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哈盖
哈盖
浏览次数:341 更新时间:2023-4-25
 
 

哈盖

第一章

章旨 1-11第一篇演说:劝勉则鲁巴贝耳和耶秀亚即刻重修圣殿;目前的困难是由于人民忽略这工作所致。12-15劝勉的效果。

1达理阿王二年六月初一,有上主的话藉哈盖先知传于霞耳提耳的儿子犹大省长则鲁巴贝耳和约帀达克的儿子大司祭耶秀亚说:①

2万军的上主这样说道:这百姓说:「建筑上主殿宇的时候还没有到!」

3那时有上主的话藉着先知哈盖说:

4难道为你们已到了该住在有天花板的屋内的时候,而让这殿宇荒芜着吗?

5如今万军的上主这样说:你们应在心内考虑一下你们行径!②

6你们播种的虽多,但收获的却少;你们吃,却不得饱饫;你们喝,却不得满足;穿衣却不得温暖;赚得工资的,无异将工资投入破袋内。③

7万军的上主这样说:你们应在心内考虑一下你们的行径!

8你们应上山去,搬运木材,建造殿宇!为使我在其中喜悦而发显光荣——上主说。④

9你们期望丰收,看!反而歉收;你们运到家里,我反把它吹散:这是为了什么?——万军上主的断语:是为了我的殿宇仍在荒芜,而你们却各自赶造自己的房屋。⑤

10为此上天对你们停降雨露,大地也停止出产;

11因为我曾向大地、群山、五谷、新酒、新油、田地的出产、人、牲畜和手中的一切工作,招来了旱灾。⑥

12于是霞耳提耳的儿子则鲁巴贝耳,约帀达克的儿子大司祭耶秀亚与全体遗民听从了上主,他们天主的声音和先知哈盖的话,正如上主他们的天主曾为此派遣了他,因此百姓在上主面前心怀敬畏。⑦

