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思高版圣经(我们完成了)列表
·梅瑟五书序
·目录及凡例
·总 论
·参考书目
·创世纪引言
·创世纪
·出谷纪引言
·出谷纪
·肋未纪引言
·肋未纪
·户籍纪引言
·户籍纪
·申命纪引言
·申命纪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伊民旷野行程图及会幕
·旧约史书总论
·参考书目
·出版及史书序
·旧约史书上册 凡例及目录
·若苏厄书引言
·若苏厄书
·民长纪引言
·民长纪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
·撒慕尔纪引言
·撒慕尔纪上
·撒慕尔纪下
·列王纪引言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旧约史书下册
·旧约史书下卷序
·凡 例
·编年纪引言
·编年纪上
·编年纪下
·厄斯德拉引言
·厄斯德拉上
·厄斯德拉下(或称讷赫米雅)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友弟德传引言
·友弟德传
·玛加伯引言
·玛加伯上
·玛加伯下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录二 待添加
·智慧书
·目录
·旧约全书序
·自 序
·凡 例
·智慧书总论
·参考书目
·约伯传引言
·约伯传
·箴言引言
·箴言
·训道篇引言
·训道篇
·雅歌引言
·雅歌
·德训篇引言
·德训篇
·智慧篇引言
·智慧篇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经内译名表
·附三 经外译名表
·圣咏集
·目录
·
·凡 例
·圣咏集总论
·参考书目
·圣咏集卷一(1-41)
·圣咏集卷二(42-72)
·圣咏集卷三(73-89)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五(107-150)
·先知书 上册
·目 录
·
·引 言
·​依撒意亚内集(1-39)
·第一章 绪言
·第二章至第十二章 厄玛奴耳书
·第十三章至第二十三章 对外邦人所
·第二十四章至第二十七章 依撒意亚
·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五章 对犹大和
·第三十六章至第三十九章 承上起下
·依撒意亚外集 安慰书(40-66)
·第一编 (40-48)
·第一篇诗(40-41)惟独上主应许了
·第二篇诗(42:10-44:5)伊民虽充
·第三篇诗(44:6-46) 创造万物拯
·第四篇诗(47) 巴比伦的灭亡
·第五篇诗(48)藉居鲁士救赎选民的
·第二编
·第一篇诗(49-51:16) 忠信的上主
·第二篇诗(51:17-52:12) 充军者
·第三篇诗(42:1-7;52:13-53:1
·第四篇诗(54-55)熙雍的复兴
·第五篇诗(此处的内容移到第三编去
·第三编 (56-59 63-66)
·第一篇演说(56:1-8) 一视同仁的
·第二篇演说(56:9-57) 上主责罚
·第三篇演说(58) 斋戒而不遵守法律
·第四篇演说(59)伊撒尔原不堪蒙受
·第五篇诗(60-62)新熙雍的光荣
·凯旋歌与祈祷辞(63,64)
·结论(65-66)
·附地图三幅
·先知书 中册
·
·凡 例
·历史总论
·耶肋米亚引言
·耶肋米亚
·哀歌引言
·哀 歌
·巴路克引言
·巴路克
·厄则克耳引言
·厄则克耳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图
·先知书 下册
·目 录
·序言
·历史总论
·达尼尔引言
·达尼尔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欧瑟亚引言
·欧瑟亚
·岳厄尔引言
·岳厄尔
·亚毛斯引言
·亚毛斯
·亚北底亚斯引言
·亚北底亚斯
·约纳引言
·约纳
·米该亚引言
·米该亚
·纳鸿引言
·纳鸿
·哈巴谷引言
·哈巴谷
·索福尼亚引言
·索福尼亚
·哈盖引言
·哈盖
·匝加利亚引言
·匝加利亚
·玛拉基亚引言
·玛拉基亚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附二 波斯阿革门朝代世系表
·附三 拉歌和色娄苛两朝代世系表
·附四 经内译名表
·写在最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圣咏集卷四(90-106)
圣咏集卷四(90-106)
浏览次数:284 更新时间:2023-2-26
 
 


第九十篇(89

人生宛如流水,天主却永远长存。

引言 标题明言是梅瑟的诗;圣奥斯定与圣柏拉米诺,却说是达味的著作,因为本诗是一首述说天主藉梅瑟向百姓,颁赐法律的诗,故达味将本诗归大立法者梅瑟;现代的批评家,亦有主张本诗是梅瑟写的;亦有说是后人所作,或竟是编辑圣咏集的人的作品。因本诗与梅瑟的歌类似的地方颇多,所以标题说是梅瑟的祈祷。(申32)。

本诗告诉我们人生的短促,与天主的永远生命;并且提示我们生命的短促的人类,要诚心投靠永生的天主。

章旨 1-6生命的短促。7-12死亡是来自人类的罪恶。13-17求天主平息盛怒,并赐予他们恩惠。

1天主之人梅瑟的祈祷。吾主呵!祢世世代代做了我们的避难所。①2诸山未曾生出,大地与世界未曾造成以前,自亘古直到永远祢是天主。②3祢使人归于尘土,说:「人子们!你们要归回!」③4因为在祢眼中,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又如夜间的一更。④5祢赶走他们:他们如睡一觉,他们如蕃生的青草:⑤6早晨滋荣蕃长,晚上割下枯焦。

7诚然我们为祢怒气所消灭,因祢的威怒惶慄不安。⑥8祢将我们的罪过摆在祢面前,将我们的隐恶,摆在祢面光之中。⑦9我们过去的日子,都在祢盛怒之下,我们耗尽的年岁,好像一声长叹。10我们生命的年月是七十岁,若强壮,也不过八十;中间所能自矜的,却只是虚无与劳苦;他们转瞬驶过,我们也要飞去。⑧11谁按照祢应受的敬畏,思维过祢愤慨的威力和祢的忿怒?⑨12求祢训示我们,算清我们的日子,好使我们得到内心的智慧。

13上主呵!求祢归来!几时呢?求祢宽恕祢的仆人。14求祢早些使我们饱尝祢的仁慈,致使我们一生一世,欢愉快乐。15求祢照祢以前使我们受苦的日子,和我们遭难的年月,使我们快乐。16愿祢向祢的仆人显示祢的做为,愿祢向他们的子孙显示祢的光耀。17愿吾主,我们天主的仁慈,常在我们的身上,愿祢坚定我们双手所作的工作,我们双手的作为,愿祢坚定。

注 释

亦可译作:「作我们的居所。」伊民漂泊旷野四十年之久,四面楚歌,没有居留的地方,只有求天主作他们的避难所。  伊撒尔人以山、地和星辰,是世界上最古之物;然而天主却在他们以前,早已永远存在。  人在天主眼中不过是尘土,人为天主由土所造,死后仍归于土。(参阅创319)。  本节几乎成为一种谚语,(参阅伯下38)。人生不过如朝露,惟天主无始无终,永远常存。世人瞻前顾后,觉得人生冗长,但天主却以为不过是夜间之一更。按伊民分一夜为四更,每更约三小时左右。(参阅咏637)。  原文颇觉费解。有人译作:「祢使它们(年岁)如水冲去,它们如睡了一觉」。而意思毫无区别,诗人将年月比作流水,和早晨蕃长,晚上就萎靡的荒草。(参阅咏1031516406)。  我们的罪过,使天主发怒,而惩治我们;由此看来,是罪过缩短了我们的生命。此节大概是诗人暗示,天主惩罚百姓,漂流旷野四十年之久的故事。(参阅户1426)。  本节说明任何事情,都不能隐瞒天主;因为天主是光,不但能践人外表的恶行,即人心中的隐恶,亦能洞烛无遗。祂是至公至义的天主,见我们有罪:不能不罚;假使祂不立即惩罚,便是等待罪人的悔改,这为罪人是多大的鸿恩!  杜甫曲江诗「人生七十古来稀」,人普通的寿命,不过七十,即使能享长寿,活到八十,甚至活到一百岁,也不过转瞬成空,昙花一现,徒增劳苦烦恼而已!  此言我们应当按照那对天主所应怀的敬畏而生活;为保存这敬畏之心不失,应当牢记「天主是如何恼恶罪过」。

 

 

