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引言
浏览次数:549 更新时间:2022-12-31
 
 

民长纪引言

(一)名

《民长纪》,简《民长》,《塔尔慕得集传》《巴巴巴特拉篇》(Baba bathra)称之为:「芍费廷」(Shophetim),敖黎革讷斯(Origenes)称之为:「撒法忒因」(Safateim)圣热罗尼莫(S. Hieronymus)称之为:「索斐廷」(Sophetim),希腊译本称之为:(E ton kriton Bibloston kriton)「判官书」,拉丁译本亦称之为:「判官书」(Liber judicum),叙利亚译本亦然。按希伯来文「芍费廷」含有判官意,亦含有拯救者意,但此两种意思都不足包括全书的含义,因为或判官或拯救者,都只说明了为民首领的一部分的任务;所以不如译为民长,意义比较适合圆满,本书称为《民长纪》,因本书所记,乃是十二民长的史事。他们负有治理保卫民众的责任,任期无限定,大多数都是天主亲自召叫的。就他们历史的事迹来观察,他们的确只注重了保卫,而没有注意到治理,为此当时支派之间常不和睦,宗教信仰异常衰弱,使作者多次感叹说:「当时伊民无王,各人任意而行」。

(二)在正经中的位置 

本书在希伯来圣经内列于「前先知书」中,常在《若苏厄书》与《撒慕尔纪》间,在希腊和拉丁二译本内,亦常置于《若苏厄书》与《撒慕尔纪》间,只在《民长纪》后添了一本《卢德传》,因其中所述乃民长时代事。有人以为《民长纪》不可自成一卷,一部分应划归《若苏厄书》,一部分应与《撒慕尔纪》合并,但是我们看不出有这种必要的理由来。固然与《若苏厄书》紧紧相结,但不能把《民长纪》包括在《若苏厄书》内;《民长纪》与《撒慕尔纪》本都是记述自若苏厄到列王期间的历史,赫里和撒慕耳亦俱为民长。如果把他们的史事列于《民长纪》内,并没有什么不可。但撒慕尔实为王朝的创始者,故《撒慕尔纪》应自成一卷,紧接《列王纪》。无论从形式,从内容看来,三本书都有各自成一卷的理由。

(三)内容与分析

自若苏厄去世至撒慕尔,这一时期内的史事,都载在本书内。伊民的历史原不能离开宗教,作者即以宗教的史观来著述,若苏厄死后各支派间的情形,因为当时没有像梅瑟若苏厄那样英俊的首领,所以万事俱废,宗教信仰堕落,彼此不和,天主屡藉外族来惩罚他们;又因为作者过于注重宗教问题,所以在历史方面,就有许多缺漏,以致令现在的读者,对不少的历史问题,发生疑问。

本书可分为三段:第一段1-26,为本书的弁言;第二段27-16为本书的正文;第三段17-21为本书的结论。有的作者将《卢德传》也置于此,参阅《卢德传》引言。

第一段很简单地统计各支派的战果,划分各支派的界限。在南方有犹大、加肋布、刻尼、西默盎、彼讷雅明11-21,若瑟支派(默纳协和厄弗辣因)居中122-29,则步隆、阿协尔、纳斐塔里居北130-33,丹在西方134-35。上主的使者责斥伊民,并预言未来的遭遇21-5

第二段是民长时期的历史。26-36先引述若苏厄去世后,百姓的生活状况:他们的信仰日渐低落,公然随从了外教人的习俗,敬奉了他们的邪神,违犯了天主的命令,触怒了上主,上主就把他们交于四周的敌人。经过一个惨痛的时期,上主才动了怜悯的心肠,兴起民长来拯救他们。但伊民反复无常,不肯忠于上主,所以民长时代的历史呈波状起伏的现象。

36-1631民长们的英雄史事:曷忒尼耳拯救伊民,征服阿兰王雇商黎协哈塔殷37-11,厄胡得刺杀摩阿布王赫革隆312-30,霞默戛尔以牛杖击杀六百培肋协特人,331,德波辣与巴辣克战败息色辣,息色辣被刺4,德波辣赋诗,追忆战败息色辣的伟大胜利5,基德红从米德杨人手中拯救伊民6-8,基德红的儿子阿彼默肋客在协根自称王9,依撒加尔人托拉黑与雅依尔作民长101-5,伊民背主,几乎尽信外邦邪神106-18,依弗塔黑保卫基耳哈得与哈孟人作战,依弗塔黑许愿,杀女还愿,依弗塔黑怒罚厄弗辣因人111-127,依具赞、厄隆、哈贝冬三位民长简史128-15,熹默雄出世,及其英雄的事迹13-16

