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宣示的神谕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宣示的神谕
浏览次数:370 更新时间:2023-2-27
 
 

第十三章至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宣示的神谕

要义 从第13章至27章,是依撒意亚先知关于外邦民族所发表的神谕(13-23章),和所谓依撒意亚先知的默示录(24-27章)。天主既是万有万民的天主,宇宙的君王,人类的主宰和立法者,祂的代言人——先知,自然不能只对选民传授天主的旨意,对于天下万民也有当传的圣道,故在宣传上主对选民的审判以后(1-12章),立即说出上主对外邦人的神谕,警告天下(13-23章)。既有神谕,何能没有定案?依撒意亚的默示录即是继神谕而来的定案,故描写得有如人类的一场公审判。在下面我们只讨论13-23章内的大意。

在这11章内,含有依撤意亚先知对外邦民族所说的十三篇神谕。协贝纳虽是一个人,对他所说的神谕,也给在这11章内,因为他是个外方人;又「神视谷」虽指耶路撒冷,但因先知在这神谕里也提到攻击她的异民,故一并收入。

「神谕」一语,原文本作「玛撒」(Massa)其意有二:或谓「重负」(故拉丁通行本译为「Onus」,或指「神语」「神谕」。先知所用的,似属第二个意义,故译为「神谕」,参见13114281511711912111113221231。在131内,「神谕」前尚附带一句,点出这是「阿摩兹的儿子依撒意亚所见关于巴比伦的「神谕」」。这一句通常我们称之为「题名」,是有它的用意的。照我们在引言第二章第二节内所说的,这「题名」表示这几章从前是自成一集,单篇独立的,如2-12章,28-25章与40-66章者然,各自为篇。迨依撒意亚死后,其弟子门徒辑录编纂,遂成此巨著,然仍留小题,以资划分。今略说1314两章的内容和由来。

对于这两章的内容,学者大都以131-22144-23是预告巴比伦(131-22)和巴比伦帝国快将倾覆的预言;1424-27是关于亚述的神谕;1428-32是关于培肋协特地的神谕;至141-3三节,他们却视为承上起下的转结语。总之,在这两章内,含有三端神谕:一指巴比伦和她的朝代,一指亚述,一指培肋协特地。至于这两章是否全出于依撒意亚先知之手?对于后二端神谕没有问题,都承认是依撒意亚的著作;对于前一端却大有问题,不但惟理派的学者,即连一些公教学者,都不承认它是依撒意亚的作品,他们所持的论据与否认40-66章为依撒意亚的作品的理由,完全相同,这在引言内(二章三节:本书的构成)我们已有详细的讨论,故不多赘。但对于这两章的由来问题,我们尚愿加以补充。也许依撒意亚写了这段神谕,原是直接指亚述帝国和亚述帝国的一个君主,但在充军这时,一个景仰大先知的学者——或即所谓智慧学派的一位作者,为适应当时的环境和时代思想,将亚述改为巴比伦,籍以针对当时面临的敌人。这意见,有许多批评学家会激烈反对,但他们所提出的理由,不够充分,故只能自成一说。

章旨 1题名。2-5上主召集检阅部队,进攻巴比伦城。6-13巴比伦象征天主神国的大敌,在「上主的日子」内,上主要来审判她,定她的罪案。14-22天主使用玛待人来罚巴比伦。他们替天行道,不恋财恤人,顿时使极盛一时的巴比伦城化为废墟。141-3巴比伦的灭亡。这三节并说明世事的变迁,都不外是上主的措置,使伊撒尔领受救恩,诚如昔日上主领伊撒尔民脱离埃及,进入福地,如今再使祂的选民脱离流徙之地,复归故乡。于是天主大能昭显于世,外邦民族不胜惊叹,引领归望,愿与伊撒尔民同处相偕,携手敬拜上主。

1阿摩兹的儿子依撒意亚所见有关巴比伦的神谕:

2在一秃山上,你们树起一旗帜,向他们高呼!挥手,叫他们走进王侯的御门!①3「我已吩咐我所使之圣洁的人,并为我的愤怒,我已召集了我的战士,即那骄矜自喜的人。」②5a他们来自远方,来自天边。4众山领上,人群的喧嚣,仿佛海洋的怒涛,乃是列国聚集民众呐喊的声浪,万军的上主正在检阅赴阵的部队。5b上主和祂盛怒的工具,要来毁灭整个的大地。③

咆哮罢!因为上主的日子近了,它来有如带着全能者的摧毁;为此,人手将要松懈,人心将要消融;他们都惊慌,痛苦和痉挛把持着他们,颤抖得有如临产的妇人;彼此相对失色,面容有如火焰。呀!要来到的上主的日子是残忍的,发着如雷如霆的忿怒,要使大地变为凄凉,要歼灭其中的罪人。10那时,天上的繁星与星宿不再发光,太阳在升出时变黑,月亮也不发亮。④11于是我要惩罚世界上的罪恶,恶人身上的邪妄;我要抑制自负者的骄横,我要屈服暴虐者的傲慢;12我要使庶民比提炼的黄金更少见,人们比敖非尔纯金更希罕;13为此,我要震憾苍天,大地也要震动脱离原处,由于万军上主的愤怒,在祂怒火炽燃的一天。⑤

14到了这一天,人们将如被追逐的羚羊,又如无人管领的群羊,各自都转向自己的民族,各自都逃归自己的故乡;15凡是被捕获的,都要被杀戮;凡被擒住的,都要倒在刀下。16他们的婴孩,要在他们眼前,被人摔碎;他们的房屋,将被人劫掠;他们的妇女要被人污辱。⑥17看!我要鼓励玛待人来攻击他们,他们不重视白银,也不贪爱黄金。18弓箭要粉碎青年,对于腹中的胎儿,他们毫不怜恤,对于孩童,他们的眼睛也不加怜视。⑦19巴比伦!万国的荣华,加色丁人骄矜的富丽,必会如曾经上主所倾覆的索多玛和哈摩辣一样;20永远不为人所居住,世世代代不为人所寄宿;阿剌伯人不在那里设帐,牧人也不在那里偃羊。21躺在那里的,有野猫;充满他们的房舍的,是鸱鸮;棲在那里的,有驼鸟;羊魉也在那里舞蹈;22豺狼在他们的宫殿里,将与他们御苑内的野狗相对咆哮;她的时候越来越近,她的时日子也不会久延。⑧

注 释

上主嘱咐祂军旅的统帅,在一秃山上树立旗帜,好叫远处的人看见,群起响应(526111012),挥手叫他们走进王侯的御门。「王侯的御门」,指巴比伦极昌盛之时,各国君王及诸侯,前来朝觐出入的宫门。  称战士们为天主所使之圣洁的人,是因为他们摆脱一切世务,一心从事天主的工作;又因在古时,战争是神圣的,交战前后,常举行祭祀,并其他的宗教仪式(撒上139227512839)。在本节内,天主又自己声明,他的这些军队是从远方召来的(5a),负有特殊的使命,替天行道的使命。然而这些军队是些什么人?直到17节还没有指出他们所属的民族,只说他们来自远方,来自苍天的尽头。这自然表示他们是从一个很远的地方来的。玛待国去巴力斯坦地,甚是遥远。  4-10,先知描写他所见前来讨伐巴比伦的繁杂军队,彷佛是一群野蛮民族前来进攻文明的世界(则28章)。他们如同亚述民族一样,是上主盛怒的工具(5b1028)。上主亲自出马,点兵遣将(4节),执行报复。巴比伦大帝国,地广人众,因虐待了天主的子民,轻视上主而崇拜偶像,故成了天主仇敌的化身,她所要受的审判,即是万民所要受的审判的预像。在先知的神目中,巴比伦受罚的日子,渐渐变为「上主的日子」,巴比伦所受的审判,即成了万民在「上主的日子」内,所要受的审判的象征。  每次上主审判惩罚一个民族,施行审判惩罚的那一天,圣经上常称为「上主的日子」,人类最后的公审判,就是一最大的「上主的日子」,参看二章注5。到了那一天,不但人要相对失色,面如红炭,连大自然也要为此变色,举世变为一片荒凉;繁星、星宿、太阳、月亮,都要失光。其时其境,好不凄惨。其他的先知与吾主耶稣,也利用这些景象来描写「上主的日子」和来日的公审判(岳21032-15423-133278242913242125612等处)。  11-13节,是上主所说的话。祂告诉世人在祂自己的日子内,祂必要歼灭地上所有的罪人(9节),特别要歼灭那些骄横暴虐,迫害伊民的巴比伦人(11节)。到了那一天,天主的刑罚如此严厉,得救幸免的人必然不多,所以说「庶民比提炼的黄金更少见,人们比敖非尔纯金更希罕」。敖非尔恐是位于阿剌伯南部的产金地,参阅列上9章注11  巴比伦称为万国的首都(19节),因为其中的居民来自各国各族,在大帝国的法律风俗和威势下,过着奢侈荒淫的安逸生活,但到了「上主的日子」,他们必要如失牧的羊群,四散奔逃,迅速复归故乡(14节)。剩下的人:男的必被人杀戮,女的必遭人奸污,婴儿在父母的怀里,被人夺去摔死。参见咏13792830141等处。  到第17节,先知才说出要毁灭巴比伦的民族是什么民族。原来这个替天行道的,即是玛待民族。玛待民族属雅利安族(Stirps ariana)(创102)。在公元前八、九世纪属于亚述帝国,至第七世纪乃力图复兴,在公元前六一二年上,与巴比伦联盟攻克尼尼微城,因而大兴。玛待至公元前第六世纪,为波斯王居鲁士所并而成了玛待波斯大帝国。因居鲁士为波斯人,故通常简称为波斯帝国。灭巴比伦的即是这波斯帝国,事在公元前五三八年。参阅厄上一章注一及注二。第18节经文欠妥,学者各有己见,今据古译本及现代考订家的译文加以修正。  19-22节,先知预言巴比伦既经灭亡,就再不得复兴。她将被彻底摧毁,变成一片焦土。现在还是加色丁人所仗恃夸耀的京都,但「她的时期越来越近,她的时日也不会久延」。她最后的结局与索多玛,哈摩辣没有分别(创1924)。加色丁人原属阿辣美族,住在巴比伦城南向波斯湾处。他们本不是当地的民族,却逐渐取得了巴比伦的政权。到了公元前第六世纪,所谓加色丁(希伯来文Casdim或加尔底亚Chaldeans),即指巴比伦和其中的居民。21-22两节记载一些旷野中的动物,其中有几种不可考据,故不敢确定。今所译者,是从大多数的意见。「羊魉」一语亦见于肋177,指外邦人所拜的半人半羊形的土地神,故译为「羊神」。此处似指山妖鬼怪,故译为「羊魉」。或许原文在二处所指的原为一物,也很难说。参见肋17章注三。

这段关于巴比伦的神谕,乃是一篇预言。为明瞭预言的性质和背景,这篇预言较其他的预言更为重要,耐人寻味。先知在神视中所见,彷佛巴比伦的倾覆就在眼前,并且因为巴比伦象征天主最大的仇敌,所以先知描写她的灭亡像是世界穷尽。先知所用的是一种预言的诗体,便不能拿它当散文来解释,不能说19-22节这番预言,在公元前五三八年居鲁士克服巴比伦的事实上,没有逐字逐句的应验,便不能算为预言。诗是好含蓄,多比兴的。读先知预言诗,更应知所取舍,否则,不免徒劳而有涉于妄诞。依撒意亚在此神谕内所要预言的。是巴比伦的灭亡,为形容巴比伦的灭亡,运用了他生花妙笔,写出了这篇庄严凄戾的预言诗。

