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引言
浏览次数:404 更新时间:2023-2-25
 
 


(一)论书名及其在正经中的位置和正经性。

《旧约》中有几本书取名于人名,如《约苏厄书》、《撒母尔纪》上下、《艾斯德尔传》、《多俾亚传》、《友弟德传》、《卢德传》、《约伯传》。「约伯」这名字至今还没有正确的解释,有人解作「攻打者」,有人解作「后悔者」,也有人解作「敌人」等意义。

本书在正经中的位置,尚未确定,在希伯来圣经内,虽属《旧约》的第三部《杂集》(Hagiographa),但是在杂集内,有时置于《箴言》以前,有时置于《箴言》以后。

在七十贤士译本内,它的位置更不一定,现在希腊通行蓝本(Textus receptus),把《约伯传》置于《雅歌》与《智慧篇》之间。叙利亚译本将《约伯传》置于《梅瑟五书》以后;这种次第,显明是受了旧说以梅瑟为《约伯传》作者的影响。在拉丁通行本内,《约伯传》是在《圣咏集》以前。这次序与圣热罗尼莫在「盔序」(Prologus galeatus)所提的次序相同;脱利腾公会议也钦定了这次序。

关于《约伯传》的正经性,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不拘是犹太教以及初期的天主教,或是后世誓反教派,都异口同声地承认本书是因天主默感而写成的。圣雅各伯宗徒在书信中511曾盛称约伯忍耐的模范。圣保禄致格林多前书319曾引约513;又罗1135引约412

(二)内容与结构

本书以约伯为主角,卷首一二两章,用记事体把他的身世和家庭生活的状况,以及他个人的德行,都作了一个概括的介绍。约伯事主守法,过着幸福的生活;但是天有不测的风云,人有旦夕的祸福,嫉妒人的撒殚领了天主的命,磨难约伯。万贯产业,不一日完全破产,子女僮仆一概死尽,但是约伯在此恶劣环境下,依旧顺从了天主的圣意。撒殚又使他满身生长癞病。这时约伯依然如故。他的三个朋友闻知这个凶信,遂来看望他。他们四人,坐在地下,面面相觑,因痛苦的惨重,无敢与之言者。七天之后,这种莫名其妙的灾祸,终于使约伯发言了。从第三章约伯开始他的咒语,他深感生活的苦恼,诅咒自己的生辰,不愿再活下去。他的三位朋友,原是来安慰他,见他口出怨言,便都指摘规劝他;这样反而更激起了约伯的悲愤。他们中间的争辩共分三大段,在第一和第二段内,约伯答复他的三位朋友,在第三段内约伯只答复他的两位朋友。

自第三章至第三十一章,尽是约伯同他三位朋友的争辩,是本书最主要的部分,也可说是本书的主体。4-5章厄里法次首先发言,他一口咬定说明灾祸之来是由于天主的惩罚,惩罚是罪恶的结果。6-7章约伯承认灾祸是来自上主,但自觉扪心无愧,绝不是由于罪恶而受罚。8章彼耳达得认为天主是至公的,恶人绝不能漏网,善人绝不会被遗弃。9-10章约伯以义人自许,不过上主是全能的,祂能随意处理万物,但他只求天主在这悲苦中,予他以平安。11章左法尔回答约伯说:天主是全知的,洞悉一切,在祂跟前,与其自夸为义,倒不如向祂求饶。12-14章约伯反驳他的朋友们:我所说的这一切,绝非出于无智,你们休要自作聪明。我要询问天主,我究竟有什么罪过?人生既是这样的短促,天主为何不让他安逸?15章厄里法次再谴责约伯妄自称义,这明显就是罪恶,受天主的惩罚,是必然的事。16-17章约伯深处苦境,有苦无处诉,再经他的朋友这无理的劝诫,更惹得他烦恼异常,使他不能不重诉悲苦。18章彼耳达得二次发言反驳约伯,详述恶人历来所处的困境。19章约伯怒责他朋友们的无情,深望他们怜悯他;他虽身受重苦,但他仍不失望,自想天主知道他的忠诚、纯洁和无辜。20章左法尔再开口陈述恶人不能得福,即便得福也不能持久。21章约伯驳斥彼耳达得:恶人也有终生寿康的。22章厄里法次第三次开口,历陈约伯的罪状,劝他归向天主。23-24章约伯自信无罪,为此希望与天主会晤交谈,陈述自己的苦衷:恶人横行一生,死去与他人无异。25章彼耳达得第三次开口,言人在天主面前,无论如何是不能称为义的。26章约伯讥笑彼耳达得的无智。27-31章约伯说:天主虽然加苦于我,但我对此,并未妄加批评。无论处境如何,我要坚持正义,善恶的报应全在天主手里。28章约伯说出智慧的所在和她的价值。29-30章约伯把自己的生活,前后比较,看看相差如何!30章约伯自言一生未尝偏离正道。31章约伯表白自己虔诚修德,对别人常广施恩惠,这一切的一切,唯有天主洞悉。至此,约伯对答三位朋友的话,遂告结束。