13上主的使者哈盖就以上主使者的名义向人民说道:「我与你们同在——上主的断语。」⑧

14上主振起了霞耳提耳的儿子犹大省长则鲁巴贝耳的精神,约帀达克的儿子大司祭耶秀亚的精神和全体遗民的精神,于是他们都前来,兴工建造万军的上主他们天主的圣殿,

15时在达理阿王二年六月二十四日。⑨

注 释

关于达理阿王参阅总论第一章。达理阿王一世二年,即公元前520年。「六月」即巴比伦人所谓的「厄路耳」月(Elul),等于今之阳历八月与九月之间。「六月初一」,依黎角提考定,为那年阳历八月二十九日,但大半学者却说是九月一日,其间相差也不过只有两天,「则鲁巴贝耳」即谓「生于巴比伦者」之意;关于他生平的事迹,参见厄上第一章注三。他当时身为「犹大省长」,管理由巴比伦归来以及于拿步高攻陷耶路撒冷(公元前587年)后,未被放逐,而仍留居在故乡的同胞,他自己则受波斯帝国第五区河西总督的管辖。河西总督府设于达默协克城内。经内和经外的史籍告诉我们,撒玛黎雅、培肋协特、摩阿布和基耳哈得等省,都隶属这总督权下,参阅总论第一章乙:波斯权下的犹太民族。这位王室的后裔则鲁巴贝耳(编上31719注四;厄上32852注四;厄下12)能在波斯人的治权之下,作犹大省长,与波斯帝国的治外政策并不冲突,因为波斯人惯常遴选本地忠实的人做本地长官,治理所统治的民族。百年以后,则鲁巴贝耳的同胞讷赫米雅被立为犹大省长,即是一例。参阅厄斯德拉引言九讷赫米雅论。耶秀亚的家谱见于编上529-40。关于他的父亲约帀达克,编年纪作者说:「约帀达克当上主藉拿步高遣徙犹大与耶路撒冷的居民时,也被掳去」(编上541注五)。哈盖开始宣讲的那一天,正值月朔(撒上20524;列下423;欧213;亚85;依113;则4613;户2811-15),依法律人民应在此日奉献当献的祭祀,举行集会。先知便乘这机会当众发表言论。先知的演词本是向人民发表的,但因宗教领袖和政府首长有领导民众重建圣殿之责,所以他特别当着省长和大司祭的面来向人民致词。  本来犹太人自巴比伦归来后,就着手重修圣殿,但因了撒玛黎雅人的反抗,工作遂半途而废(厄上3841-5);参见本书历史总论第一章乙。重建圣殿的工程一直停顿到达理阿王二年,其间凡十余年之久。在这样长的时期内他们没有着手进行的缘故可能有二:或者因为他们想自己生活太贫苦,无力从事这项工作;或者因为他们想重建圣殿是默西亚的工作,所以必须等待默西亚来后才动手。不管怎样,先知认为事实上他们已忽略了重建圣殿的大事,因为不能说他们太贫苦,因为人民至少一大部分不但建筑了自己的房舍,还加以精工的修饰。生活贫苦的人岂能这样讲究?也不能说须等默西亚来到,因为如果人不与天主合作,天主决不会显奇迹造一圣殿,以满足人不劳而获的妄想。因为哈盖先知极力倡导人民修建圣殿,所以有些非公教学者以为哈盖先知认为则鲁巴贝耳即是默西亚,但是哈盖并不以则鲁巴贝耳为天主所预许的默西亚(25-919-23与注),他至多不过如与他志同道合的匝加利亚一样,视这位达味的后裔只为默西亚的预像。则鲁巴贝耳为使自己相称这预像的尊位,就应领导民众竭力重建圣殿。他所修建这物质的圣殿就是象征默西亚所要建立的神圣殿宇——圣教会。「考虑一下你们的行径」在此处几乎有「考虑你们所遭受的困难」之意,但在本章第七节内却是指「考虑一下你们的行为」,看看是不是你们的行为招来了这些灾祸。  6节先知指出犹太人因为忽略修建圣殿所遭遇的灾难。先知彷佛提醒他们推究这恶运的来源。农人终年辛苦,所得的不足以饱腹;工人费尽心血,所赚的不足以养家,并且物价昂贵,出多入少,赚来的无异投入无底的破袋。对民众的这些痛苦,匝加利亚也有所暗示(匝810)。  先知在7-8两节内劝勉人民应改正自己的行为,并具体的指出他们急速当行的事:上山去搬运木材重建圣殿。因为圣殿落成可给人民带来上主的双重祝福:一、圣殿落成,上主可居于其中,藉此可住在自己的百姓中;二、圣殿落成,上主可由此发显光荣,藉此在万民前表现自己如何以强力来维护自己的百姓。8节可作为26-8三节的前奏,因为其中已暗示了新圣殿的超越性。  如果他们不热心从事建殿的工作,即使有丰收的希望,但到了收获时期,或竟将收获之物运回家中之后,上主也要使他们丧失所收的一切,使他们的希望成为泡影。总而言之,不努力修建圣殿,就莫想天主赐给他们所期待的祝福。  10-11两节是说:因为你们只顾各自赶造自己的房屋(49),上主为惩罚你们,才降下这些天灾。关于「雨露」参见创272839;申332811节内的「群山」,想必是指的犹大全境,如则3328所指的一样。关于五谷、新酒、新油,在旧约内常常提到:一则是因为这些都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二则也是巴力斯坦内最普遍的农产物(申1114184等处)。  本章末段(12-15)记载人民怎样听从了先知的话。人民之所以听从先知的话,是因为他们把哈盖的话,当作上主他们的天主的话;并且认为上主之所以派遣哈盖先知来,就是为振起他们的精神去重建圣殿。「在上主面前,心怀敬畏」,是谓他们因听从了哈盖的话,对天主表示甘心服从(创2011等处)。「全体遗民」是指由巴比伦归来的犹太人,并非指拿步高攻陷耶路撒冷后,仍留在犹大本土的百姓。  「上主的使者」在旧约内通常用来指示被派出为上主代表的天使,但有时也用来指示上主自己,此处是指人民以哈盖为天主的信使——先知。关于这问题,参见出谷纪第三章后附注一与匝加利亚引言三。「我与你们同在」,在民612;卢24等处是问安的用语,此处却是鼓励的话,与耶18「我与你同在」一句意义相同。上主用这句话向人民保证,只要他们工作,上主必为他们除去一切障碍。  从哈盖号召人民重建圣殿,即六月初一(1)起,到开始动工,中间经过了二十三天。在这三个多星期内,想必百姓极力预备建筑材料,如石灰、木石等,以兴工建造天主的圣殿。

第二章

章旨 1-9第二篇演说:新圣殿的光荣要超过旧圣殿的光荣。10-14第三篇演说:先知先说出百姓遭难的原因,15-19然后预许上主的祝福。20-23第四篇演说:达味的后裔则鲁巴贝耳为上主所选拔。

1七月二十一日,有上主的话借先知哈盖说:①

2请你对霞耳提耳的儿子犹大省长则鲁巴贝耳和约帀达克的儿子大司祭耶秀亚并遗民说:

3你们这些遗民中,凡曾见过这座殿宇在昔日的光荣之中的,你们现在怎样能看它呢?在你们眼中,它岂不是如没有一样么?