第十四章

要义 见前章。

章旨 1-3节见前章章旨。4-8上主铲除了暴君,全世界为之欢腾。9-11阴府间的幽魂出来迎接暴君,惊问他说:「怎么,你也到这里来了?12-15昔日的骄横,今日的羞辱,恰成正比。16-20c死后也不得安葬,更增添了他的羞辱。20d-23上主的定案,不但要了结暴君的性命,还要铲除他的子孙,消灭巴比伦的百姓,摧毁她的繁华的城市,使天下万民不再忆及他们的名号。

24-27是对亚述所说的神谕,参阅前章要义:24-25上主起誓,要推翻亚述的权势,使她所压迫的民族得以复兴。26-27上主对万民所有的计划,无人能阻止,更不能破坏。

28-32是关于培肋协特的神谕,参见前章的要义:28-30警告培肋协特人不要因敌人已消灭使自喜自庆,31-32因为从北方有一个更凶横的暴君快要来临,培肋协特将遭受浩劫,伊撒尔人反赖上主而免祸得救。

1因为上主仍怜恤雅各伯,仍愿拣选伊撒尔,使他们安居在自己的邦土;外方人要与他们联合,要与雅各伯的家连结。①2万民要携带他们,引他们回归故里;伊撒尔的宗族,在上主的邦土内,又要占有他们为奴隶,为婢女;他们要掳获那掳获过他们的人,要统治压迫他们的人。②3于是,在上主赐你摆脱你的困苦,你的忧虑,以及你所服的残酷的劳役,得享安宁的那日,

4你要对巴比伦王高唱这首讽刺诗说:③怎么,残虐者住手了!暴戾的虐待也停止了!5上主折断了邪恶者的指挥棒,统治者的权杖。6它曾含怒以不断的打击,痛击过万民,它曾怀恨以无情的凌虐,践踏过万邦。7如今各地安谧宁静,迸出了欢呼:8松树和里巴嫩的香柏也都因你而喜庆:自从你颠仆后,再没有人上我们这里来砍伐!

9地下的阴府见你来临,为你战慄,为你唤醒幽魂,及地上所有过的贵卿;又叫地上的列王,由自己的宝座上起立;10大家彼此相问而对你说:你也和我们一样衰弱?你也与我们相似?11你的豪华,你的琴瑟的乐声,也堕入阴府;在你下面散满蛆虫,你的被褥乃是蚯蚓。⑤

12朝霞的儿子,金星!你怎会从天坠下?扰乱万邦者!你怎么也被砍倒在地?13你曾私心自语:我要直冲霄汉,高置我的御座在天主的星宿以上;我要坐在盛会的山上,极北之处;14我要升越云表,愿与至高者相颉颃!15但是,你终于被拉到阴府,深渊的极处。

16看见你的,一俯视你,就明白了:这正是那使大地战栗,列国动荡,17化世界为荒野,摧毁其城邑,不释俘囚归家的虐王。⑥18万邦的君王都在荣耀中长眠,各在自己的墓内;19至于你,远远被抛在你的墓外,像一根可恶的树枝,带着被杀就戮的标记,堕入石穴,如一具遭践踏的死尸。20你将不得不与他们同葬,因为你破坏了你的国家,惨杀了你的人民。

恶人的后代,永不为人所提念。⑦21为了他们父亲的罪孽,你们给他们的儿子准备屠场,使他们不得复兴起来,劫掠大地,使世上废墟充斥。⑧22我要起来攻击他们,万军的上主已发出宣言,我要由巴比伦抹去他的名号、遗民、苗裔与子孙:此为上主的宣言。23我要使她成为刺猥的领土和池沼,我要扫除她以毁灭的扫帚:此为万军上主的宣言。⑨24万军的上主起誓说:如我所想的,必要怎样实现;如我所计划的,必要如此成就。25我要在我的邦土内粉碎亚述,在我的山岭上,将她践踏;要将他们的身上除去他们的颈轭,要由他们的肩上卸下她的重担。26这是对全地所决定的计划,这是向万邦所伸展的手臂。27因为万军的上主已决定了,谁能阻止?他的手已展开,谁能使它收回?⑩

28在阿哈兹驾崩那一年上有了这个神谕:29整个培肋协特啊!你不要因为打击你的棍棒折断了就喜悦,因为由蛇的根源只会生出虺蝮,它的子息必是飞龙。30最贫苦的人必有饲养,穷困的人要泰然安息;但是我要以饥荒饿死你的余生,杀绝你的遗民。31门扉乎,悲叹罢!城市乎,哀号罢!整个培肋协特都战栗,因为从北方有烟飘来,在她的队伍中没有迷途的人。32然而要怎样答复外邦的使者?「上主建立了熙雍,使自己民族中的忧患人,在那里可得保护。」

注 释

流放在巴比伦的伊撒尔人,赖天主特别保护,幸得生还。天主拯救他们脱离巴比伦的压迫,就如昔日拯救他们在埃及遭难的祖先一样,领他们回归故乡,安然住在自己的田园里内。「外方人要与他们联合……」即是要信仰上主,归依入教(玛2315211658271343)。同样的预言亦见于563-8114-17820-23  从前天主伸手领导选民逃出埃及时,就许下要将客纳罕地赐与他们为产业。天主的这番许诺,另有用意,依圣保禄的讲解,是象征那肉眼不可见的永远的福地——天堂(希34);同样天主由巴比伦充军之地解救祂的百姓归来,藉先知的口许给他们必要处治那些先前迫害他们的民族,也是有一番用意的。圣师们都说这事是指「天主的伊撒尔」(迦616),将凭藉言德,在万民之中获得胜利,教导指挥自己的敌人。这种说法,完全与圣保禄所指示的解经的原则相吻合,参见格前101-13格后312-18315-29421-31与希伯来书。「万民要携带他们,引导他们……」一句,是说外邦人不但允许,而且陪送伊民回归故乡。这次所得的,远超前次所得的救恩——脱离埃及,参见492260420  所谓「讽刺诗」,是含有讥诮之意的诗歌,如户21272426。学者们查考,在这诗歌内所暗示的暴君究竟是谁?文克肋尔(Winckler)等主张是撒讷黑黎布,多尔木(Dhorme)却以为是撒尔贡。如此,这首诗歌便可能是出于先知依撒意亚的的手,因为这两位都是亚述帝国的君王。但其他的学者却以为是指拿步高或纳波尼德(Nabonides),所以问题尚没有解决。据我们推想,先知在这里是暗示着一位巴比伦的君王,用他来象征反对天主神国的权势。这个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君王,倏忽之间化为乌有,岂不证实所说的:「凡有血肉的似草,它所有的美丽似田野的花……草枯萎了,花凋谢了,但我们天主的话永远常存」(406-8)。这首诗歌,如在47章内所载的,是含有预言的诗歌。它的含义不囿于历史,状人述事,虽属过去,其实乃指未来的事,这种述事所用的「过去式」(Tempus praeteritum)即所谓「预言的过去时态」(Praeteritum propheticum)。「暴戾的虐待」一词,是按希、拉二通行本译成的,玛索辣作「黄金城」,指巴比伦。按希伯来文的写法,二字相似,故易混淆。  5-6两节是先知答复在4b内节所设的问题:残虐者住手了,暴戾的虐待停止了,乃是因为上主折断了恶人的权杖。这权杖从前不断痛击万民,胁制万邦,如今已折断,举世遂不胜欢腾。天主常用恶人来惩治或磨炼善人。在他们成功以后,如他们不归功于天主,反骄奢淫逸,天主就要取缔他们,彷佛一根无用的棍杖从中折断他们。  阴府的幽魂幸灾乐祸地嘲笑那新来的暴君:你也和我们一样衰弱?11节似乎是先知的话,其意是谓:「玉颜灭兮蝼蚁聚,碧室空兮歌舞稀!」⑥「朝霞的儿子,金星!……」金星亦名太白星。在巴比伦民间流行一种金星堕地的故事,今先知用来形容位极至尊的暴君,一败涂地的境况。他自谓要直冲霄汉,与至高相颉颃,无奈竟一蹶不振,堕入阴府,为天下笑。参见则28章。「我要坐在盛会的山上……」指巴比伦人所传说的位于北方的一座高山,如希腊神话中的敖林颇山,古楚地神话中的昆仑山等,其上众神常相集会,这暴君竟想坐在众神之上,即所谓向北的尽头,南面受礼。圣教会的教父和圣师们,都以12-15节是指魔王路基斐尔(Lucifer)。拉丁通行本将「朝霞的儿子」译为「Lucifer」,更使人容易联想到反对天主的魔王路基斐尔。希腊的教父如圣齐利禄(St. Cyrillus)、欧色彼犹(Eusebius)、忒敖多勒托(Theodoretus)等,以先知之意直接是指巴比伦王,简接是指魔王;换言之,巴比伦王在这里做了魔王路基斐尔的象征。在前章先知把巴比伦作为天主神国敌人的代表,在这章内就把她的君主来作为魔王的象征,原是很相连贯的。且在新约内,常以巴比伦指为与天主为敌的党羽(默182;参照匝55-11),并且谓撒弹(路基斐尔之别名)由天下坠如同闪电(路1018);又默示录12479记载大龙(即撒弹)与圣弥厄耳交战,大龙战败,被逐出天外,投入深渊。这都足证教父们的讲法,是有所依据的。在这章内先知又描写人生身后「阴府」的情状。「阴府」位于地下极深之处,是一广大的幽穴,在那里只有黑暗,没有光明。人一进去,便不能出来。幽禁在那里的灵魂,不能知道世上所发生的事情,也不能如在世上赞美天主,他们成了「勒法因」(Rephaim),即柔弱的幽魂。这是当时伊民对身后所有的观念的梗概。其中缺点自然不少,有赖天主更进一步的启示。在充军以后,天主籍智慧学派的著作,略加补充。至吾主耶稣降世,口授父家的快乐,说明人类身后究竟的情状,使人知生知死,不复茫然不知所从。关于这端道理,请参阅创25837351630333222撒上28章;咏6630104910-20551663108611-1388789499417115171398143379102114211622171316265628223022311221891815112116272095610125381011171832章;又咏6章注三;约10章注九。  巴比伦的这位傲慢的君王,死无葬身之地,末路穷途,令人悲伤。倨傲残暴的人,越有权势,越没有好结果。这段的大意甚明,惟第19节经文,似有残缺,今依近代学者加以修正。  暴君的后代也应铲除,免得他们又承先祖的余威,复兴起来,侵占大地,扰乱世界。「使世上废墟充斥」,是说他们好大喜功,摧毁城市,使世面变为废墟。「废墟」原文作「城市」与上下文似不相合。如直译作「充斥世面的城市」,于义亦通,谓不要使他们的子孙繁衍起来,充斥世界的城市。  2223两节说明天主决定要将巴比伦彻底消灭,与1319-22的意义大抵相同。  24-27节是关于亚述帝国的神谕,大家都承认这篇神谕是依撒意亚的著作,有些学者以它原属第10章,不知何故移置此处。先知所说的,看来是指亚述将在犹大山上所要遭遇的祸患,事在公元前七〇一年。在第10章内,先知只说亚述迫害伊撒尔民,在这章内,却说她迫害天下(26节)。为此我们主张此神谕不与第10章内的神谕相联,而应自成一篇。如问何时先知发表了这篇神谕?无法决定。想必是在撒玛黎雅灭亡以后(公元前七二二年),因为这时先知实在看出了亚述帝国的野心,将为天下的公敌。参阅引言17节。  28-32节是关于培肋协特的神谕。先知以这神谕警告培肋协特人,不要因为压迫自己的人死了,就沾沾自喜,因为他的后裔比他还要凶残。另一方面,先知也警告犹大的首领,不要与培肋协特人立约结盟,惟独应全心信赖卫护熙雍的上主。这是这篇神谕大意,至于要问这逝世的虐王是谁,事情在什么时候发生的,那就不易决定了。纳本包尔(Knabenbauer)以「打击你的棍棒」指阿哈兹,「虺蝮」是希则克雅,「飞龙」是默西亚。但是学者大都不赞成他的见解,而以「打击培肋协特的棍棒」是指一个亚述帝国的君王。至于究竟是指提革拉特丕肋色尔?或是霞耳玛讷色尔?或是撒贝贡?或是撒讷黑黎布?依我们推想恐是提革拉特丕肋色尔。因为他死在阿哈兹死的那一年上(728),又曾迫害培肋协特人,所以培肋协特人听见他死了,自然额手称庆,喜不自禁,设法乘机图强,勾结邻邦联盟对抗亚述。所以有遣使至耶路撒冷,邀犹大入盟之事。依撒意亚就在这样的时局下,宣布了这端神谕,藉以告诫培肋协特人和自己的国民。32节内所提的「外邦的使者」即指培肋协特派来邀请入盟的贵卿。先知所提出的对策:「上主建立了熙雍……」,可称为依撒意亚的政治原则。参见8182816