32-37章是少年厄里乌的话,他这篇言词共分四段:

32-33章厄里乌听了约伯同他三位朋友的争辩以后,就怒从心起,责怪约伯的三位朋友,不能屈服约伯,自己便想以忠诚来说服约伯。他发言道:约伯你不要固执己见,自以无罪,天主降人灾祸,是愿人避恶行善,认罪悔改,免陷死亡。34章申述天主是至公义的,约伯断不该自以为义。35章写天主至大,约伯断不该凭自己的正义而发怨言。36章写天主以困苦救拔世人:你现在身处苦境,切不要怨天尤人,天主要领你走上幸福,你只管赞美祂的奇妙化工。37章是陈述天主的化工。

38-41章是天主的训词:38章是天主拿造化的工程来启迪约伯。39章是以动物自然的本能来启示约伯。40章是天主以自己的荣威来启示约伯。41章写人不能认透天主的伟大。42章是本书的收结:约伯豁然觉悟,天主驳斥约伯三位朋友的理由,天主恢复约伯的世福,且加倍地赏报他。

(三)目的

关于本书的目的,治经学家意见纷纭:(a)圣玛多斯以为本书的目的,是在证明天主上智的照顾。(b)据里辣奴斯(Lyra)、苛尔狄厄(Cordier)和厄斯丢斯(Estius)三人说:作者的意旨是在纠正犹太人「善人在世得赏,恶人受罚」的错误观念。买诺耳得(Meinold)和仆赖依斯(Preiss)二人说:本书的目的是讨论在世界上有没有像约伯一样,由于德行本身的可爱可贵,去掉私心而尽力修德的人?

对于以上三种见解,我们不妨在此检讨一下:(a)如果本书有意在证明天主上智的照顾,那么为什么要长篇讨论?因为他们都相信天主上智的照顾。(b)如欲纠正犹太人的错误观念,这种思想只见于前两章内,决不能视为全书的中心思想。(c)对于第三说,论者不知有何依据,因为在本书内看不出有这种思想。