第九十一篇(90

至高者天主乃义人之护卫。

引言 希腊拉丁通行本皆有「达味的赞美歌」Laus cantici Davidis一语,当作题名。这标题或许是自古相传而来的。本诗是首依靠天主的诗歌,诗辞为任何人为国家都很洽合。无论何时,信友都可利用本诗,则受益良多。本诗的写法,也非常奇异,与智慧篇很多颇似的地方。最后天主亲自预许祂的救恩。

章旨 1-3序言:人若依靠天主,就没有可怕的事。4-8诗人证明依靠天主的人,必蒙特殊的保佑。9-13天主为护卫他,遣发了自己的天神。14-16天主自谓要向虔诚人许下救恩。

1你这住在至高者隐密处,住在全能者荫下的人,2要对上主说:「我的避难所,我的保障,是我所仰望的天主」。①3祂必要救你脱离捕鸟者的罗网,和凶暴的瘟疫。

4祂必以自己的翎毛,遮蔽你,②你要投奔祂的翼下:祂的诚实,便是盾牌与护身符。5你必不怕黑夜的惊慌,或白日飞来的羽箭。③6也不怕黑暗中流行的瘟疫,和午间害人的毒患。7在你旁边虽有千人跌扑,在你的右边,虽有万人灭亡,灾祸也不临近你身。8然而你要亲眼观看,要得见恶人的报应。

9因为上主是你的避难所,④你以至高者,作你的居所。10恶运必不临近你,灾祸也不得进入你的帐幕,11因祂为你委命了自己的天神,在你所行的一切道路上护卫你。12他们要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脚为石所碰伤。13你要走在狮子和虺蛇的身上,也要践踏少壮狮子和龙蛇。⑤

14天主说:因为他专心爱我,我要解救他;因为他认识我的名,我必要保护他。15他几时向我呼吁,我必要应允他;他在忧患中,我要与他同在,我要拯救他,我要使他显耀。16我要使他饱享年寿,我要使他目睹我的救恩。

注 释

按左肋尔和普格曼Brockel mann,本节亦可译作:「他(即住在全能者荫下的人)说:上主是我的避难所。」  吾主耶稣为忠告耶路撒冷,也用了同样的比喻。(参阅玛2337)。  此言无论遇有何种危险,依靠天主的人,不但不害怕,而且还能胜过种种的危险。诗人言及巴力士坦最常见的几个祸患:「黑夜的惊慌」,即突如其来的袭击;「白日里飞来的羽箭」,即显明的灾难或瘟疫,和「午间害人的毒患」,即中暑症。  照字面应译作:「上主是我的避难所。」今随左肋尔等译作:「上主是你的……」。瓦加里则译作:「既然你说:上主是我的避难所,你就将至高者作你的居所。」  1113两节内申述,护守天神如何保卫人的心身性命。撒殚为诱惑吾主耶稣,曾引用了这句。(参阅玛46)。  天主亲自发言,保证诗人所说的话是对的。

第九十二篇(91

称赞管治全世界的上主。

引言 本篇的作者与作期,无从考证,或许作者是一司祭,或一肋未人;因本诗内,多有关于圣殿礼仪的记载。再者,本诗系犹太人与每安息日清晨行祭时所用的诗歌;因为本诗七次提起了上主(雅威)之名,暗示天主七日的化工,故其大旨,是在称扬天主的化工,所以应用在安息日上:盖安息日礼仪之主要目的,是在感谢天主的造恩和一切的恩惠。

章旨 2-5义人该当称赞感谢管治万物的天主。6-12至于恶人,他们却逃不出永远的丧亡。13-16良善人终必高兴欢乐。

1安息日的诗歌。2赞美上主!歌颂祢的圣名,至高者呵!这本是件美事:3清晨传扬祢的仁慈,夜间传扬祢的诚实。①4我要用十弦的琴与瑟,用筝弹奏歌咏。②5上主呵!因为祢以祢的作为,使我忻悦,我为祢双手所行的工作而欢愉。③

6上主呵!祢的行为,何其伟大!祢的心思,何其高深!7畜类的人,不会领略,愚昧的人,也不明白。8恶人虽茂盛如草,一切做恶的人,虽都胜达显耀,但他们终要灭亡,直到永远。9上主呵!惟祢至高,直到永远。④10上主呵!请看祢的仇敌!祢的仇敌必要灭亡:行恶的人,都必要离散。11然而祢高举了我的角如野牛的角,在我的身上傅了鲜妍的油。⑤12我亲眼看见仇敌遇难,我亲耳听见起来攻击我的恶人遭报。

13义人滋荣如棕树,繁生如黎巴嫩的香柏。⑥14他们被种在上主的宫中,在我们天主的前庭蕃衍。15老年时还仍然开花结果,丰饶而有力,16好显扬上主是如何正直,祂是我的磐石,在祂毫无不义。

注 释

仁慈和诚实,是上主向圣民所有的特殊的美德。「清晨」「夜间」,指圣殿献祭的两个时辰。  这些乐器,都是司祭或肋未人,在圣殿中为崇拜天主所用的乐器。  「祢的作为」和「祢双手所行的工作」,是说祂造生或统治的工作,都能使我们欢愉;因为天主无论是我们的造主,或主宰,都应享受我们的崇拜。  此言恶人虽兴盛一时,不久以后,终究必要灭亡。「茂盛如草」:犹言瞬息即将枯萎,惟有天主,永为至高。  「角」即力量的象征。天主暂时让恶人顺适兴隆,终究必要离弃他们。至于义人却不如此:祂要举扬他们的能力,使他们的身体,富有魄力,如适才以油擦身的壮士。  此节以二树比善人的兴盛:棕树与香柏皆极高大,枝叶常青葱可爱。上文曾以草比恶人,言其为时不久长也。

第九十三篇(92

天主的国是坚定而不能动摇的。

引言 圣咏集自本篇起至第一百篇,大旨是称赞天主的神国,诸篇之大意是说:默西亚来时,天主便将立祂为全世界的君王,当默西亚尚未来之先,伊民只认天主为王;当默西亚来了以后,人类都以祂为王;因此在这八篇诗中,尤其第九十三、九十七、九十九三篇的首节,皆用「上主(雅威)作王」一语,与人民庆祝君王登极的欢呼相类似。(参阅撒下1510)。有些圣经学者详解此数篇诗,推想当时伊撒尔人民,曾举行一种「雅威践祚」节;这种说法,乃无稽之谈,毫无根据。一些直接关于默西亚的圣咏,讲述基督的王位,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在这数篇内,讲论雅威的王位,也是显而易见的。

章旨 1-2天主在世界上奠定了祂的国。3述说巨波怒浪向它攻击。4-5天主的能力胜过一切的势力;祂的国永不动摇。

1上主作王,①祂以威严为衣衣身,上主以能力为衣,以能力束腰,于是世界奠定,不能动摇。②2祢的宝座从太始立定,从永远就有祢。3上主呵!大江扬起,江河发出它们的声音,江河兴起它们的怒号。4在高处的上主,有大尊威,胜过海洋的怒号,胜过大水的澎湃。③5上主呵!祢的证据是最真确的;④祢的殿宇永远圣洁,是相宜的。

注 释

希腊和拉丁通行本的标题是:「达味的赞美歌,用于安息日的前日,」安息日是感谢天主造成万物的日子,本诗既用于安息日的前日,这正是纪念天主创造的大功。万物既然造成,上主乃作王统治万物。参阅总论四。  有人按希、叙和圣热罗尼莫译作:「祂(天主)坚定了世界,不容动摇。」  世界的力量,既然都在天主权下,所以一切反对祂神国的能力,都由祂支配,绝不能使它们克胜自己的神国。  「天主的证据」即祂的法度,「圣殿」即祂的国都: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第九十四篇(93

引言 拉丁与希腊听写本仍保留着「达味的歌,用于安息日后第四日」的标题。圣教会古时的圣师们,以为本诗是达味在亚沙伦反对他的时候作的;现代的批评家将它视为充军前后,或玛加伯时代的作品。

米施拿一书(MishnaTractatus Tamid)内亦载有:本诗为达味所作,应用在安息日后第四日之礼仪内;这记载与本诗标题,互相补证。若愿更详细明瞭本诗的意义,可参阅第四十九、第七十三两篇圣咏。