第十五章

要义 15-16两章内载有关于摩阿布的神谕。对于这神谕的由来、经文和其含义,都有不少不易解决的问题,所以近代的学者仆洛克市(Procksch)称这篇神谕为「难产儿」(Schmerzenkind)。对于它的内容、由来和经文,兹姑约略言之。(a)内容:为明白其中的含义,首先应认定,在这两章内所记载的,究是一端或两端神谕?对于这一点,最值得注意的意见,不外三种:(1)是两端神谕:一是151-1612,一是161314。在前一端神谕内,描写摩阿布的堡垒将被攻击,和摩阿布逃难困苦的情形。先知一见这凄惨的景象,就代摩阿布民族向耶路撒冷求援,接济他们的难民。这慷慨大方的举动,必使达味的帝座更为坚定。摩阿布人虽自作孽而遭天罚,先知仍有动于衷而代为乞援。这是第一端神谕。这端神谕早已存在,依撒意亚只不过加以修改而附以第二端神谕(161314)。在这第二端神谕内,先知将前所有的神谕贴切在当时的摩阿布人身上。(2)两章内所载的只是一端神谕,且似乎是依撒意亚的著作,其中虽常用「过去式」,然而所指的却都是未来的事。如134-1423,见前章注三。此为飞协尔(Fischer)等人的意见。(3)仆洛克市等谓这两章所有的也只是一端神谕,但有所增补。151-165为神谕,且大抵为依撒意亚之手笔。166-12与耶4829-36大意相同,似乎是节自耶肋米亚。1613-14似乎是后人所增补的。除此以外,尚有其他不关重要的见解,不值得一提,故从略。上述三种见解中,尤以后一说,较为可靠。(b)由来:我们既以第三种见解较为可靠,就依据这种主见来讨论这篇神谕究出何人之手。除166-12以外,我们以151-1651613-14全出于依撒意亚之手。对于16章的结论,13-14节的笔法,斯克讷尔(Skinner)批评说:「至于这结论却带些依撒意亚敏捷简洁文笔的特征。」166-12恐是耶肋米亚的著作。151-165内所有的神谕,固然是依撒意亚的著作,但恐取材于更古的神谕(1613)。在公元前七一五年上,撒尔贡率兵取道摩阿布进攻阿剌伯时,或在公元前七一三年上,因摩阿布勾结邻邦反抗亚述帝国,撒尔贡带兵讨罚摩阿布之际,就将这神谕加以修改宣布给当时的人民。(c)经文:15-16两章之中,尤以16章的经文残缺不堪,虽尽量加以修订,犹不敢自信,如是故仍将其他的异文,译出置在注解内。

章旨 1a节题名。1b-7摩阿布人遇难。8-9预言他们将遭受更厉害的患难。161-5劝摩阿布人向熙雍求援,请求保护;压迫一经终止,达味的王国就要复兴。6-12因摩阿布的傲慢,使自己的百姓遭了这样的祸患,先知预见此事,一面怜恤她,13-14一面仍预言三年之内,她必要受尽神谕中所指定的刑罚。

1对摩阿布的神谕:

诚然,摩阿布的哈尔被人摧残而遭灭亡!诚然,一夜之间摩阿布的克尔被人摧残而遭灭亡!①2狄朋的女儿走上高丘哭泣;摩阿布为讷波,为默德巴悲号;众人的头成了光秃,所有的胡须都被剪去了;3在她的街道上,他们穿着苦衣,在她的屋顶和广场上,人人都哀伤,流泪痛哭。②4赫协朋和厄耳哈肋悲号,直到雅哈兹都可听到他们的哭声;因此,摩阿布的两腰为之颤动,她的心灵为之觳觫。③5我的心为摩阿布发出哀号;她的难民已逃至祚哈尔,又转向赫革拉特霞里霞。因为他们哭着攀登路希特的山坡;因为他们在曷洛纳因途中增高了失望的哀声。④6因为尼默陵的水地将变为荒野,因为碧草枯焦,嫩芽萎绝,不见青绿。⑤7为此,他们将劳力所得的财物和积蓄,都带过了「柳树河」:⑥

8因为哀号围绕了摩阿布的边境,她的哭声已传到厄革拉因,她的哭声已达到贝尔厄林。⑦9因为狄孟的水已满了鲜血,因为灾祸已积叠在狄孟,使摩阿布脱险的只有痛苦,为她的遗民也只有恐怖。⑧162看哪!如同逃遁的飞鸟,如同惊散之鸟的巢穴,就是那些在阿尔农渡口,摩阿布的女儿。⑨

注 释

先知忽然惊叹摩阿布南部两座名城哈尔及克尔,一夜之间被人摧残而遭灭亡。哈尔今名辣巴(Rabba)在阿尔农(Arnon)河南约二十二公里的左岸。克尔今名刻辣克(Kerak)在阿尔农河南约三十七公里,为摩阿布南部的要塞。摩阿布南部的领域之西以死海为界,北以阿尔农河为界,南以区勒得(Zared)河与厄东分界,东与哈孟地相接。由阿尔农河以北至讷波山一带,依法律本属勒乌本支派,但事实上,这一带常是摩阿布与伊撒尔国相争的土地。公元前八四五年摩阿布王默霞黑(Mesa)从伊撒尔人手中占领了摩阿布的北部;伊撒尔王雅洛贝罕第二世(783-743)此后又收复若尔当东岸直至死海的失地。提革拉特丕肋色尔在公元前734-732年间,进攻叙利亚与伊撒尔国时,侵占了约旦河东岸所有之地,其中也有摩阿布。在亚述国所遗的一块古碑上,记载有向亚述王进贡的巴力斯坦的君王,除犹大王、培肋协特王、厄束王和阿孟王之外,尚有摩阿布王撒拉玛奴(Salamanu)。摩阿布日后有意背叛亚述,因此撒尔贡兴兵问罪(参阅要义),一夜之间将摩阿布南部两座坚城乘势攻下,向前挺进。  摩阿布遭这种突击,一时全国骚动,自知大难临头,不胜惊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他们「走上高丘」,乃是走上丘坛林庙,祈神求援。剪发剃须,上屋顶号咷,可想见当时民众悲伤之状况和战争之残酷。狄朋城在阿尔农河北约六公里(户21303233433454613917),讷波山属阿巴陵(Abarim)山脉,与耶里黎曷相对,因梅瑟死于其上,故甚出名(户33473249)。默德巴域,在阿尔农河北,属勒乌本支派(户213013916加上936-42)。「在她的屋顶上和广场上」,有的学者加以修改而译作:「人人站在自己的屋顶土捶击胸膛」。  赫胁朋(户2125-3040)、厄肋哈肋(户32337)、雅哈兹是摩阿布北部三座城名。「两腰」玛索辣经文原作「战士」,今依并行体改为「两腰」。  本节内所提及的城市,都在摩阿布北部。赫革拉特霞里霞,位于何处,已不可考。昔日罗特曾逃至祚哈尔避难(创192022),今日他的子孙摩阿布人又来此处避难,摩阿布人思念及此,能不有动于心 尼默陵恐是今日位于摩阿布南部的恩奴默辣河(Wadien Numera。参见户3236  「柳树河」在摩阿布南部边界上,靠近厄东的边界。摩阿布人将自己劳力所得的财富和积蓄,都带过「柳树河」,足见敌人不是自南方,而是来自北方的:说得透彻一点,来侵犯摩阿布的,不是住在南方的纳巴泰人,而是住在北方的亚述人。亚述人由南面进攻摩阿布,也是想要截断他们的退路。杜木(Duhm)、玛尔提(Marti)等,以这次来犯的,是公元前四世纪或二世纪进攻摩阿布的纳巴泰人的主张,近日的学者再也不提了。  厄革拉因城似乎在克尔以南,见注一。贝尔厄林恐是在2116-18所提及的「井」。「井」,希伯来文作「贝尔」(Beer)。  「狄孟」是否即是2节内的「狄朋」?圣热罗尼美与其他许多的学者以为二名实指一城。但是另有一些学者,却以为狄孟该是摩阿布南部离厄东边界不远的一座城。本节经文似有讹误,近代学者的译文各不相同,有的译作:「诚然,狄孟的水满了鲜血,然而我要在狄孟境上堆积(灾难),为摩阿布逃出的人和其余的邦国,我将派遣一「雄狮」,即谓一更凶猛残暴的敌人。  本节大意是状述摩阿布人仓皇出走狼狈在道的景况。以二事为喻:一为遁逃的飞鸟,一为惊散之鸟的巢穴,前者形容摩阿布的女儿,后者形容阿尔农河沿岸的渡口。「摩阿布的女儿」亦有人译作「摩阿布的村庄」。此节夹在1613节之间,意义反不连贯,如置在此章之末,意义更觉衔接,故学者多将16章前两节互相倒置。

第十六章

要义 和章旨见前章

1那地的君王,你从旷野的盘石,送发一言至熙雍女儿的山岭!①2当时摩阿布女儿在阿尔农渡口,犹如逃遁的小鸟,倾巢的幼雏。3出个计划,下个决断,使你的荫影,有如在日中时的黑夜,遮蔽被驱逐的人,不要暴露出逃的人!②4让被驱逐的摩阿布人侨居在你处,你做他们逃避劫掠者的藏身地;因为压迫已终止,劫掠已停息,暴虐的人已由地上被消灭:5于是将有一宝座建立在慈惠中,坐在其上的,乃是在达味的帐幕内,以真实寻求公义,急行正义的判官。③