第三段17-21,民长时期内的两段锁事,事虽小,为研究当时历史的人,却是很好的资料,因为由此可以窥见当时支派间的不睦,道德情形,以及宗教的状况:

其一为丹人抢夺米加的神像,带回本地,建立圣所,无形中闹成了宗教的分裂17-18

其二为基贝哈人轮奸一个肋未的妾室,惹起众愤,彼讷雅明支派几遭覆没19-21

实际上本书应由现有的第二章开始,有简短的一篇引言,申述伊民忘记天主事奉邪神,或许因为晚期的作者,以为不够清楚,又附上了现在的第一章。最后所附的两段故事,与《民长纪》的文体显然不同,似乎是另有的记载,作者只知道这两种故事发生在民长时期,但不知道在何位民长时发生,因此附加于本书之末,作为《民长纪》的附录。

(四)本书的构造

我们不愿意列举唯理学派对于本书结构的意见,来与他们争辩,因为我们不是在此写辩护的专书。概括的说来,他们太偏于主观和成见,他们不是研究圣经,也不是研究圣经文学,而是从圣经中找寻他们的意见;他们假定了圣经,是由多数文卷集合而成的,就努力在每一卷内牵强附会地找出他们的理想,对《民长纪》也不例外,如委耳豪森把本书归于两大本源,他把厄胡得、德波辣、基德红、依弗塔黑和熹默雄的历史归于雅威卷(J)和厄罗因卷(E);把曷忒尼耳和其他的小民长归于《申命纪》的作者,即出自(D)卷。匝仆肋塔耳(Zapletal)断定《民长纪》出于两位作者。据他的推测,26-36本书第二序言,以及大民长的历史都归于第一作者。曷忒尼耳的历史叙述,乃是第一作者叙述民长历史所用的典型,其他五位民长的记述,皆本于这种形式。原来民长的势力范围全是局部的,但据现有的形式看来,好像是每一位民长都支配着整个的百姓。这都出于第一作者的笔力。再进一步,他说第一作者又利用了多种的史料,厄胡得和熹默雄出自一个史源,德波辣和依弗塔黑的记录出自另一个史源。依他的断定,第一作者,决不能在纪元前第七世纪以前。第一个序言11-25,阿彼默助客的历史,五位小民长,德波辣的诗,都归于第二作者,出世更晚。可见有的公教学者如匝仆助塔耳也随从唯理派的意见。

我们决不相信本书是一部杂集,而是作者依据当时的史料,本着个人的目的而著成的史书。作者的目的,是愿把苏厄死后的一段伊民历史告诉我们。此时没有梅瑟和若苏厄那样伟大的领袖,伊民初到客纳罕地,各支派的基业大半尚未完全占领。当地居民,尚有实力与伊民抗衡。伊民与异族杂居,难免受其影响,以致对于天主的法律多有遗忘。所以在当时,论政治,论宗教,俱呈显著的混乱状态。作者愿意告诉晚辈,天主怎样引领祂的百姓度过了这个时期,同时希望将来的人以此为鉴,勿蹈他们的故辙。

这一段历史非常混乱,所以作者在叙述方面自有他的困难,因此我们不否认,也不稀奇,有言词重复或矛盾的地方,也有过简不清的地方。现在我们以客观的态度,来讨论一下本书的结构。

「若苏厄死后」一句,是对全书而言,如将此句放在37以前似更较适宜。

在第一部分,即本书序言内11-36,有许多从《若苏厄书》摘来的字句。如110-15摘自苏1514-19121摘自苏1563,仅把犹大改为彼讷雅明,12728取于苏1711-13129出于苏1610130出于苏191516131出于苏1524. . . . . . 133出于苏1935134出于苏1947。所以第一章的取材,大半是由苏摘录来的。作者的目的,是为使读者明了若苏厄死后伊民的处境,令读者有一清晰的认识,并非是有意颠乱次序。但在第21-5内,忽然提出天使的一段话,文理方面来的有些突兀。这是作者要开始他的正文,先点出下一段历史的因由。