章旨 1-11求天主报复不义的人。12-23劝良善人不要失望,天主终必要厚待他们。

1上主呵!祢是伸冤的天主:伸冤的天主呵!求祢显现。2全世界的判官呵!求祢兴起,给骄傲人应得的报应。①3上主呵!恶人自夸要到几时?要到几时?4他们言谈不逊,作恶的人同划共谋,②要到几时?5上主呵!他们压迫祢的子民,骚扰祢的产业;6他们杀害了孀妇与旅居的人,又将孤儿们致于死地。7他们又说:上主必不看见,雅各伯的天主也必不留意。③8民间的愚昧人:你们应当领悟,鲁笨人,你们到何时才能理解?9造耳朵的,难道听不见?造眼睛的,难道看不见?10万民的指导者,难道不惩罚么?④难道不教民以智慧么?11上主知道人的思念:都不过是虚幻。

12上主呵!祢所指引,以祢的法律所教导的人,是有福的。13在不吉祥的日子,祢使他享受安和,直到为恶人掘了陷阱。⑤14因为上主必不拒绝祂的子民,也不遗弃祂的产业;⑥15然而审判要归向公义,凡心地正直的人,都必追求公义。⑦16谁肯替我起来攻击恶人?谁肯为我站起来抵抗作恶的人?⑧17若不是上主救助我,我的性命早已住在「寂静之域」了。⑨18我正要说:「我的脚滑了」,上主呵!祢的仁慈立即扶持我。19当我心中多忧多虑的时候,祢的安慰却悦乐了我的灵魂。20邪恶人的讲座,岂能依附祢么?暴力岂能废弃正义么?⑩21它们齐集攻击义人的灵魂,残害了无辜的人,22但上主必要作我的堡垒,我的天主必要作保护我的磐石。23上主将他们的罪恶,归到他们身上,为了他们的罪恶,要剪除他们:上主我们的天主,定要消灭他们。

注 释

骄傲人压迫良善人(即天主的产业),必应受应得之罚,故诗人求天主执行祂公义的审判。圣教会在列品祷文内有:「求赐驯服圣教诸仇」这一句,其所以愿信友虔诚吟诵的原因,不外也是这个意思。  「同划共谋」亦可译作:「得意自夸。」  有圣经学者将本节的话,认为是受压迫者的叹息,此意见不甚见得与文意洽合,如咏10411141所载的种种同样的言辞,的确都是恶人说出来的。  圣多玛斯在他的「超性学要」中,天主之全论第四,曾使用同样的证据,来说明天主包有万物的各种美德。他说:「诸效之美好,预具于其所以然,盖诸美好,不越其所以然,而所以然,以其固然藏含德能,因以施诸效然。」  在不吉祥的日子,义人得享天主所给予他的平安;而作恶的人,反倒沦灭。有人将本节第二段译作:「惟有恶人,陷在所掘的坑内」。  「祂的子民,祂的产业,」不指选民的全体,而只指良善人,和忍受痛苦,始终如一,翕合主旨的人。  本节言审判将要秉公执行,良善人自然会服从正义了。  本节究竟是谁的语气,说者不一:(一)有说是诗人的语气;(二)有说是天主的语气,(三)有说是拟人化的正义的言语。按最后一说,比较确切。  「寂静之域」即阴府,或阴间。  诗人询问天主说:握权者代祢执政,似乎有分于祢的权限。但是他们现在背着良心,胡作乱为,祢岂能忍视这样的代理者么?

第九十五篇(94

请民众齐来歌颂服从天主。

引言 本篇作于何时,系何人所作,这两个问题,都不易解决。拉丁通行本标题明载是达味的赞美歌,想必是根据希伯来书第四章第7节而来。圣保禄说:「所以多年以后,天主就又藉达味的口,限定一日,如以上所引的说:你们今日(即限定的那日)若听祂的声音,就不要使你们的良心倔强。」然而现代的批评家以为圣保禄所说的「达味」二字,单指圣咏集。柯尼西Koenig根据本篇的风格,以为本篇是一首很古的诗歌;并且说:没有内在确凿的证据,能使我们否认它是达味的著作。

本诗大意是请民众齐来歌颂服从天主,警告冷淡人不可再蹈前人的覆辙,要全心归向天主才是。

章旨 1-7诗人邀请民众齐来称赞天主,因为祂是造主,及万有的大主宰。8-11天主劝勉祂的圣民,对祂常要忠信。

1请你们来!我们要颂扬上主,我们要向拯救我们的磐石欢呼:①2我们要上祂跟前去,感谢祂,要向祂歌唱欢呼。3因为上主是尊大的天主,是超越诸神以上的大王。②4地的深处在祂手中,山的高峰也是祂的。5海洋是祂的,是祂造的;陆地也是祂的,是祂亲手造的。6请你们来!我们要伏地

朝拜,我们要跪在造成我们的上主面前。7因为祂是我们的天主,我们是祂草场上的子民,③是祂手下的羊群,惟愿你们今天听祂的声音:

8「莫使你们的心倔强,像在麦里巴,像在旷野的马撒那一天,④9在那里你们的祖宗,虽然见了我的作为,⑤仍然试我探我。10四十年之久,我厌恶了那一世代,说:他们心中迷惑,不认识我的道路;11所以我在怒中起誓说:他们绝不得进入我的安息。」⑥

注 释

「拯救我们的磐石」,指天主。拉丁通行本作:「拯救我们的天主。」  「诸神」指天神,同时也可说是指示邻邦人民所崇拜的邪神偶像;这样的肯定,并不是承认邪神的存在,不过只言明天主超越祂所造的一切万物而已。(参阅咏964979)。  在圣经中,屡次称伊民为天主的羊群。(参阅咏77217872撒下123)。吾主耶稣也自称为善牧(若10)。  此言伊民在马撒与麦里巴所犯的罪恶。(参看出171-72013)。麦里巴,即竞争之意;马撒,即试探之意。  有人译作:「并且看见了我的作为」,言外是说:「他们看见了我如何惩治了他们。」  「安息」二字,指巴力斯坦圣地;圣保禄却以许地为天堂的预像。(参阅希37-19)。

第九十六篇(95

赞美至高至尊的天主——万邦的君王。

引言 本篇在希腊拉丁二通行本载有「被掳以后,当圣殿重建落成时,达味的歌。」的标题。再按编年纪上十六章,即知本篇的作者就是达味。当时伊民迎接结约之柜登上熙雍山时,曾歌咏了达味为光荣全能天主的威严所作的新诗。当被掳的伊民归国后,圣殿重建落成,祝圣圣殿时,为称谢天主的救恩,也歌唱了这篇圣咏,(参阅编上1623-33厄上615-16)。日后或许又经厄斯德拉将本篇稍加删改,亦未可知。

本诗大旨与九十七、九十八同。「雅威」是宇宙的天主,故诗人邀请天下万民,认识称扬惟一全能的天主。因为本诗是邀请万民都来称赞天主,所以古代的圣师们和现代的许多圣经学者,都以为本诗是一首关于默西亚的圣咏。

章旨 1-6邀请伊民赞颂天主。7-10也请教外的人民,都来赞美天主。11-13请上天下地宣扬「雅威」的尊严。

1你们要向上主高唱新歌,①全地都要向上主歌唱。2你们要向上主歌唱,赞颂祂的圣名,要日复日的传扬祂的救恩。②3在异邦中要述说祂的荣耀,在万民中要讲述祂的奇事。4因为上主是伟大的,是极当受赞美的,祂在诸神以上当受敬畏。5因为外邦的神,尽为虚无;惟独上主创造了诸天。③6在祂面前有光辉与荣华,在祂圣所内,有威能和壮丽。④

7万民中的家族呵!你们都来奉献上主,奉献上主以能力与光荣;8将祂名的光荣,献于上主;带着供物进入祂的庭院。⑤9当以圣洁为装饰朝拜上主;全地都要在祂面前战慄。10你们在异邦人中要说:上主作王!祂坚定了世界,使它不动摇;祂要秉承正义,管治万民。⑥11愿诸天欢忻,全地踊跃;海洋及其中所充满的都要澎湃;12愿原野其中所有的,都要欢乐;那时林中的树木,也尽当喜悦,13在上主面前,因为祂已经来了;⑦祂来是要审判大地。祂要按照正义,管治世界,依照祂的忠信,统治万民。