4但是如今,则鲁巴贝耳!勇敢!——上主的断语,约帀达克的儿子大司祭耶秀亚!勇敢!境内全体民众!勇敢!——上主的断语,工作吧!因为我与你们同在——万军上主的断语。②

5【这即是当你们出离埃及时,我与你们所立的盟言,】我的精神常存在你们中间,你们不要害怕。③

6因为万军的上主这样说:再过不久,我要震动天地海陆,

7并且我还要震动万民,使万民的珍宝运来,我必要使这殿宇充满光荣——万军上主说。

8银子属于我,金子也属于我——万军上主的断语。

9这座后起殿宇的光荣比之前者尤其伟大——万军上主说,且在此地我必颁赐和平——万军上主的断语。④

10达理阿王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有上主的话借先知哈盖说:⑤

11万军上主这样说:请你向司祭问有关法律的事说:

12「如果有人用自己的衣襟携带圣肉,后又用自己的衣襟接触面饼,或汤,或酒,或其他的食物,这些东西是否也成了圣的?」司祭答说:「不」。

13哈盖又问说:「如果一个因尸体而陷于不洁的人触摸了这些东西,是否也成了不洁的?」司祭答说:「成了不洁的。」

14于是哈盖答说:这百姓就是如此,这民族在我面前也是如此——上主的断语,他们手中的一切工作也是如此,凡他们在那里所献的都成了不洁的。⑥

15但是现在,请你们由今天起往回想想,在上主的殿还没有石上垒石以前,

16那时你们怎样?有人来收二十斗,却只有十斗,有人来到榨酒池舀五十桶,却只有二十桶。

17我曾以炎风,以霉烂,以冰雹打击了你们和你们手中的一切工作,而你们仍没有归向我——上主的断语。

18请你们由今日起往回想想,即由九月二十四日,就是由上主的殿奠基之日,你们想一想,⑦

19种子不是还在仓房里吗?葡萄树、无花果树、石榴树和阿里瓦树不是还没有结果吗?从今天起,我必要祝福。⑧

20同月二十四日,有上主的话再传于哈盖说:

21你要向犹大省长则鲁巴贝耳说:我要震动天地,

22我要推翻列国的宝座,我要毁灭异邦列国的势力,我要推翻战车和驾车的人;战马与骑士个个必倒在自己兄弟的刀下。⑨

23在那一天——万军上主的断语,霞耳提耳的儿子,我的仆人则鲁巴贝耳啊!我必提拔你——上主的断语,我必使你如印玺,因为我拣选了你——万军上主的断语。⑩

注 释

自从民众着手重建圣殿以来,经过月余清除的工作,旧日圣殿的基础才出现了。由这出现的基础,可以想见当日圣殿的场面是多么伟大,而就重建圣殿的图样看来,较之实有逊色,因之幼时曾见过旧圣殿的遗老,不免有所伤感。遗老的这种态度,在人民心理上,引起了极严重的不良影响。他们原先说:修建上主殿宇的时期还没有到,如今他们更要说:为什么那么急?何不等待更好的时机,为上主建造一座更体面,相称上主尊严的圣殿?哈盖的第二篇演说,便是为应付这种心理和历史背景而发表的。先知为排除这种消极的态度,便向人民宣布他那充满安慰的预言:这座后起殿宇的光荣必超过撒罗满殿宇所有的光荣(9)。  2-4三节内,哈盖首先承认,正在修建中的圣殿,不能与撒罗满的殿宇相媲美,然后劝勉政治首领则鲁巴贝耳省长和宗教首领耶秀亚大司祭以及全体人民,均须努力继续工作。先知为加强他们的信心,重申上主的断语:「我与你们同在」。这句话用在第二篇演说内,就环境而论比在第一篇演说内(113)的意义更觉深长,颇与耶723相似。在耶723上主曾藉耶肋米亚的口说:「……你们应谛听我的声音,我乃是你们的天主,而你们是我的百姓;你们应走我指给你们的路,以求得幸福。」应许常要与他们同在的天主,便是与他们立约的天主,只要他们听从祂的话,祂必要实践自己的诺言。  在第5节内,天主更明白地解释祂怎样要常与自己的百姓同在。祂说:「我的精神常存在你们中间」,意思是说:就如天主的精神感触先知们,住在他们的心内,使他们成为「天主的仆人」,使他们常遵行天主的命令,同样天主也要把自己的精神,即一种强有力而不可抵抗的精神,赏给自己的选民,为使他们完成重建圣殿的伟业。诚然,有天主的这种精神扶助他们,他们应该一无所惧。此处的「精神」原文作「Ruah」含有神、气、风等意。我们以为此处所谓的「精神」是指由天主来的一种力量,一种神力(则12122等处)。有些学者依据这节内后日所加的小注:「这即是当你们出离埃及时,我与你们所立的盟言」,以之与出2320-21相对照,谓此处「天主的神」是指「上主的使者」或「上主的鉴临」。参见依639-14。这种解法,依照依撒意亚所提示的论据,也是可取的。  6-9节一段记载哈盖最卓越的预言。在本段中,先知曾五次表示他所宣布的话,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万军上主的断语,并且如同在依撒意亚外集(40-66章)内,每当作者要发表关于默西亚神国的预言以前或以后,必描写「天主的显现」(Theophania),或声言天主是宇宙的大主宰,人类历史的推动者;同样,哈盖在发表这预言以前,也着重天主在自然界和人类历史方面所表现的全能。当居鲁士消灭了巴比伦帝国后,伊民便认为天国降临的时期业已来到了,现在上主借着哈盖却晓谕祂的百姓:目前这种列强纷扰的动荡局面,固然是默西亚来临的前奏与序幕,但默西亚时代尚没有来到。先知们在讲论默西亚时代时,有时用「天主显现」的情况来描述,有时用「上主日子」的光景来形容,因为「天主的显现」和「上主的日子」,二者都表示天主的大能。默西亚的来临既是天主大能的表现,所以先知们也用这两种情形来描绘(依21213132418;鸿13等处)。的确,在旧约时代,先知们若愿同时代的人了解他们的话,除用具体事实绘声绘色外,别无他法。对于先知们的预言,我们应分辨其中所含的道理的本身和外衣,对哈盖亦然。他这篇预言所披的外衣,是大自然界的动荡与万民的震惊;预言的本身,是宇宙和宇宙间所有的一切,都将属于上主,天下万民都将归属上主,都将归属默西亚神国。这威严的上主,无所不能,祂的计划深妙难测,谁能想到这座后起的小小圣殿所得的光荣,会超过撒罗满所建雄伟富丽的圣殿所得的光荣?但事实确是如此。这新圣殿所表现的固然小,但它所象征的却不小,因为它象征着未来的默西亚神国,即圣教会。万民都要将自己的珍宝,送到这殿来,以崇拜惟一的真天主上主(依60911),上主也要从这圣殿内,向万民颁赐和平。「和平」二字可作「兴隆」「顺利」解。但也可作战争的反面即「和平」与「安全」解,此处是根据后者之意加以阐明,因和平是默西亚时代的特征(依95-6111-93217-18;则3425-31)。天主在此圣殿内必要颁赐和平,是说:当默西亚神国建立后,天主的子女必要享受一种超然的平安。「使万民的珍宝运来」一句的意义,与依609「诸岛屿的船只都集合起来,塔尔熹市的船只为先锋,从远处带来了你的子女和他们的金银,以献于上主你的天主的名,以光荣你的伊撒尔的圣者」完全相同。