6我们曾听到极其傲慢的摩阿布的骄傲,她的傲慢,她的骄矜,她的自负,她谎诞的矜夸;7为此摩阿布将要哀哭,人人都要为摩阿布哀哭;为克尔哈勒色特的葡萄干饼,他们只有伤心叹息!8因为赫协朋的田园,息贝玛的葡萄,它们甘美的果实,曾迷惑了许多邦国的君王;它们的枝叶曾蔓延到雅赫则尔,漫游至旷野;它们的枝条曾向外伸展,越过了海洋,如今都已凋谢!④9为此我要如同哭雅赫则尔般的来哭息贝玛的葡萄;我要用赫胁朋与厄耳哈肋的眼泪来灌溉你,因为侵袭的喧嚣骤然降在你夏季的果实,和秋季的收获上!10在田园中没有喜乐,没有欢欣:喜乐与欢欣已消失在田园中;人在葡萄园中不再歌唱,也不再欢呼;搾酒的人不再在酒榨上搾酒:歌声止绝。⑤11为此我的肝肠要为摩阿布哀诉如琴瑟,我的五内要为克尔哈勒斯呜咽如萧笙。⑥12将来摩阿布虽然出现,尽管在高丘上独自疲劳,走进自己的圣所去祈祷;但也是狂然!⑦

13这是上主从前对摩阿布所说的话。14但是,现在上主却声明说:依佣工的年限,三年之内,摩阿布的光荣,尽管她的人数如何众多,将会变成羞辱,剩下来的人甚是稀少,毫无势力。⑧

注 释

本节经意义不明,似有残缺,依我们所译,乃是先知劝摩阿布王速与犹大王媾和,获得他的援助。有的学者译作「你们何不从旷野的盤石,遣发邦土主宰的羔羊,至熙雍女儿的山岭!」飞协尔(Fischer)等译作「你们何不从旷野的盤石,给邦土的主宰遣发羔羊至熙雍女儿的山岭!」按这些译文之意,是劝摩阿布人给犹大国王进贡,争取她的保护。意义大同小异。  2-5节是依撒意亚先知的话,或是摩阿布难民对大犹大国王所说的

?两种解说,都有人主张。但我们却以是先知劝告自己的君王,教他迅速拿定主意,保护这些难民。「你的荫影有知……」,他们正是在炎日(灾难)之下找寻荫凉(庇护)的人,你就当他们的荫庇罢!并且愿你的荫影有如在日中时的黑夜那样凉爽!由这些话可以看出,那时犹大国的势力相常强盛。实在,希则克雅为犹大王时,犹大国势为之大振(列下185-8)。  先知再劝犹大君王尽力保护在熙雍中的摩阿布难民。「侨居在你处」,是说住在熙雍中的摩阿布人,应享有侨民的权利(出2220239;肋1933341018192419-21)。「暴虐的人」,依我们之意,是指亚述王撒尔贡(见前章要义)。希则克雅(见前注释)应让摩阿布人侨居在耶路撒冷,直至他们不再遭受压迫。住在熙雍的难民,无所恐惧,因为其中将有一位达味的后裔,以仁慈建国,从正义判断(5节)。这位后裔就是将来的默西亚,祂不但要拯救自己的百姓,还要做外邦民族的救星。  6-8节摩阿布太傲慢,不愿接受先知的劝告,因此祸患相继而来,似乎没有止境。先知为描写当时的情形,特别提出一些盛产葡萄的名城,惨遭摧残,使人忆及,分外感伤。克尔哈勒色特,即是克尔哈勒斯城(11节),亦名克尔摩阿布(151)。「赫协朋的田园(154)」如申3232,指葡萄园。息贝玛城,依圣热罗尼莫,在离赫协朋城只约五百步之处,恐即是今日的雇尔克布市(Kurn el Kibsh)。雅赫则尔城按阿贝耳(Abel),恐即是今日的雅齐尔城(Jazzir)。  摩阿布虽骄矜自负,讨天降罚,先知仍替她悲伤,以她的痛苦,为自己的痛苦。往日收葡萄时,如何歌声遍野,今日秋收无望,人人只有哀声叹息。  伊撒尔人亦如我国,以五脏为人之七情之所在(约3027419312054)。本节下半节,是依照耶4836修补的。  本节是说摩阿布人在丘坛上,一心恳求他们的神革摩士(Chemosh)施救,也是枉然:革摩士救不了他们。  上主从前对摩阿布所说的神谕,在三年之内都要应验。试问上主昔日对摩阿布所说的神谕,究记在何处?学者大抵都说,那151-1612内所有的神谕。但是这端神谕所描写的,似乎已是过去的事,或至少已在进行的事,为什么要说「三年之内」呢?151-1612内的神谕,我们不如飞协尔一样,以它为一篇完整或已实现了的预言,而以它为一篇描写事情尚在进行中的神谕。依撒意亚在14节内不过只说明在三年内,摩阿布所受的刑罚还要加重,以致所剩下来的人,更要希少,势力更要减削。

第十七章

要义 本章的题名,不甚切题,因为其中不仅有「关于达默协克的神谕」,还有关于厄弗辣因,即伊撒尔(4-11)和亚述(12-14)的神谕。何以编者将这三端神谕放在一起,而冠以达默协克的题名?阿兰(即叙利亚)百余年来已常与亚述相冲突,不愿臣服亚述,而愿保全自己的主权,至公元前七四五年雄才大略的提革拉特丕肋色尔登极以后,阿兰诸国的主权更笈笈可危,于是阿兰诸国中最有势力的达默协克就自为盟主,与诸国筹商对策,以抗亚述:力主阿兰诸国与巴力斯坦联邦为盟,北拒劲敌。厄弗辣因遂参与联盟(7章)对抗亚述。人类的历史,无不处处彰显天主的计划。当时各国都在钩心斗角,争雄一时,没有想到他们逐步正在实现上主预定的计划。天主原预定要利用亚述的武力来惩罚阿兰和伊撒尔的罪恶。当亚述满全了自己的使命以后,天主也会来与她算账的。有了这些历史的关系,我们自不难明瞭,何以编者将这三端神谕放在一处,而冠以达默协克的题名了。这三端神谕著作的时代,大概是在公元前七三六至七三五年之间,因为那时阿兰和伊撒尔军队尚未侵入犹大境内,参见引言一章三节。

章旨 1-3伊撒尔国所依赖的达默协克,不久将要消灭,4-6从此伊撒尔也免不了浩劫;7-8但是,只要她回心一想,她必会再仰望依靠上主;9-11然因她背离了拯救她的天主,敬拜邪神,所以终究不免要受天主审判——刑罚。12-14先知彷佛听见亚述的大军,人马噜杂的声音。他们前来,是为执行天主赋给他们的使命;然而先知也预见了他们末后所要遭遇的打击,因为他们不知归功于上主。

1对达默协克的神谕:

看!达默协克将再不成为城市,却要变为一堆废墟。2她的城邑将永被离弃,委弃与羊群,牠们偃卧着,无人惊扰。3厄弗辣因的堡量将要撤除,达默协克的主权将要消失,阿兰的遗民将如伊撒尔子民的光荣:此为万军上主的宣言。①4到了那天,雅各伯的光荣必要衰落,他身躯的肥满必要消瘦。②5将如收获人在收麦时,他的手割取麦穗,又将如人摘取葡萄,或在勒法因山谷采打「阿里瓦」树,6上面总有些残粒剩下,或两三颗留在树梢,或四五个夹在枝间:此为上主,伊撒尔的天主的宣言。③

7到了那天,人会仰望他的造主,他的眼睛将要注视伊撒尔的圣者。8他不愿再观看他亲手所造成的祭坛;他也不愿再顾盼,他手指所制作的「阿协陵」和太阳柱。④

9到了那天,他的坚固的城池,将如希威人和阿摩黎人所放弃的地域,在伊撒尔子民前所放弃而化为荒凉的市镇。10因为你忘了拯救你的天主,不怀念你得以避难的盘石,为此,你虽种植阿多尼斯的树木,杂植异乡的枝条,⑤11日间你设篱笆围护你的植物,清晨你使你所种的开花,但是收获却消失在患难和绝望痛苦的日子。⑥

12哎!许多民族在喧闹,喧闹得有如海啸;好多百姓在咆哮,咆哮得有如汪洋的怒号。13许多百姓在咆哮,咆哮得有如汪洋的怒号,然而上主一叱责,他必飘逸远逃,被卷去有如飓风前山上的细草,有如旋风前的尘沙。14到晚上,嗳!只有恐怖,天还未亮,他已不存在!这是掠夺我们者的份子,抢劫我们者的命运。⑦

 

注 释

先知的预言在公元前七三二年上应验了。在这一年上,达默协克被亚述王消灭,变为一堆废墟。「她的城邑」是指附属于达默协克的其他子城。这一句是依照希腊通行本加以修改的。达默协克原是伊撒尔国依赖的保障,如今倾覆了,伊撒尔国沦亡无日矣!「堡垒」指达默协克。「如伊撒尔……光荣」,是指阿兰的遗民将与伊撒尔民有一样的命运。4-6即是述说伊撒尔未来的命运。  「到了那天」乃是为说明伊撒尔国的命运是与达默协克的命运相连系的。达默协克一灭亡,伊撒尔的厄运就从此开始。「光荣」「肥满」是指伊撒尔国的兴盛和财富。  5-6两节经文残缺,学者各依自己的意见加以修改。我们所译,乃是依照仆洛克市(Procksch)与克撒讷(Kissane)二氏的译文。先知在这两节内,状述伊撒尔国遭难后所剩下的遗民,甚是稀少,运用着三个比喻:一是割取麦穗,二是收摘葡萄,三是采打「阿里瓦」树。收麦,摘葡萄,采橄榄,总不免剩下一、二根或三、两颗。这样,遗留下来的伊撒尔民也只有几个。这预言在撒玛黎雅陷落的那年上(公元前七二二年)应验了。参见列下17章。「勒法因山谷」位于耶路撒冷西南(苏158)。  伊撒尔受到充军的苦楚,就自知回心转意,依赖上主,不再敬拜邪神,先知在这几节内,不提伊撒尔,却总称以「人」,是因先知以人类的昏愚无能与天主的上智全能相比,故有些总称。参见288-11。「祭坛」指敬邪神的祭坛。「阿协陵」为「阿协辣」一语的复数,此为音译,间或译作「木柱」或「木偶」,参见出34131621213列下184。「太阳柱」即敬奉太阳神的石柱,参见肋26301583447279  9节亦是按希腊通行本稍加修改的。「阿多尼斯」指巴比伦所敬的塔慕次(Tammuz)神。塔慕次为春神,是腓尼基和叙利亚人所特别敬拜的。伊撒尔既与叙利亚联盟,就开始敬拜叙利亚人所敬拜的神阿多尼(则814)。  11节的大意是说,你的事业,不管开始如何顺利,终究没有好结果,因为你忘记了你的好天主。  先知从熙雍的堡垒上,遥见亚述联邦所组成的军队,吶喊前来,进攻犹大。但是天主一声叱责,他们就被卷去,有如在飓风中的山上细草,有如旋风中的尘沙。先知在此处是预言撒讷黑黎布在耶路撒冷附近,所要遭受的打击(3736)。

第十八章

要义 这一章所记载的预言,可说与前12-14章的预言是相连的,所指的乃是同样的事。著作的年代,大约在公元前七〇三年左右。公元前七〇三年上,埃及国王派遣使臣到耶路撒冷见犹大王希则克雅,劝他加入联盟,抵抗亚述帝国;如他愿加入联盟,埃及王必将尽力援助。先知知道上主要救伊撒尔民,有自己预定的计划(301-7),便婉言恭维,劝他们回去,不必作这打算。到了时候,天主自会施展全能,万民得见了天主所行的奇事,自必惊异叹服,无不归顺上主。带着礼品走上熙雍山的,也有那瘦长肤润的埃及人。