注 释

因天主赏赐新恩,故此人要向天主高唱新歌,以谢新恩。天主所赐的新恩是极大的,即13节所说:「祂已经来了,祂来是要审判大地。」故此人该特别热心向天主歌唱赞美。(参阅咏343404)。  传扬天主的救恩,应当继续不断才是。  伊民的使命,就是将惟一的真天主传给外邦人。(多134);这也是在世间战争的教会的使命,尤其是在传教区。中国到现在还有无数迷信的同胞,到处见到许多寺庙和邪神偶像;我们一面应当感谢天主赐予我们的信德;一面应当传扬我们天父的奇事,劝勉国人认识祂,归向祂,爱慕祂。  「圣所」指古教的圣殿。圣奥斯定说:不仅世界,而且圣所(圣教会),也要显示天主的全能和荣耀。  万民都来到天主的圣殿中(圣教会),将他们的祭物献于天主:这显明是指默西亚时代,和祂普及万邦的神国。(参阅依60)。  通行本的许多钞本,和一部希腊译文的钞本Codex veronensis以及许多古圣师(如圣犹斯定、德都良、拉旦爵、圣奥斯定与圣良等)都说本节应有「主因十字架木而为王」一句;原文概无。这恐为一种记于页旁,后竟被录入经文内的注解。圣教会在许多礼节经文中,屡次引用「国王旗帜」歌的第三节说:「达味诗中咏唱的,都已应验了,他向各国说:天主以木为王」。  「祂已经来了」,这句话原是说天主尊威的发现;而历来的圣师们,却谓本句,是暗示天主圣言降生的奥迹。吾主耶稣降生,是为审判生死者,并且祂自己也说:「上天下地所有的权柄,都给了我。」(玛2818526-27)。

第九十七篇(96

天主的凯歌。

引言 希腊拉丁二通行本的标题是:「当人将地交还达味时,他所作的歌」。一些圣经学者依标题认本诗为达味登极时,或亚沙伦变乱平息以后的作品。(撒下5199)。但现在的学者却以为是充军以后的作品,而名之为:「国家复兴歌」。本诗大旨是在申述前篇第1213节中所提及的天主的审判。审判与天主圣言的降生,有很密切的关系,故此圣保禄(希16),及他以后的圣师们,都以本篇是一首间接涉及默西亚的圣咏。文体雅丽,生动入微,使人一读不能不有所感。

章旨 1-6述说天主庄严的降来审判世界。7-12天主的判决是:敌人要灭亡,虔诚人将蒙救恩。

1上主作王,愿大地欢腾;诸海岛也要喜悦。①2浓云与幽暗在祂的四周,正义和公平是祂宝座的基础。3有烈火走在祂的前面,焚烧祂四周的仇人。4祂的闪电照明世界;大地看见而惊慄。5在上主面前,在全地的主宰面前,诸山像蜡一样的镕化。6诸天宣布祂的正义;万民看见祂的荣耀。②

7愿供奉雕刻的偶像,以邪神自夸的,蒙受惭愧;诸神都要崇拜祂。③8上主呵!熙雍听见祢的审判就快乐,犹大的子女也都欢呼。9上主呵!因为祢是至高,超越全球,祢极崇高,远超诸神。10上主喜爱恼恨邪恶的人,保护祂的虔诚者的灵魂,从恶人手中抢出他们。④11为义人生出光明,心正的人,得享喜乐。12义人呵!你们都忻乐于上主,称赞祂值得记念的圣名!

注 释

「大地」指圣地(巴力斯坦)。「诸海岛」指全地球;柏得斯N. Peters译作「广漠的大地」,意思就是:全地上的人都要欢乐。  2-6节中诗人写天主昔在西乃山上显现时,有「云」与「火」,打闪,地震,发现天主的威严。(参阅出199188503-4)。天主隐在浓云中,祂的宝座基于正义与公平,祂面前密云围绕,烈火喷吐,焚尽祂的敌人;祂的闪电照耀全世,大地震恐;山岭乃极坚固之物,亦要消镕:天主的能力何其伟大!「诸天宣布祂的正义,万民看见祂的荣耀」,这种「天主的自显」Theophania,根据圣教会的教理,都要在世界末日完全实现。  圣保禄将这「诸神都要崇拜祂」一句,贴在吾主耶稣身上;他又根据希腊通行本将「诸神」二字,作「诸天使」讲。诗人嘱令诸神崇拜天主,并非相信他们真的存在,只不过借题发挥,指明邪神偶像在惟一真天主面前,都要消灭。(参阅希162188917)。  本节也可译作:「爱上主的人呵!你们都要恼恶邪恶;因为祂保护祂的虔诚者的灵魂,使他们脱离恶人的毒手。」

第九十八篇(97

称颂救护伊民和审判世界的上主。

引言 在圣母、西默盎和匝加利亚的赞美歌中,反应了本诗的回声。本诗又与依撒意亚书相反映,(察看依4020461352105917635)。大先知将天主的公审判,和默西亚的来临,相提并论。本诗的作者也采取了先知的作风,故本诗也能称为涉及默西亚的圣咏。论到基督死期,路加福音曾引本诗说:「凡有血气的,都要得见天主的救恩。」至于谁是本诗的作者,无从考证。希腊和拉丁通行本都再有「达味的歌」的标题:这也许是无根据的推定。本诗大概是充军之后,国家复兴时的作品。大旨不外是邀请万民称颂天主,因为祂来是为执行祂的审判。

章旨 1-4万民要称扬拯救伊民的天主。5-9人类须要欢喜快乐,因为天主将要审判世界。

1一篇诗。你们要向上主高唱新歌,因为祂曾行过奇事。以祂的右手和祂的圣臂,施行救恩。①2上主现示了祂的救恩;自万民眼前,彰明了祂的正义。3祂记念祂向伊撒尔家所应许的仁慈和信实。全地的四极,都看见我们天主的救恩。②4全地都要向上主踊跃,祝贺喜悦与歌咏。

5你们要以琴以瑟和弦的声音,歌颂上主,6用号和角的声音,在君王上主面前踊跃。7海洋和其中所充满的都要澎湃,地球和其间的居民都要欢呼。8愿江河鼓掌,山岭一同踊跃;③9在上主面前,因为祂来了,祂来为审判大地;祂要秉承正义,统治世界,按照公正,管理万民。④

注 释

「施行救恩」一译作:「获得胜利」;这种「救恩」或「胜利」,都仅为天主的工作,是祂右手和祂圣臂的作为,决不需要世人的援助。圣母玛利亚在她的赞美歌内说:「祂用祂的一臂,施展权能」。(路151)依撒意亚也说:「上主在万国眼前现露圣臂,地极的人,都看见了我们天主的救恩。」(依5210)。  参阅路36;西默盎说:「因为我亲眼见了祢的救恩。」(路230)。  5512记载:「大山小岭必要在你们面前发声歌唱,田野的树木也都要鼓掌。」  整个世界要藉着圣教会来赞美全能的大父,因为圣教会是吾主耶稣的奥身,同祂、在祂、因祂、钦崇天主。天主圣言一降生,受造之物就声价十倍,与耶稣有密切的联系,要因着祂赞美在天的圣父。圣教会的赞美,得了天主的悦纳,是因为她是耶稣的净配,她的祈祷,就是净配的呼声。

第九十九篇(98

赞美天主的尊威和全能。

引言 本诗按希腊拉丁二译本的标题为达味所著。这标题,如果对的话,那末本篇便是圣王作于结约之柜迁回耶路撒冷之时;然而也有不少的批评家谓:本诗是充军以后的作品。本诗的大意,是称赞天主的神国,和祂的尊威与德能。

章旨 1-5天主是万民的大王。6-9也是至仁至慈的,时常垂听求告祂的人们的天主。

1上主作王:万民战慄;祂坐于凯路宾上:大地便动摇。①2上主在熙雍为大,至高超越万民。3愿他们赞美祢伟大可畏的名,它本是圣的。②4爱正义的能者享有君权:祢坚定了一切的公正,在雅各伯中,执行公义和权利。5你们当称扬上主我们的大主,在祂脚凳前俯身朝拜:因为它是圣的。

