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三(73-89)
浏览次数:386 更新时间:2023-2-26
 
 


第七十三篇(72

恶徒的福分是暂时的。

引言 本诗的问题,是在人见恶人享福,善人受苦,致使许多信仰薄弱的灵魂,有愤愤不平之慨,以为上主太不公平。诗人在这篇诗里,说明恶人必食其报,善人亦必得其赏:换言之,恶人死后自有他们的痛苦,善人生前不但可以享受心中的安乐,而且身后还有他永久的报答——无限的福乐。故此善人在世要勉力翕合主旨。与本篇大旨相同者:有耶121节;哈1313;约伯传全文;咏3749两篇。按许多学者谓:本诗对于灵魂的不死不灭,和天主的赏善罚恶两端道理,比以前有更进一步的说明。本诗的作者,有古圣约伯那样勇敢的信德。

章旨 1-14何以恶人享福,义人受苦?15-28恶人的福分是暂时的;身后天主按照公义赏善罚恶。

1亚撒弗的歌。天主待良善的人和心净的人实在厚道!①2至于我,我的脚几乎踌躇不定,我的脚险些滑倒。3我见恶人和强横的人享福,就心怀妒意。4他们毫没有疼痛,他们的身体很健强。②5他们没有别人所受的苦,也没有别人所遭的忧患。6故此骄傲如颈环套住他们,残忍像衣服遮盖他们。7他们的眼睛,因体胖而凸出,任他们心中念头放肆。③8他们嘲弄人,谈恶事,骄傲自矜,说欺凌人的言语。9他们的口亵渎上天,他们的舌头诋毁大地。④10所以我的百姓远离了天主,满口喝着灾祸的水;⑤11他们说:「天主怎样知道?至高之主岂有知识?」12请看!这些都是恶人,他们享受安乐,加增财富。13实在!我白白的洁净了我的心,洗手表白我的无辜,也是徒然。⑥14因为我终日遭受灾难,每日早晨遭受惩治。

15我若想:我也能同他们一样说,这就对祢的众子失了信。⑦16我要想领悟这事;可是在我看,实在难解。17等我进了天主的圣所,⑧思想他们的结局。18祢实在将他们安置在滑路上,使他们陷入灾祸中。19他们转瞬间已经变成了何等的荒凉!他们因惊吓消尽而灭亡。20人睡醒了怎样看梦,吾主呵!祢也照样藐视他们的空想。21因此我心中酸苦,我的肺腑感着剌痛。22这样我愚鲁一无所知,在祢面前如畜类一般,23但是我时常与祢同在:祢握着我的右手;24祢要以祢的训言引导我,以后祢必接我走进荣耀。25在天上除祢以外,我有谁呢?在世上除祢以外,我也没有所喜爱的。26我的肉体和我的心灵业已瘁微,然而天主是我的心中的力量,是我永远的福分。27请看!远离祢的必要灭亡,祢必消灭悖逆祢的人。⑨28亲近天主,把我的希望寄托在吾主天主身上,为我是有益的。在熙雍子女的门前,我要称述祢一切的恩惠。⑩

注 释

 本诗并没有提及伊民的事情,诗人所讲,都是普遍的道理,故此罗马新译本将原文的伊撒尔三字,该译作「良善的人」,今从此说。   一作:「他们死的时候不觉得困难,他们的身体又肥又舒适。」   有人将本节按希腊文译作:「他们的奸恶生于愚笨的心中,心中有可畏的思念冲出来。」   第八和第九节描写他们口舌所犯的罪过,这些罪过都是由于骄傲;正如圣经所谓:「骄傲乃诸罪之源」。   原文与诸旧译本皆不甚稳妥,今从著名学者译出。意义大概是:因他们诬谤的言语,我的百姓(诗人的语气)远离天主,满耳听他们所讲的恶语,上了他们的当,并且说:天主怎样知道……。   参阅咏第二十六章6节。   犹谓:我不但获罪于祢,而且对祢的众子(原文作:后代人)失了信,所以我虽然天天遭难受罪,然而我依然忠信于祢。   「圣所」二字,按字面是指圣殿,但按意义则是暗示天主的奥理。为领会其中的奥理,先得死去。纽盟Newman枢机主教说:「当死神来临时,人就离开幻影不实的大地,而进入光明的世界」。   「悖逆」二字原文作:「行邪淫」;因为雅威(上主)款待伊民,犹如丈夫恩待自己的妻子,如果妻子有了外遇,在丈夫面前,宛如一淫妇(参阅依57341510639)。   今按希腊通行本补:「在熙雍子女的门前」一句。亲近天主的,必要顺从祂,信赖祂,翕合祂的旨意,如同儿女翕合父母的旨意,良妻服从自己的丈夫。

第七十四篇(73

圣殿被拆毁后的祷告。

引言 本诗系亚撒弗之后裔写于拿布高王焚毁耶路撒冷和圣殿之后,(即耶稣降生前五八六年);因此本诗和耶肋米亚的哀歌颇相类似。参阅王下第二十五章。有人主张本篇是玛加伯时代的产物。(参阅加上438469271441加下1881-4)。然而细考本诗的背景,似觉与拿布高毁灭圣殿之事相符;因为拿布高王毁灭耶路撒冷,其地荒芜至七十年之久,如此则可以断定本篇是以拿布高王毁灭耶路撒冷和圣殿为背景的。诗人吁告上主,将伊撒尔受苦的情形,及敌人如何污秽圣殿的残暴行为,都向天主述说,求天主报复他们。

章旨 1-9主呵!祢为何摈弃了祢的百姓,使祢的选民受辱呢?10-17祢昔日为保佑他们,行了很多的奇事。18-23现在求祢报复祢的敌人,拯救祢的子民。

1亚撒弗的训诲诗。天主呵!祢为什么永远丢弃了我们?祢为何向祢牧场的群羊发怒,如冒烟呢?2求祢顾念祢往日所建立的会众,就是祢所赎作祢遗业支派的;求祢记忆祢所爱居的熙雍山。3祢的脚凳已成了永久的废墟:敌人在圣殿中破坏了一切。①4祢的仇敌在祢的会所中怒号,扬起了他们自己的旗帜。5他们好像在周密的林中,高举斧头的樵夫,6他们用斧锤,将圣殿雕刻的门打坏。②7他们用火焚烧了祢的圣殿,污辱了祢名的居所,拆毁到地。8他们心里说:「我们竟行破坏他们;你们将天主在地上所有的会所,用火焚毁」。③9我们不见了我们的标帜,再也没有先知;④在我们中间没有人知道这灾祸要绵延到何时。

10天主呵!敌人污辱我们要到何时?仇人讥诮祢的圣名,莫非要到永远么?11祢为什么缩回祢的手?求祢从祢的怀中,伸出祢的右手绝灭他们。12天主呵!祢起初就是我的君王,祢在地上经营那拯救的事业。⑤13祢曾用祢的伟力分开海洋,祢在水中击碎了毒兽的头;14祢曾敲碎了鳄鱼的头颅,将它当作食物,给了旷野的民族。15祢引源泉成了溪河;祢使常流的江河干枯。16白天属祢,黑夜也属祢;祢创造了夜光和太阳。⑥17祢分划了地的一切畛域;夏季冬季也是祢所制定的。

18求祢追忆这些事!仇敌凌辱了上主,愚顽人污辱了祢的圣名。19莫要将祢斑鸠的性命交给老鹰:⑦不要永远忘却祢穷苦子民的性命。20求祢回视祢的约,因为地上的暗处与乡田充满了残忍。21求祢不要使穷苦人蒙羞转走,使贫寒和困苦的人赞美祢的名。22天主呵!起来保护祢的案件;要记忆愚顽人终日凌辱祢。23莫要忘记祢敌人的声音,和悖逆祢的人,时常傲慢的骚嚷。⑧

注 释

 今随瓦加里左肋尔与郝尔根译出。天主的脚凳,即是圣殿,(参看咏99513276013)。或为耶路撒冷圣京,(哀21)。然照字面译,应作:「求你举步视察那永久的废墟」。   圣殿之门为加尔底亚军队打坏(哀1429),又被叙利亚军队焚烧。(加上438)。   巴力斯坦原来只有一座圣殿,这里所言的:「破坏它们」,即各地所建的会所。因为外教人是多神教的,他们心中以为在犹太地域也应有许多宗教的礼堂,那些以本诗为玛加伯时代作品的学者说:这「它们」二字不但指示圣殿,而且还指示会堂,即Synagogae   「再也没有先知」,(参阅哀29),当时原有两位大先知,即耶肋米亚和厄则克耳,不过二人那时一在埃及,一在巴比伦。   天主曾施行了许多拯救的事。本诗只特别提出渡过红海,渡过若尔当河,在旷野梅瑟击石得水等事迹。「毒兽的头」,及下节「鳄鱼的头颅」,指埃及而言。「旷野的民族,」指野兽而言。   「夜光」即「月亮」。天主如果愿意,就可使祂的百姓脱离困难。祂不但是施行救恩的天主,且是万有的天主。   「斑鸠」指伊撒尔民;「老鹰」指敌人。   天主的敌人,不断地辱骂天主,诗人求祂不要忘记。

