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引言
浏览次数:320 更新时间:2023-4-25
 
 

索福尼亚引言

作者与时代

列于十二小先知书中的第九位的,即是索福尼亚书。索福尼亚一名,是依希腊和拉丁音译的,按原文应译作:「责法讷雅」,意谓「上主所珍藏者」。关于他的身世,除了本书首章首节提出了他前四代的祖先和他活动的时代,以及本书所记载的言论外,其余一概不知。

先知的家谱,竟上溯至第四代,指出先知的高祖为希则克雅。按经师阿本厄次辣,圣师热罗尼莫与近代一般学者的公论,都以为这位希则克雅,即是犹大王希则克雅(列下18-20)。如这种意见是对的,那末,我们的先知便是王家贵胄的后裔了。

按照本书题名的记载,索福尼亚活动的时代是在约熹雅为王的时日内(638-608)。约熹雅登极时年方八岁,因幼时受到了良好的教训,便在他为王第十二年上,着手清除偶像的崇拜以及高丘上的淫祀。迨至他为王第十八年上,即公元前621年,因修理圣殿,发现了久已逸亡的法律书,于是便依照法律重新立盟,改革宗教(列下2223;编下3435)。因此一般经学者都以公元前621年为约熹雅王对宗教改革划时代的一年,621年前称为「改革期前」,621年后称为「改革期后」。现在我们要问:索福尼亚是在「改革期前」或在「改革期后」执行了他的任务?就现有的先知书而论,先知活动的时期似乎不会太长,所以有的学者主张他是在「改革期前」的,有的主张他是在「改革期后」的;但主张在「改革期前」的人数较多,且也更适合全书的内容与发表预言的背景,所以我们拥护这一说。如此,索福尼亚可能与耶肋米亚同时开始活动(耶12),或比他略早数年,所以他活动的时代大约是在公元前的630-623年之间。他既与耶肋米亚同时,所以凡我们关于耶肋米亚的历史背景所说的,皆可适于索福尼亚,参阅先知书中册历史总论。

内容与分析

索福尼亚全书所讨论的是「上主的伟大日子」(关于「上主的日子」见先知书上册总论6. 2. 2和本书引言三)。索福尼亚对「上主的日子」的观念和思想与他以前的先知,如亚毛斯、依撒意亚和米该亚完全相同,认为「上主的日子」不但只涉及犹大与耶路撒冷,即天主的百姓,且也包括着整个世界;所不同的,是索福尼亚专讲「上主的伟大日子」,以「上主的伟大日子」作全书的中心,声言这「上主的伟大日子」一到,上主必要对犹大和全世界来一次总清算,消灭世上的一切罪恶和不义,使现有敬拜邪神和腐化的世界变为独奉上主为真神的新世界。

关于本书的分析,学者们的意见颇不一致:有分为两段的,有分为三段的,也有分为四段的,更有根本不分的,如雍刻尔便认为全书是一气呵成的。雍氏的见解,的确有其道理,但我们为清晰起见,仍依多数学者的意见,除11为题名外,将全书分为三段:第一段为警告12-18,第二段为规劝21-38,第三段为预许39-20

第一段:警告:先知先宣布上主的日子,即上主的大审判快要来临,将消灭地上的一切生物(12-3),尤其要消灭犹大人民中不忠于自己而敬拜邪神的叛徒(14-6),以及逞强霸道的王孙,媚外阿上的奸臣,贪财图利的商贾,养尊处优的恶少(17-13);然后描述这伟大的日子来临时所有的情景(114-18)。

第二段:规劝:先知在上段内既已宣布了这伟大的日子业已迫在目前,遂恳切劝勉百姓及早悔改,诚心敬意地去寻求上主(21-3),并为加强自己百姓悔改的真心,遂以上主怎样要惩治欺凌他们的远近异族的事实来恐吓他们:沿海地带的培肋协特没有一个遗民(24-7),摩阿布与哈孟将如索多玛与哈摩辣一般,变为荒野与盐堆(28-11),南方的雇市与北方的亚述也免不了这次浩劫,必都沦为野兽出没的不毛之地,经过其地的人,莫不嗤之以鼻(212-15)。先知原想藉此前例可使伊民改恶迁善,但他们仍不知返悔,一味反抗上主,于是上主说:「等待吧!……等到我起来作证的一天……」(31-8)。