6在祂的司祭们中,有梅瑟和亚郎,在称呼祂名的人中有撒慕尔:③他们曾恳求上主,上主就俯听了他们。7祂在云柱中向他们发言;他们便遵守了祂的诫命,及祂为他们所颁赐的律例。8上主我们的天主呵!祢应允了他们;祢是宽恕他们的天主,祢却按他们的作为,报应了他们。9你们当尊崇上主我们的天主,在祂的圣山上朝拜祂:④因为上主我们的天主是圣的。

注 释

上主作王,将实现在默西亚降世的时候;那时万民要战惊惶悚(参阅咏21-4)。凯鲁宾,即在约柜上以翅膀遮蔽赎罪盖的天神。按伊民谓约柜是上主在地上的宝座。(参阅出2522)。  359三节,皆言「天主是圣的」,想必为一叠句。  天主显示了祂的仁慈,垂听了圣人们的祈祷。诗中提及梅瑟、亚郎和撒慕尔,是因为他们求告上主时,屡次获得所求。天主是仁慈的,然而也是至公义的,多次也惩罚了他们的过犯。  圣山即指熙雍,结约之柜的所在地;结约之柜在那里,天主也在那里,故特为天主所祝福,所以熙雍是神圣的。该山按圣奥斯定谓:是指圣教会——万民的母亲,万民都要进入圣而公会,认识真天主,朝拜真天主。

第一百篇(99

请万民尊崇天主。

引言 有人以为本诗是当圣殿落成日,民众结队游行,进入圣殿时所唱的歌曲。诗的内容与圣咏第八十七篇颇同。叙利亚译本的标题作「求告天主,赐教外人归向真正信德的歌」,这已将本诗的大意表白无余了。本诗虽言简意赅,然大意不外是请万民归顺天主,故无疑也是一首涉及默西亚的圣咏。

章旨 1-3天主是人类的造主和牧者,万民都应当以事奉祂为喜乐。4-5天主是仁慈的,是真实的,万民要赞美祂,真到永远。

1感恩歌。全地都要向上主踊跃。2你们事奉上主要欢乐;你们往祂面前去要踊跃。①3你们应当知道,上主是天主;②是祂造了我们,我们是祂的,是祂的子民,是祂草场的羊群。③4你们进入祂的户门要赞美,走进祂的庭院要歌咏;感谢祂,称颂祂的名。④5因为上主是圣善的,祂的仁慈,永远常存;祂的真实,万世无穷。

注 释

诗人愿万民事奉上主要喜乐,因为祂是仁慈的,祂是我们的父亲,祂不愿意自己的子女忧虑失意,祂愿意祂的子女快乐勇敢的走向祂面前去,进入祂的圣殿,祂的庭院。圣殿既为圣教会的预像,所以进入圣殿,即是进入圣教会。(参阅咏661961974)。  「上主是天主」,这是旧约信友们,信仰的表白。(参阅申435792234王上1839)。  希腊拉丁通行本作:「是祂造成了我们。不是我们造成了我们自己。」这种译法好像与圣咏原意不合。  诗人如依撒意亚先知一样,请万民攀登圣山。进入圣殿,即谓进入圣教会。(依21)天主的仁慈与真实,时常相提并论,这或许是由于礼节上的使用而来的现像。(参阅编上1634编下51373106110711181291361)。

第一百零一篇(100

圣王的志向。

引言 伊撒尔各支派都承认达味为全国的君王。国王立志将自己心中的邪恶摈除,并且不容恶人住在熙雍城内。(参阅撒下51)。所以许多公教国家的君王,皆以本篇作他们秉国执政的教训和规范。本诗的文体与智慧篇颇同,大概是圣王每日早晨的祝文。

章旨 1-4圣王立志作正直人。5-8圣王立意,要铲除自己朝廷内的一切恶人。

1达味的歌。我要歌颂仁慈与正义;①上主呵!我要歌颂祢。2我要默想齐全的道:天主呵!祢几时到我这里来?②我赖我心灵的纯洁,在我家中行走。③3不将失德的事,摆在我眼前,④做坏事的人,我极痛恨:决不容他依附我。4邪僻的心,我必远离,一切的恶事,我都不认识。5暗中诽谤他邻舍的,我必使他缄默,眼目高傲,心中骄横的:我必不容。6我的眼睛要垂顾国中的诚实人,使他们与我同居。在正路上行走的人,他要服事我。7敲诈别人的,不得寄居在我的家中,说谎话的人,不得立在我眼前。8每日早晨我要灭绝国中所有的恶人,⑤一切作恶的,我要从上主的城邑中剪除。⑥

注 释

仁慈与公义是国运的基础。  本节的意思是显明的,如果细察,就有疑问了。「我要默想」或「留心」,有人译作:「我要行齐全的道路」;有人译作:「我要歌唱完全的道路」。「几时到我这里来?」本句的主词,普通说是天主,然而亦有人说是「齐全的道路」,所以译作:「它(齐全的道路)几时到我这里来?」  这节与大学「欲治其国者,先弃其家,」一语颇同。  「失德的事」原文为:「白利哈亚的事」,此言「恶魔的事」。  古代在近东,国王须每日清晨鞫审案件,故云。(参阅路2266)。  「城邑」指耶路撒冷。依撒意亚说:「耶路撒冷呵!穿上你华美的衣服,因为从今以后,未受割礼不洁净的,必不许再进入你中间。」(依521)。圣奥斯定说:耶京表示圣教会,达味表示吾主耶稣,祂常使祂的净配清洁,毫无瑕疵。

第一百零二篇(101

伊民在困苦中,切望天主再振兴他们。

引言 本篇是写于充军期中:诗人目睹同胞受苦,心甚忧戚,作诗以抒愤懑,感慨而有余哀。本诗虽是作者个人的伤感,然而也是伊民全体悲哀的叹息。本诗被列入忏悔诗内,为忏悔诗之第五篇。

章旨 2-12我们身罹苦境,仇人到处欺凌。13-23耶路撒冷已成荒墟,满目凄凉,百姓国破家亡,流离异乡。24-29言身虽经国难,还知哀求天主怜恤庇佑,并深信上主,必要完成祂向伊民所许的诺言。

1愁苦人力不从心,不胜悲哀时,在上主面前诉自己怨屈的祈祷。2上主呵!求祢谛听我的祈祷,愿我的哀号上达于祢,3在我遭难的日子,求祢不要向我隐面,要倾耳垂听我:我哀求祢的时候,求祢急速应允我。4因为我的年日,消灭如云烟。我的骸骨,焚烧如干柴。①5我心衰微,如草枯焦,甚至忘食。6因我叹息的急切,我已皮包骨头。7我好像荒野间的鹈鹕,如同废墟中的鸱鸮。②8我儆醒不寐,好像屋顶上孤独的麻雀。9我的仇敌终日辱骂我,向我猖狂的人,指着我诅咒。③10我食灰如饼,④我和泪而饮。11这都是为了祢的愤恨和恼怒;因祢将我举起,又将我抛掷。12我的年日,如日影倚斜,而我如草萎谢。

13上主呵!祢永远常存,祢的名,也万代无穷。⑤14祢起来怜恤熙雍,因为这是可怜它的时候,因为时期已到。15因为祢的仆人爱慕他的石头,怜恤他的遗迹。⑥16万国要敬畏上主的名,世上的列王,都来敬畏祢的荣耀,⑦17当上主再建熙雍,现出自己的光耀时,18当祂垂顾穷苦人的祈祷,不拒绝他们的祈求时。19为后代人,当记下这事,使将来受造的人同声赞颂上主。20因为上主从至高的圣所垂视,从天上观察下地,21要垂听被掳者的叹息,释放待死的囚犯;⑧22世人在熙雍将颂扬上主的名,在耶路撒冷将颂扬祂的荣耀;23就是在万民和列国聚集,事奉上主的时候。⑨

24祂使我的力量,中途衰微;缩短我的年日。25我说:我的天主呵!祢的年月万世常存,求祢不要使我中年夭折。26祢自古建立了大地的根基,诸天也是祢双手的化工。27天地有毁,祢却常存;一切如衣服,都有腐旧,祢如更换衣服将他们更换,他们就都改变。28至于祢,祢常依然,祢的岁月,无有终期。29愿祢仆人的子孙安居,愿他们的后代,在祢面前常存在。⑩

 

