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箴言引言
箴言引言
浏览次数:305 更新时间:2023-2-25
 
 


(一)书名

箴言希伯来原著作「撒罗满的箴言」(Misle Selomo),塔耳慕得文集与犹太人后出的著作中多简称(Misle),敖黎革讷斯的书中则作Misloth,七十贤士译本亦作「撒罗满的箴言」(Paromiai Salomontos)拉丁通行本作「箴言书」(Liber Proverbiorum)。

按希伯来文「Maschal」含有类似、成语、对比、谚语、箴言种种意义。惟因本书泰半尽为修身进德处世作人的劝言,因而译为「箴言」。所谓箴言者,在这里并不概括寻常习用的俗谚与成语,而是包罗着许许多多的至理名言。

圣教初期,许多教父将本书称为「智慧」或「诸德智训」,如圣克肋孟(S. Clemens Romanus);也有称为「智慧的训诲」的,如圣额俄略(S. Gregorius Naz.);但是也有许多教父仍力主保留着「撒罗满的箴言」的名目,一则因为该名目更切合箴言一书的主旨;二则因为箴言、训道篇、雅歌、智慧篇与德训篇总称智慧书。而「智慧」或「撒罗满的智慧」,又为智慧书中第四部的固有名目。圣教会在弥撒经本里面,也以「智慧」这个名目包括以上所提到的五书。德训篇在主旨,和形式上,很多地方与箴言类似,所以屡次也被称为「智慧」或「诸德智训」。

推原箴言一书所以被称为「智慧书」者,很可能是由于犹太人日常的应用,因而也传于后世天主教的信友。据赫革息普斯(Hegesippus)称:箴言所以又名「智慧书」者,显然是由于犹太人的「没有明文而只口头的传说」。准此,「智慧书」与其说是怎样的法定名目,勿宁说是依照书中的性质归纳出来的名目,更为真实。

(二)分析

箴言这部书,是由许多长短的诗文和散文写成的。如果要依照书中的大意,来作一个详细的划分,是非常困难的。在这里只可按照不同的部分或集子,作一个表面上的分卷。历代研究箴言一书的学者,对本书的划分,意见纷歧。我们参照一般学者的意见,将本书分作七卷,这样的分析,益觉切于实际,合于逻辑。

卷一  弁言:自11-7包括箴言的题名,目的和它的要领。自18-918系撒罗满的箴言,是称扬智慧的真美善。这是智慧拟人化的真言,劝勉她的弟子,善尽他们自己的职守。

卷二  自101-2216亦系撒罗满的箴言,为全书中最长的一卷,其中各章的排列欠整理,只是杂缀而成,教训各阶级的人善尽职守,躲避罪恶,善修德行,爱好和平,倚恃上主。

卷三  自2214-2434系智慧的真言,是劝世的智言,共有三十二个箴言;嘱人避恶,要有节操,不犯淫乱的罪过。在这卷的末尾又有一个补遗,写着:「以下也是智慧人的箴言」(2423-34)。这或者是编者的附录。

卷四  自251-2927,题名是「撒罗满的箴言」,由「希则克阿王的臣下所摭拾者」。

卷五  30章阿古尔的智言,是很短的集子,有十二个谜语,四种不能满足的事情。

卷六  311-9系肋慕厄耳王,其母戒子的箴言。

卷七  3110-31内容歌颂贤妇的才德,是依字母顺序排列的短篇诗。

(三)编辑者与作者

由于上面的分类,全部箴言分为七卷,而箴言的本身,一部分包括在卷二,另一部分包括在卷四里面。至于卷三和其卷尾的附录,以及五、六、七三卷,从标题上看去,于箴言的涵义稍有出入。

教父们将所有的箴言,皆归于撒罗满,中世纪的治经学者亦随声附合。他们的这种见解,是具有背景的,因为当时只有希腊译本与拉丁译本流行,而希腊译本五六两卷的标题,又如此的模糊,如此的暗昧,致使人颇难认清,是否为一标题。不但如此,即圣热罗尼莫更助长了这种迷误的晦迹,而将固有名(阿古尔)译为普通名词,当做撒罗满的象征的名字。自十六世纪,人们开始研究希伯来原文以来,许多治经学者才离开了以前的因袭传统,一方面将箴言的大部分归于撒罗满,另一方面一致公认,一些零星的部分,为他人所作。这种意见,天主教会现代的学者也予以证实。