第七十五篇(74

天主依正义来施行审判。

引言 本诗大概是作于犹太国遭逢亚述王侵略之时,百姓的心神陷于衰颓,各处都见不到有救护来临。在那时候天主激励了自己的百姓,许给他们要施行公道的审判。(参阅王下191)。又有圣经学者想:本诗是作于安提约古厄比法内胁迫犹太人的时候。无论如何,学者大概都承认这篇圣咏的内容,超越当时的事实,而指示默西亚将要来根据正义施行审判。(参阅加上3)。

诗体异常深刻,而又带有一种话剧的意味。

章旨 2诗人赞颂天主。3-4天主自己给祂的虔敬人许下祂的保佑。5-10诗人警告肆意横行的人。11天主再誓许,祂要赏善罚恶。

1亚撒弗的诗歌。交与乐官。调用「莫要毁坏」。2我们称谢祢,天主呵!我们称谢祢,我们呼求祢的圣名,颂扬祢奇妙的作为。①3我到了所预定的日期,我必秉公实行审判。4地和地上的居民,虽都熔化了,我依旧坚固它的柱子拉兮。

5我向狂暴人说:不要肆意横行;对凶恶人说:不要将角揭起。②6不要高举你们的角,不可挺直颈项,信口妄言。7因为救援的来临,不是从东方,不是从西方,不是从旷野,也不是从山林。③8惟有天主施行审判:祂贬抑这人,高举那人。9上主的手持着杯,里面有起沫的酒,和混合物:祂倒出来,地上所有的恶人,必都饮尽它的渣滓。④10但我要喜乐,直到永远,我要歌咏雅各伯的天主。11恶人所有的角,我都要折断;惟有义人的角,必要昂举。

注 释

 一译:「因为祢的圣名临近」。此言:祢的德能临近。天主的名,屡次代表天主,或祂的德能。(参阅咏54)。   「角」表示力量、权能、和狂傲的意思。诗人忠告侵略的亚述人,不要横行霸道,因为天主到了所定的日期,必要惩罚他们。   本句颇难讲解,今随左肋尔和罗马新译本译出。大旨就是:救援或公道的审判,是由天主而来,不可依仗世人的能力,希望他们的救援。   圣经屡次记载天主忿怒的爵。此言天主罚恶,概不宽贷,犹如使饮者干杯,不留残滴(参阅依51172515)。

第七十六篇(75

胜利后的凯歌。

引言 前篇所许的胜利,伊撒尔民已经获得,故个个都欢天喜地的称谢天主。犹如诗第464748三篇是陈述约沙法与莫亚伯人、亚蒙人、及附近的人民交战的事迹;这样前篇与本篇是讲论撒乃黑里侵略犹大,围困耶路撒冷种种悽惨的景象。又有人以为这两篇皆是玛加伯时代的作品,正确与否,不敢置信。

章旨 1-3天主击败伊撒尔的仇敌的时候,曾现示了自己的威严。4-7天主好似壮士,自战场凯旋归来。8-11天主拯救了祂忠义的人们。12-13因此诗人邀请一切的人,都来称颂赞美天主。

1亚撒弗的诗歌,交与乐官,乐用丝弦。①2天主在犹大为人所认识,在伊撒尔,祂的名为大。3祂的帐幕是在撒冷,②祂的居所是在熙雍。

4在那里祂折断了弓上的火箭、盾牌、刀剑、和一切的武器拉兮。③5祢现示着光明与威严,从永远的山降来。④6心地健壮的,莫不惊慌失措,睡了长觉,强而有力的,没有一个能够措手。7雅各伯的天主呵!坐车骑马的,因了祢的惊吓,都沉睡了。

8惟祢可畏,祢一发怒,谁能在祢面前站住?9祢从天上使人听判断:大地恐悚而静默,10就是当天主兴起施行审判,救地上所有贫苦人的时候拉兮。11实在,人的忿怒要成全祢的荣美,⑤那幸免怒火的,要为祢过节庆祝。

12你们许愿,当向上主,你们的天主偿还,凡居留在祂附近的人,都当拿献仪给可畏的主,13祂要摧毁首领们的自尊心,祂是地上诸所当敬畏的。

注 释

 希腊和拉丁通行本标题补有:「为亚述人」一句。德阿肋多Theodoretus说,「他曾见有几个经卷在前篇的标题上,亦载有这一句。」这却是一个新证据,作证古时的人有以第七十五和第七十六两篇为一篇诗的。   撒冷为耶路撒冷旧名,有和平之意。   「一切武器」原文作:「战事」,按儒翁Jüon博士作:「枪弹」,二者意义相同,即谓天主消灭了祂子民的仇敌。   罗马新译本从希腊和拉丁通行本作:「祢从永久的山岭发光。」按马索肋经文应译作:「从掠物之山降来。」这句指示天主击败仇敌而凯旋归来,敌人被战败,其所有物,都被掠夺为战利品。   本节颇难诠解。大旨是说:人的狂怒,和敌人种种的侵略,末后都要成全天主的荣耀,揄扬祂的照顾与圣治;并暴露祂仇人的阴谋终归失败。那些幸免天主义怒的人,都要承认自己的虚伪卑微,和天主的尊威,而虔心钦拜祂。

第七十七篇(76

天主仍是仁慈不能完全遗忘我们。

引言 本篇是在何时著的,已不可考;不过由诗的内容可以断定,必是国难时期的产物。有人以为本篇作于犹太国分为南北之时;有人认为是写于充军之时;又有人以为是玛加伯时代的作品。国家遭此大难,诗人目击心伤,感同身受,几乎疑惑上主已离弃祂的民族。但追忆已往,仍深信天主,终必拯救祂的百姓脱离苦难。故此诗人一面忧伤,一面希望天主救拔伊撒尔民于水火。

章旨 2-10因了国家遭难,诗人拒绝了各种安慰。11-21诗人追思古昔上主为伊民,曾施行许多神迹:故此希望天主不遗忘他们。

1亚撒弗的歌,交与乐官,依照伊迪顿的作风。①2我要向天主,发声哀号,我要向天主发声,祂必垂听我;3我在困难的日子,寻求吾主。我的手整夜的伸着,不觉疲倦;我的灵魂拒绝了抚慰。4我想念天主,叹息不已;我沉思,我的心日渐枯憔拉兮。5祢使我的眼睑张开;我烦躁不安,甚至说不出话来。6我追想着往古的日子,和过去的年月;7我记起,我夜间扪心自问,我的灵魂也深究省察:8「莫非吾主要永远遗弃我们,不再慈悲么?②9难道祂的慈爱永久停止,祂所许的约言,世世代代废弃了么?10难道天主忘记了怜悯?或是因发怒而忘记了慈悲么?」拉兮③

11我便说:「这是我最难受的,至高者的右手改变了。」④12我要记念上主所行的,回忆祢曩昔所行的奇迹。13我要思想祢的经营,默念祢伟大的事业。14天主呵!祢的道路是基于圣善:什么神能如天主这般伟大?⑤15祢是行神迹的天主,祢曾在列邦之前,彰显了祢的伟力;16祢曾伸祢的手,救了祢的百姓,就是雅各伯及若瑟的子孙拉兮。17天主呵!诸水见了祢,一见就都战慄,深渊也都惊怖;18浓云流出水来,天空发出巨声,祢的电光闪闪不已;⑥19祢的雷霆,在旋风中,轰轰的响,电光照着大地,大地震动摇撼;20祢的道在海中,祢的途径在洪水中,祢的足跡,无人得知。⑦21祢曾藉梅瑟和亚郎的手,如群羊一般的,率领了祢的百姓。⑧

注 释

 伊迪顿,参阅第三十九篇。标题所记载的亚撒弗不是达味同时的那位称亚撒弗的肋未人,而是他的后裔。参阅总论四。   按玛索肋经文不言「扪心自问」,而言「弹弦思虑」,今从现代批评家的讲法译出。   诗人追思曩昔,上主曾救拔了祂的百姓;此时见伊民遭遇大难,诗人以为上主已遗弃了伊撒尔,永不回头。   本节或作:「这是我的懦弱」,或「这是我的忧伤……」,诗人心里这样难过,是因为至高者主,不像昔日那样的开恩款待祂的百姓。「祂的右手改变了」,此言祂不像从前一样治理祂的百姓。   「什么神能如天主这般伟大?」祂的伟大已在万民之前,彰显了;甚至外邦人都认识祂,都敬畏祂。诗人在下面提到伊民出离埃及,是扬言天主的尊威和祂道路的圣洁。   本节指示天主在西乃山上的显现。(参阅出1916-18)。   那时上主率领伊民走过红海,人却看不见祂;不过祂降格之效验,是明显的,因为那些神迹,只有祂能做到。现在天主好像隐藏了自己;然而祂仍是领祂伊民出埃及的天主。诗人希望天主此时前来拯救祂的百姓,脱离困难。   本篇的语气,好像未尽,诗人不愿诗意突然遽止,因之,在此只提起天主对伊民最负盛名的圣迹,足以激励同时人民的志趣。