注 释

「我的年日消灭如烟云,我的骨骸焚烧如干柴。」(参阅哀1133030)。  诗人言明孤独的景况,且以二鸟为喻。鹈鹕是一不洁的鸟,喜在荒野无人之地,(肋1118);「鸱鸮」又名「猫头鹰」,喜在废屋古冢中:此两种鸟,半夜啼鸣,似怨似诉,悲哀袭人。(参阅咏38128881913-21)。  我运命险危,致有强横的人,拿我为话柄,向他们的仇敌说:「愿你遭难如同他一样」。(参阅依65152922)。  「灰土」指悲哀和痛苦。(参阅依603316)。  「祢的名」,照字面应作:「祢的记念」。  「祢的仆人」,即热心的伊民。他们都努力策划如何重建耶路撒冷。(参阅厄下23-5)。  伊民如能再将耶路撒冷建设起来,万民必认为这是天主的工作,前来光荣祂。  本节指示充军于巴比伦的伊民。  耶路撒冷指圣教会,万国的人共来事服天主,敬拜天主。  诗人祝贺伊民归返巴力斯坦。当世的人,虽不及亲见;然而他们的后裔,在天主的面前——即在耶路撒冷圣殿那里,却依然存在。

第一百零三篇(102

赞颂天主的仁慈。

引言 本篇标题明言是达味的歌;或许是圣王因为听见纳丹先知给他说:「天主已经赦免了你的罪」之后,心中异常快慰;故作此诗以表谢忱。诗人不独念及天主对他私人的恩惠,并且也联想到伊民所受的恩惠,因此也请伊民和世上的万有,齐来赞颂天主。现代的批评家,因文体带有亚剌美语的味道,故此认定本诗是充军以后的作品。惟有一件事是大家都承认的,就是在旧约中,没有一个地方,比本篇讲论圣若望「天主是爱情」的那段道理,更热烈,更逼真的。

章旨 1-5言诗人赞颂天主,因为天主使他脱离种种灾祸;并赐与他各种恩惠。6-10写天主不仅厚待了诗人,且历来也救护了伊民。11-14写天主赦免我们,因祂见我们生来脆弱。15-18言天主的仁慈,伟大崇高,超出云霄。19-22诗人请一切天神和万有,同自己一齐赞颂这常慈恤,满甘怡,缓于惩罚而丰于慈爱的大父。

1达味的歌。我的灵魂呵!你要赞颂上主,我内里所有的,都要赞颂祂的圣名。①2我的灵魂呵!你要赞颂上主,不要忘记祂的一切恩惠。3祂赦免了你一切罪过,祂医治了你一切病症,4祂救你的性命脱离死亡,且用仁惠和慈爱作你的冠冕,②5祂以美物满足你的欲望;使你的青年更新如鹰。③

6上主施行公义,为一切受屈的人伸冤。7祂将自己的道,启示了梅瑟,④将自己的功德,昭示伊撒尔的子民。8上主是慈厚宽仁的,是易于恕宥和最仁慈的。⑤9祂不常加责备,也不永怀忿怒。10祂没有按我们的罪恶,对待我们,也没有按我们的过犯,报应我们。

11天离地有多高,祂对敬畏祂的人的仁慈,也有多高。12东离西有多远,祂使我们的罪恶离我们,也有多远。⑥13父亲怎样宽恕祂的儿女,上主也怎样宽恕敬畏祂的人。14因为祂认识我们的本体:因念我们不过灰土而已。

15至于世人,他的年日宛如青草;兴旺如田间的野花。⑦16一经风吹,便不存在;他的原处,也再不认识他。17但上主的仁慈,归于敬畏祂的人,从亘古直到永远;祂的正义,也归于他们的子子孙孙。18就是归于那些遵守祂的约,记忆祂的律例而遵行的人。

19上主在天上立定了自己的宝座,祂的王政统治万有。20执行他命令,完成祂旨意,有大威能的天神们!你们都要赞颂上主。21你们作祂诸军的,奉行祂旨意的仆人!都要赞颂上主。⑧22你们一切万有,在他统治范围之内的!都要赞颂上主:我的灵魂呵!你要赞颂上主。⑨

注 释

「我内里所有的」,或作「我的脏腑」「我的心怀」,指人的各种官能,作者愿人全心、全灵、全意,赞颂天主,称颂祂的圣名,以及祂的慈爱和德能。  天主不独救赎了你,且赐予你种种恩惠,使你再得到所失落的恩宠,又赐给你义子的名分。参阅路1522(败子喻):「父亲命仆人说:拿最好的袍子给他穿上,将戒指给他戴上,将鞋穿在他脚上,因为我这儿子是死而复生,失而复得的。」  「满足你的欲望」,本句颇觉费解。有译文作:「满足你的老年」;有文译作:「满足你的口」;叙译本谓:「满足你的身体」;又有译文作:「满足你的光荣」,即你的灵魂。  梅瑟求天主说:「我现今在祢眼前如果蒙恩,求祢将祢的道,指示给我。」(出3313)。天主垂听了他的祈祷,也将自己的道路,与照顾人类的密秘,启示了给他。  本句是伊民信仰之表证。(参阅咏861521342)。  此言几时天主赦了我们的罪,罪就立即消灭,我们好像从未犯罪一般。  至于此比喻,请参阅咏905406-8142。人生犹如一草、一花、死后谁都不去追忆它。「它的原处,也再不认识它,」犹言这人好像从未有过,从未在世生活过一样。  2021节内,诗人请各阶级的天神,和在天守卫天主宝座的一切天神,都来赞颂上主。(参阅咏14922421710)。  圣奥斯定说:「我们在本诗的开头,赞颂天主,唱到末节,仍然赞颂天主;希望在天国我们仍能永远赞颂天主才好。」

第一百零四篇(103

赞颂全能全知和万有的君王上主。

引言 希腊拉丁二通行本虽载有:「达味的歌」的标题,但据圣热罗尼莫、圣奥斯定、德阿肋多等,本题名甚为不确。在他们的时代,许多经卷并无这样的标题;又因本诗的意义和体裁,多与约伯传的文体相同,所以现代的许多批评家,以为本诗是约伯传出世前后的著作。本诗大意是劝勉世人称扬万物的美丽,藉着万物赞美造物之王。

章旨 这篇文雅的抒情诗,说明了天主六日造万物的化工。今按六日的化工分划如下:1-4叙述第一与第二次的化工。5-18写第三天的化工。19-23第四天的化工。24-26写第五和第六天的化工。27-30各样的生物称赖主而得生。31-35永远光荣造物之主。

1我的灵魂呵!你要赞颂上主。上主,我的天主呵!祢何其尊大!祢以尊荣与威严为衣服,①2以光亮为长衣;张盖穹苍如帐幔;3祢在水上建造祢的楼阁,以云为祢的车辇,藉风的翅翼行走。4祢以风做祢的使者,拿火焰做祢的仆役。②

5祢将地建立在它的基础上:使他永远不动摇。6祢用汪洋如同衣服,将地面笼罩,诸水高过山岭。7祢一斥责,水便奔驰,祢的雷霆一鸣,水便惊慌。③8诸山上腾,诸谷下流,到祢为他们所指定的地方。9祢定的界限永不能逾越,不使他再淹没陆地。10祢使泉水涌于山谷,流在山间,11供田野走兽的饮料,野驴也可以藉此止渴。12空中的飞鸟在水边栖宿,在枝上啼鸣。13祢从祢的楼阁浇灌山岭;因祢造物的功效,大地饱沃。14为畜牲,祢使青草蕃长,使蔬菜繁生,以供人用,使人从地中取得食物;15又得酒能悦人心,得油能润人面,得糧能养人力。④16上主的树本,就是祂所种植的,黎巴嫩香柏都满液汁。17雀鸟在它上面营巣;至于鹳鸟,柏树却是它的房屋。18高山是野山羊的住所,岩石为野兔的藏处。⑤

19祢安置月亮为定节令;太阳自知沉落。20当祢一使黑暗为夜的时候,林中的野兽都爬出来。21少壮狮子吼叫,准备劫食,向天主寻求自己的食糧。22当祢一使太阳升起的时候,它们便逃避山林,偃卧在自己的洞里。23那时人出去工作,劳碌直到晚上。

24上主呵!祢所造的何其众多!是祢用智慧造成了他们;遍地充满祢的富饶。25看呵!茫茫无际的海洋,里边有数不清的水族,大小的生物游泳其间;26上面有船航行,有祢所造的鳄鱼踊跃其中。⑥