按希伯来原文卷二(101-2216)卷四(25-29章)明言是撒罗满著的。至于卷三(2217-24222423-34)亦归撒罗满,这没有确实的证据,因为卷三显然是一位希伯来的学者集成的,材料的渊源是采取依撒尔和一般闪民族视为国粹的名言和成语;又把埃及书阿门恩敖培的智言(Sapientia Amem-em Ope)拿来,为适合希伯来民族性,将所采集的智言,稍加修改,编入自己的箴言里面,为训告自己的教徒与国民。援引教外或邻国的格言及成语,并不算为耻辱。圣保禄宗徒为证实自己的道理,亦屡次引证外教人的话(宗1728;铎112;格前1533)。

五六两卷的标题明言为阿古尔与肋慕厄耳所著,关于这两人,经书无明文记载,他们的籍贯与时代,我们亦无从得知,但是我们不能为此而即肯定,阿古尔和肋慕厄耳二人的姓名是撒罗满的象征名字。卷五首节的标题,是否亦适于本卷的15-33节;卷六首节的标题,是否适于卷七的短篇诗,为了希腊译本分类的颠倒错乱,使人不能不生怀疑。

卷一的首节所载:「伊撒尔王,达味之子撒罗满的箴言」一句,应该属于原文,不过日后也将它视为本卷的标题。在这一卷里面,作者以一种生动的语气,劝人们寻求智慧,同时又仿佛作了卷二箴言的推荐者和举扬者。虽然卷一可能是撒罗满的著作,但是没有确切的明证,不必硬说该卷的作者,就是撒罗满。

本书各集子现有的形式,不必是原作者所撰成,卷四的标题明言箴言为撒罗满所作。但是编辑这些箴言的,却是希则克阿的臣下。卷二或者也是如此搜集的,也许是由撒罗满的所谓「箴言渊源」(列上432)里面摭拾而成。对于撒罗满为箴言的原作者而引起的难题——其他作者不在此难题范围——这并无多大关系。这些不同性质的著作,毕竟是何人所摭拾,现代所有的形式,又为何人所集成,却不得而知。

关于箴言本身,摭拾成卷以及编辑成书的年代,应该分开来说:仅有卷二卷四的箴言,我们姑且可以说是属于撒罗满时代;至于卷四里面的箴言的采集,根据标题——该标题始于何时,不得而知——应在希则克时代。至论采集,卷二是否先于卷四,我们不敢断言,不过是很可能的事。卷四的采集者对于卷二有所认识,因此卷四有许多与卷二重复的句子。(如25242192622188271222327132016。)一、三、五、六、七诸卷,始于何时,无从得知。这些不同的集子,何时编摆于一处,也很难知道,或许现代所有箴言本子的形式,已始于厄斯德拉时代,亦未可知。不过我们研究其他民族的文化,与希伯来人交往频仍的埃及智言的古远,以及伊撒尔民族优越的才智,就不能不承认箴言时代的悠久。

(四)箴言的目的与体裁及价值

a)目的  关于本书的目的,在第一章的标题上,和在被人称为全部箴言的前言里面,显著地告诉了我们。撒罗满的箴言是:「教人学习智慧和训诲,鉴别哲言,使人洞悉端庄、仁义、忠直和公正的行为,且使庸者获得聪敏,少者享有睿智和慎重」(11-4)。教父圣巴西略论到这部箴言说:「箴言堪称社会风化的南针,人心烦乱的中和,人生纪律与许多诫命和明智的总汇」(Hom. 121.)。由圣人的言论上,更使读者明瞭箴言目的的所在。为使读者对于智慧的涵义,有深刻的认识,这里附带加以解释。这里所说的「智慧」,不是来自人间,而是来自天主的默感。她——智慧——按照天主的法则鉴定一切;她陈明天主为一切受造物的原始和最后目的;她是始自敬畏天主(910);受治于敬畏天主(1533);她的获得华冠是由于敬畏(德122);她是切于实际的,引人经过修行之后,达到圆满的幸福(835);侮慢者必受她的严惩(1929)。