章旨 1-3对雇市和其他的民族发出劝告,叫他们静待上主的号令。4-6眼看亚述的企图快将成功,上主的时日也就来到了。8雇市人见了上主的威能,就带着礼品,去熙雍朝拜。

1噫!那具有翼艇,位于雇市河对岸的地域,①2由海上遣发使者,坐在海面的芦舟内:轻快的使者,去罢!到瘦长肤润的民族那里去,到一向可畏的国家那里去,到强大好蹂躏,河流横贯其地的民族那里去。②3举世的居民和住在地上的人,当山上的旗帜一举起,你们就要观望!号声一响,你们就要静听!③

4因为上主曾对我这样说:我要在我的居处宁静地观察,仿佛日光中温暖的热气,仿佛收获时炎热中的露云。5因为在收获前,花信已过,花蒂成熟,结为葡萄时,祂就要用镰刀剪去捲须,将散乱的枝条割除。④6他们都要一律被委弃给山中的猛禽,地上的野兽;猛禽要在他们身上消夏,野兽要在他们身上过冬。⑤

7到那时给万军的上主带来礼品的,有那瘦长肤润的民族,有那一向可畏的国家,有那强大而好蹂躏,河流横贯其地的民族:他们都来到万军上主名号的居所,熙雍的山上。

 

注 释

本节无疑地是指雇市地,希腊人称雇市地为爱提约丕雅,在尼罗河上游(索310)。「雇市河对岸」一句,意义非常含混,乃是指白尼罗河(White Nile),蓝尼罗河(Blue Nile)及阿特巴辣(Atabara)一带的流域。「具有翼艇」是按希腊语文翻的,指雇市人所乘坐的一种轻快的小船。许多学者将这一句译作「翅虫飞鸣……的地域」,因为埃及地气湿热,终年产生许多蚊子,故有此名称。依撒意来先知发表这篇神谕时,在埃及国主理朝政的,乃是出自雇市的一个王室,其时已为第二十五朝代。故此这神谕可说是对雇市发的,亦可说是对埃及发的,但更好说是对雇市发的,因为那时的京都纳怕塔(Nabatha)是在雇市境内,临朝摄政的君王是霞巴科(Shabako)。  雇市的使者坐着轻快的小船,浮在尼罗河上——此处如在195鸿38称尼罗河为海——来到了耶路撒冷。先知以委婉恭维的话,劝他们原路归国。依撒意亚对雇市地形甚是熟悉。  2节是先知对使者的劝告,第3节却是对万民,叫全世界的人民静待天主的行动。忽然飘起的「旗帜」,忽然吹出的「号声」,表示天主在人类的历史上所有闪击的行动。  45两节,状述天主悠然如日中的太阳,秋天的露云,静观人事的变化,利用人事的炎凉,如阳光雨露,使人类的历史萌芽,开花,结果,形成人类的历史上所有的种种事迹。但在这里,先知特别提示天主注视亚述人的行动。他们满想自己的事业快要成功,那知天主却从中阻挠,打击他们的军队,就如用镰刀剪割那快要成熟的葡萄。  举世的人无不惊叹上主的作为。先知既在第2节内特别提出雇市的民族,叫他们等待天主的行动。在天主有了行动以后,先知又特别提起雇市的民族来,说她对天主的作为有甚么表示。在这篇神谕以雇市概括其余的民族,故特别注重雇市。

第十九章

要义 在这章内有一篇用诗体写的神谕(1-15节)和一篇用散文写的记录(16-25节),两篇都是讨论埃及的事,故编者收录在一起。对于诗体的神谕,没有可靠的证据,能使我们否认它是依撒意亚的著作,所以有许多公教及非公教的圣经学家,都坚持它出自依撒意亚之手。至于第二为散文体的记录,学者大都否认它是依撒意亚的作品,连一些公教的学者,也作这样的主张。最大的理由,是18-20三节,据他们的意见,乃是描写公元前二世纪在埃及所发生的事,所以决不能出自五百年前的先知之手。但这三节的含义,颇不能如他们所理想的容易解释。其意义尚不清楚,若拿来当证据,下评论,似乎尚欠公允。我们对于本章前后二段的由来,与飞协尔提出一种意见:前段,即诗体的神谕,决为依撒意亚的著作;后段,散文体所写的预言,出自依撒意亚门徒之手;然而其中的意义,仍本于那生在公元前第八世纪的伟大的先知。现在我们进一步讨论本章的内容和其著作时代:关于内容,在这章内充满博爱的精神。天主罚埃及,亦如惩罚伊撒尔,不是要将她消灭,而是为疗愈她,使她更加向善,将来有一日,如雇市一样,认识敬拜上主(18节)。尤显上主仁慈的,是向来压迫选民的两大帝国:亚述和埃及,将同归于好,与伊撒尔结盟,携手结拜为兄弟,俱成为上主的子民。亚述和埃及在依撒意亚时代,乃代表人类当时所认识的世界,所以这两国归化就无异全世界归化。天主为表示自己大公无私的爱情,就用称呼自己选民的名号来称呼异民。关于著作的时代:依撒意亚几时写了1-15节内的神谕,不能确定,但总不外是在公元前七二二年至七〇一年之间,即自撒玛黎雅陷落后至撒讷黑黎布侵入犹大期间。4节内所提的暴君究是指谁,也不能确定。(参见本章注二)。16-25节内的预言,虽出自先知的门徒;但其中的含义却出自依撒意亚先知。然而几时先知将这意思传授了给自己的门徒,便无法决定,我们只敢说,这篇预言是先知在老年时才传授的。

章旨 1-15上主亲自来对埃及施行审判。由天主的审判所生的结果:有属政治的,有属宗教的,也有属经济的。16-25日后埃及人觉察出来,自己的灾祸乃是出于天主的裁判,就信奉敬畏天主。

1对埃及的神谕:

看!上主着轻快的彩云,来到了埃及,埃及的偶像在祂面前战栗,埃及人的心已在自身内消溶。2我要激动埃及人相反埃及人:人人与自己的兄弟相斗,人人与自己的近人作对:城与城争,国与国战。3埃及的精神要在自身中消散,我也要混乱她的计谋:他们必要卜问偶像、符咒、阴魂和术士。①4我要把埃及交于暴君之手,一个暴虐的君王要来统治他们:这是主,万军的上主的宣言:②5海洋将涸竭,江河将枯干,荒废,6溪川都将发臭,埃及的河渠都要干燥坼裂,芦荻昌蒲必将萎谢。7河畔的芦苇必将枯索,沿河所植的,尽将调零,吹散,消失。③8渔夫必要呻吟叹息,河畔垂钓者必要悲伤,水面撒网者必要沮丧。9种植亚麻者必要惆怅,理麻妇与纺工也都要羞惭。10于是她的砥柱势将粉碎,受雇的工人莫不意志消沉。④11左罕的君王版其糊涂,法郎的智能谋士的计谋也够愚蠢:怎么你们能对法郎说:我是贤者的子孙,古代帝王的后裔?12你的贤士如今在那里?何不让他们告诉你知道,万军的上主对埃及定了什么主意!⑤13左罕的君王尽是糊涂,诺夫的君王都被人愚弄,各州的诸侯使埃及入于迷途。⑥14上主使昏神从中扰乱,他们使埃及在自己所作的事上,无不错乱,有如晕眩呕吐的醉汉。15这样,在埃及无可作为,不论为首为尾,为棕梠枝,为灯心草,谁也无所作为。⑦

16到了那天,埃及面对着正在她身上,挥动着的万军上主的手臂,将如妇女般的,战栗害怕。17犹大地将成为埃及的恐怖;凡想起她来的无不害怕:这是出于万军的上主对埃及所打的主意。18到了那天,在埃及境内会有五座城说客纳罕话,指着万军的上主发誓,并且有一座城要呼为「太阳城」。⑧19到了那天,在埃及境内的中心,将有一座献与上主的祭坛,且在她的边界上,将有一个为上主建立的石柱。20这在埃及境内,将算为万军的上主的记号和证据。当他们面临迫害时,就该呼号上主,祂必给他们打发一位救主,来奋斗拯救他们。⑨21到了那天,上主将为埃及所认识:埃及要认识上主,奉献牺牲和祭品,向上主许愿还愿。22上主将打击埃及,打击却只为医治:他们要归依上主,上主要俯听他们,要医治他们。23到了那天,将有一条路由埃及通至亚述:亚述人要到埃及来,埃及人要到亚述去:埃及和亚述将共同敬拜上主。⑩24到了那天,伊撒尔将是第三个,同埃及与亚述,成为大地中的祝福:25因为万军的上主曾说:可祝福的,有我的百姓埃及,有我双手的工程亚述,有我嗣业的伊撒尔。