现代的圣经学者,不论是唯理派的,誓反教的或公教的,大都以本书的目的是在讨论:为什么在世上有灾祸?为何义人受苦?两大问题。作者写这部书,意在解决这两种疑难。按唯理派学者的主张,《约伯传》只劝人不要穷究天主照顾万物的奥妙;但对于这个问题,没有给人一个清楚的答复。或者《约伯传》作者心意中有他自己的见解,可是我们不能探知。一般誓反教学者,希望拿复活的道理来解决「世上为何有灾祸,义人为何受苦」的疑难,这种解答虽含有几种理由,但还不算充分的解答,因为只拿书中的一段话,不能解决整个问题。按圣教会的圣经学者,以及其他不少公教以外学者的主张,以为本书的目的,是在证明天主许义人受苦,目的是在试探他们的信德,使他们的信德更稳固。故此这样的磨难不但不相反天主的上智和公义,且更发现祂的慈爱。困苦不一定是罪过的惩罚,也不一定是天主义怒的表现,而有时反是天主慈爱的铁证。天主用这种方法,使祂的子女更依恃祂,更爱慕祂。如《多俾亚传》上所说:「因为你悦乐天主,故此该受困苦的试探」(1213)。为使读者更深刻地明了这问题起见,今将《旧约》中几个很普通的思想介绍如下:(一)天主治理世界,照顾人类,这是《旧约》中最普通的一端道理;对这端道理,约伯和他的三个朋友及厄里乌,都公认不讳。(二)人最大的幸福不是现世的,而是灵魂超性的平安。如「「祢赐给我心中的欢跃,远胜过麦和酒的丰饶。」(咏48)」;「上主是我的产业,是我杯中之分」(咏165);「认天主为上主的民族,是有福的,上主选为自己产业的民族,是有福的」(咏3312)。参阅咏8426327326。(三)同时在《旧约》中屡次明显地说出善人在世,就蒙受赏报(参阅申62-3713-15);恶人在世就受惩罚(参阅申2815)。「善人在世享福,恶人遭遇灾祸」的这种思想,为一般犹太人,尤其为异教的人民,是不移的定论。约伯为破除他们这种错误的观念,证明自己过去一辈子行善,良心上没有罪过;历史上也有不少的义人受难,恶人享福的例子。但是约伯没有找出灾难正面的理由,这为他是一个不清楚的玄秘问题,他把这问题四面观察了,还得不到一个明白解决,最后他便归之于天主的上智,不是人所能明了的。然而约伯虽没有完全解决,可是为等待《新约》圆满的答复,已开辟了一条途径,有了耶稣的指示,世人才完全了解痛苦在神学上的价值,就是为做补赎,为争取天国。

(四)体裁和性质

约伯传从他的文学上看来,很难说是属于那一种的;它是一种史书,记载着事实,然而事实不过是引子和结论而已,大部分却不是传记的史书,《约伯传》的诗也不是咏史诗,因为他是在说理,而不是叙事,所以不能成为史诗。《约伯传》似乎是一种剧本,因为有戏剧外表的形式,但是缺少剧情,不像古代希腊著名的剧本,却很像希腊哲学家论辩的文章,所以也不算是戏曲。《约伯传》也不算纯粹的抒情诗,虽然有音韵的优美和对于境地与思想上的联系,但是在这些诗中却有一项因素,通常以为不涉于诗歌的,在这里却占了主要的部分,就是讨论人生受苦的奥妙,以及这受苦与上主管理世界的关系,这是哲学上许多问题之一。就如希腊哲学家柏拉图(Plato)在他的《政治论》内,也曾讨论过「义人受苦」的问题,但是《约伯传》在说理之外,却加杂着「说教」的文字。看了上文,便知道对于《约伯传》很难说是属于那一种体裁的。

《约伯传》除了几段散文之外,即自11-32321-5427-17,其余的部分全是诗体,编撰《玛索辣》的经师,为《约伯传》、《圣咏集》和《雅歌》都用了一种特别记音的符号,来表示诗的抑扬顿挫,然而对于诗律方面却没有论说。自娄特(Lowth)以后,研究希伯来诗律的大有人在,不过他们仅考得了一些关于对句与并行的规律,除此以外无什么特殊的收获。对《约伯传》的诗体,他们的主张向不一致,有的学者如杜木(Dhum),把《约伯传》的诗全划分成四句一首的诗,但是这种划分颇觉牵强。按经学家多尔木(Dhorme)的研究结果,《约伯传》的诗,虽是含有四句一首的诗,但是大部分还是以二三句一首的诗为最多。这种论断颇合事实。步德(Budde)经多年的研究,曾论希伯来诗说:「我注意这个问题,虽然经过四十年之久,但对于希伯来诗,始终没有找到一条划一的规律,所以不能靠诗律来修改《约伯传》的经文,我们虽不能确知《约伯传》的诗律,但是大家都认为是世界文学的名著,是一本长篇古奥工整的诗歌。苛尔尼耳(Cornill)称此诗为世界名著中最有权威,最美丽而最有力的一篇长诗。周作人引用慕尔(Moore)博士的话说:「《约伯传》是希伯来文学最大的著作,世界文学伟大的诗之一,差不多是希腊哀斯其洛思(Aeschylus)式的一篇悲剧。」