第七十八篇(77

明镜可以察形,追古可以知今。

引言 本诗与第一百零五,第一零六略同,皆称为咏史诗;因为作者将曩昔一切奇迹胪列,忠告同时的人。那「欲知天下事,须读古人书。」的箴语,不惟适合于中国,而且也是犹太人一贯的高尚思想。亚撒弗著作本诗,或许是在色巴率领厄法因人抗违达味之时。(参阅撒下20)。有人以为本诗系达味死后,撒罗满登极伊始的作品。诗人援引国史,劝勉百姓遵守天主的法律;并且忠心于天主所选的王:达味或其子撒罗满。

诗人的选材,异常新颖机巧。前八节与后八节为本诗的开头与结尾。中段以一个导言的方式开始,使读者追随他意念的线索,逐步引伸。例如:「转身后退」(9)「依旧犯罪」(17)「他们仍然犯罪」(32)「好多次触犯了祂」(40)「他们又试探悖逆至高者」(56)。

章旨 1-8诗人劝百姓记念古昔的事迹,自以为戒,勿再违犯天主的法度。9-16伊民出了埃及,即起始背逆天主。17-32伊民在旷野获罪于主。33-39伊民仍蹈故辙,触怒天主。40-55伊民直到进入圣地,反复无常,将天主在埃及所行的奇迹,全然忘掉。56-64伊民进入圣地后,又叛离天主。65-72天主复怜悯宽恕了伊民,拣选熙雍山作祂的居所,使达味作自己百姓的牧者。

1亚撒弗的训诲歌。我的民呵!你们要谛听我的教训;侧耳倾听我口中的话。2我要开口说比喻,我要说出古时的谜语,①3是我们所闻所知的,也是我们祖宗给我们讲述的。4我们不将这些事,隐瞒他们的子孙,反要将上主的赞词,和祂的能力,并祂所行的奇事,传给后代。5因为祂在雅各伯中建定律例,自伊撒尔中设立法度,并且训令我们的祖宗,要谕示他们的子孙。②6使那将生的后代可以知道,他们也要起来传诉他们的子孙,7好叫他们拿天主当作自己的盼望,从不忘记天主的作为,遵守祂的命令。8不要像他们的祖宗,是悖逆顽梗,居心不正之辈,对天主心怀不忠。

9厄法因人民精于拉弓射箭,可是临阵之日,却转身后退。③10他们没有遵守天主的约,不愿履行祂的法律;11又忘记了祂所行的,和祂显示给他们的奇妙的作为。12在他们祖宗的目前,祂曾施行了奇迹,在埃及地,作佐寒的田间。④13祂将海劈开,领他们过去,使水立起如堤防。14祂白昼用云柱,黑夜用火光引导了他们。⑤15祂在旷野击裂磐石,如用深渊之水,使他们痛饮。16祂使水由磐石涌出,使水如江河流下。

17然而他们依旧得罪祂,在干旱之地,悖逆至高者。18他们心中试探天主,为自己的灵魂寻求食糧。⑥19他们竟妄论天主说:「天主在旷野岂能摆设筵席?20祂虽曾打击磐石,使水涌出,江河汜滥:祂还能赐予食糧?还能为祂的百姓预备肉么?」21上主一听见,便大发忿怒,烈火要浇灭雅各伯,祂的忿怒上腾,要攻击伊撒尔。22因为他们不信赖天主,也不依靠祂的救助。23祂却吩咐了苍天,开启了天上的闸门。⑦24祂像雨似的降下玛纳给他们吃,将天上的食糧,赐给了他们。25人人都要吃了英勇者的糧食:祂赐给他们饱满的食物。⑧26在天上祂兴起了东风,用自己的能力使南风吹动。27祂使肉降在他们身上,多如灰尘,降落飞禽,多如海岸上的砂粒。28两种食物落在他们营中,他们居所的四周。⑨29他们吃了,而且饱足,他们所希求的,天主也赐给了他们。30食物尚在他们的口中,他们还不放弃自己的欲望,31天主便向他们发怒:杀了他们肥壮的勇士,打倒伊撒尔精选的少年。⑩32此外他们仍然犯罪,不相信祂的奇迹。

33因此天主使他们的时日迅速逝去,使他们的年月突然消亡。34祂杀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寻找他,回心转意,寻求天主;35他们方忆起天主是他们的磐石,至高者天主是他们的救护者。36他们以自己的口欺骗祂,用自己的舌,在祂面前说谎;37因为他们的心对于祂没有诚意,并不遵循与祂所立的约言;38不过,祂怜悯他们,宽恕他们的罪恶,不但不灭绝他们,反而屡次克制了自己的义怒,不泄尽自己的忿怒。39因为祂想他们不过是血肉之人,是一阵去而不返的风。40他们多少次在旷野中触犯了祂,在荒芜之处使祂愤怒!41他们再三试探了天主,激怒了伊撒尔的圣者。42他们毫不追念祂的手,和拯救他们脱离敌人的日子:43祂怎样在埃及行了神迹,在佐寒地域作了祂的奇事。44天主将他们的河,与支流的水变为血,使他们没有水喝。45祂使䑛吮的蝇蚋,落在他们当中,使青蛙残毁了他们;46将他们的产物,交给了蚱蜢,将他们的果实,给与蝗虫。47祂降下冰雹,打坏了他们的葡萄园,用严霜打毁他们的桑树。48又将他们的牲畜,交与瘟疫,把他们的群牲,交与疮痍。49祂使猛烈的怒气,愤怒、恼恨和困苦,像一群做恶的鬼,临到他们的身上。50祂为自己的义怒修平了路;不保持他们的性命,将他们的牲畜交与瘟疫。51在埃及击死了他们所有的长子,在哈木的帐棚内,击杀了一切首生的。52祂却如领羊一般领出了自己的百姓,在旷野中引导了他们如领羊群。53祂稳妥的率领他们,使他们不至恐惧;海水却淹没他们的仇敌。㉑54带他们到了祂自己的圣地,到了祂右手所占领的山岭;㉒55从他们面前,将异邦人驱走,用拈阄的手续,将地域分与他们作基业,竟使伊撒尔支派,安居在他们的帐幕里。㉓

56可是在那里,他们又试探悖逆了至高者天主,没有遵守祂的诫命。57他们反倒后退,背弃信义,一如他们的祖宗,并且弯曲像虚弱的弓弩。58因他们的丘坛,惹了祂的义怒,因他们雕刻的偶像,触动祂的愤恨。59天主闻知此事,就义怒发作,严厉的责斥了伊撒尔。60甚至祂摈弃了西罗的居室,即祂在人间,所寓留的帐幕。㉔61祂让自己的荣耀,被人剥夺,将自己的光华,交在敌人手中。㉕62并将自己的百姓,交与刀剑,向自己的遗业发怒。63火吞灭了他们的青年,他们的处女都不得许配。64他们的司祭死于刀下,他们的寡妇都不得哀哭。㉖65那时吾主好像睡醒,像壮士饮酒呼喊。66祂就在后方击败自己的仇人:使他们永远蒙受耻辱。67并且祂拒绝了若瑟的帐幕,㉗也没有拣选厄法因支派。68但祂选了犹大支派,祂所笃爱的熙雍山。69祂建筑了摩天的圣殿,好像为永远建立的地域。70祂选择了祂的仆人达味,从羊圈中将他召来:71由牧羊生活中召叫了他,使他牧养自己的百姓雅各伯,和自己的遗业伊撒尔。72于是他心怀纯正地牧养了他们,用自己手腕的机智引导了他们。㉘