圣热罗尼莫在他译的拉丁通行本内,将本节译作:「……并且我还要震动万民,万民所仰望的必要来到,并且我要使这殿宇充满光荣——万军上主说。」圣师明知哈盖在此是预言默西亚的时代,所以他为加强这种意思,遂不顾与原文是否完全相合,竟译成了好似先知就是指的默西亚本人的这种语句。「我必使这殿宇充满光荣」,是谓天主要使默西亚神国——圣教会充满光荣,并使圣教会在万民中彰显祂自己的光荣。依21-4一段正好拿来作为本句的解释。斯塔因论哈盖这篇驰名的预言说:「……万民的震动和被征服具有同一的目的,即领他们归属世界性的默西亚王国。……他们之来,是为崇拜战胜他们的,自现为真主宰的上主和祂的代表默西亚君王;为此他们奉献自己的珍宝……默西亚时代的救恩,就是上主光荣的最大表现」(B. SteinDer Begriff Kebod Iahwe pp. 257-258)。  「达理阿王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即动工后的三个月。  11-14节一段所记载的一种象征行为。关于那法律上的问题,是哈盖真地遣人去询问了司祭,或者仅是在宣讲时假设的譬喻,我们无法决定。是事实也好,是譬喻也好,于先知的道理无伤。要懂得这端道理,须先明白洁与不洁的法律,并要瞭解先知讲这端道理的动机。根据梅瑟法律「凡摸了祭肉的即成为圣」(肋620-23),「凡摸了任何人的尸体的,七天之久是不洁净的」(户1911)。先知询问:不洁是否比成圣更易传染?司祭的答案是肯定的。司祭的意思是谓:「不洁」对百姓的染污力,比「圣洁」对百姓的圣化力更大。为什么哈盖讲了这端道理?这道理与当时的百姓所处的环境有什么关系?有些学者:如洛忒斯坦(Rothstein)与色林(Sellin)等,在这譬喻内,看到了犹太人与撒玛黎雅人关于重建圣殿的争执(厄上41-4)。撒玛黎雅人自告奋勇,愿参加建殿工作,犹太人却拒绝他们参加。当时也许有些司祭对这种拒绝表示不满,哈盖因而提起这法律问题,来拥护则鲁巴贝耳和耶秀亚大司祭的决断。他提起这问题,好像是要人民注意:不洁的撒玛黎雅人必会染污圣洁的犹太人,而圣洁的犹太人却无法圣化不洁的撒玛黎雅人。这种解法,的确有它的价值,但也有它的弱点。历史上犹太人和撒玛黎雅对合力重建圣殿的争执,似乎发生在犹太人归国后第一年,并非发生在哈盖召民众建殿的时期,其间相隔已有十余年之久。也许在哈盖说教伊始,又重演了这种争论,但这是无从稽考的事,不能作为依据,因此另有一些学者别有所见。他们以为先知用这譬喻:把全体人民比做一个因触摸尸体而成为不洁的人,凡他们的所做的,连在归国后所建立的祭坛上(厄上32-5)奉献的祭品,都是不洁的,不能叫天主赐以祝福。全体百姓之所以成为不洁,是因为他们忽略了重建上主的圣殿,倘若他们一鼓作气,立即着手从事这件神圣的工作,他们必立即成为圣洁,而蒙受上主的祝福。  如前章注二所说的,犹太人归国后,即开始修建上主的圣殿,后因撒玛黎雅人捣乱而停止,直至达理阿王二年还没有兴工,因此触怒上主降灾,连年歉收,生活大成问题,现在先知为鼓励自己的百姓,叫他们回忆他们未建殿以前所遭遇的灾难。在17节内,先知自由地援引了亚49。在18节内,先知请民众注意:自从他们动工修建圣殿,即自从他们事实上谨遵上主的命令以来,所有的光景,前后如何?  从事实上来看,光景似乎还没有改变:树上没果实,但这是时节使然,不足为奇,因为百姓兴工建殿时是在秋季,现在到了冬季,而冬季绝少收获。然而上主却已许下:「从今天起我必要祝福」(19)。所以百姓只须等到来年夏季,就可亲眼看到天主这项诺言如何应验。「我必要祝福」是谓:过去连年歉收,今后必要加倍丰收。  哈盖的第四篇演说是与第三篇在同一日内发表的。这篇演说直接涉及则鲁巴贝耳的使命。21-22两节带有一种末世论文体的意味,与本章6-9节一段全然相同。宇宙的大主宰,人类历史的推动者——上主,将来——未指定何时——必要在世上建立祂的神国,即默西亚的神国。则鲁巴贝耳是否将是这神国的默西亚君王?有些学者根据这篇演辞与匝加利亚前集(1-8)答说「是」,并且还说:哈盖一如匝加利亚与当时的百姓也怀有这希望。这点我们不敢赞同,因为先知在此用的末世论文体,他描写这位达味的后裔则鲁巴贝耳,只是个很合理想的默西亚预像,并非以他即是百姓所希望的默西亚。  波斯帝国当时似乎尚未全面和平,尚有乱事发生,犹大省长则鲁巴贝耳还要遭遇许多困难,但先知请他放心!上主重视他有如印玺(耶2224等处),必格外眷顾他。按末世论的文义来说,上主眷顾则鲁巴贝耳,是谓上主要特别照顾达味的家族,即默西亚君王所出生的家族。我们由玛窦1章和路加3章可以看出,天主如何时常照顾爱护了达味的后裔,因为根据依111:「由依霞依的树干将生出一个嫩枝,由它的根上,将发出一个幼芽。」默西亚必出自达味的家庭,所以上主对这家庭不能不格外眷顾。



上一篇:哈盖引言
下一篇:匝加利亚引言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