注 释

1-3节,先知描写上主来埃及审判后,所有的结果,是国内纷乱,彼此相争,对于他们的神祇,再不信任。  这暴虑的君王究是谁?历来学者争论不休,所提出来的君王,至少有十多个,至今尚无结论。依撒意亚的意思恐是指一位亚述国的君王。最近有些学者以为这位暴君即是撒尔贡或厄撒哈冬。  67两节,依希腊通行本稍加修改。尼罗河(即5节所说的海洋)将涸竭,其他出自尼罗河的支流,自然也要枯干,农业工业必要大受影响。  工业没有农产的原料,渔夫没有地方捕鱼,工人在家失业,社会的景象这样黯淡,如何能不叫人的意志消沉!「也都要羞惭」,有些学者译作:「也无不面色苍白。」  埃及那些著名的谋士,无论他们如何骄矜自负,究不能猜想到雅威对埃及所怀的心意,因此先知说他们真够愚蠢。「左罕」,希腊文作「塔尼斯」(Tanis),位于尼罗河三角洲东,埃及国有时亦建都于此,如第二十一和第二十三两朝代,即以塔尼斯为全国的首都。在塔尼斯,如在翁(伽)、忒贝(Thebes)和门非斯(Memphis)等处,住有埃及司祭的家族。埃及的谋士和贤者,大都出自这些司祭家族,并且有些朝代的君王,也出于这些司祭的家族,所以他们自夸为「贤者的子孙,古代帝王的后裔。」  诺夫(Noph)亦是埃及国的一座名域,位于尼罗河三角洲之起点,曾数度为埃及帝国的首都,希腊文称为门非斯。「诸侯」指埃及省区(Nomos)的区长。  15节含有寓意,参见914。「首」与「尾」,「棕榈枝」与「灯心草」是指首长与平民:意谓天主到埃及来施行审判,使埃及上下的人民都丧失了主意,没有力量来挽救快要灭亡的国家。如果他们要复兴国家,只有依赖施行审判的天主的仁慈。如果他们依赖天主的仁慈,不但能复兴祖国,且要成为天主的子民,与伊撒尔无异。这一节引起了下一段的理论。  16-25节内,凡六次重说「到了那天」(161819212324)。这种说法,乃是指默西亚时代,因为按照依撒意亚的道理,默西亚来了以后,异民方得如选民一样相信上主(23-25)。为埃及人,信德的起点是「战栗害怕」。在上主的审判之下,埃及人要承认祂的全能——万军上主的手臂,如同从前,他们的祖先,见了上主所行的奇事,对伊撒尔民非常害怕一样(出107113123336)。以前敬畏伊撒尔民的,不但有埃及人,还有客纳罕地的居民。参见苏1-12章。在16-25节内,先知用若苏厄征服客纳罕的事迹,来点缀他的预言。昔日若苏厄征服了客纳罕的五座城以后(苏10章),就彷佛完全征服了客纳罕地。事后他又奉上主命,将客纳罕地划分给伊撒尔民。在这五座城中,有一座乃是耶路撒冷城,此城后来成了雅威宗教的中心;同样上主在埃及国内也要占领五座城,其中有一座特别出名的城市,即「太阳城」。这五座城内的居民,将会说客纳罕话,即选民的语言,意谓他们必会加入上主的宗教。「太阳城」,其他的学者,有译作「消灭城」的,有译作「义德城」的,亦有译作「狮子城」的。译作「消灭城」的,谓她要把偶像彻底消灭:此为敖勒里(Orelli)等人的意见。另有一些学者谓她曾敬拜各样的邪神,故此要遭彻底的消灭。译为「义德城」的,谓如昔日被若苏厄所征服的五座城中,有一座后来成了真教的中心;这样,上主在埃及所征服的五座城中,也将有一座如耶路撒冷的「义德城」。耶路撒冷原为译音,意即「和平城」,「义德城」如以音译,则为「责德克」城(Zedec)。此为七十贤士本译文,现代学者克撒讷(Kissane)极力辩护此说。译为「狮子城」(肋翁托颇里Leontopolis)的,谓原文「Heres」即等于阿剌伯文「Haris」,义指狮子。这未免过于牵强,在希伯来文内,从未见「Heres」指示狮子的。他们所依据的语言学证据未免过于薄弱,乃以两种成见为出发点:(a16-25是公元前二世纪的作品,与依撒意亚无关;(b)在这项预言内,已暗示敖尼雅四世(Onias IV)在肋翁托颇里(即狮子城)给上主所建立的圣殿。参见若瑟(Josephus)犹太古史十三章(Ant. Jud. XIII31f.),犹太战争第七章(Bell. Jud. Ⅶ,102f.)。我们译为「太阳城」似乎较妥。「太阳城」希腊文作赫里约颇里(Heliopolis),即是埃及古城翁(On)的希腊名。参见耶4313  在埃及国内必将有一「献与上主的祭坛」,在埃及的边境上,必将有一「为上主建立的石柱」(苏2226-29)。这两种圣物使埃及成为圣地,隶属于上主。埃及人到了困难的时候,必如伊撒尔民在民长时代一样(民1-3章),呼号上主保佑,上主必给他们派遣一位救主,前来奋斗,拯救他们。于是埃及人认识爱戴上主,向祂奉献各种祭品(21)。上主对埃及,如同对伊撒尔一样,施行审判,打击他们,无非是愿他们好,领他们认识爱护真理和仁义——上主(22)。  亚述和埃及向来彼此不睦,时常压迫欺凌伊撒尔民,但到默西亚时代,两大帝国,为了犹大,必言归于好,与犹大携手结伴敬拜上主。两大帝国往来的必经之路,即是犹大国境。  先知在这一节内,说明在默西亚国内,天下万民,一律平等,有一样的义务,享一样的权利。依撒意亚先知在此已预先宣讲,圣保禄在罗马和迦拉达两书信内所讲的,关于人类平等的道理;不过先知的思想,远离不了当时的历史背景;至于圣保禄的思想,完全以「信仰」为出发点:一个天主,一个基督,一个信仰。在保禄「一个信仰」的思想里,无时间空间的界限,全人类因对基督的信仰,与天主似已成为一体。职务虽有差异,义务权利却一律平等。「伊撒尔是第三个」,先前只有伊撒尔是天主所祝福的,现在她却成了第三个(25)。参见创1223  这一节是重申23-24两节的意义。为表明在默西亚时代,凡信仰天主的民族没有任何区别,同为天主的子民,天主就用昔日称呼伊撒尔民族的名字来称呼埃及和亚述,表示三者同是天主的选民(申32910036021)。

第二十章

要义与章旨 公元前七一三年阿协多得背叛了亚述,拒绝向她纳贡,且设法与邻近小国,如犹大、厄东、摩阿布联盟起来对抗亚述。这些小国居然无不答应,遂与阿协多得联盟,依赖埃及和爱提约丕雅做她们的后盾,就公开与亚述为敌。那时在埃及为王的,乃是一位出自爱提约丕雅皇家的君王,名叫霞巴科(Shabako 711-700)。亚述王撒尔贡一听见这事,就派他的元帅带兵前来讨伐,在公元前七一一年上,攻克了阿协多得城,叛乱遂告平息。依撒意亚见了犹大王希则克雅与犹大国民太依靠埃及,使国家前途堪虞,就用一象征的行为来劝勉百姓不要依恃埃及,因为埃及的士兵将来不免要裸体跣足流配到亚述,如同先知三年之久屡次裸体跣足游行市街一样。

关于这章的章旨,学者大都以为是依撒意亚先知的自传,或自传中的一部分,参阅引言一章七节。又由其他的文献,足以证明圣经上所记载的事,与当时的历史是如何相符合。参见引言第一章。

1亚述王撒尔贡派遣塔尔堂进袭阿协多得而攻克之后,来到阿协多得的那一年上,①2就在那时,上主籍阿摩兹的儿子依撒意亚发言说:去!脱掉你腰间的苦衣,除去你脚上的草履!他就这样作了,裸体跣足而行。②3于是上主说:如同我的仆人依撒意亚,三年之久裸体跣足而行,对埃及对雇市算是一种预示和先兆,③4这样,亚逃王要带走埃及的俘虏和雇市的流徒,有青年,有老翁,裸体、跣足、露股,羞辱埃及。5人民将为雇市,他们的依赖,为埃及,他们的豪华,悸慄,差惭。6这一带海滨的居民,在那天要说:看!这是我们所依赖的,跑去请求救援,藉以脱离亚逃王的民族!我们又怎能逃避?④

注 释

「塔尔堂」亚述语作「塔尔塔奴」(Tartanu),意谓总同令,或元帅,参阅列下1817与注五。撒尔贡为亚述帝国历来五大帝王之一。圣经上只在此处提到他的名字,直到上世纪中叶,治经学家常以他或为霞耳玛讷色尔,或为撒讷黑黎布,或为厄撒尔哈冬。圣厄弗稜(S. Ephrem)老早就说过,撤尔贡该是在霞耳玛讷色尔与撒讷黑黎布间的一位亚述国的君王。革色尼犹(Gesenius)等也这样猜想,逮考古学家波塔(Botta)与拉雅尔(Layard)等,掘得了他的记念碑,找得了关于他的历史的文献,使我们今日不但知道他是谁,而且对于他的历史,比一些较晚的古代君王,更认识得清楚。参见引言一章一节:亚述帝国。  这一节似乎是编者为解释第三节所加的一个小注。为什么说「上主藉依撒意亚……」,而不说「上主对依撒意亚……」?原来依撒意亚不但奉上主的命,要执行这种象征的行为,还要给百姓解释这象征行为的意义。编者愿表出这双重的意义,所以用了一个「藉」字。「裸体跣足」,并不是说先知一丝不挂,在耶路撒冷街上游行。如果一丝不挂,说裸体就够了,又何必说「跣足」。  「三年之久」,是说先知在三年之内,屡次这样执行了天主的命令,并不是说先知三年之久,日日在街上裸体跣足的游行。历来的教父和圣师们,无不言赞扬称颂先知的谦逊和听命。  公元前六七〇年厄撒尔哈冬侵入埃及,后二年阿秀巴尼帕耳又侵入埃及,两次完全应验了依撒意亚先知对埃及所说的话。

第二十一章

要义 在这章记有三端神谕:一对巴比伦,一对厄东,即杜玛,一对一个阿剌伯的民族,即刻达尔(Kedar)。三端神谕的含义,都不甚清楚。在第一节,用「旷野」二字作为题名,因为厄东和刻达尔二民族都住在旷野,故编者将这三端神谕放在一起,冠以「旷野」二字。(关于巴比伦的神谕何以题为旷野的神谕,参见注一)。以下略述每端神谕的内容和由来。关于第一端神谕(1-10),似指公元前五三八年,波斯国军队攻陷巴比伦之役。斯米特(Smith)、克来讷特(Kleinert)等,以为是指撒尔贡于公元七一〇年攻破巴比伦之事。克撒讷却把这端神谕分为两段,前段(1-5)是描写耶路撒冷受拿步高围攻时的情况,后段(6-10)是述说熙雍如何期望他的子民由充军之地归来,派警卫登台暸望,忽然听见人报喜信说:「巴比伦陷落了!」依我们的意见,这端神谕是预言波斯帝国军队攻陷巴比伦之事。这解释固然又要如13-14章以及4066章,引起一般学者发问说:一个先知是否能预言数世纪以后的事?对于这问题,我们已在引言二章(依撤意亚书的著述问题)内讨论过了,此处不愿再提。若问什么时候先知见了这个神视,也无法确定,恐是公元前七一〇年,撒尔贡征服了巴比伦,将默洛达客巴拉丹(Merodach Baladan)加以驱逐,依撒意亚见了这个神视,知道巴比伦将来还要遭遇残酷的战祸,所以写了这篇凄惨的预言。关于第二端神谕(1112节):先知听到一个从色希尔(Seir)来的声音问他说:像这样的黑暗时代几时可了?先知的答辞非常模糊,彷佛是说:将来会给你一个更确切的答复。这端神谕似在撒尔贡进攻旷野游牧民族的那年发表的,即在公元前七一一年。第三端神谕是描写刻达尔民族遭了急难,他们要逃到德丹(Dedan)和忒玛(Tema)去避难;先知也说明在一年之内,这些事都要实现。依撒意亚约在公元前七一六年上写了这端神谕。

章旨 1-2逼近的灾难,3-4先知预见这场灾祸,好不悲伤。5时局骤变,将帅应罢宴赴阵。6-7警卫者暸望远眺,注意事变。8-10守望者听说巴比伦陷落了,向民众传报喜言。11-12厄东人的忧虑。13-15刻达尔人南逃避难,16-17灾难为期不远,只在一年之内。

1a对旷野的神谕:

2a一凄惨的神视显示给我了:抢夺的正在抢夺,破坏的正在破坏,1b仿佛由南方扫过的旋风,来自旷野,可怕的地方。2b赫蓝,上前!玛待,围攻!我已结束其中所有的叹息!①3为此,我的两腰满感酸痛,摄持我的痛苦无异产妇的痛苦:我由所闻而昏迷了,我由所见而惶乱了。4我的心神错乱了,恐怖骤然袭击了我,我所渴望的曙光,为我反成了恐嚇。②

5他们仍摆设盛宴,铺展地毯,尽情吃喝:众将帅!起来,油擦盾牌!③

6因为吾主对我这样说:去!派置一位警卫,凡他所见的,让他传告!7当他见到双马驾引的车队、驴队和骆驼队时,他必要注意又注意,再三的注意。

8守望者喊叫:我整日站在吾主的瞭望台,长夜鹄立在我的守望所。9看!有一队人马来了,成双的骑兵,互相对答说:陷落了,巴比伦陷落了,祂将她所有的神像,也都摔碎在地。④10我那被碾轧的,禾场上的子粒!凡是我由万军的上主,伊撒尔的天主所听来的,我都告诉了你们。⑤