注 释

 本节明言亚撒弗为阐明旧约的精神,用比喻和谜语详述了过去历史上的大事。因其内蕴深意,不仅是历史的记载,故曰比喻,曰谜语。吾主耶稣为说明新约的精神,也曾用比喻教训人,(玛1335);故本节为耶稣是极适宜的,而亚撒弗亦被称为默西亚的预像。   旧约中屡次命伊撒尔人将天主的法度,教训子孙,世世相传,永远勿替。新约时代,吾主耶稣没有嘱托自己的宗徒著书记事,但吩咐他们要到普天下去训诲万民。宗徒和圣史们所写的,并不包括吾主耶稣的全部道理,亦不能代替圣教会生气充盈的教义。   关于厄法因人的那种懦弱,其他经书中并无记载,故此一些学者以为本节单单指示厄法因人对约柜的一种怠慢和疏忽。(撒上4)。   「佐寒」按拉丁通行本作:Tanis,即埃及故乡,在那里梅瑟和亚郎曾显过神迹。   十三节至十六节记载天主为领自己的百姓出离埃及,归回福地,所显的神迹,例如:分开海水,(出1421);书间以云彩遮掩太阳,夜间以火柱烛照黑暗。(出1419)。   一译作:「随已所欲的,求了食物」,又有译本作:「为自己的肚腹,求了食糧。」不论怎样,伊民的罪过,是在于求天主眷顾的态度,没有依恃心,屡次口出怨言。   古犹太人以为大雨并非由云而来,而是苍天有一闸门,此门由天主开闭。在荒野中天主为眷养他的百姓,便开了天上的门,使玛纳如雨一般的降下。(创711)。   本节所言的玛纳,按吾主耶稣的解释,为圣体神馔的预表。犹如没有玛纳,留寓旷野的伊民,便不能生活,也没有进入福地的希望;同样信友没有圣体神糧,不但不能忍受世苦,并且不能获得永生。(参阅若631)。玛纳称为英勇者的糧食,意即「天神之糧食,因为玛纳是天主藉天神而降下的。」   诗人此处用单数,因为伊民的营和居所,是属于雅威(上主)的。   参阅户1133   此言伊民不相信天主,试探天主,受了天主的降罚,漂流旷野四十年之久,不得进入福地。(参阅户1420-25)。   本节指火蛇灾而言。(参阅户214-9)。   自四十节到五十一节:诗人详述埃及十大灾难。次序与出谷纪所载者不同。   十灾至第一灾:水变成血。(事见出714-26)。所提及的十灾,请阅出第七章至第十一章。   四十五和四十六节:即十灾之第四和第八灾。   十灾之第七灾。   十灾之第五灾。今依左肋尔,瓦加里等译作:「交与瘟疫」;照字面这应译作:「交与冰雹」。   十灾之九灾:即黑暗之灾。   十灾之第六灾。「他们的畜牲」,按原文应译作:「他们的性命」。   此即第十灾。「哈本的帐棚」指埃及。   本节申述天主引领伊民平安地离开埃及,严厉地惩罚了法郎的军队。(参阅出1427)。   指熙雍言。   参阅苏13614182。至「拈阄」二字照字面应译作:「用绳索衡量」。   此言非肋士人得胜伊民占领西罗城,劫去城中所存的约柜。(撒上43-11)。   天主的「荣耀」和「光华」指约柜而言。   非肋士人打死的青年,计有三万。(撒上417)。处女们不能高唱订婚的喜歌,司祭们成了刀下之鬼,寡妇们都不得哀哭:这一切都指示困难时种种凄惨的悲剧。   若瑟的帐幕,即厄法因支派。按厄法因为若瑟之子,西罗城在厄法因支派中,故云。    达味系平常牧童,只因为天主所选,就能用自己的手和机智,引导了伊撒尔人民。

第七十九篇(78

吾主呵!请看!耶路撒冷已成荒坵。

引言 此篇与第七十四篇,不但文词相同,而且意义亦相联系;故此可以断定它们的历史背景,必为同一事件;且作于同一时代,即是作于巴比伦军队克服耶京,破坏圣殿之后,伊民亡国之时。第七十四篇中诗人追弔圣殿所遭的劫掠;本诗诗人却伤叹圣京已成废墟。有些学者以为玛加伯上第七章17节,引用了本篇第三节,就忖度本诗是玛加伯时代的作品;然而那时叙利亚人不过只污秽了圣殿,并未破坏耶路撒冷;并且按柯尼西Koenig谓玛加伯一书的作者,并未逐字援引,只不过概括的引用罢了,故柯氏称:本诗乃纪元前六世纪的产物。

章旨 1-4圣京的烧毁与伊民的遭受屠杀。5-8诗人求天主惩罚仇敌,宽恕祂的百姓。9-13求天主救护。

1亚撒弗的歌。天主呵!外邦人侵入了祢的产业,污辱了祢的圣殿,使耶路撒冷变为废墟。①2将祢仆人的尸骸,交与天空的飞禽,将那敬畏祢者之肉,交与地上的走兽。3自耶路撒冷的四周,他们的血如水般的倾流,而无人掩埋。4我们成了我们邻人的耻辱,做了四周之人的讥剌和玩物。

5上主呵!祢时常发怒,要到何时呢?祢的怨恨焚烧如火,要到何时呢?6愿祢将祢的忿怒,倾注在那不认识祢的异民,和那不称呼祢的圣名的列邦。7因为他们吞食了雅各伯②,荡平了他的庐舍。8求祢不要追念祖宗的过犯,而惩罚我们;愿祢的慈悲,速来接济我们:因为我们太荏弱了。

9天主呵!我们的救援呵!因祢圣名的荣耀,救助我们,③因祢的圣名,解救我们,饶恕我们的罪恶。10为什么让异邦人说:「他们的天主在哪里?」愿祢在我们面前;明明报复祢仆人们所流的血。11愿俘囚的叹息达到祢面前;④求祢依仗祢强有力的手臂,释放已判决处死的人。⑤12求祢将我们邻邦所加于祢的羞辱,吾主呵!七倍的加在他们身上。13这样我们——祢的民,祢牧场的羊——要称谢祢直到永远;要颂扬祢的圣德,直到万世。

注 释

 敌人不惟污辱了圣殿,而且毁坏了耶路撒冷;光华灿烂的圣京,一变而为荒凉的废址。哀歌亦曾叙述这事。   雅各伯指伊撒尔百姓而言。他的庐舍指伊民所住的圣地。   伊民因为恭敬真天主,而呼祂的圣名(雅威),若外邦人见上主不速来拯救,必定以为上主无力,反因此不肯信崇天主搭救:故此求天主搭救。   「俘囚」指吃苦的伊民,尤其是被囚于巴比伦的人。   照字面应作:「灭亡之子。」

第八十篇(79

上主的葡萄园已经荒芜。

引言 本诗是一篇极雅丽的哀歌,但不知所遭逢的是何种患难,更不知是何时遭遇的。

至于本诗的作期,尤难确知。为了第五节载有「要到几时呢?」一语,就有人以为是玛加伯时候的作品。照他们所拟想的,这种哀歌,或许是玛加伯时代所常适用的哀辞,故有这种主张。又有人以为本诗,是亚述王沙马内塞灭尽了伊撒尔北国的产物。郝尔根臆度是麦拿涉王被亚述军队遣送至巴比伦的作品。无论如何,诗人亚撒弗的后裔,在国难时著了这篇,教导人民,共诵此诗,以哀求天主的怜恤。

章旨 2-4求伊民牧者的救助。5-8求主监视,不容祂的羊群遭受祸患。9-12诗人以茂盛的葡萄树比伊民。13-15此言葡萄树业已无人栽培。16-20再求天主垂顾解救伊民。

1亚撒弗的歌,交与乐官,调用:「证据的百合」。①2率领若瑟子孙如羊群之伊撒尔的牧者呵!求祢谛听;坐于凯路宾之上的呵!求祢现出②3在厄法因,本雅民,麦拿涉③面前振起祢的权能来拯救我们。4天主呵!求祢使我们复兴,使祢的脸发光,我们便能得救。

5上主,万军的天主呵!向祢百姓的祈祷发怒,要到几时呢?6祢用泪涕的食物养育了他们,用多量的眼泪,给他们当饮料。7祢使我们的邻邦,因着我们分争,使我们的仇敌戏笑我们。④8万军的天主呵!求祢使我们复兴,使祢的脸发光,我们便能得救。

9祢由埃及搬出了一颗葡萄树,赶走了外邦人,种植了它。⑤10祢为它预备了土壤,它便深深扎根,布满全地。11山峦为它的荫影所遮盖,天主的香柏⑥为它的枝叶所笼罩,12它的枝扩张到海涯,它的蔓芽绵延到大河。⑦

13祢为何毁坏了祂的篱笆,任凭过路人采取?14林中出来的野猪将它蹂躏,田野间的走兽将它吞食。⑧15万军的天主呵!求祢归来,从天上垂视眷顾这葡萄树。

16求祢鉴临这葡萄树,和祢右手所种植的葡萄园。⑨17它已经被火焚烬,被刀砍伐,因祢面容的威严,万物灭亡。⑩18愿祢的手扶持祢右边的人,就是祢所坚固的人子。19这样我们就不远离祢;求祢使我们生存,我们就要称呼祢的圣名。20上主,万军的天主呵!求祢使我们复兴,使祢的脸发光,我们便能得救。

注 释

 关于标题,可参阅总论四。   圣经屡次称天主为伊民的牧者(参阅创48151811)。「坐于凯路宾之上」,此句系指天主的御座——约柜,和存放约柜的至圣所;因为按厄则克耳先知,天主的宝座,系为凯路宾天神所肩负。伊撒尔民以为结约之柜,即是天主的脚凳:约柜上有二凯路宾用他们的翅翼,遮盖约柜。   本雅民为拉黑而之子,厄法因,麦拿涉为若瑟之子,拉黑而之孙,故此诗人将三人的名字一齐提出。   有人按马索肋经文译作:「我们的敌人彼此讥笑。」今从叙希二译本与圣热罗尼莫作:「嗤笑我们」。   诗人以葡萄树,和葡萄园比伊民。(参阅依51)。   「天主的香柏」,意谓极高的树。同样「天主的山岭」,即指绝高的山。   本节指天主所许给伊民国家的畛域。出谷纪上说:「我要划定你的境界,从红海直到非肋士海(地中海)从旷野直到大河。」(2331)   「野猪」二字指亚述国;「田野间的走兽」,指伊民邻近的仇敌。   因外邦人任意破坏了这葡萄树,就好像天主远离了它,故诗人哀求他转目回视它可怜的地步。这「和祢右手所种植的葡萄园」一句,乃左肋尔郝尔根二人的译文;按马索肋经文应作:「和祢为自己所坚固的树枝。」   经文不妥,大意是这样:「假如祢使祢的面容现出威严,万物(或作「诸敌」)必皆灭亡。」   本节指伊民。许多犹太学士和圣教会的圣师皆谓:诗人在预言默西亚。