论到本书的性质,作者是一位希伯来人,但他所记载的,却是一位外教而信仰天主者的故事。这明证天主是普世的天主,而不只是选民的,即对一切恳求祂,奉事祂的人,无不发现自己为慈父的心肠。同时亦证明,旧约的宗教不是属于一国一族的,而是具有普遍性的。全人类为一家,信仰唯一,宗教唯一。古教也曾努力把真主的思想灌输到外人中(德36),《约伯传》间接也含有这种思想。圣教初期圣奥斯定就注意到这一点,现今把圣人的话写在下面,使外教的同胞读了,藉以畅快他们的心灵,圣人说:

「任何一个外邦人,他虽不属于雅各伯族系,他的书籍也没有被选民列入正经书目,但是论到基督,有时却说了一些预言。如果这样的事实,传入我们的耳鼓,很可值得我们注意,这并不是非需要我们记忆不可,即使以前没有,我们也很可以相信有些关于基督的奥迹,也曾启示过外邦人士。我以为犹太人也不能,也不敢强调除伊撒尔子民——雅各伯族系——外,没一人是属于天主的。诚然伊撒尔子民是天主所爱的子民,而其他民族不是天主所拣选的。这些民族虽不属于世界上的伊撒尔族系,但在他们中间却有许多人士是属于天上伊撒尔子民的。这事如果予以否认,那么这位贤哲的约伯就是很有力的反证,因为他不是伊撒尔人,也不是皈依犹太教的人。他——约伯——是厄东族系的人,他生于厄东,死于厄东。但是论到他的义德和虔敬,天主却予以十足的褒扬,他同时的人,没有一个人能胜过他的圣德,我毫不疑惑这事出于天主的照顾;由此一人,使我们确实得知有些外邦人,他们在世度日,是以天主的旨意,为自己的标准目的,因而获得天主的欢心,且是属于天上耶路撒冷的人民。」(天主的圣城论卷十八,四十七章。)

郑振铎先生说:「《约伯传》是「杂集「中的一篇伟大的戏曲,里边的主旨是讲人类的痛苦。这篇戏曲似根据一个古代人民传说的故事而写,且经过好几个作家的增改,但是一面表现出希腊时代的犹太思想家的困恼的镜子,她是属于所谓犹太的「智慧的文学」的,欲以关于人生问题的智慧的问答,以表现上帝的性质。」(郑振铎文学大纲一卷87页。)读者若念完本书的引言,便知道郑先生的话,多不合事实。我们在此引出了他的话,只为证明我国的文人,如何也注意圣经的文学。

(五)约伯的历史性

谈起约伯的历史来,的确有许多复杂的问题,不易解决;约伯真有其人否?他是否是一位遭祸的义人?他同自己的朋友曾否讨论灾祸的问题?古犹太经师除拉克市(Rath Lakisch Baba Batra 151)外,都异口同音地公认这故事的历史性。他们把拉克市所说的「约伯并无其人,不过是一个象征」的话,改为「天主造了约伯,作为义人的典型。」圣经上有许多地方以约伯为历史的人物。厄则克尔说:「如果一国犯罪干犯我,我也向她伸手,折断她们的权杖,就是断绝她们的粮道,使饥荒临到那地,将人与牲畜从其中剪灭,其中虽有诺厄、达尼尔、约伯这三人,他们只能因他们的义德救自己的性命,这是吾主上主说的」141314。(参阅德4911原文和叙译本。)《雅格伯书》上说:「你看!那先前忍耐的人,我们现在称赞他们是有福的,你们听见说过约伯的忍耐,也知道主究竟如何待了他,因为主是充满仁慈,也是怜恤人的」(511)。按《多俾亚传》21213拉丁通行本也提出约伯忍耐的榜样。

如果我们再注意作者如何记载了约伯的事迹,那么,对他的历史性就不会有所怀疑。作者详细地写出约伯的姓名、生地、以及他复原后的子女;他的三位朋友:厄里法次、彼耳达得、左法尔以及少年厄里乌的生身出地,他们每人的个性,都描写得仔细详尽。厄里法次是个庄肃守旧的老人;彼耳达得是一富家自负的中年人;左法尔态度狂傲,而厄里乌为一性情急躁的少年。