27他们都期待着祢,按时赐给他们食物。28祢给他们,他们便收集起来;祢伸开祢的手,他们便饱享美食。29祢若掩面,他们便惊慌失措;祢撤回他们的生气,他们便要殄瘁,尽归灰土。30祢若发出祢的神,⑦他们便能复苏;祢便使地面更新。

31愿上主的荣耀永远存在:愿上主欣赏自己的化工。32祂一视大地,地便震动;祂一摩山岭,山便冒烟。32至于我,我要一生赞颂上主;几时我活着,我要向天主歌咏。34愿我的默祷使祂忻悦:我要因上主喜悦。35愿罪人从地上灭绝,愿恶人再不存在。我的灵魂啊!祢要赞颂上主!亞肋路亚!⑧

注 释

天主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中,(第前616);祂为光无暗,(若一15)。诗人谓天主所造的万物,如同是祂的衮衣冕旒,人一看见,便知是天主的尊荣与威严。  圣保禄于希第一章7节,引用希腊通行本说:「论到天神却说:天主使祂的天神为风,使祂的仆役为火焰。」无灵之物,如天神一样,只要天主一吩咐,便能作祂的使者,去成就祂的旨意。按圣保禄谓:天神听从天主的命令,如风似火一样的神速。  雷霆是天主的声音,此言天主一发命令,水便退到它的原地。(参阅创19)。  「人力」二字照字面应作:「人心」;然而「心」有时亦代表人的气力。  「野兔」如按音译,则作「撒番」,乃是产于叙利亚国境内的一种野兔,性最怕见人,常卷伏于岩石中。这里应当注意的,就是诗人对动物表示同情,且说明他们的使用,就如第十四节所说的「以供人用」。在下面诗人又描写天主如何照顾野兽,野兽如何向天主求食糧。  「鳄鱼」原文作:肋未亚丹Leviathan;平常多译为「鳄鱼」,然此处或许是指「水龙」,(参阅约4024),或「鲸鱼」而言。  「神」即谓生力。圣教会将这些话,用为天主圣神,意思是说天主圣神,几时进入一人的灵魂,定要使那人的灵魂,更新复生。天主圣神的力量,不独在自然界中,可以见到,就在超性界中——圣教会内,也能见到。  诗人希望祂的歌咏,默想的事理,中悦天主。诗人仰观高天,俯视大地,其中所有,形形色色,无一不美,无一不善,即自己所寄居的世界,秩序亦井井有条,引人思维,有万花献技,百鸟争鸣,悦人心目;惟有一事,独使世界消色,就是「罪恶」,故诗人愿天主将「罪恶」灭绝,使世界成为一纯洁无瑕的世界!「亞肋路亚」,即你们当赞颂上主之意。

第一百零五篇(104

天主履行向诸圣所许的约言。

引言 本篇如第七十八篇第一百零六篇,皆是含有历史性的诗歌。如再进一步研究,则本诗又是一篇训诲诗;因为作者于诗中证明天主是忠信的,祂向古圣祖所许的诺言,一一都实现了。作信徒的也应当忠心服事天主,恪守祂的法律:这样才可以切望天主的保佑。本诗前十五节,按编年纪上第十六章8节记载,是达味的作品;自十六节以下至四十五节,是谁的手笔,已无从考证矣。但我们没有什么证据,能否认它不是达味的手笔。

章旨 1-6诗人劝万民称颂恩惠无穷的天主。7-15言天主记起向圣祖所许的事。16-24为实行祂的诺言,便率领伊民到埃及去。25-38此后又以大能引领伊民走出埃及,进入圣地。39-41伊民在荒野时,天主养活了他们。42-45最后领他们进入福地。

1你们要赞颂上主,呼求祂的圣名,在万民中,宣扬祂的作为。2要称赞祂,歌颂祂,思念祂一切的奇迹。①3你们要因祂的圣名夸耀;寻求上主的人,心中应当喜欢。4你们要寻求上主及祂的德能,常寻求祂的面容。②5-6天主的仆人,亚巴郎的后裔呵!天主的被选者,雅各伯的子孙呵!你们要记忆祂所行的奇事,和祂的神迹,并祂口中的判语。

7祂是上主,是我们的天主;全地都有祂的判断。8祂记忆祂的约言,直到永远,祂所嘱咐的约言,直到万世,9就是与亚巴郎所立的约,向依撒各所起的誓。③10又将这约,与雅各伯定为律例,与伊撒尔定为永远的誓约。11祂曾说过,我必将克纳罕地赐给你,作你们基业的名分。12当时他们的人丁有限,数目稀少,并且还是在那地作逆旅的人,13他们从这族迁到那族,由这国游到那国,14祂不容任何人压迫他们;为了他们,责罚了众君王:④15「你们不要摩我受膏的人,也不要虐待我的先知。」⑤

16那时祂使全地饥荒;将食糧的来源尽行断绝。17天主在他们以前,遣发一人,就是被卖为奴的若瑟。18用脚镣拘禁他的脚,他的项颈;被铁链捆拘,19直到他所说的应验了,因为上主的话给他做了保证。20君王遣人将他释放,是万民的主释放了他。21立他作己家之长,掌管一切所有。22使他随意,教训他的臣相,⑥用自己的智慧教导他的长老。23此后伊撒尔进入埃及,雅各伯便寄居在哈木地。⑦24祂使祂的百姓繁殖,使他们强盛,超越他们的敌人。25那时天主转变敌人的心,去恼恨祂的人民,欺凌祂的仆人。26此后祂打发了祂的仆人梅瑟,和祂所拣选的亚郎。27祂因着他们行了神迹,在哈木地显祂的奇事。28命黑暗就有了黑暗,没有违背祂命令的。⑧29祂将他们的水都变成血,叫他们的鱼尽行死去。⑨30在他们的地域以及君王的内室,青蛙滋生。⑩31祂一下令,苍蝇便成群而来,并有虱子进入他们的全境。32代替雨水,给他们降下冰雹,在他们的地上降下火焰。33打坏了他们的葡萄和无花果,折断了他们境内的树木。34祂一下命,便有蝗虫和蚱蜢飞来,不知其数;35他们吃尽了地上的青草,和他们田野的菓实。36杀了他们国内的一切长子,就是他们强壮的首生子。37祂领他们携带金银出来;在他们的支派中,没有一个体弱者。38因为他们的出走,埃及人都欢乐,因为伊撒尔人将他们吓住。

39祂散布云彩遮蔽他们,竖立云柱。好在夜间烛照他们。40他们一求,上主便使鹌鹑飞来,用天上的糧食饱沃了他们。41击破盘石,水便涌出,在干旱之处,水流成河。

42这都是因为祂记起了与祂仆人亚巴郎所说的圣言。43祂领祂的百姓踊跃地走出,使祂的选民欢乐前往。44将列邦的土地交给他们,他们便占取了列国的财富,45教他们遵循祂的律列,并恪守祂的法律。亞肋路亚!