第八十一篇(80

举行佳节的伊民之省察。

引言 诗人警告百姓:节期应该隆重举行;而究为何节日不敢断定。有人以为是「逾越节」,亦有人以为是「帐棚节」。作于何时不详。按诗的内容,似乎那时耶路撒冷圣殿尚存,所以郝尔根等谓:本诗是犹太人充军以前的作品。

章旨 2-6诗人请百姓吹角唱歌,共守此节。7-13诗人传天主的令,嘱伊撒尔遵守在西乃山所立之约;而百姓却屡次侵犯天主的法令。14-17此言百姓如果能遵守法度,天主必仍许给他们许多鸿恩。

1亚撒弗的歌,交与乐官。调用「加特城调。」①2你们当向天主我们的力量,高声颂扬,向雅各伯的天主要欢呼欣乐。3你们应当歌咏击鼓,弹奏悦耳的琴与瑟。②4在新月之初升,在月满之夜,在我们的节期,你们要吹角。③5因为这是伊撒尔的法律,这是雅各伯的天主之典章。6当祂击败埃及的时候,为若瑟立了这仪式,现在我听见了,我所不领悟的言语。④

7「如今我使他的肩膀,脱离重担;使他的手放下筐子。」⑤8你在困难中呼求,我就拯救了你;我从雷霆的暗处,答应了你,在麦里巴水畔,试探了你拉兮。⑥9我的民呵!听着!我要警告你:伊撒尔呵!但愿你肯听从我!10在你中间不该有外邦的神;你万不可在别的神前曲膝跪拜。11我是领你走出埃及的上主,你的天主;你要张开你的口,我要填满它。⑦12无奈我的民,不听我的声音,伊撒尔没有服从我。13我就任凭他们在心中保留着自己的倔强:让他们按照自己的计谋进行。⑧

14我的百姓如果听从我,伊撒尔若肯行我的道!15转瞬间我就屈服他们的仇敌,反手攻击他们的仇人;16痛恨上主的人,必来降伏;而他们的厄运,必永久常存。17我必用麦子的精华,养育他们,用磐石流出的蜜,使他们果腹。」⑨

注 释

 关于标题,请参阅第八圣咏和总论四。   诗人首先邀请民众,继而邀请司祭和肋未人,来热烈参加盛典,欢乐颂扬天主。圣殿中作乐,原为肋未人的职务。   本节似指犹太教历七月之望:即帐棚节,因诗中记载「吹角」一事,故达耳谷Targum谓在提西里月Tishri(即七月)应当吹角。   若瑟指全伊民。「祂击败…」指天主而言。圣热罗尼莫和希腊拉丁通行本作:「当若瑟离开埃及的时候」。「我听见……」是诗人的语气。「所不领悟的言语」,即天主的言语。   本节是天主的语气,指伊民在埃及所受的苦楚。(事见出18-14)。   麦里巴为旷野之一地名。伊撒尔因无水解渴,抱怨天主,与天主争斗。梅瑟曾在此地,第二次击石得水,故拉丁通行本作:「争斗的水」。(参阅出176-72013)。   此言只要你遵守我的法度,不论你向我求什么,我都要赏赐你。真福董思高说:「天主的仁慈是无限量的,而又是极慷慨大方的;所以我们应当向祂求绝大的恩惠。」圣奥斯定祷告上主说:「吾主,求祢将祢自己赐给我,我就必能生活。」   人若固执于恶,天主必任他行恶:这是天主为人类所定的最严厉的罪罚。(参阅罗126)。   旧约时代天主誓许遵守祂法律的人,得赏世上的美福;新约时代祂却赐予我们天上的财富和福乐。信友的幸福,是何其伟大崇高。圣教会的许多圣师谓:本节所说的蜜和甘食,是指圣体神馔。

第八十二篇(81

天主审断世上的判官。

引言 本诗作于何时,无考;或许是犹大国末叶的作品。那时的官吏多不秉公治世。吾主耶稣曾引用了本篇第六节,以一种逐渐加强的方式,辩护了自己未曾妄用天主子的名称。(参阅若1034-37)。

章旨 1描写天主命令世上不公正的官吏前来受审。2-7天主痛斥世上官吏办事的不公。8诗人求天主自己掌管世界。

1亚撒弗的歌。天主站立在诸神的会中,①在诸神中施行审判说:2「你们审判不按公义,顾全恶人的情面,要到几时呢拉兮?②3你们应照公平判断微贱的人和孤儿,你们当依凭正义给贫穷和困苦的人伸冤。4应当保护荏弱与凄惨的人,救他们脱离恶人的手。」5他们不知道,也不明白,在黑暗里徘徊;大地的基础,已经动摇。③6我曾说过:「你们是神,都是至高者的儿子。7确实你们如世人一样要死,要像列王中的任何一位灭亡。」

8天主呵!求祢起来,审判世界,因为祢当占据万民,以为基业。④

注 释

 有人译作:「在权力者的会中」;今照字面译作:「诸神」;按左肋尔,瓦加里等则译作:「神圣的会中」in cincilio divino;不论怎样,意义相同。天主召集伊民的官吏,开庭审判。他们被称为:「神」或「天主」,因为他们的职责是替天行道,是天主的代表。(参阅出216227)。   天主训诲官吏,当如何行事;命他们特别保护那些贫寒、孤儿、寡妇及贫乏受屈的人。(参阅出2381171018117)。   一作:「他们不知道」,是天主向群众宣布罪状的话,并非诗人的感叹语。   判官纵为天主的代表,最后同世人君王一样都要死亡。诗人目击世上官吏之不公,求永存的天主掌管世界,审判万民;则万民因见天主的公义,必然皆来降伏做祂的基业。

第八十三篇(82

吾主!救我们脱离外邦联军的侵略。

引言 本诗详述伊民的敌国,对待伊民的事迹,尤其是亚述国联合大小各国,联军进攻伊撒尔一事。然而详细考究历史,从没有一个时期,有过莫亚伯、厄东、非肋士、亚述诸国,联军进攻伊民的事;故此研究本篇的人,以为本篇是玛加伯时代的著作,(参阅加上5);但那时亚述国,早已不存在。考约沙王于敌国有过战争,(参阅编下20)。当其时君王和人民,一齐都到圣殿里去,哀求上主。那时有一肋未人名雅哈泽者,蒙圣神默示,一面抚慰他的同胞,一面预言圣民的胜利。本篇或许为雅哈泽的手笔,亦为可知。

章旨 2-9四面的联军要灭绝我们。10-19求上主击败他们。

1亚撒弗的诗歌。2天主呵!求祢不要静默,不要缄口;天主呵!求祢不要不作声。3因为祢的仇敌骚扰,恼恨祢的人抬起头来。4他们狡黠的谋图陷害祢的子民,彼此商议要伤害祢所保护的人。①5他们说:「来吧!我们要由列民中铲除他们,使伊撒尔之名,不再有人记念。」6这样他们同心共谋,彼此结盟反对祢。②7有住帐棚的厄东人和依涉马黑人,莫亚伯人和亚格林人,8有革巴耳亚蒙和亚马肋人,非肋士并佐耳的居民;9并且亚述人也依附他们,作了罗得子孙的帮凶拉兮。③

10求祢待他们如待米底盎人,④如在基雄河边西撒拉和雅宾一样。⑤11他们在恩多耳绝灭,在田间如粪土般倒亡。12求祢使他们的君王像合肋伯和宰伯,⑥使他们的首领像则巴和撒耳母拿一样。⑦13因为他们曾说:「我们去占领天主的住处!」14我的天主呵!求祢使他们变成辗转的车轮,⑧像风前的碎秸。15大火怎样焚烬树林,火焰怎样烧毁山岭,16求祢也照样用祢的旋风和暴雨,惊吓他们。17愿祢使他们满面羞惭,好教他们寻找祢的圣名⑨,上主!18愿他们永远惭愧惶悚,愿他们羞怯灭亡。19使他们知道,惟独祢名为上主,⑩是全世界上的惟一至高者。