再从这部箴言的整个内容里面,去探寻它的目的,亦不难寻得。它的主要宗旨,是要读者获得现世和永久的幸福,为达到这个目的,本书对于修身立德之道,在理智方面,给予读者一个清楚的指导,在意志方面,予以有力的勖勉和鼓励。世人藉所获的知识,善度一生。为使生活幸福化和圆满化,不惟认识那些高尚而以哲学与宗教为整个生活基础的真理,是当前要务,而且更当有那些普通应世接物的常识和应有的行为。所以箴言一书,所给予的教训,不单是关于信仰伦理方面的,就是那些平日处世的大道,也概括在内。但是这些处世的大道,应当绝对隶属至高智慧之下,又当视处世的大道,为智慧本身应有的齐全,也是智慧的自然结果。所以本书的特殊目的,是在促进对旧约的虔信,使读者觅得在具有启示的宗教里面所独有的智慧;并将智慧的训言,渗入读者的日常生活里面。又用种种的方法,表扬智慧的涵义,彰显她的卓绝,使人认识她,景仰她。箴言的这种吸力,扫除了与智慧对峙的障碍,藉动人心魄的忠告,和有关自身利害的暗示予人以勖勉和激励,对人的伦理生活予以改善。

b)体裁  箴言乃圣经内「诗书」之一。这种训诲诗与散文不同。诗的文字尚词藻,富于寓意,一言一语都具有表像。形式与曲折极呈美丽。诗节的形式对于音律尤其重视。希伯来诗学特有的艺术,是全句和思想都有格律。换言之,就是一个主要思想的分析,在论述的时候,是由两句或两句以上的长短略同,格律相似的句子组成。卷二10章至25章只有对句的平行体;但同义的与综合的平行体,亦间有之(1171419)。卷三所有的体裁比卷二更觉任意,不受拘束。除2228239247-10为对句外,其余多是四句,下两句有时与上两句是同意的,有时是独立的,或相反的或补充上两句的(2222242623102428);有三句者(22292427);有五句者(2352413);有六句者(231-312-1419-2126-282423-25);有七句者(236-8);有八句者(2322-25);有十句者(2430-34)。卷四里面对句是由三句来拌和的(25813202710122810);有四句的(254921);有五句的(256);亦有十句的(2723-27)。卷五内多是以「四」的数字写成的箴言:如一代有害的四种特征(3011-14);不知足的四件事(3015-16);叵测的四件事(3018-20);难容的四件事(3021-23);四种聪明的小动物(3024-28);行动合宜的四种东西(3029-31)。从以上所论的里面我们可以知道,思想通常可以用简单的语言表达出来,这些语言,在种种调和之下,互相有着一个精密的关连,而这种关连,有时是隶属的,有时是并行的,有时是对峙的,有时是说明的,有时是思想的或递次进展的。诗节自身能够单独存在,但因表面的或内里的标记,可以与数个诗节组成一首。在10-31章里面,多为独立的诗节,尤其在101-2216251-297更是多见。有时数个诗节包括一个思想,如2217-2434301-3191-9章内按外面和内里的标记,发见一些划定的诗簇,这些诗簇互相构成一个合法的维系,这样才能称为美丽的寓意诗。至于3110-31是一首字母顺序排列的短篇诗。

箴言既然是属于训悔诗,所以也有它文学上的特殊之点。特别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作者最喜爱以父亲勖勉和规劝儿子的语气,勉力读者。另外他将一个观念(如智慧和愚昧),很技巧地使之拟人化。就如同每个民族对于实际的处世奇术,都爱以一种精密的、简略的、涵义充沛的成语表示出来;这样犹太人的智慧者,也爱使用这种方式。在我们这部书里面,这样的箴言占了重要的部分,这些使人听命的准绳,各有不同。有时是忠告,有时是劝戒,有时是警告,有时对于教导或勖勉,或予以清晰的说明,或予以简略的暗示。

c)价值  箴言一书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享盛名。在文学方面它确乎不算是希伯来人才智的高尚结晶,这由于它文体的本质上,可以看得出来;因为一方面缺乏惟一性;所有箴言的思想也并不怎样高深;另一方面,本书括有许多短的、适中的和有含蓄的箴言,而这些箴言,按各国文学的内容与形式的条件,已尽其修词之能事。在希伯来文献里面它确实是训诲诗中的代表作品之一,甚至与古代东方文学同类的文字,并驾齐驱。本书在文化史方面,也是非常有价值的。因为它是代表犹太民族才智的明证,犹太民族习惯以伦理做为他们哲学的惟一领域。但是他们这种哲学的观点,是实际的、教诲的、而非思辨的或有条件的。再者它也是鉴别犹太风化,认识风化状态的一部宝贵的书。