第二部分本书的正文37-16。由曷忒尼耳的历史开端,对于战争的因果以及他个人的生平,描写的很细致。以下对于每一位大小民长的叙述,皆以此为准绳,虽有繁简的区别,但都没有离开这种形式,简单地说来,他的形式是这样的:伊民犯罪,上主发怒,仇人侵扰,伊民呼救,上主兴起民长,民长挽回狂澜,国内安享若干年的太平。在这里必须附加一句,作者采用的叙述方式,完全是带有「宗教适应主义」(Pragmatismus Religiosus)的色彩。

就大体说,各位大民长的历史都描写的非常生动有力,如果细细玩味,很清楚的尝出在历史的表面以下,潜伏着至深的宗教思想。连最末的一位民长熹默雄的历史,外表看来,好似是一篇离奇的小说,但仍不能淹没他的宗教性,作者在未叙述熹默雄的历史以前,先暗示了伊民因罪所处的现况。

不过熹默雄的历史,的确有些特殊的地方,由1511观察,当时伊民的确受到培助协特人的压迫,但伊民对熹默雄并不满意,也不信頼他,并且在他的历史上,始终没有提到他做过民长,至于提及他拯救伊民的句子,学者们以为系后加的。再看熹默雄反对培助协特人的动机,不是为整个的百姓,而是为报私仇,所以虽予培助协特人相当的打击,但为伊民,没有多大的利益。他一生也没有克服过培肋协特人。

从这种种的理由看来,对于熹默雄诞生前后的记述:天神预报诞辰,自母胎献于天主,天主的神感动他. . . . . . 与他生平的事迹,实难配合。因此我们敢断定前后不能出于同一作者的手笔,如果系一个作者,至少是用了不同的史料。

现在我们再观察一下大民长的历史。厄胡得的历史是完全依据上面说的形式而写成的。请读者参阅3121415a。假使不按这种形式去读,我们便不会了解他们的历史;这次参战的不是全体百姓,如同曷忒尼耳的当时,而只是厄弗辣因一个支派。

德波辣的一个历史也是沿用这个形式写成的,假使没有41-4我们也不能了解她的历史。这一段历史,写的极其生动。这次参战的也不是全体百姓,而只是则步隆和的纳斐塔里两个支派。此处没有说天主兴起德波辣,这次的胜利,并非藉着德波辣或巴辣克,而是藉着一位无名的女子。第五章德波辣的诗,比较固守以前的形式,先提到伊民信仰堕落,政治腐败;并且按这篇诗全伊民都参加了战争。

基德红的历史。612,看来是作者为填补已有的形式而加添的。在62-68内,没有提上主把他们交于异族人,也没有提伊民在苦患中呼吁了上主。到66b才符合了叙述曷忒尼耳历史的形式。据秀尔兹(A. Schulz)的意见:基德红与其子阿彼默肋客的历史,有许多地方,意思不相连贯,可能是作者取材太散乱所致。

作者为叙述依弗塔黑的历史,完全用了一样的步骤。在记述正史以前的一段引言,完全脱胎于叙述曷忒尼耳历史所用的形式。不过此处没有那一处紧凑。在引言里,说敌人来到若尔当西岸沿河一带,好像要发动全面的攻势,在正史里只说要侵犯基耳哈得,基耳哈得在若尔当东边,但作者说伊民在米责帕聚齐,这样显得战事是全面的,其实只是若尔当东边临时遭害的支派,从此可以了解依弗塔黑向厄弗辣因人求救,遭拒绝的原因。106-16完全是作者为了讲这段历史理想出来的,与1017正史文体完全两样。基耳哈得受哈孟人侵犯,他们没有呼吁上主,他们想法自救,装备军队,推选司令,集中民力,看不出是上主为他们兴起了民长。依弗塔黑在这里称为领袖,军帅,不像在3910内所称的民长。到127才称他为民长。这显然是后加的。若此处与曷忒尼耳的历史同出一位作者之手,则他在此不得不补充他拟定的形式。在1127依弗塔黑称上主为审判者,这一句显然出于另一作者。他对「霞法特「一词与前作者有不同的观点。再看依弗塔黑在这次战争所用的手段。如果他是上主兴起的民长,就不必以外交的手段来与敌人争衡,参阅1112. . . . . . 依弗塔黑出师以前,向天主许愿,这种行动极不相宜固定的形式,因为上主所兴起的民长,不需要天生另外的记号,依弗塔黑许愿,显露他对战争的胜负没有信心。战争完毕后,又与厄弗辣因人动武,造成兄弟之战,酿成巨灾。种种的事端,都不相合固有的形式。到了127才回到原来的形式。但此节也许非原有,且1111b按意思审量,可能是由撒上821摘来的。