再看约伯和他四位朋友辩论的时候,几时提到天主的名字,他们不用天主对选民所启示的名字——「雅威」,而用闪族普通用的厄耳(El)、厄罗阿(Eloha)或厄罗音(Elohim)。这显明他们不是伊撒尔人,这足证作者引用了约伯和他朋友们的说话,字里行间保存着他们的语气。在序言和结论内作者却用了「雅威」的名字,这是作者自己的话。

作者是一位杰出的诗人,将约伯与他朋友的故事,在叙事时,是用了散文;到了约伯发言,和朋友们对答辩争的时候,却用了希伯来古奥的诗体,将约伯及其友人对答的话语,以及有益于人伦的智慧,传于后世。关于诗人的取材问题于耶(Huet)曾说过:「约伯和朋友辩争的言语,诗中只取大意;辞藻的修饰,则是作者的天才。」

关于天主的显示如何讲解,圣多玛斯说:「虽则天主能发现出来,同约伯等说话,然而,这却不是当信的教条!可能是天主藉默感使约伯「用天主的口气说话,或者是天主默感著者代天主评断约伯等的辩论。」对于前一二章内,所描写的,天主同众子集会的情形,是作者使自己的理想,具体化了。对于约伯所有牛羊的数目,不过作者用来表示他的财富;同样,当约伯罹难时,每次事变,恰只有一人脱离灾难前来报信,这是作者在叙事时,以文学技术,作为各段的连结。

由于约伯的生活状况,治经学家,都认为他是列祖时代的人,因为他的生活很和古列祖相像。那时国家的组织尚未产生,是占势力的家族生活。约伯是家中的族长,又像列祖一样,可以祭祀上主。这一切足可以证明约伯是梅瑟以前的人。关于4211的钱币名「刻熹塔」(Qesita)也是列祖时代的名称(见创3319)。本书所载的乐器名,亦与《创世纪》(3127)所记载的琴鼓萧角相同。

(六)《约伯传》是否出自一人的手笔

近代的一些考证家以本书是由五种不同的文献合编而成者。即序言、结论、辩论、智慧诗(28)和厄里乌的驳斥以及天主的说话。有的学者以为于辩论文中(3-30),一部分是作者晚年所增补和修正的。关于厄里乌的一段驳语,是否出于原作者之手?关于这个问题,治经学家争辩异常激烈。公教的学者并不否认《约伯传》有后补和修正的地方;不过除厄里乌的一段言论外,《约伯传》全书的文体是一贯的,即是出于一人之手。圣教会迄今对于此书没有发表过任何公告。因此学者在文学或批评的立场上,可以自去研究、近代的批评家和几位公教学者,对于本书著者的唯一性所持的反对理由,意见仍然不能一致。今按厄里乌辩论的诗文,与前文应属于一位著者,这段诗文可能是后日续作的,最主要的理由是作者在厄里乌的言辞中,发挥作者自己解决本书问题的一贯主张。

(七)作者与时代

关于本书作者与时代的问题,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旁证来作个确切的答复。所以只有拿《约伯传》的本身,作研究此问题的材料,同时再拿其他类似的经书来作比较,从这两件工作上,也可以得到一个合理的解答。按犹太人的传述以为梅瑟是《约伯传》的作者,西方许多学者和近代的大考证家,如厄贝辣尔得(Eberard)、绕林松(Rawlinson)、里兹(Loaths)、飞里翁(Fillion)都赞同此说。圣额俄略(S. Gregorius Nazianzenus)以《约伯传》为撒罗满所著;狄耳曼(Dillmann)和其他许多学者以本书为公元前六世纪的作品。更有人以为《约伯传》带有柏拉图的哲学思想;所以说本书只能产生于公元前三世纪。本书作者的名字业已失传,无从考证。关于他的生平,只有从本书的文字内征引搜求一点零星的史料。作者是一位希伯来天才的诗家,他周游列国,观光过各地的文物制度,他对埃及似乎比别的国家更觉熟悉,他描写的植物(81112),动物(3913),风俗人情(916),多是埃及国的;因此可以推知他到过埃及。他也曾去过西乃半岛,在那里参观金矿的劳工,及他们所采出的金属(28),他又到过红海,留心渔人怎么采取珊瑚和珍珠(2818)。因为作者对埃及有详细深刻的认识,多尔木司铎以为作者是在埃及写了《约伯传》。