注 释

 原应译作:「祢所隐藏的人」;天主为保护其子民,好像将他们藏匿起来,使仇敌寻觅,故译作:「祢所保护的」。   此言敌人联合之来,自想是击灭伊民,其实他们是攻击天主;因为伊民是天主所爱惜的,故诗人谓伊民的仇敌,筹划反抗伊民,无异筹划反抗天主。   以上三节记载仇人的名单,此名单比编年纪下第二十章所记载的,更觉冗长完备。厄东与依涉马黑人,是两个游牧的民族,居于巴力斯坦的西南方,为厄撒乌和依涉马黑的遗族。(创2518)。莫亚伯人民,素为伊民之敌,居在巴力斯坦东南方。亚格林人为阿剌伯族之一支,住于基肋哈之东。(编上510)。革巴耳人住在厄东之南,即死海南方。亚蒙人居于若尔当河之东,即亚而农和雅波克二小河之间。(创1938)。非肋士人与佐耳人居于巴力斯坦西方沿海一带。亚述人在耶稣降生前八百年,已起始往南扩张他们的版图;故此诗人言他与罗得的子孙连合。罗得的子孙即亚蒙和莫亚伯人。(创1937   参阅民7   参阅民45   参阅民725   参阅民85-11   自第十四至十九节诗人求上主灭除圣民的仇敌,将他们吹散,如风前的碎秸。圣师们谓以上所说的咒语,不但是对伊民的仇敌说的,也是对圣教会的仇敌说的。   此言:「雅威的圣名」。   犹谓:「他们知道我是雅威,是伊民的保佑者,施行所许之事的天主。」(参阅耶1621)。

第八十四篇(83

对圣殿的渴慕。

引言 本诗与第四十二和第四十三篇意义颇同,都以服事上主为至美,拜主于圣殿为至善。故一般学者都以为这诗是作于亚沙伦违叛之时。又有人(圣柏达)想本诗是充军时代的作品。诗文充满着热心、深微与恳挚,作风尤为雅丽;犹太人每年三次恭诣耶路撒冷,在圣殿朝拜上主时,朗诵本诗。

章旨 2-5我渴愿到圣殿去。6-9凡能在圣殿中朝拜上主的,才是有福的人。10-13愿天主俯听我的祈祷。

1科拉后裔的歌,交与乐官。调用加特城调。①2万军的上主呵!祢的殿宇是何等可爱。3我的灵魂,企望眷慕上主的庭院;我的心灵,我的肉身,向生活的天主踊跃。4在祢祭坛旁,麻雀寻找住所,燕子预备伏雏的窝巢:我的王,我的天主!万军的上主呵!②5凡住在祢殿中,永远颂扬祢的,才是有福的拉兮!

6凡以祢为自己的力量,和心中想往朝圣殿的人,是有福的。③7他们经过流泪之谷,叫它(谷)变为泉源,并有初雨的祝福,装饰了它。④8他们越前行,越觉有力;达到熙雍,觐见天主。9上主!万军的天主呵!求祢俯听我的祈祷:雅各伯的天主!求祢侧耳谛听拉兮。10天主呵!我们的保护者,求祢垂视,注视祢受膏者的容貌。⑤11在祢庭院居住一日,远胜在他处留寓千日;宁愿立在我天主圣殿的门限,不愿住在恶人的帐幕里。⑥12因为上主是太阳,是盾牌:天主赐予恩惠和荣耀;⑦对那行走端庄的人,上主未尝拒绝一样美福。13万军的上主呵!依靠祢的,才是有福的人!

注 释

 至于标题,参阅咏第八章和总论四。   有人(如左肋尔)因诗文次序的关系,将3节与原文4节末段「我的王,我的天主!万军的上主呵!」合并译作:「我的灵魂切望眷恋上主的庭院,我的心灵和我的肉身,因生活的天主,我的王,我的天主而踊跃。」   圣殿的路径,按马索肋经卷的异文和希腊拉丁通行本译作:「上升」。   本节有点费解。郝尔根作:「受苦的人,忧苦的时候,到祢面前,祢便救他脱离他的苦楚,并且用祢的祝福,掩护遭难的人。」(8a):「只要他切望依赖生活的天主。」按瓦加里左肋尔,本节的「流泪谷」,为耶路撒冷的要隘;只是这个地方苦旱,不生长什么东西;不过因朝圣团的热心和祈祷,而变成一蒙天主祝福的山谷,时受甘霖的灌注。旅行者至此,常觉干渴困惫,难以觅水解渴,然而虔诚的人们,都在举目仰望圣京,一心一意要见圣殿。虽有种种艰苦与颠沛,到此也忘得干净了。   诗人求天主垂顾君王——受膏者。按一些学者的意见,盾牌也指示君王;故译作:「天主呵!垂视我们的盾牌,注视祢受膏者的面容!」   诗人渴愿在圣殿中执行贱役,不愿在繁华的异邦做客远游。   天主如太阳光照我们,如盾牌保护我们。

第八十五篇(84

救赎之主来近了。

引言 被掳的伊民,被波斯王居鲁士释回;归来后,见自己的祖国,满目凄凉景象,不觉心酸;所以诗人再求天主多赐鸿恩,并勉励民众一心依靠上主,致力国家与圣殿的再建与复兴。以前的先知们(如依第五十二章),曾将伊民的返国和黙西亚的来临,相提并论。看来这两件事,似乎要同时实现。就如亚当和厄娃见亚伯尔被加音所杀,就明白不是他们的亲子,而是他们的后裔中,要出现一位践踏毒蛇的头;同样伊民归国后,四面受敌,遂知默西亚的时代虽然来近,然而相离尚远。本诗特别发挥下面两种意义:(一)感谢天主曾应允了藉耶肋米亚所许的事,就是:上主在七十年后,要拯救祂的百姓,使他们脱离充军的苦楚;(二)渴望默西亚急速降来,予人类以救恩与和平。

章旨 2-4感谢天主所赏赐的恩惠。5-8求天主完成祂的善工,遣发默西亚早来人世,9-14使伊民能享受完全的和平和公义的待遇。

1科拉后裔的歌,交与乐官。2上主呵!祢已降福了祢的领域,救回了被掳的雅各伯。3祢赦免了祢百姓的罪恶;遮盖了他们一切的过犯拉兮。①4祢撤回了祢一切的义怒,减轻了祢火热的怒气。5拯救我们的天主呵!求祢使我们复兴,消除祢对我们所怀的愤恨。6难道祢要永久向我们发怒,要将祢的怒气沿留到万代么?7祢不再将我们救活,使祢的子民,靠祢欢喜么?8上主!求祢使我们得见祢的仁慈,又将祢的救恩赐与我们。②

9我要聆听上主天主所说的话:祂要向自己的子民和虔敬者,并一切回心转意皈依祂的人,③说和平的话语。10祂的救恩诚然接近敬畏祂的人,使光荣住在我们的地上。④11仁爱和忠实,彼此趋迎;正义与温良,互相亲善。12忠实由地间生出,正义从天上出现。13上主定要将遐福赐给我们。我们的地,也必生出自己的美果,14正义在祂面前行走,救援却在祂脚跡的路上。⑤

注 释

 伊民因犯罪受了天主的惩罚,被掳至巴比伦;七十年后,天主又发仁慈,赦免他们,使他们重返祖国,再降福了自己的领域——巴力斯坦。   按圣奥斯定说:本句的含义,是求天主遣发默西亚。基督确是天父遣来的无限仁慈的救世者。   圣奥斯定称圣子(天主的圣言)降生,是为给选民和一总正心归向天主的人(即外邦人),宣布天主的道理。今按左瓦等改译作:「并向一切回心转意皈依祂的人。」希腊译文作:「向一切归顺祂的人」,叙译文作:「免得他们向后退缩」,圣热罗尼莫作:「免得他们归向愚昧。」   天主的光荣指示默西亚时代的幸福;但本句的深意却是暗示天主的肖像和光耀——耶稣基督。   11-14节描写天主在默西亚时代所赐的鸿富。作者与其他先知们的意思颇同,即救世主一来人世,一切美德,如温和、真理、正义、良善与和平,都必要显著人世。末后一节可译作:「窥视祂行路的脚跡」,或「在路径上跟从祂的脚跡」。拉冈热Lagrange改译作:「和平跟随祂的足跡。」这种译法与并行诗体甚为洽合,在14a有「正义」,在14b有「和平」,好像正义在默西亚前面。犹如祂的前驱,和平随在祂的后面。犹如祂的护从。今从罗马新译本译出。

第八十六篇(85

虔敬仆人的祈祷。

引言 关于本诗,有些学者以为是达味作于亚沙伦叛逆,或撒乌尔挫折他的时候;有些学者认为是一批选集的歌曲,换言之,即辞句并非本人自撰,乃是引圣经或其他圣咏之文句凑合而成;故此缺乏具体的创造力。如果确为达味所著的话,则字里行间,必然充分表现他的创作力。最后我们还要承认本诗是达味的作品,因为本诗不过是后来的作者,节录了圣王精华的辞句,编缀而成;故标题亦应照上面的意见解释。

章旨 1-6诗人的祷告。7-13求天主保佑他,能走敬畏天主的道。14-17求天主使他脱离仇敌,并叫仇敌蒙受惭愧。

1达味的祈祷。上主呵!求祢侧耳俯听我,因为我是困苦贫寒的。3求祢保卫我的性命,因为我是虔敬人。①我的天主呵!求祢救拔这依靠祢的仆人。3吾主呵!求祢怜恤我!②因我终日向祢哀号。4吾主呵!求祢使祢仆人的灵魂快愉,因为我向祢举起我的灵魂。5吾主呵!因为祢是美善和易于宽恕人的,对呼求祢的人,祢怀有丰渥的慈祥。③6上主呵!求祢侧耳谛听我的祈祷,垂听我祷告的声音。