11对杜玛的神谕:

从色希尔有人向我喊叫说:警卫!夜已何时了?夜已何时了?12警卫答说:黎明已至,然而仍是黑夜,如果你们要询问,询问罢!再来一次!⑥

13对阿剌伯的神谕:

在旷野的森林中过宿的德丹商旅!14携水出来迎接口渴的人;忒玛地的居民!备粮接待逃难的人!⑦15因为他们出逃,由于面临刀剑,面临出鞘的刀剑,面临已张的弓弩,面临激烈的兵乱。

16因为吾主对我会这样说:还有如佣工年限一年的期限,刻达尔所有的荣耀都要完结;17刻达尔子民的英勇弓手的人数,剩下的必然稀少,因为上主伊撒尔的天主,早就这样说了。

注 释

12两节的次序,旧译文依当代学者的意见,稍为变更。原文1a原作「关于海洋旷野的神谕」,对于「海洋」二字,有的愿保存原文,想出了一些奇异的讲法;有的学者依据希腊译本,根本将它删去。我们以这二字无甚深意,只不过指旷野沙漠似海,一如我国称沙漠为瀚海者然。希伯来文形容词不多,常以名词来代替,更可为此作证,故1a依原文似应译为「关于瀚海旷野的神谕」。关于巴比伦的神谕为什么要呼为旷野的神谕?最理想的答复,是因为在第一节内提到来自旷野的旋风,所以在旧译文内编者就用这二字作为本章神谕的题名。圣经一如中国的古书,惯以首句二字名篇。先知遥见凄惨的神视:赫蓝人与玛待人在劫掠破坏巴比伦城,并且他还听见天主说了这么一句相当奥妙的话:「我已结束所有的叹息!」即是说:「我要使那些被巴比伦压迫者的叹息从此尽绝。」  先知不但怜恤自己的民族,外方民族虽为自己的敌人,遭了灾难,也未尝不怜恤。这章所述的情况与169-12颇相类似。  先知又由神视得见巴比伦的贵族和将帅如何沉湎饮食,不顾国家的安危。先知劝众将帅,罢宴上阵卫护家国(达5章;依14115139)。  6-9记载一些神秘的事:先知又听到上主命他派置一位警卫,要他传告他所见的事。这位警卫是谁?有些老犹太经师说他就是哈巴谷先知。因为哈21记载着「……我整日站在吾主的瞭望台上……」,但普通的讲法,仍以此警卫,即是依撒意亚自己。里辣诺(Lyranus)说:「在这里好像天主对先知说:你去当作一位警卫罢!要特别注意,有没有军队到来,如见有马车队、驴队和骆驼队前来,就要仔细注意他们说些什么话。先知照天主的话去做,看见大队车马,浩浩荡荡地前来,其中的人互相喊说:巴比伦陷落了,巴比伦陷落了。」赫蓝产驴,输送军用品,常用驴队。玛待人在交战时,好用骆驼作运输的工具。波斯人善骑射,故交战时喜用马队。就先知所见的来推论,这些军队就是克服巴比伦的波斯军队。「祂将她所有……」祂指天主,参见242134454625  这节乃是先知用以安慰自己的百姓,因为他们遭受了巴比伦的压迫,故称他们为「我被碾扎的,禾场上的子粒」。  先知对厄东未来的遭遇,不十分明白,所以劝来问的人,再来一次。⑦「阿剌伯」(13)恐不是指阿剌伯半岛,而是一个普通名字,意谓旷野。先知劝德丹和忒玛人,携水备粮出来迎接逃难的刻达尔人(14),因为他们面临战事,遭敌人的袭击。先知并说明在一年之内,必要应验他所预言的事。

第二十二章

要义 本章中记述两端神谕:一,关于耶路撒冷,一,关于皇家的家丞协贝纳(Shebna)。第一端神谕颇难解释,因为不知先知所指的究属何事。学者间的意见,普通不外以下三说:(a)先知在公元前七〇一年,发表了这端神谕,指示撒讷黑黎布快要围攻耶路撒冷之事。(b)前项神谕预言两件事,即撒讷黑黎布与拿步高前后进袭围攻耶路撒冷。先知见京都的居民,在撒讷黑黎布败北以后,只知放肆娱乐,不知痛改前非,就大加责斥,并预言日后将遭遇更凄惨的围城的苦楚。我们却以这两种见解都不足解释这端神谕的内容,为此,依据几位考证家的意见,如缶肋(Feuilet)、仆洛克市(Procksch)等,将这二端神谕都放在阿协多得联邦抵抗亚述帝国的一段时期内,即公元前七一三年至七一一年之间,参见引言第一章一、四两节。(c)就这端神谕的内容看来,先知对目前的时局非常悲观。他一见耶路撒冷的人耽酒嗜乐,就警告他们,如不悔改,天主必要再来严厉地惩罚他们。在撒讷黑黎布围攻耶路撒冷时,先知的态度并不是这样,他不但始终没有恐吓他们,反尽力地安慰鼓励他们,奉天主的名,给他们预告天主的救恩快要来到(3721-38)。如果把这端神谕放在阿协多得联邦抵抗亚述的时代,其内容与背景无不与当时的历史相契合。犹大人一见阿协多得联盟起来反对亚述,就喜不自胜,饮酒作乐,先知却警告他们提防势将骤至的更残酷的打击。协贝纳为当时皇室的家丞,甚有势力,他劝诱希则克雅(Hezekiah)君王参加阿协多得联盟,因此先知预言他必将去职,身死异乡,厄里雅金将代他理事。

章旨 1-3先知对熙雍预言她的未来;说她有一日会在屋顶上悲号,哀悼她在围困中所丧失的和流徙至远方的子民。4-8a先知见自己的祖国快要遭难,不胜悲伤,因为「上主的日子」临近了。8b-11耶路撒冷的居民仗恃武备,不依赖上主,只顾贮藏武器,巩固城防,增设蓄水池,不思念那操有万事成败之权的上主。12-14民众本应作补赎,求上主怜悯,他们反去饮酒作乐,更惹动了天主的义怒。15-18引诱百姓误入迷途的协贝纳必要免职,他为自己所修凿的华丽的坟墓,为自己没有用处,因为他要死在异乡,19-23代他理事的是厄里雅金,他的权势远在协贝纳以上,24-25但因他任用亲属,致使自己和自己的家族大受其累。

1对「神视谷」的神谕:

究竟于你发生了什么事,致使你都上到屋顶?2你这座满地喧哗嘈杂的城市,享乐的都会!你的被杀者,不是被杀于刀剑,也不是死于战场。3你所有的将帅结伴遁逃,弃弓就缚;你所有的将士集体就俘,竄逃远方!①

4为此我说:不要看顾我!我要辛酸地痛哭;不要为了我民族的女儿的零落,有劳你们来安慰我,5因为这是一个混乱、倾轧、惶惑的日子,是出于吾主万军的上主的;在「神视谷」内,城墙倒塌,喊声震撼山岳。6赫蓝取了箭囊,将车套上战马,克尔也脱去了盾衣。7于是你最富丽的平原充满了战车,骑兵就驻在门前。②8a犹大的帷幔,已被揭开。

8b你们在那天可见到林宫内的武器。9你们见了达味城上的许多裂口,你们积聚了下池塘的蓄水;10你们又计算了耶路撒的房屋,拆毁了民房来固城墙;11在两城墙之间,你们又凿了个蓄水池,来贮藏旧池塘的水,然而你们没有注意到这事的作成者,那老早计划这事的,你们也没有观察到。③12在那天,吾主万军的上主召了人来哭泣,哀号,削发,腰缠苦衣;13但是,看!仍然欢跃喜乐,宰牛杀羊,饮酒食肉:让我们吃喝,因为明日就要死去。④14然而,万军的上主亲自附耳传示给我:决不赦免你们这番罪恶,除非你们死去:吾主万军的上主这样说了。⑤

15吾主万军的上主又这样说:去!到这个家丞,即管理宫殿的协贝纳那里去,对他说:16你在这里作什么?你这里当什么?因为你在这里为你凿了个坟墓,在高处给你自己凿了个坟墓,在岩石间给自己辟了个寝室!17看!上主要摔倒你如摔倒一勇士,包裹缠绕你,18将你旋转滚成一团,如一圆球,抛掷至广远之地。你要死在那里,在那里有你荣华的彩车,即你君王宫殿的耻辱。

19我要由你的职分上驱逐你,并由你的位置上推下你。⑥20到了那天,我要召希耳克雅的儿子厄里雅金来服事我,21要使他穿上你的朝衣,腰缠你的玉带;将你的治权交于他手,他将如一位慈父,对待耶路撒冷的居民和犹大的家室。22我要将达味家室的钥匙放在他肩上;他开了,没有人关,他关了,没有人开。⑦23我要坚定他如同在稳固地上的木椿,他将成为他父家荣誉的宝座。

24在它上面将悬挂着他父家全部的荣耀,嫩枝细芽,各种细小的物品,自碗具以至各种陶制的壶瓶。25到了那天,万军上主的宣言是:在稳固地上坚定的木椿,必被拔起,要破裂掉下,在它上面的重任也要消失:因为上主说了。⑧