本书主要的着眼点,侧重于宗教领域者,要占大多数。它对于伦理是极有价值的,因为它括有许多的训诲,和许多合于天主意旨与有益于人生的劝戒;又因为包括无数的处世奇术,和昭示人许多适合人性的理由,它不惟说明有关对旧约的虔信,而且大部分也说明有关对新约的虔信。因此许多人将箴言运用在神修与教诲方面。

(五)原文与译文

a)希伯来原文  全部箴言的原著,大体上保存极好,并无佚亡或残阙的现象,惟有301-319其间经文极为晦暗不明,这或者是遭逢了横逆的恶运,致有如此的缺陷;此外2217-2334这里面有着显著的残缺,至论其他部分,尚堪称完整;不过在这些部分内,也有许多互相抵触之处。这样一部分经过久长时期和遭遇复杂厄运的书,不能完完整整地保留下来,是极自然的事。在同一的部分中间,时有整句或半句再三重复,惟其如此,我们可以推测,这或者是曾经他人将原文予以擅改。如果再拿原文与希腊译本两两相比较,我们便更清楚地看出,许多字句是后人插入其间的;更有许多的文句整个脱落。

b)希腊译本  七十贤士译本,为箴言最古、最重要、最有价值的译本。表面上,因分类的错乱,故异于希伯来原文。按希腊译本将301-14(阿古尔的智言)列于2422之后;其次为2423-343015-33311-9251-29;最后是3110-31.许多地方希腊译文多余原文。所谓多者,即原文为一节,而希腊译文则分为二节,故言多于原文。其中不少文句,是由其他异文中引来作为注释的,又有数节已不在原来位置,而移至他处;时有一节分做两半,而其一半窜入他节之中,或一节整个遗漏;更有不少重复或两度翻译的文句。也有些增补,仿佛是异文的迻译,作为语言和事物的诠释或文意的阐述。这一部不经心而成的希腊译作,虽然有着许许多多的缺陷,但由于它是一部极古的译本,却能辅助我们洞悉和校勘希伯来原文,所以仍不失其为一正确和珍贵的译本。

关于该译本所增补者,此处因篇幅关系,不能一一列举,读者如欲知道,请参阅每章的注释。

c)拉丁译本  拉丁本的编译很合原本。圣热罗尼莫大体上总算忠实地、仔细地随从了原文,因此他的译作,关于出处与难解的文句,供给了不少的诠释,并且关于难以了解的道理与文学,予以清晰的提示。准此,该译本在学术论著上,占了极高的位置,同时博得现代批评者不少的称扬与赞赏。

译文中所增补的,亦见于希腊和叙利亚古译本。对于427611104121113131415155271651716188-2222925102017212927诸节,都是补上去的,但是这些增补并非属于圣热罗尼莫的译文,因为不见于圣人的古抄本中,即他的其他文集中,亦无加添的痕迹。

有些话,是治经学者自己所附加者,如53有「休要注视妇女的欺诈」一句(亦见于希腊译本);829「界限」后加「立定法律」一句;1510「舍弃」下加「生命」二字;1526末加「必为其所支持」;1822「妻」字上加一「贤」字;191「人」字上加「富贵」二字;216「自取灭亡」下加「且属愚蠢」一句;2414「善报」下加「希望」二字。

我们知道拉丁译本的译者,受了希腊译本的影响,所以屡次离开原文而跟随希腊译本,许多地方接近希腊译本,接受或偏袒它以为是的意见。

(六)箴言的正经性

箴言一书于雅木尼阿(Iamnia公元一〇〇年左右)会议中,被少数的犹太人列入「次杂集」之中,而反对其应列入正经书目。他们的主要理由,是因为书中有几个互相矛盾的文句(264-5),和一些淫猥的叙述(77-20)。关于前者,我们该当知道264-5两节的语法,表面上看是相反的,其实是因处境的不同,所以答对亦就不能一样,大旨是说:不可与愚者辩论,而降低自己的身分,不得已时,亦应当答对,免得失却礼貌。后者文字固属淫猥,不堪视听,但为使少年人认清荡妇与妓女的险恶与毒辣,而自起戒心;又为适合当时社会的环境,不能不如此属文。圣教会治经学者多以荡妇象征伊撒尔民族,不过此种见解,实与原意不符。