第三段:预许:至公至义的上主,在起来审判时,决不能使善人与恶人一同受害,因此在大肃清之后,必要遗留下良善的人民。那时,世上的罪恶业已敛迹,所遗留下的万民与伊民必要共同上上主的圣山,一心一意地服事上主,安享上主所赐与的幸福(39-13)。由这太平盛世,先知忽然联想到未来极幸福的默西亚时代,因此喜乐欣慰之情,遂溢于言表(314-20)。

本书中的重要思想

本书中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神学观念,完全与其他的先知书相同:以雅威为万物的造主,为人类历史的主动者,为立盟的天主。本书中的思想尤其与依撒意亚的思想很相类似,这或者是因为索福尼亚出身王家,与依撒意亚先知的友人常相周旋之所致。

统观本书内的重要思想,不外:(a)上主的伟大日子,(b)全世界的审判,(c)伊撒尔的复兴。今分别略述如下:

a)上主的伟大日子:关于「上主的日子」的道理,虽然早有亚毛斯和依撒意亚等先知讲得十分清楚,极力解释在「上主的日子」内并不是伊民的敌人要沦亡,而正是背信的伊民以及不遵守上主法律的人民的丧亡;但伊民仍然执迷不悟,依然舍弃上主去敬拜巴哈耳、天象和米耳公等邪神,并且置上主于不顾,只顾尽情享乐,沈溺酒色,以为上主不赏善亦不罚恶,因此政治与宗教腐化得不堪设想。索福尼亚有见于此,因而再次预言「上主的日子」业已来近,并且已迫在目前,并将「上主的日子」描绘得极其可怖,使人民听了,不得不胆战心惊。可是我们的先知并不十分注意他所描绘的「上主的日子」的可怕情形,他所最注意的是这日子来临时这样可怕的主要原因,即人类的罪恶。因了人类的罪恶,「上主的日子」才显得这样威严,这样可怕。所以「上主的日子」来临时,不但伊民应首当其冲,遭受上主的惩罚,即天下万民亦逃脱不了上主的严罚,因为他们都犯罪得罪了天主,因此「上主的日子」一跃而变成了全世界的大审判(见依24-27)。

b)全世界的审判:这种思想是直接由「上主正义」的观念而来的,因为上主是至公至义的天主,决不能让人类任意犯罪。无论选民或异民,凡是不遵守上主法律的人,必要遭受惩罚。固然索福尼亚先知是奉派向犹大宣讲的,因而他所宣告的审判是特别指向自己的同胞,但由他的言词中很可看出他所宣告的审判是具有世界性的,与诺厄时代的洪水颇相类似(见12-31838)。索福尼亚所描绘的这次全世界性的大审判虽然富有末世论的色彩,但事实上并不是吾主耶稣所讲的那最后的决定性审判(玛24),而是由天主来的一种严厉的惩罚,使万民觉悟他们只是人而不是神,使他们认清世上万邦万国的兴起与灭亡,全握在掌管天地的真主宰的手中(达4),换句话说:索福尼亚在此以末世论的色彩所描绘的大审判,是暗示着人类历史上的一次大事变。关于这次大事变究何所指,学者们的意见不一:有的以为是暗示秀提雅人入寇的事,有的以为是暗示新巴比伦大帝国的兴起,我们则拥护后一说,因为索福尼亚曾对亚述的灭亡说过预言(213),并且实际上亚述实在在公元前612年灭亡了,代之而起的是新巴比伦大帝国。见先知书中册历史总论第一章和耶4要义。总之,事情不论究何所指,索福尼亚在此,有如其他的先知一样,将世界上的大事变视作上主的大审判,作为默西亚神国来临的前奏。正如圣奥思定和委苛所说的:为天主所主动的人类历史上的大事变即是人类的审判。

c)伊撒尔的复兴:审判之后必有复兴,这是先知书中的惯例。当然索福尼亚也不会例外,所以当他描述了上主的审判之后,也预言了将来必要存留一些谦和良善的人,作为新伊撒尔的种子,并且万民中也将留有善良的遗民,将来皈依上主,向上主献祭(211)。这思想正是依撒意亚的理论。待新伊撒尔国建立之后,上主必对她现出祂的热爱,有如净夫对新娘所怀着的爱情(316-20)。这也正是欧瑟亚的思想。上主不但是新伊撒尔的净配,并且常常住在熙雍之中,作为她的勇敢保护者(317),正如依撒意亚所称的:他的名字叫「厄玛奴耳」(依714),而新熙雍正如厄则克耳所称的:她的名号为「上主在那里」(4835)。这篇高尚的预言完全应验在默西亚神国来临的时代。


上一篇:哈巴谷
下一篇:索福尼亚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