注 释

「神视谷」指耶路撒冷,出自第5节。依学者之意,此处或别有题名,或没有题名,今有的题名恐是后增的。第3节中,「所有的战士」是按希腊通行本修改的。按照我们在「要义」中所主张的意见,前三节的意义可以这样解释:昔日「满地喧哗嘈杂的城市,享乐的都会」,将要一起上到屋顶,从那里观看她的「将帅和战士集体就俘,窜逃远方」;至于其余的青年,并不是死在战场,而是遭大军围城,染疫饥饿而死的。耶路撒冷的人民上到屋顶,是为哀哭天灾人祸(1534838)。我们的解释与哀11的意义相似,凡「不是被杀于刀剑的」,都是在围城时,因饥馑或瘟疫而死的(哀49715)。其余得免于死的将帅与战士,都被掳去,送至远方。参见31-6列下2412-16258-12。这似乎是先知神视所见的意思。如今我们要问,先知的神谕究竟暗示什么事?我们以为是暗示拿步高攻破耶路撒冷之事。亚述王撒尔贡的进攻,只是一件可能的事,是具有条件的,但天主却用这个机会使依撒意亚先知预见本国在日后所要遭的患难。  这凄惨的患难,使先知这样伤心,以至于他不愿接受人间的安慰。熙雍所要遭的患难,不是来自她的敌人,乃是来自天主,是「上主的日子」所引起的。目前的亚述军队和他们所预兆的巴比伦的军队,都只是天主在「上主的日子」内,用来惩罚耶路撒冷的罪恶的工具。56两节,经文似有脱误,今依学者意加以修补。读者所应注意的,是先知怎样用历史的背景来点缀他的预言。「克尔」位于底格里斯河以东,赫蓝以北。亚述的军队是混合的军队,来自不同的民族。他们准备攻打耶路撒冷,就列阵驻扎在耶路撒冷的城门前。  8b-11,所有的「过去式」,依我们的意思都是「预言的过去式」,形式上谁是「过去式」,但所指的,却是未来的事。先知描写耶路撒冷的人民如何设防,描写得那么仔细详尽,致使读者不想他是在预言未来,而是在追述已往。这些防御的工事,究是在什么时候修建的?学者大都主张是希则克雅王在听见依撒意亚说撒讷黑黎布要来围攻耶路撒冷后兴建的(36章;列下20204819-25编下325)。假使这意见对的话,那末,这端神谕不是在公元前七一三年至七一一年发表的,而是在公元前七〇一年上发表的。但是在701年上,先知始终安慰鼓励民众,向他们预许天主必会由亚述王手中拯救他们;但在这端神谕内,丝毫没有这种意思,斯克纳(Skinner)谓这端神谕是「依撒意亚最悲观的神谕」。为此,有些学者主张这些防御工事,不是希则克雅而是阿哈兹建设的(公元前七三五年)。如果依撒意亚先知在这端于七一一年左右发表的神谕内,提到阿哈兹时代的事,这困难似乎就解决了,因为那时犹大所处的环境是够凄惨的;但是在圣经上并不提阿哈兹做了那么多防御工作,只在73内记载阿哈兹去视察池塘,所以也讲不过去。最理想的解释:就是依撒意亚在此处所提的防御工事,是指犹大在与阿协多得联盟以后,为抵抗亚述所修建的。换言之,他所指的防御工事,是不久已完成要完成的工作,即是在公元前七一三年至七一一年间犹大所完成的军事设备。有的学者为避免这此困难,就将这一段根本删去。这方法未免太直捷了当了!8a「犹大的帷幔已被揭开」,原文作「他掀开……」,希腊通行本译作「他们掀开……」,今依拉丁通行本译为被动语态「……被揭开」。其含义有数种解释,但以指敌人进入圣殿至圣所的解释,更合乎依撒意亚的思想。按依撒意亚的意思,圣殿是熙雍贞女的光荣,敌人擅入圣殿,污辱了熙雍的光荣,无异人凌辱贞女。这一句许是预言,在拿步高攻陷耶路撒冷后,完全应验了。参4721322498-102327-29。敌人要这样污辱耶路撒冷,他们还不想这是天主的显罚,回心归向上主,而只一味筹划防御的工事。  如果人民悔改做补赎,尚能避免这场灾祸。但他们执迷不悟,怙恶不俊,遭了这样的患难,还整日宴乐,酒酣耳热,信口胡讶。  他们这番存心背叛天主的罪,太重大了,天主无法赦免这些愿与自己为敌的罪恶,所以他们只有死去。这所指的是要流徒至巴比伦,犹大民族必要国破家亡。  协贝纳是个外方人,名字亦似乎是外方人的名字,先知预言他要去职,要死在异乡。  厄里雅金(363)将代协贝纳理政。「钥匙放在他肩上」,即谓他在达味的家室内,将握全权(玛161937)。  这一节恐为后人所增,其意在说明何以厄里雅金也为天主所舍弃,因为他好滥用私人。在依撒意亚全书内,只有这一端关于一人的神谕。

第二十三章

要义 本章内有以诗体写的关于祚尔(提洛)的神谕(1-14节),神谕后附有后人以散文写的题跋(15-18)。这一章的意义颇难解释,有些问题,至今尚没有圆满的解答。题名说是「关于祚尔的神谕」,但在2412三节内却说漆冬;提及祚尔的,只有58两节,故一些学者以为本章含有两端神谕:一对祚尔,一对漆冬。另一些学者以现有的题名似有缺漏,原有的题名恐局「祚尔及漆冬」。在13节内又提到了「加色丁」人。加色丁即是巴比伦,巴比伦开始称加色丁人乃是在公元前六世纪之事。在公元前八世纪末叶,写了这神谕的依撒意亚,何能用这名称来称呼巴比伦人?亚述人从未征服提洛,为首征服提洛的是亚历山大,时在公元前三三三年。为这缘故,杜木等以这首诗不是依撒意亚所写的预言诗,而是在公元前第四世纪末,一大诗人无名氏,为歌颂大亚历山大的武功,凭吊提洛所作的哀歌,如同耶肋米亚的哀歌,并不是预言耶路撒冷的陷落,而是为哀伤她遭了不幸的摧残而写的咏怀诗。这意见近日很少有人拥护,大部分的学者仍坚持这首诗是依撒意亚的作品,我们以为这是最稳妥的意见,理由见下。

以散文写成的题跋,是在充军后附添的,至于「题名」,却是原始的。神谕中虽提到漆冬,也是为了提洛。漆冬是一座较古的城邑,历来常用来代称腓尼基全境。在这一章内「漆冬与祚尔」联称,就如人常联称「犹大和耶路撒冷」一样,说犹大自然包含耶路撒冷,提起耶路撒冷自然也想到犹大。13节经文甚有问题(参见注解),一般学者以为「加色丁地域;这是一个民族,却不是亚述」一句,是后日竄入经文中的旁注,故不能仅依据这一句尚非定论的经文,就否认依撒意亚是这端神谕的作者。有些学者不免要反问说:如果这神谕是预言,那么只能在约四百年后,大亚历山大攻破提洛(公元前三三三年)事上,方才可算应验了。我们答应说:依撒意亚不只是一位大先知,还是一位大诗人,他用诗体所写的预言,不应求其一一按字面应验,只要所预言的事实应验了,其余细目小节,可视为词章的藻饰,不必细究。事实上霞耳玛讷色尔五年之久(七二七七二二)围攻提洛,至于是否打下,史无明文,参见若瑟犹太古史第九章(Ant. Jud. Ⅸ14.)。又撒讷黑黎布在七〇一年上,厄撒尔哈冬在六七一年上,阿秀巴尼帕耳在六六四年上,拿步高自五八五至五七二年,凡十三年之久,都曾攻破提洛,虽然他们没有克服海上的提洛,却只克服了陆上的提洛,即所谓「旧提洛」(Paleotyrus)。第一个打破海上提洛的,倒是大亚历山大,时在公元前三三三年。若问依撒意亚几时写了这首诗,我们也无法决定,不过我们既把它当作一篇预言诗,想必是在霞耳玛讷色尔时代作的。

章旨 1-5祚尔陷落,航海的商人一听见这消息,无不惊惶。6-9祚尔遭这样的灾难,是因为天主要罚她的傲慢。10-14天主利用亚述的势力,来实践祂惩罚才是祚尔的定案。15-18七十年后,祚尔仍要恢复原状,但此后她所得的利润,必要献与上主,作为熙雍殿内祭祀的费用。

1对祚尔的神谕:

塔尔熹市的船舶,哀号吧!因为你们的堡垒已遭破坏:在由基廷地归来时,它们得了音信。①2海滨的居民,漆冬航海的商贾,她的漂在大水上的使者,如今都要静默。3尼罗河的播种,是她的收获,她的出产是万民的利源。4漆冬!你必须羞惭!因为海说,即海中的堡壘说:我不分娩,也不生产,我不抚育青年,也不教养处女。②5在埃及一听到了这样的事,人民为了祚尔的消息必要战栗。

6过去吧,到塔尔熹市那边去!海滨的居民,哀号吧!③7她岂不是你们的荣耀?她的起源岂不是远自上古?他的双脚岂不是将她带到远方居住?8谁还计划这事,来反对赠赐冠冕的祚尔?她的商贾岂不都是王侯,她的商贩岂不都是地上的显要?④9万军的上主设计了此事,来折伤倨傲,减损一切荣耀和地上所有的显贵!⑤

10塔尔熹市的船舶!过了基廷地,就再没有堡垒了!11他的手已伸展在海上,使万国战慄;上主对客纳罕已决定了,要摧毁她的要塞。12祂说过:遭虐待的漆冬,坚贞的女儿!你再不要欢跃!起来,往基廷去!在那里你也不得安宁!13看!亚述建筑了围攻的工事,加色丁的地域;这是一个民族,却不是亚述;她设立了堡壘,毁坏了她的宫殿,使她成为废墟。14塔尔熹市的船舶,哀号吧!因为你们的堡壘已遭破坏。⑥

15到了那天,祚尔七十年的工夫,如同一位君王的岁月,要被人遗忘。过了七十年,祚尔所要遭遇的,就如在妓女歌曲中所说的:16被人遗忘的娼妇!你拿琴弦,环游城市,轻巧弹奏,增添歌曲,好使人再想念你!17过了七十年,上主要看顾祚尔,她要再接收缠头,与地面世上各国为娼卖淫。18她的出品,她的进款将祝圣与上主,不会貯藏,不会积蓄,因为她的出品将归于那些在上主台前度日的人,好叫他们吃得饱,穿得体面。⑦

注 释

先知以我们为当时的人,挥手叫我们观看祚尔被破坏的情状。塔尔熹市是祚尔商人在西班牙西南部所创立的一个商埠。当祚尔商船由塔尔熹市归来时,到了基延岛,(即基仆洛岛,)就听到祚尔已遭破坏的消息,所以先知劝这些船只哀号。参见列上10章注九。「堡垒」指船只驻泊的港口。  2-4三节内的经文,意义不明,今依一般学者的意见稍加修改。「海滨的居民,漆冬航海的商贾」,都是指腓尼基人。腓尼基的商人称为「漂在大水上的使者」,因为他们的主要事业是海外贸易,一生在海上往来,漂过重洋到埃及去,把里巴嫩山上的木料卖与埃及,由埃及贩买农产物转运至本乡或其他的城市。埃及以外,腓尼基人在地中海沿岸尚有其他许多的口岸,如基仆洛岛,塔尔熹市城,迦太基城(Carthage)等,所以先知说,「她的出产是万民的利源」。「都要静默」亦译作「都要恐惧」,或「都要哀伤」。4节内的「海中的堡垒说」似重复,恐为后人所增。依撒意亚责斥漆冬(腓尼基),海彷佛起来替漆冬辩护,答应依撒意亚说:我白白辛苦了一场,丧失了所有的子女。如同没有生产过一样。海何以能代漆冬发言?因为漆冬是靠海上的贸易为生。为什么指漆冬是个丧夫丧子的寡妇?因为他惨遭破坏,不能再称为贞女,只可称为寡妇。  腓尼基原是埃及的友邦,亚述是他们的公敌。埃及人一听见祚尔遭破坏,自然要心悸(5节)。先知劝腓尼基人为避免浩劫,赶快逃到塔尔熹市去(6节)。  78两节是探问如此古老繁荣的祚尔城,为什么一时竟化为废墟 9节是答复上两节所提出的疑问。毁灭祚尔的,是万军的上主,遭灭的原因,是她的倨傲与骄横;至于亚述,只不过是万军上主为宰制人类所利用的一个工具。参见26-22  11-14的经文甚为杂乱,今尽力加以修改。「祂的手已伸展……」,是谓天主将要惩罚天下万邦。客纳罕指腓尼基,或如箴3124指称商人,参见拉丁通行本箴312413节参见要义。「加色丁的地域,这是一个民族,却不是亚述」一句,是后人所附加的,为说明当时的巴比伦是继亚述而起的帝国。14节与第一节前半完全相同。本神谕至此已终结,以下为后人的题跋。  先知将祚尔比做一个民歌中再图得旧欢的妓女。「她要再接受缠头」,如直译则应作:「她要复归自己的报酬」。此处所有的「报酬」一语,是专指妓女所得的报酬,故译作「缠头」。这比喻并不是说祚尔复兴后所做的贸易,是不道德的贸易,而只说她曾一度被弃,今再为人所爱,再与各国通商做买卖。「……将祝圣与上主……」是说她要加入默西亚的神国,供给上主司祭的生活费,参与上主圣殿内的祭仪。参见45145067


上一篇: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默示录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