7在我遭难之日,我要向祢呼号,因为祢必会俯听我。8吾主呵!诸神之中,无可与祢比较,也没有作为,堪比祢的作为。9上主呵!祢所造的万民,都要来敬拜祢,他们也要尊崇祢的圣名。④10因为祢是伟大的,行过奇异的事迹;惟独祢是天主。

11上主呵!求祢将祢的道训示我,使我照祢正义的道行走;求祢使我专心敬畏祢的圣名。⑤12吾主!我的天主呵!我要全心称谢祢,我要尊崇祢的圣名,直到永远,13因为祢对我的慈爱浩大,救了我的灵魂,免入极深的阴府。⑥

14天主呵!骄傲人起来攻击我,一伙横暴的人暗算我的性命,他们没有将祢放在自己的眼前。15天主呵!惟祢怀有慈爱和宽仁,富于耐心仁慈和信义。⑦16求祢回顾我,怜悯我,将祢的力量,赐予祢的仆人,拯救祢婢女的儿子。⑧17求祢向我表示一种爱护的凭据,使痛恨我的见了,蒙受羞惭,上主呵!因为祢扶助了我,抚慰了我。

注 释

 「虔敬的人」,即热心恭敬天主的人,或蒙天主爱护的人。   「吾主!」原文作Adonai,是作者特别喜欢应用的。   根据出第三十四章六节所载,本句便成了伊民的信经,故此旧约经典,往往重提。参阅户14184221310381458   本节预言默西亚时代;那时不但伊民要蒙受天主的恩宠,而且万民也要得沾救世者的鸿恩。   照字面应译作:「求祢引导我的心,达到这惟一的目的」;这目的就是敬畏祢的圣名。如果人的力量不集中,不会作出惊人的事业。   「阴府」亦指重大的危险。拯救他不入极深的阴府,就是说救他脱离生死的危险。一些学者以为诗人援用这句,是为表明当时充军的苦楚。   参阅第三注。   「祢婢女的儿子」,即谓我不是买来的,我一生下来就是奴仆,我的母亲既是你的婢女,我就是祢家中的一份子。

第八十七篇(86

万民的母亲:熙雍 圣教会。

引言 本篇的大意,是很明显的;然而因了许多文字的脱误,故颇觉费解。注疏家谓:本诗已不完整,原文较长,现存的只不过是一些论及熙雍山的只言片语而已。又有人说:本诗第一节亦不完整,至于其他诗句,也不是按次序排列的;故此他们依照他们理想中说设想的原文的次序,擅自修改。郝尔根对于本诗次序的修改,便是这样的,今抄录于左:

1a科拉后裔的诗歌。2上主爱慕熙雍城门,胜于雅各伯的一切帐幕。1b祂所建造的城邑,在诸圣山上。5c祂自己在圣山上坚固了它。6上主将在册子上写明在那里(熙雍城)所生的民族;3于是指着你,天主的城邑呵!祂说了荣誉的事。4说:我将在认识我者之中,提念拉哈伯,和巴比伦,非肋士地;佐耳和古西也是生在其中的民族。5a-b凡生在那里的,都要称熙雍为母亲;7凡住在其中的,将要像跳舞者一样的歌唱。

这种修改无论怎样巧妙,是没有根据,而不可置信的。因此现代的许多学者,一面保留原有的次序,一面另依照古译本勉力将几个地方,加以勘正。本篇的译文,亦是依照以上两个原则译出。至于本诗作于何时,已不可考;据它的内容,似乎作于圣京和圣殿未破坏以前;或许是依撒意亚前后的产物。

章旨 1-3天主喜爱熙雍,许给它将来必大受荣耀。4-5就是万民因认识真天主,也要作熙雍城的人民。6-7天主将世界上所有的民族,一一都写在这圣城的户口册上。

1科拉后裔的诗歌。上主所立的基础,在诸圣山;①2祂喜爱熙雍城的门,胜于雅各伯一切的帐幕。②3天主的城呵!有些荣誉的事,是指着你说的拉兮。③

4我要将拉哈伯和巴比伦,列入认识我者之人中:④请看!非肋士地和佐耳并古西人:这些也生在那里。⑤5论到熙雍,人要称它为母亲,因为这人、那人、都生在它中间,至高者亲自坚固了它。⑥

6上主将在万民册上记载:这些也生在那里拉兮。⑦7那里的百姓欢忻舞蹈的时候,要歌唱说:「我的泉源,都在你内!」⑧

注 释

 照字面应作:「它的基础在诸圣山上。」或许本节首段已脱落不全,或许诗人在此,用了一种突如其来的笔法,无论如何,诗人在这里是指熙雍而言。   天主喜爱这城,胜于雅各伯一切的帐幕:即伊撒尔其他的城邑。   天主这样喜爱熙雍,因为是祂的城池,因为人要指着它,扬言它的荣誉。依撒意亚说:「到了末日,上主的圣殿山,必定坚立,超出诸山之上,高举逾于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必有许多国的民族前往,说:来吧!我们攀登上主的圣山,奔赴雅各伯天主的殿,主必将自己的道教给我们,我们也要遵行祂的道,因为法律来自熙雍,天主的言语,也必出于耶路撒冷。」(依22-44311101432110)。熙雍城指示圣教会,人论到他所说的荣誉事,就是万民将要归顺天主,钦崇在熙雍殿所尊崇的天主,所以称呼熙雍——圣教会——为我们的母亲。(参阅迦第四章26节)。   拉哈伯即埃及。本节言:天主将召叫异民(虽只载有四个民族,然代表所有的民族)归化,将他们列入认识祂圣名者之数中。   照字面该译作:「这个人生在那里」,即言各个人都生在那里。按吾主给尼各德莫所说的:「为进入天国,人应当再生。」(参若33)。   有的人译作:「论到熙雍,人便要说:这个那个都生在它那里。」言外是说:许多民众都要作它的子女。   天主按所规定的时期,要使民族一一都信奉祂。   一译作:「凡住在你内的,都要快愉欢乐。」按圣奥斯定:「我们都能向圣教会说:熙雍呵!基督的至圣教会呵!光明、和平与希望的泉源,皆由你里面涌出来。」

第八十八篇(87

一个极困苦的哀求。

引言 本诗标题明言是科拉后裔黑漫的作品。但黑漫究为何人,不可考。编上第六章33节,第十五章17节,第十六章41节,载有一位名叫黑漫的乐师;然而他是肋未支派的人,而不是犹大支派的人。(按:厄则拉希人即匝拉族系的人,匝拉属于犹大支派)。为避免这种困难,希腊通行本,用伊撒尔人来代替厄则拉希人。学者们大都以为标题是由于两个标题合成的。细读诗辞,颇与约伯传的哀祷相同,文体酸涩单调,惆怅横溢,伤感交流其间,读之令人哀哀不绝。关于诗人所以如此悲哀的原因,有人依据第九节:「令我为人所拘,不得外出」的话,断定作者是忽患癞病,在病患之时,为求天主哀怜他,作了这篇诗。又有学者以为本诗不是专指一人,而是指整个充军的伊民。这样,照他们的意见,本篇又成了巴比伦充军时期的作品了。圣师们(如亚大纳削,奥斯定,柏拉米诺等)以为本篇是暗示受苦的默西亚的呼求,与第二十二篇,有不少相同的地方。

章旨 2-7诗人求天主聆听他的呼吁。8-13诗人以自己好像是一个被天主弃绝的人。14-19天主的怒气如波浪一样漫过他身上,至亲的密友也都离弃了他。

1科拉后裔的诗歌,厄则拉希人黑漫,启应的训诲歌。交与乐官,调用「哀悼之调」。①2上主,我的天主呵!我终日恳求祢,夜间在祢面前哀祷。②3愿我的祷告,达到祢面前,求祢倾耳聆听我的苦求。4因为我的灵魂填满了灾祸,我的性命面临阴府。5我已列入下坑的人中,成了一个没有援助的人。6我已列人亡者之中,竟然毫无拘束,③就像那些祢不再记忆,被杀躺在坟茔里的人,他们已与祢的手隔绝。7祢将我放在极深的坑里,阴沉和幽暗的地方。

8祢的忿怒伏在我身上,祢用一切波涛磨难我拉兮。9祢使我所认识的人与我隔绝;使我成了他们所痛恨的,令我为人所拘,不得外出。④10我的眼睛因忧虑而憔悴,上主呵!我天天呼号祢,向祢举起我的两臂。11祢岂要为死者行奇事么?难道阴魂还能起来称颂祢么拉兮?12人岂能在坟茔里讲述祢的仁慈么?人岂能在死亡之所称扬祢的信义么?⑤13祢奇异的行为,岂能现露在幽暗之中么?祢的正义,岂能在遗忘之地被人知道么?