现在再讨论着书的时期:在答复这问题之先,应该探求《约伯传》和其他经卷所有的关系。《约伯传》的作者不独是一位天才的诗人,且是一位熟习圣经的人。约伯虽是异邦人,但是作者是一位希伯来人;他所讨论的问题,其他的圣经作家也曾讨论过。现在将《约伯传》内的几端道理拿来与其他的经卷比较一下。为推定《约伯传》作者的时代,依53曾描写过上主的仆人毫无罪过而为民众受苦的事迹。约伯将蒙难的原因,完全归于天主的圣旨,二人于此点上颇有相同的地方,如约16103010与依506;约1319与依509;约1617与依539;因此考证家肯定两书彼此发生关系,然而他们二人孰先孰后,意见不一。多尔木(Dhorme)、丕克(Peake)、葵能(Kuenen)、斯特辣罕(Strahan)以为《约伯传》晚于《依撒依亚》。在耶1213与约217;耶2014-13与约33都有很显明类似的地方,那么《耶肋米亚》与《约伯传》谁先谁后?多尔木、苛尔尼耳(Cornill)、步德(Bodde)、杜木(Dhum)以《约伯传》是出于《耶肋米亚》。这样的论断,并不减损或泯灭《约伯传》作者的天才和价值。人都知道味吉尔(Virgilius)是仿效荷马(Homerus),但丁(Dante)是仿拟味吉尔(Virgilius),扬雄作赋亦多仿司马相如;但是扬雄的才学和声价并不能因他的仿效而减损。

至于《圣咏集》和《约伯传》类似的地方也很多,不过因为《圣咏集》不是一时一人的作品;所以更不容易断定,谁为创作,谁为仿拟(参阅咏73212728)。批评家有认约516122124是咏107的回声,约217必是引自咏13。对于其他相类似的地方这里不必一一赘述。《约伯传》与《箴言》相类似地方尤其最多。在步德(Budde)、斯特辣克(Strack)、啬陵(Seyling)以前,尚有批评家以为《箴言》先于《约伯传》。但许多《约伯传》的专家,经过细心的研究后,都异口同音地断定《约伯传》先于《箴言》。《约伯传》的序言与匝31410657;拉21731315和约3331比较,《约伯传》似乎问世较早。根据以上这些理由,又由于《约伯传》内含有许多阿辣美的语词和语风,可以断定《约伯传》是公元前六世纪中叶的作品。

(八)原文和译本

《约伯传》原著因文义深奥,辞章古雅,翻译起来,异常困难,所以译文与原文自有不尽符合之处。圣经各卷的古译本,对今日译经的工作,都有很大的帮助,但是《约伯传》的古译本对今人的翻译,并没有多大的帮助。《约伯传》在七十贤士译本内与原文两相对较,遗漏的句子有四百多,并且所遗漏的又多是晦涩难解的句子。叙利亚培熹托(Peshitto)译本,有百余处不是逐字译出。拉丁通行本所有为圣热罗尼莫所译,超越一切古来的译本,也超过希腊通行本,忒敖多齐敖、阿桂拉、息玛雇斯、叙利亚,及一切由希腊译本译出的其他各国语言的译本;(如Recensio HieronymianaSyro-HexaplarisCopto-SahidicaCopto-BohairicaAethiopicaArabica。)十九世纪的批评家根据这些译本开始研究《约伯传》的原文。彼革耳(Bickell)因为对希伯来诗体素抱有成见,且是师心自用,凡不合于他理想的,即妄加删改,这样不但有许多地方过于牵强,而且给后人开辟了一条极不稳妥臆断删改的途径。杜木(Dhum)、步德(Budde)、爱尔里黑(Ehrlich)都是步其后尘的人物,结果把一部《约伯传》的原文弄得焦头烂额,不可收拾。这几位批评家,的确胆子很大,不合乎学者实事求是的态度。多尔木司铎在他的《约伯传校注》中极力反对这种治经的态度。熹次基厄耳(Szczygiel)、伐加黎(Vaccari)、市乐格耳(Schloegl)、培忒尔斯(Peters)和黎角提(Ricciotti)五人在他们的《约伯传注》中,有许多极宝贵的发现。今中文译本所持的原则,是在可能范围内,由原文直译。晦暗不明的地方,我们则拿古译本和近代名家的译着互相对照,择其善而从之。一些费解的字句,则将当代名家的见解收入注中,以供读者的参考和比较。至于实在不能诠释的字句,则依照拉丁通行本的意义直译。