于雅木尼阿会中经过审议后,少数犹太人对于箴言的正经性,不再予以非难或加以指摘。所以犹太人的会众,尤其是圣教会始终承认这部箴言的正经性。新约中许多地方显著地予以引用,如雅46;希125;罗1220;也有许多地方虽然无显明的援引,但确系暗示箴言,如伯前217481855伯后222

耶稣的再传弟子和早年的许多教父,都追随着宗徒的习例,在自己的论著里引证箴言。

忒敖多鲁斯(Theodorus Mopsuestenus)因将启示(revelatio)和默感(inspirario)混而为一,故此怀疑箴言一书是受天主默感而写的圣经,并且强调全部箴言的智慧,不是来自天主,而纯系人们处世接物的知虑明达。圣教会对于此人的谬见,于君士坦丁第二公会议(公元五五三年)予以摈斥。

(七)箴言中的思想

箴言是修身作人,处世接物的南针,所以对于现世的人生、如家庭、农工、商业、政治、战争等,都有很详尽的教训。总之,是教人在处世接物的时候,处处要有智慧,小心翼翼,防患于未然(61-511104-19111512914202626203231-22562883010等)。也有些文字是含有滑稽或讥刺性的(63-519242333-35);但是大部分是训诲的。每卷对于天主的名字各有记载。卷一除第八章是天地创造的诗歌外,言及天主的文字首推一至三章,其间一部分如25-8327-35,显系编辑者所插入的。言及天主名字的,以卷二为最多。(1015章有十二次;1617章计十三次;182216计有二十一次。)其他各卷亦有天主名字的记载,惟不如一二两卷之多。因为各种智慧和善意,都来自天主,所以箴言一书,处处与宗教有关。书中没有多少通俗的谚语,所有者多为智者精思深虑的金言。

a)伦理  本书是伦理的最高标准,尽人皆知。所有的箴言都期望家庭与国家的安全与和平,以及社会幸福的确立。退一步说,纵使有地方提及利己主义的事,这只不过是表面的,因为尊重自己,如果合理,是理所当然的事。在公众和个人生活上,尤其在商业交易或审批争讼上,作者始终劝人要坚持中正和信义,尊重他人的产业与生命;特别注意那些虚誓、偷窃、劫掠和流血的罪恶。为使人了解政治大公无私的观念,作者描述了一个正义的君王,如何善待自己的国民。言及君王威信的地方,以1629章为最多,其他如8151428353031312-9。正义的观念,在本书的任何部分都格外昭彰,被视为人类交际的基本美德。警戒少年持身贞操,切忌淫乱,是卷一中的特重之点,其他如221423273020;因为这种淫荡的弊习,是家庭幸福的阻碍。

作者勖勉我们待人要必恭必敬(33);爱及牲畜(1210);慈爱是和平的使者(1012);极端驳斥诬谤者与饶舌的恶类(612-15191628);对贫者要慈善(2222);要铲除易怒与傲慢的弊病(14291310);要持身端庄,举止谦恭(112);即有罪过,理当自讼自承(2813);严禁报仇雪恨(2417);且对仇人要亲切有礼。

作者多次揄扬殷勤,讥诮怠惰,劝人饮食有节,力主一夫一妻制。父母负有教导子女的重任,子女对父母负有服从孝敬的天职,母亲与父亲有同样的权利和高贵。妻室能使家庭败亡(1913,也能使家庭幸福(18223128);妻室不惟适合监管家政,且能广布智慧(18312-9);她的地位,一如埃及、希腊和罗马的妇女。作者特别重视家庭教育(18),因为家庭教育将是修身作人,处世接物的初基。不过关于希伯来人充军后的社会,所有对儿童的教育方法和情形,我们知道的很少;但是由于作者一再申述的「教训」、「规劝」和「训诲」,我们可以相信,那时的犹太人宜有一个训练栽培儿童的确定机构。