总而言之,我们对于六位大民长的历史,都有一个概括的认识。第一位大民长曷忒尼耳的历史,满存训导之义,欠描写的色彩;其他五位民长的历史有活力,多曲折,后三位离形式较远,但读起来却能引人入胜,如果我们以为这三位民长的历史内,有些关于形式的话是加添的,那么厄胡得与德波辣的历史的形式,也难相信是原来的。结论起来,即制造曷忒尼耳历史模型的就是作者。

在看一下小民长的历史。霞默戛耳的历史,很相似熹默雄的历史,其他小民长的历史,仅片言数语,甚至有的只提到他的名字,如托拉黑、雅依尔、依具赞、厄隆、哈贝冬,完全没有叙述曷忒尼耳历史的形式。可是他们所处的都是太平时期,有几位作者还特别提到他们的子孙,此处作者必然另有依据。

作者写《民长记》的时候,手头上还有两段历史故事。17-21章,本是两段独立的历史故事,与卢德传性质相同,因为事出民长时期,作者便插在民长中,但作者为了适应自己写作的目的,不得不加以修改。但无论怎样修改,每位读者都能领会到此处十分生硬。究竟这两段故事发生在何年,无从考究。作者加添的目的,是解释《民长纪》时代的背景。

(五)民长时期的宗教情形

作者的思想,既完全以宗教为出发点,我们在这里不妨加上一段关于当时宗教情形的检讨,恐读者对于这个问题不免发生疑难,以为伊民即是天主特选的百姓,有上主亲定的严法,有梅瑟的遗嘱,何以能堕落得这样快呢?

伊民自出离埃及,摆脱了为奴的生活,辛辛苦苦地经过了四十年的旷野生活,在梅瑟和若苏厄两位英俊首领指导之下,完成了上主预定的计划,得到上主预许的基业,获得了独立自主的地位。其中最大的推动力,要算是宗教信仰,和梅瑟的法律。直到进入福地,他们觉得处处都是仇敌,自己不过是一个弱小的民族,所以他们觉得只有团结依靠上主才能与各民族竞争;保存信仰与团结的力量,则有赖于梅瑟的法律。但他们的势力越伸展,他们的团结力越薄弱,信仰的热度也越减低。在苏229已经显露了分裂的现象,所以在苏243127作者很惋惜地说:「当若苏厄和长老们在世的时候,伊民全心归向上主;」这句话暗示新时代的堕落情形。本书17-21所载的两段故事,相信距若苏厄不致太远,但从这两段事迹观察,我们可以想像,当时各支派几乎已绝缘了。厄弗辣因人米加在自己私舍里制造了神像,肋未人自愿充作司祭,这是绝对犯法的行为。丹人抢夺米加的神像,彼讷雅明人对肋未人的淫行,以致惹起自相残杀的战祸,种种的事迹都足给后人作证。

因着宗教及民族性的堕落,失去了双层的联系,伊民的团结力一天薄弱一天,渐渐形成了分裂状态。这样以来,各支派之间,唯各支派的利益是求。过去已有过若尔当东西之分,不过在当时客纳罕地大半尚未占领,还能勉强联合,日后各自为政。后期的战争,已经不属于全体百姓,屡次发生内讧。在基德红时几乎动武。协根人帮助阿彼默肋客杀害基德红的众子。依弗塔黑时的一次内乱,厄弗辣因人死了四万。他们的精神愈来愈局部化,作者感慨说:「各人任意而行。」他们忘掉了他们的使命和特殊的地位,上主特选了他们,把救赎的计划寄放在他们身上,他们却辜负了天主的特宠。

年老的一代,他们都见过天主的奇迹,他们死后,新时代兴起,这一代无论在政治方面,宗教方面都有显著的错误,并且每况愈下。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没有消灭当地的居民,若苏厄末年已经有这种现象,特别是北方的几个支派,他们这种作法,已经违犯了天主的命令。他们作战只为征服地方,客纳罕人称臣纳税便算了事。他们杂居一处,日久天长,生活方面不能不受他们的影响;最后伊民与异族发生了多方面的关系。