(九)神学

论到神学问题,我们应当知道《约伯传》的作者,不是站在伊撒尔民族的立场上,而是站在整个人类的立场上,说话立论,换言之,就是以外教人的思想立论。他的目的是为整个人类。如同《训道篇》的作者不以伊撒尔的心理,而是拿人类天赋的良知良能,来训导世人。作者所依据的,不只是伊撒尔民族的智慧,凡各民族所有的智慧,无一不尽量采纳。《约伯传》的体例在全部圣经中可说是很特殊的,已如上述,它的体例即使互相争辩,不免有矛盾冲突的地方;并且天主责斥约伯的三位朋友,是因为他们没有把真理完全说出,但是他们所说的并非全错,而约伯所答的亦并非全对。那么读者如何辨别,何者为天主默感的道理,何者为人自己的见解?对于这一点我们把圣经学者所拟定的原则,写在下边,为了解《约伯传》的道理给读者一条稳妥的道路:

a)所写的一切都是由于天主的默感,但是材料方面却是出于作者自己。

b)约伯是一位旧约时代外教中的贤者,身罹大难,而仍不失其依侍上主之心,这是他伟大和难能可贵的地方。

c)约伯的言论经过大诗人的修饰,不免有些言过其实的地方;但应当知道,这是文人玩弄笔墨,现露自己天才的惯技。

d)约伯口出怨言,决不是为寻求人间的安慰,只是为发泄自己内心的痛苦,藉以自慰。

(甲)论天主与天神

天主的名字在序言和结论里称为「雅威」。在诗内或称「厄耳」(El),或称「厄罗阿」(Eloha),或称「厄罗音」(Elohim),或称「厄耳莎达伊」(Elshaddai)。祂是唯一的真天主,全知全能的天主。「然而祂有智慧与能力,也有谋略与见识」(1213);天主居在高天之上(34239);谁也不能明白祂的本性(1189);人不能了解天主的旨意(921110231314);所以喜乐哀痛,幸福灾祸,都为天主所许,在这一切的事上,人只好顺遂天主的圣意。「上主赐予的,上主收回,愿上主的名享受赞美」(121)。众天神在天主面前谨慎侍奉,尽使者的职务,他们为称「天主之子」,他们的德能超越世人,为人转达,作天主与人间的中保。他们虽超过世人,但不能与天主相比。天主也究查他们的过失(1638733232441719)。在他们中间有撒殚,专引诱人犯天主的命,离弃正道,故此成为人类的公敌。

(乙)论人

生命是天主赐予的一种奥秘的恩典,然而人有了生命,一切的吉凶祸福便都与他发生了关系。人的生命是天主造的:「祢的手造了我,形成了我,是祢赐我生命的恩惠」(10812)。

人的灵魂是天主的气息(1012334),天主若将这气息收回,人便不能生存(341415)。这明证生死之权,全操于天主之手。

第十四章对于死亡的结局,叙述的异常惨痛,人死之后,一去不再回。降入阴府,即「协敖耳」之后,仍不能脱免上主的注视(2656)。若想到死亡,人生算什么?真如春天凋谢的花(141-21328717-18925-26)。人生不但短促而且悲哀,还满怀着矛盾和欺诈(1913-17)。