关于「奋勇」、「刚毅」、「思想中和」、「理智真实」,作者没有论及。这并不能证明伊撒尔人中,没有这些美德。主要的原因,还是作者更注意到人们实际的生活;至于「理智真实」,应当知道犹太人所有的思想,都隶属于天主启示的观念之下,事事不能脱离启示的范围。卷一(1233)说明寻求真理的责任,但「真理」是行为的法律,依从真理的,必然获得顺利和幸福。人生的因素之一——美——亦不见于箴言,这并非是因为「美」不是宗教的特征,而就置之不理,(按箴言中许多材料是非宗教的),实际上是因为犹太人的智者在生活行为上,对于美的价值,没有深切的认识。至论国际的伦理,一方面因为犹太人的政治关系,仅能达及邻国,另一方面因为那时尚且没有这种所谓国际的伦理学,所以作者亦没有记载。作者以为人生是表面的,可见的行为的综合。认为人作事有意志的自由;依照个人从天主的法律,而区别善恶。122所言「愚昧」、「亵慢」与「愚顽」,意义相同,与13233二节所言「依从」相对照。卷一内的劝勉,有使人变化的可能性,但是128说,惩罚的时期一到,纵使愿欲悔改,已经太晚。关于罪恶的可悲和先恶后善,或先善后恶(则1821-24)的处置,本书亦无明文。

关于伦理生活的心理基础,作者也没有致力研究。这当然是起因于犹太人的思想是实践的,不是理论的。人行善的标准,是取决于常识或天主的诫命。作者不注意社会的整个福利,也不认社会是一伦理宇宙,不说明社会与个人自荐的关系,也不想在单一的宇宙之间使利己主义和利他主义互相调和。

作者在本书中没有确切地提出人生是否乐观或悲观;但承认有伦理与物质的痛苦。对于痛苦的来源没有加以解释,对这种痛苦与天主的至善,如何谐和的问题,也不加以说明;人能够避免或完全制胜一切的痛苦。

b)宗教  本书承认确有独一无二的天主,祂有无上的绝对的威权,又是全知全善的天主。天主的观念与旧约其他书中相同。但是作者的观点,更着重于伦理方面。

本书没有天神、魔鬼或偶像的记述。违犯普通的法律,就是罪恶,安心服从人与天主的法律,可以获得自身的安全——脱免人寰的痛苦。对于默西亚亦无明显或暗示的论述。对于祭祀仅有五次:三次是含有伦理色彩的(15820321),其他二次(714171)纯系筵客时,涉及祭祀的一种暗示。对圣殿或祭司、书中亦无明文。箴言的思想泰半是属于宗教的,力使恻隐、谦恭和正义的观念,与天主在世上的统治紧紧相连。作者是独立的思想家,但是他的智慧毕竟归于天主,根据经典。

c)哲学  本书的哲学与其他智慧书是一致的,视道德与智慧是相同的。本书的立论是异于先知书、法律和圣咏集,因为这些书中清楚地记述天主对于惟独认识祂及服从祂的百姓,予以保护。「智慧」是说教的中心。她在其他旧约书中所执行的一切任务,皆归于雅威(120-31210-22313-1891-62217);本书中又将智慧与宗教视为一物(17);这也是犹太人固有的与必然的着重点,但是作者的主要旨趣,尤其在卷一,是把握现实的真理。25-8作者将所有的美德皆归于智慧,故此圣保禄说:「惟有虔敬,万事才能有益」(弟前48)。旧约其他书中多以天主的尊威,做为敬畏和崇拜祂的基础,而本书所言及的,只是抑制我们对天主有所界说的理由。

d)与其他智慧书的比较  智慧书的论点与标的,广泛地说,是伦理的,宗教的。约伯传惟一辩论的问题,是在寻察天主在世界上所有的统治是否公义。本书和德训篇对此问题,却置之不顾,所讨论的事一些日常生活应有的礼教。训道篇的注意之点,是在人生问题上下功夫,它以为人生是逻辑与伦理不能解决的谜,并且劝告人在幸福的享受上,要有节制,要有明智。智慧篇对永远的智慧有详细的论述,说明智慧是世界的技师和推动者,是生命的先导。她以幸福不朽的期望,作为人世间忧患的慰藉,如此我们可以知道,本书与德训篇是陈述实际的道德,与其他带有理论成分的圣经,迥然不同。


上一篇:约伯传
下一篇:箴言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