14上主呵!我哀求祢,清晨我的祈求达到祢面前。15上主呵!祢为何弃掷我的灵魂?对我为何掩面不顾?16我自幼受苦,几乎死去,我受了祢的惊吓,甚为沮丧。⑥17祢的怒火,逾越我身;祢的惊吓,将我消灭。18终日如水环绕着我,齐来围困着我。19祢使亲人密友,远离了我:黑暗做了我相识的人。⑦

注 释

 关于标题,参阅总论四。   有一些学者将本句译作:「上主!拯救我的天主呵!我昼夜在祢面前呼吁。」   圣师们将这句贴合在吾主耶稣身上,他们说:耶稣死后完全有了自由,不受死亡的拘束。他为救赎人类,为证明自己的工作不是常人的工作,而是降生救世主的工作,怎样舍了自己的性命,也怎样恢复了自己的性命,而自死中复活。照字面讲,是说使人受种种苦楚的压迫,好像是一个失去自由的囚犯,死了以后,可说是得了自由,不再受灾难的压制了。   本节与约1913-14311233等处,意义相同。有圣经学者根据这句,断言诗人所言,是指自己所患的癞病。   旧约时代,对身后的道理不甚清楚,不知人死后,他的灵魂所处的光景,究竟如何;因此善人希望在世行善,赞美天主,修德立功。(参阅总论八)。   一译作:「祢的警告绝灭了我」。   坟墓的黑暗外,我没有认识的人,换言之:坟墓中的黑暗,就是我所认识的,本篇所记载的:「死亡之所」「黑暗」「遗忘之地」(原文作:「毁坏之处」)皆指阴府而言。

第八十九篇(88

愿上主实行曾向达味所预许的话。

引言 本诗可分二段:第一段由第二节至第三十八节详述天主与达味所立的约,和给予他的荣耀;第二段由第三十九至五十二节申述达味国家的灭亡。为了二段的意义,两相径庭,故圣经学家关于本诗作于何时的意见,也就各有不同了。有人以为标题所载的厄则拉希厄唐,即王上第四章第31节所提及的那位贤者,故推想本诗为该贤士作于肋哈伯汗之时。那时达味的国已分为南北,埃及王舍沙克侵略犹大国,将耶路撒冷,抢掠一空,致使邻邦的人民,都欺凌蔑视犹太人。诗人目睹此情此景,遂作了这诗,求天主不要忘记祂向达味所预许的荣耀。撒肋士Sales名士对于上述的意见表示赞同;郝尔根以为本诗作于麦拿涉充军巴比伦之时;瓦加里等则谓:第一段乃写于达味或撒罗满之时,第二段是在伊民充军于巴比伦时所附加的。无论意见如何不一,对本诗的意义,是丝毫无关的:即首段指示默西亚和祂的国都,末段诗人恳求天主来复兴达味的王族。

章旨 1-19天主对达味所许的必要履行,决不食言;因为祂是全能的,是忠信的。20-38天主拣选了达味,奠定了他的宝座,许下他的后裔,代代为王。39-52诗人目见达味王室的衰微。怀疑天主有废约之意,故求天主怜恤拯救。53此节为赞美词,为卷三之结束语。

1厄则拉希厄唐的训诲歌。2我要永远讴歌上主的仁慈;用我的口时常讲述祢的信义。3因为祢曾说:「恩宠已永远建立了」。在天上祢坚定了祢的忠实。4「我与我所拣选的人立了约;对我仆人达味起了誓:5我要巩固你的后裔,直到永远,①世世代代我要建立你的宝座」拉兮。6上主呵!愿诸天称赞祢的奇迹,在诸圣者的集会中,要称颂祢的信义;②7因为在云雾中谁能与上主比拟?天主的诸子中,谁能相似上主?③8天主在诸圣者的集会中,是令人惶悚的,比一切在祂四围的更伟大、更可畏。9上主!万军的天主呵!谁能像祢?上主!祢的能力,祢的忠实,萦绕着祢。④10祢统治海洋的骄横,祢平息海涛的澎湃。11祢压倒了拉哈伯仿佛一被杀者,用祢大能的巨臂打散了祢的仇敌。⑤12诸天属于祢,大地也属于祢;世界与其间所充满的,都是祢所创造的。13祢创造了北风与南风;大博尔及黑尔门山都因祢的圣名而欢跃。14祢有大能的手臂,祢的手臂施行大业,祢的右手高举。15正义和权威是祢宝座的基础;仁慈与信义,走在祢的前面。16上主呵!认识欢乐的人民,才是有福的;⑥他们在祢慈颜的面前行走,17因祢的圣名,他们终日欢忭,因祢的正义喜乐自得。18祢必定是我们力量的光耀,因祢喜悦我们,我们的角必被举扬。⑦19我们的盾牌属于上主,我们的君王,属于伊撒尔的圣者。⑧

20当时祢曾在异像中晓谕祢的虔诚人,说:「我已将我的救助,加在有能者的身上;就是加在由民间所选者的身上。⑨21我觅得了我的仆人达味,用我的圣油傅了他。22我的手必要坚固他,我的手臂,要加强他的力量。23不使他受敌人的欺骗,不使他受凶恶人的凌抑。24我要在他前面打击他的敌人,使忌恨他的人都遭失败。25我的信义和我的仁慈,与他相偕;因我的名,他的角将被举扬。⑩26我使他的手伸到海上,他的右手,伸到河上。27他将称呼我说:「祢是我的父,我的天主,和拯救我的磐石。」28我立他为长子,要他超过世上所有的君王。29我要永久为他保留我的仁慈,我与他立的约,永存不渝。30我要使他的后裔,永世无替,要使他的宝座,久与天齐。31倘若他的子孙离弃我的法令,不照我的诫命行动;32违背我的律例,不遵守我的训令:33我就用棍杖责罚他们的恶行,用鞭笞处置他们的过犯。34只是使我仁慈离弃他,不教我的正义,归于乌有。35我必不废弃我的誓约,也不改变我口所出的断言。36我一次指着我的圣洁起誓:我决不向达味废止信誓,37他的后裔要永远常存,他的宝座,在我面前,有如太阳,38又如月亮应用常存,作天上忠实的见证拉兮。

39但是祢拒绝摒弃了他,对祢的受膏者大发了忿怒。40祢曾拆毁祢仆人所立的誓约,将他的冠冕掷在地上。41祢荡灭了他的城垣,使他的堡垒,变为荒墟。42所有的过路人,都抢掠他,他成了邻邦的耻辱。43祢高举了他敌人的右手;祢叫他的仇人快乐。44祢使他的刀剑卷刃,在战场上,祢没有扶持他。45祢减损了他的光辉,将他的宝座推翻在地。46祢缩短他青年的时日,用羞辱掩盖了他拉兮。47上主呵!这要到几时呢?祢永久将祢自己隐藏起来么?祢的如火的忿怒,要焚烧到几时?48求祢记忆生命是什么?祢所造的人的生命,又是何等的空虚!49谁能长生不死?谁能使自己的灵魂,逃脱阴府的威权拉兮?50吾主呵!祢曩昔依凭祢的信义,向达味所誓许的仁慈在哪里?51吾主呵!求祢记忆祢仆人所受的耻辱:记念我怀中所备尝许多民族的凌辱。52上主呵!祢的仇敌这样污辱了我。羞辱了祢受膏者的踪迹。53赞美上主!直到永远!阿们,阿们!

注 释

 这是天主从前给达味所说的话。(参阅撒下7)。   「圣者」即指一切天神,他们常立在天主的宫廷中。   「天主的诸子」与上节之「圣者」,皆指众天神。   诗人将能力与忠实,拟之为人,在天主宝座的左右肃静的事奉。   拉哈伯原为怪物之名。在此处指埃及国。本节暗示天主在埃及所行的奇事。(参阅出4   原应译作:「认识吹角」,或:「欢呼的人」,此言凡知道悦乐祢,过节庆祝祢的,才是有福的。「他们在祢慈颜的面前行走」,即言:「他们必蒙受祢的保佑。」(参阅咏463610)。   「我们的角」即言:「我们的力量。」(参阅本诗25节和咏183755611)。   「我们的盾牌」,「我们的君王」,指示伊撒尔国王。有人将这节译作:「保护我们的是上主,我们的君王是伊撒尔的圣者。」   「有能者」和「所拣选者」,皆指达味。   2225两节,推衍撒下第七章13节。   「海」指地中海;「河」指幼发拉的河。(参阅咏8012)。   昔日天主称伊民为自己的长子;国王为一国之元首,故称王(达味)为长子。天主许给达味的这些话,都在默西亚身上应验了。(参阅咏72)。   3134两节,一面指达味时代,一面也指默西亚的神国(圣教会),天主决不离弃它。   给达味作见证的是天主。有人竟主张是:「太阳」或「月亮」;又有人将本节改译为:「他的宝座永久常在,如天之恒。」   39-41诗人描述今日的光景,确实与曩昔不同。达味的家,几被人灭亡,京都已被敌人蹂躏破坏,堡垒因敌人的凶猛,而遭受威胁。   如果按撒肋士的意见,本诗是在肋哈伯汗为王第五年上,所遭的大难时所作,那么这:「你缩短他青年的时日」一句,说明君王因国家遭受大难,日夜忧心国事,虽为四十多岁的人,已经成了一个衰老的人了。如果不以前说为是的话,则本句即指达味朝代而言,因灾祸,国家好似衰微下去了。

 


上一篇:圣咏集卷二(42-72)
下一篇:圣咏集卷四(90-106)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