利亚产生吾主耶稣,而不损害她的童身。(3)尚有学者把「dor」一词解释作「同时的人」,而译为:「谁能说出,他同时的人如何对待了他呢?」(4)还有些经学者以为「dor」一词含有「住所」的意思,而译作:「谁能讲述他的住所在那里呢?」即谓他像厄里亚从世上被提去了一样,谁能说他现今居在何处?我们随从飞协尔(Fischer)将「Doro」读作「Darko」,译为「命运」(4027),即含有「惨死」之意,更适合上下文义。(b)「他受难至死」,玛索辣经文脱误,今按希腊本改译。杜木、米诺基等主张先知在本节内说明两件事:即仆人残酷的死亡和他的复活,复活的意义含在:「他……被夺去」一句内,就如厄诺客和厄里亚被提到天主那里去了。这解释可能与先知的原意相合,但按今之经文来讲,看不出有此意义,至少不够清楚。我们以为本节的大意是:他为了自己人民的罪恶,受难而死,按表现于外的情形来看,他受不公平的裁判和凄惨的死亡时,上主没有来保护他,世人也不介意他的命运如何。  「葬他的茔地在作恶的人中」一句,是按现代一般考订家所改译的,玛索辣和许多古译本作:「葬他的莹地在富贵的人中」。按我们所知道的,现代的经学家中只有纳本包尔和飞协尔保护玛索辣经文,飞氏也承认「富贵的人」一语是讹文,然而他称这讹文为一种「侥幸的错误」(Error providentialis),因为这富贵的人是指埋葬耶稣的阿黎玛塔雅人若瑟(玛2757)。可是按并行诗体的规律不能接受这种解释,因为本节共有四句:前两句与后两句相对;前两句说明上主的仆人在思言行为上,无可指摘;在末两句说他虽是那样正义的人,身死之后,被埋葬有如匪徒。  上主的计谋是人意想不到的;先知在本节内说明这一切苦难的措置,完全出于上主的许可:是上主折磨了祂的仆人,而那至义的仆人也晓得上主的这个旨意,便甘心把自己的性命奉献给上主,作为赎愆之祭(Asam)。关于赎愆祭,参阅肋514-26。因仆人甘愿牺牲,发生了极大的效果:「他要看见他的后辈,延年益寿,」是说:他虽然死了,那信仰他的人——神子女们却世世代代相继不替。有的经学家把这句译作:「他的后辈会延续他在世的寿数。」即谓他虽死了,他的信徒好像在世上延长他的生命。「上主的旨意也要藉他的手得以成功。」外表看来,那仆人的功行似乎都失败了,但上主由失败中,实行了祂救人类的计划。  「要看见光明」一句是按希腊通行本和依撒意亚抄卷修正的(此卷一九四七年于临近死海之山洞中发掘出土,为玛加伯时代之产物Manuscriptum Isaiae in spel neaprope mare Mortuum 1947 invertum)。玛索辣无「光明」一词,因为「看见光明」一句指那仆人的复活,因此,也许后世的犹太人为避免基督教徒运用此句证明耶稣乃是先知所预言的那死而复活的默西亚,遂将「光明」一词删掉。本章末两节是上主在发言,所启示的道理已达到了最高峰。那仆人甘心受苦难而死!他要看见光明,即要复活,复活起来的仆人一见到因自己的苦难和惨死,如何完成了天主的旨意,心里感觉十分满意。或者按其他的经学家解释说:上主的仆人要使信徒充满天主的智慧。如此,使无数的人成为义人(达123236)。  许多民族要获得义德,这是由于仆人受苦而死的功劳。一切义人不但成为天主的义子,而也是属于仆人所应得的分子和胜利品,他甘心乐意一直到死,献上了自己的性命,因他的惨死而获得了胜利。

最后要讨论几句这些深奥的预言,怎样在吾主耶稣身上应验了。(关于其他问题,参阅附注:上主的仆人)。上主的仆人在这四支歌曲里,像先知、司祭和牺牲者出现。阅读福音时,尤其阅读耶稣的苦难史事时,我们觉得吾主耶稣自己也常常想到了自己将来的苦难和死亡,也屡次说出要受苦受难,且死而复活,因为这一切都写在圣经上了。所以由吾主耶稣的言语中证明,他把依撒意亚对上主仆人所预言的事迹,都贴在自己身上当作自己的理想。圣路加2237曾记载吾主受难前所说的这句话:「我告诉你们,还有经上写的这话,也要应验在我身上:他要被人列在罪犯之中」(12)。原始的教会确信依撒意亚对上主的仆人所记载的一切,在耶稣身上完全应验了。新约的作者称耶稣为「仆人」(玛12183132642730如依421等),施洗者若翰称耶稣为天主的羔羊(若12936),必定都是依据依撒意亚的话(7)。圣保禄、伯多禄、若望解释吾主救赎的工作,是按照圣经完成了这伟大的事业,也明明指出我们的先知在本章内关于上主的仆人以自己的苦难和死亡救赎人类所记载的道理(伯前222-25格前153325若壹22410等)。希伯来书讲论耶稣司祭的地位,拿上主的仆人怎样甘心牺牲,怎样为罪人转求,都贴在耶稣身上,作为先知预言的实现(希57911-28)。


上一篇: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要在凯旋歌舞中归国
下一篇: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