同居共处,成了两民族接近的跳板。这样以来,不但生活,连最神圣的法律,甚至连宗教信仰都受了极大的危险,正应验了天主的话:「若你们不把那地方的居民驱走,所余留下的要成为你们眼中的刺,腰间的针。」(户3355)。与外教人共居,生活上的同化,本是极自然的事,但藉着生活的同化,再进一步而到宗教的同化,伊民不能辞其咎,这是他们犯的最大错误,作出了许多犯禁的事端。圣经上为此事用了极简单的话说:「他们事奉了巴哈耳及哈协托勒特。」

按宗教心理来讲,这事情绝非在最短时期内可能作到的。相信在最初伊民绝无意负卖天主,甘心恭敬邪神,只想以混合的礼仪来恭敬天主,在初步尚不能说他们恭敬邪神,尤其为一般无知的老百姓,自然倾向偶像崇拜,许多的邪礼,又容易了解,为此自然乐于接收。所以在起初也许出于善意,以为这样恭敬天主更能加增热心。但这一步确实成了信仰的瘟疫,相演成习,终致背弃了天主,拿偶像当了信仰的对象,所以作者数次悲叹说:「他们背弃了真天主,去事奉巴哈耳和阿协辣。」在《民长纪》里,只有一次提到了约柜,没有提到司祭职,也没有提到三大节日。我们虽不敢断定他们已完全废弃,至少我们敢说久已不按法律而行。米加自造神像,私立司祭,一人的错误尚能原谅,丹支派公然抢去,敬之如神,且经过相当长久的时间,的确是最大的憾事。不过读者,也不要想当时每个人都坏到这种程度,以上的话是就大体而言。请读者参看《卢德传》,其中所叙述的是多么热心的一个家庭,当时像这样的家庭,相信尚有许多。

(六)民长纪问世的年代

本书问世的年代,不敢十分确定。有些人以为赫里和撒慕尔没有列入《民长纪》,所以当在撒慕尔以前。但是作者也能特意不将撒慕尔列入是书,一来为自成一卷,二来撒慕尔为王朝的创始人,所以紧接《列王纪》,亦甚相宜。有人想在约熹雅时代,因约熹雅王热心非凡,全心恢复宗教固有的热情,所以令人把民长时期的一段历史写出来以作前鉴。

我们从本书内容再详细的观察一下。在本书第三部分中,作者再三的感叹:「当时伊民无王,各人任意而行;」这固然是作者加添的一句,但这一句给我们说明作者已认识王朝的幸福,且暗示这王朝尚未有完全内部的团结,所以作者故意引述19-21章的两段故事。

我们再作进一步的研究,19-21章是一个附录,但那时的耶路撒冷尚称耶步息人的城,所以城中的主人还不是伊撒尔人。从历史上我们知道,耶路撒冷直到达味时才完全占领,由此可以设想,作者一方面已看见王朝,另一方面当时耶路撒冷尚不全属伊民,所以必是在达味的初年。

(七)论民长纪的作者

对于这个问题要分清每段历史的作者与全书的编纂者。每段历史出于不同的时代,各有不同的文气,一定出于不同的作者。我们在这里所探求的就是本书的编纂者,即谁把片段的历史整理起来,加上叙言,自成一书。对此问题,直到今天,学者们尚没有答案。

(八)本书的原文和译文

《民长纪》一书的原文,可说很完整的传到了我们手里,较诸《撒慕尔纪》以及任何史书都比较完整得多。这并不是说丝毫错误没有,至少在抄写上的错误是有的。我们把这些抄错的地方除开,尚有几点有关文意的错误。比较起来,最可靠的还算《玛索辣》经卷。批判家不论怎样努力,不能除去这几点困难,《塔尔古木》和古译文也没解决这几点困难。

为修正原文,最有价值的还算是希腊译文,特别以下诸译文,《色外黎阿奴斯》抄本(Severianus)、《亚历山大里亚》抄本(Alexandrinus)、苛依息里阿奴斯抄本(Coisilianus)、《巴息里阿诺梵蒂冈》抄本(Basiliano-Vaticanus)也都有相当的权威,此外尚有《六栏本》(Codices Hexaplares)和叙利亚六栏本(Hexapla Syriaca)。

圣热罗尼莫的拉丁译本,也是最好的译文,因为在他的译文中,不单是他个人的意见,另外还有一位犹太助师,自然认识比较外国人更清楚,所以在批评比较栏里,拉丁译文,也占着重要的位置。《塔耳古木》没有校勘的价值,不过对于文意标点和解释方面有些帮助,可视为犹太人的解经学。


上一篇:若苏厄书
下一篇:民长纪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