人一遭难,朋友就都远离,或如无用的医生作虚伪的安慰(134)。

人到了困苦的境地,至少希望能得到天主的安慰,在安乐之中,人还是感觉他的人生犹如兵役和佣工。天主时常注视人的脚步,观察他的道德,所以人应当坚持正义,不然,必遭天主的惩罚(3421)。现世的苦可能是罪罚,是补赎,或天主的试探,天主要查看人是否真正爱祂,人的爱是否完全为了天主?还是为着自己的福利?约伯的言语,有过于夸张自己的地方,也有间接抱怨天主的话,不过我们要记得人在天主面前最要紧的是保持义德。约伯确实作到了这一步(914-161013-153723)。义德是一切德行的总纲,所以人人必须持守义德,远离罪恶,这样才能满全宗教的义务。

(丙)论义务和道德的观念

满全宗教的义务,就是约伯在2311-12所说的「我的脚紧跟着祂的步伐,我持守祂的道,绝不偏离祂唇中的命令,我没有远离,我心中保守祂口中的训言。」人若遵守天主的道,便是齐全的,正义的。这义德不是消极的,而是积极的,它包含各种善行的活动,就是使人厚待别人,怜悯无依无靠的婴儿、孀妇和客旅(1912-1730253129)。若人对他人吝啬,不爱慕纯正、义德和仁慈,他的祈祷,献仪都是枉然。「假使你投奔天主,向全能者恳求;假使你纯洁正直,从今祂要保卫你,重建你正义的居所」(85-61113-15278-10)。罪人大祸临头的呼天唤地都是无济于事的:「人因备尝欺凌就要哀号,因强暴者的手臂,便要呼救,都是枉然,天主决不垂听,全能者必不眷顾」(359-13)。一言以蔽之,心中怀着信仰,祈求真天主,行为正直,心地洁白,才是真正虔敬的人,才是敬畏天主的人。恶人抗违天主,反对善人,他们所行的无非是罪恶,义人诫避恶事,恶人却行在罪恶的路上;义人心怀智慧(28),恶人心怀欺诈。恶人当中最凶恶的,要算那些背弃天主的人;罪过不只是一种外面的行为,根本上是心地邪恶(155-6)。《约伯传》内有一篇令人寒心的罪恶目录(226-9)。约伯在24章内举出人的罪恶如偷盗,挪移地界,劫掠群畜(242),强拉孤儿的驴,强取寡妇的牛当作抵押(243),从母怀中强取孤儿(249),夺穷人的衣服(249),杀人(2412),肆意奸淫(2415),敬偶像(312628)等。

(丁)论人的结局

据圣经的道理,人在世界上只有善恶两条道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主在现世必要施行赏罚,这是外教人和犹太人,普通所有的思想。人犯了罪,除非祈祷与补赎,难免受天主的惩罚,这也是他们传统的思想。约伯的三位朋友和厄里乌,完全根据这些传统思想,来折服约伯,使约伯相信自己的受罚是由于罪恶;没想到约伯却自觉无罪,决不承认自己所受的罚是由于罪过。朋友既不相信他的辩护,他只好向天主陈述自己的理由,请天主作他正义的见证。他深信天主至公至义,毕竟他对人生有更深一层的认识,天主的赏罚,绝不只是现世的。约伯对恶人的结局,自有他传统的思想,但对善人的遭遇,他确实给了我们一种新的见解,使《旧约》的启示有了新的进展。是他预先暗示了那端「与主永生,人要复活」的最快人心的道理。约伯在1926-27内说出了这一段名言:「我的皮肤虽由我身上脱落,但我仍要看见天主;要看见祂站在我这—方,我亲眼要看见祂,并非外人。」这一段话是约伯深信将来有公义的审判,所以不论现在怎样痛苦,义德终获胜利;义德的得胜者,不是人,不是天神,而是天主自己。不过这胜利可能在现世,也许在身后,在这里作者暗示着长生复活的道理,不像《智慧篇》和《玛加伯》那样地清楚明显,不过也有圣经学者,说约伯在这里明明地讲述了复活的道理。请读者参阅192627的注解。



上一篇:参考书目
下一篇:约伯传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