注 释

应当想念、谈论、或讴歌的,是上主一切的奇迹:就是天主为自己的百姓,所行的奇事,包括创造之功,和护佑之恩。人见了天主的全能和慈爱,称颂之心,必油然而生。  一译作「你们要寻求,且要壮胆。」「常寻求祂的面容」,此言你们无论遭受何种困难,常要一味的哀求祂。有人将此句解作:你们要勉力时常悦乐祂。  论天主与亚巴郎立约,见创第十二章7节,第十五章18节,第十七章1-8节。与依撒各立誓,见创第二十六章3节;又与雅各伯立誓,见创第二十八章和第三十五章11节。  天主惩罚埃及的国王法郎,见创第十二章17节;惩治非肋士的君王亚比买肋,见创第二十章3节和18节等。  「我受膏的人」「我的先知」,皆指伊民的列祖而言,天主拣选他们,给他们傅油,如同君王一样;他们知道天主是要他们代替自己教导伊撒尔百姓。「先知」二字,按原意是热心恭敬天主的人,是天主的发言人。  一译作:「使他以自己的芳表,教训他的臣相。」  哈木即埃及,是埃及具有诗意的别名。  自二十八节至三十六节,是诗人叙述埃及所遭受的灾祸,次序与出谷纪不同,第五与第六灾,本节没有提及;按许多批评家谓:或许记载第五第六两灾的诗文已脱落。在第二十八节所言的是第九灾,是按希腊、叙利亚与几个拉丁译本译出:按原文应作:「可是他们埃及人,不肯留心他们(梅瑟和亚郎)所说的话。」  本节为第一灾,见出第七章14节至25节。  此为第二灾,见出第八章115节。  此为第四与第三灾,参出第八章20节至30节,第八章1619节。  此为第七灾,见出第九章18节至34节。  此为第八灾,见出第十章319节。  此为第十灾,见出第十一章5节,十二章29节。  「天上的糧食」指玛纳:即昔日伊撒尔人漂泊旷野中所用的食物。(参见出1647824-25631)。  此言天主将克纳罕地域交还给自己的百姓。伊民出离埃及,经过荒野,四十年之久,得了天主许多的恩惠:譬如天降玛纳,击石出水,天主用火柱与云柱率领他们逃出敌国,最后引他们进入福地。以上所说,都预兆教友们的生活,他们逃避尘寰(埃及),当过渡这涕泣之谷的时候,时有神馔(圣体)和活水(其他圣事)的养育,天主亲自率领他们,天主又委派祂的圣教会辅助他们,最后率领他们进入天国,天父的家中,在那里他们永远因耶稣的名字,靠耶稣的功劳,静观爱慕,并称颂他们仁慈无限的大父。

第一百零六篇(105

伊民承认自己的罪过,向天主吁告。

引言 本篇与上篇有密切的联系,是根据伊民的历史,来阐明天主对于选民所表示的慈爱,和伊民对于天主的忘恩负义。前篇提出了天主的忠信与仁慈,本篇却伸述选民的悖逆。至于谁是本诗的作者,无从考究。作于何时,学者们大都说:或是充军的时候,或是厄斯德拉和乃黑米亚时代的作品。

章旨 1-6诗人邀请百姓齐声称谢天主,承认自己的罪恶。7-12伊民痛恨在埃及所犯的罪过。13-33言伊民在旷野所行的邪恶。34-46言伊民在克纳罕背弃天主的罪过。47诗人求天主集合散布在异民间的选民。48圣咏集卷四的结尾词。

1亞肋路亚!你们要称谢上主,因为祂是圣善的;因为祂的仁慈永远常存。2谁能尽述上主的大能?谁能传说祂一切可称赞的事?3遵守祂法律,时常履行祂正义的,才是有福的人。4上主呵!因祢钟爱祢的子民,求祢记念我,求祢因祢的救恩垂顾我,5使我得见祢选民的福乐,使我因祢百姓的欢乐而喜悦,使我与祢的产业一同夸耀。①6我们如我们的祖宗,都犯了罪,作了恶,悖逆了上主。

7我们的祖宗在埃及没有注视祢的奇事;没有记念祢慈恩的浩繁,在红海旁就悖逆了至高者。②8可是上主因自己的圣名拯救了他们,为彰现祂的大能。9祂叱责了红海,海便枯干,领他们经过深渊如履旷野。③10祂救他们脱离恼恨者的手,从敌人的手中,救出了他们。11水淹没了他们的敌人:没有一人得以保留。12因此他们才听信了祂的话,讴歌祂的美德。④

13他们迅速忘记了祂的作为;不依赖祂的意旨。⑤14他们在旷野大起欲心,在荒芜之地试探了天主。⑥15祂将他们所求的赐予他们,却使他们的脏腑发生恶症。16他们又在营中嫉妒梅瑟,和上主的圣者亚郎。17地便裂开,吞下了达旦,掩盖了亚比郎一党的人。⑦18在他们的集会中,发起火来,火焰焚尽了恶人。19在合肋伯山旁他们造了金牛,叩拜了铸成的偶像。20将他们的荣耀,⑧换成吃草之牛的像。21忘了那拯救他们的天主,祂曾在埃及行了伟业。22在哈木地行了奇事,在红海作了惊人的事业。⑨23若非有天主的选者梅瑟立在裂口面前,⑩使祂挽回自己的怒气,不灭他们,天主早已下令殄灭他们。24他们又轻视了乐土,不信任祂的话,25在他们的帐幕内低声怨语,不听上主的声音。26祂便向他们举手起誓,在旷野中必要屈服他们,27使他们的后裔分散在异邦人中,散居在各地。28此后他们又与北何尔巴哈耳神连合,吃了祭死者的食物。29他们因自己的恶事,惹得上主发怒,就有瘟疫袭击他们。30非乃哈斯起来执行刑罚,瘟疫这才止息。31这事确算是他的功勋,世世代代直到永远。32此后在麦里巴水边,又惹上主发怒,为了他们,梅瑟也吃亏受损,34因为他们触怒了他的神,使他说出不明智的话。

34他们没有将上主所叮嘱的外邦人尽行消灭,35反倒与外邦人混杂,学了他们的行为;36供奉他们的偶像,这倒成了他们的罗网。37他们将自己的儿女祭祀魔鬼。38流了无辜者的血,就是自己儿女的血,将他们献于克纳罕的邪神,那地就被血忝辱了。39于是他们也为自己的行为所沾污,因自己的罪恶,成了不忠的人。40为此上主的怒气,向祂的子民发作,祂憎恶祂的产业。41将他们交给外邦人的手里,使恼恨他们的人,管治他们。42受他们敌人的压服,屈服在他们的手下。43上主屡次拯救他们;可是他们仍旧设谋悖逆,因自己的罪过,自取堕落。44那时上主看见他们恸哭,便眷顾了他们的急难。45为他们忆及了自己的约言,因着自己广大的仁慈,就后悔了。46又使他们在掳掠他们之人面前,蒙受宽宥。

47上主!我们的天主呵!求祢拯救我们!从异民中间,召集我们,使我们好赞颂祢的圣名,使我们因祢的美德自夸。

48赞颂上主,伊撒尔的天主!直至万世。愿众民都说:啊们!亞肋路亚!

 

注 释

第四和第五节,按原文原为诗人的语气;按希腊、拉丁、亚桂拉Aquila、德阿多削Theodotio、西玛各Symmacus和叙利亚译本,都为伊民的口气,故此用复数译作:「记念我们,垂顾我们,使我们得见……。」  按:本节依据咏第七十八篇174056节校正后译作:「至高者」。许多批评家都从这种译法;又有人以为此处有一句已脱落,故有此阙疑。  伊民过红海的记载,圣经上不止一次。(参阅出141931)。  原文作:「他的赞词」,想必是暗指梅瑟的歌词。(参阅出151-21)。  此言伊民离红海之后,不等待天主表明自己的旨意,就口出怨言。凡此种种,都是不信赖天主的证据。  参阅户1133  参阅户第十六章35节。在本节和申第十一章6节内,皆未提及达旦和亚比郎二人的伙伴科拉。或许是因为科拉的家属尚存,而其家属又是歌咏团的重要人物,故此不好意思提出他的名字。  伊民的「荣耀」,就是天主。(参阅咏224)。  哈木指埃及地。  勇士为禁止敌人进城,严守城墙的破口;同样伊民的勇士梅瑟,在将要消灭百姓的天主面前,一身担负全伊民的罪恶,以最热挚的祈祷,挽回了天主的盛怒,并为伊民求得了宽宥。  此言伊民敬拜莫亚伯人在北何尔山所敬的巴哈耳邪神。  非乃哈斯的故事,见户256-154528-30  参阅户202-13  许多现代学者,以为在3334两节中间,有一节已经脱落。  天主吩咐伊民要消灭克纳罕人,(参阅出23333355),因克纳罕人的弊习,勾引了伊民犯罪,染了他们的恶习。诗人自本节起直到39节,直言伊民所行的罪孽。旧经上屡次申述他们的罪孽,另外耶肋米亚和厄则克耳二位先知,更喜欢谈及他们的过犯。  原文作:「行了姦淫」,本节以夫妇为喻:上主比如夫,伊民比如妇;伊民去事奉邪神,对雅威失信,即如妇弃其夫,而有外遇。(参阅申311682722-5)。  本节为后人所加,为圣咏集卷四的结尾词。




上一篇:圣咏集卷三(73-89)
下一篇:圣咏集卷五(107-150)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